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屎掉头上十大征兆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好,好,好,木木真是出息了,我这回是真放心了。”李栋梁听着儿子说的话,他情绪有点激动。

还没吃菜呐,就端起酒杯来,说:“儿子,来,咱爷俩喝一个。”

说完话,他酒杯靠到嘴边上,‘滋溜’一声轻响,一杯酒下去了三分之一。

这可是高度酒,老太太王芳都一个劲的说他老东西,喝酒也不知道轻重。

李木木和黄双双都给吓坏了,老父亲要是出点毛病,他们可后悔着了。

“爸,不急,我放了好几天假呐,咱慢慢喝。”李木木劝他。

话虽如此,他也跟着喝了一大口。

酒精度数是足足的了,呛的他眼角冒泪,赶紧吃了两口菜,这才觉得好多了。

老太太和儿媳妇、孙子一块喝的汇源果汁,他们也碰杯子喝了一口。

老太太瞧着这一桌子的菜,心里直乐呵。

儿子现在过得好了,她这个当娘的也开心。

“爸,妈,等我换套大房子,你们也别在老家住了,到时候搬过来和我们一块住吧,平常有个什么事也方便。”李木木提议说道。

这个事,他提前和他老婆商量过了。

要是搁以前肯定不行,就现在这套筒子楼,一共两个卧室,他们两口子住一间,他儿子住一间,真没有多余的地方。

但要是换套至少三室的房子,那就可以了。

他老婆并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也同意了。

李栋梁和王芳却摇头:“不了不了,我们俩老家伙还是在乡下住着舒坦,前后邻里街坊都认识,有点事喊一声就成了,你们要是搬到新的小区去,到时候我们更是一个都不认识,闷也闷死了。”

这倒是实情。

李木木朝他老婆看了一眼,暂时没有再提这个事。

两杯酒下肚之后,基本就喝到位了,李木木开始唠叨他头几年上班是多不顺,多难,也说了去年上班有多好。

这个都不用说,李栋梁一直都知道。

倒是听儿子说起他在静桐食品厂工作的经历,李栋梁一个劲的点头夸赞,还说:“是不是就是前段时间你让我看齐城新闻,上电视的那个小年轻的就是你老板吧,都被市领导夸赞了,他可真不得了哦。”

李木木这个时候与有荣焉,心里头干劲十足。

“我们公司新建的工厂年后五六月份就能投产了,我们老板也说了,今年要是能挣一个亿的话,他就给我们发不少于五万块钱的奖金。”

“要是能挣两个亿的话,他发的奖金更多。”李木木雄心壮志,他说:“我平常再攒点钱,爸,妈,你们就瞧好吧,最迟年底,到时候把这套房子一卖,我就换房子了。”

黄双双还真不知道这个事,一听她老公这么说,她心里那个激动啊,可算盼到头了。

真恨不得静桐发展有限公司明天就赶紧挣上一个亿。

李栋梁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有点不敢相信:“能发这么多啊,你们老板不是忽悠你们干活的吧!”

李木木听到他老父亲这么说,就不高兴了,借着酒劲当场反驳:“爸,你再胡说八道,我可和你不客气了啊!”

“吆喝,喝多了,还来劲了是吧!”李栋梁刚说了一句话,就被老太太王芳扒拉着胳膊给提了个醒。

他也反应过来,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掩饰尴尬,说道:“行,明年买房是吧,钱我随时给你准备着,买房的时候就给我说一声。”

“你不用的话,这些钱就当给我孙子上学的钱了。”李老头还挺可爱的。

……

除夕早上开始,周英红就开始拌饺子馅,准备包饺子了。

她一口气弄了牛肉、羊肉,还有韭菜猪肉的。

他儿子还弄回来一箱大巴鱼,说可以弄成饺子馅,周永红不会弄,也嫌麻烦就没做。

北方这边过年大多数都是弄一桌菜,再吃上几顿热乎乎的饺子,象征着团团圆圆。

夏泽凯和他老婆都在帮忙,丫头和桐桐找奶奶要了一块面团,小姐妹俩就去一边玩去了。

时不时的捏出各种四不像的形状,拿过来给爸爸妈妈和奶奶看,得了一顿夸奖后,她们俩还很有成就感。

“泽凯,晚上出去拜年的时候,你去趟你河叔那边,你三奶奶快不行了。”周英红特意提了一句。

夏泽凯包饺子的动作都停顿了一下,问他母亲:“还是糖尿病?”

“嗯,现在一直在床上躺着,能过完这个年算是不错了。”

人有旦夕祸福,生病这个东西就没法说了。

“行,我记住了。”夏泽凯应了一声。

糖尿病不可怕,可怕的是并发症,基本上把人的身体都给掏空了。

夏卫城去西边夏家庄的坟地里请老人去了,意思是过年了,把家里的老祖宗们给请回来一块过个好年。

过完年再给送回来。

这种习俗说不上好不好,但让人心里有个寄托。

爷爷夏善德正在他那张官帽椅上坐着,摇头晃脑的听京剧,他还特地问了一句:“今晚上的春晚有赵本山吧。”

“爷爷,有他。”夏泽凯点头说道。

除了赵本山,还有不少大牌明星,但夏泽凯早忘了有谁了,他现在也不大关注这个。

但爷爷喜欢看赵本山的小品,觉得特别逗乐。

对夏泽凯来说,挣钱养家才是他贯彻始终的主基调,想让这条主线丰满起来,就无非是让他这条线上的亲人都过得更好一点罢了。

鞭炮声此起彼伏的响起时,过年的味道瞬间扑面而来。

丫头听到鞭炮声后吓得直接捂住了小耳朵,这还不行,她还迈开小腿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躲在妈妈身后去了。

桐桐则大着胆子跑了出去,她嗷嗷的叫唤着,还喊爸爸也去放鞭炮,还一个劲的嚷嚷她也要点火,典型的小暴力分子。

天色渐渐的渲染上了黑色。

夏庄这条南北通向的大街上安装的路灯总算亮了,一年到头,也就鸟屎掉头上十大征兆过年的这个时候亮上那么几天,也不知道当初安装它的初衷到底是什么?

日常的装饰品?

还是等哪个领导下来视察的时候,村委的豆包干粮们给他们上级领导指着村里安装的路灯,能说上一句:“我们村也是装了路灯的,能全方位保证村民晚间走动的安全问题。”

胡扯起码也算是言之有物了。

第二次鞭炮声响起,伴随着各种

鸟屎掉头上十大征兆 小说全文/

烟花开始升腾飞舞,在这夜色里展现出各种妖艳身姿的时候,夏泽凯也在自家院子里点燃了他父亲买的烟花。

夏卫城知道孙女回来,他可是没少买这东西。

一个族里的堂兄弟过来喊他一块去拜年的时候,夏泽凯还没有放完,剩下的让罗希云帮着放了一些。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那我拿着了呀!”周艳春还有点不太好意思。

打开夏泽凯叠到一块的纸包一看,足足一千块钱。

周艳春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她那个侄子给的更多了。

“唉!”周艳春这一刻的心思很乱、很沉重。

姥姥王怡萍知道这个最小的养女离婚了以后,日子过得并不如意,她喊道:“艳春啊,你过来。”

“娘,你咋了,是哪里不舒服,要不去躺一会儿。”周艳春问她。

姥姥摇头,她拿着手里那很厚的一叠夏泽凯刚给她的‘生活费’说道:“你现在要用钱,我和你爹都用不上了,泽凯上一次还给我们倆留了不少,这五千你拿着用去吧。”

“记住喽,别和你二哥说。”姥姥特意叮嘱了一声。

“娘,这可使不得,那是泽凯给你们二老的,我都还没给你们钱呐,哪能再给你们要。”周艳春坚决不同意,她甚至有点羞愧。

姥姥更坚决,她把钱给装到了一个袋子里,扬手就扔到了周艳春的跟前,说道:“你不考虑自己,也得为珂伊考虑一下,你们在城市里住着,吃饭都得花钱,不像家里,没什么花钱的地方,拿着吧。”

“……”周艳春的心情更沉重了,默默的蹲下掉在地上的塑料袋,拿着这些钱有些手足无措。

不过她心里想着自己去年没有回来,家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明明记得二姐家的那个大侄子原来混的并不是很好,怎么现在就脱胎换骨了?

……

夏泽凯他们一家四口回到家里后,家里来人了,是乡里的表亲戚,趁着过年前来看看爷爷的,夏卫城正在招待他们。

夏泽凯进门后,有两个人就赶紧站起来和他打了个招呼。

他记着还得喊对方表哥来着,不过关系比较远了。

罗希云给帮忙在旁边端茶倒水,聊了会儿天。

他们最后也没留下来吃饭,喝了点水以后就走了。

等他们走了以后,夏泽凯还问他母亲:“妈,我丽江大爷他们来干什么了。”

“借钱,你丽江大爷还是弄的那个服装厂,效益不行,钱都赔里边了,好几年了,就是到处借钱,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你回来了,还赚钱了,你们还没回来的时候,他也说想找你借来着,被我给拦住了。”周英红说了一遍。

“哦,这样啊!”夏泽凯一副了解了的表情。

可周英红说道:“泽凯,你不了解,要是别人,我说不定就答应借给他这个钱了,你可这个丽江大爷光借不还,好几年前找你爸借的钱,现在也还没还,之前你爷爷身体不好,你爸去要过钱,光说手里没钱,还是不还,可人家小汽车天天开着,你说说我再咋借给他啊。”

这话说得没毛病,感情还是事出有因。

罗希云在旁边寻思,这样的人还真不能借给他。

有句话说得好,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这借了不还的算是怎么一回事。

周英红问起了老母亲王怡萍的情况。

夏泽凯这才想起来,给他母亲说道:“妈,你知不知道我艳春姨带着珂伊妹子从济城回来了,说是要在我姥姥家过完年再走。”

“我上次给你姥姥去送肉的时候还没回来,那应该这两天刚回来的。”周英红说道。

她问:“你小姨给你说什么了吗?”

夏泽凯摇头,他想起一件事来,说道:“她倒是没说别的,刚见面的时候,她就给丫头和桐桐一人塞了200块钱。”

刚听儿子说到这里,周英红就叨叨他:“你要了啊,还是没要啊?”

“要了!”

周英红自然不希望他儿子要这一笔钱,她

鸟屎掉头上十大征兆 小说全文/

儿子不清楚,但是她心里头很明白这个最小的‘妹妹’生活过得很困难,就是这样还给她孙女红包,这让周英红心里不知道该怎么去唠叨她了。

难不成说她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打肿脸充胖子?

接着就听儿子又说了一句:“妈,我临走的时候,又给我鸟屎掉头上十大征兆那个珂伊表妹塞了1000块钱的红包。”

周英红气的真想踹他儿子两脚,这熊孩子说话说一半留一半,是越来越欠揍了。

“怎么说她呐,一个人在济城那地方过得挺难得,干什么都得花钱,我们还想着让她回来,也不听。”周英红说道。

夏泽凯翻了个白眼,心说她要是听就怪了。

和母亲、亲小姨不一样,他姥姥抱养的这个小姨从上完学以后就在外边上班,然后结婚生子,虽然说因为家暴离婚了,可她已经习惯了城市里那带着节奏的生活了。

夏泽凯估计,她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城市了。

罗希云总算逮着机会了,问他:“泽凯,艳春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夏泽凯这就把他这个小姨的事给说了,听他说完了以后,罗希云恍然大悟,‘哦’了一声,总觉得夏泽凯之前见到艳春姨的时候怪怪的,原来是这样。

说白了,都在默默的照顾她。

对于她老公给红包的事,罗希云没说什么。

……

在夏泽凯一家忙着年前这些事的时候,齐城银杏花园的筒子楼里,李木木一家也在准备年货。

炸肉、炸鸡肉、炸茄盒等等,还自己煮了猪头肉、猪蹄,还有十来斤的牛肉。

“老婆,鸡剁完了吗,完事了拿过来我炖上。”李木木在厨房里忙活着,喊道。

厨房太小了,俩人站着都觉得有点小,更别说在里边剁鸡炖肉了。

黄双双说道:“快了,你再等会儿,我把它们再洗两遍。”

儿子李希望正在陪爷爷奶奶,二老看到这一幕欣慰的不得了,觉得儿子到了中年才发迹,这也算是厚积薄发了。

“希望,你要上高中了,可得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和你爸一样混出个人样来。”李希望他爷爷李栋梁这般说道。

“爷爷你放心,我现在学习可好了,我在我们班里排名前十了,将来肯定能考个好大学。”李希望充满了信心。

爸爸工作好了以后,他心里的某种压力尽去,现在学习都觉得比以前轻松多了。

老人听了很满意的点头,他说:“真好!”

儿子以前混的不行,工资寥寥,他也着急,可他也知道这东西不是一蹴而就的,他光干着急也没用。

索性就眼不见为净,不管了。

谁能想到儿子在这个年纪还混出点模样来了。

李木木不知道他老父亲心里头怎么想的,他把肉煮好了以后,就用盆端了出来,说:“爸,你和我妈先吃着点,我刷刷锅,再去炖鸡肉去。”

“我还弄了两瓶好酒里,等会儿忙活完了,咱们一块喝一杯。”李木木说。

他弄了两瓶五粮液,以前坚决不敢想,那时候就是买了也是拿来送人的,肯定不会自己喝。

“行,喝点。”李栋梁答应了。

老太太王芳在一边坐着,她看到儿子忙里忙外的,就坐不住了,想去帮忙。

李木木说:“妈,你坐着就行了,快完事了,等你儿媳妇把鸡剁完了,炖上就不用管了。”

李希望这个当儿子又当孙子的小家伙,很懂事的去拿碗筷了,他得帮爷爷奶奶弄块牛肉,再弄点偏瘦的猪头肉搭配着吃。

等李木木和黄双双两口子都忙活完,手里的活告一段落了,李木木弄了仨青菜,切上个猪蹄,切了一大盘牛肉,再拍了个黄瓜拌猪头肉,弄了份肉冻,炸好的炸肉和茄盒也弄了两盘,这一桌就齐活了。

李木木把他买的五粮液给拿了出来,也不管现在是几点了,直接给他爸倒上了一杯:“爸,五粮液,你尝尝。”

“你怎么还买这酒啊,这喝一口都是钱!”李栋梁说道。

李木木不在意:“爸,喝就行,我还有一瓶呐,不够了再去买,大过年的肯定要喝点好的。”

“儿子,你现在上班挺好的吧。”李栋梁问他。

这个都不用问,要是上班不行,工资没几个的话,李木木敢这么造?

“还行吧,比以前可强多了。”李木木想着静桐发展有限公司这个平台,他心里满怀感激,说道:“爸,就我这个年纪的,一般的工厂都不要了,可我们厂不一样,从来不卡年龄,而且你干得多付出的多,获得的回报也多,不像大多数工厂光吆喝,工人手里就是见不到钱。”

“你过得好就行,看到你这样,我这心里就踏实了。”李栋梁说的真心话。

一句话让李木木有点泪目了。

但李栋梁话还没说完,他指了指房子,说道:“儿子,你攒点钱,到时候把这套房子卖了,重新买套大的,你们住着也宽敞舒服一点。”

“我那里还有点退休金,你买房的时候给我说一声,我给你拿过来。”李栋梁下边除了俩闺女,就这么一个儿子,到了这把年纪也就没了存钱的心思。

再说退休金是一直发的,他倒是不担心手里头没钱花了。

“爸,你的钱,你留着花就行了,我自己就够了,过年这个月发了快两万呐!”李木木骄傲的大声喊道。

这一刻,他心满意足!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