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是密宗的明妃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三日之后,张澄率百余膄大小渔船自下游而来,一路与赵军巡逻的战船多有交锋,在晋军的强弓硬弩之下,赵军的巡逻战船纷纷撤逃而去。

随后,在渔船之后,二三十艘大货船紧随其后,在前方战船的引领下,终于靠近北岸晋军营寨。

谢尚亲自迎张澄于水寨,笑问道:“张司马一路辛苦,此去如何?”

张澄指着靠在岸边的数十艘大货船,哈哈笑道:“幸不辱命!”

谢尚大喜道:“时机已到,击鼓升帐!”

咚咚咚~

号鼓声起,谢尚遂召集诸将,向他们宣布,将尽起兵马,杀过浚水,一举攻下敌军水寨。

众将忍隐多时,早就蓄满了战意,今见谢尚决心已下,无不热血沸腾,战意狂燃。

谢尚却手一挥,压制住了激动的众将,冷静道:“张豺是赵营名将,非是庸才,此番攻取敌军水寨,只可智取。我们要不动声色的接近水寨,趁着贼军不及反应,一举杀入。”

不动声色的夺取水寨?

众将面面相视,均是露出了难色。

赵营的一万五千兵马,有一万余众是布署在城外水寨,他们若要攻水寨,就一定要乘船过河,势必会引起敌军注意,又如何能做到不动声色?

谢尚却微微一笑,目光转向了张澄:“张司马,我现在要让你演一出戏,你可愿意?”

张澄一怔,狐疑道:“不知将军要叫属下演什么?”

“商人。”谢尚轻视道出两个字。

张澄终于恍然大悟:“郑氏?”

谢尚大笑:“正是!”

郑氏,正是,发音完全相同,一时间倒把身旁的众将闹糊涂了,不知两位主将到底打的什么机锋。

………………

黄昏时分,浚水之上,一片的金波鳞鳞。

张澄负手立于船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商人的打扮,又回头看一眼身后,二十余艘商船正紧随其后,船桅上,那一面“郑”字的商旗,正迎风飘扬。

张澄此行,正是奉谢尚之命,要不动声色的拿下水寨。

从表面看去,这些商船上都贴着郑氏商船的标记,船上忙活的都是些摇橹、扬帆的船工,都身着郑氏商号的统一着装,但船舱之中,却暗藏强弩、缳首钢刀和铠甲,船上的将士都是一万多骁烈军中精选的百战锐士,只需一两分钟的功夫,便能变身为全副武装的凶猛甲士。

时近傍晚,商船行至了南岸水域,缓缓的靠近了南岸的靠下游处的水营。

一见有船只靠近,迅速有一队警戒的赵军奔至栈桥,为首的军司马一面令部下弯弓搭箭,一面站在岸边,大声喝斥着,令商船不得近岸。

“军爷不要放箭,草民乃是郑家的商队,如今天色已晚,不敢再继续航行,只想在渡头停靠一宿,还望军爷开恩。”

张澄拱手陪着笑,船未靠岸,人已跳了下来,几步涉水上岸。

那军司马听闻是郑家的商队,戒备松懈了几分,却又沉声道:“上峰有令,任何闲杂人等,不得擅自入渡头,你们还是速速离开吧。”

“这天都黑了,伙计们都累了,请军爷行行方便嘛。”张澄笑嘻嘻的凑上近前,顺手将一块羊脂玉佩,装作拱手的样子,塞给了那军司马。

那军司马却是个识货人,借着落日的余晖照了照,便知道是纯正的羊脂玉,价值千金,非寻常之人可得,不禁心头大喜,暗自赞叹这郑家果然不愧是天王皇后家的大户,出手的确阔绰,也只有郑家才会一出手就有这样的大手笔,疑虑更是减少了几分。

那军司马当即将羊脂玉佩收入怀中,马上又换了一副面孔,摆手道:“夜中行船确实危险,我就网开一面,让你们在渡头暂留一宿,不过你们都得呆在船上,不许下船,知道吗?”

“小的明白,多谢军爷。”张澄连连称谢,忙召呼其余商船靠岸,并叫拿出船上所备酒食,犒劳岸边警戒的这队士卒。

钱也拿了,酒也喝了,一众赵军士卒更加松懈,放完放松了警惕。

一名头脑清醒的队主忍不住问道:“如此多的商船在此靠岸,是否不妥,不如先问过张将军?”

那军司马不禁心头大怒,他刚收了人家的重礼,娘的要是问了张豺,闹个不好,不但玉佩要上交,自己还可能受到责罚,岂不是鸡飞蛋打,人财两空?

那军司马怒声道:“些许小事,老子还做得了主,无需烦扰两位将军!”

那队主被他这一吼,只得耷拉下脑袋,不再说话。

看着那些吃吃喝喝的军卒,张澄眼中掠过一丝冷笑,喃喃道:“谢将军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果然如此!只是可惜了那上好的羊脂白玉……”

不知不觉中,时已入夜。

月凉如水,虽然已是初秋时节,但是晚上已经略带着森森的寒气,夜雾之中的赵军水寨,一片静寂,灯火昏黄之中,仍有一队队巡逻的士兵在来回穿梭。箭楼之上更是弩箭林立,江面之上仍旧游弋着哨船。

岸上的旱寨之中,一队兵马缓缓驰来,正中的一人,身披精制连环甲,腰悬宝剑,胯骑白马,正是赵军主将张豺。

张豺在一干将领的簇拥之下缓缓来到水寨之前,然后翻身下马,沿着水寨一路巡王菲是密宗的明妃视过去。

张豺治军严谨,一路上遇到打瞌睡的,只顾聊天的军士,则严加呵斥,遇到坚守岗位的将士则大加赞赏一番予以抚慰,一时间张豺所行之处,人人神色肃然,站的笔直,精神抖擞。

只是天不如人意,或许是石赵气数已尽,张豺一夜会巡查两次,这次巡查的方向是先往上游,计划巡查完上游的营寨,下半夜再巡查下游,使得张澄等人停在江边的货船,躲过了张豺的巡查。

眼看张豺逐渐往西北面的上游方向逐渐而去,东南面下游方向的晋军已然开始行动了。

二更时分,张澄见时机差不多了,遂是令藏于船舱中的士卒们,尽数下船。

十数名精锐的斥候,早已如同狸猫一般,潜行到江岸边,干掉了江岸边望楼上的守卒。

几百号晋军精锐士卒,如同幽灵一般,借着夜色的掩护,鱼贯而行,悄无声息的摸上了岸。

一队巡逻的士兵恰恰赶来,见到这群不速之客,尚未反应过来,便听到咻咻的弩箭声起,这只二十余人的巡逻小队,来不及发出声音,便全部葬身于乱箭之下。

呼啦啦~

数百名晋军锐士,如同潮水一般涌向水寨之内。

咔嚓!咔嚓!

手起刀落,一名名喝得大醉的值守士卒,皆在睡梦中做了刀下之鬼,偶尔遇到清醒的,终究也不敌那些如狼似虎的精兵,不是成为刀下之鬼,便是被乱箭射成刺猬。

张澄顺利据住岸头,急令点起三堆号火,向北岸的主力大军发出信号。

夜幕之下,浚水河北岸,大小船只如云,更有无数的竹筏,挤满了河岸边上。

谢尚手提元瑾破敌刀,昂然屹立在正中最大的那艘战船之上,神色肃然,双目如电,紧紧的盯着对岸。

呼!呼!呼!

对岸的一个高高的土堆之上,大火冲天而起,照亮了整个浚水的上空,也点燃了一万多骁烈军心头的热血和激情。

谢尚精神大振,举刀怒吼了起来:“扯帆,出发!”

嗬嗬嗬~

身后上万将士吼叫如雷,一面面风帆被扯起,无数的船橹和桨板齐齐挥动,整个河面上水声大起。

过不多时,一艘艘的船筏,便在号火的指引下,顺利的驶入对岸的水寨。成百上千的晋军将士,跳下船来,一路杀入敌营。

“杀胡,杀胡,杀胡!”

一阵惊天动地般的喊杀声,响彻了整个浚水南岸。

失去了警戒,毫无防备的,水寨中的敌军被杀得鬼哭狼嚎,紧接着又有无数的火把被点亮,四处点火,将水寨的点燃,到处是火光和浓烟,使得水寨中的敌军愈发大乱。

上万将士更是趁乱在敌军水寨之内四处砍杀,赵军之中,大都是汉人,骤然被袭,兵力和装备又都处于劣势,就是在平地硬撼都不是对手,如今失去了河水的屏障的情况下又被偷袭,又哪里是对手。

而更为重要的是,赵军之中的士卒,大都有夜盲症,眼前都是一片模糊,更加难以抵挡没有夜盲症的晋军。

“杀胡不杀汉,汉人缴械不杀!”

骁烈军依旧按照司马珂一向的主旨,对汉人以劝降为主,一边厮杀,一边大喊。

那些汉人原本正惊慌失措,四处窜逃,听得这一阵阵喊声,而且都是中原之地的腔调,当即不再犹豫,把兵器往地上一扔,就乖乖的举起双手,高声喊“降了”。

一旦有人带头投降,众汉人纷纷扔下兵器,举手喊降,结果一些杂胡也跟着扔下兵器,用着半生不熟的汉语喊道“香(降)了,香了”。

等到晋军已然全部登上北岸,一路横扫了大半个水寨,张豺才率数千羯人从旱寨中匆匆奔来迎战,可惜为时已晚,此刻就算张豺整顿好队列来迎战,也只是被碾压的份,更何况是一团乱军。

张豺抬头一看,整个营寨之内,到处是火光冲天,到处是晋军的喊杀声,自己的军马完全乱成一团不说,弃械投降者更是不计其数。张豺见这般状况,心中知道已无力回天,当即喝令吹响撤兵号角,往陈留郡城而逃。

登上河岸的谢尚,已然翻身上马,手舞长刀,纵马如风,一路从岸滩杀过去,身后众将士紧紧跟随,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一颗颗脑袋如切西瓜般被砍落。

上万大军很快就杀入旱寨,然而旱寨之中和水寨之中差不多,到处都是逃兵,更有许多奔逃不及的汉军士兵纷纷举手投降。只有那些羯人,知道晋军历来不留羯族活口的习惯,拼了老命的狂奔,实在躲不过的,便红着眼睛,如同野兽一般回头迎战,而后被晋军围杀,看成了碎尸。

天亮时分,当第一缕阳光穿透晨雾时,一夜未睡的谢尚,没有丝毫困意,看着那晨雾中若隐若现,飘扬在水寨之上的晋军大旗,他冷峻如铁的脸庞间,不禁涌上一丝快意的笑容。

这一战,一万五千名赵军被杀千余人,俘虏六千人,逃散数千人,最后跟随张豺而逃者,不过五千余羯人。

喜欢晋击天下请大家收藏:

公元341年。

辽东的慕容燕国,在慕容鲜卑人心目中的无敌战神,燕王三子,度聊几句慕容恪率两万铁骑,攻占高句丽所占的南苏城。随后,慕容恪亲率一万铁骑选择险狭的南道进入高句丽,随后与高句丽王钊的大军激战,很快高句丽的大军便被慕容恪的铁骑所击溃,高句丽举国震动。

燕兵旋攻入高句丽的都城丸都,高句丽王钊单骑逃走,燕将慕容霸获其母周氏。慕容恪率兵入丸都,掘钊父乙弗利墓,载其尸体,收该国府库积宝,并掳男女五万口,尽杂毁丸都而归。

随后,高句丽王钊向燕王称臣,燕将其父尸归还,但留其母为质。

此后,慕容恪又挟大胜高句丽之威,率两万骑兵袭击扶余国,慕容恪则统帅诸军冒矢石进击,攻克扶余,俘扶余国王玄及部落5万余口而还。

自此,慕容燕国新增十余万人口,缴获粮草辎重财产等不计其数,国力日盛。

而燕王三子慕容恪,也被拜为龙骧将军,封昌黎亭侯,成为了鲜卑人心目中偶像,也是无数少女心中的男神。

而燕王四子慕容霸,也在战斗之中,屡立战功,勇冠三军,成为新一代之中的虎将,其年不过15岁。

随后,慕容皝将燕国的都城迁于龙城,又将视线瞄准了鲜卑宇文部,准备一统整个辽东一带,再逐鹿中原。

……

漠北草原,匈奴王刘虎进攻代国,被代王什翼犍遣军逆击,大破之。不久刘虎去世,刘虎的儿子刘务桓既为,遣使求和于代国,代王什翼犍以女儿嫁给刘务桓为妻,然后匈奴向代国朝贡。

……

而后赵国的石虎,见得司马珂停止进攻,也休养生息,积蓄粮草,铸造兵器铠甲,准备与司马珂决一死战,将司马珂赶出江北之地。

赵国的所谓休养生息,无非就是稍稍减轻对汉人的盘剥,同时停止了驱使数以十万计的汉人宫殿建造而已。

而在江北的十万晋军,早已刀已磨利,马已养肥,兵已精,粮已足,将士们一个个摩拳擦掌要东进,彻底收复黄河以南的故土。

农历七月,司马珂自江南而归,便开始了晋军的征伐关东之战。

司马珂令沈劲率解忧军一万五千人,移镇荥阳,以防赵军自北面攻袭,镇守洛阳和虎牢关的东面;又令卞诞率控鹤军一万五千人,移镇颍川。

随后司马珂令桓温率北府神策军进攻谯郡,谯郡是桓温的故里,派桓温前往,更能利用其在当地的资源和优势。而夏侯长则率北府虎卫军进攻梁郡,赵军的兵力,主要集中在陈留、董燕和濮阳一带,梁郡之地的兵马其实不多,故此难度应该不大。

谢尚则率北府骁烈军,则进攻临近的陈留郡。

陈留郡的人口虽然被司马珂迁走大半,但是却驻扎有一万多的兵力,而率重兵镇守此地的,是后赵的威望颇高、战功赫赫的大将张豺。

而司马珂自己则亲率三万天策军、三千背嵬铁骑、两千羽林骑以及陌刀营,进攻石赵天王第七子、燕公石斌所镇守的东燕郡。

………………

天高云淡,烈日炎炎。

陈留郡西北,浚水。

风由南而来,空气之中有一股浚水的湿气。

地平线的尽头,一道细细的黑线出现。

那黑线缓缓的蠕动,渐变渐粗,仿佛一片贴地的黑云,沿着浚水河畔徐徐推进。

再近些,又仿佛滚滚的怒涛,正翻滚汹涌而来。

终于,那汹涌而至的浪涛,露出了它狰狞的真面目。

那是一望无边,绵延里许的庞大军阵,浩浩荡荡,辗压而至。

刀枪的森林,如死神的獠牙,反射着慑人的寒光。

翻卷如浪的旗帜,遮天蔽日,而在那旗海的最中央,一面巨大赤旗,傲然耸立,上面书着五个大字——“北府骁烈军”。

那些虎熊的热血将士,皆以王菲是密宗的明妃能环护在那面赤旗四围之下,而感到荣耀自豪。

这只一万多人的大军,正是司马珂麾下北府三军之一——骁烈军。

赤旗之下,谢尚坐胯着他的战驹,缓缓抬起头来,目光如刃,直射对岸。

此时正是汛期,连续下过几场暴雨,浚水河面上波涛滚滚,如同万马奔腾一般,川流不息,河水的颜色也因一路裹挟而来的泥沙而变成了黄色。

由于赵军在之前得到石虎的命令是严防死守,故此得到晋军东征陈留郡的消息,便早早在浚水设立水寨防御,利用河流阻止晋军东进。

河水对岸,上万的赵军的营帐布满沿岸一带,水寨连绵数里,负责留守浚水的正是赵营名将张豺。

在他的身旁,司马张澄望着那波涛翻滚的河面,不觉惊道:“河水暴涨,敌军又防守严密,如何过河,须伐木造船,再渡江破敌。”

谢尚眉头紧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色道:“伐木造船,终究是太慢,先令大军就地扎营休憩,再好生商榷一番。”

他手中长刀一举,身后便响起了一阵悠远而绵长的号角声,如同飓风一般扫过浚水北岸,一万多大军旌旗起伏,不断的往后传达着号令,然后缓缓的停了下来。

…………

晚霞如火,浚水河面上波光粼粼,一片通红,如同一江血水一般。

谢尚纵马沿着浚水北岸而行,身后跟着司马张澄和一干亲兵扈从。

只见对面张豺的水寨防守森严,错落有致,深得防守之妙,不禁暗自佩服。

江面之上,赵军的艨艟走舸,来回穿梭,巡视着江面,见到偶尔驶往这一段打渔的渔船,便将其撵走,甚至直接将船夫踢下水,拉走渔船的。

突然,谢尚被河水上游而来的一抹帆影所吸引,只见来船越来越近,仔细看来竟然有数十艘大船,成群结队而来,缓缓往下游而去,然而江面上的巡逻船只不但没有加阻拦,反而似乎在向船上招手示意。

这些大船吃水都很深,很显然船上有不少物资,对于到处劫掠的赵军来说,居然不但不组织战船去劫掠,反而主动示好,令谢尚不禁大惑不解。

谢尚当即令人找来一名熟悉情况的队主,前来询问个究竟。

那队主指着那队大船上飘扬着的大旗,道:“此乃襄国郑家的商船,襄国郑家之女乃胡酋石虎之后,又有不少子弟在胡虏麾下为官,是故郑氏之船在黄河南北之地,畅通无阻,无人阻拦。”

羯人入主中原,攻城略地以胡人为主,但是治理地方,还得仰仗北面投诚的士族。汉人之中,从来就不缺英雄,但是也不缺汉奸。

襄国郑氏之女郑樱桃,优伶出身,颇具美色,深得石虎宠爱,被石虎封为天王皇后。唐朝诗人李颀曾作《郑樱桃歌》,写郑樱桃以美艳而擅宠后宫故事,流传千古。

历史上的郑樱桃,因为其儿子石邃无恶不作,被石虎所杀,郑樱桃也被废。但是现在由于石邃被司马珂所杀,郑樱桃依旧是石虎的天王皇后,郑氏在石赵政权之中依旧颇有声望和地位。

郑氏

王菲是密宗的明妃 最新章节,

擅长经商,故此大河南北,很多郑氏的商船来来往往,穿梭与黄河南北的郡县之间。

谢尚望着那杆巍然屹立在浩浩荡荡的商船之中的大旗,只见一个斗大的“郑”字依稀可辨,眼中神色闪烁,若有所思。

突然,他转身回过头来,望向张澄笑道:“你曾在江陵精练水军,劫此商船应不在话下。”

连日来,谢尚等人从上下游沿岸的渔村,搜集了数百艘渔船,虽然比不得战船,但是骁烈军中有上万名曾经在江陵训练过的水军,在江陵水战之中击败过成汉的舟师,若是劫掠郑家的商船,自然不成问题。

张澄神色一愣:“劫商船?”

谢尚笑道:“只劫旗号和侍从衣帽,不劫财物,不伤其性命。”

张澄似乎明白了过来,当即应道:“遵命!”

谢尚急忙阻拦道:“不急,待其往下二十里再动手,避免走漏风声,前功尽弃。”

喜欢晋击天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