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女儿睡着后控制不了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七点一过,毛沃雪的通话来了,“哈哈,又要与陆少校合作,迫不及待啊。”

如果有选择的话,毛沃雪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陆林北,他对一切冒险行为深恶痛绝,认为那完全是多余之举,是一群野心家的无事生非。

可他没办法拒绝杨广汉。

“咱们需要见一面,你家可以吗?”

“不行。”毛沃雪拒绝得太生硬,急忙笑道:“我家好像被监视了,我总觉得附近有古怪的陌生人走来走去。这样,咱们去傅太易的家。”

“他不是被抓起来了吗?”

“放出来了,目前处于软禁状态,咱们都算是他的朋友,应该去探望。”

“那里说话方便?”

“呵呵,肯定方便。”

毛沃雪说得没错,他先到一步,将陆林北带到厨房,至于主人傅太易,根本没有露面,甚至没让仆人出来打声招呼。

“大易心情不好,自从回来之后,一直没出过卧室。”毛沃雪小声道。

“我在外面没见到警察或是士兵。”

“这是大易,一堆人替他担保,用不着看得太严,大易也不会逃走,话说回来,他能去哪?投奔独立军吗?早就死绝啦。”毛沃雪窃笑几声,突然皱眉,“听说了吗?董添柴他们被抓起来了。”

“没听说。”

“呵呵,陆少校的嘴真是严啊,什么都不肯泄露。”

“确实没听说,翟王星现在势单力薄,消息不如从前通畅。”

“那我就送陆少校一条消息,刚传到天堂市不久,我是在两三个小时以前听说的,董添柴那些人,刚到达北方不久,就被某个小军

抱着女儿睡着后控制不了 完整版/

阀扣下,对方正与大王星谈判,想用他们交换点什么。”

“果真如此的话,他们的运气不太好。”

“运气不好,其实也是注定,天堂市的独立军要是能折腾出一点名堂,董添柴他们在北方或许会受到重视,现在完全是丧家之犬,除了交换,没剩下任何价值。董添柴尤其可惜,非要舍弃自己的家族,追随一群没有未来的疯子。”

“有时候理想看上去是有一些奇怪。”

“哈哈,我差点忘了,是陆少校将他们……不说也罢,咱们来这里不是闲聊的,广汉说陆少校想对漂泊者小站进行调查,怎么调查?”

傅太易家里很可能受到监听,陆林北拿出随手携带的仪器,围着厨房走了一圈,果然发现异常设备,他没有动它们,而是调整仪器参数,将监听设备屏蔽。

毛沃雪的目光一直追随陆林北,小时道:“这里不安全吗?”

“现在没事了。”

“果然是专业人士。”毛沃雪笑道。

“我有理由相信,漂泊者小站的义工当中,仍然存在独立军的同情者与支持者。”

“广汉也是这么说的。”

“我将董添柴等人送到城外,想必已经不是秘密。”

“呵呵,这种事情想要保密很难,但是我没有泄密,我从来不是那种传闲话的人,不信你可以问广汉,他像信任兄弟一样信任我。”

“我也信任你,可能不像兄弟,但是与毛先生的几次合作都很愉快。”

毛沃雪觉得陆林北的话里似乎暗含讽刺,但他愿意表现得大度一些,哈哈一笑,“陆少校请接着说。”

“调查计划很简单,请毛先生放出风声,说我已经与前往北方的独立军取得联系,准备再往北方运送一批人。”

“可是……啊,明白了,明白了,陆少校真是……有办法啊,不过有一个问题。”

“你说。”

“董添柴他们不是被抓了嘛,有些人觉得是场不幸,还有些人,极少数人,以为这是你的阴谋。”

“以为我将独立军交给北方军阀?”

“这是他们的想法,那些人惶惶不可终日,脑子里尽是些阴谋论。”

“没关系,随他们想,不影响大局。”

“好,那我马上去安排,然后跟谁联系?”

“不需要。”

“就是没头没尾的一句话?那样会引起怀疑吧?”

“恰恰相反,信息太完整,才会引起怀疑,就让他们去猜,互相打听,然后自己形成组织,选出一名代表。就像从地里拔出一株植物,用我的方法,带出来的泥土会更多一些。”

毛沃雪恍然大悟,“专业,陆少校真是专业,你会派人盯着漂泊者小站,时机一到,一网打尽。”

“我会派人盯着,请毛先生转告杨先生,他也要派人盯着,但是什么时候收网,要由我来决定。”

“那是一定的。”毛沃雪心里很明白,杨广汉根本不相信陆林北,也不会服从安排。

“再请转告杨先生,我需要验货。”

“验货?”

“杨先生明白我的意思。”

“是是。”毛沃雪没再多问。

陆林北关闭仪器,又与毛沃雪闲聊一会,谈论傅太易的现状,并对未来表示乐观,然后起身告辞。

时间刚过晚上九点,陆林北还不想回家休息,骑车前往公司,半路上接到陆叶舟的通话,“待会我发给你一个地址,尽快赶来。”

“好。”

通话刚一结束,地址就以图片形式发来,闪了两下,自动删除。

陆叶舟给出的地址居然是陈慢迟的算命店。

自从陈慢迟离开赵王星,算命店的房租还在继续交,今天却是陆林北第一次去那里。

算命店所在的小巷原本就有些僻静,如今更是人迹罕至,周围的店铺全用木板将门窗封闭,看样子一时半会不打算再开。

算命店的窗户上多了一层灰尘,除此之外几无变化,陆林北压下心中的种种思绪,开门进去。

陆叶舟还没现身,陆林北简单地收拾一下,将一些个人物品汇集在一起,完成之后却发现没有地方可以安放它们,小店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他坐在窗边,这里是陈慢迟给他安排的位置,往事并不久远,像堵塞管道里面的水一样反涌出来,不可遏制。

外面的车轮声关闭“管道”,将陆林北从往事中拽回来。

两轮车停在门外,来者却不是陆叶舟,而是一名女子,她还没摘下头盔,陆林北就认出那是苏羽信,只有她能随时保持兴高采烈的样子,停车、下车的动作就像是在表演,隔着窗户向陆林北张开双臂,做出夸张的兴奋表情。

她真的不适合做调查员,但是在特殊情况下,或许可以做一名执行指定任务的情报员,前提是她别再突发奇想。

“你好啊,这个地方真不错,是算命店吗?我一直对自己的命运很感兴趣,可我宁愿让它保持神秘状态,所以从来不会算命。”

“请坐。”

苏羽信坐下,将头盔放在桌上,脸上洋溢着烟花一般的笑容,好像对这次见面已经期盼许久,“你救过我一命,我还没说谢谢呢。”

“你已经委托陆叶舟说过了。”

“是吗?现在我要亲口说一声——谢谢。”

[标抱着女儿睡着后控制不了签:p标签]“别客气。”

“我可以亲你一下吗?脸颊就行。”

“不可以。”

苏羽信已经稍稍欠身,闻言又坐下,心情没有受到拒绝的影响,笑道:“你可是一点没变,我喜欢你这种性格,叶子说将我调到你这边的时候,我高兴坏了,他可有点不高兴,说我喜新厌旧。”

“陆叶舟怎么跟你说的?”

“他说我表现突出,可以执行更重要的任务了,还说你专门负责特殊计划,告诉我一个地址,就这些。”

“你手里的任务呢?”

“全部暂停,叶子要求我全心全意配合你这边的工作。”

“我要给你的任务很重要,容不得半点偏差。”

“嗯,我会努力的。”苏羽信握紧拳头,做出一个鼓劲儿的动作。

“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做翟王星的调查员?”陆林北仍然记得陆叶舟的提醒,没有用错称呼。

“叶子没告诉过你吗?”

“调查员之间不传闲话,但是现在你为我工作,我需要对你进行全面了解。”

“有多全面?”苏羽信暧昧地笑道。

“先回答我的问题。”陆林北不笑,也不觉得有什么地方可笑。

“我最喜欢的一个前男友是翟王星人,后来因为工作调动返回家乡,再也没有跟我联系,正好遇见叶子在招人,我想间谍的消息最灵通,没准我可以找出前男友。”

“就为这个?”

“我没想打扰他,就是想暗中关注一下,看着他结婚生子、加薪升职,然后出轨被抓,然后同时失去工作和家庭,住在破败的小屋子里,饥一顿饱一顿,迅速变老,即使这样,我也不会干扰他,只是默默关注。”

陆林北沉默一会,开口道:“你的任务是接近一个人,取得他的信任。”

“简单,是帅哥吗?对他们我更有信心。”

“这个人叫余拼醉,是第一光业……”

“我知道这个人!”苏羽信抢道,好像在参加一场猜谜游戏,“第一光业的总工程师,跟我是同事,都在总部大楼里工作,但他不是帅哥,是个糟老头儿。”

“就是他。”

“哦,不需要色诱吧?虽然我可以做到,但是用在余总工身上,有一点为难,他的岁数能做我的祖父了。”

“不需要,余拼醉正在高价收购镇静剂,你与他联系,然后尽量争取他的信任。”

“就这么简单?”

“对。”

“不是让我套取信息吗?”

“目前不需要。”

“但是我没有镇静剂,我连镇静剂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你也不用管,联系余拼醉,让他相信你有镇静剂,你可能会有竞争对手,打败他们。”

“没问题。”苏羽信又做出给自己鼓劲儿的动作。

“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将余拼醉的一切话录音,实在不行,凭记忆笔录,然后发送到陆叶舟的邮箱里。”

“不是给你吗?”

“我会看到的。”

“还有吗?比如从他身上偷个什么东西,如果你想要他的指纹、虹膜一类的生物特征,我也能拿到。”

“咱们不是拍电影,不需要这些。”

“哦。”苏羽信有点失望,马上又让自己高兴起来,“一步一步来,不能操之过急。”

“就是这样。”

“真高兴调到你手下。”苏羽信完全没有告辞地意思,看样子还想继续聊下去。

“你可以走了。”

“我不着急,回家也没事。”

“你必须走,每次见面都是冒险,尽量缩短时间。”

苏羽信立刻起身,拿起头盔,“再见,等我的好消息。”

陆林北看着她离开,希望她能比表现出来的样子稍微谨慎一些。

喜欢星谍世家请大家收藏:

陆林北先是将已经下班的朱灿晨送出公司,回到办公室,向枚忘真道:“我也得到类似的消息,大王星看来真是要动手了。”

“你从哪知道的?”枚忘真有点惊讶。

“朱灿晨,是他发现的线索。”陆林北简单说了一遍。

枚忘真笑道:“真难得,你居然找到一位分析能力比你更强的助手,恭喜,同时也要提醒你——间谍不相信巧合。”

“嗯,再让我观察几天,还是没办法对他得出定论的话,我会申请一次全面调查。”

“随你的便,没准几天之后,一切都不重要了。”

枚忘真总是信心满满,突然表现出消极情绪,陆林北很意外,不由得想起叶子的话:枚忘真已经找好后路。

枚忘真马上又笑道:“只要那一天还没到,咱们就得一切正常。”

陆林北点点头。

“你现在的眼神特别像三叔,好像我犯了自己还不知道的错误。”枚忘真道。

陆林北露出笑容,“我可不是三叔,光有他的眼神毫无意义。”

枚忘真正要开口,有调查员赶到,她闭上嘴,开始准备碰头会。

从大家的情绪上看不出任何问题,人人都是“斗志昂扬”的样子,好像他们即将迎来一场重大胜利。

寻找“秘密装备”的调查颇有进展,事实上,翟王星各方势力多多少少都藏着一些东西,或者是武器,或者是物资,囤积如今是一种风潮,这也是物流迟迟得不到恢复的最重要原因,任何在运输途中的东西,总是神奇地“消失”,有时候连车辆一块下落不明。

调查员们一边讲述情况,一边抱怨,“大王星究竟在想什么?明明已经成为霸主,却不肯承担霸主的责任,反而让赵王星更加分裂,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没人提到地空飞船,对赵王星的各方势力来说,重返太空是一件遥远而不重要的事情,不值得为之付出努力。

会议结束,调查员走得特别快,连一向晚走的陆叶舟也急匆匆地离开。

“被巨兽一脚踢翻的蚁穴,大概就是咱们翟王星现在的样子。”枚忘真等到只剩两个人之后,发出感慨。

“上行下效,黄上校的‘攀亲’进行得怎么样了?”

“非常成功,已经攀上大王星驻赵王星的总司令,据说他们的亲戚关系还很近,今天晚上一块吃饭,黄上校准备不少礼物,还要商议一场婚事。”

“婚事?”

“对,但是男女双方都不在这里,他们只是增加一个谈资而已。”

“大王星的总司令是叫史良笔吧?”

“对,史家是大王星最重要的家族之一,在军界的影响尤其广泛,史良笔属于新秀,还不到四十岁,就已经获授少将军衔,等到这场战争结束,他至少会成为中将。”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枚忘真笑道:“你认为大王星的一切计划都是他制定的?”

“他的可能性最高,根据军情处目前得到的信息,第一光业虽然在战争中受益最多,但是高层普遍缺少进取心,大王星的使节里也没有出类拔萃者,这位史将军虽然极少露面,但是到目前为止,大王星的各项计划似乎都以军事为核心,至少证明军方在起主导作用。”

“我对这位史将军的了解不多,见过几次面,让我给出印象的话——他是标准的世家子弟,也是标准的军人。”

“与裴晓岸有点相似?”

“相似,应该说是升级版,裴晓岸参谋长对翟王星军方的影响力,远远不如史良笔。”

“一网打尽是史良笔的惯用战术,对独立军如此,对其他敌人大概也不例外。”

“所以一旦地空飞船升空,大王星取得太空站残骸的控制权,军方就要对翟王星和名王星下手,彻底击败,不会再给咱们留下据点。”

“也可能是又一场屠杀。”

枚忘真微微一愣,随即笑道:“不太可能,咱们不是独立军,大王心野心再大,也无非是强迫翟王星和名王星投降,为什么要进行屠杀?从军事上、政治上得不到任何好处。”

“我只是有一个直觉,没有确切的证据。”

“有机会的话,我会带你去见一次史良笔,但是凭我对他的印象,不会有屠杀,只会有劝降。对大王星来说,最大的威胁是那三枚核导弹,一旦击毁,这里的战争就算结束了,即使咱们加入两星联盟,三星合作也不是大王星的对手,史良笔最关注的事情应该是太空站,尽快修复,迎接大王星舰队的到来,他将功成名就,犯不着给自己再惹麻烦。我说史、黄两家有亲戚关系,是真的,枚家与他们也有拐弯抹角的联系……”

“史良笔向你承诺过什么?”陆林北突然问道。

枚忘真又是一愣,脸色微沉,“你在审问我?我就说你的眼神不对。”

“就当是审问吧,我需要了解更多真相。”

“我才是这里的负责人。”

“那么你打算负多大责任?”

枚忘真露出明显的怒容,那是陆林北从未见过的模样。

“你过界了,陆林北,你好像将自己当成了重要人物,是因为癸亥的预言吗?没错,我也听说了。”

陆林北稍耸下肩,“是的,我认为自己很重要,不是癸亥说的那种重要,而是事实上的重要,看样子我是唯一相信翟王星还有希望的人,就是这一点让我重要。”

枚忘真的怒意在迅速上升,即将达到临界点时,又迅速下降,直到化为一丝苦笑,“你非得将我逼到绝境吗?”

“时间不够多,我只能尽可能直白。”

“你这个家伙……没错,我与史良笔达成过协议,他会保护军情处的所有调查员以及相关职员,一共三十七人。”

“代价呢?”

“我会原封不动地交出军情处在这里的所有资料,没有任何删减,但不是现在,而是以后,不得不的时候。”

“所以我现在是给大王星工作?”

“别说得这么夸张,你仍然为我、为军情处工作,你处理的那些文件,并没有太多敏感内容,最重要的是,整件事与你无关,这场交谈你最好当成不存在,一切由我负责。”

“大家都在给自己寻找后路。”

“我知道,这也算人之常情。老北,你跟我说句实话,你真觉得还有希望吗?”

“嗯。”

[抱着女儿睡着后控制不了标签:p标签]“在哪呢?就算咱们与名王星成功结盟,依然于事无补,就算咱们避开杨广汉的陷阱,也无法改变实力对比,甚至是翟王星派来舰队,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改变地面上的形势。”枚忘真讨厌说出这些话,向后一仰,一脸的倦怠,“我是军情处的负责人,要保护调查员的安全,至于其他人,应该由黄平楚负责,我不指望他,也不会夺他的责任。”

陆林北没有立刻回答。

枚忘真用带着一点恳请意味的语气说:“老北,放过我吧,别将我逼得太紧,你就不能像叶子一样,老老实实地等候最后的结果?我不会放弃你们,只要我活着,你们绝不会落入险境。”

“我能叫你真姐吗?”

“当然,‘真组长’听着很别扭,但是还有其他调查员,所以……”

“我只会在私下里这么称呼,我和叶子在一块的时候,仍然称你‘真姐’。”

枚忘真微微一笑。

“真姐,我以理解你的难处,甚至理解黄上校的难处,他不是无能之辈,但是处在他的位置,遇到眼前的这种局势,谁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希望在你的眼里,我能比他强一点。”

“强太多了,真姐至少是做两手准备,允许我做一些事情,黄上校从一开始就想投降,所有计划都围绕着如何‘保持体面’而进行。”

“你总算让我好过一点,但是说实话,在心里,我跟黄上校的想法是一样的,看不到希望,唯一能做的无非是苟延残喘。老北,你说我做两手准备,其实你是我唯一的另一手准备,其他人,包括叶子,早就放弃挣扎。我连自己的斗志都要依赖于你,当然没办法激起别人的斗志。”

“谢谢真姐的信任。”

“不,谢谢你,你的存在让我看上去还像一名战士。”

“真姐想让斗志更旺盛一些吗?”

枚忘真让自己坐直一些,笑道:“正需要,你又有新的希望了?”

“新倒是不新,核心还是太空站,但是有些进展。”

“嗯。”枚忘真不想再伪装下去,她对太空站其实不太感兴趣,觉得即使夺下它,也不会对形势有太大改变。

“我有一个推论,杨广汉所谓的地空飞船,其实就是大王星修复的那一艘,所以我决定与他合作,换取登上地空飞船的机会。”

“那会正好落入大王星的陷阱:一名翟王星调查员偷偷进入大王星的飞船,意图搞破坏,人赃俱获。”

“还有另一种可能:我乘坐地空飞船到达太空站,顺利将它修复。”

“假设你能做到这一步,然后呢?你要恢复星际交通吗?迎来的第一支舰队肯定属于大王星,得到的第一条消息十有八九对咱们极度不利。”

“我还要利用太空站夺取名王星的三枚核导弹。”

“嗯?不跟他们结盟了?”

“结盟也没用,不如直接夺为己用。”

“还是假设,你控制太空站、夺得核导弹,再一下步呢?向大王星军队开战吗?”

“不,我要向名王星宣战,可能还有翟王星。”

枚忘真完全坐直,没太明白陆林北的意思,但是确实变得感兴趣,而且重新燃起一点斗志。

喜欢星谍世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