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怎么打自己最痛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没错,是扎中了。

可是忍冬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因为太后已经毒发了。

原本是慢性毒,她还能想法子,可被这蛊虫一搅和,现在发生了变化,不管是什么药,药性本来就会变通的,因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同,或者其他因素至变。

牵丝线苏醒释放的毒气,她也只是听师父说过,从未见过,更别提解毒。

没有取下银针,就怕蛊虫还没死透,忍冬勾着已经酸痛的直不起来的腰继续检查替太后把脉。

“忍冬,你先到一旁坐一会擦擦汗,我来。”

乌先生最了解忍冬的身体状况,看在眼里心疼啊,相处这么些日子,早就将忍冬当成自己的晚辈了。

忍冬点了点头,她是真的撑不住了,乌先生的医术把个脉没问题,她需要缓一口气,再这么勾着,可能以后就站不起来了。

皇帝并没说什么,因为忍冬的伤他也心里有数。

“蛊虫扎中了,太后是不是就没事了?”

皇帝看着太后脸色依然难看,小心问了一句。

忍冬并未坐下,只是直起腰靠着床柱借力站会,腿发软酸麻,使不上力。

一双手适时扶着她,忍冬看了一眼,是刚才一直配合的医女,好像有些眼熟,一时又想不起来,回了对方一个善意的危险,便不客气的借力靠着。

“皇上...蛊虫虽然扎中了,但是..因为蛊虫作祟,太后中的毒提前发作了。”

等乌先生把完脉,她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暂时护着太后的心脉保住太后一口气,但是已经无法阻止毒向四肢蔓延了。

太后今天这一关能不能过去,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信心了,扎死了蛊虫,也只是缓了一口气。

“毒...”皇帝脚下一个踉跄。

乌先生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凝固了,抬头看向忍冬,太后这脉象突然紊乱难测,明显是...摇了摇头,拱手朝着皇帝跪下,“启禀皇上,太后娘娘她...毒入五脏..”回天乏术!

“乌先生,把这个给太后服女孩子怎么打自己最痛下。”

忍冬拿出的是那粒药丸,就是之前掺在荷花糕中的。

能不能管用不知道,至少能缓一缓,她再想办法,一定有法子的...

忍冬也知道,这句话是自我宽慰。

乌先生接了药,楚太医等人也急忙上前替太后把脉,借着跪下一片,这中毒他们还是能把出来也能瞧出来的,虽然这毒古怪不同寻常,但太后确实是中毒。

“你们这么多人,就眼睁睁看着?”

皇帝隐忍一腔怒火,因为他又感觉到有些头重脚轻,此时若是他在昏过去或者出点什么岔子,不行,他得稳住。

“皇上息怒,请保重龙体,民女再试试。”

忍冬强撑着走到床边,已经顾不得给皇上行礼了,太后的情况比她想的更糟糕,她之前想着,先解决掉蛊虫,再想办法尝试解毒,关键是现在连尝试的机会都不给,毒直接散入五脏,太快了!

“朕还没来得及跟母后说句话..”

皇帝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怔怔看着床上的太后,一旁的宫人都已经跪下了,金嬷嬷压着嗓子泣不成声,老泪纵横的抓着胸口。

对他们来说,这一切的确太过突然。

有时候医者真的很无奈,因为病情的变化他们永远无法那么准确的预估,比如太后的毒发速度远远超出忍冬的预料。

记忆中,她师父跟她说的,牵丝线的毒气是慢性毒,会慢慢发作让病人看上去就像正常病逝。

可眼下这牵丝线的毒却成了急毒。

坐在床边,忍冬实在是站不住了,手落在太后的手腕上,已经能看到太后指尖泛起的青黑了,双眼下和嘴唇也是,中毒迹象太明显,都不用去细探了。

药丸也喂了,太后无法瞎眼,是乌先生顺着喉咙顺下去的。

“忍冬,尽力了,若是强行用猛药,也只能是缓一时,太后要承受更多的痛苦罢了。”

乌先生看着忍冬依然不想放弃,大着胆子劝说着,随即转身跪着朝皇上磕头,“皇上,毒发五脏,已是无力回天,若是再拖下去,是可拖个一时片刻,可太后将承受巨大的痛苦...”与其这般,何不让老人家走的安详些。

反正结果已经无法改变。

忍冬手落在太后的脖子上探了探,发现太后的脉搏跳动好像稍稳了些许,但是她并不乐观,知道是喂下去的药起作用了。

这药的确厉害,这等情况之下,还能有奇效,要是能让太后醒过来片刻也好。

这种面对死亡无能为力的感觉对一个行医的人来说,实在有些沉重。

皇帝再次起身,缓慢走到床边。

太后眼皮动了动,手指也跟着动了一下。

“太后醒了!”

忍冬再次惊叹药丸的神奇,见着太后醒来,忍冬惊呼一声。

皇帝冲过去,一把抓住太后的手,自登基以来,他的膝盖就很少触地了。

皇上跪下,其他人也跟着跪下。

“母后…”

太后眼皮轻抬,微微睁开眼,入眼便是皇帝通红的眼眶,太后想要开口,喉咙像是被掐住了。

“皇上,民女给太后顺下经脉,让她开口说话…”

若是一句话都没有,对皇上来说会是一辈子的遗憾吧,太后怕是也…走不安详。

皇帝知道魏忍冬尽力了,这些郎中太医也尽力了,闭上眼一脸痛苦之色点了点头。

不管是谁,定要他碎尸万段。

“太后,民女轻着些,您别急。”

忍冬微红的眼眶上前替太后按摩颈部的经脉,这种方法和手法看得一旁的太医们都直了眼,还能这样吗?

太后这状况还能发声吗?

片刻以后,太后的喉头滑动了几下,忍冬忙停手站到一边。

“母后!”皇帝除了唤一声母后,也是说不出别的话来了,眼泪顺着脸颊流淌,躺着的人是他的生母啊!太突然了,没有丝毫准备。

“皇…帝…哀家~哀家迟早会有这一天…”

太后眼珠微微转动,已经大概知道什么情况了,已经的身体不对也能感觉到。

“皇帝~哀家时间不多了对吗?”

可惜啊,不能见郁儿他们父子最后一面。

“母后!是朕无能!”

纵然贵为天子,也没办法留住母后的命。

“皇帝,让他们都出去吧,哀家想单独与你说会话!”

太后在这宫里活了大半辈子,知道自己是被人害了,也不意外,她这辈子,见过太多的算计,自己又何尝不是?

究竟是谁害她,她已经顾不得去想了,她得抓紧时间…

“都退出去!”

喜欢

女孩子怎么打自己最痛 完整版阅读

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

要知道忍冬有没有扎中,就要看太后一会的反应了,如果扎中了,那太后就不会再抽搐了,若是没有,蛊虫入血脉,太后被折磨半盏茶功夫也就没了。

这短暂的等待最是熬人。

此刻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只有一个等字。

而宫外的慈君竹也在等。

城外,慕容郁苏正在朝着城里赶。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焦,不自觉就提速,凤景只当是近乡情切。

瞧着这速度,最多一个时辰就到京都城。

好像听郁苏还说了一句,今儿是太后的生辰呢。

“怎么还没听到钟声,莫非是秘不发丧等查清楚?”

尚书院内看似平静饮茶的,其实心里也开始焦虑不安。

慈心已经起身几次看向皇宫的方向,现在祥瑞宫传不出消息,里面究竟什么情况完全不清楚,只能等,等宫中敲响丧钟。

只是皇宫那边一直没动静,已经超出她们预估的时间近半个时辰了。

“慈心,怕是出岔子了。”

慈君竹此刻也不那么平静了,毕竟这一番布置耗费了不少精力,若是不成,安插在宫里的人还得白白牺牲,连黄琼瑶也白折了,这是她这些年来头一回失利,而且损失过大,也是损失最惨重的一次。

“先生,再等等看吧...”慈心也不再那般自信了。

因为她们都知道,蛊虫催发之后,太后不可能能熬得住这么久,更何况还中了毒。

太后也不可能没中蛊,为了保险起见,在牵丝线上藏了不少蛊,因为无尘蛊的寿命不长,就怕万一。

而且之前也收到了消息,太后的确中蛊了。

怎么还没消息。

“要么太后已经死了,只是宫里暂时压住了消息,要么...太后还活着,无尘蛊是不死不休,可你别忘了,除了宿主死它会停下,还有就是蛊虫死..”

“怎么可能,先生,那无尘蛊您也是知道的,就是放在眼皮底下,也极难看清,更别说进入体内,谁有这等本事...先生,依慈心看,八成是太后已经没了,宫里瞒着没有敲钟,是在查真凶,太后死,皇帝还在场,总要有个说法不是?”

慈心一听慈君竹的话立刻开口否定,还自顾自的想了一套说辞。

在她们看来,后者确实更让她们信服一些。

慈君竹幽幽叹了口气,眯着眼扭头看向皇宫,“那就只能等了。”

有时候,一个等字着实让人难熬。

“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这都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太后怎么样了。”

等在寝殿外的端妃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皇后因为黄琼瑶牵连其中,一直默不作声,旁人也不敢上去搭话。

德妃和华妃互看了一眼,也是一样的表情,忧心忡忡。

其他人也一样,眼巴巴望着内殿的门,等了这么久都有些心焦。

皇子公主们更不用说,都是一个个担心的望着,里面是他们的皇祖母,他们可不想落个不孝的名声。

“太后究竟怎么样了,真是让人心焦。”

敬老王爷算是这一群人力辈分最高的,他说什么旁人且都听着,见他背着手来回踱步,可即便辈分高,也不敢冒然推门而入。

受邀进宫的几位夫人和几位姑娘站在一起一动不敢乱动,太后情况不明,但有一点她们心里是有数的,今天这场寿宴出大事了,八成是有人谋害太后,现在被怀疑的对象除了魏忍冬就是黄琼瑶,可从皇上的态度来看,明显是相信魏忍冬的。

“此事不同寻常,你机灵点,看看有没有机会...把皇后拉下水,偷鸡不成蚀把米,黄琼瑶留不得...”

有人真担心,自然也有虚情假意的想要趁火打劫的。

此刻熙妃就巴不得太后没了,这个太后本就与她关系一般,有她在,这后宫总没那么自在,总要顾忌几分,死了也好,而且这一死,还能帮她一把,魏忍冬咬着黄琼瑶,只要咬住了,皇后也撇不开关系,皇上上次下她的脸,这次也让皇后尝尝滋味。

但是,这黄琼瑶和儿子有来往,若是黄琼瑶要拖她们母子下水就完了。

避开人群,母子两低声交流着。

慕容郁苏眉头一皱,急忙给了熙妃一个眼神,这么多人,母妃是不是太随意了。

赶紧看了四周一眼,还好刚才声音低,左右也没旁人。

“母妃,慎言,眼下要紧的是皇祖母。”

慕容西玥一本正经的低声说着,随即拉开距离,生怕他母妃再语出惊人。

拉皇后下马?他现在担心的是黄琼瑶若是出事,会把他卷进去,该死的,谁知道这牵丝线竟有这么多名堂。

正想着,突然感受到一

女孩子怎么打自己最痛 完整版阅读

道目光,正是被看管在一旁的黄琼瑶投射过来的。

对望一眼,慕容西玥立刻挪开目光。

他们某些方面算得上是一类人,一个眼神就读懂了。

尽管他们并不相熟。

慕容西玥看出来了,黄琼瑶是在威胁她,如果她出事,一定会拖他下水,这是要他想办法救她。

可是他现在也不敢肯定,谋害皇祖母的到底是不是黄琼瑶。

这么大的罪,怎么救?

慕容西玥此刻的心焦,是在场其他人无法体会的。

可是不救,黄琼瑶的罪真的坐实了,她一定会拖他下水,尽管他在帮她找牵丝线的时候留了心眼,可也无法完全开脱,即便开脱了,让父皇知道他与黄琼瑶暗中有往来,一定会多想的,他现在本就处境堪忧,现在又是关键时候。

母妃说得对,黄琼瑶不能留。

只有死人不会对自己造成威胁。

要怎么对黄琼瑶下手,众目睽睽之下,还有禁卫军!

该死!

黄琼瑶就是仗着这一点明目张胆的威胁慕容西玥,毕竟皇后女孩子怎么打自己最痛与熙妃不合人尽皆知,西陵王和熙妃若是暗中帮她,反而不会让人怀疑,她相信,若是他们真想帮她脱困,一定能想到法子的,当然他更想的是杀人灭口,可是眼下他们也做不到。

其实这时候皇上人将她看管起来,反而是护着她了。

黄琼瑶虽然心里也紧张害怕,可直到这时候,她依然保持几分冷静。

再有一点,那就是魏忍冬说得再精彩也没有具体的证据,她说的那些,连宫里的太医都不知道,皇上若是听信一面之词,黄家不会轻易认,她姑母也不会,因为认了,黄家和她姑母也就完了。

不得不说,黄琼瑶把所有人的人心都算计了一遍。

可有时候,人算不如天算。

内殿,焦急的等待了约半盏茶的功夫,众人表情松了松,皆是惊讶的看着忍冬。

“扎中了。”

喜欢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