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仕强投胎到哪了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李星星才不上当。

她笑嘻嘻地道:“反正比你想象中的多!那可是我爷爷奶奶和伯伯伯母送给我的嫁妆钱、压箱底,我没打算无偿捐赠的。”

谢家联合李家已经捐了那么多物资和钱,又有设备,谁好意思让李星星再无偿捐赠?

他们有钱,却不是逼他们捐款的理由。

陈同志伸手指弹了弹李星星的额头,“没问你要,而是按规定与你兑换。”

“这才差不多。”李星星眨着晶莹剔透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对谢恒瑚说道:“大哥,你看着人搬运设备和行李,我带陈同志看点东西。”

谢恒瑚极懂进退,对妹妹妹夫带回国的东西不感兴趣,含笑道:“你们忙你们的。”

自从知道小叔叔在国内身居要职,他们家人私底下就说过,两小孩出国后肯定有别的任务,没见他们在筹措善款时表现得特别积极,也很积极地靠近许印等科研人员,说不定会拿到一些重要资料,只是他们不方便过问,反正已顺利回国了。

李星星便带陈同志进他们住的船舱。

夏明星正守着东西,见到他们,起身打招呼,“陈同志,您带的人值得信任吗?”

陈同志不假思索地道:“你们放心,我猜你们两个小机灵鬼肯定会带来工业设备和外汇以外的东西,所以陪我的下属都值得百分百信任,只是人数不够多,担心被人看出端倪。”

“用不着太多的人。”李星星随手打开装军火的箱子,声音压得极低,“我们就带回一些先进的军火和一些海外华侨的研究成果资料。别看数目不多,我们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路上藏了又藏,才没在出境时被人发现。”

陈同志又惊又喜,“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夏明星回答,又悄声道:“星星不知道我花高价从黑市里买到比较先进的军火设计图,我觉得对我们国家有很大用处。”

陈同志闻言一愣,李星星却是恍然大悟:“怪不得你把我的钱都花光了!”

她的黄金可不是小数目,值好几百万呢。

单是金老太留给她的那一批黄金就值三百多万,当然不是美元,而是RMB,但他们卖掉钻石的五十六万美元却填进去一大半。

陈同志压低嗓子:“保真吗?你们年轻,别被哄了。”

夏明星笑了笑,“我对于这方面的知识可不是白学的曾仕强投胎到哪了。除了设计图,还买下一部分成品,我当时拆卸过,亲自检查了。陈同志,全是花星星的私房钱,卖掉长辈给的钻石,没敢叫第三个人知道,您和上面可不能亏待我们。”

陈同志忙不迭地点头,“你们放心,你们放心,咱们国家不会亏待任何一个有功之臣。”

说完,随口问道:“你们花了多少钱?”

“相当于二百多万美元。”

夏明星估出一个大概的数字,却吓得陈同志差点跌倒,总算他是经历过大场面的,没失态到惊呼出声,“我的天!”

可真是大手笔,怎么还?

更加出乎意料的是,李星星光卖掉长辈给的钻石黄金就有几百万美元的私房钱,难怪他们竟舍得捐出几千万美元和两套工业设备、无数粮食物资。

真不是一般的有钱呐!

喜欢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请大家收藏:

李星星如愿地被众星拱月了。

除了齐林和陈同志,还有花城负责外汇这一块的干部上来攀谈,笑容可掬,“小同志,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王,叫王铁柱,敢问你手里有多少外汇啊?回沪上前,给我们留点,兑换上面绝对不亏待你,不仅一分不少你的,还有侨汇券给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受限制。”

李星星故意道:“您都说我很快就回沪上,要花城的侨汇券有什么用啊?我又不可能天天乘飞机或者坐火车坐轮船来花城的华侨商店买东西。那么远,费钱费力,得不偿失啦!”

“对对对,我们沪上又不是没有侨汇券。”陈向阳一手把女儿拉到身后。

大家都惦记着谢家带来的外汇和工业设备,前者于进口有益,后者却是落在哪里,哪里就能建厂,从而解决居民就业问题,算是大功一件。

陈向阳在沪上就职,自然维护沪上的利益,不愿意拱手让人。

他偷偷瞪了女儿一眼,这孩子平时精明得很,此时此刻怎么突然没心眼了?

不能回到沪上再说吗?

李星星当然知道,不过她想和花城一方打好交道,方便改革开放后她到花城、到小渔村买地皮

曾仕强投胎到哪了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盖房子当包租婆,何况她又没说出自己所持外汇的具体数额。

此时让利,未来获利,那可是一本万利。

老领导听在耳中,忍不住道:“一个个地急什么?到酒店再说。谢先生携家带口,不远万里地回国,咱们能不能先让谢先生和谢太太休息一下?外汇和工业设备都在那儿,由陈同志负责接收,最后由国家分配,跑不了。”

说着,向谢老爷子作出请的姿势,“谢先生,谢太太,咱们上车,别在这里吹风了。”

若是吹出一个好歹,他可承担不起。

谢老爷子也是一笑,“我家大孙和珊珊两口子留下打理行李,其他人都跟我先去酒店。”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乘车离开,船头瞬间清静了。

李星星冲谢恒瑚露出如花笑脸,“大哥,我和陈同志打过交道,可熟了。他是上面派来的人,应该是负责接收这批工业设备,不然老同志们不会留下他老人家。”

谢恒瑚和陈同志握了握手,“麻烦您了。”

陈同志忙道:“不麻烦,不麻烦,再来十套工业设备我都不觉得麻烦!就是不知道尊府捐赠的是什么设备?请小谢先生透露一二。”

谢恒瑚低声回答:“原油裂解和烯烃分离装置、以天然气为原料的合成氮设备。”

说是两套,其实是三套,不过是因为原油裂解和烯烃分离装置是一起购买的,算作一整套,并未分开。

陈同志大喜过望。

真是国家最需要的工业设备!

“星星的爸和齐林同志的愿望泡汤了。”他忽然道。

“为啥?”李星星好奇地问。

陈同志含笑解释道:“根据我国现有的形势,原油裂解和烯烃分离装置会被送往西北地区,合成氮设备会被送往产粮大省,而沪上和花城都不是。”

李星星抿嘴一笑,“没关系,他们可以要外汇。”

“星星,咱们交情那么好,你偷偷跟我透露透露你手里的外汇数目。”陈同志明着压低声音,实际上却让谢恒瑚听得一清二楚。

[标签曾仕强投胎到哪了:p标签]喜欢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