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仕强证明投胎_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大秦人对雷电也是有敬畏的。

因为不懂,以为是上天在发怒。

当然,哪怕是赵浪科技发达的上辈子,也有不少人这么认为,更没有人敢直面雷电。

雷电最明显的表现形式就是巨响和火光。

所以,当看到那一支万人队,在狂暴的响声和火焰中溃散。

所有人都觉得,这就是上天的意志!

战场上,受伤的人在地上痛苦哀嚎,还能动的都四散而逃。

还有一些人,浑身都是小窟窿,在往外冒血,但整个人却不吵不闹的站在原地,犹如朽木。

看上去极为骇人。

这一个万人队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战斗力!

他们哪怕被后面的督战队杀死,也不愿意在面对这样的雷霆神罚!

高句丽国主一脸惊骇的看着自己的万人队,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一指,那里就会出现旱地天雷!

一人一指,便击溃一万人?

这仗还怎么打?

他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张礼,却猛然睁开了眼睛,低声吼道,

“赵浪!”

刚刚隔得远,他却没有认出那个人是赵浪,只是觉得眼熟。

但是这一阵天雷,他却是看到过的!

赵浪当时杀阴阳之主的时候,用的就是天雷!

难道说,赵浪已经通过阴阳家,掌握了大规模天雷的秘密!?

想到这里,张礼再也坐不住了,直接离开了这里。

他要找赵浪要天雷的秘密!

到了仙界,他也要有一些手段。

至于安全,他却并不担忧。

大家以后都是仙界中的人,赵浪不会杀他。

看着张礼离开的背影,高句丽国主回过神,说道,

“你去哪里!?”

刚想起身阻止,一旁的卫一说道,

“国主,我去追他!”

说完,也不等对方答应,就直接跟上了张礼。

当然,他才不是要去追那个因为仙道而神智不清的张礼,而是直接准备溜走了。

就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赵浪果然是有后手的。

这样的威势,哪怕再来五千胡人骑兵,也不可能是赵浪的对手!

高句丽国主此时终于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都是满脸惶然的部下,带着几分气急败坏说道,

“还愣着做什么!全部压上去!”

“不去!我们就都会死在这里!”

他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能用自己的人,逼着那些贱民往前压!

因为他刚刚说的是实话,他们已经没有了粮草物资,不去,大家都会死在这里!

逼着所有人一次全部压上,只留了一支亲卫,高句丽国主这时候对一旁的传令兵说道,

“去告诉那些胡人,是时候出手了!如果对方再来一次天雷,大家都别想好!”

他也不是傻子,这样的天雷,应该也不是轻易能够发动的!

不然的话,对方早就直接劈死他了!

所以,他们还有机会!

只要胡人的骑兵不顾伤亡,一定能冲破那简单的木展览,也就能解决营地里的敌人!

很快,传令兵就朝着胡人骑兵坐在的地方而去。

此时,胡人所在的位置。

四千骑兵依次铺开,就算是没有跑起来,也给人一股极大的压迫感。

但是现在,所有人面对战场上突然出现的天雷,都保持着安静。

只有一些马匹受到了惊吓,发出阵阵的嘶鸣声。

胡人人现在的心思极为复杂,他们不喜欢高句丽人,但同样也把秦人当猎物!

可是现在他们的天神,却出现在这里,而且庇护着大秦人。

只有原本天神部落的部落民们,认出了赵浪,脸上浮现出激动的神色。

他们对天神部落有了归属感,才不管赵浪是不是庇护秦人。

天神做什么都是没有问题的。

二黑和喜,也是一脸的愕然。

他们之前当然知道赵浪不是天神,因为去死也在草原上用过。

也知道,那些东西都是庄子上的粟做出的,

可是,当他们看到赵浪一人一枪,便击溃了整个万人队的时候,他们的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一片空白。

看着横枪策马的赵浪,觉得自家家主说不定就是天神。

因为这些东西,也是赵浪教粟的!

如果不是天神,怎么会知道这样的武器?!

[标签

曾仕强证明投胎_

:p标签]就在这时候,高句丽的传令兵也已经到了他们的跟前,说道,

“我们的国主说了,现在你们还不出手,等对方的下一阵天雷,大家都别想好!”

“国主给你们留了一个缺口!”

二黑这时候看了眼场上的情况,除了刚刚被炸的万人队,其他方向的万人队再次动了起了。

而且原本作为后备部队的高句丽直系精锐,也已经压了上去。

看着完全把背部露出了出来的高句丽乱军,二黑直接拿出了武器,然后高高举起。

这是准备进攻的意思,他身后胡人们也纷纷举起了武器。

传令兵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准备回去复命。

只是下一瞬,他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因为二黑的武器,已经刺进了他的心口。

二黑再次举起沾染了血迹的武器,然后狠狠的将武器挥下,高声吼道,

“为了天神!进攻!”

他身后的胡人骑兵们,也纷纷高声吼道,

“为了天神!”

四千胡人骑兵,如同潮水一样朝着高句丽乱军的背后杀过去!

赵浪看到高句丽乱军的反击,并不意外。

因为爆炸的直接杀伤力,并不大。

可能杀死的还不到一千,更大的作用是威慑。

现在对方六万多人,围攻只有一万多人的营寨,从人数上来说,还是很有优势的。

不过也就到曾仕强证明投胎此为止了。

因为他已经看到,二黑带着骑兵冲了下来。

被骑兵从背后冲击,神仙都救不了!

里应外合之下,就是十万人,也只有溃散的下场!

赵浪正准备让自己的这一队小骑兵去帮忙,但就在这时候,一匹快马朝他跑了过来,还传来一道声音,

“赵王,我乃纵横家张礼!”

赵浪听这话,先是一怔,看着越来越近的张礼,拿起弓箭便射!

下一瞬,张礼直接中箭落马!

但哪怕就在这时候,张礼似乎还高声喊着什么,

“我等同是仙道中人,你...”

当然,赵浪没有在意,又是两箭射了过去。

确保对方死的透透的。

毕竟,鬼谷子说了,杀了张礼,就能得到纵横家。

他原本以为还要费一些功夫,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居然送上门了。

至于对方想和他说什么,他是一点也不在意的。

很快,赵浪便举起了杀破狼,带着几分冷冽说道,

“一个不留!”

喜欢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请大家收藏:

高句丽国主几乎是一路小跑,到了营地的门口。

就看到了一名使者站在那里,连忙带着几分谄媚说道,

“高句丽国主,见过使者!”

他正想着让旁边的人翻译一下,却没有想到对方带着几分傲慢,用大秦话回道,

“嗯,见过国主。”

他不由的愣了一下,却也没有太过在意,既然是使者,懂大秦话,也不稀奇。

虽然对方的傲慢让他有些不爽,可是也没有办法。

谁让他有求于人呢?

连忙笑道,

“使者里面请,我等已经备好了好酒。”

他也知道的,这些胡人酷爱饮酒。

使者点了点头,然后向前走去。

高句丽国主这时候低声对跟上来的卫一说道,

“张礼先生呢?快去把他叫来!”

这种谈判,正是纵横家擅长的。

卫一回道,

“先生他回营帐了,已经说了,谁都不准打搅。”

高句丽国主恨恨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对方肯定又在钻研那颗什么金丹!

还想说什么,走在前面的东胡使者就说道,

“国主,还在等什么?在下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高句丽国主只能陪着笑脸,赶紧跟上。

两人直接到了营帐内,分别落座之后,高句丽国主就笑着说道,

“使者请饮酒,这是本国主的私藏,极为不错。”

但是胡人使者却一点面子都不给,说道,

“在下有要事在身,不便饮酒,国主还是尽快把说事吧。”

家主可是和他们说过,喝酒不骑马,骑马不喝酒。

发现一次打一次,绝不姑息。

高句丽一连吃了两个憋,心里已经是极为不舒爽了,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违心的夸了一句,

“使者果然是忠于职守。”

随后很快说道,

“我等如今已经拿下了长城,这道城墙再也不能成为贵族的阻碍。”

“只是如今遇到了一些小小的反抗需要这个...一点点的协助。”

“不知道贵族的五千骑兵何时能到啊?”

“我等尽快剿灭了这些小贼,然后平分了辽东,岂不美哉?”

听到这话,使者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屑,然后大咧咧的说道,

“哼,如果真的只是小小的反抗,你等会白白的浪费这么多时间?”

高句丽国主脸色顿时一红,因为对方说的的确不错。

使者继续说道,

“我也不和你多话,想要我等援助,也可以。”

“我等长途奔袭,已经到了长城之外,马上可以进来。”

“但是粮草却已经耗费的差不多了,把你们这些天劫掠的物资,全部给我们!”

“你们和对方交战的时候,我们便会从侧面支援。”

“哼,我们胡人勇士的性命,可是很宝贵的!”

听着对方这些条件,高句丽国主心里恨的牙痒痒!

这胡人,就是让他的人去送死,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然后好从侧面击杀对方。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谁让对方是骑兵呢。

只能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使者,这些粮草物资,我等也不多啊。”

使者带着几分不耐烦说道,

“等打赢了这一场,你们要多少物资没有?”

“但要是打不赢,你们困死在这里又有什么用?”

高句丽国主被说的哑口无言,只是做着最后的挣扎,

“使者,这些东西给您也没法带走啊。”

使者却笑道,

“无妨,我们早已经带了人过来。”

看到对方早有准备,高句丽国主也只能说道,

“那好,本国主这就去把这些东西准备好。”

使者顿时起身说道,

“那好,我就在外面等你们!”

“东西送过来之后,我们便会行动,所以这快慢就由你们决定了。”

说完,便转身离开。

看到对方这么傲慢无礼,高句丽国主恨恨说道,

“这群不懂礼数的东西!”

发泄了一下自己心中的不满,高句丽国主顿时皱眉向一旁的卫一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

“赶紧去准备物资!早一点把这些东西给他们,就能早一点解决那群该死的!”

鬼知道那群是什么人!

说是秦军吧,连个旗号都没有。

说是郡县兵吧。

哪个郡县兵能有这种弓弩?

卫一这时候罕见的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

“国主,我们就这么把所有物资都交出去了?”

“万一打不过...”

不等他把话说完,高句丽国主就暴躁的说道,

“真是死心眼!你就不知道偷偷的留一点物资吗?”

“够本国主的精锐用就好了!”

“再说了,怎么可能打不过!不会说话,就少说!”

他只是心疼钱,却从来不觉得自己会输。

毕竟,他们可有七万步兵,五千骑兵!

对方撑死了才多少人?

这怎么输?

挨了一顿骂,卫一悻悻退下,早知道就不多嘴了。

虽然听上去,他们现在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想起赵浪,就觉得对方肯定早就谋划好了一切。

躲在暗处,准备随时发出致命的一击。

而且,这个胡人使者也有些不对劲。

什么时候,胡人也这么善辩了?

走到了营帐外,卫一有些忧虑的看了胡人使者离开的方向一眼,然后去准备物资。

顺便也安排好自己的退路,只要情况不对,他就溜!

很快,他就将物资准备妥当,本来也都放在一起。

一路送到了胡人使者交代的地方,才发现这里居然有数百人,而他们却一无所知。

果然,骑兵的行动力,不是步兵可以比较的。

等交接完了物资,胡人使者有些不屑的看了这些人一眼,说道,

“家主果然没说错,不管自己提什么要求,他们都会答应。”

“就这些人还想和家主斗?!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整好把这些物资交给家主当见面礼!”

他们已经收到了赵浪送出的信,按照上面的交代来行事的。

反正这一次,这些畜牲,一个都别想跑!

正当他想的时候,一旁的一个胡人小头领说道,

“二黑哥,别发呆了,我们赶紧去找家主吧。”

这个胡人首领正是二黑。

二黑点点头,说道,

“知道了,记得绕路,还有留意一下,别让对方看出来了。”

“现在就出发!出发!”

他也好久没有见到家主了!

很快,一行人就行动起来,朝着赵浪营地方向而去。

傍晚的时候,赵浪的营地里。

此时,整个营地里都是一片炊烟,一个个的火堆上,都吊一个陶罐,里面煮着吃的。

这就是普通人用来烹饪的工具。

里面煮的是土豆粉条,再放一些盐,加上一点点的肉干,就是难得的美味。

大家都吃的极为舒畅。

但营地的一个角落的营帐里,此时站在两三层神色肃穆的守卫,却看不到半点烟火。

赵浪看着面前的堆放的几个大木箱子,粟就站在他的身边,说道,

“家主,时间紧急,主要是路上也怕碰撞,我们只来得及运这么多火药过来。”

“大概有五百斤左右。”

“不过我们还带了近一百枚的‘正义’。”

赵浪不在,她是不会,也不敢把这些东西给大狗他们用的。

如果不熟悉,只要一个火星,就能把他们自己人全部送走。

听到这个数字,赵浪微微的眯了下眼睛,笑着说道,

“差不多了。”

这些东西并不多,可能还比不上他上辈子一个烟花爆竹工厂,一天的产量。

想要用这些东西,完全弄死对方那几万人,当然不可能。

但是用来击溃对方,却绝对足够了。

因为这是整个大秦,第一次这么大规模的用这种东西。

其中产生的巨响,火光对普通人的震慑,是任何其他武器都做不到的。

但粟这时候却犹豫了一下,说道,

“可是家主,我们要怎么用它们?”

这些东西不比‘正义’牌手榴弹,只能用竹筒装好了然后丢火里面引燃。

或者用火药当引子,运用并不方便。

赵浪笑着说道,

“用竹筒装好,一斤一个,然后提前埋放好,用火药当引子,等他们自己走进来就好了。”

他要制造出来一片雷区!

只是要控制好时间,火药当引线容易受潮,而且被踩等因素的影响。

但是问题不大,只要足够密集,它们相互之间就会有连锁反应。

这次轮到一旁的大狗懵了,

“家主,别人怎么会听我们的话?”

自家家主的想法不错,可是对方凭什么按照他们的意思来?

要是不来,这些火药可就全浪费了。

赵浪露出一个笑容,正要回答,大猫突然跑了进来,喊道,

“家主,二黑哥他们来了!还带了好多粮食物资!”

赵浪顿时笑道,

“你看,让对方听话的人来了。”

“走,跟我一起去接二黑。”

粟主动留了下来,指挥人手把火药分开装。

大狗也想留下,被她一眼瞪了回来。

只好跟着赵浪一起到了营地门口,就看到了一身胡人装扮的二黑。

“家主!”

看到赵浪的一瞬间,二黑就兴奋的朝对方跑过去!

其他少年也跟着跑

曾仕强证明投胎_

了过来。

他们在天神部落是各个大小头领,可以吃苦受累,但是在赵浪这里,却可以卸下所有的防备。

赵浪看到庄子上的少年,没有着急询问兵马的情况,更没有在意二黑他们带来的粮草物资。

而是笑着说道,

“都长高了,也壮实了,很不错。”

听到赵浪的夸赞,二黑几人都笑着露出了白咧咧的牙齿。

好一会儿之后才回过神,然后带着几分炫耀说道,

“家主,我们这次带了五千胡人骑兵过来,还有把那些抢的粮食也都带了回来!”

“他们现在应该只剩下几天的口粮了!”

赵浪听得连连点头,这么一来,对方就只有强攻他们这一条可以走!

那么,他们想把战场定在哪里,就定在哪里!

“做的不错!走,跟我去营帐里好好谈一谈。”

再次夸了几人一番,赵浪便带着人前往自己的营帐。

至于粮食物资这些东西,陈平自然回去安排,不必他事事操心。

到了营帐里,赵浪这才开始问具体的情况,

“家主,现在喜他们已经到了长城外,随时可以进来。”

“现在匈奴人最近不太安分,去死哥守着王庭,不好过来。”

听到喜的名字,赵浪不由的看了眼在一旁小六,小六老脸一红,看向别处。

等二黑把情况说明,赵浪才点头说道,

“嗯,这次的战事宜早不宜迟。”

“你明天就传信给高句丽国主,让他们两天后就主动对我们发起进攻。”

“让喜把骑兵分成两部分,四千人和你一起行动,他带着一千人,在长城的周边,等敌军溃败的时候,进行追杀!”

很快,赵浪就做好了布置,二黑和其他少年当然一一记下。

“好了,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还要赶路。”

赵浪这时候起身,准备和之前在庄子上一样,送几个人回去休息,就当查寝了。

几人才起身,陈平就匆匆的走了过来,带着几分焦急说道,

“主家,外面吵起来了。”

赵浪眉头一挑,说道,

“什么吵起来了?”

这里基本都是他的人,相互之间应该不会有争执才是。

陈平有些为难的看了二黑几人一眼,说道,

“是那些胡人,和我们去接收粮草物资的人吵起来了。”

陈平很快将事情说完。

事情到也不大,就是接受物资的时候,闹了一点矛盾,加上语言不通。

于是就吵了起来。

赵浪微微皱了没眉头。

一旁的二黑听到这话,脸色涨红的说道,

“家主,那群小子不知道好歹,我去教训他们!”

在家主这里出了这种丑,就说明自己对胡人的掌控不行,他觉得脸热的厉害。

但是赵浪这时候却说道,

“你去也好,不过不准责骂他们!带他们去休息,这是命令!”

“物资你们也先留着一部分。”

二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看赵浪说的严肃,也只好悻悻答应,不过心里已经下了决心,回去之后,一定要狠狠的操练他们!

然后才带着人离开。

没过多久,陈平就重新回到了赵浪的营帐,

“主家,二黑他们已经把人带走了,没什么问题了。”

曾仕强证明投胎

赵浪淡然的点点头,

“相互之间有点小摩擦很正常,不要扩大化。”

陈平听到这话,却迟疑了一下,随后说道,

“主家,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讲。”

“这些胡人虽然是您的人,但是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

胡人和华夏人之间的差异还是很大的,双方有着一定的天然不和。

赵浪也知道,陈平是担心之后,如果胡人壮大,同样会入侵大秦。

不过他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淡然说道,

“无妨,开战之后,你就不会担忧了。”

陈平有些懵。

后天和高句丽乱军开战,不主要还是要靠这些胡人骑兵取胜么?让对方看到了我们处在弱势。

这么一来,更应该担忧才是啊!

赵浪笑了笑没有解释。

等陈平走了之后,他才微微的叹了口气,自己还是有些想当然了,胡人这么大的势力,单凭一个成立这么短时间的天神部落,想要蛇吞象,却也不是那么容易。

现在恐怕去死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倒是难为他了。

当然,二黑带过来的这五千胡人骑兵,他倒是不担心。

后天的时候,这天神的位置,他也要拿下来了!

大秦也是天神的庇护之地。

有这个名头在这里,胡人不敢生出什么别的心思。

一夜过去,二黑他们带着赵浪的命令离开了这里。

赵浪的营地里也忙碌起来,营地的防护虽然简陋,但也好歹能抵挡一下对方。

很快,高句丽国主也接到了消息,带着几分兴奋说道,

“卫一!让人把所有的食物都拿出来!让大家这两天都吃饱!养精蓄锐!准备进攻!”

他没有想到,这些胡人居然这么快就给了消息,准备发动进攻。

但无论如何,对他来说都是好事!

一旁的卫一看着高句丽国主兴奋的样子,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熟悉。

下一瞬,他就想到了当初三王子被赵浪杀死之前的场景。

也是如此得意,也是感觉一切都尽在掌控中。

最后却落得了一个身死的下场。

咽了下口水,卫一很快离开。

没过多久,整个营地里都响起了一阵欢呼声。

高句丽国主听着外面的欢呼声,不由露出一丝骄傲,对一旁的张礼说道,

“先生,本国主这次的安排如何?”

张礼其实微微感觉到有些不对,但现在正是需要资源炼化金丹的时候,他顾不得这么多了,笑着说道,

“国主英明!“

高句丽国主这才露出一个笑容。

接下来的时间,高句丽国主按照之前的经验,派出了探子,找到对方。

然后这天一早,接到了胡人使者的通知,已经准备好了侧面突袭。

顿时就带着所有的人出发了。

这一次,他就要全军压上,他有着人数的优势,让对方无法顾全所有,然后就是胡人骑兵出动的时候!

一句击溃对方!

得到辽东!

实现父辈们都不曾实现过的,开疆拓土的伟业!

他必定名留史册!

只是想想,高句丽国主就激动的浑身颤抖!

一路行军,高句丽就看到了对方那简易的营地。

外围有一些木栅栏,但是不要紧,人力就能清除,多死一点人而已!

“进攻!”

高句丽国主狠狠的下令道。

很快,四个万人队就在国主嫡系军队的逼迫下,从不同的方向,朝着营地而去。

此时,赵浪没有在营地里。

而是带着自己的数百骑兵在一边。

看着对方挤在一起的万人队,此时,一旁的胡亥说道,

“浪哥,这些人就这么挤在一起上了?”

他是昨天才到的,他可没有赵浪这样的体力,在码头下了船,休息了两天之后才到这里来。

魏王和齐王也是一样。

看到这种场景,他也忍不住点评了一番,他好歹最近也读了不少兵书。

赵浪却不意外,淡然解释道,

“这些人不是战士,就和野兽一样,聚集到一起,才有进攻的勇气。”

“不过,这样也好。”

人越集中,那么到时候爆炸的威力也就越大!

赵浪这时候看了眼高句丽国主所在的位置,想着能不能来一波斩首行动。

这样对方能溃败的更快一些。

自己的伤亡也能少一点。

此时,高句丽国主也发现这一支单独在外的小队骑兵。

他当时收兵,不就是因为看到了对方么?

只不过只一次,他一点也不慌,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然后朝北边看去,很快,一道由骑兵组成的黑线,就出现在众人眼前。

完全没有隐藏自己行迹的打算。

因为就算看到了,也无处可逃!

这就是骑兵的威力!

看到了胡人,高句丽国主还极为谄媚的朝对方挥了挥手,这是表明自己的友好。

也是向别人示威。

二黑和喜带着骑兵站在最前面,看着高句丽国主挥手的样子,喜带着几分嫌弃说道,

“就这种货色,也敢想要家主的辽东?”

二黑耸了耸肩,说道,

“谁知道呢,而且这个蠢货就没有看出来,咱们的骑兵全是冲他们的背后去的?”

喜也有些不懂的摇摇头,不过他很快想到了别的事情,问道,

“我听到有兄弟说,你们在营地里和家主的人产生了冲突?”

二黑听得皱起眉头,点头道,

“几个外面部落的人,舍不得那些物资。”

他们天神部落的人,还是完全服从的。

但是天神部落如今作为王庭,多了很多人,不然也出不起这五千骑兵。

人员自然也就杂了,凝聚力不如之前。

喜也皱起了眉头,这的确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他很快说道,

“不要紧,等解决了这些人,家主自然会有办法的。”

“现在先打起精神来!”

突然,喜微微一愣,说道,

“咦,家主怎么一个人冲锋了!”

此时,赵浪正高举着杀破狼,姿态极为嚣张的,朝一处万人队主动冲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傻了眼。

被冲击的万人队更是发出一阵哄笑声,没人相信赵浪能以一敌万!

只要对方敢来,他们就会把赵浪撕成碎片!

果然,在不远处,赵浪就停了下来。

然后从腰间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竹筒。

点燃了之后,就朝这个万人队的脚下丢了过去。

所有人都是一脸茫然,不知道这人要干什么。

这时候,赵浪举起杀破狼,对这个万人队所在的位置一指。

下一瞬!

轰!轰!轰!

一道道巨响伴随着火焰,直冲云霄!

犹如神罚!

看到这一幕,不远处的胡亥都被惊得目瞪口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妈的,浪哥装哔又不带我!!!

(安安安)

喜欢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