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散文 ,樱木凛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舌尖上的母爱

文本/林文钦

有一种食物叫家常菜,有一种亲情叫母爱。

从小到大,母亲似乎总是通过吃饭来照顾孩子。难怪少年时代的尴尬培养了母亲强烈的温饱欲。在我的印象中,妈妈的工作似乎总是和吃饭有关。她的身影常年穿梭在家里的厨房和不远处的餐厅之间。

一半的老黄豆放在炉子里用一勺水煨,再加上盐和半块猪肉干,这是我们妈妈养我们哥哥的一种家常菜。在我童年的脑海里,妈妈做的菜简单清淡,却又那么好吃。

卷心菜和我们的家庭生活密不可分。小时候白菜是主菜,颜色单调。在我妈手里,我总能做出一些花样,芋头白菜,豆腐白菜,饺子白菜,肉丝炖白菜……,让我现在吃白菜的时候总会想起我妈。对我来说,卷心菜永远是我妈妈的菜。

还有一道菜,也很难得。至今很少被别人家煮,叫酸菜土豆球。20世纪70年代末,在外工作的母亲和父亲分居两地,与弟弟和我一起在偏远的闽东山村教书。因为当时物资极度匮乏,我妈经常向农民要一些形状奇特的废弃土豆,削去外皮,用石杵磨成泥,然后拌上红薯粉和酸菜粉,搓成丸子。然后倒进锅里,用菜籽油翻炒一下,一阵香气就会弥漫整个房间。酸甜的味道让我们吃得很好。当时我和大哥都是我妈的帮手,但是我妈不许我们说——不是怕被别人学,是怕被别人看不起。然而,当我津津有味地享受美食时,我钦佩我母亲的智慧。无论在山上还是水里,我妈都想尽一切办法做好吃的“ ”。从现在的角度来看,很多菜应该是以母亲的名义注册的。

妈妈娴熟的厨艺总是带来很大的惊喜,每天的饭菜都让我面红耳赤。日复一日,我母亲的食物让我有各种各样的胃口来享受。

后来我妈回城教书,我和大哥相继长大,家里的情况也逐渐好转。还是十几年前,刚开始工作不久的一天,不小心撞到了盘子“西瓜丝”。父亲告诉我,为了保持单位宿舍的环境整洁,不允许员工家属养鸡养鸭,但母亲看到西瓜皮丢了很心疼,就把它剥下来,用刨子刨成丝,放在干燥的桌子上晒干做饭。妈妈很开心的把对话拉到一边:“我平时吃嘴都腻了,想换个新鲜的,比萝卜丝还吃!绿色食品经常在电视上被谈论!”

看着妈妈期待的眼神,我开心地点点头,说:好的,好的。

我本来想劝我妈现在好好生活,不用那么节俭,但是我妈先用言语堵住了我的嘴。妈妈嘴里全是新奇有趣的话,但我知道她其实在想什么。

我妈对我爸说的话证明了这一点。那是我无意中听到的一段时间:“孩子正在慢慢长大成人。是时候用钱了,可以省一分。……”我说这话的时候,我妈正在刨西瓜皮。当时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知道说服自己是没有用的,也深深明白母亲对孩子的爱已经变成了一种单纯的看家习惯,这辈子都改变不了!

“比之前的菜好吃。都是用天然肥料浇灌的。”每当我们兄弟回家吃饭,我妈的唠叨就会在我耳边响起:“胡萝卜可以明目。你得每天看电脑,保护眼睛。多吃青菜,不要总是便秘;怕胖就多吃菠菜,多吃也没关系;还有葱拌豆腐……。吃完给你做吧。”看那张桌子上的盘子。每棵树都洗得干干净净,叶子新鲜饱满。

而一颗心,突然在母亲的唠叨中,变得软弱无力。耶!总说单位东西多,回家太麻烦。坐公交车和走路都需要时间和精力。但是我妈买菜,洗菜,备料,做饭……她一天比一天忙,却从来没想过这些烦恼和距离。母亲的大爱是无声的温柔,消除了“烦恼”这几个字,消除了时空的距离。

“我喜欢奶奶做的菜!”我六岁的儿子从记忆走廊里喊着把我叫回来。

看着孙子狼吞虎咽好吃的时候,我妈总是哄着说:“小乖乖,好好吃饭,快点长大……”。不经意间,我在她沧桑的角落里看到了一种由艰辛酝酿而成的无言的快感和甜蜜。

家常菜养胃,母亲情怀养心。舌尖上的母爱是世间最伟大的爱,足以让我咀嚼一生!

袖口下的母爱

正文/段长元

阳光明媚,这是晒衣服的好天气。我和妈妈把衣柜里的冬装一件件拿出来晾干。突然,一件红色的小毛衣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抚摸着这件精致的毛衣,摸了摸它温暖的袖口,还有袖口传来的温度。

我的思绪回到了那年的冬天。

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肆虐的大雪让大地白得像只野兽。刺骨的寒风像刀子一样吹在我的脸上。我被妈妈武装到了极点:厚厚的羽绒服,漂亮的帽子,精致的手套。

大雪天放学回家,妈妈已经准备好了热腾腾的鸡汤,屋子里弥漫着食物的味道。一顿温暖的晚餐后,我正准备做作业。我妈拿着毛衣走过来:“来,试试这件毛衣。”我开心的穿上。整件衣服很适合我,但是袖口有点厚。看着我妈略带失望的脸,我安慰她说:“挺好的,免得花时间麻烦。”我妈笑着着急地说:“这个不行。让我们改变它。风会变冷的。”我只好让我妈换了。这时房子突然黑了——停电了。我心里有点窃喜,因为我可以早睡了。

然而,我躺在床上睡不着。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关门的声音,跑到妈妈的房间,发现她已经出去了。妈妈这么晚在外面干什么?我跑到阳台上四处看看,一眼就看到了我妈:雪花还在飘,在寒冷的路边,我妈拿着袖口有些肥的毛衣给我换了。漫天的雪花落在她的衣服和头发上。……我妈背对着我,弓着腰,安详而美丽,我的眼泪不自觉地盈满眼眶。

第二天,我穿上毛衣,匆忙去学校。寒风还在吹,心里却暖暖的。

“怎么了?把衣服拿出来,赶紧擦干。”妈妈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赶紧挤了挤眼角,把毛衣压扁了。阳光下,那件毛衣特别好看!

母爱永远不会变老

正文/钱永光

在城市工作后,特别是结婚成家后,回农村老家的就少多了。几年前,父亲去世后,我下定决心给70岁的母亲在农村安装一部电话。自从我妈妈安装了电话,每天早上6: 30,她总是给我打电话。马上要起床上班该做什么?别忘了吃早饭之类的,好像我还是个离不开妈妈的孩子。

不知不觉,我妈已经这样叫我三年多了。虽然她年纪大了,但她关心我的话题并没有变。如果是夏天,她肯定会说今天温度太高,注意不要热;如果是冬天,她肯定会说今天很冷,多穿两件衣服,不要光顾好看,注意别冻着;如果下雨,她会说出门要带伞,千万不要在雨中感冒;如果我听说我今天有个晚宴,她会没完没了地告诉我,记住不要喝太多,这会伤害我的健康。

我妈在电话里对我的劝诫几乎成了我妈每天提醒我的“注意事项”,我和我妈也渐渐习惯了这种“婆婆”。

但是有一段时间我妈好几天没给我打电话了。那几天,我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于是我马上拨通了我妈的电话,可是我连续拨了好几次,都没有人接。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越想越慌。我妈呢?想到这,我赶紧给老家的姐姐打电话,她说:“我妈住院了,头晕。幸运的是,她被及时送往医院急救,但现在她已经转危为安。”还没有,姐姐说,妈妈不让我告诉你,她说你回来很不方便,要换几十里路的车,工作忙,怕你被她分心。

听说妈妈生病了,我放下电话,立刻坐车往老家跑。当我气喘吁吁地赶到家乡医院时,发现妈妈躺在病床上,静静地滴着水。我母亲病得很重,拒绝告诉我。想到失去父亲的痛苦,我忍不住哭了。现在妈妈着急了,心疼的抚摸着我的头说,“儿子,你哭什么?妈妈不好吗?你看,你跑这么远来看我,还花了车费。你不知道如何省钱。如果你早告诉你姐姐把手机给我,我就给你打电话了,你就不用来回奔波,花更多的钱了!”

我妈特别注意“花钱”,所以我记得每天早上我妈都给我打电话。现在为了见妈妈,只花了一点车费,妈妈心疼我。我姐说自从我妈装了电话,她每个月的话费就几十块钱。这对我妈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姐姐告诉我:“每个月,妈妈总是主动打电话给你,为的是省下你的电话费。妈妈说你负担重,生活不易!”姐姐还没做完。看着病床上的妈妈,我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是的,我妈虽然很平凡,很老,但是她很爱孩子的心,不会随着岁月而老去。妈妈坚持每天给我打电话,让我意识到有一件事是永恒的,那就是母爱。

时间深处有母爱

文本/董国宾

月亮来了,地球安静了,不安的童心却无法平静。多少个冷清的夜晚,我常常咬着月光,一次又一次的向妈妈投去怨恨。

我额头上的那个疤是我学步的时候烙的。大姐说,我摔在门框上,流了好多血。多可怕!那个挥之不去的伤疤永远是一个悲伤的印记。我抱怨妈妈在院子里忙。我是我妈妈的宠物。为什么我不能被照顾?

伤心的事永远不能说。上学的时候想自己穿衣服。穿新衣服是我的梦想,但我妈妈从来不愿意给我买。哪怕是一副新手套也会让我喜极而泣,只能在日日夜夜的期待中迷失。我有一个哥哥和两个姐姐,我妈总是用她们换掉的旧衣服盖着我。裤子长了,20%卷。鞋子大了会塞棉球。风一吹,一件大衣就会鼓起来。音乐老师走进教室,这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但我根本享受不到上体育课的乐趣。我不会跑,不会跳,我就是讨厌不合身的旧衣服。在我年轻的印象中,我妈妈决心不在我身上花一分钱。我最忘不了的是,我放学回家,找我妈要钱去理发。妈妈的眼睛瞪着,吓得我往后退了三步。然后剪衣服的剪刀熟练地在我头上响“ kacha ”。我就这样被我妈剪秃了。同学们都笑我,连我老师“扑哧”都笑出声来,羞愧得躲在舅舅家一个星期没去上学。

抱怨母亲由来已久,一个接一个,滑入了深深的怨念池。我妈从来不问我学习的事情,而是把我大哥大姐二姐照顾的很好。从我妈和隔壁舅舅的一次偶然的对话中,我终于窥见了我妈隐藏的内心。我妈说我大哥和两个姐姐聪明好学,想把自己的力量都给他们上大学。嗯,我还不如呆在家里种地。我在里屋听到这些话。作为一个年轻人,虽然我无法感知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但我只觉得一股怨念涌上心头。我妈叫我要努力,总是用同样的威严要求我,不管是酷暑还是严冬。牧场,打谷场,田野,永远没有我的影子。没关系。做一个腰板挺直的农民,可以撑起一整片天空,但我忘不了赶牛保险深入人心,震撼人心的那一刻。还有一次,我家母猪生了,怕母猪晚上碾压幼崽。我妈在猪圈里睡了整整两个晚上,去了我舅舅家,就严厉地让我去值班。那些夜晚,恐慌和烟熏天的味道一起向我扑来,小猪安然无恙,我却病倒了。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是不是我在妈妈心里还不如小猪?我对妈妈的看法不仅仅是怨恨和抱怨。

我大哥和两个姐姐相继上了大学,一家人都很开心,我却很郁闷,很不开心。我妈让我在家种地,我开了弓和她对质。18岁那年,我去边疆当兵。我十几年才回家一次,那时候父亲病重。那些年,没有人知道我的心有多苦,但我不想见到妈妈。

换工作后,我在家乡的一个城市定居。那年中秋节,全家难得聚一聚。母亲自然老了很多,但像往常一样,她装出一副威严的面孔。没想到,这一次,我妈把冷军的目光投向了她的大哥和两个姐姐,声音还很大:“肖斌跳槽了,打算买一套两居室。我不这么认为。想买就买大的,装修好一点。这一生,你要体面,你可以做为你的兄妹。”

老婆孩子住在宽敞舒适的新房子里,盯着优雅的天花板,对母亲的所有怨恨都在新房子淡淡的香味中瞬间化解。回首生命的痕迹,我在想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而这种母爱却藏在岁月的深处!

母爱做的酸菜

文本/冯硕

童年记忆中的酸菜,是在外面北风中疯狂玩耍的,过了一天,回到家,厨房的大铁锅突突突突响着,诱人的香味让人温暖,寒冷突然消失。

那时候冬天鲜菜少,酸菜成了必不可少的家常菜。妈妈很会挑白菜,每一颗白菜都仔细研究过。她常说白菜的根不能太大,心要饱满;树叶不能太多。如果你有太多的叶子,你应该用刀把它们砍下来。如果叶子太多,腌制的酸菜会变得暗淡而不脆。选好白菜后,母亲小心翼翼地用刀把外层的老叶子剃掉,用清水漂洗,用开水煮十几分钟,捞出来控水。

妈妈在酸菜缸的底部撒了一层盐,把白菜的叶子圈起来,根部朝外,撒了一层盐,堆了一层白菜,堆到院子满了,然后用刷过的青石压缸,注水,把酸菜缸一层一层盖上,最后铺一层塑料布,不要太紧,要有一定的透气性。酸菜缸要放在不冷不热的地方。热的地方会烂掉才腌成酸菜,而白菜在冷的地方就很难腌了。之后还要等一个月很久。

酸菜腌制后,妈妈把它切成细丝,辅以粉条和几块肥肉,偶尔放些猪血香肠,盖上严盖,等到锅蒸熟,再用文火炖。咬一口,酸菜不酸,肥肉不腻,粉条顺滑,香气浓郁,嘴里一点点酸总是画龙点睛。是东北人向往的味道,冬天温暖爽朗。我们一家人围坐在炕上,吃着酸菜,聊着他们的日常生活。我的童年是在浓浓的酸菜味中度过的。

毕业后工作繁忙,吃东西不规律,胃也不好,但每次吃妈妈邮寄的酸菜,胃口总是特别好。前几天接到小姑的电话,她跟我说:“你妈妈最近身体不太好,但是回家包了白菜,做成酸菜一个一个的发,然后邮寄到邮局。我劝她不要累着自己。她总是说我做这个工作几十年了。从你小时候起,我就喜欢我的酸菜。我还答应儿子,除非在床上动不了,否则我会继续为他做。”

听着嫂子的话,我突然泪流满面。母爱就像一把伞。阳光明媚的时候,我们经常忽略她,但下雨的时候,我们又会想起她,想起她为你遮风挡雨。但是不管你记不记得她,妈妈的爱是那么的真挚,陪伴着我们,温暖着我们。我永远不会忘记妈妈做的酸菜。

母爱没有距离

正文/李

吃完饭,老婆准时坐在电视机前看央视“的天气预报”。多年来,我妻子养成了这样的爱好。

以前,我妻子最关心武汉的天气,因为武汉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近。自从我儿子去年去上海工作后,他妻子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上海。“老李,明天上海气温会降两次。叫你儿子加衣服。”话一说完,老婆从沙发上站起来,跑到书房拨儿子的电话。我在她身边听着。“儿子,刚才看了天气预报。明天上海的温度将下降两度。要注意加衣服,小心感冒。”

儿子漫不经心的说:“妈妈,不用担心我。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和我爸要注意身体。”妻子唠叨,儿子不耐烦,他就挂了电话。

妻子很失望,嘟囔着回到客厅继续看电视。“杜,杜,杜……”突然,一阵铃声急速响起,我赶紧去书房接电话。我妈从老家给我打电话,她老人家跟我说:“儿子,根据天气预报,明天气温会下降,出门要多穿点衣服,别冻着生病。”“妈妈,我知道你应该好好照顾自己。”我一说完就打了个喷嚏。妈妈在电话那头听到了,着急地说:“你太老了,照顾不了自己。快点穿上衣服。别让我妈妈担心你。”我妈没完没了,我赶紧转移话题跟我妈说:“我要叫你孙子。”妈妈无奈,只好放下话筒。

接到妈妈的电话,我泪流满面,被妈妈的爱感动,感情的潮水在自由地奔流。在这个寒冷的冬夜,打电话的应该是我,应该是我向垂死的母亲致以衷心的问候。但是我70多岁的母亲打电话给我照顾已经成为父亲的儿子。心里隐隐作痛,深深自责自己的疏忽和麻木!

“但多少爱情有一寸长草,报三春晖。”天气还没变,两位妈妈就给儿子打电话,让他们加衣服。而两个儿子,还不懂两个妈妈的辛苦,太妈妈唠叨了。圣洁无私的母爱,感受大地,震撼人心灵魂。

母爱可以穿越千山万水,穿越时空。儿子在哪里,母爱的触角延伸到哪里,母爱没有距离。

母爱像一朵花

正文/顾丽丽

在童年的记忆中,我生活在贫困之中。她母亲在山里干完农活后,日夜绣花挣钱。每天天一亮,妈妈就穿衣服起床,生火做饭,喂猪喂鸡,然后叫醒我们的孩子吃饭上学。母亲自己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胡乱吃了几口,就赶去姨妈家绣了。母亲运筹帷幄,任劳任怨,母亲绣的花总是比别人更精致、更干净,赢得镇上花检人员的赞誉。当我睁开眼睛,看到昏暗的煤油灯时,我的童年就留在了我的记忆里。我妈把头埋得很深,戴着针,双手乱飞,忙得疲惫不堪。像豆子的灯光一样,火焰跳跃着,冒着烟,母亲的身影被拉长,投射在墙上。妈妈舍不得休息,因为家里有几个饿嘴等着她喂,简陋的房子里需要添东西,孩子上学的学费等着她交。那时候我妈总是忙到半夜。在贫穷的岁月里,我妈把我们的孩子一个个戴着长大。

在物质匮乏的时候,母亲总是尽力解决孩子的衣服问题。一点点针线,一点点布边角料,成了妈妈心爱的宝贝。妈妈“在缝纫机上跺脚”,给我们缝制礼服和裙子,让我们的女儿看起来清爽漂亮。随着生活变得更好,我妈妈有更多的空闲时间。她缝电视机,把漂亮的花放在枕套上,学会裁剪,给我们缝衣服和裤子。母亲用勤劳的双手装扮起贫穷卑微的家,让美丽的花朵照亮我们清澈的眼睛,让我们幼小的心灵生出无限的温暖和喜悦。

几年前,我向妈妈抱怨小镇的冬天太冷。那时候我每天坐车穿过整个镇子去上班。简单的公共汽车和一个小时的车程让我毛骨悚然。一周后,妈妈递给我两双自己做的鞋垫。一双绣花鞋,两只可爱的小鸳鸯深情依偎。另一双鞋上绣着盛开的大牡丹花,蝴蝶飞舞。本来我妈听说我脚冷,就去邻居家做鞋垫外观,给我仔细绣了。喉咙哽咽,母亲工作的影像出现在眼前:老花镜站在鼻梁上,对着灯光,摸索着穿针,踩着笨重的缝纫机,把绵绵的母爱带进细密的针脚。之后的每一年,我妈都不忘给我做几双鞋垫。

年前,王姐为搬家绣了一幅十字绣,让我羡慕不已。还买了针线绣挂在墙上,没几天兴奋就泄了。从小到大没做过女人,怎么理解那些刺眼的图案?怎么能静下心来一针一针的绣呢?作为一个母亲,知道自己喜欢,就主动帮我绣了放弃的十字绣。后来我才知道,已经快70岁的母亲是多么努力的分辨不出丝线的颜色,于是让侄女帮她找。无数格子号发现刺绣错误,然后去掉重做,如此反复。我妈因为眼睛颈椎旧病发作睡不着。半年后,这种“花开富贵”的十字绣终于挂在了我的墙上。盛开的大牡丹花,是母亲对孩子美好生活的热切期盼,也是盛开的浓浓母爱之花。

这是我妈妈!她用勤劳的双手和智慧的头脑,把母爱之花盛开在我的人生旅途上,让我带着温暖和爱勇敢前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