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第1058章不拘俗礼

截教重开山门大典,有惊而无险,倒是被四御成全了一道,现出了九条气运金龙。

早已自闭山门不现三界的三清是何反应不得而知,但一直关注北极星域的西方三圣和娲皇宫的那位女圣人,却是很快就知道了。

二圣本来对多宝自作主张,放走乌云仙,心中是有些不满的。

不过,没办法,多宝是他们一手栽培出来的,承继西方教传承衣钵的传人,如今已证道成圣,而且是以西方教法门而成圣,这是他们的希望之光。

总不能因为这点事儿跟他闹不愉快。

如今听说截教重开山门日,力挫天庭四御,呈现九条气运金龙,二圣反而觉得多宝目光长远了。

一个乌云仙而已,西方如今经过多年的积累,已不似当年一般贫瘠,便走了一尾乌鱼又如何?

截教气运正如日中天,必有一番辉煌。

就算截教没有了不得的镇压气运之宝,终有一日,气运仍将散去,但这个辉煌的过程却是一定会有,那么西方教结这个善缘,弥补自己二人当初挖截教墙角的裂隙,好处还是极大的。

二圣不在当场,不像瑶池金母亲眼得见。

又因如今天机混沌,所以未能察觉到那吉祥圣碑的异处,左思右想,也不觉得截教能拿出什么功德至宝来镇压气运。

现如今,陈玄丘已将吉祥圣碑收起,他们就更无从得知了。

娲皇宫中,得知四御惨败,截教现气运金龙九条,娲皇娘娘怒不可遏,竟不顾圣人身份,大骂四御废物。

她本来就小心眼儿,做了圣人,可也没见心胸宽广到哪儿去。

通常来说,一个人坐到了至高的位置上,通常都不会与下位者计较。也未必就是心胸宽广,而是对一个蝼蚁,根本没有没必要大发雷霆。

但娲皇不然,当初纣王只是题诗一首,也没有什么太过分的淫秽放浪之词,她就马不停蹄赶去杀人了。

杀人不成,又立刻授意轩辕三妖去蛊惑纣王君心,败坏殷商气运,那睚眦必报的劲儿,普通女子也比不上她。

如今她已公然站队天庭一方,叛军竟仍敢造反,她就觉得是在打她的脸,不该是畏惧她的圣威,乖乖接受天庭招安么?

而今,截教山门重开,九条气运金龙呈现,但这本没有一点针对她的意思,可她有了立场后,就觉得这也是狠狠扇了她一记耳光,心中着实恼火。

“本座召集天下群妖,听从昊天调遣,昊天如今,可有动静?”

宫中执事连忙禀报:“娘娘,昊天上帝将妖族大军,派去镇压东华帝君与西王母了。”

娲皇娥眉一挑:“截教余孽,将金鳌岛搬上了九重云霄,实为天庭心腹大患。东华与西王母虽是叛军首脑,威胁之大,还不及北极星域的金灵、玄女和陈玄丘为重,昊天怎么缓急轻重不分呢?”

执事仙子忙道:“娘娘,昊天上帝正在筹划重启周天星斗大阵,若大阵启动,纵是圣人,也难免受伤。这些叛军,又如何抵挡?”

娲皇一听,心气儿顿时平了,重现雍容恬淡的神圣颜色,微笑道:“昊天倒是思量周全,只是以大阵之力将他们一举消磨,免得他们痛苦绝望,倒是便宜了他们,呵呵……”

……

此时,截教重开了山门,四御伤了一半,他们又没有陈玄丘那种变态的恢复能力。

甚至陈玄丘想要养伤,只需回到葫中世界转一圈儿就行,简而言之,除非你有本事一下子就干掉他,叫他来不及恢复、来不及反应,不然,他就是不死之身。

此时,紫微还在疗伤,勾陈正在运往中央天庭的路上,

陈玄丘已经活蹦乱跳的了。

陈玄丘决定亲自送殷受返回人间。

自己的好兄弟身为人王上天捧场,以人王之气运,为截教加了整整一条气运金龙之力,陈玄丘心中也是很感激的。

邓婵玉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听闻陈玄丘要往人间一行,不禁起了思乡之意。

她当年在人间战死,一抹真灵不昧,登上《封神榜》,从此困守六合星,为了避免土行孙骚扰,深居简出,其实记忆深处,最深刻的记忆,仍是人间。

再加上要往人间一行的是她男人,自然吵着要去。

龙吉公主却不似邓婵玉一般娇憨央求,她只是款款地走到陈玄丘身边去,幽幽地道:“陈公子,龙吉也想与你同去。”

陈玄丘迟疑道:“公主殿下……”

龙吉公主凄然一笑:“陈公子,此后只有龙吉,哪里还有公主?”

陈玄丘语气一窒,改口道:“龙吉仙子,天庭你固然是回不去了,但是北斗七星,亦或这金鳌岛,以后都是你的家,仙子可随意来去。”

龙吉浅浅一笑,道:“龙吉想四处走走,散散心。只是,我刚刚反了天庭,揭穿了昊天与天后的……真面目,只恐他们不会放过我呢。龙吉道行低微,所以,欲与公子同行。”

陈玄丘一想,觉得也是在理。

龙吉陷进昊天和瑶池这些狗血情怨之中,若留在金鳌岛,旁人当面不说,背后也难免议论起来,虽然未必有恶意,只是八卦,但终究叫当事人难堪。

到了人间,却是无人知晓这些事的,虽然只是去个三五日,就当她散散心,也是好的。

自己不能刚刚利用了人家,马上就弃之不顾,便点头道:“既如今,那么龙吉仙子便与陈某同行吧。”

龙吉大为欢喜,甜甜一笑,道:“多谢陈公子。”

邓婵玉站在一旁,心中警铃大作。

她个子比我高,胸也比我大,看着郎君的眼神儿,好亮好亮,这个龙吉不对劲儿,我得盯着些她。

等陈玄丘带着龙吉公主和邓婵玉走到魔氏四兄弟护持之下的殷受,殷受看到陈玄丘身边一个娇小玲珑、一个优雅大方的美人儿,已然是见怪不怪了。

大哥身边有美人儿相伴那才正常,什么时候换成一群浓眉大眼的壮汉,那才不正常呢。

金灵圣母与赵公明送了陈玄丘离开,左右不过是几天的功夫便回来了,倒也不必多做寒喧。

待师姐弟二人回到碧游宫中一处配殿,就见里边龟灵和乌云仙正盘座在玉蒲团上打座疗伤。

虽然有了陈玄丘所赠的疗伤神丹,二人一时也没有完全痊愈。

这处配殿,乃是金鳌岛上灵气最为浓郁的地方,在此疗伤,效果最佳。

旁边,却还站着云霄三姐妹和无当圣母。

那些三代四代的弟子,却是不大敢在这些师叔师伯们面着冒泡的。

就见无当圣母瞪着一双美目,指一指碧霄:“你说,你已和陈玄丘结成了道侣?”

碧霄羞答答地点点头,忽然注意到神色不善的大姐二姐,马上乖巧地向她们一指:“云霄师姐和琼霄师姐也快是了。”

无当圣母没搭这个碴儿,又一指龟灵:“龟灵师妹,你说……你拜了陈玄丘为师?”

龟灵无奈地停了调息,道:“无当师姐,你都问了好几遍啦。我说了嘛,人家那时记忆尚未恢复,与师父一见如故,便拜作了师父啦。”

乌云仙也停了调息,通情达理地道:“这便不能怪罪龟灵另投他门了,便是来日掌教出关,知道了也不会责备龟灵的,更何况,陈玄丘如今是我教护法,不算外人。”

龟灵认真点头:“嗯!掌教恩师,自然是龟灵的恩师,但龟灵既然拜了大护法为师,如今纵然恢复了记忆,师徒名份、师徒情份也依旧在,龟灵是不会叛师出门的。”

无当圣母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儿,道:“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你你你……”

无当圣母把龟灵和三霄指了个遍儿:“你们是同门,对吧?现在,你们一个做了陈玄丘的道侣……”

碧霄求生欲蛮强地强调:“三个!”

无当没理她,继续道:“一个做了陈玄丘的徒弟,请问,你们之间,这辈儿以后怎么论?”

走到殿门口的赵公明一听,马上大惊道:“大师姐,无当师妹说的对呀,人伦之事,五常大礼,混乱不得啊!碧霄还没和陈玄丘圆房吧?来得及,赶紧解除他们的道侣关系吧。”

金灵没好气地乜了赵公明一眼:“师弟,你知不知道,陈玄丘于我截教,恩重如山?我截教向来恩怨分明,哪有过河拆桥的道理。”

说罢,金灵圣母便昂然地走进去,淡然道:“无当,你也愚腐了,我待修行者,求长生之道,脱世俗之法,哪里理会得那些繁文缛节。况且大乘修士,寿元绵长,所谓辈份,更是虚妄。以后,各论各的吧,不碍的。”

赵公明连大师兄多宝,当初都不甚怕,就只怕金灵师姐,听她说的斩钉截铁,不禁嘀嘀咕咕的,却是不敢高声了。

无当不服气道:“师姐,龟灵多认个师父,本来也没什么,可那陈玄丘何德何能,竟能与掌教师尊比肩?要我说,借着于礼数不合的说法,叫他和龟灵解除师徒关系,他也不会生了嫌隙的。”

金灵板起脸道:“我意已决,不必再说了!对了,你不是说和一个什么大妖结了仇?趁着四御惨败,一时半晌不会卷土重来,我先帮你收

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

拾了他去!”

无当腹诽,你都把他当成宝了,还帮我收拾他,我信你个鬼!

无当气闷地道:“不用去了!”

金灵娥眉一挑,道:“怎么了?”

无当咬牙切齿地道:“个人恩怨而已,何需掌教出手。总有一天,我也一杖抽……抽烂了他!”

刚刚重又闭上了眼睛的乌云仙左眼微微张开了一道缝儿:“无当师妹为什么要说又?”

喜欢青萍请大家收藏:

第1057章吉祥圣碑

陈玄丘微笑地道:“一座碑!”

“一座碑?”

只一瞬间,无当圣母的脑海之中,便飞快地闪过一些先天极品法宝的名称来。

可是,不要说是极品先天至宝,便是先天灵宝,后天至宝,后天灵宝中,以她见识之博广,也是不曾想起有一件是碑状的。

就在这时,陈玄丘一动念,一团紫气氤氲,喷薄而出。

紫气散出,一口质地洁白、高有丈余、周身遍布玄奥道纹,却不见一字的圣碑,已经出现在陈玄丘的头顶。

陈玄丘抢在金灵圣母之前,高声宣布道:“吾,截教大护法陈玄丘,今以吉祥圣碑,为我截教镇压气运之宝!”

吉祥圣碑轰然飞出,凌空镇压于碧游宫的上空。

圣碑一出,周天气机顿时锁定。

九条气运金龙往复盘旋,长吟鸣叫,却终是逃脱不得,最终随着一团团气运金气,缓缓降落在碧游宫的琉璃瓦上,形成龙纹云纹的一团团金色图案。

那碧游宫本来通体都呈现一种美玉的翠绿颜色,如今被这层气运金光覆盖,又有阳光照耀其上,顿时一片金碧辉煌。

碧游宫阶前众人,不禁望而兴叹。

瑶池金母更是看得心动不已。

陈玄丘身上,这是究竟有多少底牌、多少强大的法宝啊!

她以天后之尊,竟然也从未听说过这“吉祥圣碑”之名。

但是以她的眼力,自然可以见到,在这吉祥圣碑镇压之下,金龙气运竟然没有一丝外泄。

这等法宝,锁定气机,混元如一,竟似比之太上老子镇压人教气运的乾坤图,也是不逊分毫?

那是不是说,我若算计成功,不仅能攫取陈玄丘八神兽之躯、八神兽之力,还能谋得他的一身宝贝?

这样一想,天后娘娘心思更加热忱,仰头凝视着空中的陈玄丘,就像是看到了一枚汁肥味美的大蟠桃,馋得竟是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

吉祥圣碑,本为石矶娘娘本体所化。

这石矶娘娘本是个散修,可道行却还在阐教太乙真人之上,若非太乙用了师门法宝,也害不了她。

却是因为,石矶娘娘寿命绵长,靠着活得久,硬生生把她的修为提上来的。

正因她本有自己的修行法门,所以拜入截教时,通天教主将她列入外门弟子,而非内门。

说起这石矶来历,那实比这三界之中,任何一尊大能都要长。

她,诞生于玄黄时期。

道祖鸿钧当年游走三界时,常常自夸:“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

虽然是天地间第一尊圣人,矜骄不已,但也只敢说天地玄黄之外,他才是第一人。

因为玄黄时期,他都不曾诞生呢,实在没办法往自己脸上贴金,把玄黄时期也算进去。

[

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

标签:p标签]如果做一个时代区分,这整个宇宙到目前为止,共分为:玄黄时代、混沌时代、鸿蒙时代、洪荒时代、上古时代、当下……

共六个时代。

其中混沌时代末期,就是盘古开天辟地的时候。

鸿蒙时代是盘古开天辟地后,渐渐衍化三界的时代。

洪荒时代就为众人所熟知了,鸿钧罗喉大战、龙凤麒麟大战、巫妖大战,俱皆发生于这一时期。

只不过,活得久不代表道行深。

玄黄时代的一块顽石,要想诞化灵识、化形修行,怎么可能比得了虽然是混沌时代才诞生的,却能孕育盘古大神的创世青莲?

但,石矶娘娘被炼化出原形,重又变成一块无知无识的顽石后,却是被人藏进了这葫中小千世界,做为创世之碑。

在小千世界流速奇慢的时空里,又历经了无数岁月,诞生了葫中小千世界的世界意志—吉祥。

如今它于小千世界中的地位,不亚于大千世界中的创世青莲。

用它来镇压截教气运,瑶池金母也只能看出,它应该是不逊于乾坤图的一件无上功德法宝,却不知乾坤图于这吉祥圣碑而言,却是提鞋都不配。

眼见九条气运金龙受到镇压,乖乖贴伏于碧游宫顶,陈玄丘这才微微一笑,抬手想要收起吉祥圣碑。

镇压气运之物,可以长期镇压其上,但是镇压完成,也可以收取,待到镇压之力不稳了,再补镇一次就行,就像一座镇压大阵渐渐失去灵力后,重新补充力量即可。

太上圣人的乾坤图、元始圣人的盘古幡、通天圣人的诛仙剑阵,当年可也是随身携带的,并不常年镇压在他们的道场之上。

不料,陈玄丘抬手欲收吉祥碑,却发现那石碑仍旧稳稳地定在空中。

陈玄丘微微一诧,便感觉那吉祥圣碑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投注在自己身上,似乎……

那种感觉,就像他身上有什么吸引吉祥碑的东西。

吉祥碑所诞生的意识是吉祥,离开吉祥,这件至宝其实是没有自我意识的,也无法诞生第二意识。

但是吉祥世界的主人是陈玄丘,是来自于另一大千世界之人,他曾不只一次,将这吉祥碑带出小千世界,浸染了大千世界的气息。

因此,吉祥碑竟尔再度渐渐萌生意识。

只是此刻的它,意识薄弱的就像一个刚刚诞生的婴儿,

它的意识脆弱的还什么都做不了,它只是就像感觉到了**所在似的,本能地关注到一个点。

陈玄丘心中一动,难道它是想……

陈玄丘试探地一扬袖,将那袖中所藏的紫微帝皇玺亮了出来。

吉祥碑顿时产生一股吸力,将那紫微帝皇玺摄了过去。

然后,陈玄丘就眼睁睁地看着吉祥碑将那枚紫微帝皇玺硬生生地吞噬了进去。

吞噬了紫微帝皇玺的吉祥碑,在陈玄丘勾连的神识感应中,就像是打了一个奶嗝儿,登时就愉悦满足起来。

便于此时,与吉祥碑有着神识联系的陈玄丘,便感觉亿万道星辰联系,齐齐投射向吉祥碑,而其中属于紫微星域的众星辰,更是建立了可以直接由其控制的强大联系。

紫微,乃统御万星之帝。

紫微帝皇玺,便是他操纵诸天星斗,感应亿万星辰之宝。

而此刻,吉祥碑竟然吞噬了紫微帝皇玺,剥夺了紫微帝君对于周天星斗的感应。

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陈玄丘也不会想到,吉祥碑感应到同为玉石质地、蕴含强大能量的紫微帝皇玺,产生了吞噬之念,而他丝毫未加阻止,将为不久之后的他,带来多大的幸运。

眼见得陈玄丘竟尔祭出这样一件无上法宝,稳稳地镇压住了截教气运,金灵圣母仰望空中,也不禁心怀感激。

受困于《封神榜》的众同门,重开山门之日的大劫、九条气运金龙的呈现与镇压……

截教上下,亏欠他太多太多了,

这个掌教,该由陈玄丘来做才对。

只可惜陈玄丘把长留众妖仙转送截教时,那叫一个如释重负,看起来他是根本不愿掌控一教,失了逍遥的。

那便再等等吧,他毕竟还年轻,等他心性渐稳,失了游历三界的兴趣,我再让贤。

金灵圣母也是极心高气傲的天才,本来觉得师尊禁足不出,师兄叛入西方,她来掌教,不仅是责无旁贷,也是舍我其谁。

但此时此刻,在她心中,最适合的二代教主人选,却是非陈玄丘不可了。

不急不急,三霄师妹倒是好眼光,选了这么个好女婿。

他与我截教,从此再挣不开,终有一日,能劝他坐上这掌教之位!

金灵圣母欣慰地想。

一旁,瑶池金母也是目不转瞬地看着陈玄丘,已经在幻想将他吞噬后唯我独尊、逍遥极乐的意境了。

殷受也同样仰首看着天空,他不懂那么多,也评估不出大哥方才祭出的法宝是何等了得。

他只是想,在人间时,大哥不管是在西岐还是中京,不管是在东夷还是南疆,永远都是最叫人瞩目的一个。

哪怕他出现时,一无所有。

如今到了天上,大哥也依旧如此啊!

仰望着碧游宫上空最靓的那个崽,小受受不禁抚掌赞叹:“大哥就是大哥……”

……

紫微帝星上,青华、长生两位帝君架着受了重伤的紫微帝君匆匆返回,一问星上留守的天将,已经把勾陈帝君送到宫中静室,请紫微星上的医神治疗,二人便马不停蹄地把紫微星君也抬了去。

紫微帝星现在成了孤家寡人之星,北斗七星被占,紫微帝皇玺被剥夺,已经失去对周天星斗的掌控,无法从诸星借力,疗养伤势。

可他二人这么重的伤,又哪是一个小小医神所能治疗?

静室之中,长生帝君和青华帝君对坐发呆。

若论医术,长生帝君也是懂医术的,比那医神还高,可是刚刚检视过之后,他就是这副苦瓜脸儿的表情。

青华帝君道:“长生道兄,如何?”

长生帝君道:“我已为两位帝君服下我研制的长生丹,勉强吊住了他们一口气,但要痊愈……”

青华帝君紧张地道:“如何?”

长生帝君摇摇头道:“紫微帝君还好,将养百日,伤势便会基本痊愈。而勾陈帝君,还能活着,已是奇迹,若想痊愈,我实在无能为力。”

青华帝君的脸色开始发青:“就连长生道兄都无计可施么?”

长生帝君苦笑道:“我也毫无办法。勾陈道兄,现在……已经没有人形了。我以神丹,勉强吊住他一口气,将他的元神锁在体内而已。”

青华帝君道:“难道就别无他法了?”

长生帝君道:“西方须弥山,有八宝功德池,肉身全无,也可滋养重生,必能疗其伤势。”

青华帝君翻了个白眼儿,冷哼道:“如今西方巴不得我天庭崩溃,安能借我八宝功德池,疗养勾陈帝君伤势?”

长生帝君缓缓道:“据说天庭第一大灵官王恶,曾在鹿台一战,被摧残的不成人形,是真武大帝以无上体术,为其疗冶的伤势,却不知道勾陈帝君……”

南极长生上帝看了看那团不成人形的烂肉,不忍卒睹地错开目光,深吸一口气道:“能不能治得了勾陈帝君的伤势。”

青华帝君蹙眉道:“要把勾陈帝君送去天庭?那不如把紫微帝君也一起送去,借助天后娘娘的瑶池秘境滋养,会早一些养好伤势。”

长生上帝道:“天后娘娘……不是说随我等秘密前往北极天,欲说服九天玄女归降的么,怎么一直不见她的动静,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青华帝君摆摆手道:“天后乃三尸准圣,无上修为,除了圣人,谁能留得下她?想必是说服失败,无颜见人,已经悄悄回返天庭了。你别忘了,咱们这位天后娘娘,可是一向自矜高傲的。”

长生上帝一想也是,就凭天后的一身修为,她又是秘密去会唔如今的敌人,不可能不预留后手,谁能留得住她,便放了心。

长生上帝道:“不错,天后应该已经是回了昊天宫。那么,便把勾陈帝君尽快送去吧,至于紫微,他是紫微星域之主,如今赴太阳、太阴两星执行计划的,多是他的直属部下,他若不在,你我却不方便代他行事。”

青华帝君看看白玉床上,被长生上帝摆成盘坐之姿正在闭目吐纳的紫微帝君。

因为他胸骨被击断,刚刚被长生上帝校正过来,所以呼吸极是轻微,动作不敢稍大。

青华帝君苦笑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道:“也罢,再有几日,紫微道兄也该苏醒了。虽然暂时不得行动,可是对其所属发号施令,终究是紫微道兄,方才名正言顺。”

说到这里,青华帝君长长叹了口气,道:“我等气势汹汹而去,怎料得,竟是这样一个结局?合我四御之力,下场竟如此凄惨,难不成,我天庭气数,真的尽了么?”

长生帝君呵呵一笑,道:“青华道兄何必说这样丧气的话来,等我们拿下太阳、太阴两星,摆出周天星斗大阵,一众叛贼,弹指可灭,便容他们猖狂一时又如何?”

长生帝君微微眯起眼睛:“太阳十小儿,太阴十二素女,此时,该已就缚了吧?”

喜欢青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