肉莲法器 免费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唐凡的紫瞳神目透过青纱,看到了何月香脸上的伤心,不禁想到了她凄苦的身世。

这是一张堪称绝色,充满了异国风情的妖冶脸庞。她的一颦一笑,都能挑动男人的神经。

可是,在这美丽的背后,唐凡能想象得出她曾经应该遭受了许多的白眼。

她的出生是意外,她的人生是个特例,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

因此,她的性格敏感而暴躁,其实背后隐藏的是深深的自卑。

“师姐……”

唐凡长叹一声,上前抬手,轻轻拉下了她脸上的青纱,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说道:“我想,这个世上没有哪个男人会烦你,哪怕他是瞎子,也会感受到你的美。”

“真的么?”

何月香茫然了,她不知道唐凡对自己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从出生开始,她的眼前就只有师父何兰。

后来,在她没有见到唐凡之前,何兰就说要把她嫁给唐凡。

那个时候,何月香的内心对唐凡充满了抗拒,心里还想着只要见了他,一定好好教训那个家伙。

他一定是花言巧语蒙骗了师父……

可是,从第一次意外碰面,被唐凡救下开始,何月香的脑中时常徘徊着唐凡的身影。

挥之不去……

“师姐,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很美么?你不知道,我现在站到你的面前,都不敢正眼看你呢!”

唐凡的话让何月香脸色通红,她撅起红唇,眯着眼睛问道:“那你为何躲着我?”

“我……我怕啊。”

“我有什么好怕的,哼!”

“当然是,害怕对不起你了。”

唐凡低下头,小声道:“师姐,我现在的情况你是知道的……”

“我管你是什么情况呢,只要你不烦我就行!”

何月香板起脸,她性格单纯,想到哪说到哪。

唐凡陪着笑,说道:“我当然不烦你了。”

“以后不许躲着我!”

“好吧,我知道了。”

唐凡说完,连忙转移话题,说道:“师姐,你要炼什么丹?”

“师父让我炼制振元丹,可是我都失败好几次了,损失了好多灵药……还不怪你!”

何月香正说着呢,突然抬起巴掌,狠狠拍在了唐凡的脑门上。

“啪!”

唐凡呆呆地看着何月香,捂着脑门问道:“你打我干什么啊?”

“谁让你搅得我心神不宁,我……我还以为你烦我呢,所以最近心情不好,总是不定心!”

何月香的脾气是说打就打,说闹就闹,可一看唐凡那无辜的表情,不禁心软了,问道:“疼么?”

“你说呢?”

唐凡瞪了她一眼,这也就是何月香,要是换一个人,他早反击了。

“你傻啊,不知道躲?”

何月香气呼呼地说道,然后一把按住唐凡的脑门,往怀里一拉,低头吹了吹她刚才拍打过的部位。

一边吹还一边说道:“我小的时候撞疼了,师父就这样帮我吹,吹一吹就不疼了……”

“呃……”

唐凡的脸蛋紧紧贴着温香柔软,头顶就是她吹出来的香喷喷的热气。

这滋味,妙不可言。

他早就知道何月香身材奔放,可实际感受下来,超出了想象,还真是有料啊。

“好了没?”

何月香眼见唐凡不动了,低头一瞧,连忙把他推开,气得朝着他的屁股就踹了一脚,说道:“你混蛋,占我便宜!”

唐凡郁闷道:“我又不是故意的,是你……”

“闭嘴!”

何月香怒气冲冲地瞪着他,蓝色的眼睛诡异地眯了起来,板起脸说道:“你碰了我的身体,就要对我负责,否则我去找师父告状!”

“啊,不是吧……”

唐凡暗骂一声自己脸贱,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这要是被莫妍、白静怡她们知道,完了……

“干爹!”

突然,一个小男孩儿跑了过来,正是郎杰的独子郎炎烈。

云姝跟在身后,强忍笑意地看着她们。

云姝还是花季少女,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对男女之事似懂非懂,眼看唐凡刚才与何月香的火爆场面,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她本来想偷偷溜掉的,可是没想到郎炎烈跑了出来。

唐凡大窘,抱起郎炎烈肉莲法器看了看,笑道:“不错,你的体内已经修出了真气、用不了多久就能达到凝气一层了!”

郎炎烈得意地笑了笑,然后天真地问道:“干爹,你刚才在吃她的奶吗?”

“啊……”

唐凡张大了嘴巴,一时没反应过来。

“小屁孩儿,你再胡说我就打你屁股!”

何月香佯装发怒,可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炎烈,过来……”

云姝硬着头皮把郎炎烈接下来,看向唐凡喊了声:“师尊。”

唐凡觉得自己应该摆出师尊的架势来,便倒背着手点点头。

“丫头,你还没叫我呢!”

何月香盯着云姝说道。

“师……师伯好!”

“嗯!”

何月香满意地摸了摸云姝的头。

“师伯?”

唐凡听到这个称呼,一脸古怪。

“本来就是师伯啊,她是你徒弟,我又是你师姐,她不叫我师伯叫什么?就像……就像小龙女她师姐,杨过不是叫她师伯么?”

“你把自己当成了李莫愁啊,那可是个大魔头……”

唐凡有点哭笑不得。

“闭嘴!”

何月香瞪了一眼唐凡,扭头道:“过来,跟我去炼丹房。”

当着干儿子和徒弟的面被人家如此呼来喝去的,唐凡有些尴尬,可又不能发火,只好对云姝二人说道:“我去指导你师伯炼丹,你们玩去吧。”

“哦,那我们走了。”

云姝松了一口气,赶紧拉着郎炎烈走开了,可是刚才唐凡趴在何月香怀中的那一幕,却成为了她脑中永恒的记忆。

特别是在晚上,总是出现在她的梦里……

唐凡跟着何月香来到炼丹房,何月香瞪了他一眼,说道:“记住,你要对我负责!”

“师姐,你刚才说最近浪费了好多灵药是吧?我这有一些……”

唐凡大手一挥,从乾坤袋中拿出了大把的灵药,说道:“这里的灵药足足可以炼制十份振元丹了,给你练手吧!”

“天啊,原来你这么有钱啊!”

何月香深知这些药材的价值,马上就把刚才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唐凡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问道:“你炼丹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何月香深吸一口气,不好意思地说道:“火候掌握得不准,投入灵药的时间不对,就是心不静……”

唐凡道:“师姐,万物有灵,我们在炼丹的时候一定要心怀崇敬,不可胡思乱想!”

“谁让你不来陪我了,说到底就是你的问题!”

何月香撅起小嘴,对唐凡的说教颇为不满。

“行行,全怪我。那我在旁边看着,你现在可以炼丹了吧?”

“嗯,可以了!”

何月香

肉莲法器 免费完整版,

答应一声,双手伸到背后一拉,便将身上的黑色斗篷解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短小衣襟,顺势伸了个懒腰。

丰润雪白,曲线婀娜……

“你……你要干什么啊?”

唐凡吓得连忙后退,她不会想对自己硬来吧,到底是谁占谁便宜啊……

何月香鬼魅地笑了笑,直逼唐凡走来。

喜欢神眼医仙请大家收藏:

八极门执法堂堂主冷一剑,向凡武门发来战书,声称要与唐凡一决高下。

如果唐凡不应战,那就解散凡武门,离开江北,此生不许入江湖半步。

“呵呵……”

唐凡微微一笑,完全没放在心上。

吕大卫道:“唐主,八极门还在古武协会的网站上公开发表了战书,此事已经传开了。”

唐凡冷哼一声,说道:“他这是想展开舆论攻势,逼我应战。同时趁机给我的其它对手们放出风去,让大家都来找我的麻烦。”

血头眼前一亮,点头道:“之前我还没有想到这一层。”

吕大卫急道:“那怎么办?”

唐凡道:“他都打到家门口了,我没有不战的道理!你替我也在古武协会的网站上发表一个声明,就说我应战!”

“唐主,我劝你再好好看一下这篇战书……”

血头苦笑着伸手指了一行小字。

唐凡仔细一看,哈哈大笑,说道:“他们这也太不要脸了!”

那行小字写的是:本次比武旨在切磋古武技艺,双方不得施展仙门法术,违者判负。

吕大卫道:“八极门执法堂堂主冷一剑,据说刚刚突破武皇,其实力深不可测,不能大意。”

血头道:“怕什么,以唐主的手段,只要施展了仙门法术,他肯定就没有活路了。人死了,他还能怎么样?”

吕大卫道:“血头老弟,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此事影响很大,并非杀人那么简单,一旦我们违规,那么唐主今后在江湖上……”

唐凡抬手打断他们的话,目光在两人的脸上扫了扫,笑道:“我说……两位老哥,你们演戏的水平可不怎么样啊,就像那些小鲜肉似的!”

一听此话,两人大窘,闹得脖

肉莲法器 免费完整版,

子红脸粗的。

原来,他们来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故意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就是想让唐凡知道此次比武不止对他个人,对整个凡武门的影响都很大。

唐凡的智商可是被龙晶改造过,一眼就瞧出了两人的用意。

“唐主,我们……”

吕大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还想解释两句。

唐凡挥手道:“不用细说,我知道此次比武我代表的是凡武门,自然不能使用仙门法术。而且,只能胜,不能败。如果败了,凡武门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血头道:“八极门这是算准了我们无法避战,这才想出了这么个点子!”

唐凡想了想,问道:“武皇虽只比武王巅峰高了一个境界,但我想在战力上应该超过了许多吧?”

吕大卫道:“是的,这就像结丹巅峰与元婴一个道理,虽只差一步,可有人一辈子也跨不过去。仙门修士善于远攻,会占得一点便宜,但要想杀一个武皇,也没那么容易。”

唐凡喃喃自语道:“我以仙门的本事,想要杀一个结丹巅峰差点丧命,可要说杀一个武王巅峰,还是很容易的。但若不使用仙门法术,以我所会的武技而言,理论上几乎没有胜算。”

血头道:“这便是对方的计划,他们有必胜的把握!”

唐凡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多提一些参战的条件,不要白不要。”

“提……条件?”

吕大卫与血头相互对视了一眼,还没跟上唐凡的思维。

唐凡一脸狡猾,说道:“我唐凡可是凡武门的首席长老,想请我打擂台,出场费可不能少了!”

“这……”

对面的两人一脸古怪,差点忘了自家主子的秉性。

“出场费只是第一条。第二条,点到即止,不可杀人!”

吕大卫急道:“唐主,这么一来,外界会认为你怕了,没有底气!更何况,哪怕他们嘴上同意了,到时候……”

不等吕大卫说完,血头神秘一笑,拉住吕大卫说道:“吕门主,唐主这是疑兵之计,一来可以让他们轻敌,二来也可让唐主站到了正义的一方,让大家都明白他是被动的……”

吕大卫恍然大悟,惭愧道:“还是唐主想得深远。”

唐凡接着说道:“第三条,如果我赢了,八极门不但要承认凡武门的存在,还要退出古武协会,把位子让给我们!”

吕大卫道:“承认凡武门的存在,他们应该会同意,可若退出古武协会,他们应该不会答应,他们在古武协会可是有一个副会长的席位。这个位置很重要。”

“那可太好了!”

唐凡微微一笑:“我就是要让人误以为我不愿参战,所以才提出了这个苛刻的要求。他们不是把皮球踢给我,逼我出战么?这次,我们再把皮球踢回去,看他敢不敢答应!”

“妙,太妙了!”

血头对唐凡佩服的五体投地,看向吕大卫说:“吕门主,没想到一件麻烦事,在唐主手里轻而易举就解决了。”

吕大卫也笑了两声,可随后他又皱肉莲法器起了眉头,问道:“可如果这三条,他们都答应了呢?”

血头一愣,也有些担心地看向唐凡。

相比于吕大卫,血头更清楚唐凡的实力。

在他看来,如果单纯比试古武,唐凡确实没多少胜算。

唐凡道:“你们放心吧,我有数。”

唐凡说完,目光怪异地看向血头,微笑道:“血头,你应该领教过我的本事!”

“这……我明白了!”

血头猛地一拍脑门,满脸兴奋。

吕大卫还是有些担心,问道:“那出场费我们要多少?”

唐凡大言不惭道:“不论输赢,要想挑战我,先打来一百亿!”

“行,我明白了!”

两人远去后,吕大卫问道:“血头,你觉得唐主有把握胜?”

血头笑道:“吕门主,咱主子的本事,你不觉得深不可测么?我每次见他,都觉得他又强大了不少。”

“可是,这次不让使用法术啊!”

“我和你说……”

血头趴在吕大卫耳边低语起来……

唐凡忙活了半天,终于完成了防护大阵。

他不愿去见何月香,本想溜之大吉。可是还没等转身,就察觉到一股香风从身后飘来,这小妞已经找上来了。

“哟,姐师,我完事了,正要去找你呢!”

唐凡回头,笑眯眯地说道。

“哼!”

何月香瞪了他一眼。

“师姐,我们现在去炼丹房吧……”

“白痴!”

何月香又瞪了他一眼,心说这家伙身边那么多女人,怎么就是不开窍啊!

“师姐,我……”

“陪我走走……”

何月香脸色一红,指着身后的山峰说道。

“师姐,孤男寡女,万一传出什么……”

“唐凡,你混蛋!”

何月香抬起一脚,狠狠地踹在了唐凡的屁股上。

唐凡可以躲开,可是他没有躲,捂着屁股痛叫一声,无辜道:“师姐,我……我这也是为了你的清白着想啊!”

“你……你气死我了!”

何月香委屈得都快哭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很讨厌他,可是看不见又想,他受伤了又会担心。

可要真见了面,又觉得他很烦。

“唐凡,你是不是很烦我?”

何月香青纱掩盖下的脸蛋上充满了幽怨,特别是那一对蓝色的眼睛,令人心痒难耐。

喜欢神眼医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