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出马前最明显征兆穷 全文|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哥哥们回来了,家里一下子就热闹起来。

“伊伊,你是不是知道四哥要回来,所以回娘家来偶遇的?”

一旁的邱疏只想翻白眼。

明明是某人从吴叔这里得了消息,火速拉着她回来陪妹妹吃饭的,简直臭不要脸。

“是!”

全家人:“……”伊伊太善良了。他们只想对安北这货翻白眼。

“伊伊,你坐这里。”吃饭的时候,安庭非常会安排。

大家一看,好家伙,左边是自家媳妇,右边是伊伊。

这人想做什么?

有媳妇了还跟他们抢妹妹?

安陌不给他脸,直接坐到了安庭指定的位置上,然后看都不看安庭一眼,拍着自家身旁的空位,“伊伊来坐这儿,我有事问你。”

其他人翻白眼:借口吧你?

安伊伊没管其他哥哥的白眼,径自坐到二哥身旁,因为一旁就是何女士,她坐这里正合适。

何女士非常满意这个布置。

“闺女啊,来,先喝碗鱼汤,多补补。璎珞也喝……还有邱疏……”

何女士先给家里的三个女娃舀了汤,就径自吃起自己的了。

安北瞪眼:“妈,我的呢?”

何女士只想对这个儿子翻白眼:呵呵!什么顶流?就这情商,也不知道风信子们喜欢他哪一点?

“自己没手?”

安北收到了十万点打击,“我就知道,我和几个哥哥都是你捡来的,早知道我就去做变性手术,如今我也是个人见人爱小萝莉了!”

何女士白了安北一眼:“行啊!那你也就娶不到像邱疏这样好的媳妇了。”

言外之意,邱疏会成为别人的媳妇。

安北无奈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自己?

一家人在和和乐乐的吃饭氛围中度过。

吃完晚饭,安伊伊挂着小舅妈,便跟父母以及几个哥哥们嫂子们说了声就撤退。

吴婶没忘记安伊伊要的东西,早就打包好了,听说她要离开,连忙去厨房把几个袋子拎出来。

“谢谢吴婶!”

“一家人,谢什么呢?”

“对!一家人,以后我给吴婶吴叔养老。”

这话,把吴婶的心弦不经意间拨动了,直到车子汇入车水马龙间,吴婶才发现自己眼角的湿意。

去了舅舅家,发现舅舅回来了,不过看那风尘仆仆的样子,该是刚回来。

安伊伊不想打扰他们小别胜新婚的喜悦,把给小舅妈带来的吃食放下就推说家里有事回去了。

小舅有些遗憾。

“唉!小丫头留下来要热闹些。”

狄敏涛则是转身就抱住了宋舅舅的腰,“你不觉得外甥媳妇是故意给咱留二人空间?”

宋舅舅被这突如其来的主动给撩得意动了。

反手搂住狄敏涛,看着这个热情主动的女人,宋舅舅感觉身上哪都是燥意,不过,他到底没有狄敏涛会,狄敏涛也不在乎女人该不该主动的问题。

直接就上嘴给亲上了。

她只知道这个男人是她好不容易等到手的,如今都是她的了,得把以前的日子给补回来,不然就亏了。

一番诉说思念后,宋舅舅连忙把人给推开了。

“怎么了?”

“你还怀着孩子呢!”媳妇属于高龄产妇了,要是这胎有个三长两短,他们以后就难有孩子了,既然选择负责,宋舅舅就想给她也给自己一个完整的家。

狄敏涛乐得不行,果然是她看上的男人,就是这么会顾全大局。

若是一般男人,哪里会管这些?在他们眼里,女人如衣服,坏了没关系,买新的。

狄敏涛越发觉得自己等到宝了,抱着宋舅舅的腰根本不放手。

“良博,我问过医生了,只要不是太强烈,我们现在是可以过夫妻生活的。”

这话的暗示,让宋舅舅有些破防,最终经不住媳妇的诱哄,再加他一个高龄老男人,真实的滋味没尝多少,分开两月,他是真馋肉了。

这一晚,宋舅舅家充斥着羞耻的声音,也幸好安伊伊没在,不然得羞死。

***

这边,安伊伊和苗欢见了一面,这人来了京市后,也没有进大哥的家园地产,依然选择做一名勤勤恳恳的人民教师。

爱人孟贤也同样没有想着占岳母家便宜,依然兢兢业业干他的老本行。

不过,来了京市后,苗欢的商业头脑也打开了,给老实的孟贤出了个主意。

于是孟贤如今开起了修车行,生意火得不行,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还招了两个学徒和三个工人帮忙。

“挺不错的嘛!那你们可以考虑要孩子了。”

苗欢笑着道:“我也是这么一个意思。”之前在乡下支教,那是两头跑,聚少离多的,都不用她做措施,也没个孩子。

如今二人天天住一起,不防是很容易有孩子的。

“不过,暂时还不行。老太太生病了。”

安伊伊都不用问了,以苗欢的性子,怕是忙着照顾老太太去了。

安伊伊对孟老头是半点好感也没有,但她和苗欢身份不同,苗欢是孟老头的大儿媳妇,老太太病了,作为家人肯定得管。

“想吃什么?今天这顿我请客。”安伊伊让服务员把菜单直接拿给了苗欢。

苗欢知道安伊伊的家底,也不客气。

“那感情好!今天我非好好宰你一顿不可!”

安伊伊不想打击她,就她的小金库,就是苗欢吃个上下五千年也吃不完。

“尽管宰,别留情!”

不过,等服务员把鱼汤端上桌时,苗欢闻到鱼汤就干呕。

安伊伊赶忙让服务员把鱼汤撤了,然后伸出手给苗欢把脉。

好家伙,这是喜脉!

“你月事多久没来了?”

苗欢一愣,意识到了什么,脑袋忙着转。

“是好像好久没来了,但我具体也记不得多久了,反正挺久的……得,想起来了,好像有两个月没来了。”

“你有了!”

苗欢脸色惨白,“可我们一直在做措施,不过,都是他带套,我没有吃过什么药。”

说完了,还在喃喃自语“怎么会呢?”

安伊伊提醒:“如果姿势以及力度还有没有戴对它该达到的位置,还是容易怀上的,因为有些小蝌蚪就是那么顽强。

再比如,用过一次接着再来第二次,得丢,不然很容易把一些小蝌蚪挤压到边缘处,生命顽强的就容易移动移动,最后着床……咳咳,总之,各种原因都有可能。”

苗欢也想起来了,有一次家里就只剩最后一只,而那天孟贤又喝了点酒,于是二人有些翻的火热,好像就是那东西二次利用,不对,是三次利用。

原来原因出在这里。

苗欢后悔死了,巴不得现在就回家揍孟贤一顿。

“你也别天塌下来一样,这是好事,回头去医院再做次检查确定一下,等孩子再大些做了唐筛等,就知道孩子健不健康了。放心,我觉得一定是健康的,你别乱想些。”

苗欢点点头。

这一晚,苗欢没什么胃口,连带着安伊伊也没了食欲。

二人早早撤退,安伊伊把苗欢送到她住的地方,这才调转车头离开。

回来的路上,安伊伊琢磨着要不要告诉苗姨,又一想,也许苗欢今天想通了,明天就给苗姨一个惊喜,自己还是不要插手。

]转眼和眠姨约定的三天之期到了。

眠姨真真的是雷霆效率,安伊伊还以为当初连警察都没办法的事,应该是查不到,就算能查到蛛丝马迹,那也不会那么容易。

眠姨把资料放一边,喝了口水,给安伊伊讲起来。

买蛋糕给孙子的白发老太叫孙桂花,孙子叫做管煜,今年七岁,刚读一年级。

老太太的儿子当年救的那户人家姓马,马老太当年倒地不起,没人敢扶,唯有管开宏走上前查看,不但叫救护车,还垫付了一千块医药费。

不想回头就被反咬一口遭赔钱。

马老太家要三十二万元,但孙桂花被逼把房子卖了也只凑够十九万,全部给了马家,这几年马老太一家还时不时的来管祖孙二人要钱。

当然,孙桂花祖孙二人的日子都难逃,哪里还有多余的钱还马家,马家每次就总言语羞辱不说,还打砸祖孙二人小窝棚里的柴米油盐。

安伊伊蹙眉:这是以欺负人家祖孙为乐?

“对了,还有撞管开宏的肇事逃逸司机我们也查到了。

并非不好查,而是有人给护住了。就是这片辖区的吴所长,他可是肇事司机的亲二叔,孙桂花就是一普通老太太,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不过,如果我们这边想要把肇事司机吴奎忠绳之以法,怕是有些难度,当年的资料都被吴所长给销毁了,我们的人到这里就断了线索。”

安伊伊倒是不觉得有多难。

“你忘了我关叔叔了吗?在别人看来是处理得干干净净的,但在关叔叔那里就会破绽百出,这事在电话里不好讲,麻烦眠姨走一趟,把我的意思说给关叔叔听。”

眠姨点头,二人又聊了些别的,这才离开。

不过,很快,关正祥那边就有了动作,吴所长被人举报以权谋私被隔离审查,也是在这个时候,关叔叔带着公文过来,以上边委派接手这个案子的名誉,光明正大的查吴奎忠醉驾逃逸案。

关正祥的团队跟他配合默契,用了点手段让吴所长的几个亲随把做的事招了。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个所长腐败得厉害,坐着这个位置,不办实事不说,还利用权利干了不少非法勾当,单是让手下换装成黑S会的人,去给人收款,导致人家父母跳楼自杀,女儿还被糟蹋一事,就足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而侄儿肇事逃逸案在这些案子中,就不算什么了。

关正祥带着人连夜搜集证据,很快吴所长和涉事同伙就被羁押起来。

孙桂花儿子被撞一事终于不再是弱者的悲伤,吴奎忠判刑是逃不掉的了,同时赔偿了管开宏家属丧葬费抚养费等死亡赔偿金总共近十二万元块。

至于马老太这边,安伊伊也用了手段逼得马家人吐出之前赔偿的钱,连本带利还给了孙桂花,并保证今后不再骚扰祖孙二人。

祖孙二人拿到钱后,正好老宅那家要出国卖房,老太太就回购回来。对方知道老太太家的遭遇,并没有涨价,还是以几年前卖的价格给老太太。

老太太算是苦尽甘来,房子回来了,还有点钱剩余留着给孙子读书用。

日子比起先前可谓天上的地下。

这天,安伊伊又去买蛋糕了,大嫂说喜欢那个樱桃味的,安伊伊准备多买几块回去。

忽然,一个人影挡住了安伊伊的去路,不,是一大一小两个人影。

安伊伊愣下,认出是那个白发老太,她身边牵着一个小男孩,瘦得跟猴子似的,但看得出模样长的是极好的。

安伊伊以为老太太是记着上次的赠蛋糕之情,连忙摆手。

“大娘,你真不必如此,我当时真的只是多买了个蛋糕而已,吃不完的。”

老太太笑眯眯的,也不回是,也不说“不是”。

倒是让小孙子朝安伊伊大大的鞠了一躬。

安伊伊:“……真不必如此!”

“应该的。我都知道了,小丫头,你是个心善的。要不是你暗地里帮忙,我那儿子就白死了,谢谢你,孩子!”

安伊伊一愣,心想这事到底是谁传出去的啊?

难道是关叔叔?

这事其实是误会关正祥了,是原来这个所上的一名正义小青年,他早就看不惯吴所长了,这次跟着关正祥办案,知道了些事,小年轻口快,把听到的“安伊伊”这个名字说漏了嘴,恰好被老太太听到。

然后,老太太又压低了声音,“马家那事也是孩子你帮的忙吧?”

安伊伊下意识的想否认,但对上老太太一双睿智的眼睛,觉得在老太太面前撒谎简直就是白搭,于是不做声。

老太太了然一笑。

“小丫头,这是我孙子管煜,孩子,叫姐姐。”

管煜一双大眼睛澄澈澄澈的盯着安伊伊,听到奶奶的话,乖巧的喊人。

面对这样一个孩子,安伊伊也心生欢喜,随即把买的一份蛋糕塞给小管煜。

“使不得使不得!”老太太阻拦。

安伊伊笑着解释:“奶奶,我就是买多了,吃不完,你看,我今天又买了这么多,我一个人根本吃不完。”

[标签

快出马前最明显征兆穷 全文|

:p标签]孙桂花是一个字都不信,但对上女孩亮晶晶宛如天上星的眼睛,竟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眼角的泪无声的掉了一颗。

喜欢重生八零成了哥哥们的小福包请大家收藏:

但在孙美云看来,就是庞晋中穿上裤子不认账,就想让她一个人背负污名。

于是,一时气不过,就把二人是老乡,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

二人高中的时候就好在一起了,只是后来庞晋中先进城了,说是只要找到工作安顿好就来接她进城。

后来,庞晋中的确接她进城了,但却是把她嫁给了杨木金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

而那个时候她已经怀孕,庞晋中也已经跟领导的女儿领了证办了酒席。

孙美云没办法,就只能暂时把日子过了。

只是后来,在她想安心跟杨木金过日子时,庞晋中又因为家里的媳妇不给他上床而苦恼,酒醉了找上孙美云,诉说自己有多不幸。

夜晚,又是有酒精推波助澜,二人不意外的又在了一起,后来这种日子就没断过。

而闺女也是后来跟庞晋中生的。

也是因为闺女不像孙美云也不像杨木金,才让杨木金听了别人闲话回来质问她。

起初她死都不承认,可杨木金强势起来也让人恐怖,没办法,孙美云全部招了。

杨木金因为这事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精神恍惚,才会上工时走神被机器卷了进去丢了性命。

如今真相大白,杨大娘才知道自己儿子就是被这个女人当做冤大头,不但戴了绿帽,还丢了命,哪里受得了?

直接就上手推倒孙美云,骑上去往死里打。

杨家人一向团结,这下子都跟着打起了孙美云。

“我打死你这个贱人,我儿子对你不好吗?你怎么能这么恶毒的对她?你不得好死。老娘今日就打死你……”

要不是厂里领导听闻跑过来怕出人命,让保安把人拉开,今天这孙美云怕真要命丧黄泉了。

实在是杨家人气的不行。

老实的杨木金因她而死,留下来的孩子还不是杨木金的,这事轮到谁头上都冷静不了。

而孙美云之所以说出一切,也是因为她心里有计较。

既然事情曝光,不如就抖出一切,等消息一传开,怕是刘家人也不会留庞晋中。

到时候正好,他们一家四口也能团聚了。

算盘倒是打的好,刘家人的女儿也的确知道了这事,本也没有什么感情,而二人也多年来没有孩子,这下好了,一拍两散。

庞晋中被净身出户。

而孙美云的两个孩子,杨家人也通过鉴定机构最后确认,的确不是他们杨家的孩子,杨大娘便跟玻璃厂打了报告,玻璃厂领导立刻让人把房子转给了杨家人,毕竟当初把房子给杨家,那是补偿给杨家人的。

虽然现在真相大白,这事主因在杨木金身上,但玻璃厂也难逃干系,索性就成全了老人家。

孙美云还沉浸在跟老相好重组家庭的美梦中,杨家人就呼啦啦的一大家子来丢她们娘几个的东西,直接赶人锁门。

因为作风问题,她还被玻璃厂开除,一时间,竟然变成无家可归之人。

至于后续,安伊伊还眼巴巴的等着闻天继续关注。

不过,两个人都突然失去了依仗,还背负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就算二人真结合在一起了,估计也好不了多长时间。

乔浅甚是佩服:“我说你,人跟个小仙女似的,咋那么喜欢看八卦?”

“我只喜欢看坏人的八卦。”

乔浅:“……”有区别?

“对了,妹夫还是没有消息?”

提起靳逸,安伊伊就想念的紧,怕他饿着冷着,更怕他遇到危险,总之千头万绪都拢上眉梢。

乔浅见她这样,便停了话题。

“对了,我给你带了些干吃汤圆,你不是爱吃么?我婆婆这次上来看孙子,我就让她给带了些过来,就在后备箱里,等会儿出去拿给你。”

“嗯,谢谢,就浅浅姐对我最好了。”

“少来!”乔浅娇嗔的瞪安伊伊,二人又乐呵乐呵的聊了一会儿,这才散场。

跟乔浅分开,安伊伊没有急着回去,而是调转方向盘去看何女士。

正好路过一家新开的糕点店,想着大嫂最近爱吃糕点,就给买了几块自己觉得好吃的让包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头发花白,穿着洗得发白旧衣服的女人也进来了。

女人的眼睛都盯在了糕点上,这本是没什么,但安伊伊注意到店员的脸色不太好。

等安伊伊付完款,拎起糕点盒准备走人时,就听到店员不太耐烦的口气驱逐老人。

“你别看了,从昨晚到现在,你看了不下十趟,却一次不买,得了,赶紧走吧。反正你只看不买。”

店员都口气带着不耐烦,但并没有说什么“你买不起”的话。

安伊伊脚步顿了下,忽而转回来,指着老人盯着看的蛋糕道。

“请把这个蛋糕帮我也包起来。”

店员显然有些意外,同时也为自己刚刚说客人的话有些不自在,但依然手脚麻利的装盒并系上绸带,安伊伊付了钱,追上外面的老太太,把蛋糕塞到她手

快出马前最明显征兆穷 全文|

里。

“这位奶奶,我买多了蛋糕,怕是吃不完,这个就麻烦你帮帮我了。”

老人明白安伊伊的意思,眼角的褶子颤动了起来,“谢谢!谢谢!”

安伊伊没做停留,跟老人颔首了后就转到对面买了一盒小黄鱼,以及小酥肉和一只烤鸭,这都是何女士爱吃的。

老板娘跟安伊伊很熟,刚刚她送老太太蛋糕的事她正好看到,就跟安伊伊说了老人家的遭遇。

原来老人家现在跟六岁的小孙子过活,原本有个儿子,前几年儿子下班途中救了个倒地不起的老人,不但叫了救护车,还帮忙垫了医药费,可等老人醒来后,连同老人的家人一起说是他退倒的老人,还因此为由索赔三十二万块钱。

老人儿子气愤不已,坚持自己是救老人而非推老人的,可老人一家根本不听,跟着就把老人儿子给告了。

偏偏当时还有目击证人指证老人儿子的确推了那个老人,这会儿,老人儿子百口莫辩,有理也说不清,他一个想不通,晚上就吃了家里的老鼠药离开了。

老人儿子离开后,本就身体不好的老伴也郁郁寡欢,三个月后也撒手人寰。

好好的一个家,短短时间就没了两人,儿媳妇气不过,跑去那家人家里讨说法,却在路上出车祸,肇事司机又逃逸,等有人发现时,儿媳妇也死了。

家里就剩下老太太和年幼的小孙子,本来事情到这里该结束了,偏偏那家人不依不饶,让法院强制执行,最后逼得老太太把房子卖了还债,没了房子,老太太也没个工作,就靠着在菜市场每天卖烤土豆过活,一大把年纪还要养活孙子,日子过得艰难。

今天看蛋糕,怕是小孙子生日到了,但老人又买不起才会这样。

安伊伊听了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经过老人和孙子住的临时窝棚时,把小酥肉留下了,想着这种东西小孩和老人都爱吃。

不过,这一路安伊伊都有些心不在焉。

在一棵无人的大树下,安伊伊索性把车子停了,给温少哲打过去电话。

不过,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安伊伊转而打给了眠姨。

听到眠姨的声音,安伊伊便把老太太一家人人的事说了说,眠姨也没多问。

“行!我跟着就去查这些事,放心,三天之内会给你回复。”

事情有人管了,安伊伊心情才好起来。

踩下油门,朝着家的方向开去。

安伊伊到的时候,吴叔在院子里倒腾那些树木藤条,吴婶则是在浇花,墙角的一排一品红长势非常的好,看着就喜庆。

看到安伊伊来了,吴婶连忙收手,放下喷壶迎了过来。

“伊伊回来了?刚夫人还在念叨你呢!正好,晚上我多做几个菜出来,大家乐呵乐呵。”

安伊伊把烤鸭和小黄鱼拿出来给吴婶,“麻烦吴婶把这两样装盘,晚上咱们也可以加两个菜。”

“那感情好。”

“吴婶你忙,我去看看我妈。对了,这两块蛋糕是给你和吴叔的。”

“哎哟,你说你,我和你吴叔一把岁数了,还吃什么蛋糕?这么贵的东西可怎么好?”

安伊伊笑着把蛋糕塞在吴婶手里,“不知多少钱的,吴婶吴叔喜欢就好。吃了后要是喜欢,记得跟我讲,下次我还给你们带。”

这话可把吴叔吴婶两口子的心都快暖化了。

“老头子,怎么真是撞大运了,竟是遇到这么好的一家人,我跟你讲啊,以后咱们可得好好干,把这个家收拾稳妥了。”

“老婆子,这还用讲?也幸亏少爷当年看中我们。”

想想的确是看中他们,不然怎么会把人给送来媳妇娘家?

房间内,并没有见到何女士的踪影,安伊伊寻思着莫不是去她房间了。

脚步一转去了自己的房间,门虚掩着,安伊伊推门而入。

只是当看到里边的场景,还是让她眼睛有些酸涩。

逆着光,何女士在给她把乱放的衣服一件一件叠平整,哪个角有褶皱,她都要从新来过,就那么细致专注的叠啊者啊的,嘴角还一直含着笑,仿佛是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一样。

安伊伊难受得不要不要的,吸着鼻子走上前,蹲下身把何女士的手给握住了。

何女士这才注意到女儿回来了。

“哎哟,这是谁欺负了我闺女呢?跟妈说说,妈去给你找场子?”

安伊伊把何女士的手拉了抚上自己的脸,有些哽咽道:“妈,这辈子有你做我妈,真好!”如果能够选择,她想生生世世都要跟她做家人。

何女士慈爱的把小闺女给搂在怀里,“正好,妈也要说,这辈子有你做我和你爸的女儿,那也是我和你爸的幸运。”

她家小闺女啊!那就是他们一家子的命。

母女二人待了好大一会儿,直到大嫂璎珞找来。

“哎,我就听吴婶说伊伊回来了,怎么不见在院子里,果然啊,竟跑回房里躲着了。”

“大嫂,我哪里躲了?明明是上楼来换件衣服。”

“你就狡辩吧。”

“对了,大嫂,这是给你吃的蛋糕。”然后又挑了一块给何女士送去。

“谢谢伊伊,你真是小天使。”璎珞看着面前好几个口味的蛋糕,整个人心情都飞了起来,她简直就是找了个神仙小姑子。

何女士提醒,“你少吃些,等会儿就开饭了。”

“没事的妈,我现在胃口快出马前最明显征兆穷大。”

再说,有小姑子这个名医在,她也不用担心胎儿大了生不出来。

“咦!吴婶在做什么,这么香?”

几个人都闻到了,安伊伊最先忍不住跑下楼。

“妈,大嫂,我替你们先去看看是什么好吃的。”

心知肚明的何女士和璎珞很是好笑。

“这丫头,明明是自己嘴馋,还说些冠冕堂皇的话。”

“妈,伊伊这性子好啊!我超级喜欢。”

璎珞觉得,她嫁来这个家简直就是掉进福窝里。

男人虽然起初对她没感觉,但如今还不是被她拿下来。

如今对她呵护备至,而家里的公公婆婆也对她好到极致,还有几个叔子和小姑子。

别人常说的婆媳矛盾姑嫂矛盾在她这里完全没有。

婆婆从来不会磋磨她,也不会指桑骂槐给她气受,甚至相反,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的对待。

小姑子也是,从来不会说不中听的话,有好的也总想着她,反正啊,她这日子简直好得塞神仙,满足极了。

安伊伊不知道自家大嫂的感慨,一心就奔厨房去。

“吴婶,好香啊!我要吃……”

吴婶早就听到动静了,用没用过的筷子夹了一块头递到安伊伊面前,“尝尝……”

安伊伊习惯行的张嘴咬住,瞬间,那酥软鲜香的味道就充斥住了整个口腔。

“唔!吴婶,你做的香脆我丸子简直越来越好吃了,回头你得给我装一盒带回去,宋舅妈肯定爱吃。”

自己做的东西被认可,吴婶一脸笑意,“是是是,给你多带几盒,自己留一盒吃,其他的拿去送人。”

“那感情好。就是要吴婶多辛苦了。”

“辛苦什么?我愿意!”

千金难买她愿意!

等快吃饭的时候,几个哥哥也陆陆续续都回来了。

何女士看着平时人影都不见的几个儿子,合理怀疑家里出了内奸。

不过也没说什么,到底是把家里带热闹了。

喜欢重生八零成了哥哥们的小福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