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chinesepooping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11月8日的凌晨,这天的余连起得非常早。或者说,到他这个水准的灵能者,充足的睡眠并不是为了保证工作学习的体力,而算是一种变相的享受,以及调息精神力,安定灵魂的手段。

如果是有什么重要事务,余连也是可以连续熬上几天夜的。现在,他就在自己一百五十平的房间办公室内,整理着布伦希尔特交给自己的情报,然后记录成一份军事报告。

情报自然是关于虫群的了。不只是在狮穴要塞中,便是在远乡星的大气层之内,也都发现了相当数量虫群的踪影。说起来,狮穴要塞的抵抗虽然还在继续,但远乡星可是完全陷落了,据说状况相当惨烈。这都能传出消息来,倒是让余连对这些帝国地方官僚的素质,再次有了新的认知。

这应该是身处边境地区的缘故,整个远乡星的殖民城市,都是为了狮穴要塞和驻防舰队的百万士兵而存在的。其驻防的警备部队、治安警察和地方官僚的素质一定是比承平日久的内地要高上不少的。

总之,在这些无名英雄的努力之下,他们仍然在尽量把当地的情况送往帝国这边,这其中当然也包括相当数量的“不明异种军队袭击”的说明。

布伦希尔特倒是很洒脱,没有在意些许的反对意见,直接把这些打了个包送到了余连这里:“卿是在场唯一和这些东西交过手的。可是,帝国将士很快便不得不和这东西打交道了。希望您能通过这些资料,给我一些建议吧。”

余连心想我不但能提供建议,就连它们未来半个多世纪的兵种升级和发展蓝图都能给你,但他作为一个矜持的社会人,肯定是不能太坦陈的,便故作无奈道:“殿下,这合适吗?我终究只是个外籍的观察团成员。”

“余连卿,我可不记得你是个这么虚伪的老鳝鱼款的啊!”她没好气地道:“你这几天每天上舰桥就跟回家似的,几乎所有参谋会议都旁听了的,这时候装局外人,有意思吗?”

“赶紧的,我这边还等着你的报告呢。”她用理所当然的口吻道:“您的工作是可以拯救几十万将士的性命的。别觉得委屈,我会给钱的,您就把自己当成个佣兵不就可以了吗?”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更关键的是,她给的确实是太多了。光是订金就把自己给北风之神和娅格妮丝她们的投资给赚回来了。

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既然收了钱确实就应该办事,而且余连也确实对虫群现在的战斗力很感兴趣,自然也便开始了一段熬夜赶报告的过程。

一些过于未来的资讯实在是解释不通,当然是不能乱说的,但通过结果推导过程还是比较容易的。这些推导论证便被余连尽数记录在了这片报告上,形成了一篇很有“前瞻性”的,对虫群战力和发展的军情预估报告。

根据目前所有视频资料的分析,余连已经大致推算出了跳虫、刺蛇等虫群基层兵种的战斗数据和一些“可能”有的能力,并给出了可以采用的反制手段。

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这份报告发出去会强化帝国的战斗力,让共同体吃亏。毕竟对付人和对付虫子是两种不同的方式,而共同体和帝国还可以理解成文明之争和思潮之争,最多是反抗征服者的解放战争,但虫群却在另外一个世界线证明了,它们就是文明的死敌。

只有死虫子才是好虫子,余连很乐意让这一幕提前诞生。

现在,这份报告已经快要完成了。余连琢磨着,等到收完了布伦希尔特给的尾款,他就把报告直接发到共同体的军情内刊上去,说不定也能换上一笔稿酬外加勋章什么的呢。

现在,这份报告已经到了可以收尾的时候了。

当余连在这份关于《“虫群”研究和进化猜想》的报告上落下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自得意满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然后把报告发到了晨曦天使号的舰桥。

他正准备点一根娅妮送的雪茄解解乏,便听到了门外的敲门声。

不轻不重,不急不缓的三声敲门声,节奏一丝不苟,就像是个机器人似的。余连知道,那就是自己三辈子的第一个勤务兵,艾米尔·莫里是塔下士了。

余连坐在椅子上,挥手用灵能拉开了门,少年便推着中国chinesepooping一个摆满了琳琅满目餐点的餐车进了房间。

“已经是早餐时间了,长官。”少年一边说着,一边把对常人来说几乎算得上宴席的餐点一盘盘地摆上了桌子。

余连看看时间,确实已经到六点半了。这应该便说明,这孩子最多4点过就起床了,五五点就得到食堂去守着了。

“你这个年纪,正是应该多睡觉才能长高的年纪,用不着为了给我送一顿早饭那么早起。”余连道。

“其实军官餐厅二十四小时都是有新出炉的饭菜的。只是,您喜欢吃的这种酸浆果鸟肉馅饼却只有早上才有。米萨罗少将也喜欢,我得抢在他的勤务兵到之前赶到,至少也得同时到啊!”

这算不算也是一种内卷呢?

顺便说一下,作为血路五环“破城者”的米萨罗少将,也是个气血充沛生命力旺盛的类型,同样也需要大量地摄入食物来维系自己的全盛状态,单论饭量是绝不在自己之下的。

大概是因为两人已经很少遇到在这个领域上能一较高下的对手了,顿时惺惺相惜。几次大胃王之战下来,居然莫名地成了臭味相投的朋友。

总之,这位拥有强者发型的米萨罗少将虽然也是星界骑士,可他在团内服役的时间有限,骑士的身份也更像是个称号。很明显,对那些死在古美亚密林之中的后辈,应该是没什么太直接的共情的。

后来艾米尔才偷偷告诉余连,米萨罗少将虽然只有一个子爵爵位,但却是卡图斯公爵家的旁支。

这个家族和默嘉什公爵、亚罗桑公爵并列,都是帝国开朝至今的名门了,但可惜却和那一家是世仇。

……好吧,总不能真指望这些已经有数千年的名门贵胄,都是相亲相爱的铁板一块吧?

总之,米萨罗少将还邀请余连,等仗打完了务必要去他乡下的庄园去做客,他在那里有一大片林地和冰湖,可以去森林中抓麋鹿和白熊来烤了吃云云。

余连和米萨罗因为共同爱好,惺惺相惜成了“朋友”,至少表面上是朋友,但两人的勤务兵却莫名其妙地怼上了,无时无刻不在较劲。这让余连很容易就想起了自己的上上辈子,流量明星在台上各种塑料姐妹花,纸糊兄弟情,粉丝们却撕得昏天暗地不同戴天,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便安慰道:

“鸡肉馅饼而已,一次吃不到而已,却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也不必和人起冲突。”

“可是,长官,米萨罗阁下的勤务兵是圣贝利亚高中的,和我们圣赛罗的学生本就是死敌,在任何时候遇到了,都是要分出一个高下的。”

他笑了笑,又道:“更重要的是,服务您的起居三餐是我的工作,而您住得是否安心,吃得是否可口,便是在下的工作成果了!我知道您是做非常重要的大事,可我也必须有自己的岗位。无论是多微不足道的工作,既然交到了你的手里,就应该把它做好。”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态度有点生硬,他又挂着少年感十足的微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而且,长官,在少年军校,三四点钟紧急集合是常态,我已经习惯了。”

少年军校的优秀子弟,蒂芮罗人的精英,大约就得是这个画风吧。

余连多看了对方几眼,夸奖道:“呵呵,别的我不敢说,艾米尔·莫里斯塔下士,把这个作风坚持到长大,我不敢说您一定会成为世俗意义上的大人物,可一定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好小伙儿。”

少年被夸得都有点坐立不安了,但举手投足间都带上了几分雀跃。

然后,两人便坐下一起吃饭。

最开始的时候,这少年是怎么都无法接受和余连同桌用餐的,表示天底下就没有勤务兵和主官坐同一桌的道理。可余连却表示,主官只是职位比勤务兵高,却绝没有人格更

中国chinesepooping 完整版阅读

高的道理。这段时间既然会一起工作那就是同事,一起吃顿饭不也是很合理的吗?

这段时间,余连也已经清楚,自己的小勤务兵是地方小贵族的幼子出生。

父亲已经阵亡在了和掠夺者作战的战场上,兄长继承了爵位。从小参军,希望能给自己挣上一份事业出来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广播音便在全舰的每个角落都响彻了起来:“全舰队正在切入重力井!全舰队正在切入重力井!即将抵达亚斯提星系!即将抵达亚斯提星系!请全员回归战斗位置,请全员回归战斗位置!”

紧接着,广播又切换到了通讯模式:“请余连上校马上到舰桥开会!请余连上校马上到舰桥开会!”

为什么要开会啊?我是观察团成员,又不是你的参谋官?

余连很想要吐槽,但艾米尔少年便已经麻利地从餐桌上跳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衣柜中拿出了制服外套,三两下就将其整理都一点褶子都没有。

这孩子当兵真的屈才了啊!

提起这个亚斯提星系,余连总觉得非常有既视感。可实际上,这是为了纪念帝国历史一位非常有名的大文豪大艺术家亚斯提爵士而命名的。

那位大文豪大艺术家也是当代的文化领域中最熠熠生辉的几个名字之一,但以他命名的星系,却是一个平庸到无趣的边缘之地。

一颗橙红色的进入壮年期的恒星,八颗行星。没有小行星带,也没有不需要大规模环境改造便居住的宜居星球。其中有两颗类地行星有改造价值,但这种星球在全帝国境内比喵星人便便盆里沙子还多,就算是要改造,估计也都得排到以一千年以后了。

另外,这里的矿产也就只是普通星系的平均水准,更没有足以让国王们心潮澎湃的零元素矿脉。

总之,如果不是一场汇集了上百万将士近千艘艨艟巨舰的舰队会战,即将在这里打响,估计这星系的名字都上不了三流报纸的第九版新闻。

余连个人觉得,如果是自己的话,一定不会选择在这种星系内交战的。毕竟,在这种一览无余的星系之中交战,打得最后考验的还是双方的硬实力。

然而,余连活了三辈子,就从未有和实力差于自己的对手交战的经验。这让他总觉得自己的人生非常不圆满,于是,便难免会嫉妒这些人生赢家了。

譬如说,正在晨曦天使号指挥位置上的布伦希尔特小姐。

此时的她,正在观测双方的敌情变化。星系之内的双方舰队表示,已经如同棋子一样化作了立体沙盘上的光点,还闪烁着各种状况数据。

“哦呀?掠夺者的统帅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要明智一些。”布伦希尔特略有些哑然地扬了扬眉毛:“我还以为,他们是会选择分兵的。让同等规模的舰队截住我们,其余舰队分散到各星区抢个痛快。”

“不能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在敌人的愚蠢上。”正在担任参谋长的奥斯坦娜·巴尔少将一本正经地劝谏,然后又解释道:“敌方的舰队由巨魔和长须妖组成。我在对方舰队中发现了一艘涂装为猩红的长须妖喷火舰,应该是深红暴君号,应该是灰坍的座舰。这次的指挥官,也应该还是他。在长须妖的掠夺者军阀中,他是学历最高的。”

“学历最高?”

“是的,年轻时候化名混入了联盟境内,是格罗伦海军学院的毕业生。”

“联盟居然会收长须妖的学生?什么毛病啊!”

“联盟境内现在有1200万长须妖的公民,虽然罕见,但也并不是完全的社会边缘。联盟军方也很乐意雇佣他们作为打手。长须妖最高在联盟军中当到过上校。”对于这种资料,奥斯坦娜小姐自然是信手拈来,堪称知性美女款的人形资料库。

“而且,格罗伦海军学院的学费很高的,留学可是一笔大生意。”她又补充道。

布伦希尔特冷笑了一声,却也不知道是在嘲笑联盟商贩的节操,还是在讥讽对面的暴徒老大居然也是个学院派。

倒是旁边吃瓜吃得很开心的余连不由得又多警醒了一些。

帝国方面,或者说,苏琉卡王对掠夺者的情报都掌握到了这种程度,那么对联盟呢?对共同体呢?

怪不得她们居然会知道我在新玉门遭遇的那些事呢。

不过,她们两个当着我(还有别的那些名字不重要的外籍观察团成员)说这些作甚?总不会是在炫耀力量吧?

这个时候,只听布伦希尔特又道:“没有埃罗人啊。”

“是的,所以若是要把埃罗人的考虑进去的话,敌舰队应该还会在战斗中增加。”

“现在已经是我们的两倍多了。”布伦希尔特扫视了一下舰桥,只花了一秒钟就找到了正躲在在角落把自己伪装成一件家具的余连,笑道:“余连卿,你怎么看呢?”

喜欢他和她们的群星请大家收藏:

总之,凶悍的掠夺者们虽然并没有把对面的小公主放在眼里,但在两位经验丰富的军阀将领的指挥下,还是以极高的效率动员了起来。

也不过半天的时间,包括十艘无畏级战舰在内的总共五百二十四艘大小战舰,就完成了编组,排队正准备跃迁离开狮穴星系。

属于长须妖的面包型战舰,和巨魔的长方形石头战舰混编在了一起,画面很有荒谬的超现实感,但编队完全没有丝毫的违和感。虽然这些战舰却是长得一个塞一个丑,可明眼人却能看到,这些丑陋的战舰,已经是颇有章法地构成了完整而统一的战争团体。

仅从这一点来看,至少在战争领域,掠夺者可是比银心内的大部分国家“文明”多了。

这批庞大的掠夺者主力舰队,当然是可以留在狮穴要塞,等着帝国舰队过来被要塞炮屠杀——反正论火力,还真只有要塞炮能和泰坦硬怼。然而,灰坍将军在认真地观察了一下星图,以及对方舰队的行军方向之后,还是否决这个相对保守的意见。

“他们没有必要到狮穴来和我们作战。”长须妖将军说:“只要到这里……”(他指了指狮穴旁边的一个星系)“亚斯提星系,便能堵住我们一大半的狩猎通路了。他们完全可以占据先机进行机动防守,等到帝国本土的援军便可以了。如此一来,我们不是相当于把战场的主动权拱手相让吗?”

巨魔将军郎格觉得很有道理,便下定决心道:“与其让对方来,不如我们自己过去!”

可他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可是,那艘泰坦,没有要塞炮的掩护……”

“把你的药给炮术长们用上!用更精确的射击来进行压制,然后准备跳帮乱战……啧,我刚才给舰长们讲的战术,你没听啊?”

“那个,呵呵,你们这些水手们一打仗就是各种物理和数学题呼啦啦地来了。太难为我这粗人了。”郎格将军再次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以一个巨魔的标准来说,他确实是一位相当谦逊的领袖啊!

只不过,这态度也确实差点把对面的灰坍气得背过气去了。

“仗打起来,把舰队指挥权交给你儿子!”灰坍大声道。

“自然的,我的小尼克可比我聪明多了!到时候我就负责提刀子砍人便是了。”郎格将军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老油条样子,还朝着自己长须人战友比划了一下比对方的腰还要粗上不少的胳膊。

总之,就在迈山达巨魔和贝阿托长须妖的舰队排队前往亚斯提的时候,他们之所以能攻取狮穴要塞的最重要的盟友,也跟着第三批埃罗人的船团离开了狮穴星系。

“少女”并没有乘坐盟友的船,而是从远乡的沙海之下开出了一条庞然大物。那是一艘比战巡略小,却比大多数重巡洋舰和轻型母舰更大号的怪物,遨游在太空中,就仿佛一只巨大的昆虫。可仔细看看,却又像是一个三角形的怪物,外面包裹着厚重的甲壳,甲壳和生体组织的连接处又衍生出了长长触须。它,同时具备虫类、爬行动物、海洋软体动物以及大型哺乳猎食者的特征,却偏偏还能在太空中飞行。

埃罗人的女王,掠夺者的大可汗,望着那个仿佛巨大的三角形的生物昆虫战舰,一时间惊叹不已。我们要知道,所有的虫类,一旦体型扩大到能被肉眼完全看清,都是让人惊骇恐慌的狰狞怪物。

现在,那个被“少女”称之为“利维坦母巢战舰”的太空飞行物,就给人这样的映像。

只不过,玛塞格泰可汗却想得更多一些。

她当然是见过那些能以“肉身”遨游星辰之海的太空利维坦了。那种在银河系本土只能算得上是都市传说的东西,在银心中甚至并不是非常罕见。对碳基生物来说恶劣无比的银心环境,对它,不,祂们来说却仿佛沃土。

女可汗同样也知道,有些利维坦是温顺无害的,而有些却非常乐意把钢铁战舰和里面的小虫子当做食物。面对那些遮天蔽日的巨型怪兽,只有出动大舰队才有取胜的把握,往往还得不偿失。

对银心之中的掠夺者们来说,利维坦巨怪的袭击,甚至已经可以被视为天灾的一部分了。

可现在,自己的盟友却告诉自己,这些“天灾”其实是可以人造的。

“我的母巢战舰还在成长中,以后会更大的。甚至长得比所有的泰坦还大,而且还不止一艘。”在分别的时候,“少女”对女可汗道。

“你是想告诉我,迟早有一天,你是可以成为和我关系对等的盟友吗?”可汗问道。

“不,或者说相反。”少女笑着道。

“我当然是开玩笑的。”

话又说回来了,到了这个层面,谁敢说真把这种事情当做是玩笑呢?可是,女可汗依然坦然地开怀大笑了起来。

“女孩会帮女孩的,我现在就把它当一个很有趣的笑话听。那么,保重,夏莉!”

“保重,大汗……”

掠夺者的女可汗和虫群的主宰在拥抱之后,彼此又对视了数秒钟,她们似乎还有什么想说的,又瞬间明白了对方想要说什么,但在短暂的犹豫之后,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就此分道扬镳。

太空利维坦母舰游离在埃罗人的舰队之外,像是这支舰队的一部分,但却又自成一体。祂的周围,已经多了上千个密密麻麻的小点,就像是簇拥着蜂后的工蜂似的。

女可汗知道,那些是虫群的空中力量,大约都有轻型单座战机的尺寸,外形酷似传说中的飞龙。它们可以通过点燃的晶体石在太空中生存,同样也能在大气层之内作战。

“兵种还比较单一,数量也有限,甚至还对付不了一艘航母上的战斗机,不过以后就一定会好起来的。”在可汗饶有兴致地简约那些奇特的生物军队时,已经有点主宰范儿

中国chinesepooping 完整版阅读

的“少女”是这样说的。

已经很恐怖了啊!这才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呢。可汗想。

当然,为了打造这支虫群军队,夏莉已经对整个远乡星的生态圈造成了几乎不可逆的破坏,就连极疆星区政府重金从厄拉克斯买来的那些大沙虫也都难逃一劫。要是不再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干涉,这星球可一定是续不回来了。

可若是再给她更多的时间呢?若是给她的不是远乡这种荒漠星球,而是生物资源繁荣的可居住星球呢?

想到这里,女可汗顿时便对族群的未来充满了希望。至少,他们这些被列国诸文明看做是“外道邪徒”的掠夺者,在这个宇宙中也并不是孤立无援的。

她刚想到这里,通讯终端便响起了一个只有她才能辨识到的提示音。

可汗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快,打开了指挥席上的遮音力场,又向场内的几位心腹死党使了个眼色,这才接通了通讯。

“恭喜你拿下了狮穴,大可汗陛下。”通讯终端之后,响起了一个轻柔的声音。乍听起来似乎很是悦耳清澈,但仔细再听一听,便显得非常朦胧,就像是直接响彻在你的脑海中,但那动人的声线却有怎么都记不住。

“并没有完全拿下。帝国军队,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最让人头疼的对手。”女可汗说:“不过我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现在女士,您是为了别的而来的吧?”

对面的声音依旧平和缥缈得仿佛朦胧的雾水:“您和她相处愉快。”

“非常愉快,是我目前为止见过最可信赖的盟友啦。”大可汗发出了爽朗的笑声:“至于贵组织和她之间的关系,我可一概不知。另外,您若要询问她的去向,我也是一概不知的。”

当然,若那头巨大的利维坦母巢战舰在星空中滑过的时候,自然也是瞒不过对面蛇的耳目的。按理说,大可汗应该是可以做个顺水人情的。可是,她就是不愿意。

旁边的心腹之一,一位上些年纪,就连皮肤都开始泛着褐色的埃罗男子不断地向自己的女王使眼色,但后者却置若罔闻,一副“我偏偏就是不喜欢”的样子。

“哈哈哈,您误会了。当她已经拥有了军队的时候,与我方的关系自然就会有一种根本性的转变了。所以,我也只是希望能通过您,传一句善言而已。请您务必转告那位小主宰,过去只是负担,现在做出明智的选择,才能展望未来。”

大可汗心想我要是遇到了肯定是会说的,只不过,看“夏莉”对你们那咬牙切齿的样子,怕是不死不休的哦。

“另外,请还告诉她一句,为了表达诚意,我们在‘应许之地’给她留了一份礼物。那本就是她应得的。只要说到这么多就可以了,她会明白的。”

“现在女士,你真的认为,她还会信任你们吗?”女可汗忍不住打断了对方。

“我们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但我们也从没有违约的记录。当她没有实力的时候,她确实只是猎物甚至试验品。可是,当她已经拥有实力的现在,却为什么不能继续合作呢?陛下,您是知道的,至少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我们也从没有坑过你嘛。”

不得不说,对方实在是无耻得理直气壮,但仔细一想似乎也没什么逻辑上的毛病,大可汗再次感受到了叹为观止的敬佩感。

“那么,小主宰的事情便放在一边了。荣耀之门那边,我们也到位了,您可是要按计划抵达哦。

“会按时到的。”大可汗道:“如果到不了,说明我们已经死在星云之中啦!哇哈哈哈哈哈!”

可惜,在场的除了大可汗,没人对这种话笑得出来,倒是对面的现在女士也发出了明快的笑容:“有这样的觉悟,我就对我们未来的合作愈加期待了。说实在话,我对寻找下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已经厌烦了。请宇宙之灵保佑您吧。”

通讯就此中断,大可汗抹了抹额头,幽幽地叹息一声:中国chinesepooping‘我时常认为自己因为不够无耻,而和这些蛇格格不入。我们埃罗人总是因为长相问题而被人类视为恶魔种族,但和这些阴沉的蛇相比,可都是光明正大的热血少年啊!”

“在地球人的神话中,蛇就是魔鬼啊!”那个皮肤已经呈现了深褐色的埃罗老者面无表情地道:“和魔鬼合作的人,越热血下场就越惨。”

大可汗被怼得有点内伤,没好气地道:“我还不知道你居然有研究地球神话的雅兴。”

“因为您的父亲教导我们要多读书多学习,像老夫这样愿意一生遵循先王教导的埃罗人,已经很少了。”埃罗老人道。

大可汗斜视着对方,而老人也在寸步不让地瞪大了眼睛。两人在对视了将近十秒钟,最终还是可汗生硬地转变了话题:“好了,尽快拿下狮穴!我们只有二十四小时了。”

“如果拿不下来呢?”老人问道。

“那当然就是把要塞留给郎格和灰坍的部下了。在这个期间,除了一开始就承诺留给他们的,要塞里的一切,能拆的都给我拆下来带走。”

埃罗老将大概是觉得这才像句人话,便满意地点头退下,招呼着部下们开始麻利地行动了起来。

而此时此刻,迈山达巨魔和贝阿托长须妖组成的联合舰队,只留下了一小部分在太空轨道上保持火力威慑的战舰,以及在要塞中继续打巷战的战团,其余部队终于尽数跃迁离开了狮穴,全部抵达了旁边的亚斯提星系。

这是一支总兵力达到了五百六十艘战舰的庞大舰队,舰员和冲锋队员的总兵力也近百万。因为掠夺者并不存在突击舰和驱逐舰这样的小型舰支,实际上,他们这支舰队的总规模和战斗力,是可以和千艘的帝国标准编制的禁卫舰队一战的。

这时候,已经是共同历832年11月7日了。

可是,一旦进入了临战模式,这群“反文明”的星际游牧民态度确实端正得可怕,没有丝毫停歇,便按照既定的战术,将舰队散开成了三个集群。一部分切入了一颗气态巨行星的背后,一部分从另外一个方向进入了自带三颗卫星的岩石星球的近地轨道。而最大的一部分,则正面在重力井的前方展开了正面交战的舰队阵列。

当所有的舰队完成以上布置之后,长须妖的灰坍将军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最担心的就是帝国来个疾风暴雨一般地狂飙突进,所有的战舰仿佛不是来打仗,而是参加竞速比赛似的向前莽,没等到自己布置完就忽然杀到眼前,那就很可能打成乱战了。

以帝国的战舰性能,也不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事实上,他们以前还真没少这么做过。

当然了,就算是打成乱战,己方的兵力占优势,最终胜利者也一定会是己方,但这会让灰坍将军觉得很没存在感,而且伤亡一定会大到他接受不了的程度。

还是那句话,掠夺者的目的是求财而非死战,真没必要这么狠。

随后又是半天掠夺者终于得到了帝国舰队抵达战场的跃迁信号。这时候,是在共同体标准时间832年的11月8日。

喜欢他和她们的群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