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输了任由对方惩罚一个月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对于苏黎的拔刀相助,何依依心里很是感激。对明景昕说:“我得去看看苏黎姐。”

“人家夫妻两个人在一起呢,你去算怎么回事儿?等会儿再说吧。现在拍卖还没开始,你先吃点东西。”明景昕带着何依依穿过人群,直奔放满各种餐品的长桌。

何依依也的确是有些饿了,而且满桌子的食物也让人充满食欲。

她直接拿了个盘子把自己喜欢的挑了一盘子,然后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坐下来慢慢吃。

“哟,这不是何总吗?”一个穿着宝蓝色礼服的女子惊讶地看着大快朵颐的何依依,“你这是怎么了?多少天没吃饭了?”

何依依从容淡定的把一块烤肉咽下去,方抬眼扫了女子一眼,冷笑道:“孙凌,你也来凑热闹?”

“何总都来了,我能不来吗?”孙凌在何依依对面坐了下来。

明景昕去给何依依拿果汁回来就看见孙凌坐在何依依买年前,于是走过去把果汁递到何依依手里,扭头说:“孙总,那是我的位置,劳驾你让一下。”

孙凌看了一眼面前的餐盘,歉意地笑了笑:“原来明总也是来吃东西的。”

“孙总不吃东西可以去那边逛逛,打扰别人就太不礼貌了。”明景昕等孙俪起身,直接拎起一把椅子把她坐过的换掉,依旧坐在何依依的对面。

这样被嫌弃,是个女人都受不了。孙凌脸色铁青,皱眉问:“明总,过分了吧?”

“抱歉,我有洁癖。”明惊喜说着,把面前的水杯和餐品也推到了一旁。

“这个给你。”何依依把自己盘子里的一块香煎鳕鱼送到明景昕面前。

明景昕直接欠身,张嘴把鱼肉咬进嘴里。

看着这两个人这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样子,孙凌暗暗地咬着后槽牙——这特么的是有洁癖的样子?!

但是孙凌就算是站在旁边不走,那两个人也依旧没给她一个眼神,互相喂食,喂得欢实着呢。

孙凌心里有气,忽然拿出手机打开相机,笑道:“二位,身为公众人物,不介意我拍个照吧?”

何依依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优雅地站起来朝着孙凌笑了笑,然后忽然出手夺过她的手机,手指用力,手机屏幕就出现了裂痕。

孙凌惊讶地长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抱歉,孙总。回头我让人给你送一部新手机。这个不能用了,先放我这里吧。”何依依说着,把手机交给了身后的何必。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孙凌气急败坏地质问。

“怎么,孙总对我的赔偿不满意吗?那么你想要什么样的赔偿?”何依依心平气和地问。

“何依依,算你狠!”孙凌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

明景昕把盘子里的食物吃完,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巴,起身说:“云夫人的脚也不知怎么样了,我们去看看她。”

“好。”何依依笑了笑,对孙凌点了点头,“孙总,失陪一下。”

签]看着两个人相携离去的背影,孙凌低头啐了一口:“呸!老娘早晚要你好看。”

“孙总,碰了一鼻子灰?”叶青眉把一杯香槟递到孙凌面前。

换了衣服回来的叶青眉只来得及看见何依依跟孙凌不欢而散,对前面发生的事情并不了解。但这并不妨碍她放低姿态,跟孙凌联手。

“叶大小姐?”对于叶青眉的示好,孙凌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

“客气,叫我青眉就好了。”叶青眉举着手里的酒杯跟孙凌碰了一下,“刚才你们怎么了?”

“别提了!”孙凌想起自己的手机就生气,“一对狗男女!”

叶青眉立刻拉长了脸:“孙总?你讨厌何依依尽管骂她,但我明哥哥没欺负你吧?”

孙凌立刻就明白了叶青眉的意思,小姑娘家家的迷恋明景昕那样的男人在正常不过了,于是她忙改了口:“叶小姐说的是,主要是我看那明景昕在姓何的面前一副做小伏低的样子就来气嘛。”

“哼!”叶青眉更来气,她仰头把酒喝完,愤愤的说:“都是何依依那个贱人!她用尽了办法勾引我明哥哥!”

“谁说不是呢!那小贱人长了一副狐媚样子,最擅长的就是勾引男人。”孙凌穿着得体,画着精致的妆容,却说着最恶毒的话。

“所以,你们刚才发生了什么?”叶青眉又问。

“我本来说把他们俩的照片拍下来发到网上去,反正他们是公众人物,被人拍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那个何依依居然弄坏了我的手机!”

“她居然敢这样?!”叶青眉听闻这事儿简直觉得惊喜,“那不给她曝出去!艺人敢毁坏别人的手机,这可是洗不掉的黑料!”

“不过,手机被她拿走了,我没有证据……”孙凌无奈地叹气。

叶青眉气结:“……简直愚蠢。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连个证据都没有呢?”

“我哪儿想到她手那么快啊。”

“行了,这事儿就不用说了。”叶青眉摆摆手,本来她也没指望孙凌能干成什么事儿,“他们人呢?怎么不见了?”

“说是去休息室看云夫人了。”

“云夫……苏黎那个贱人?”叶青眉一想起苏黎就要气得蹦起来。

“应该是吧。”孙凌一直做珠宝翡翠的生意,对龙都世家的夫人还算熟悉。

“哼!这些贱人都是一丘之貉!”叶青眉又拿了一杯酒,生气的喝下去。

“叶小姐,少喝点。与其在这里干生气,不如仔细商量一下,怎么对付他们。”

叶青眉不经意的扭头,看见有媒体记者看着摄像机从宴会厅的边沿走过,心思一动,想到一个主意,于是凑到孙凌耳边,小声耳语了一阵。

“这样能行吗?他们感情很好,可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

“呸!什么感情,我就不信明哥哥为了何依依这个贱人去挑战整个叶家。”叶青眉咬牙说。

“这话有道理。不过咱们得好好地安排一下,不能有什么错漏。”孙凌跟何依依交过手,知道这个看似单纯善良花瓶似的姑娘其实是个白切黑,不是善茬儿。

“好,拍卖会还有十几分钟开始,我们去那边商量一下。”叶青眉指了指角落处的桌椅。

孙凌又顺手拿了两杯酒陪着叶青眉走了过去。

·

贵宾休息室里不同于外面的喧嚣,轻缓的音乐,明亮的灯光,以及茶几上散发着香味的紫百合,都散发着幽静典雅的气息。

苏黎正舒服的靠在沙发里,抱着盘子吃东西。何依依坐在她身边,偶尔从她盘子里抢点吃的。

明景昕跟云少勍则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低声的商量一些商业合作的事情。

四个人凑在一起像是老朋友闲来聚会,画面特别的友好和谐。

何依依终于吃饱喝足,看了一眼苏黎怀里的空盘子,说:“时间差不多了。”

“那我们走吧,既然来了,总要露个面。”明景昕对云少勍说。

“老婆,你的脚怎么样?”云少勍含笑问苏黎,即便是做戏,他也有责任陪着老婆大人把戏做足了。

“唔,药膏很管用,我已经不怎么疼了。”苏黎笑道。

“可以走路了?”云少琼又问。

“还差一个你给我的吻。”苏黎娇笑着。

“如你所愿。”云少勍走到苏黎身边,俯身吻她。

何依依夸张地捂住眼睛,哀嚎着:“人家还未成年!你们别太过分了!”

“走了,不要闪瞎人家的钛合金狗眼。”明景昕一把揽住何依依的肩膀,开门离去。

·

拍卖会按时开场。

何依依跟明景昕穿过一排排的座位,找到摆着自己名牌的位置入座。

云少勍的位置在另一侧,跟明景昕他们离得有点远。不过没关系,何依依凭借自己超人的听力,在他们二人一进来就知道了。

大厅里的灯光忽然一暗,一缕聚光灯把主持席照亮。

这次拍卖会的主持人是特别邀请的龙都卫视主持人楚阳。楚阳的颜值不是龙都卫视的巅峰,但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开场词极有气势又有趣味。

“……好,接下来我们有请这次慈善活动的发起人霍秉琛先生讲话!”楚阳说完,带头鼓掌。

一身黑色礼服的霍秉琛昂首挺胸的上场。

何依依看见这个人就忍不住悄悄地抓住了明景昕的手。

明景昕用力的回握了他一下,悄声说:“你看他的领结有些歪了。”

“嗯?”何依依心想不可能啊,这种场合怎么可能有衣衫不整的事件呢?她忙眯起眼睛仔细看霍秉琛的领结,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哪儿歪了,于是扭头看明景昕。

明景昕老神在在的靠在椅背上,似乎神游天外。

“你骗我!”何依依压着嗓子,推了名某人一把。

“还紧张吗?”明景昕悄声问。

“……”好像真的不紧张了。何依依默默地坐直了身子。

“……再一次感谢诸位能够光临这次的拍卖会,我们为大家准备了十二件珍品,希望等会儿大家不要手下留情,且各有所得!我代表基金会正式承诺,这次拍卖所得将全部用于公益事业!谢谢!”

随着霍秉琛鞠躬,大厅又爆出热烈的掌声。

喜欢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请大家收藏:

面对何依依的指纹,宋沅挺了挺胸脯,梗着脖子说:“她怎么想是她的事情,但是我不喜欢她,我不能跟她结婚。可是这些话我说过了,她不信。她以为我是因为刚红起来不敢谈恋爱呢。”

“好!”何依依点着宋沅的鼻子,生气地说:“宋沅,这件事情我会跟纯子谈。如果是你含糊其辞借机跟她搞暧昧还不想负责,我饶不了你!”

“行,你去问她。”宋沅的脾气也上来了。

何依依气得说不出话来,点了点宋沅转身出去了。

“何总!”钱佩佩刚好找何依依有事,在走廊里看见她忙追上来。

何依依脸色很难看,扫了钱佩佩一眼没说话。

“怎么了?”钱佩佩回头看了一眼健身房,看见宋沅从里面出来,忙问:“宋沅不懂事,非要让您来演他MV里面的女主角,我知道您特别忙,所以一直劝他换咱们新捧起来的张鼎鼎……”

“我已经答应他了。这是他的MV首秀,务必要爆红,张鼎鼎人气不够。”何依依说着,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

钱佩佩紧随其后,进门后把房门关上,又问:“老大,那你为什么生气啊?”

“对了,我问你件事。”何依依心思一动,想着从侧面了解一下情况。

“您问。”钱佩佩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

“宋沅跟高总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这段时间一直带宋沅,你该是清楚的?”

“这……高总喜欢宋沅。但宋沅毕竟刚红起来,而且新专辑即将发行,这个时候爆出跟公司老板谈恋爱,怕是会招黑啊!”

“我没问这些。”何依依皱眉摇头,“我是问,他们两个是互相喜欢呢,还是高总一头热?”

钱佩佩俯身向前,压低了声音:“这个……宋沅的心事很重。他一直躲着高总呢,至于他内心深处是怎么想的,我也问不出来啊!不过我从旁观察着,他不像是对高总动心的样子。”

“那么,高总是真心喜欢宋沅了?”何依依又问。

钱佩佩笑了笑,说:“反正高总对宋沅很好,平时各种照顾,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之外,宋沅的衣食住行她都亲自过问的。这要是不喜欢,那这世上怕就没有‘喜欢’这件事儿了。”

何依依暗暗地叹了口气,点头说:“我知道了。”

“老大,您不赞成他们谈恋爱?”

“谈恋爱,我当然赞成。但宋沅不喜欢纯子,这恋爱他们谈的起来吗?”何依依无奈地摇头,心想高纯子这丫头的姻缘到底在哪儿呢?赵峄那个渣男被送去吃牢饭了,难道她的婚姻从此中断了?

钱佩佩倒是放心了:“要我说,弹不起来挺好的。宋沅的职业生涯刚开始,未来五年内,他应该保持单身。”

何依依敲了敲办公桌,提醒道:“我们公司的艺人是不限制谈恋爱。”

“不限制是不限制啊,但谈恋爱真的很耽误事儿啊!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儿女情长,影响拔剑的速度。年轻人还是以事业为重啦!”钱佩佩说着,把自己手里的两个文件夹放到何依依面前。

何依依接过文件夹笑问:“所以你找我,是为了哪个年轻人的事业?”

“这是咱们公司练习生宋乔乔和尤佳敏的资料,辰煌娱乐跟电视台合作了一个选秀节目,我想把这两个人送过去。”

“什么选秀节目?”何依依忽然觉得自己每天都忙傻了,居然忽视了这些重要的信息。

“每年一届的《旋风美少女》节目,一共十期,最后组团出道。”

何依依眯起眼睛认真搜索着上一世的记忆,缓缓地说:“这两个人的实力还是可以的。另外,我记得咱们公司有一个叫郭君宁的练习生,对吧?”

“这个孩子资质一般,唱跳都不算出色。”钱佩佩说。

何依依摆摆手说:“我记得她的黑嗓和RAP很有特色,你找个专业的老师考考她,如果可以的话,让她跟前面两个人一起去。”

“好的。”钱佩佩立刻拿出备忘录,把郭君宁的名字记下来。

“行了,不早了,赶紧下班吧。别整天加班忙工作,该谈恋爱谈恋爱,该陪家人陪家人。出去逛逛街,享受一下美食也不错。”何依依笑道。

“谢谢老板。但是这一切,都比不上数钱能给我幸福感。”钱佩佩把文件夹收起来,潇洒地出去了。

忙玩了一天的工作,何依依真心觉得累。但是再累,有些事情该操心还得操心。

“喂,纯总,睡了吗?”回家的路上,何依依给高纯子打电话。

“没呢。你怎么这个时间打电话给我?是盛外婆怎么了还是何爷爷……”

“他们俩都好着呢。我是有别的事情跟你聊。”何依依打断了高纯子的猜测。

“什么事?你说。”

“高阿姨最近还好吗?”何依依问。

“挺好的,这不,后天是她结婚的日子,连我也被她抓来忙活呢。还有,她非常喜欢你送的礼物,一再说要当面感谢呢。”

“哎呀,后天我要去龙都,不能当面给阿姨道喜。喜糖给我留着,我回来要吃的。”

“没问题。”

说完了废话,何依依又试探着问:“纯子,你跟宋沅怎么样?”

“就那样啊。怎么了?”

“行吧,改天我们一起吃个饭啊。按照规矩,你男朋友得请我这个闺蜜吃饭啊。”

“没问题,这不是你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嘛。不然这顿饭早就请了。”

“嗯,天不早了,早些休息吧。”

“你也赶紧回去睡觉吧,钱是赚不完的。”

“知道了,拜拜。”

“拜~”高纯子先一步挂了电话。

何依依看着车窗外的夜景,暗暗地叹了口气。

小孩眺望远方,成人思念故乡。

我们从挣扎着松绑到思念地投降。

这大概就是成长。

·

第二天一早,何依依被窗外的鸟叫声闹醒。随手拿过床头的闹铃看了一眼,早上六点半。

虽然不想起床,但再睡也睡不着了,于是拎着睡袍去冲凉,简单收拾一下下楼吃饭。

何老爷子端着一个竹编的小筐子进来,里面是半开的木槿花。

“爷爷,你把花都摘了干嘛?”何依依心想萱盛居一共种了四棵木槿树,瞧这满满的一筐花,怕不是被老爷子给揪光了吧?

“做鲜花饼,可好吃啦!”何老爷子端着花进了厨房。

“……”何依依心想一会儿外婆醒了,肯定又是一场唇枪舌战。

还是赶紧的溜吧。何依依打定主意,立刻拎了包换了鞋子,朝着厨房喊:“爷爷,我有点事先走啦!”

“嘿!你急什么?吃了早餐再走!”

“不啦!我跟人家约好了一起吃早餐的。”说话间,何依依已经出门了。

上午,何依依去见了孟蝶,跟她吃了午饭之后,明景昕过来接她,两个人一起奔龙都。

凤岺市到龙都有另三个小时的车程。在往常,何依依会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地睡一觉。

但这次不行,她睡不着。

“你说,霍秉琛知不知道我们会去参加这个拍卖会?”何依依第N次翻开那两张请柬。

明景昕轻笑着把她的手握住,反问:“他知不知道重要吗?”

“不重要。我不会放过任何近距离接触他的机会,而且,我预感这场拍卖会一定不简单。”

“怎么说?”明景昕捏了捏何依依的手指,她的指甲被做成桃花的颜色,带着些许亮点,粉嫩嫩的,好像略一用力就会伤到。

何依依冷笑道:“珠宝,钻石,古董,字画,但凡能进入拍卖会的东西,哪一件的背后没有故事?而有些故事,其实就是事故。霍秉琛本人就是最大的事故。”

“是这个道理。不过很多事情通过拍卖会是看不出什么来的。”

“我们又不是去看。”何依依勾了勾唇角,我是去听的。

“嗯,我们可以买。”明景昕完全没Get到何依依的点,俩人的想法差了十万八千里。

·

霍秉琛慈善基金在龙都的拍卖会场面很大。

龙都饭店也不是寻常的地方,所以这场拍卖会后面的背景也值得深思。

何依依跟明景昕盛装到场,在进门的时候就遇到了一对熟人——云霓家私的云少勍夫妇。

“嗨!依宝!”苏黎看见何依依,立刻上前来打招呼,“你也来啦!”

“苏姐。”何依依笑着握住苏黎的手,“想不到能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是啊,一会儿我们坐一起。”苏黎挽着何依依的手,对明景昕说:“明总,你没意见吧?”

明景昕淡然一笑:“唔,有点意见。”

“有意见保留吧。”苏黎拉着何依依先一步进去了。

云少勍无奈地耸了耸肩膀,说:“女人是不讲道理的,明总别介意。”

“可以理解。”明景昕笑了笑,抬手说:“云总,我们也进去吧。”

两个不同风格却同样吸引人眼球的男子进了大厅,瞬间就吸引了女人们的目光。

云少勍是有夫之妇,女人们还有点顾忌,但明景昕是单身,又是公众人物,大家就有恃无恐的围了上来。

“明总,晚上好啊。”

“想不到明总也来了,今晚真是不虚此行啊!”

“明哥哥!”叶青眉挤开一众名媛扑到明景昕面前,“你终于来啦!”

明景昕侧身躲开叶青眉,平静地说:“拿到了邀请函当然要来看看。倒比赛输了任由对方惩罚一个月是叶小姐怎么会来这种地方?不怕影响叶部长的声誉吗?”

叶青眉热络的挽住明景昕的胳膊,笑道:“我又不买东西,我就是来玩的。”

明景昕把自己的胳膊抽出来,正色说:“叶小姐,请自重。”

“干嘛啊?谁不知道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小时候我们还一张床上睡过觉呢,怎么了?”叶青眉故意大声说话,引得周围的人都听见了。

“原来叶小姐跟明总是青梅竹马呀?”

“明总真是好福气,那么多青梅竹马的妹妹,叶小姐也是妹妹吧?”

几步之遥的何依依早就看见叶青眉了,只是她不想在这个时候闹得太过分。但眼见着叶青眉还没完了,于是就要上前去。

“依宝。”苏黎拉住何依依,轻笑道:“稍安勿躁。”

“嗯?”何依依纳闷地看着苏黎。

“这种小事,交给我就可以了。”苏黎说着,端起一杯香槟走过去。

云家在京城是有头有脸的世家,苏黎过来,不少人都跟她打招呼。

苏黎笑着跟众人颔首示意,然后径自走到叶青眉面前,笑盈盈地说:“青眉,好久不见。”

“云太太你好。”叶青眉看了一眼云少勍,“云总的领带很别致,跟云太太的礼服配的真好。”

“谢谢,叶小姐的衣服是香奈儿最新款吧?这个颜色跟叶小姐很配。”苏黎说着,故意走到叶青眉跟前,然后脚下突然崴了一下,手中的一整杯红酒都泼在了叶青眉的胸口。

“啊——你干什么?!”叶青眉简直要疯了。

“哎呀!抱歉抱歉!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的脚扭了……老公,我的脚好疼……”苏黎蹲在地上朝云少勍撒娇。

她本来就身材娇小,古怪精灵,现在蹲在地上哭咧咧惨兮兮的样子,完全不像是装的。

“抱歉,叶小姐。我太太有一件备用的礼服,你不介意的话,请跟我的助理去更衣室换一下。”说着,云少勍弯腰把苏黎抱在怀里,歉意地看了明景昕一眼,“明总,失陪一下,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明景昕对云少勍夫妇的做法十分满意,笑吟吟的点头说:“云总请自便,云太太的伤要紧。”

云少勍抱着苏黎离开,叶青眉气得跺脚:“这算怎么回事儿?!”

云少勍的助理忙上前说:“叶小姐,麻烦您跟我来,我们太太的备用礼服在更衣室。”

“谁要穿她的备用礼服?!难道我自己没有备用的衣服吗?!”叶青眉一跺脚,朝着更衣室跑去。

喜欢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