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强干了我们英语课代表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

我强干了我们英语课代表全文阅读/

标签:p标签]当晚,奥特兰克山脉的一处雪山峡谷中。

赞达拉海盗加博亚饶有兴趣的坐在石头上,观看着黑骑士们的重生仪式。

这个不正经的巨魔骷髅海盗手里抓着一瓶酒,时不时扬起喝一杯,但他全身上下只剩骨头了,所以喝下去的酒都会顺着脊椎洒下来。

这就不像是喝酒,更像是“洗澡”了。

不过对于即将开始一场大劫掠的赞达拉巨魔海盗来说,这会喝酒就是喝个“意境”。

在他眼前,九名黑骑士仅剩下的施法者哈斯,正在一堆燃烧的篝火前,诵念某些神秘的咒文。

阴风一个劲的在周围来回刮,似要用这种方式,将已死者从某个诅咒的地狱里召唤回来。

眼前燃烧的篝火在一瞬间熄灭,那些飞舞的黑灰在包裹着邪能的风中汇聚,就像是小孩子玩泥巴一样,将灰烬飞快的捏成黑骑士首领埃瑞丁的躯体。

他并不在乎自己赤身裸体的在灰烬中重生,在睁开眼睛时还发出了一身痛呼,似乎之前被布莱克折磨的痛苦还残留在被诅咒的灵魂上。

他站起身,穿上哈斯早已准备好的魔钢盔甲,又从自己的同伴手中接过弑君者双刃和自己擅长使用的双手重剑。

黑骑士施法者沉默的再次燃起第二团火焰。

他今晚的任务很重,要在黎明前将自己的八个兄弟都从扭曲虚空中召唤回来。

“啪啪啪”

坐在旁边石头上的骷髅海盗加博亚一个劲的鼓掌,这来自七千年前的赞达拉海盗咧开自己的腭骨,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

他称赞道:

“真是好玩的戏法,伙计,我猜孩子们一定会很喜欢!能教教我吗?我早就想把自己这骷髅身体换掉了,但一直找不到门路。

那些洛阿神们也不理我,表现的好像它们根本不认识我一样,真是让人难受。”

“是你救了我的同伴?”

埃瑞丁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骷髅海盗,又往峡谷旁边泾渭分明的阿曼尼巨魔和蛇人营地看了几眼,他说:

“你们是一个团体?”

“不,我们只是一群为了同一个目标前进的乌合之众。”

加博亚举起酒壶,语气无奈又戏精的说:

“巨魔们想要杀人,蛇人们想要抢东西,而我只想要在他们的大事里捞点汤喝。我把他们聚集在了一起,但没人听我的。

我只是个可怜又无助的海盗罢了,连我的船都不在这。

不过介于大家都要去达拉然玩耍,所以,你要入伙吗?伙计,加入我们这个离心离德,随时会崩溃,还在不断内斗的‘温暖大家庭’里。”

“一群由最少八名传奇组成的‘乌合之众’?看来能把他们聚集在一起的你,也是一位大人物呢。”

埃瑞丁呵呵一笑,他对加博亚伸出手说:

“行,我们黑灵海盗也入伙了。”

“哈?你们是海盗?闹了半天是同行啊!太好了,我这个人一向只和‘真正’的海盗交朋友。”

加博亚兴奋的搓了搓自己的骷髅手,这个打扮粗俗又奢华的海盗站起身,也不去握埃瑞丁的手,很直截了当的说:

“既然是同行,那我也就不必向你解释规矩了。大家都是海上打拼的,规矩你肯定懂。我救了你们,你们就要分给我战利品。

我看你怀里的两把刀不错,来,把它们给我!”

“你要这个?”

埃瑞丁语气古怪的拿出弑君者双刃,他看向巨魔海盗,说:

“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拿来吧你。”

加博亚一把将黑骑士首领手中的传奇双刃抢了过去,如抢到好玩的东西的熊孩子一样,放在手里不住的把玩,还做了几个穿刺的动作。

他很满意的说:

“这刀上的巫毒很厉害,我感觉到了可怕洛阿的注视,那个叫基尔加丹的强大洛阿在我脑子里对我说话。

但我可不想理它。

我喜欢这两把刀,我这样的邪恶海盗就该用这样的武器,等我见到可恶的布莱克的时候,我一定会用这两把刀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等等!你也是那大海恶党的仇人?”

埃瑞丁眼前一亮,阴沉的黑骑士一拍双手,主动拉起了加博亚的骷髅手指,他说:

“你早说啊,我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想给布莱克·肖一个好看,那你就是我们黑灵海盗的‘朋友’。

他现在就在达拉然,装腔作势的假扮一个施法者。

伙计,你们兵强马壮,再加上我们召唤恶魔的协助,我们完全可以攻入达拉然,抓到布莱克,把他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刮下来!”

p标签]“不不不,你这样太糙了。我们可是海盗!”

加博亚也语气兴奋又恶毒的说:

“我们要给布莱克一个海盗的死法,我们要把他带回大海,吊桅杆,打水漂,拖龙骨!我们要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等到他绝望的祈求我们给他一个痛快的时候,我们会残忍的拒绝他,看着他溺毙在最可怕的痛苦里!

我把他的灵魂献给邦桑迪...

哈哈,你还不知道吧?

邪恶又吝啬的布莱克·肖,早就在冥宫中人憎鬼厌,我们的死神点名要他的灵魂!不过那家伙很狡猾,我们得好好讨论一下这件事。”

“确实要好好讨论。”

埃瑞丁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复生的其他兄弟们,他沉默了几秒,对加博亚说:

“而且在去达拉然之前,我还得先去一趟奥特兰克王宫,那里有一本魔法书,是我必须拿到的。我雇佣你和你的人帮忙,伙计。

雇佣你们需要多少钱?”

“我很乐意免费帮你,看在我们都憎恨布莱克的份上。”

加博亚搓了搓手,又指了指旁边的阿曼尼巨魔营地,他说:

“但阿曼尼巨魔们要价很高,又擅长翻脸不认人,我把宝贵的知识教给他们,说好的要听我命令,结果他们根本鸟都不鸟我。

所以,你自己去和祖尔金谈吧。

我要提醒你,祖尔金是个憎恨人类的混蛋,小心他把你烤着吃了,朋友。”

“没关系,每个人都有价码。”

埃瑞丁整了整盔甲,扫了一眼加博亚腰间悬挂的弑君者双刃,呵呵一笑,又意味深长的说:

“只要开到了合适的价码,所有人都可以为你所用。”

说完,他大步朝着巨魔们那边走了过去。

目送着埃瑞丁离开,赞达拉海盗加博亚抚摸着腰间的传奇匕首,那张骷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轻蔑的笑。

“黑灵海盗?嘁,一群雏儿。唉,七千年后的大海恶党们的素质堪忧,真是让我这老前辈没眼去看。

我亲爱的布莱克伙计就是和这样的混蛋们作战的吗?

啧啧。

那他平时该有多无聊,多寂寞呀。”

如此评价着,赞达拉骷髅海盗把最后一口酒“喝”完,他走向蛇人那边的营地,在几名无信者王室守卫冷漠的注视中,进入了最大的保温帐篷里。

蛇人们的生理习惯决定了,他们不适合在奥特兰克山脉这样的地方生活,周遭的严寒让蛇人们有进入冬眠的需求。

因而它们的帐篷里温度很高,高到让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肉的加博亚都感觉到“热”的程度。

在帐篷里,是两个传奇蛇人。

都是无信者大帝柯泰克手下的将军,一名战士,一名元素施法者。

“最后一枚钥石就在达拉然的宝库里,我按照约定把你们带过来了,还给你们找到了厉害的帮手。”

加博亚在蛇人面前就不装了,带着一抹疯癫又痞里痞气的叉着腰,对两位蛇人将军说:

“按照我和柯泰克大帝的约定,我要的东西,该给了我吧?”

正在擦拭怪异闪电战刃的蛇人将军阿德里斯抬起头,用那阴冷的目光看了一眼加博亚,它吐着蛇信说:

“约定是拿到钥石之后,才能把神裔之种给你,现在钥石还在无耻人类的宝库中,怎么就能说约定完成?”

“你们这是要我去死!”

加博亚烦躁的一把将自己的颅骨从脊椎上扯下来,一边抱在怀里挠着头,一边对两个蛇人大喊到:

“你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传奇,我只是个腐朽了七千年的可怜海盗!我的实力已经弱到极致,参与到你们的战斗里,随便一个法师都可以拆了我的骨头。

我必须拿到你们许诺给我的东西,不然我就带着阿曼尼巨魔离开!你们自己去打达拉然!

我警告你们,我可是个疯子海盗。

别逼我。

我要是落到绝境了,为了求活,可是什么疯狂的事都做的出来的!”

两名蛇人将军对视了一眼,在僵持了几秒之后,施法者将军阿斯匹克斯以蛇人阴冷的姿态发出几声意味不明的笑声。

它从自己背后独特的行囊里,取出一枚颜色怪异,包裹着鳞片的蛇蛋,将它递给了加博亚。又警告道:

“没我的帮助,你根本别想孵化它。

加博亚,你最好老实一点,大帝为了雄图伟业或许能容忍你的放肆,但我们不会任由你上窜下跳。

我们盯着你呢!”

“我对柯泰克大帝可是一腔忠诚,你们不要随便诬陷我。”

得到了许诺之物的加博亚明显很兴奋,他宝贝的抱着怀里的怪异蛇蛋,点头哈腰的对两位蛇人将军说:

“放心吧,我承诺的事我一定做到,我保证钥石会落在大帝手里,我用我七千年的良好声誉保证!

不打扰两位了,我今晚可能要跟着‘新朋友’出去一趟。

我很快就回来,不会耽误我们的大事的。”

巨魔海盗退了出来,离开蛇人营地之后,一眼就看到了正在不远处等待他的黑骑士们,还有一名阿曼尼巨魔的山猫之灵祭司。

看来人傻钱多的黑灵海盗们真的从祖尔金那里雇佣到了他们需要的帮手。

“走,我的朋友加博亚,我们现在就去奥特兰克王宫!”

黑骑士首领埃瑞丁拄着自己的大剑,信心满满的说:

“奥特兰克的疯王匹瑞诺德就被囚禁在他的宫廷里,记载着无数咒法的麦迪文之书也在那里,我们去把它带回来。

然后,我们直行达拉然!

给那座城市带去毁灭的烈火,看可悲的施法者们在主人的伟力之下瑟瑟发抖。”

“唔,去劫掠一座王宫,还有一位疯王!”

骷髅海盗大笑着抚摸腰间的匕首,他说:

“强大的洛阿告诉我,这两把刀叫‘弑君者’,今晚,我这从被遗忘的远古中回到现世的老海盗,也要成为一名弑君者了。

这太棒了。

认识你们黑灵海盗,肯定给我带来了好运气。我开始欣赏你们了,伙计。不过还请稍等一下,我去收拾一下随身东西。

嗯,顺便丢些垃圾出去。”

---

与此同时,达拉然中。

在纳萨拉斯学院的法师塔高处房间,布莱克正在梦乡中沉睡,不过警惕的海盗即便是睡着,左手也握在胸前插入枪套的手枪握柄上。

方便他随时对可能出现的危险开火。

布莱克这会做着奇怪的梦,他梦到自己在一处静谧的温泉里,和一个看不太清楚脸的女精灵共浴,后者的身材很棒,很妩媚。

就在可耻的梦境即将进行到最棒的环节时,布莱克的屁股突然一阵疼。

海盗豁然起身,手中的枪指向身旁,就看到一头狡猾的小盗龙的幻影正露出欠揍的笑,在自己床上消失。

该死!

被老加尼阴到了!

这家伙对咬人屁股这件事到底有多执着啊?

不过老加尼这次倒并不只是为了恶作剧,在那小盗龙的身影消失的同时,一封印着怪异徽记的信,也悄然落在了布莱克屁股边。

海盗将它拿起,打开看了一眼,立刻从梦境残留的旖旎中清醒过来。

他揉了揉脑袋,走到窗户边,摸出了矮人烟斗,一边点火,一边从达拉然,看向奥特兰克的方向。

“好嘛,他们这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双方,居然也神奇的合流了,很好,很好!叛国者艾登·匹瑞诺德今夜就要死了。

倒是比我想象的更早一些。

不过还好,提前就做了准备,无冕者是时候开始做大事啦!也不知道我的‘信天翁’做好执掌一国的准备没有?

还有普瑞斯托家族,真是个麻烦。

希望洛萨这一次能给力点,把它们全部杀光!”

喜欢艾泽拉斯阴影轨迹请大家收藏:

“我这一天里在达拉然和黑石塔来回跑了五次!还有托尔巴拉德、库尔提拉斯、无赖港、和你那个该死的苏拉玛。

我可是个洛阿神!

我在赞达拉还有我的信徒要照顾呢,结果这段时间全给你服务了,你这坏蛋!

你还笑!

你知道这有多累人吗?”

纳萨拉斯学院居住的法师塔中,房间边缘的小垃圾堆上,老加尼的神力投影摇头摆尾的指挥着一群个头小小的小盗龙幻影去咬可恶的布莱克的屁股。

但尽管小盗龙们很努力,却依然连刺客大师来回躲闪的影子都沾不上。

皮毛越发鲜艳的老加尼咬牙切齿的一边骂,一边召唤更多的小盗龙幻影,试图用人海战术来教训一下海盗。我强干了我们英语课代表

它是真的气急了。

以往让它送“快递”也就算了,这一两天尤其过分,简直是把它当信使在用。

堂堂洛阿神,哪里受得了这个委屈?

“你这就不够意思了,老加尼。”

布莱克一边跳来跳去,一边回怼到:

“我这两天在达拉然找了本专门研究洛阿神的书看了看。那书上说,你们这些洛阿神灵的强与弱,除了和自身实力,信徒数量有关之外,还和你们的‘神职’有关。

就比如掌握巨魔死亡神职的邦桑迪,哪怕一个信徒都没有,其神力也不会跌到弱等。只要巨魔还在,只要他们还有生死循环,邦桑迪就能源源不断的获得力量。

我可不是把你当工具在用。

我是在给你增添新的神职啊,你以后就是‘邮政与快递之神’了!

你也别瞒我,看你的皮毛越发鲜艳,再看你说话中气十足,我就知道,你肯定已经谋获了这个神职。

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呸!什么破名字!”

老加尼细长的嘴巴开合,露出那小锉刀一样的牙齿,它对布莱克骂到:

“那个可不是那么叫的,它真正的名字叫‘密约之神’、‘秘密与约定的保护与传递者’。我本来就有个神职是‘秘密守护者’。

这才不是你给我的,是我依靠自己的努力晋升到的。”

说到这里,细颚龙之神得意的发出难听的笑声,它摇摆着细长的尾巴,将周围的小盗龙幻象消散掉。

又用自己灵活的爪子,从它身上的一个黑色的旧背包里取出一封信,丢给了布莱克。

海盗这才注意到,老加尼身上多了这个背包的装饰。

对于一名形象被千万人知晓的洛阿神来说,其形象的每一点改变都意味着它本体力量的变化,这个破旧的黑色背包,大概就意味着老加尼的神职变化。

它确实从布莱克麾下体系频繁的交流中获得了好处,但这也没办法抚平老加尼的愤怒,它狠狠的瞪了一眼海盗,说:

“力量越大,责任越大!这个新神职把我困住了,这肯定是你给我设下的陷阱,愚蠢的我一脚踩了进来。

现在好了,被你套牢了,这些信我想不送都不行。

但你不许再把我的这项‘业务’拓展了,我不想惹麻烦,只想低调的享受我平淡却有趣的生活。”

“为什么呀?”

布莱克信手打开手里的信件,扫了一眼,又看向老加尼说:

“力量难道不是好东西吗?”

“它不是!”

老加尼气的跳脚,这个价值观古怪的洛阿神大喊大叫到:

“力量会引来挑战,挑战会带来冲突,冲突引发战争,战争带来痛苦。那不是我这样的卑微者该追求的东西!

再说了,邮政这个神职早就被人获取了,我可不想因此惹上‘邮政长’!

那是可以在扭曲虚空里自由行走,穿梭于诸界之间的大人物。你所眼见的所有世界都是祂的领地,祂待人平和,不代表着祂不会生气。

你这是在害我!”

细颚龙之神摇晃着尾巴吐槽道:

“所以我决定把我的神职改一改,要改成‘卑微者与不死海盗的密约之神’。听到了吗?不许把我的神名告诉给除你势力之外的人,也别满世界的给我盖垃圾堆了!

我喜欢住在垃圾堆里,但我不是垃圾之神。

我不需要那么多垃圾堆。”

说完,一脸晦气的老加尼就要消失在烟雾之中,却被布莱克喊住。

他伸手在旁边写了个条子,丢给老加尼,说:

“再帮我跑最后一趟,把这东西交给邪眼和雷德。我保证,这是近期的最后一次了!”

“我真想一口咬死你!”

老加尼恶声恶气的张了张嘴。

但最后还是叹着气把海盗的条子塞进了背后的破旧背包里,它消失于垃圾堆上时,故意给海盗的房间放了个很臭的屁。

在坏家伙怪异的笑声和小鱼人的尖叫声中,布莱克一脸头疼的打开了窗户,让风吹进来,这才让房间里的环境好了一些。

“哎呀,雷德这个大酋长干的真是‘有声有色’,瞧瞧,他都有属于自己的库卡隆卫队了,还是萨鲁法尔兄弟给他当保镖。

两个战士之神伺候他一个,这福气...”

海盗挥着手里的信,对旁边捏着鼻子的小鱼人说:

“我一直四处寻找都找不到的雷克萨,也被雷德找到了,我之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是一员‘福将’啊。

果然,傻人有傻福,对吧?”

“呱呱”

今日做猎装打扮的小鱼人跳上窗户,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对布莱克指手画脚,海盗的鼻子动了动,低头往旁边一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把你的溺器端走!你这混蛋,把它放在我房间里是要干什么?让我给你倒尿盆吗?”

布莱克呵斥了一句。

小鱼人撇了撇嘴,跳下窗户,把自己心爱的“溺器”端着往门外走去。

那是一个用焦黑的颅骨制作的“鱼人尿盆”。

所用材料来自刺客大师麦克洛斯的脑袋,这就是童车司机的下场,这方面臭海盗一向是说到做到的。

“雷德过两天就要去接德拉诺来的兽人酋长了,格罗姆和血魔肯定在其中,说不定还能见到几个‘老熟人’。”

布莱克趴在窗台上,眺望着下方达拉然的城市景色,他眯起眼睛想到:

“萨鲁法尔兄弟明确表示他们不会参与到刺杀洛萨的行动里,这还真是让人安心,但又有点遗憾。

我是真想知道,布洛克斯献祭生命的一斧头,能不能砍死死亡之翼...嗯,可能有点困难,但重伤绝对没问题吧?

死亡之翼再怎么凶,距离萨格拉斯那个层次,差的还是有点远的。

啊,我现在越来越期待接下来的发展了。”

海盗咧嘴一笑,又看向城市中心的紫罗兰城堡。

那里正在举行第二场魔法大辩论,那些兴致勃勃的施法者们,绝对想不到过一段时间他们的城市会有多“热闹”。

“达拉然啊达拉然,你何德何能?”

---

常年被冰雪覆盖的奥特兰克山脉边缘,通往洛丹伦王国东威尔德地区的一处外围山脊上,一场追杀与逃亡正在进行。

三名黑骑士骑在恐怖的骨龙夜之魇背后,他们在风雪中艰难向北方突围。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很不正常!

它的刺骨寒风如锁链,如重锤,从四面八方压过来,将传奇骨龙的飞行速度大大降低,还有从天而降的落雪也汇聚成大团大团的冰雹,狠狠的往下砸。

落点还非常精准,就是朝着三名黑骑士砸过去,虽然伤害不高,但严重破坏了这三个家伙身上的恶魔隐匿法术。

最糟的是,身处这场暴风雪中,他们体内的魔力都像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压着,很难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就连强大的骨龙都发出阵阵不爽的嚎叫。

它被困在这具诅咒之躯里的灵魂能感觉到一股难缠的气息在锁定它,追逐它。

而在同一场暴风雪中,追逐骨龙和黑骑士的一群兽人狼骑兵却根本不受风雪影响,相反,他们和他们的座狼在奔驰时仿佛有狂风加身,让他们的速度飞快。

“这鬼地方居然有一名传

我强干了我们英语课代表全文阅读/

奇萨满!早知道有他坐镇,我们就该去屠杀那些奥特兰克人的村庄。”

骨龙之上,黑骑士施法者语气阴损的抱怨到:

“联盟军队到底是怎么做的事!他们怎么能允许这么一支强盛的兽人部落隐藏在这山脉之中?他们怎么能这么粗心大意!

见鬼,腐朽官僚的不作为,马上要把我们送入地狱了。”

“必须跑出去一个!”

另一名穿着重甲的黑骑士摸了摸腰间的弑君者匕首,他对同伴说:

“最少要跑出去一个,否则首领和同伴们的复生仪式就无人主持了。我们一旦失败,灵魂落入扭曲虚空,恶魔之王不会放过我们的。

你去!

哈斯,你是施法者,你是我们中最有可能逃出去的人。”

这黑骑士将手里的弑君者匕首塞进黑骑士施法者手中,他对同伴说:

“我们回去阻拦那些该死的霜狼兽人,夜之魇和我们一起给你争取时间,往东威尔德跑,那边有很多人类村庄可以供你获取灵魂。

尽快把我们复生!”

“好。”

黑骑士都是一群果断的家伙,在商量好策略之后,黑骑士施法者在传奇萨满催动的暴风雪中,艰难的召唤出一头大魔蝠,朝着北方飞行。

而凶狠的骨龙和两名断后的黑骑士调转方向,就朝着后方追逐过来的狼骑兵们杀了过去。

对方有传奇萨满,还有一群高阶萨满助阵,再加上悍勇的大群狼骑兵,两个黑骑士注定凶多吉少。

不过就在他们被狼骑士包围,绝望死斗的时候,剧烈的雷霆闪电突然在这肆虐的暴风雪之上催发。

一股股狂暴扭曲的自然力量化作灰黑色的闪电风暴,像重拳突袭,残暴的将暴风雪撕开,一分钟不到,刚才还遮挡天地的风雪就重新变作万里晴空。

兽人这边也感觉到了威胁,在苍凉低沉的号角声中,训练有素的狼骑兵们迅速撤离。

他们不忘带上“战利品”。

一头黑骑士已经被他们乱刀砍死了,他的尸体自然要作为那些被杀戮的兽人苦工们的慰灵祭品带回氏族中。

怪异的闪电还想追击,但兽人的萨满们合力掀起风墙,抵挡住了雷电攒射,保护他们的战士安然无恙的撤回了奥特兰克山脉深处。

劫后余生的最后一名伤痕累累的黑骑士拄着自己的两把剑,回头向身后看去。

几分钟之后,一队骑着作战迅猛龙和战熊的阿曼尼巨魔猎头者与一群打扮古怪的蛇人们,出现在了他的视界之中。

为首的一个家伙特别奇怪,他是一具动作灵活的骷髅,还带着血红色的海盗帽。他的坐骑也是非常独特酷炫的骷髅迅猛龙。

骑士和坐骑加起来,也找不到一块真正的血肉。

这些怪异的组合后方,是用四头熊拉动的战车,其上安置着一个黑色的大箱子,有刺眼的雷电在箱子周围滚动,发出阵阵雷霆之声。

刚刚逃走的黑骑士施法者哈斯,这会就被两个巨魔猎头者一左一右押送着,体态狼狈被捆上了绳子。

待他们靠近之后,艰难活下来的双剑黑骑士战盔下的眼神紧缩。

这支并不大的队伍里,光是传奇巨魔就有六个!

蛇人那边有两个传奇。

他们的木头箱子里装的神秘东西,也让黑骑士心中浮动出极端危险的感知。

“我听说你们也打算在达拉然进行一场惊人的劫掠?”

骷髅海盗加博亚骑着自己的迅猛龙大大咧咧的走到黑骑士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这粗俗的赞达拉海盗的六根手指上,足足带了十几个奢华的戒指和手镯。

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真正的有钱人。

面对他的问题,黑骑士点了点头。

“很好,那我们就算是‘同伙’了,伙计。”

加博亚哈哈一笑,这疯癫的骷髅海盗推了推自己的海盗帽,一把抽出腰间点缀着奢华宝石的巨魔海盗剑,以狠辣的姿态,精准刺进眼前重伤的黑骑士的战盔眼眶里。

“好久没砍人啦,所以这一刀是免费的。一会等你们重生之后,咱们再来讨论一下,我救下你们的报酬问题。

我可是个海盗啊,我除了好事什么都敢干,雇我救人这种活,想来是要出双倍价钱的。”

喜欢艾泽拉斯阴影轨迹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