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觉魇住是屋里不干净*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亚的斯亚贝巴以东120公里,有一座叫分塔尔的山,山腰处有一个兵营,驻扎着250名士兵。

这250名士兵,一半是意大利人,一半是阿比西尼亚人,为了降低殖民费用,意大利殖民政府在阿比西尼亚招募仆从军,配合意大利军队维持治安。

和南部非洲联盟部队一样,意大利仆从军的军官,也全部是由意大利人担任,士兵成员复杂,绝大部分不会说意大利语,也听不懂。

而绝大部分军官也不会说阿比西尼亚通用的阿姆哈拉语。

这就导致严重的沟通不畅,军官和士兵之间还需要通过翻译才能交流,战斗力又如何能得到保证?

军营的最高指挥官叫托尼,来自意大利北部城市维琴察,三天前托尼所在的营地遭到阿比西尼亚反抗军的围攻,托尼第一时间向亚的斯亚贝巴求援,可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也不可能有回应。

萨伏伊亲王应该很惊讶,他也不知道一夜之间,为什么冒出来这么多反抗军,各地都在遭到反抗军的疯狂攻击,有几个殖民军的营地已经被反抗军攻破,守军全部被杀死,武器装备被抢走,反抗军甚至已经出现在亚的斯亚贝巴市郊,这让萨伏伊亲王惊骇莫名。

所以援助是不可能援助的,萨伏伊亲王只能给各地殖民军发电报:你们各自为战,我在亚的斯亚贝巴为你们祈祷——睡觉魇住是屋里不干净

反抗军的攻击,托尼还可以应付。

关键是随着时间推移,营地内囤积的物资在快速减少,托尼已经命令对物资进行限制,也最多只能再坚持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后如果还没有援军,那么守军就将弹尽粮绝。

呯!

尖锐的枪声传来,这代表着又有一名守军被反抗军的狙击手击毙,或者是击伤。

托尼希望是击毙,因为那样托尼就不需要抽出更多人手去照顾伤员。

可惜除非是狙击手打偏了,否则一定是负伤,这也是托尼痛恨反抗军的最大原因。

“上帝啊,救救我——我不想死——”伤兵被抬到医务室的时候在哀嚎,他的肩部被子弹穿透,锁骨被打断,骨头茬子直接暴露,肌肉组织被严重撕裂,体内可能还留有弹头需要取出,就算手术成功,这人也废了。

关键是托尼所在的营地,根本没有进行这种手术的能力。

唯一的一个军医,能做的只是简单包扎,这种伤势需要送到亚的斯亚贝巴或许可以妥善处置。

也仅仅只是或许而已。

但是现在营地外就是反抗军,托尼根本不敢派人出去,否则只能增加更多伤员。

“医生,救救我,我想回家,我不想死在这里——”伤兵还在哀嚎,声音在营地内回荡,托尼心烦意乱。

这种眼看战友正在忍受非人痛苦,自己却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对于士兵们来说根本就是折磨。

关系越好,就越难受。

“我们得主动突围,否则我们迟早会被反抗军活活耗死。”托尼和手下的军官商量,不能坐以待毙。

“可是我们不知道外面有多少反抗军,如果我们离开军营,那么我们会更容易遭到攻击。”来自罗马的亚历山德罗反对,一旦离开拥有防御设施的营地,危险无处不在。

“反抗军的人数应该不会太多,否则我们遭到的攻击,不会只是现在这种烈度。”来自米兰的路易吉赞成突围,突围还有一线希望,原地固守只能等死。

阿比西尼亚治安战到现在已经打了四年多,意大利军队对于反抗军的作战方式也已经非常熟悉。

阿比西尼亚反抗军,比阿比西尼亚帝国正规军更难缠,他们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意大利军队曾经在阿比西尼亚缴获过安装了瞄准镜的精确步枪,这根本不是游击队应该拥有的装备。

除了精确步枪之外,阿比西尼亚反抗军几乎拥有除坦克装甲车之外的所有陆军装备,一些装备甚至比意大利军队的装备性能更好,两年前意大利军队就开始进入防御状态,不敢轻易离开城市,山区和农村,已经全部都是反抗军的地盘。

“晚上六点,二连从西门出发,向阿瓦什方向前进,一连七点出发,直接向亚的斯亚贝巴方向前进,如果顺利的话,明天早上我们就可以抵达亚的斯亚贝巴。”托尼拍板,一连全部由意大利人组成,二连是由阿比西尼亚人组成的仆从军。

就在托尼作出决定的时候,营地300米外的山坡上,来自刚果王国的精确射手果果正在寻找机会。

果果是非洲人,名字很复杂,全部写出来有水字数的嫌疑,只能选一个简单的音节代替,大部分非洲人的名字都是这样。

果果在保护伞公司的服役时间已经超过十年,从最开始的新兵蛋子到现在的老兵,和果果一起加入保护伞的同伴要么战死,要么退役,只剩下果果还在坚持。

果果的射击成绩非常出色,他在阿比西尼亚的战绩已经超过40人,仅仅三天内,就已经有四名意大利士兵被果果击伤。

“和直接击毙相比,击伤会给意大利人制造更多的麻烦,我们也不需要进攻,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把意大利人活活耗死。”果果经验丰富,他的同伴威廉是阿比西尼亚人,今年只有20岁。

果果现在的打扮,和阿比西尼亚人一模一样,他穿一件高领窄袖衬衣,瘦长马裤,外面披一件沙马,沙马是阿比西尼亚人的传统服饰。

沙马其实就是一块精致的白布,上面通常印有图案,男子的沙马是狭长的,女子的沙马则可以罩住全身。

果果在说话的时候,手里正在卷烟,动作很熟练。

保护伞公司雇佣兵的后勤保障还是不错的。

不过南部非洲生产的卷烟太贵了,果果不舍得买,自己卷更便宜。

“意大利人要是主动出击怎么办?”威廉很担心,他们只有两个人,营地内的意大利人有近二百多人。

“意大利人根本不敢主动出击,我们也不是孤军奋战,营地周围的类似我们这样的组合还有七个,意大利人如果敢离开营地,他们将遭到更大的损失。”果果就盼着意大利人主动出击呢,那样果果会有更多战绩。

别用习惯意义上的游击战,来解释阿比西尼亚境内的游击战。

阿比西尼亚反抗军的实力强大,他们后勤充足,训练有素,装备优良,控制着广阔的山区和农村,意大利人根本不敢离开城市,就像被关在城市里的囚犯。

类似分塔尔这样只有少数意大利军队驻守的营地,现在已经越来越少,这一战之后应该会更少,反抗军正在集中兵力攻击部分只有较少意大利军队驻守的营地,托尼要突围就对了,固守的话,等反抗军腾出手,分塔尔还是守不住。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把意大利人赶走呢——”威廉希望尽快结束战争,那样威廉就有机会获得一个农场,开始新的生活。

为了招募更多阿比西尼亚人加入反抗军,伊姆鲁公爵承诺,等战争结束后,每一个反抗军成员都会免费获得土地,从而有机会成为新的既得利益阶层。

这个承诺对于阿比西尼亚人很有效,阿比西尼亚人对于土地的渴望和华人相比一点也不少,也正式因为这个原因,加入反抗军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从周边国家来到阿比西尼亚加入反抗军。

“不要着急,要保持耐心。”果果时刻提醒,保持耐心是狙击手的必备素质。

晚上六点,军营西门悄悄打开,一大群仆从军乱哄哄的从营地里涌出来,刚出门就漫山遍野撒腿狂奔。

呯!

果果果断开枪,将一名仆从军士兵击倒在地。

伤兵在大声哀嚎。

其他仆从军士兵不仅没有停下来施救,反而逃得更快。

“擦,意大利人想跑!”果果经验丰富,瞬间明白这些仆从军士兵只是诱饵。

仆从军的军官都是意大利人。

如果有意大利军官约束,仆从军还是具备一定战斗力的。

现在仆从军士兵毫无斗志,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意大利人要跑,所以仆从军才会失去指挥。

不过这会儿也没时间思考,果果连续扣动扳机,直到将枪膛内的子弹全部打空。

十发子弹,最少击中六个人。

目标告诉移动的情况下,距离还这么远,十发六中的成绩已经很优秀了。

让果果没想到的是,十几个仆从军士兵慌不择路,居然逃到果果和威廉的掩体附近。

威廉满头大汗,还以为仆从军士兵是主动进攻。

果果很勇敢,他枪膛内的子弹已经全部打空,却还是端起枪猛然起身,用阿姆哈拉语大吼:“丢掉武

睡觉魇住是屋里不干净*

器,跪下,双手抱头,不允许有任何多余动作——”

其实不用教,果果刚刚出现的时候,几乎所有仆从军士兵都第一时间扔掉步枪,跪倒在地双手抱头。

动作标准极了,果果都挑不出毛病。

这也很正常,很多仆从军士兵巴不得加入反抗军呢,他们也想在赶走意大利人之后,能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

喜欢开普之鹰请大家收藏:

已经流亡欧洲四年的海尔·塞拉西,在英国和法国向德国宣战后,终于看到复国的希望。

仅仅是希望而已,而且还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德国和俄罗斯瓜分波兰的过程中,西线发生的“静坐战争”让海尔·塞拉西再次绝望。

“不要绝望,英国人可以坐视波兰被被瓜分,肯定不会坐视法国投降,和上一次世界大战一样,最后成为胜利者的还将是正义一方。”刘易斯信心十足,他是华人,刘易斯是他的英文名,他的中文名叫刘瑄。

刘瑄今年刚满30岁,南部非洲人,尼亚萨兰陆军学院毕业后,前往尼亚萨兰陆军服役,前年刘瑄加入保护伞,名义上是退役,实际上是镀金。

南部非洲军方的各级指挥官,得拥有实战经验才能拥有竞争资格,刘瑄这样的学院派,如果没有打过仗,那就没资格担任部队主官,所以保护伞就成为南部非洲年轻军官最好的镀金地。

南部非洲承平日久,保护伞公司却任务不断,巴西内战期间,大约1500名南部非洲军官以保护伞公司雇佣兵的名义前往巴西作战,现在他们中的一部分已经返回南部非洲,在刚成立的部队里担任部队主官。

刘瑄也已经有资格担任部队主官,在阿比西尼亚,刘瑄公开身份是伊姆鲁公爵的副官,实际上却是阿比西尼亚反抗部队的指挥官,手下管理着近15万人。

“英国人和法国人连波兰人都不管,又怎么会管我们阿比西尼亚人。”伊姆鲁公爵悲观失望,英法向德国宣战的消息传到阿比西尼亚时,伊姆鲁公爵也曾经欣喜若狂,当时伊姆鲁公爵有多开心,现在伊姆鲁公爵就有多难过。

“现在不同以往,以前阿比西尼亚帝国对于联合王国和法兰西来说毫无价值,现在阿比西尼亚帝国的重要性正在上升,至少我们牵制了25万意大利军队。”刘瑄不难过,就在刚刚,英国政府宣布会对阿比西尼亚反抗军提供帮助,随后,保护伞公司在埃及的办事处,就接到一个来自英国的订单。

订单内容是武器弹药,和一些生活用品。

数量虽然不多,意义重大。

这表明阿比西尼亚帝国的反抗,已经开始获得英国关注。

“英国人太小气了,给我们的援助只有这么点。”提起英国的援助,伊姆鲁公爵就很生气。

跟英国援助德国的力度相比,英国给阿比西尼亚反抗军的援助确实有点少,总额还不到十万英镑。

这对于大英帝国来说,也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年头地主家也没余粮。

“想得到更多援助,我们就得表现出更大的价值。”刘瑄不生气,他正准备向意大利占领军发起一次大规模攻势,以获得更多帮助。

小打小闹肯定不能满足英国对阿比西尼亚敌国反抗军的要求,刘瑄要用事实证明,反抗军有值得英国投资的价值。

奥斯塔公爵阿马戴奥·迪·萨伏伊亲王担任意属东非总督后,改变佩特罗·巴多格里奥元帅的高压严酷政策,开始在阿比西尼亚执行发展经济、安置农民、以及安抚和拉拢当地人的政策。

通过这些政策,萨伏伊亲王培养了一批新的既得利益阶层,心安理得接受意大利人的殖民统治。

这自然而然的就导致,失去利益的旧有既得利益阶层,对意大利的殖民统治吃坚决反对态度。

阿比西尼亚地形复杂,三分之二以上的领土是高原,素有“非洲屋脊”之称,又有非洲大裂谷纵贯全境,意大利的殖民统治仅限于城市范围,而阿比西尼亚最大的城市亚的斯亚贝巴也仅有15万人,这就给反抗军留下充分的活动空间。

“我们的任务是破坏铁路和公路,最好将所有城市的对外交通全部断绝,把意大利人堵在城市里,只要意大利人敢离开城市,那么就会随时遭到我们的袭击,这四年以来,被我们杀死的意大利入侵者加起来也有近三万人了,看他们能撑到什么时候。”刘瑄对于游击战,现在越来越得心应手。

意大利殖民阿比西尼亚,是希望阿比西尼亚能为意大利产生利益。

那么反抗军的任务就很清晰了。

意大利在阿比西尼亚境内开采的资源,要运回意大利本土,才能产生应有的效益。

那么破坏铁路就成为反抗军的主要任务。

不管运什么,都需要睡觉魇住是屋里不干净通过铁路运出去。

意大利人虽然严防死守,也无法有效保护阿比希尼亚的铁路,反抗军总是能找到机会。

破坏可以建设容易多了。

一包炸药放上去,整条铁路都会中断,意大利人的效率也不高,修复最起码得三五天,经常是这边还没修完,那边又被炸,殖民军因此焦头烂额,陷入无穷无尽的治安战。

不仅仅是铁路,公路也一样,而且公路要破坏更容易。

阿比西尼亚境内多山,很多公路都是盘山公路,反抗军最喜欢直接炸山坡,将整条道路全部埋起来,慢慢挖去吧。

而且和铁路一样,这边还没疏通,那边又被炸,这下不仅仅是开采的矿产资源运不出去,就连殖民军需要的各种物资也经常出现短缺。

这个情况是胖光头始料未及的。

胖光头原本希望占领阿比西尼亚刷一波荣誉,顺便获得利益。

现在荣誉没捞到,维持殖民统治的费用长期高居不下,胖光头后悔不跌。

早知道现在这样,当初就不该入侵阿比西尼亚。

哪怕入侵,也不该直接吞并阿比西尼亚,扶植海尔·塞拉西一世协助意大利进行殖民统治多少,花费不多,效果也很好。

总好过现在的一无所获。

到目前为止,意大

睡觉魇住是屋里不干净*

利在阿比西尼亚帝国花费了近150亿里拉,不说一无所获,绝对没有收回成本。

而且未来花费还将越来越多。

现在胖光头总算理解当初英国为什么允许南部非洲独立了。

因为当时南部非洲也是这么个坑货,换成胖光头,胖光头也想放弃。

“伊丽莎白港那边希望我们训练出一支部队,未来这支部队也可以协助我们作战。”刘瑄的副手是劳伦斯是内志人,南部非洲扩军,大量保护伞公司军官回到现役,保护伞也得扩张,阿比西尼亚人是不错的兵源。

别看非洲人在南部非洲不受待见,保护伞公司可是很欢迎非洲裔雇佣兵的。

别的不说,非洲人的肤色,本身就是最好的保护色,尤其夜战的时候,远处一口能反光的大白牙飘过来,这场面吓都能把人吓死。

非洲人对于薪水的要求不高,也不是所有人非洲人都像传说中的那么懒散,愿意努力工作的非洲人其实也不少,懒散的家伙直接开除就得了,敢闹事的更好办,别忘了保护伞公司是干嘛的。

“没问题,咱们给伊丽莎白送两万人过去,看能不能换点好东西。”刘瑄兼职人贩子——

不对,怎么能用“人贩子”这么难听的词呢,这叫人力资源经理,

反正是介绍工作,去伊丽莎白港工作,对于很多阿比西尼亚人来说,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好事。

在伊丽莎白港,至少吃得饱穿得暖,不用担心战争威胁,只要老老实实干活也没人欺负他们,不老实干活后果很严重。

老老实实干活的,其实工作很轻松,扫扫大街修剪下草坪什么的,如果给富人当佣人那简直就是天堂。

不老实干活的会被扔去承担最沉重的工作,这年头也没人关注非洲人的利益,南部非洲有的是矿山,有些个矿场主,为了节约成本放着机器不用就喜欢用人。

“我有点怀疑,我们在这里打游击战,这对于我们未来作战有帮助吗?”劳伦斯怀疑自己工作的意义,他刚来阿比西尼亚不久。

南部非洲军方的作战方式,跟阿比西尼亚反抗军完全不同,南部非洲军方作战,那肯定一上来就是铺天盖地的轰炸机,地面上坦克装甲车一眼看不到边,根本不用这么抠抠索索,连还剩下多少子弹都得算计。

“当然有,我们以后要对付的敌人,多半也会选择游击战和治安战,我们要想以最快的速度击败敌人,首先得成为游击战和治安战的专家。”刘瑄认真解释,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阿比西尼亚的战斗才能持续到现在。

保护伞公司要是全力以赴的话,意大利即便不被赶走,也得被迫放弃阿比西尼亚。

上文说过了,一个丝毫不产生利益点阿比西尼亚,胖光头会直接放弃。

意大利人能坚持到现在,和保护伞公司的放水有很大关系,保护伞公司需要阿比西尼亚的环境,对公司高级军官进行磨练,这才是保护伞公司承接这笔业务的最大意义。

10月15号,阿比西尼亚反抗军在多个地区,向意大利占领军发动疯狂进攻。

这一次的进攻力度,远超之前的进攻力度,意大利占领军在三天之内损失超过六千人。

很快阿比西尼亚反抗军就得到第二笔援助,这一批的援助物资,价值超过50万英镑。

喜欢开普之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