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无痛苦结束自己的生命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爷爷,真高!”

虽然结局已经在苏穆的预料之中了。

但是现在真的看到这一幕了,苏穆还是忍不住对着老爷子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苏穆觉得爷爷还真的是把人心揣摩得相当的到位啊。

今天顾老头的这出自食恶果的好戏,看得苏穆也是浑身舒爽。

如果因为顾老头的胡搅蛮缠,自己爷爷真的多钱那么多钱拍下这最后一件拍卖品的话。

苏穆反而是觉得不值得了。

倒不是说苏穆心疼钱,那一个亿,两个亿的,对于现在的苏穆来说还真的不算什么钱了。

就更不要说苏老爷子了,那当然是更加不会放在眼里了。

但是顾老头的做法让苏穆觉得恶心。

因为一个恶心的人,不要说多花一个亿,两个亿什么的,就算是多花一分钱,苏穆都会觉得不值。

那样只会让恶心的人高兴而已。

苏穆自然是不愿意做那种多花钱让恶心的人高兴的事情的。

现在事情的结果恰恰相反。

老爷子的这一招是让那恶心的人自食恶果了。

你顾老头不是想拼命的抬价,不是想让苏君强多花钱吗?

现在苏君强就成全你,既然你顾老头对于这幅唐伯虎的《骑驴归思图》这么喜欢的话。

苏君强就算是“成人之美”一回了。

看到孙子那毫不掩饰的笑容,苏老爷子的脸上也挂上了笑容。

苏老爷子今天确实是冲着这幅唐伯虎的真迹来的。

但是说白了,这最多也只是一副值得收藏的画而已。

对于苏君强来说,有缘自己就把它拍下。

要是没有缘分的话,苏君强是绝对不会强求的。

不要说现在退居二线的苏君强,就是以前那掌管着整个苏氏集团的苏君强,也不是一个喜欢强求的。

所以,顾老头的自以为非常了解苏君强,还真的是自以为是的不知所谓了。

相比于苏穆和苏老爷子这边的轻松愉悦的心情。

顾老头和顾公子爷孙俩可就没有好的兴致了。

看着事情已经成了定局,顾公子那一直紧紧握在手里的竞买牌现在是一点用处也没有了。

一把扔回给了老头子,顾公子直接是站了起来。

“你举吧,愿意举多少次就举多少次。”

在顾老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顾公子一把从老头子手里抢过自己的手机,然后是头也不回的朝着拍卖大厅的出口,也就是别墅的大门口走去。

顾公子现在也不想考虑自己是跟着老头子一辆车过来的,自己就这么一个人先行离开到底应该怎么回去了。

顾公子也不愿意去考虑自己这么做,回去之后老头子会怎么惩罚自己。

不过估计到时候老头子应该也没有时间管这个当众顶撞了自己的孙子了。

顾老头应该操心的是自己“一心”想拍下的拍卖品,现在终于被自己拍下来了,自己应该怎么收场吧?

当然,顾公子觉得这些手续的问题都和自己没哟关系了。

反正举牌的也不是自己。

再说顾公子也根本就做不了主。

所以,现在的顾公子只想离老头子远一些。

顾公子觉得自己今天来这拍卖会就是自己找羞辱的。

虽然老头子最后是从苏老爷子的手里抢到了这幅唐伯虎的真迹。

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了,这不是因为苏君强没有能力或者说没有经济实力和顾老头竞争。

恰恰相反,苏家到底多有钱,估计在场的人心里都不清楚。

反正就是非常非常有钱了。

但是苏老爷子最后却不举牌了,这明显就是故意“让给”顾老头的。

至于为什么要“让给”顾老头,看刚才苏家小少爷转头对着苏老爷子的那个笑容,大家就都明白了。

相信顾老头和顾公子心里也是非常的明白的了。

“呵呵,今天这个顾老头应该是上到一课了吧?居然想着和苏老竞拍,还是那种恶意竞拍,真是心眼太坏了。”

“谁说不是呢,所以说苏老这一招还真是高明,一下子就让那个顾老头现了原形。”

“我看顾老头一开始就是故意的吧,以他顾家的实力,能花那么多钱拍下这幅唐伯虎的真迹?”

“对,对,肯定是故意的,顾老头的孙子不也说了顾家拿不出那么多现金吗?”

“那就是说从一开始顾老头就是想着给苏老下套,让苏老多花点钱。”

“不过好在苏老火眼金睛,一下子就识破了顾老头的诡计,还来了个将计就计,让顾老头自己钻进套子里去了。”

“全都被你总结了,你还真是事后诸葛亮啊。”

“事后诸葛亮也不错了,要是我从一开始就看出来,那不就成为苏老那种级别的了?”

……

还别说,这些大佬们拍马屁的级别也比那拍卖师强多了。

甚至都不惜以贬低自己来抬高苏老爷子。

这要是反正平时,你说一个在场这些大佬中的任何一个人事后诸葛亮试试?

这不是摆明了说人笨吗。

你看看人家会不会和你急红了眼。

可是到里这里,却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

反正和苏老爷子比起来,就是说自己是个小学生的水平,大家也是无所谓的。

能和苏老比,只会让人觉得荣幸,而不会有任何的不快。

“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来参加我们今天的拍卖会,尤其是感谢苏老先生和苏小少爷,两位今天的到来让我们整个拍卖会都蓬荜生辉了。”

“非常可惜,今天因为某种原因,苏老先生没有拍到中意的拍卖品,下次有合适的拍卖品的时候,还请苏老先生和苏小少爷能再次赏光。”

拍卖会已经到了尾声了,拍卖师隆重的对苏老爷子和苏穆做出了感谢。

可是看出,就算今天苏老爷子没有拍下任何拍卖品,拍卖师对于苏老爷子和苏穆的尊重也是从心里有感而发的。

拍卖师当然知道,苏老爷子没有拍下最后那幅唐伯虎的真迹完全是因为顾老头那让人讨厌的小动作了。

拍卖师可是把所有责任都怪到了顾老头的身上。

当然,拍卖师能维持对顾老头的态度,还是因为拍卖师心里的担心还没有真正的发生。

“今天的拍卖会到此就结束了,还请我们今天八位最后的竞得者待会留下来签一下合同。”

对于最重要的人已经感谢过了,拍卖师当然是直奔主题了。

前面的所有的努力不都是为了最后这八件拍卖品的成交吗?

所以,最后的事情当然就是签合同,付定金。

然后就是等着收尾款。

等到这八件拍卖品的拍卖款全部收齐的时候,拍卖师就可以真的算一下自己在这场拍卖会上能赚到多少提成了。

一般来说,到了这个时候,那些没有拍到东西的人就可以离开了。

毕竟今天只有八件拍卖品,最后的竞得者当然也只有八位了。

可是这次大家的表现却是非常的不一样。

大家好像没有听懂拍卖师的话一样,居然还是稳稳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只是大家坐是坐着,眼睛却是盯着苏老爷子这边看的。

原来大家在等着苏老爷子表态呢。

如果说苏老爷子不会继续待下去了,大家肯定也是跟着一起离开的。

但是如果苏老爷子想看看顾老头最后怎么收场的话,其他人肯定是愿意一起留下来陪着苏老爷子看个热闹的。

其他人看苏老爷子没有第一时间站起来,心里都已经做好了等着一起看顾老头笑话的准备了。

“小穆,我们走吧。”

和大家猜想的不一样,苏老爷子对于顾老头最后到底会闹出多大的笑话才没有兴趣。

对于苏老爷子来说,顾老头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

现在苏老爷子已经让顾老头得到了他应该得到的惩罚,苏老爷子当然不会继续计较这种小事了。

不管最后顾老头是七拼八凑的付那两个亿的全款。

还是违约赔上一大笔违约金,这些都不是苏老爷子关心的了。

“好的,爷爷。”

爷爷都发话了,苏穆也是没有兴趣看顾老头最后的嘴脸的。

阿福听到老爷子和小少爷之间的对话的时候就站了起来。

然后是苏穆也站了起来。

苏老爷子是最后站起来的。

其他人一看着架势,立刻明白了,原来是自己猜错了。

人家苏老根本连顾老头的笑话都不屑于看啊。

大家都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格局太小了,居然还把顾老头当盘菜了。

看到苏老爷子等三人都已经站了起来,大家也是不敢懈怠,立马跟着站了起来。

就连那几个竞拍得到面前的七件拍卖品的人也都站了起来。

苏老不坐,其他人敢坐吗?

当然,大厅里倒还真有一个人敢坐着的。

那就是现在已经傻眼了的顾老头。

顾老头是真的想不明白苏君强最后为什么说不竞拍就不竞拍了。

顾老头觉得两个亿对于苏君强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啊。

为什么苏君强就不和自己继续“玩”下去呢?

而且,顾老头都已经做好准备了,这两亿是自己最后一次喊价了。

也就是说,就算最后苏君强只加价一百万,顾老头肯定也是不会再跟的了。

可是,苏君强偏偏就不出手了。

这最后一件拍卖品就是这么荣幸的被顾老头得到了。

当然,这份荣幸在顾老头看来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两个亿的现金,顾老头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还真的不可能拿出来。

这几年虽说是顾老头掌控着顾家的经济大权,看上去还是非常风光的。

但是顾老头心里清楚,顾家的收入早就是大不如以前了。

顾老头的儿子也不是什么经商的料,接管公司几年下来,没有把公司搞破产就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

要说赚钱,还真的是没有。

这也是为什么顾家的实权一直被顾老头牢牢的握在手里的原因。

不就是顾老头的儿子自己不争气,没有那个本事嘛。

可以说,顾家这几年相当于是在吃老本的。

加上如何无痛苦结束自己的生命顾家三代男人都喜欢玩,这个老本吃的还是非常厉害的。

这个时候你要让顾老头拿出两个亿的现金来,除非把顾家的所有的固定资产都卖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凑齐呢。

这里的固定资产当然是包括顾家一家老小现在住的大别墅的。

顾老头当然也知道这是不现实的,为了一幅没有任何实际用处的画,让一家老少睡大马路?

顾老头知道,不要说

如何无痛苦结束自己的生命 小说全文、

自己也不会愿意这么做。

就算自己同意,家里人肯定也不会同意的。

这种涉及到切身利益的事情,就算顾老头是顾家的掌权人,也是不可能和所有人作对的。

你都让人家没有地方住了,谁还会把你当做掌权人?

顾老头对于这些心里都是非常清楚的。

可是要是顾老头不凑齐那两个亿的话,顾老头就得赔上一大笔违约金。

这在顾老头看来也是一笔无妄之灾了。

要知道,顾老头是想让苏君强多花点钱而已,而不是想让自己破财的。

而且,这一笔违约金也是一点不小的数目,要大几千万的样子。

对于顾老头和顾家来说,还真的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

“苏老,小少爷,是准备回去了吗?”

“苏老,小少爷,我送送你们吧。”

“不好意思,苏老,小少爷,我待会还要留下来签个合同,就不能送你们了。”

“苏老,小少爷,今天能看到小少爷的英姿真是让我觉得三生有幸了,我也送送两位。”

……

看到苏老爷子和苏穆准备离开的样子,大家是抓紧了这最后拍马屁的机会了。

当然,有几个还要留下来签合同的人只能是先和苏老爷子和苏家小少爷道别了。

“小少爷,我拍下的那枚戒指您觉得怎么样?要不改天您有时间了我送到您府上请您鉴赏一下?”

觉得自己花了大价钱拍下了那第二件拍卖品的吴万利,后来就没有机会向苏家小少爷表达一下自己的意思。

因为后来小少爷不是在玩手机,就是在和苏老爷子关注着那最后一件拍卖品。

吴万利是真的没有找到机会和苏家的小少爷搭上话什么的。

现在看到苏老爷子和小少爷都准备离开了,吴万利觉得自己再不好好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可能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喜欢我真不知道原来我家这么有钱请大家收藏:

“看看,人家自己的孙子都说了这个顾老头是拿不出这么多现金的,你说顾老头在这里胡搅蛮缠的是为了什么?”

“能为了什么,不就是想给苏老添堵吗?”

“这种就是存粹的小人了,明明是这个顾老头先对苏家小少爷出言不逊的,现在倒是觉得自己委屈了?”

“谁说不是呢,其实我早就看这个顾老头不是什么好人了。”

“对,以后确实应该离这种远一些。”

……

因为顾公子那没有控制得住的嗓门,大家对于顾老头的看法又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不管怎么说,一开始大家觉得顾老头买不起这幅唐伯虎的真迹也只是一种猜测。

毕竟人家最后能不能拿出那么多的现金来,大家也不可能铁板钉钉的一口就能咬定了。

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

现在说出这句话的人可是顾老头的亲孙子。

和顾老头是实实在在的一家人。

所以说,顾公子的话肯定是非常有可信度的。

大家对于顾老头的猜测本来是放在心里的,现在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搬上台面来说了。

“你给我闭嘴。”

顾老头这次是真的恼羞成怒了。

被自己的孙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揭了短,顾老头觉得自己的面子是真的被扔到了地上了。

这可是比苏君强一开始回嘲顾老头还要来得伤人啊。

顾老头知道,自己举了那么多次竞买牌,一心想要扳回一些面子的举动。

现在因为自己孙子的这番话,反而变成了让自己更丢面子的事情了。

“我……”

顾公子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但是好像是想到了什么,顾公子倒是听话的闭上了嘴,重新在顾老头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现在还只是第二次叫价,顾公子觉得事情可能还会有转机的。

苏家有钱,这一点顾公子当然也是知道的。

顾公子觉得两亿现金对于顾家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是对于苏家来说,应该只是毛毛雨而已。

顾公子觉得的转机,就是苏老爷子前面表现出来的对于这幅唐如何无痛苦结束自己的生命伯虎真迹的喜欢。

如果苏老爷子再继续加价的话,那么自己爷爷刚才的喊价就等于是没有用了。

想到这个,顾公子再次牢牢的抓紧了自己手里的竞买牌。

顾公子已经下定决心了,等到苏老爷子再次出价之后,自己一定不会让自己的爷爷拿到这个竞买牌的。

现在看好手里的竞买牌对于顾公子来说,可是目前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了。

顾公子现在也是紧紧的盯着坐在最前面中间位置的苏家三人了。

现在苏家人的一举一动对于顾公子来说可是意义重大的。

特别是苏家福先生手里的那竞买牌,现在已经成了顾公子,甚至可以说是整个顾家的救命稻草了。

顾公子知道,只要福先生举起了他手中的竞买牌,自己一家才算是真的获救了。

当然,要福先生举起手里的竞买牌,当然得看苏老爷子的意思了。

顾公子现在就希望能看到苏老爷子转个头,对着福先生说些什么的。

起码那样就代表苏老爷子在对福先生下了什么指示。

顾公子觉得那样离福先生举起手里的竞买牌也近了一些。

可是顾公子盯着苏家三人算是看了个寂寞。

人家根本就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好像刚才苏老爷子对于这幅唐伯虎的《骑驴归思图》的热情一下子都消散了一样。

顾公子的心里开始有些凉意了。

顾公子转头看了一眼自己家的老头子,发现老头子也在盯着前面的苏老爷子看着。

不仅如此,顾公子居然发现老头子的脸上淌下了汗水来了。

顾公子环顾了一下拍卖大厅,头上的中央空调可是一直都没有停止运转的。

顾公子这种年轻人都能感觉到那种清凉的舒适感。

怎么爷爷这种上了年纪的人会这么热的?

不过顾公子也不是傻子,马上就明白了自己爷爷会这么热的原因了。

刚才顾公子自己听到老头子的报价的时候,不也是觉得浑身发热吗。

这完全就是因为太激动,或者说是太紧张造成的。

顾公子看着自己爷爷的样子,好像突然明白了老头子的本意了。

原来老头子并不是不知道顾家的实力,也并不是真的在这里打肿了脸充胖子。

看来老头子的真正用意只是使坏而已。

最起码,老头子的最后一次加价两千两百万,顾公子可以确定,老头子只是想让苏老爷子多花点钱而已了。

至于前面的那几次,每次都只是加价一百万的做法,顾公子现在还不好判断爷爷的真正用意到底是什么了。

知道了爷爷的真实意图,顾公子也跟着老头子一起继续盯着苏

如何无痛苦结束自己的生命 小说全文、

老爷子看了。

可以说,顾家以后有没有好日子过现在是完全把握在苏老爷子的手里了。

如果苏老爷子接下了顾老头的这一招,继续喊价的话,那么顾家的经济危机算是暂时解除了。

至于以后顾家能不能在华东市好好的混了,目前是不在顾老头和顾公子的考虑范围之内的。

但是顾公子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万一苏老爷子不接老头子的这一招该怎么办呢?

要让顾家拿出两亿现金,肯定是不现实的。

但是如果拿不出两个亿来,顾老头就算是违约了。

顾家还得赔上一大笔违约金。

这对于顾家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可能顾家的人有好长的一段时间是没有好日子可以过了。

当然,这还是建立在顾家目前额生意能稳定的持续下去的基础上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顾老头和顾公子看着稳如泰山的苏家三个人。

心里的希望在一点一点的磨灭了。

其他人也是不再发出一点声音,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最前排的苏老爷子,苏穆和福先生身上了。

事情的最后结果还是要看苏家人的意思的。

反正聪明人是看出了一点点门道了,这个时候只要再等上一小会,就能确定事情到底是不是和自己猜测的一样了。

拍卖师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快要到自己第三次喊价的时候了。

可是苏老爷子那边真的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虽然拍卖师的心里已经有了准备。

但是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拍卖师心里说没有遗憾是不可能的。

这不仅让拍卖师觉得自己好像愧对了苏老爷子。

还有一点,这也意味着今天整场拍卖会上最贵重的一件拍卖品,因为某个小人的胡搅蛮缠,最后可能不能走完正常的流程了。

只是苏老爷子那边没有表态,拍卖师也不能直接开口去询问苏老的意思啊。

拍卖会上,人家不举牌不就说明了一切吗?

哪还有拍卖师专门单独询问客人要不要继续竞买的道理。

拍卖师要是真的这么做了的话,不要说是不符合拍卖会的规则了。

更是对苏老爷子的一种不尊重。

这也算是变相的逼问了吧?

拍,拍卖师肯定是不能也不敢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所以,拍卖师在自己热切的眼神关注没有得到回应之后,也只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喊出那个惹人讨厌的顾老头的最新报价了。

“两亿第三次。”

“顾老板刚刚出价两亿,第三次叫价。”

拍卖师觉得自己是一定要明确说明这个两亿是顾老头喊出的价格的。

虽然拍卖大厅有监控,但是拍卖师还是要一次次的强调这个两亿是顾老头的出价。

并不是说拍卖师是在众人面前炫耀顾老头的出价有多高。

拍卖师是要让顾老头明确的知道,这个价格是他自己喊出来的。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顾老头当然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

随着拍卖师这第三次喊价说出口的时候,顾老头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幅度颤抖了一下。

不要说坐在顾老头旁边的顾公子了。

就是那些因为拍卖师的第三次喊叫,而转过头来想看顾老头笑话的人也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顾老头身子在颤抖了。

这下子,不管是一开始明白的还是不明白的人,都清楚了原来顾老头就是一只纸老虎。

可能连纸老虎都算不上,撑死了就是一只纸病猫。

以为自己长得胖一点,就可以冒充老虎的病猫而已。

大家心里明白,顾老头的那一次次叫价说白了就是捣乱而已。

就连一开始顾老头是真的想拍下这幅唐伯虎的真迹,来证明一下自己,扳回一些面子的想法。

现在在其他人眼里,也是变成了顾老头存粹就是厚脸皮的死缠烂打而已。

不为别的,顾老头的身体反应说明了顾老头根本就不是真的想拍下这第八件拍卖品。

也说明顾老头根本就没有那个经济能力。

答案已经出来了,大家自然是不会去想顾老头是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还是后来拍卖的过程中才出现了这种想法。

顾老头可以说已经被大家一棒子钉在十字架上了。

等待顾老头的只有大家更加鄙视的眼神而已。

偏偏这个时候的顾老头已经来不及去看那些鄙视自己的眼神了。

对于顾老头来说,自己还有那么一丝希望。

就是在拍卖师敲下手里的小锤子之前,苏君强身边的福先生能举起手里的竞买牌。

顾老头一双已经有些浑浊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

好像中间几排坐着的人都已经被顾老头自动屏蔽了。

顾老头眼里能看到的人就只剩下福先生一个人了。

顾老头知道,竞买牌是在福先生手里的,像苏君强这种大佬是根本就不需要自己举竞买牌什么的。

所以,即使知道福先生的所有行为都是苏君强指示的,顾老头现在也没有精力再盯着苏君强看了。

对于顾老头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结果。

既然顾老头现在只关注结果了,当然福先生的一举一动对于顾老头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可惜,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

顾老头本来以为自己给苏君强添了堵,让苏君强多花了钱。

可是到头来,顾老头却发现,原来真正钻进套里的人却是自己而已。

随着拍卖师手里小锤子的敲下,顾老头心里那仅存的一丝希望也是破灭了。

没有举牌,没有喊价,苏君强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

顾老头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苏君强还是以前的那个苏君强。

可能只是因为年纪大了,加上苏君强不再直接掌管着苏氏集团,才让顾老头产生了错觉,以为苏君强已经没有了当年驰骋商场的那股狠劲了。

顾老头以为自己可以随意打个擦边球,来达到显摆自己的目的。

顾老头悲哀的发现,自己真的是算错了。

应该说,从一开始顾老头想要算计到苏君强头上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现在的结局了。

苏家的人,岂是一个小小的顾家老头可以算计的?

自己种下的恶果当然是只能由顾老头自己吞下去了。

“今天我们拍卖会的最后一件拍卖品,有着四大才子之首之称的唐伯虎的《骑驴归思图》,最后由顾老板出价两个亿竞拍得到。”

拍卖师非常详细的公布了这最后一件拍卖品的拍卖结果。

当然,拍卖师说的这么详细,还是为了提醒顾老头,这是你自己做的事情,当然是要顾老头来承担这个结果的。

随着拍卖师的话音落下,一道掌声都没有响起。

就连拍卖师都没有象征性的鼓下掌什么的。

大家的心情都是一致的,顾老头拍下这幅唐伯虎的《骑驴归思图》有什么好值得庆贺的。

最后这个顾老头能不能拿出那两个亿大家心里都是非常清楚的了。

人家顾老头的孙子不是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吗?

这都不是需要猜测的事情了。

既然顾老头是不可能拿出两个亿的现金的,那么这幅唐伯虎的真迹的最后归属肯定也不会是顾老头的。

自然也就不需要大家给到掌声来庆祝了。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顾老头现在已经是彻彻底底得罪苏老爷子了。

从苏老爷子给顾老头下套可以看出,苏老爷子对于那个顾老头是不待见的了。

这样的一个人,当然是更加没有人会表示对他的一丝丝亲近之意了。

喜欢我真不知道原来我家这么有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