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与康巴汉子睡过的经历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有冯司这个活宝在,餐桌间气氛自然是活跃的。

冯司注意到萧疏跟虞凰坐在一起,两人举止虽不亲密,但萧疏给殷容家的菜,殷容都吃下了。

夹菜。

这本身就是个很亲密的事。

冯司若给虞凰夹菜,虞凰铁定嫌弃地要将整碗饭都倒垃圾桶去。

毕竟筷子沾着他人的口水呢。

冯司目光微转,玩味地落在萧疏跟殷容身上。

萧疏将红发朝背后捋了捋,冲冯司微抬下颌说道:“看我做什么!爱上哥哥呢?”

冯司呵呵地笑,“学长真是会开玩笑,我只有在照镜子的时候,才会动一动凡心。”

“自恋!”萧疏拿筷子敲了敲冯司的脑袋瓜。

冯司捂着有些疼的脑袋,他说:“学长,你跟殷容学姐在一起了?”

闻言,殷容面颊上浮出一抹绯红来。

萧疏目带情意地看着殷容,并没有否认,“你小子眼见力也不错嘛。”萧疏恨不能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他跟殷容在一起了,但殷容是个低调的性子,他只能陪殷容低调。

盛央白了冯司一眼,“老四,你不知道殷容学姐跟萧疏学长早就在一起了么。”神域学院还没休学时,萧疏就跟殷容表白了,他俩那时候就成双成对了。

冯司像个老司机,故作高深莫测地说道:“你懂什么,那时候他俩不是谈恋爱,那叫搞暧昧。现在么。”冯司嘿嘿地笑,萧疏瞪了冯司一眼,也跟着嘿嘿地笑。

笑完,萧疏便说:“这开学就要比赛了,你还是想想你该怎么混过关吧,小心被退学。”

冯司脸上顿时没了笑意。

比赛什么的,真的好烦。

就在这时,又有几张熟面孔走进了火锅店。

这家火锅店名叫饕餮窝,它生意红火,是全校学生都公认的味道最棒

真正与康巴汉子睡过的经历 无删减全文,

的一家店。

火锅店的老板是一名喜爱研究美食的王师驭兽师,这家火锅店的火锅料是一绝,熬煮火锅料的汤底更是一绝。据说,这种汤底是用低级彘妖的筒骨熬制而成的,它汤汁唯美,煮出来的火锅特别美味。

因此,其他火锅店都干不过他们家。

每到开学跟放假的时候,饕餮窝火锅店的生疑都很火爆。

从大门口走进来的那群人,大多都是一年级的新生,走在最前面的是两名男子。左边的男子个子高挑,脸上难掩傲气,虽傲,却并非目中无人。右边的男子则长得相对可爱一些,留了一头长发,长发在背后绑成了一个小辫子。

但他们都穿着暗粉色的西装。

暗粉色的服饰,那是琉璃族的弟子。

“哟,琉璃烽同学!”冯司认出了A班的琉璃锋,忙朝他招了招手。

见冯司给自己打招呼,琉璃烽眼里闪过一抹鄙夷。

A班的人,那都是年纪最优秀的学生。

冯司是靠家族力量走后门的学生,他入学时被测评为D级潜力,是D班的学生。

A班的天之骄子,又哪里看得上D班的小垃圾呢?

琉璃烽理都没理冯司,但他还是走到了他们这一桌,并主动颔首跟虞凰打招呼,“虞凰同学。”

虞凰放下筷子,冲他点了点头。

注意到琉璃烽身旁还站着一名少年,虞凰盯着少年脑后的辫子看了一会儿,才冲那少年弯唇一笑,“好久不见,琉璃少主。”

虞凰上次见到琉璃绍,还是三年前去楼兰古阁捕捉功法的时候,那也是虞凰第一次遇见盛央。

琉璃绍见虞凰竟然还记得自己,表情一时间有些复杂。

初见时,他是身份高贵的琉璃族少主,坐在飞行器上,喝着最上等的咖啡。

而虞凰呢?

那时候的虞凰容貌已毁,跟林渐笙一起在阁楼外面摆摊卖自热锅。

那时候,他们几个都是士师初期的修为,轩辕思思仗着自己是轩辕族的小公主,便敢随意欺负虞凰,敢诋毁虞凰只是轩辕慎不要的一只破鞋。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风水轮流转,越转越气人。

曾经的‘破鞋’,如今成了翱翔九天的凤凰。

她是四级净灵师,是君师后期驭兽师,更是无我帝师的女儿,是盛骁的妻子,她才是修真界真正的公主!

如今的轩辕思思若站在虞凰面前,只怕是连头都不敢抬。

琉璃绍没想到只有一面之缘,虞凰便记住了自己。

而她,并没有因为那时候他们的所作所为便对他冷眼相看,反而还能放下芥蒂主动跟他打招呼。

什么叫格局?

这就叫格局。

不愧是无我帝师的女儿,这思想境界就是比他们刚。

这两年,虞凰名声越来越响,响到连琉璃绍都忍不住对她感到向往、敬佩。被自己敬佩的学姐主动打招呼,琉璃绍激动到脸红,他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虞、虞凰学姐,你好。”

虞凰见琉璃绍紧张地都结巴了,她眼里顿时有了些笑意。

琉璃绍便更不好意思了。

琉璃锋盯着盛央身旁的那个空位置,他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不由得黯淡了一些。

“盛央同学。”琉璃锋咬着唇,犹豫了许久,才小声问道:“娜洛...她真的是上古鲛人吗?”

听到娜洛的名字,饭桌上和谐的气氛顿时变得低沉下来。

盛央夹在筷子里的毛肚重新落进了火锅里。

盛央盯真正与康巴汉子睡过的经历着面前那盆红彤彤的火锅,眉心处突然一阵发烫。

娜洛的神之鱼鳞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盛央,她走了。

盛央放下筷子,端起可乐抿了一口,接着仰头喝可乐的动作,将眼里的泪意憋了回去。“...嗯,是的,她是上古鲛人。”

闻言,琉璃锋咬紧了唇。

他不愿意相信那个可爱的小鲛人会是那个灭杀了整个鲛人族的杀人魔头。

可他又必须接受这个令人吃惊的事实。

“我知道了。”

琉璃锋带着琉璃绍跟琉璃绍的几个朋友去了二楼。

他们走后,虞凰他们这一桌的气氛却依然提不起来。

娜洛在学院里跟盛央形影不离,她俩就像是双胞胎一般,做任务一起、吃饭一起、放假了逛街也在一起。

娜洛活着的时候,每次吃火锅,她都挨着盛央坐。

冯司盯着盛央身旁的空位置,他摘下眼镜,用手揉了揉镜片,叹道:“娜洛怎么就这么偏执呢?你们说,都八百年过去了,她也重新轮回了,就不能放下过去,好好的生活吗?”

萧疏抱着头轻嗤,“放下过去?不是什么过去都能放下的。能放下的,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那些刻骨铭心的背叛,那些置人于死地的欺辱,是永远都无法放下的。”

冯司眉头轻蹙,无法反驳萧疏这话。

殷容重新拧开一罐凉茶,她灌了一口凉茶,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便是妹妹跟父母惨死的样子。殷容说:“萧疏说的是,有些事,是永远都忘不了的。有些仇,不得不报。”

盛央嗯了一声,没有跟他们深讨这件事。

吃完饭,虞凰去结账。

“虞君师,消费满八百,赠送200优惠券哦。”火锅店的经理笑眯眯地将优惠券送给虞凰。

虞凰握住优惠券,回头问冯司他们:“谁要优惠券?”

冯司立马跑过来一把拽走了优惠券。

萧疏跟在他身后抢,便抢便喊:“你要优惠券做什么,你又没女朋友!给我,我跟你学姐可以经常来吃!”

冯司已经跑到门口去了,萧疏听见他说:“我留着泡妹!”

虞凰摇头笑了笑。

经理是虞凰的老迷弟,他又从冰桶里取了三块老冰棍,“虞君师,盛姑娘,殷姑娘。今天美女来我家消费,都有免费赠送的老冰棍。”

“谢谢!”

将老冰棍递给盛央的时候,经理多嘴问了句:“盛姑娘,你那个朋友呢?”经理摇了摇腰身,做了一个摆尾巴的动作,说:“就是那个鲛人美女。”

盛央红着眼睛笑了笑,说:“她回大海里去了。”

“啊,不来上学了吗?”

“嗯,不来了。”

“那多可惜啊。”

“...嗯。”盛央含着老冰棍,一想到这是娜洛最喜欢吃的老冰棍,她顿时就忍不住想哭。

虞凰拉着盛央走出火锅店,带着她往酒店走,他们的行李都放在酒店。

回到酒店后,他们拿好东西,便去了火车站,搭乘绿皮小火车前往通天塔。今天的小火车被神域学院征用了,只接待驭兽师学员,不对平民开房。

上了火车后,虞凰拉着盛央在窗边坐下。

盛央情绪仍然很低落,她拿着手机,却不知道该玩什么。以前跟娜洛一起逛淘宝,都觉得很有意思呢。

虞凰剥了一颗薄荷糖,“央央,吃糖吗?”

盛央张嘴含住那颗薄荷糖,顿时透心凉。

“我那天去断天涯,找到了娜洛的尸体。”虞凰突然说。

盛央猛地扭头盯着她,眼睛都睁大了些,盛央问:“她...她看上去,痛苦吗?”

“尾巴被砍断了一截。”

“...啊。”盛央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更不敢去想那个画面。

“师父说,娜洛之所以不能再轮回,是因为她拔掉了自己的神之鱼鳞。”虞凰若有所思地望着盛央,她说:“她把神之鱼鳞给你了吗?”

盛央眨了眨卷翘的睫毛,她答非所问地说道:“为什么会觉得她给了我?”

虞凰轻蹙英眉,低声说道:“因为神之鱼鳞是上古鲛人身上最重要的东西,她肯定不会将那么贵重的东西丢了,她一定会把自己身上最宝贵的东西,赠给她最在乎的人。”

“她给你了,是不是?”

盛央不说话,但眼泪却一颗颗的往下滚。

她突然抱住虞凰的脖子,趴在虞凰肩膀上痛声大哭,“虞凰,我知道她罪孽深重,死不足惜,可我还是好舍不得她。”

娜洛灭了鲛人族四万人,她是死不足惜,可盛央还是舍不得娜洛就这么没了。

只要一想到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娜洛了,盛央便痛苦不已。

虞凰轻轻地拍着盛央的背,此刻,语言的安慰是无力的。

有些痛快跟难过,是无法被化解的,只能交给时间。

时间是万能的。

盛央哭着趴在虞凰身上睡着了。

再醒来时,火车已经抵达了通天塔。

他们在通天塔外的荒漠中搭着帐篷住了一宿,天一亮,通天塔的大门准备从里面被打开。虞凰他们乘坐过山车抵达飞鸟台,坐在飞鸟的背上,很快便穿过空间来到了神域学院。

任外界如何动荡,神域学院仍然是那副古朴而神圣的模样。

一条无涯河将神域学院一分为二,河的那头是神域学院,河的这头是山脉草原跟中岩广场。

据说,这无涯河下生活着一只超级妖兽,超级妖兽是神域学院的镇山神兽,它平时一只都生活在这岩浆的底部,只有当神域学院有危机时,妖兽才会现身。

当然,这只是传说,因为神域学院建校以来,还从未发生过那种大灾难。

今年的驭兽师选拔赛还未召开,因此,神域学院今年没有一年级新生。

大家都是老生了,不需要引者带路,也知道该如何入校了。

学员们井然有序地渡过铁索桥,来到学院的操场上集合。

院长狄若风带领各院系的教授跟学院领导早已等候多时,虞凰抵达操场上,便看见了盛骁。

盛骁身穿黑色西装,西装外披着一件红色的教授袍,他看上去仍然是那朵高岭之花,只可远观不可侵犯。

神域学院共有两千名学员,两百多位教授。

学员们都挤在操场上,看上去还挺热闹。

狄若风走上台,没有发表长篇大论,只说:“各年级主任,把本年级学院名单统计好。”与血孔雀组织的对战中,陨落了许多驭兽师,其中就有神域学院的学生。

操场上一片安静,只有各班班主任点名的声音。

“三年A班,琉璃烽!”

“到!”

A班班主任便在琉璃烽的名字后面画了个勾。

“三年A班,盛央!”

盛央立马昂首应道:“到!”

“三年A班,娜...”班主任意识到这个名字是个禁忌,便自觉地闭上了嘴巴,将娜洛的名字抹黑,然后跳到下一个。

在这些班主任之中,要数S班的班主任任务最轻松了。

全年级战斗系S班就只有三个。

金元宝握着班级花名册,走到三年级S班前方,有些骄傲地喊道:“三年级S班,虞凰!”

虞凰:“到!”

金元宝在虞凰名字后面打了个勾,便将花名册递给了年级主任。“咱们一个不少,一个也不多。”

年级主任哭笑不得。

很快,年级主任便拿到了统计册。

经过统计,神域学院一共陨落了20名年轻的驭兽师学员,其中多是高年级的君师。老院长望着那份统计表,眼里闪过一抹痛楚。

这都是一条条年轻的生命啊,都是修真界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啊。

“将他们的名字,刻在神域学院荣誉校友墙上。”能够将名字刻在学院的荣誉墙,是神域学院每个学生最骄傲的一件事。为保护大陆而战亡的这批学员,他们的名字应当被刻在荣誉墙上。

“明白了,院长。”

将花名册递给年级主任后,老院长站起来,说道:“经过次次大战,我们深刻地意识到了团结与实战的重要性。前段时间,大陆高校联盟组织在一起,开了一个会议,并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我们决定,开设一所新的学府,叫做...”老院长突然一拍手。

他的助手往空中投了一颗记忆石,空中顿时出现了一所陌生的学院,而这所学院的名字叫做——

圣灵学院!

“没错,它就是圣灵学院!”

盯着那所学院,虞凰的眼里露出了惊讶之色。

狄若风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他右手在面前虚虚地一握,空中那所学院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并缩小了比例。狄若风围绕着那所学院转了一圈,边走边说:“圣灵学院,将建设在罗刹国京都,将对外公开招收500名年龄在二十岁到五十岁之间的学员!”

“各大洲各大高校、各大家族以及散修驭兽师都可参加圣灵学院招生比赛!比赛获胜的前500名学生,将被圣灵学院录取!”

闻言,学员们之间彻底炸开了锅。

“我的妈啊!这是要开设真正的精英学院啊!”

“这意思是说,要将大陆20岁道50岁之间的年轻强者集中起来训练,这是要打造一个特技高等学府啊!”

“把学院地址选在罗刹国,真的行吗?”

虞凰与盛骁对视了一眼,发现盛骁的眼神无比灼热,虞凰便知道了盛骁的打算。

他要去报考圣灵学院!

虞凰舔了舔嘴唇。

她也想去。

老院长伸手比了个安静的姿势,学员们顿时都闭上了嘴巴。

“圣灵学院将成为圣灵大陆师资力量最强、建设最超强的特技高等学院。帝诺帝尊被聘请为圣灵学院的荣誉校长,莫宵大国师为圣灵学院总校长,而我与兽人学院的普普安教授,将共同担任驭兽师系的院长。此外,学员也成立了净灵师系,将对外招手30名年轻优秀的净灵师,而凌霄圣者将担任净灵师系的院长,亲自负责教导净灵师学员学习!”

一个又一个重磅消息被丢出来,直接炸得全体师生都疯了。

净灵师的一些教授甚至都想辞职跑去圣灵学院当林渐笙的学生了。

在场学员,就没有一个心头不发热的。

“这次开学,的确会有一场擂台赛,但这场擂台赛并不是在学院内举行!”老院长故作神秘地停顿了一下,等勾起了所有学生的好奇心后,老院长这才继续说道:“明天上午,你们将会被送去一处上古秘境,与全天下年轻驭兽师一起参加比赛!”

说完,老院长呵呵地笑了一声,摊开手问他们:“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全体学员:“...”

真特么的惊喜,真特么的意外啊!

散会后,学员们彻底疯了。

冯司第一个冲向虞凰,一把抱住虞凰的胳膊,大声哀求道:“虞凰大佬,我愿意当你的大腿挂件,你带着我超神吧!”

萧疏也拉着殷容走了过来。

“族长,我跟殷容都是你的人,你带着我们一起飞,绝对不亏!我们变强了,对你来说只有利没有弊!”

盛央也想要去抱虞凰的大腿,可她一想到自己只有士师后期的修为,根本没有资格去抢那前500的名额,便贴心的没去找虞凰,不跟她添乱。

虞凰赶走萧疏他们后,便第一时间回了宿舍。

盛央已经回来了,正要打算洗澡。

虞凰靠着客厅沙发,问她:“央央,你要跟我组队吗?”

虞凰既然主动问起了,盛央便坦诚地将自己的心里想法说了出来。她告诉虞凰:“虞凰,我的确很心动,也想要跟你组队。但我很清楚我目前的实力水平,我跟你组队,就是累赘。”

盛央抱着衣服走到虞凰面前,她仰望着虞凰,平静地说道:“我们虽然是姑嫂,是亲人,但我不想用亲戚关系绑住你高飞的翅膀。作为朋友,虞凰,我希望你翱翔九天成凰!所以这一次,我不会跟你组队。”

“我会自己尽快变强,我不要依附任何人,我要让别人主动来依附我!”说这番话的时候,盛央的脸上神色很傲气。

有那么一瞬间,虞凰像是透过盛央看见了盛夫人的影子。

虞凰很意外会从盛央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盛央是真的长大了。

虞凰抬手捏了捏盛央的脸颊,她说:“那好,我等着你自己强大起来。”

“必须的!”

*

圣灵学院的成立,在整个大陆都引起了轰动。

在驭兽师联盟网上看清楚了招生规则后,大陆上所有年轻的驭兽师都激动起来。

这天晚上,琉璃落落找到了琉璃相思。“师父!我要去圣灵学院!”

与此同时,轩辕辰也主动去求见了轩辕慎,“族长,我想要报考圣灵大陆!”

精灵族。

多诺尔也找到了自己的母亲跟父亲,他沉声说道:“父亲,母亲,盛骁一定会去圣灵学院。我也想要报考圣灵学院,我一定要打败盛骁一次!”

这一夜,年轻的驭兽师激动地一整夜都睡不着觉,索性连夜起身朝着上古遗迹出发,打算去参加圣灵学院的招生比赛。

喜欢退圈后她惊艳全球请大家收藏:

帮佣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虞凰的反应。

见虞凰盯着浴缸

真正与康巴汉子睡过的经历 无删减全文,

里的牛奶一直不说话,帮佣以为自己做错了,忙小声地道歉:“深感抱歉,族长,您要是不喜欢牛奶浴,我这就为您换成花瓣浴。您喜欢什么花?”

这帮佣曾经的工作是照顾殷芙。

殷芙生活上极为讲究,她泡澡只泡牛奶浴,喝茶只喝75度的热茶,无鳞的鱼类不吃,带毛的水果不吃...

殷芙生活上特别事多,帮佣小心翼翼惯了,便以为殷族的女弟子们都这般讲究。因此,她得到了姬临渊的赏识,有幸能够照顾虞凰,自然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的。

因此,她唯恐虞凰不开心,要把她给换了。

虞凰看出了帮佣的拘谨跟不安,她说:“没有,就牛奶浴吧。”

虞凰长这么大,还从没有泡过牛奶浴,在末日时代里,牛奶是很稀缺也很珍贵的东西,那时候基地成员搜寻到的各种奶,都被集中送到了孤儿所。那些孤儿失去了父母,牛奶就是他们的命。

虞凰在末日时代生活了两百多年,老实说,她还从没有喝过牛奶。

更别说是用牛奶泡澡了。

看到牛奶,虞凰只想喝,不想泡。

虞凰动手就要脱衣服,见状,帮佣立马踮着脚握住她的睡袍领口。“族长,我帮您。”

这次虞凰没有任何犹豫便一口拒绝了,“不必,以后宽衣这种事我自己做。”这个世界上,能有资格脱她衣服的人,除了她的养父母,就只有盛骁了。

她有手有脚,不喜欢别人帮她宽衣。

闻言,帮佣忙应了一声,便倒退着离开了浴室,站在卧室外面候着。

虞凰很久没有泡澡了,恒温浴缸内的牛奶水一直保持着合适的温度,虞凰在浴缸里泡了片刻,便有些昏昏欲睡。

这里是殷族,有姬临渊跟长老们坐镇,殷族是很安全的。

虞凰紧绷了许多天的精神顿时放松下来,又处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她很快便靠着浴缸的靠枕睡了过去。

*

帮佣在门外一等便是一个半小时。

虞凰一直没有泡完澡,但帮佣也不敢离开。

就在这时,守卫队的声音在庭院外响起:“盛少主,这么晚了,您怎么过来了。”

帮佣听到盛少主说:“过来陪你们族长。”

“那行,盛少主自便。”

盛骁与他们族长是夫妻,人家老公来找老婆,那是天经地义的,守卫队立马便为盛骁打开了门。盛骁走进客厅,便看见客厅通往二楼的楼道口前站着一名女佣人。

女佣第一次与盛骁见面,多少有些紧张,她垂首恭敬地喊道:“盛少主,您过来了。”

盛骁点了点头,问她:“你们族长睡了?”

帮佣忙应道:“族长还在泡澡。”

“泡多久了?”

“得有一个半小时了。”

盛骁觉得虞凰多半是睡着了。

“行,你下去休息。”

“是。”

男主人发话了,帮佣赶紧溜了。

盛骁将大门关上,转身便看到虞凰的手机落在了沙发上。他拿起手机,解锁,便看见手机页面还停留在虞凰跟他聊天的界面上。盛骁拿着手机上二楼,来到卧室,便闻到了一股奶味。

虞凰居住的少主府面积很大,且是两层式。

她的卧室更是宽大豪华。

虞凰的主卧连着观景阳台,阳台外是天井院子,里面有泳池咖啡桌,还有一颗造型别致的古树。卧室右侧是衣帽间,衣帽间的尽头是一扇月洞门,月洞门内摆着一张茶桌。

而茶桌前方有一扇屏风,绕过屏风,便是浴室了。

盛骁来到茶室,一转身,便看到屏风后面的浴缸里躺着一个人。盛骁绕过屏风走近浴缸,最吸引他目光的并非虞凰那与牛奶一样白皙无瑕的肌肤,而是她那颗卤蛋脑袋。

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她的头发才会重新长长。

真正与康巴汉子睡过的经历缸边上铺满了鹅卵石,盛骁赤脚站在鹅卵石上,弯腰坐在浴缸边缘,伸手在虞凰的卤蛋脑袋上弹了弹。

虞凰立马惊醒。

“怎么睡着了?”盛骁伸手欲要将她从牛奶里面捞出来,手刚伸出去,就被盛骁搂着脖子用力拉进浴缸。

盛骁顺势跌入浴缸中,双手撑在虞凰腰际两侧。

两人鼻尖抵着鼻尖,能清楚察觉到彼此的一呼一吸。

虞凰刚醒,眼神还有些迷茫,但她的意识绝对是清楚的。“你干嘛打我脑袋?也不知道换个温柔些的方式。”

“温柔的方式么?”盛骁突然吻住虞凰的唇。

他尝到了虞凰唇瓣上的奶味。

“好香。”盛骁亲不够了。

牛奶这种东西,大口大口喝便如同喝水,但小口小口地抿,才能品味出它的浓郁奶香。盛骁品尝的非常仔细,仔细到虞凰呼吸不畅,彻底瘫软在他的怀里。

察觉到虞凰呼吸窒息了,盛骁这才放过她。

虞凰紧紧抓住盛骁衬衫的领口,小口地喘着气。“殷容说,学院要开学了。”

“嗯。”经过情欲的浸染,盛骁的声音听上去更低哑,却也更动人。

“后天就开学了。”

“嗯。”

虞凰手指放在盛骁喉结旁那个黑色的小痣上,用力按了按。盛骁顿时浑身紧绷,头皮发麻。

男人的喉结,哪是能随意按的。

按了,是得负责人的。

盛骁握住虞凰胡来的手,问她:“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不知道?”虞凰仰头咬住那颗小黑痣,“做我殷族压寨夫人,任我索取,你看怎么样?”

盛骁的声音,被吻声淹没,“好啊,殷族长。”

*

整整两天,虞凰都没有出门。

帮佣每到用餐的时候都会准时推着餐车来送餐,但每次守卫队的队长都会拦下她,并说:“族长在休息。”

族长在休息。

休息了两天,每日每夜都不出门的那种。

夜晚,萧疏躺在殷容房间上赏月,左手拎着酒,右手拎着一只烧鸡。他脚丫子在屋顶瓦片上敲了敲,殷容听到动静,拉开门走到院子里,仰头望着萧疏。

“你呆我屋顶上做什么?”在殷族见到萧疏,知道萧疏是为了自己才做了殷族的客卿,对此,殷容心里无比感动。

她很清楚萧疏此人有多爱自由。

他明明是生活在草原上的海东青,却收起了翅膀,主动走进了牢笼。

从前,殷容只是想要跟萧疏谈场恋爱,一场没有任何负担的恋爱。可在得知萧疏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后,殷容就知道她不得不认真对待这份感情了。

这个男人,已经拿出了真心。

她要么拿出真心跟他交换,要么便将他的一颗真心还回去。

萧疏喝了一口酒,吊儿郎当地说:“不然呆哪儿?你床上?你要说同意,我立马就下来。”

殷容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殷容突然取下她缠在腰间的一柄软剑,她将那把剑抛向萧疏,突然说:“如果你能用这把剑砍下我的胸针,我便让你上我的床。”殷容今晚穿着一条酒红色丝绒裙,裙子上面别了一枚蝴蝶结胸针。

她披着长发,明明是温婉的气质,可在那红裙的衬托下,却增添了些许妩媚。

萧疏捏着软剑,盯着殷容胸前的蝴蝶结胸针,他却把剑还给了殷容。

殷容下意识握住剑,诧异地问道:“机会难得,你不把握?”

萧疏灌了一口酒,站了起来。

他从屋顶跳下来,落在殷容面前,盯着她胸前的胸针,撇嘴说道:“砍下你的胸针,你会受伤。我才不舍不得伤你呢。你就是笃定我舍不得,才故意跟我画饼。”

“阴险!”

萧疏敲了敲殷容的脑袋,将那只烧鸡放在桌上,“你晚上没怎么吃东西,这鸡给你吃,我回去了。”

萧疏转身还没走,就被殷容握住了手臂。

萧疏回头,有些烦躁地说:“又干嘛!”

殷容说:“听说大国师跟血孔雀那个女人有一腿,我刚才又新发布了一篇小说,写的就是他俩相爱相杀的姑娘,你等会儿记得去给我打赏冲榜啊!”

萧疏:“...”

同样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虞凰跟盛教授在床上打架,他却只能熬夜给女朋友打赏!

气死人!

*

羌城是神月国的边陲城镇,它面积很小,风景也一般,却是神月国最有名的一座旅游城市。只因为它是距离神域学院最近的一所城镇,几乎每个在神域学院读过书的成员,都曾在羌城消费国。

羌城的电影院,是驭兽师们看过的。

羌城的火锅店,是驭兽师们吃过的。

羌城的冰雕城,是驭兽师们逛过的...

总之,羌城是驭兽师们最常光顾的地方啦。

因此,羌城也就成了平民们最向往的一座城市。每年,都会有一些年轻家长会带着孩子们来羌城蹭蹭欧气,希望他们的孩子吃过驭兽师吃过的火锅,泡过驭兽师泡过的温泉后,将来也能觉醒兽态。

受大陆局势的影响,神域学院放了大半年的假,羌城的旅游业也受到重创。

但安静了大半年的羌城,今日又开始热闹起来。

因为神域学院,开学啦!

一波又一波悬浮列车停靠在羌城站,一批批驭兽师学员在家长的陪同下来到羌城集合,准备前往神域学院。

这群驭兽师学员的到来,让羌城又回了过来。

电影院、火锅店、温泉馆、图书室、各种奶茶店都开张了,纷纷拿出他们最热情的态度,欢迎这些尊贵而有钱的驭兽师前来消费。

上午十点钟,虞凰带着殷容萧疏以及盛央等人抵达羌城。

冯司也在车站等他们,一群人会面后,直奔一家火锅店。

他们点了一个麻辣锅,盛央受娜洛那件事的影响,性格变得沉稳了些,人也没有那么话唠了。饭桌上,盛央几乎没怎么开口说话,只有冯司嘀嘀咕咕地说个不停。

“虞凰。”冯司端着一杯酒走到虞凰身旁坐下,他朝虞凰挤眉弄眼地问:“听说今年开学要举办一场擂台赛,你是咱院长的小徒孙,院长有跟你说过擂台赛是怎么个比法么?”

整个火锅店内的客人几乎都是神域学院的学生,他们时刻竖着耳朵在偷听虞凰他们这一桌的谈话了。

一听见冯司这问题,大伙儿齐齐停下筷子,扭头望向了虞凰。

虞凰察觉到这些人的目光,心头只觉得好笑。

怎么都觉得老院长会给她开后门呢?

虞凰摇头,“让你失望了,但他老人家向来公正公平,你们不知道的,我也不知道。”

闻言,冯司则又说:“那盛教授还能不知道?”

虞凰笑容更深了几分。“虽然我跟盛教授是夫妻,但盛教授也不会在这种事上给我开后门。”

“切!”冯司冷哼,“是是是,盛教授是个坦坦荡荡的真君子,他不给你开后门,他只给你开房门。“

“噗嗤!”殷容第一个忍不住哄笑了起来。

殷容一笑,满屋子人都在笑。

虞凰再厚的脸皮,被这么多人打趣,一时间她也有些害臊。

喜欢退圈后她惊艳全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