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虎都说是断头婚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都是文秀才,文秀才比武秀才含金量高一些,也可以报考武选。

蔡出全感动的要死要死的,对他家祖宗牌位磕了十八个头。

考完秀才准备准备,又一口气拿下文举人。

蔡出全又对着祖宗牌位磕了十八个头。

然后一口气拿下进士。不过这次,蔡暮文进士,蔡朝却是武进士。

一时间蔡门双子的美名响彻京城茶楼酒肆大街小巷,多少人摩手霍霍抢女婿,伯夫人在伯府里笑得合不拢嘴:“哎哟我儿子里怎么没这么长脸的?”

伯府一众公子:“...”

蔡出全磕头都磕疯了,没法一个人站稳,杜彩娘扶着他无语:“这要是殿试过了,看你怎么办。”

“就差最后这一哆嗦了。”蔡出全哆嗦着:“只要他俩出息,我死也愿意。”

杜彩娘沉默,看他这样子又可怜又可恨。上辈子,他也是对庶子掏心掏肺,可惜,那也不是他的种。明知道自己的情况,还敢信子嗣那一套,该说他勇敢还是懦弱。

这是他自己选的,他甘之如饴不是吗?

等殿试结果出来后,京城轰动,文状元、武状元,花落一家两兄弟,还是那样年轻美貌的小兄弟俩。

一时间,无数后宅女儿哭着喊着要出嫁,出嫁就嫁蔡家门。陈斯昇都不香了。

陈斯昇:谢谢,某终于松一口气,可还有点小失落呢。

皇帝特批,文武状元齐游街,不知多少女儿家喊劈了嗓子。

更出风头的还在后面。

望着一对文兄武弟,皇帝心情特别好,认定他俩是吉兆,非得格外给恩赐,问他们要什么。

文武大臣都竖耳,等着看这兄弟两人的为人。

只见两兄弟对视一眼,同时跪下腼腆一笑:“小臣不求别的,只求为姐姐挑个她喜欢的好夫婿。”

这兄弟俩当真将蔡熹放在眼里心里了,要好处的时候第一个想的全是她。

皇帝不免想,难道是丑无盐嫁不出去?

这事不能前朝解决,让皇后出面正好,反正这也不是什么涉及朝政的大事,小兄弟俩倒是知分寸蛇虎都说是断头婚

皇后被交待差事,跟皇帝一个想法,这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给恩典,让带进宫。

进宫那日,伯夫人亲自带蔡熹来,杜彩娘却是没能得资格,兄弟俩被格外恩准,一左一右护着蔡熹见皇后。那紧张相护的样子,仿佛蔡熹是世间最珍贵的珍宝,看得一群公主妃子都眼红。

公主妃子都来凑热闹,都想看文武状元少年郎。

见到真人,皆是惊艳,这,这不是老姑娘呀,也不丑呀。

一问才知道,三个孩子前后脚,姐姐蔡熹十六了正好说亲事,两个兄弟却是庶出。

庶出,商户,两状元。

在场人酸得不行,这是什么风水,皇宫它不香了。

皇后见伯夫人护着蔡熹,心里有了计较,她也想当好媒人牵个金玉良缘,便好意让蔡熹展露才艺。

蔡熹的才艺——

她一点不害羞,相反她喜欢自己的厨艺能得更多人认同,当即挽着袖子去小厨房,兄弟俩非跟着去打下手。

众人以为她跟贵女一样只是嘴皮子动动,谁知等香气飘来后,都坐不住了,纷纷跑到厨房看,就看到姐弟三人一个宫人都不用,其乐融融手脚麻利的该切的切该炒的炒。

皇帝最会掐着点,他过来时,姐弟三个正好将所有成品摆上桌。

皇帝惊呆,他的文武状元,怎么能做这种事?

有点不高兴,可等他一筷子吃进嘴,拍案叫绝:“卿家还有个厨状元!”

好嘛,一门三状元。

是夜,皇帝一本奏折没批成,全应付后宫女人了。头一次,后宫女人找皇帝不是为了皇帝,只为自己的儿子侄子外侄子,还有女儿侄女外侄女。

总之,蔡家三姐弟,彻底火起来。

牛芳芳喘不过气,三年过去,她已然生了孩子规矩为人妇。明明她才是蔡家最出彩最出息的人,可那三个,那不该出现的三个人——牛芳芳深闭眼,若是放到今天,若是她能在今年才说亲,不能比伯府六公子差。

深深懊恼。

可更懊恼的还在后头。

后妃已经让皇帝疲于应付,八皇子也来凑热闹,噗通跪在地,仰着坚定的圆脸蛋,抖着他的婴儿肥:“父皇,儿子想娶蔡熹,求您成全。”

皇帝气:“她什么身份?”

八皇子摇头:“儿子什么名声?只有她才不嫌弃儿子只懂吃,只有她才能理解儿子真正的热爱,只有她与儿子志同道合。”

没错,八皇子就是皇宫男版的蔡熹,除了厨艺和美食,人生不过是活着。

生出这样的儿子皇帝也没辙,亲自抽烂好几条竹鞭子,就是改不回来,没辙了,这儿子,没救了。

八皇子继续说:“我知道前朝后宫没人看得起我,就是外家也觉得我不务正业。父皇,您真想儿子娶个看不起我的贵女一辈子貌合神离?父皇,儿子过上开心快乐的日子您不高兴?”

什么诛心的话,皇帝气得拿折子丢他。看他耷头耷脑的可怜样子又心疼,就因为这儿子不成器,就因为这儿子没志向,就因为这儿子连闯祸的勇气都没有,皇帝难免给几分真心疼爱。

一想到娶个贵女儿媳妇对老八左看不顺眼右看不顺眼,皇帝就一阵窝气,女人多得是,稀罕那眼睛长脑袋头顶的?

一番交待给暗卫。

蔡熹蔡家的全部资料放上案,皇帝一眼看出里头不和谐的牛芳芳,加之暗卫发现的蛛丝马迹

蛇虎都说是断头婚 小说全文、

,召了陈斯昇进宫。

陈斯昇听了八皇子所求,讶异,最后竟和皇帝道:“倒是一桩好亲事。蔡熹心思纯净,不会撺掇八皇子学坏。”

下一任皇帝绝对不是八皇子,娶个安分媳妇比什么都好。

皇帝也这样想了,问那牛芳芳。

陈斯昇让皇帝放心,表示牛芳芳一切都在控制中,保证榨取出她最后一丝价值。

皇帝满意了。

赐婚。

杜彩娘昏倒。蔡出全磕倒在祖宗牌位前。

哥俩儿给跪下:“娘,我们是不是做错事?”保证:“只要有我们哥俩儿在,保证姐姐不被他欺负,便是他是王爷,我们也不怕他。”

俩孩子雄赳赳的,好像现在就要去好好教训姐夫一场。

杜彩娘能怪两个孩子?不是她要的两个孩子护姐姐?都敢跟皇帝要好处。

蔡熹还傻乐:“皇子府不缺食材。”

杜彩娘:“...”

这个缺心眼哟。

郝灵用“海市蜃楼”给她看八皇子日常,人家别人书房放的全是书,他也是,做菜的书,还有各种大小型号成套的厨具。

杜彩娘:天赐的良缘?得,锅配盖,谁也别嫌谁。

可不嘛,八皇子送蔡熹一口黄铜锅,蔡熹可稀罕了。

这门亲事便定了下来,本来金口玉言也没得反悔。

叩谢天恩。

喜欢植灵女王升级记请大家收藏:

牛芳芳被这样一户人家提亲,深感羞辱,在女学里折腾出名堂声名大噪,一时在京圈名媛榜上都得了位子,陈斯昇见了只觉好笑,这般没头没脑,反倒让自己好做事起来。

一时间,蔡家说门庭若市夸张了,但每日里都有媒婆上门。

因为此,杜彩娘没了去郝灵那里串门的时间,满腹怨言,与蔡出全道:“咱毕竟不是芳洵的亲爹娘,没法做她的主,不然送信让你妹妹妹夫来吧。别给牵错线怨恨咱一辈子。”

蔡出全却不在意:“他们来了能看出个啥?就那两口子的为人,我还得专门派人伺候他们。”

自从蔡桂花得知大哥得子没控制住表情开始,蔡出全对妹子那颗火热的心就慢慢冷却了,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心都是夫家的了人还是?真正当了亲戚在走。

对牛芳芳却是不同,这是合作伙伴。

杜彩娘叹气:“这么多人来提亲,我怎么选?我选得着吗?”

蔡出全说:“让芳洵自己选,她主意大。”

“这话你可真说得出口,她一个小姑娘家知道怎么过日子?”杜彩娘这话说得颇有自家人味道。

蔡出全犹豫了,抓脑袋:“可牛家人来只会要钱。芳洵怎么就摊上这样的家庭。”

杜彩娘:她也不是什么好鸟。

[标签

蛇虎都说是断头婚 小说全文、

:p标签]蔡出全去问牛芳芳的意见,牛芳芳当然不乐意老家来人,牛福山和蔡桂花说的那通要她来求的话犹在耳边,她说:“如果我能得一门好亲事,家里人不会不同意。”

那两口子要的无非是钱,她给。

“只是出面议亲,还希望舅舅舅母多出面,我爹娘他们——不懂京里的规矩。”

只会给她丢人蛇虎都说是断头婚

牛芳芳的年纪不好再拖,她仔细的在杜彩娘给的人选里挑挑拣拣,有官员家也有寒门,有学子也有小吏,甚至还有商户。

拿在手上厚厚一沓。

牛芳芳不免生出得意,果然博美名是对的,这么多就不信挑不出一个来。

牛芳芳仔细搜寻上辈子的记忆,直接抽出两张纸揉了丢进废纸篓,这两家,上辈子可不是好结局。幸亏伯夫人是个喜欢听外头事的,她跟着没少听八卦,此时全用上了。

牛芳芳再拣了上辈子没听过这辈子瞧着不出彩的,拿出去放到一边。再看剩下的,皱眉回忆,都,不太满意,这里头,以后没有什么飞黄腾达的呀。

看来,她得再宣传一下才名。

倒是有一张纸,上头写的人她多看两眼,最后摇头喃喃了句:“皇商终究不如官。”

她不知道,她所有的动作全落入暗中人眼里,汇报给陈斯昇。

“瓷器沈家?”陈斯昇沉吟了下,玩味一笑。

沈家不是皇商,以前也没做过,牛芳芳那句是什么意思?说来也是巧,沈家一位不受重视的公子正努力想和自己拉上关系呢。

有意思。

陈斯昇提笔写下几个人名:“去,这几家里头,找合适的男子,不用管这几家里什么意思,只让媒婆拿了名单去给牛芳芳便是。”

这里头,有他看好的,也有与他为敌的。

等暗卫再回来,将牛芳芳的反应尽皆说来,陈斯昇心中大概有了数:“还真是个孤魂野鬼?看来我陈某日后前程甚好呀。”

不觉笑起来。

笑罢,又纳闷自己日后的新妻子会是什么样的人?没听说牛芳芳之前针对谁家的千金,难道——他第二任妻子也被他克死了?

陈斯昇脸一黑,他必然要娶妻的,也希望有个能干的女子能为自己分担后宅。牛芳芳若要横刀夺爱,怎么也该先解决那个女子吧?除非——难道自己的新妻子还没长起来?

陈斯昇没有查出牛芳芳让他未来妻子崴脚的事。

不过,有些缘分是天定的,陈斯昇与未来妻子没在湖边相识,却在某一处僻静拐角后遇见了。

都怪他灵敏的鼻子,循着那极微弱的让他不能自拔的气味找过去,从大路到小巷,再到巷子口里砖堆的后头,薅出一个圆乎乎的小丫头来。

十五六头发炸呼呼的小丫头。

小丫头骤然被拎出来吓得哆嗦,待看清眼前人并不认识时狠狠瞪了眼就要走,嘴里蠕动咽下。

陈斯昇扯着她后脖子:“把你手里东西交出来。”

小丫头如临大敌:“我要喊人了,你快松手。”

陈斯昇一个威胁的眼神,小丫头一抖,从袖里摸了东西丢给他,趁他接的时候跑了。

陈斯昇让暗卫去跟着,自己立在原地把那系起来的手帕解开,里头是——白生生的饭团?

一愣,不对啊,味不对啊。

陈斯昇傻愣愣的咬了一口,顿时一股暴风都不能拔除掉的味道暴露出来,他惊奇望着里头的黑——擦,这特么就是老子爱而不得的炸臭豆腐!不敢对第二个人讲的致命爱好。

查,给他查!是谁家丫头这么有新意有创意有才情的用饭团裹了偷吃的。擦,就该做得再小点,一口一个方便偷吃啊。

陈斯昇定亲了,炸臭豆腐结缘,这件事太臭,他死也不会与别人说。

听到陈斯昇定亲的消息,人还是上辈子那个小官之女,牛芳芳浑身没了力气跌坐在地,所以,命改不了?可她为什么嫁不成六公子?难道是因为陈斯昇太重要,谁也改变不了?

事已至此,牛芳芳打起精神来,千挑万选,终于为自己选中一户人家。四品文官,很不错,人却是他家的庶子。

陈斯昇收到这个消息,诧异的敲了半天桌子,是这家有出息还是这人有出息?左看右看这四品官没什么出色,那人也没什么能力。

奇哉怪哉。

他没有插手,只让暗卫盯着,来日还长,他倒要看看还能在牛芳芳身上得到什么惊喜。

与四品官员家结亲,老牛家炸了锅,个个吵嚷着进京看牛芳芳,都说得自己去和亲家谈。

牛芳芳早想到这一幕,她让自己的人给牛老爹送来一席话,牛老爹沉默良久,终究是怕多过贪婪,压下家里众人。

那是个狠心的丫头,说谁坏她的事丢她的脸,十年前牛家什么样她就让现在的牛家再变成什么样,希望牛家能惜福。

只是口信,没有落在纸上,牛老爹连个把柄都抓不到。

牛芳芳风风光光出了嫁,那一抬一抬又一抬见不到头的嫁妆,让京城民众津津乐道好久。这次蔡出全也给添了不少,但好歹没全给,杜彩娘的嫁妆也没贴上去一分,杜彩娘松了口气,可送祸害出了门子。

接下来,是全家绷紧皮子准备应考的时候了!

也就是盐阿郎和卫弋以教育成果一决雌雄的时候。

这个时候有些长,要三年。

没办法,文武大考皆是三年一次,今年有一次,但两人连秀才都不是呢,必须从头来,最快也要三年。三年,是两人早算好的时间。

于是两兄弟手牵手冲击县府院,一口气通过成了秀才。

喜欢植灵女王升级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