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在别人家枣树上摘枣,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铭和医闹事情至此,似乎已得到妥善解决。

苏羡意心底是很高兴的,还和陆时渊约着晚上一起去商场,帮程家二老挑选礼物。

近来公司接了几个大单子,老板高兴,体恤员工们近日经常加班,便提前让他们下班回家,还说年底奖金翻倍。

苏羡意提前下班,开车去医院。

途中还买了一束百合花,准备顺道去探望许阳州。

她还没到病房时,就看到走廊上站了十余多人,里面就更不用说了。

全都抱着花,提着各种补品和营养品。

似乎,

根本没有她可以插足下脚的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啊?”有人找护士询问。

“都是来探病的。”

“谁生病了啊,这么多人来探视?”

而且不少人都穿着西装革履,带着助理或是秘书,一看就知,全都是些有头有脸的成功人士。

手持的花束亦或是礼品包装,都是精心挑选的。

倒是衬得苏羡意手中这束百合格外普通。

“许家的少爷。”

“许家啊,特别有钱的那个许家?”

“嗯。”

“难怪了……”

苏羡意抱着花,有同楼层患者路过,还提醒了她一句:

“姑娘啊,别去了,你挤不进去的,而且那小许少爷根本不在病房里,你没看到,这么多人,全都在等着吗?”

“我估计啊,天黑都轮不到你。”

苏羡意嘴角狠狠一抽。

她没想到,探病,还需要排队?

朝着与病房相反方向走,顺便给许阳州打电话,询问他在哪儿。

“你也来看我啊,我在住院部的天台上,你上来吧。”

“天台?”

“这里清静!”

苏羡意还从未上过医院顶楼天台,搭乘电梯抵达最高楼层,还需爬几段楼梯,天台并不似她想得那般空旷,有水箱,还有晾衣架,避雷设备。

“噗嘶噗嘶——”

苏羡意循声看去,许阳州正冲她挥手。

当她走过去时,顿时目瞪口呆。

某人居然在医院天台,搞起了野营,地上铺着单子,还摆放着饮料,薯片,游戏机,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来医院是看病,还是来郊游的梦见在别人家枣树上摘枣

苏羡意原本还想着,以他的性格,住院估计得憋死。

没想到……

他还挺会自己找乐子。

“你去我的病房了?”

“嗯,很多人。”

“居然还没走,没关系,等过了医院探视时间,他们就该回去了。”

许阳州单手还在打游戏,当真是:

身残志坚!

“怎么那么多人来看你啊?我以前都不知道,你的人缘居然这么好?”

苏羡意笑着把百合花放在一边。

“他们是冲着我爸来的,就我这吊儿郎当的样子,谁会巴结我啊。”许阳州轻哂,“我只是在朋友圈发了条动态,就全都来探病,搞得我像是得了什么绝症一样。”

苏羡意扑哧笑着。

“你别笑,我被逼上天台,都是因为你哥。”

“我哥?”

“我不是在他俱乐部受伤了吗?他说虽然是我自己没热身,但教练没盯好我,俱乐部也有责任,说他会承担住院期间的相关医疗费用。”

许阳州哼哼着:“我当时还挺高兴,觉得谢哥儿这回终于做回人了。”

[标签

梦见在别人家枣树上摘枣,

:p标签]“我就跟他说,我要升级病房,我想住VIP,因为那边环境、安保更好,我就怕有人来打扰我。”

“结果他说我要是住VIP病房,费用他不报销。”

“还说我扭伤个胳膊,瞎讲究。”

“我当时这个火大,我就现在的病房住下了,然后就被人堵了!”

……

苏羡意只笑着,两人在天台上又待了会儿。

这季节,有暖阳,有微风,在天台,仰头便是蔽日蓝天,浮云朵朵,倒是舒服又惬意。

不得不说,许阳州挺会找地方的。

直至红霞阴天,灿若流火,黄昏渐暗,凉风侵袭,才收拾东西,准备下去。

许阳州伤了条胳膊,只能由苏羡意帮他收拾烂摊子。

某人心底还挺得意:

谢驭,让你欺负我,现在我奴役你妹妹!

趁着苏羡意收拾东西的间隙,许阳州在天台随意溜达着,随后苏羡意就听到他的一声惊呼:

“大姐,你冷静点啊,你别想不开!”

苏羡意刚抱起百合花,愣了下,随即迈步,循声走去。

天台边缘,坐着一个穿着简朴,满脸悲怆的中年女人,她双目充斥着红血丝,瘦削憔悴,晚间的红霞烘托着她,她浑身都好似笼罩在一片血色中。

太阳渐沉,凉风乍起。

将她头发吹得四散凌乱。

“阿、阿姨?”苏羡意没想到,会是熟人。

“你认识她?”许阳州是一脸懵逼。

她看到苏羡意,似乎也很诧异。

慌乱,无助,迷惘……

且绝望!

**

另一边

晚高峰,拥挤的车流中,一辆出租车内,司机师傅,正好奇地打量着后排一对老夫妻,“大爷,大娘,你们是从哪儿来的啊?”

“西藏。”

“难怪了,听你们口音就不像本地人,来燕京旅游啊。”

“不是,到女儿女婿家过年。”

“是吗?”

“而且我外孙女快结婚了。”

“恭喜啊。”

“那您去医院是?”

“我外孙是医生,来看看他。”

“这是等不及见他啊。”

——

而此时的铭和医院,从住院部楼下传出惊呼。

“快看,有人要跳楼啦——”

此时,正值医院即将下班轮值时,还有不少住院部家属,正进进出出,给家中病人准备晚饭,楼顶天台边缘站着一个人,很快就有人看到。

楼下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瞬间就引来了众多人围观。

随着楼上人的动作。

人群中尖叫声,慌乱,害怕……

隔着近二十层的住院部高楼,呼号着,让她冷静。

而收到消息的医护人员,亦或是患者已冲到了天台,劝她不要乱动,千万别做傻事。

当有人靠近时,女人好似更受刺激:“别过来——”

声音尖细刺耳。

“你要是再过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随着她往楼下探身,底下群众的尖叫声响彻医院。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盯着楼上,人群,就好似一个膨胀到了极点的气球,只要谁刺破一点,就能瞬间引爆音浪!

“您冷静点,别做傻事。”

医护人员简直疯了。

原本以为李德正的事情解决了,医院算是顺利度过了一个坎。

没想到他母亲又搞出这种事。

消防,派出所,全都接到了通知。

厉成苍原本已准备下班,铭和医闹事件,他与陆时渊想法相同,觉得背后有人搞鬼,只是无凭无据,他没法用公权力去调查私事,正打算以私人身份去接触一下李德正。

结果却听说铭和医院有人跳楼,没来得及前往

驱车,匆匆赶往医院。

**

而此时,一个老宅内

屋外,残阳如血,室内窗帘紧闭,不见一丝光,只有桌边一盏落地台灯,将桌前人的身影投射在墙上。

影斜,身不正。

白色粉末与烟草混合,放置在卷烟纸上,被裹成了香烟形状。

伴随着打火机的清脆声,烟卷被点燃。

有人叩门进来时,屋内的烟草味,混杂着一股异香。

令人迷乱,晕眩。

“怎么了?”被烟润过的嗓子,低迷消沉。

“李德正那边,出了点状况。”

“他那边没处理干净?”

“不是,是他母亲。”

“她怎么了?”

“在医院,打算跳楼自杀。”

“呵——”

一声低笑:

这人若是真死在医院里,那就精彩了。

陆时渊啊,上午那么咄咄逼人,确实挽回了你的声誉与陆家的名声,若是这人死了,就算不是你持刀伤了人。

这血……

也得溅你一身!

怕是洗不干净。

那人嘴角扬起一抹笑,吸了口烟,眼神迷醉。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远房堂弟,我老家在信安……”

被踹在流鼻血的男人,忽然说道。

“可你刚才被打时,说得都是地道的燕京话。”

人在危机时刻,都是本能叫嚷,就是说得脏字儿里,也会夹杂着一些方言俚语,陆时渊紧盯着他。

“你管我说什么话!”

“那你告诉我,你堂叔家中有几口人?兄弟姐妹几人?他排行第几?跟你父亲是隔了几代血缘的远亲!”

这一连串问题,直接把男人给干懵逼了。

陆时渊却轻哂一声:“你堂叔家的情况你不了解,对我家的情况倒是很清楚。”

“我们应该从未见过,你却能精准叫出我爷爷的名字。”

“我……我在网上看到过你的照片。”男人叫嚣着。

“可网上没有我爷爷的名字!”

陆占元!

有些人的名字,大家会有所避讳,根本不敢直言。

只会说他是L姓谁谁家的。

陆时渊紧盯着他,那眼神,柔中带厉,直穿人心:

“你不是李家的亲戚,你是来对付我的。”

“……”

眼神冷厉坚毅,语气笃定。

这男人被打了一通,早已被他几个问题打得晕头转向,整个人都是懵懵的,此行目的忽然被点破,身子一颤,眼底露了怯。

“怎么回事?冲陆医生来的?”

周围开始议论纷纷。

“这是趁着家属和院方闹纠纷,浑水摸鱼,拖陆家下水?”

“我忽然觉得后背发麻。”

“昨晚我就觉得这件事很古怪,陆医生又不是此次手术的负责医生,为什么网上铺天盖地的,全都在说他?重点明显搞偏了啊。”

“表面是冲着医院来的,怎么最后却像奔着陆时渊去的。”

……

大家都不傻,经过陆时渊这么一点拨。

这群人此行的目的为何,已昭然若揭。

对着他们便开始指指点点,支援院方与医护人员。

李德正等人见状,还嚷嚷着,一会儿说要说法,一会儿又说医生打人。

肖冬忆轻哼:“怎么?医生就不是人?就任凭你们羞辱打骂不能还手?”

“因为您失去了亲人,我们体谅您的心情。”

“但不代表,就能纵容您各种无理由的胡闹和恶意攻击。”

“不仅要打,我今天还得骂你。”

“你父亲住院时,你露过几次面,整个入院期间,全都是你母亲在伺候,你这个做儿子的又在哪里?如今人死了,你跑出来要说法当孝子,你要脸吗?”

自从父亲过世,院方态度一直是配合寻求和解。

态度一直积极友善。

哪曾想会遇到个硬茬医生。

忽然就揭了他的底。

“你、你谁啊?关你什么事,你特么算哪根葱。”

“怎么?恼羞成怒了?你早干嘛去了,需要我们把上次谈判调解的过程对外公布吗?”肖冬忆继续说道。

“让别人看看,你是如何拿自己父亲的性命,与医院讨价还价的!”

“人是在你们医院死的,难道你们不该负责?”李德正叫嚣着。

“我们没说不负责,只是想弄清楚死因,该承担的责任,我们不会推卸。”

“反而是你,叫嚣吵嚷,你好像根本不关心你父亲究竟是因何而死,你只在乎……”

“究竟能从医院这边拿到多少钱!”

肖冬忆虽然爱吃瓜,却也是个极有正义感的猹。

“当晚的调解过程,警方全程都在,并且有执法录像。我们没要求公开,是体恤你失去亲人。”

“我们妥协,退让,不是让你一再欺辱的。”

“尸检结果还没出来,你就急着找媒体,找记者,装可怜卖惨,又来医院碰瓷闹事。”

“你还真是无耻他妈给无耻开门,无耻到家了。”

……

肖冬忆这番话,说得带劲,听得不少人都热血翻涌。

直呼:

过瘾,痛快!

对付无耻之人,就不该客气。

李德正浑身血液翻涌,周遭人的视线,也变成了嘲弄鄙夷,这让他顿觉羞耻。

陆时渊位置离他很近,将手术剪刀递给一侧的护士,拍手,掸了下衣服。

那感觉:

就好似靠近他,都脏了他的身。

“你要是还要脸,就滚,别等到警察来了,把你关进局子里!”肖冬忆冷哼着。

“警察来就来,谁怕谁——”

至此,李德正还不思悔改。

这事儿到这里,已经很清晰了。

警察既然来调解过,尸检结果未出,到底是谁的责任还难说。

这么找媒体渲染,又搞出这么多事,还把陆时渊及陆家给牵涉进去,若非是巧合波及到了陆家,那就是背后有人操纵。

有人利用这件事,想坏了陆家名声?

细思极恐。

“报警了吗?”陆时渊看向一侧的医生护士。

不待他们回答,从人群忽然冲出一个女人,对着李德正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混账东西,你到医院来干嘛,你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嘛!”

“妈,你来干吗?”

来的人,正是死者妻子,王翠兰。

“你赶紧跟我走,别闹了。”

梦见在别人家枣树上摘枣,

“我是在为我爸讨个公道。”李德正嘴硬,“这件事你别管。”

“丢人现眼的东西,人家医院已经说了,会给我们一个说法……你跟我走。”她说着,就拽着李德正离开。

这李德正刚被陆时渊吓住,又被肖冬忆一番怒斥,连消带打,憋了一肚子火,偏又不敢找两人发泄。

欺软怕硬。

如今被母亲拉扯离开,周遭人指指点点,顿觉颜面尽失。

一挥手,

直接把母亲打翻在地。

王翠兰刚经历丧夫之痛,日日悲怆,如今儿子还这般作孽,顿觉心酸又羞愤。

“阿姨,您起来。”周围有人上前搀扶。

“这是你母亲,你想干嘛?”

“有你这么当儿子吗?想钱想疯了吧。”

“……”

周遭人纷纷指责李德正的行为,他虽然无耻不要脸,却也受不住梦见在别人家枣树上摘枣这般千夫所指,羞愤难当。

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忽然推开周遭的人,落荒而逃。

而跟他前来的一众“亲朋好友”,也都瞬间呈鸟兽溃散,垂着脑袋,挤入人群。

“对不起,对不起啊——”

王翠兰对着一众医护人员致歉。

“没事。”医生护士摆了摆手。

后来,附近派出所的人也来了,乱哄哄得,折腾了一个上午,耽误了呼吸科前来就诊的患者。

大家都是一大早就来挂号排队,医生护士连午饭都没吃,忙着接待病患。

忙忙碌碌,就好似之前的事,不曾发生过一般。

事情至此,似乎告一段落。

网上评论也一边倒,众人都说陆时渊打得好。

“我昨天还很同情死者家属的,现在看来,真的是纯粹讹钱的啊。”

“就是有这样的老鼠屎,才导致如今医患关系这么紧张。”

“要是那剪刀落下去,后果难以预料。”

“如今医生真的成了高危职业了吧,要治病救人,还得防着某些无耻之人。”

……

随着网上舆论倾斜,陆时渊被院长叫到办公室。

“知道我叫你来干嘛?”

“因为我打架。”

“你年纪也不小了,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你……”

陆时渊直言:“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动手。”

人的忍耐,总有一个底线。

陆时渊觉得,自己耐心已经足够好!

“如果您想给我什么处罚,我也认了。”

他那模样,倒是一副任君处罚的作派,院长轻笑:

“谁说我要处罚你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今天这事儿干得不错,如果我在场,估计也忍不住,回头啊,等元旦医院发节礼时,我给你多弄一点。”

“我能要点别的奖励吗?”

“你想要什么?”

“假期。”

“你下午是不是有台手术,你赶紧去忙吧。”

“……”

国内医疗资源不均衡,好的医院就集中在几个大城市,全国各地的人,都往这几个城市涌,医生根本忙不过来。

能独挡一面的医生更是难得。

需要大小手术经验积累,能熬出来的,年纪大多都不小了。

像陆时渊这样,年轻,体力好,技术过硬的。

院方恨不能把他掰成几个使用。

想请假,还真不容易。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