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今晚没人妈妈就是你的/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薛香彤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她以为火鸟可能会恼羞成怒暴跳如雷。

哪知道他只是轻描淡写应了一句:“我是顾太太粉丝,不可以?”

薛香彤:“……”

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他说是慕安寒的粉丝,也是对的。

……

天琴居。

顾骁战回来时,慕安寒在画画。

他站立于门口,逆着的光,落在了他的身上,更显得他身影高大而挺拔。

慕安寒看了一眼门口的男人,用简笔勾勒了几下,将他的神韵给画了下来。

“看看,像不像?”她向他招手。

顾骁战走了过来,看着她刚画的简笔画,“很像。怎么突然想起画画了?”

“没办法呀,出不去了。”慕安寒嘟着小嘴。

顾骁战伸手抱住了她,“寒寒,最近不安全,听话!”

慕安寒抬头望着他,“你吃饭了没?累不累?”

“想我陪你练功?”顾骁战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

“嗯,我想变得很强大。”慕安寒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寒寒是不想依赖于我?”顾骁战的眼神一暗。

“当然不是!”慕安寒摇头,“我希望我能真正和你肩并肩,而不是一直依附于你,一直活在你的羽翼之下,却飞不出去!”

顾骁战心想,这是翅膀硬了,就想单飞了吗?

“当然,你没空就算了。”慕安寒起身,离开画室。

顾骁战看着画室里的画,今天大多数是画的一家四口,很多是他和孩子们的日常形态的作品。

他回到了卧室后,她已经换了一身宽松的运动服。

顾骁战陪着她一起去了健身室。

今天火鸟来过了。

朱琛已经跟他说过。

但慕安寒只字不提。

尽管火鸟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还有薛香彤一起,但这家伙都赶上门了!

他的心情自然是处于要是今晚没人妈妈就是你的暴怒之中的。

当慕安寒才开始和他对招时,他一个过肩摔,将她丢在了地上。

她是不是想练好了,然后就离开他?

他是做一个尽职尽责的教练?还是放水让她什么都学不到?

顾骁战从来都不会做选择题,因为久居上位的他,从来就不需要做选择题。

他的身份,他的地位,他的段位,都决定他想要什么,都是唾手可得。

而眼前的女人,却总是这般飘忽不定,让他捉摸

要是今晚没人妈妈就是你的/

不透。

来来去去几个回合后,慕安寒看着他:“老公,你怎么一直在放水?怕我太累了?”

顾骁战凝视着她,“你要练到什么地步?”

“如果能打赢你,就好了。”慕安寒知道这个结果不太可能,可是,她憧憬一下,也可以的吧。

顾骁战心想,是不是她打赢他的那一天,也就是她离开他的那一天。

是不是她打不赢他的话,她就会永远都在他的身边了。

“除了近身搏斗的拳脚功夫之外,还有一种训练方法。”顾骁战告诉她,“寒寒想不想学?”

“我当然想,是什么?”慕安寒眼里是闪亮的光芒。

顾骁战打了电话给了陆宇昊,“准备射击场和枪。”

慕安寒怔怔的看着他,他要教她练枪?

喜欢二胎五宝:顾爷,好威猛!请大家收藏:

“寒寒,你也太厉害了,跟你一边打架,那可是生死相搏,你还能把人家的特征记得那么清楚?”薛香彤马上就是小迷妹的表情,“我发现,我喜欢你怎么办?”

慕安寒被她逗乐了:“你这脑子装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还能破案子?”

薛香彤吐了吐舌头,悄悄的看了一眼火鸟。

哪知道不看还好,她这一看,火鸟竟然是没有了往日的冷漠的疏离,他的眼神竟然是温柔无比的要是今晚没人妈妈就是你的,当然,他看的不是自己,而是慕安寒。

薛香彤觉得这肯定不是自己的错觉。

她的队长火鸟,喜欢的是慕安寒?

唉呀!这可不行啊!

顾爷知道了,肯定会把火鸟给灰飞烟灭的。

“彤彤,你在记录吗?”慕安寒看她在本子上乱画。

薛香彤走神了,“我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她将本子放在桌上,一溜烟的跑了。

火鸟拿起来,看着她上面的线条,简直就是鬼画符,他微微皱眉,“顾太太,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暂时没有。”慕安寒摇头,她努力的回想,那天晚上交手的情况。

火鸟点头:“顾太太一定要注意安全,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就不要出门。”

“我知道了。”慕安寒端起茶来喝,“我知道你想快点破案,可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

火鸟看着她,温柔的一笑,“好。”

她说什么,他都听。

慕安寒垂眸喝茶,不再看他。

从洗手间回来的薛香彤,看着火鸟从来没有过的温柔笑容,心想这个男人一定是走火入魔了!

她得快点把他弄走,万一顾爷回来,就不好了!

“队长,问完了之后,我们可以走了吗?”薛香彤马上跑过来,隔在了二人中间。

“走吧!”火鸟也起身。

[标签

要是今晚没人妈妈就是你的/

:p标签]两人上车之后,薛香彤开着车,火鸟在凝神思考着。

“队长,我能问一个问题吗?”薛香彤在红灯时停下来,侧头看他。

“和案情无关,不准问。”火鸟又恢复了那个冷静而淡漠的男人。

薛香彤:“……”

“和案情有关的,先思考了再问,否则我反问你时,你不知道要回答什么?”火鸟又说了一句。

薛香彤心里的话,又全部给憋了回去。

火鸟哪会不知道她要问什么,他知道,他没有控制好自己,他在慕安寒面前,表现出了久违的真实情绪。

薛香彤好歹是刑警,她的眼睛又不瞎,不可能看不到。

他将薛香彤送到了她家楼下,薛香彤在下车之前,赖着不肯走。

“队长……”

火鸟拿出一个本子在记东西,他没有理她。

“我还是想说……”

薛香彤藏不住话。

“药放在哪儿了?”火鸟先问她。

“什么药?”薛香彤马上被他带偏了。

“她给的。”火鸟把这三个字,咬得很重。

薛香彤从车座拿出来,塞在他的怀里,“就算你不喜欢听,我还是要说,寒寒结婚了,喜欢她的人,全世界数都数不清。但她只喜欢顾爷一个,她也只会为顾爷生孩子,你好好的养伤吧!”

喜欢二胎五宝:顾爷,好威猛!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