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圣女为什么这么蠢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开班式上号称滨江公安辅警培训历史中规模最大、人数最多、规格最高的培训,根本无法与正在进行的新警培训相提并论。

说起来培训八天,但掐头去尾,刨去报到和返回的两天,满打满算只有六天。

培训科目也很简单,队列训练、体能训练、学习贯彻党中央的精神,听“牢记使命,践行训词”、“唱响人民警察警歌”、“执法规范化与法律基础教育”、“犯罪现场保护”和“江南省警务辅助人员条例”等专题讲座。

还有徒手攻防技术、车辆查控、搜身带离、警戒具使用等警务技能训练。

对韩昕而言,这只是特情分队最初级的培训,或者说只是第一阶段培训。

等这边培训结束,就把队伍拉到留置管理中心,进行第二阶段乃至第三阶段的培训。虽然这儿的培训条件比较好,但在这儿培训是要花钱的,去留置管理中心就不用担心什么伙食费和住宿费,而且伙食比警官培训中心好。

不过他现在顾不上研究第二阶段的培训课程,坐在豪华大床房的写字台前,看着刘政委转发来的两份人员简历,举着警务通哭笑不得地问:“一下子塞两个女生来,还有一个要来做指导员,政委,这么说我们分队升格了?”

正在回家路上的刘淳辉也觉得搞笑,扶着方向盘笑道:“别说升格为中队,就算升格成大队都没问题。”

“这倒是,反正咱们没编制。”

“小韩,指挥中心的那个柳贝贝我不太了解,但谢萌这个小姑娘确实不错,她正规本科学历,而且上的是军校,像她这样政治可靠、军事素质过硬的姑娘真不好找。”

“既然上的是正规军校,那她应该去部队当军官,怎么会跑来做辅警?”

“她上的是正规军校,但她是非军籍生,你当过兵,比我懂,反正是没军籍,做不了军官。”

这上的是什么军校,这个军校上的有点坑。

韩昕甚至能想象到,那个姑娘的军校文凭,在地方上很难找到比较好的工作,因为用人单位对军校不了解,不太认人家的文凭。

他回头看了看正在晾衣服的姜悦,追问道:“政委,还有个问题,你和王支打算把剩下的几个名额留着激励其他分队的辅警,如果真有人表现不错,符合你们的‘提拔’条件,调到我们分队,不,现在是中队了,调过来之后做不了特情怎么办?”

“你找点事给他们干干,到底能不能做特情不重要,重要的是激励,是给同志们盼头,给同志们希望!”

刘淳辉生怕小伙子转不过这个弯,又笑道:“别忘了你也是大队长,要考虑到整个支队的工作!何况这剩下的名额不会那么快确定,现在是谢萌,下一个是谁,到底什么时候确定还不知道呢。”

“明白了,你们这是给人家画大饼,就这么吊着人家。”

“怎么说话的,这是工作需要。”

“我错了,我觉悟不够高。”

韩昕笑了笑,又问道:“既然需要留几个名额激励其他分队的辅警,指挥中心塞来的这个柳贝贝,是不是占了我们一个用来激励辅警的‘编制’?”

刘淳辉一样没想到陈长俊会塞个人过来,不假思索地说:“柳贝贝就算过来依然是指挥中心的辅警,她领的是指挥中心的工资,跟我们没关系,占不了我们的名额。”

“可就算她是什么指导员,指挥中心估计也没办法给她加多少工资。只要人来了就会存在一个同工不同酬的问题,总不能让指挥员的工资没普通特情多吧。”

“哎呦,你不说我真没想到这些,基本工资都差不多,关键是补贴和奖金,多一个人我们就要多发好几万块钱。”

“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凭什么去找钱给他们的人提供薪资待遇?”

[标签紫薇圣女为什么这么蠢:p标签]“如果人家确实很能干呢。”

“政委,你说得是如果。”

“小韩,你先别着急,我们明天可以跟张主任、陈主任再沟通沟通。最有钱的就是局办,光接待费用一年不知道要花多少。他们不塞人过来我们开不了口,既然塞人过来了,我们就可以理直气壮跟他们要经费。”

“行,我听你的。”

……

正筹建特情分队,接下来要组织特情们训练,今后要组织特情们收集违法犯罪情报线索的事,韩昕并没有对姜悦保密。

作为一个需要“护理”的病人,也没法儿对她保密。

姜悦听说有两个小姐姐要加入特情分队,不,应该是要加入特情中队,其中一位还要做指导员,跟陵海村小霸王做搭档,她忍不住走过来看看了手机屏幕。

见简历上的照片很小,又拿起手机放大看了看。

“老公,这个柳贝贝挺漂亮啊。”

“是吗,我觉得一般。”

“这个谢萌也挺好看的,你艳福不浅啊。”

“别开玩笑了,我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再说她们确实很一般!”

姜悦只是跟他开玩笑,因为自己也不难看,有那个自信。而且他有两个大美女妹妹和一个美女师傅,对颜值具有一定免疫力。

照片上这两位的颜值,也就蓝豆豆和王晓慧的水平,跟许琳琳和大韩璐还有很差距。

她一边催促他吃药,一边笑问道:“这两个小姐姐什么时候来报到?”

韩昕拿起药,端起杯子:“指挥中心的柳贝贝明天过来,我们支队的谢萌不参加这边的培训,反正也没几天了。等我把人带回支队,让她直接参加第二阶段的专业培训。”

“那你计划了好久的开班式呢?”

“到留置支队再举行吧,张主任说杨局和刘主任这几天没时间。”

“这么说已经确定的这六个人,他们不知道要被安排到你们支队,更不知道将来要做特情。”

“当然了,现在怎么能告诉他们,参加训练的辅警那么多,万一泄密了怎么办。”

姜悦想想还是不太放心,坐下叮嘱道:“老公,这是做特情,不是干别的,你既然招募训练人家,以后就要对人家负责。”

“这是必须的,从现在开始我就把他们当自己的兄弟姐妹。再说这儿是滨江,又不是边境。社会治安那么好,命案很少,并且大多是激情杀人,枪案多少年没发生过,就算有危险又能危险到哪儿去?”

韩昕吃完药,又回头笑道:“不过你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现在的训练只是开胃菜,等到了留置支队,我要给他们好好补一课,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训练。”

姜悦知道他正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场,甚至越来越像领导,很清楚他对未来的部下不会“手下留情”,禁不住问:“女生也要参加魔鬼式训练?”

“一样要参加,只有通过了体能训练,才能接受第三阶段的培训。”

“人家肯定会在背后骂死你。”

“我是对他们好,是对他们负责。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对我们而言这不是一句口号。”

韩昕想了想,又笑道:“回头找找程支,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想让他们摸摸枪。”

姜悦大吃一惊:“组织辅警进行枪支使用和射击训练,上级能同意吗?”

“只是培训,又不是给他们佩服枪支弹药,上级应该会同意。要知道我们中队的工作性质跟普通辅警不一样,有可能遇到的突发情况,甚至连大多民警都不一定能遇上!”

“老公,你能不能低调点,别搞那么夸张。”

“这不是夸不夸张的事,而是工作需要,刚才你也说了,我们要对人家负责。”

……

与此同时,下午刚被领导“委以重任”的柳贝贝,正在紧挨着滨江公园的大别墅里偷着乐。

明天就要去警官培训中心报道,确切地说是走马上任。

即将要担任指导员的那个中队,既要收集各类违法犯罪情报线索,也要协助纪委监委抓贪污腐败分子!

她盘坐在大沙发上,根本没心思追剧,脑子里都是影视剧里的各种卧底的情节,真是越想越激动。

唯一让遗憾的是,接下来的工作需要保密,不能跟闺蜜们分享,

紫薇圣女为什么这么蠢 最新章节阅读,

甚至不能告诉接警台的姐妹们。

她实在忍不住,俯身拿起手机,飞快地拨通了陈长俊的电话。

“陈主任,我柳贝贝,您忙不忙,说话方不方便?”

“不忙,你说吧。”陈长俊最怕接这个小刺儿头的电话,真担心她反悔。

柳贝贝激动地问:“陈主任,您下午说韩大是二级英模,还刚在执行秘密任务时中了枪,现在枪伤还没痊愈?”

“嗯,不过这件事要保密,局里为他举办过二级英模命名表彰仪式,听说搞得很隆重,公安部和省厅领导都来了,但直到今天都没发新闻。总之,你要去的是保密单位,作为指导员你不但要严守机密,到任之后还要跟队员们交代清楚保密纪律。”

“收到,我在指挥中心干了那么久,规矩我懂。”

“既要好好干,也要虚心向韩大学习,我对你有信心,不然也不会力排众议推荐你。”

老家伙怎么突然变这么好,还力排众议!

柳贝贝有点奇怪,好奇地问:“原来打算让谁去的?”

陈长俊被问住了,因为不能说指挥中心的其他民警或辅警,不然很容易穿帮,他灵机一动,煞有介事地说:“留置支队的情况你应该知道一些,说是我们市局的内设支队,其实接受市局和纪委双重领导。

支队长是我们局里选任的,政委是纪委选任的,所以按照留置支队的用人惯例,中队长来自我们市局,那指导员就应该由纪委安排人担任。我和张主任觉得你不但有学历,对工作又那么负责,继续呆在接警台没有上升空间,就力排众议推荐了你。”

原来干点工作,领导还是看得见的,以前好像有点错怪了陈主任。

想到占了本属于纪委干部的位置,以后要协助纪委抓腐败分子,柳贝贝突然冒出个念头,陈主任只是个科级干部,一个月才多少工资,可抽的不是软中华就是细支的那种九五至尊,肯定有问题!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可马上就要在纪委监委领导下工作,这件事管还是不管,他真要是有问题,到时候抓还是不抓……

还有建设局的那个王局长,每次跟老爸出去吃饭都能遇上他,人家凭什么总是请他吃饭,肯定有问题!

柳贝贝这一想一发不可收拾,发现有问题的人越来越多。

她暗暗决定等会儿要跟老爸说说,这政商关系要注意,跟那些当官的不能走太近,不然很可能稀里糊涂牵连进去。

喜欢老兵新警请大家收藏:

留置看护支队,大队长办公室。

大队长章小蓉正跟刚进来的支队长王燕一起,跟一个刚执行完看护任务的女辅警谈心。

“萌萌,这么说你找到更好的工作了?”

“没有。”

“真没有假没有?”

“真没有。”

“既然没有更好的去处,你着急辞什么职!”

男辅警不好招,能执行看护任务的女辅警更难招。

现在女辅警正紧缺,章小蓉怎么可能让她走,苦口婆心地劝道:“我知道看护工作很辛苦,但现在做什么不辛苦?而且受疫情影响,外面的工作不好找。你要是找到了更好的工作,我肯定放你走,但现在没找到,裸辞怎么行?”

王燕一样不想让小姑娘走,拉着她手笑道:“萌萌,你跟别人不一样,你上过军校,不怕苦不怕累,表现很不错,管理中心的领导在我面前表扬过好几次。我前几天还跟政委说,要给你压压担子,打算开个会研究下,让你担任分队长。”

章小蓉跟哄孩子似的哄道:“别耍小孩子脾气,你看看王支对你多器重!再说我们这儿多清净,执行完看护任务就可以学习。听话,好好干,利用业余时间好好学习,参加明年的公考,我相信你肯定能考上。”

在这儿干不但累,而且真的没意思。

不是像木桩似的帮纪委监委盯留置对象,就是参加队列训练和政治学习。一有看护任务,一盯就是两三个月,期间不但不能回家,甚至都不能给家打电话,几乎

紫薇圣女为什么这么蠢 最新章节阅读,

没有任何娱乐活动。

刚刚过去的几个月,谢萌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感觉自己像个机器,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她下定决心要辞职,鼓足勇气说:“王支,蓉姐,你们别劝了,我不想再干这工作,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

“先别把话说那么死,你再考虑考虑。”

“没什么好考虑的,我已经想好了。”

小姑娘的心情可以理解,毕竟在这儿跟坐牢似的,干得是完全不用带脑子的工作。而她的同龄人可以逛街、看电影,品尝各种美食,甚至可以拍美哒哒的照片发朋友圈。

谁不想活得更精彩点,继续在这儿干真是浪费青春、

王燕也年轻过,理解年轻人的感受,很想同意小姑娘走,可要是人都跑了,看护工作谁去做?

劝人家就是“害”人家,但在这个位置上不劝又不行,她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章小蓉突然笑道:“萌萌,别傻了,要知道你是我们支队的‘队花’!

那么多小伙子围着你转,如果觉得他们的工作不是很好,还有纪委的单身干部可以选,上次来的那个……那个谁,还跟我打听你姓什么叫什么,现在有没有男朋友。”

支队的男辅警围着自己转是真的,毕竟女生不多。

至于纪委的干部……那纯属开玩笑,人家是公务员,公务员怎么会找一个辅警。

谢萌可不会上大队长这个当,噗嗤笑道:“蓉姐,你就别逗我了,我是真不想干了,没什么挑战性,没上升空间,就算让我做分队长,也就是一个月多一两百块钱,再干下去有什么意思?”

小姑娘提到“挑战性”,王燕眼前一亮:“其实我们支队有具有挑战性,并且具有上升空间的岗位。只要能胜任,并且能干出成绩,工资待遇也不是只涨一两百块钱,而是一两千,乃至两三千!”

谢萌以为听错了,下意识问:“王支,我们支队有这个岗位吗?”

“以前没有,现在有。”

“到底什么岗位,我怎么不知道。”

“韩大快回来了,事实上他正在筹建一支能出外勤的特勤分队,就是专门协助审查调查室执行任务的队伍。”

“出什么外勤?”谢萌好奇地问。

章小蓉反应过来,禁不住笑道:“我们现在是协助留置管理中心看护留置对象,接下来还要协助几个审查调查室办案,既然协助办案单位办案肯定要出外勤,这个工作有挑战性吧,而且工作待遇比单纯的看护高。”

见谢萌有些心动,王燕趁热打铁地说:“但特勤分队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除了对学历、思想政治和军事素质有要求,而且平时的工作表现必须出色。”

“那就是去不成了?”

“你应该没多大问题,但辞职的事要到此为止,出了这个门就当没发生过。同时要安心工作,要起到榜样带头作用,要有让大家伙看得见的工作表现,也只有这样才能服众。”

见小姑娘似懂非懂,王燕强调道:“你想想,大家伙都很辛苦,干得都不错,凭什么让你去特勤分队,不让人家去?”

出外勤,协助抓贪污腐败分子,确实比现在的工作有挑战性。

更重要的是,工资待遇能涨很多。

谢萌觉得可以试试,一脸不好意思地说:“行,我听您的。”

“那就这么定,先回宿舍休息,再过几个小时又轮到你们这组上岗了,休息不好夜里容易打瞌睡。”

“是!”

谢萌举手敬礼,走出大队长办公室,突然有些后悔。

支队长和大队长根本没说什么时候能去特勤分队,那个什么特勤分队甚至连个影儿都没有,她们像是画了一个大饼,自己居然傻乎乎相信了。

通过这件事,王燕也受到了启发,确认小姑娘上了楼,立即掏出手机拨通刘淳辉的电话。

“政委,小韩那边的人选确定了吗?”

“确定了,他对人员的要求非常高,挑了三四天才挑了六个。”

“六个是吧,太好了,不用挑太多,有六个足够了。”

“王支,什么意思?”刘淳辉糊涂了。

王燕看了一眼正捂着嘴偷笑的章小蓉,眉飞色舞地说:“政委,你想想,我们为什么留不住人?说白了就是钱少,工作没挑战性,同时又没上升空间,辅警们干着没盼头。

特勤分队虽然也没什么上升空间,但工作有挑战性,干好了有成就感,而且钱多!剩下的四个名额留着,专门用作激励其他分队的辅警,给辅警们点盼头。”

特勤分队的工作重要,但支队的工作更重要!

刘淳辉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但想想又苦笑道:“王支,我懂你的意思,问题是其他分队的辅警,就算工作表现很优异,也不一定符合小韩的用人条件。”

“符不符合是一回事,甚至连他会不会用都是一回事,关键是要给同志们点盼头,让同志们看到希望!”

“明白了,至少有四个名额在那儿,不管能不能摸得着,但至少能看得见。”

“你先跟小韩沟通下,这事就这么定。”

“行。”

……

与此同时,刚回到局里的陈长俊,又看到了那辆别提多拉风的保时捷。

今天比昨天更嚣张,可能指挥中心门口的车位满了,居然停在距局领导车位不远的车位上。

几个给局领导开车的辅警,正站在树荫下围观。

如果被徐市长看到,徐市长肯定不会高兴!

陈长俊越想越郁闷,快步走进门厅,正准备上楼找那个丫头好好说说,张宇航提着包迎面而来。

“陈主任,回来了?”

“嗯,刚回来,张主任,你这是去哪儿?”

“徐市长明天要陪同厅领导调研,我先去几个点看看。”

要在领导们去之前踩下点,这个工作很重要。

陈长俊很羡慕但不妒忌,因为想让所有领导都满意不是一件容易事,他正准备让张宇航赶紧过去,张宇航好奇地问:“老陈,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没有不舒服……”陈长俊想了想,还是走到门厅前,转身看着那辆保时捷说:“张主任,你看看,这像什么样?”

张宇航不解地问:“那车是谁的?”

“我们指挥中心的?”

“我们指挥中心还有保时捷!”

“110接警台柳贝贝的,局里车位这么紧张,也不知道是谁给她办的通行证。”

这事归综合科管,张宇航一样觉得影响不太好,掏出手机笑道:“你先忙,这事交给我,我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行,我等你消息。”事实上陈长俊也没什么好办法,因为柳贝贝那丫头根本不怕他,就算去说了也没用。

想开除一样不容易,那丫头不但没犯什么错误,还俨然成了110接警台的台花,因为形象比较好,胆子又比较大,每次领导去参观调研,刘主任都安排她端茶倒水,甚至安排她讲解。

张宇航不明所以,打电话问负责办理车辆出入证的综合科民警。

“张主任,这事我知道,出入证是我办的,车牌号也确实是我帮着录入的,但办出入证的那会儿我不知道是辆保时捷,现在收回出入证,把她的车牌号从系统里删除,不太合适。”

“办理出入证不是应该填表,要填写车型和车的颜色吗?”

“是……”

“这么说她那会儿没填写?”

这不是工作上的疏忽,而是事出有因。

综合科民警犹豫了一下,苦着脸道:“张主任,我们开始没想过给她办,不少机关民警的车都开不进来,怎么可能让辅警把车开进来。”

张宇航一边示意司机开车,一边追问道:“那你们为什么帮她办的?”

“今年除夕夜,张市长不是按惯例进行过慰问吗,也去指挥中心慰问过。柳贝贝正好值班,张市长也不知道是不是问过她们有什么困难,反正她借领导慰问的机会,提到了停车难的问题。

说什么民警怎么怎么的,她们辅警又怎么怎么的。张市长很不高兴,就让我们办公室赶紧安排,还批评我们大问题解决不了,怎么连这点小困难都不帮着解决。”

什么张市长,人都已经进去了!

张宇航一时间也被难住了,让综合科收回出入证显然不合适,因为这不只是“人走茶凉”的问题,而且涉及到正式民警和辅警之间的关系。

至少在指挥中心,辅警和民警是同工不同酬,不能区别对待,更不能激化矛盾。

让综合科安排个专用车位一样解决不了问题,机关的车位太紧张,普通民警肯定会按规定的车号停车,有点职务并且有急事的民警不会那么遵守停车规定。

更何况,就算安排专用车位,她依然会开着那么拉风的跑车进进出出,局领导尤其来检查指导工作的上级单位领导一样有可能看到。

张宇航没办法,只能拨通陈长俊的手机。

“老陈,你能不能找小柳谈谈,她能开保时捷,说明她家的经济条件不错,问问她能不能换辆稍微低调点的车?”

“谈了,谈过好几次,没用。”

“跟她好好说,我们是公安局,不是其他单位,要考虑到影响。”

陈长俊站在研判室,转身看了一眼接警大厅,无奈地说:“张主任,现在的年轻人脑子里想的东西跟我们不一样,跟她完全说不通。而且听口气,她有那么点跟我们示威的意思。”

张宇航笑问道:“示什么威?”

“她可能对正式民警有看法有意见,反正像个刺儿头,处处跟带班民警对着干。”

“这说明我们的工作作风有问题。”

有人批评有些民警“贵族化”,把辅警不当人,其实说到底还是待遇的问题。

如果换作基层所队,哪个辅警敢这么嚣张。

可这儿是市局机关,她能见到局领导,能跟局领导说得上话,又没犯过错误,家里不但有钱,她爸好像还是市政协委员和市工商联的副紫薇圣女为什么这么蠢主席,对她而言上班就是来打发时间的,所以有的是底气,真拿她没办法。

陈长俊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时候,张宇航突然道:“老陈,韩昕的那个特情分队搞起来之后,不是要挂靠在我们指挥中心吗?”

“是,怎么了。”

“既然挂靠在我们指挥中心,我们就要担责任,不能对他们在忙什么一无所知,也不能全靠遥控指挥。要不安排个辅警过去,就算干不了特情,也可以去做内勤。”

把人塞给韩坑,那车自然就不会再在局里出现了。

这个主意虽然有些上不了台面,但必须承认能解决迫在眉睫的问题。

陈长俊乐了,笑道:“我先找小柳谈谈,问问她愿不愿意去。”

张宇航想了想,意味深长地说:“韩昕是大队长,就算兼起码也要兼中队长,兼特情分队长算什么?还有小柳,既然是我们指挥中心派出去的,做内勤不太合适,完全可以担任中队指导员。”

无论特勤分队还是特情分队,哪怕是特情中队,都是个草台班子。局里的文件上不会有,更不存在什么编制。

陈长俊反应过来:“对对对,必须是特情中队。小柳那么有能力,代表的又是我们指挥中心,必须担任指导员。”

“你先代表组织上找她谈话,搞正式点。她如果愿意去,韩昕的工作我来做。”

“行,就这么定!”

必须承认,新来的这位副主任就是有一套。

困扰了指挥中心近两年的问题,就这么顺利解决了。

陈长俊相信那丫头肯定愿意去,毕竟这是“委以重任”。而且那是特情中队,执行的都是特别重要的秘密任务,想想就很刺激很有成就感。

像她那样的人才,天天坐在这儿接报警电话太屈才,只有去正在筹建的特情中队才能大展拳脚。

至于会不会把特情分队,不,而是会不会把特情中队搞得鸡犬不宁……陈长俊相信韩昕肯定有办法,毕竟人家是英模。

喜欢老兵新警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