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仙最后一道关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曹操无奈之下,原本也没别的选择了,只能用司马朗作为荀彧的副使。

考虑到司马朗终究智谋不足,曹操很怕他看不出荀彧的问题。或者是演得用力过猛,被荀彧怀疑。

所以出发前一天,曹操把司马家的人叫来,好好考察策问了一番,想看看有没有可能胜任。

没想到,考察的结果,司马朗本人似乎确实不够机灵,但他身边协助他署理事务的弟弟司马懿,却很是能领会领导的意图。

而且曹操看得出来,那个司马懿很会明哲保身,不该说的不多说,但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仅仅一天的深入交流,曹操就和对方形成了一种微妙的默契,

那就是,曹操“知道司马懿知道自己让他干什么”,

司马懿也“知道曹操知道自己‘知道曹操让自己干什么’”。

但他俩都没挑明,以至于司马朗反而不知道丞相和弟弟相互知道了那么多。

曹操对这个结果很满意,这才放下心,仅仅只让司马兄弟给荀彧跟班。

荀彧也觉得丞相似乎没有太猜疑他,毕竟司马朗的斤两,荀彧是很清楚的。

至于司马朗的弟弟,之前确实没有独立办事的成绩,荀彧也看不透对方。只知道那是个很谨小慎微、不求表现的年轻人。

荀彧也就没把司马懿放在心上。

使团一行在路上花了整整一天,傍晚时分才走完这七十多里路,抵达刘备军控制的汝阳。

其实,在离城三十里外的时候,荀彧一行就被刘备军的巡逻骑兵斥候发现并包围了。当天带队巡逻的骑兵军官,正是陈到。

但荀彧及时亮出了曹操的求和文书,还有他本人作为关东朝廷尚书令的符、印,说明了来意。陈到意识到对方是来求和谈判的,不敢造次,带着数百骑护送荀彧回城。

考虑到天色已晚,消息通传进去之后,刘备也觉得颇为意外,想有点缓冲跟手下谋臣商议一下,好有个数,就没有立刻接见。

但对于主动来寻求和平的使者,刘备还是礼遇的,吩咐在原本汝阳县的驿馆里收拾雅间,准备干净饮食,招待荀彧一行入住洗尘,明日一早再行接见。

荀彧这还是第一次接触刘备手下文武、第一次见识刘备治下的景象。

看着汉军兵甲坚利齐整、汝阳城内百姓居然还能安居乐业,也是暗暗心惊,同时很是惭愧。

荀彧是知道刘备这个君主还算仁民爱物的,

也知道李素、诸葛亮擅长治国。不但能搞经济建设、鼓励工巧和生产。还深谙天道,在劝化人心施行德政方面,也是古今罕有的奇才。

此刻,荀彧信中暗忖:

“刘备占领郾城,是六月的事儿,占领汝阳,应该是六月底七月初,一直到十月初,据说刘备军都是在挖掘沟通郾城到汝阳的运河,取名为讨虏渠。

当初我还不信,至少也觉得就算挖,那必然也是劳民伤财、最快也得明年才能贯通。

但如今亲至汝阳,进城前亲眼目睹,西边河道绵延、船队逶迤而来,络绎不绝,这绝对做不了假。

那岂不是在诸葛亮的规划之下,敌军将士和汝、郾本地民夫,真的三个月就挖成了此河?这是何等的宏伟浩大?

若是让我主持如此大业,甚至换了丞相麾下任何一个文官来筹办,包括程仲德,都绝不可能做到!而且必然会导致汝阳百姓因修河而死伤数万!

可刚才进城时,连寻常汝阳百姓中,都未见面有菜色者,这岂是被无尽

出道仙最后一道关全文阅读/

徭役折磨的样子?”

荀彧越观察越觉得怀疑人生,还有点信仰崩塌。

谁让他这些年是帮曹操处理后方内政的呢。他确实知道不少关于敌方的内政情报,但那些都是纸面数据。

他的工作性质,导致他对“敌占区”的直观认知是最匮乏的,一点都没亲眼见过。

一个自命王佐之才的文官,心中暗暗以萧何自居,以框君辅国、让前方足兵足食为任。哪怕知道对面更强,但只要没被直观羞辱,总是会心存侥幸。

最后,却发现自己在足兵足食方面,被对面如此完爆,那心态,当然是爆炸无比。

汉军给使者提供的饭食还不错,但也不算刻意隆重款待。

荀彧和司马朗司马懿待遇一致,每人一个食盒,里面有一条切段蒸的草鱼,盖着姜丝葱丝祛腥。还有些腌渍的肉脯,也是蒸熟的,下面垫了菘菜、蘑菇、竹笋。

主食就是粗糙的籼米蒸饭。

荀彧却丝毫没有胃口,他只想多解开一些疑惑。于是吃着吃着就离席,去屋门口巡视他带来的那些曹军侍卫骑兵。

然后荀彧就看到那些普通骑兵,吃的米饭和蒸肉跟他们这些当官的是一样的。不同的地方在于,文官吃的鱼是新鲜的,蔬菜也是新鲜的。骑兵吃的是腌菜,没有鱼。

荀彧以此度彼,看来汉军官兵之间,待遇差距也不大。

这已经让他愈觉震撼,就想出驿馆走走,但被陈到的人拦住了。再三申请,陈到才派了骑兵保护,让他们在街上走动,但不能去军事禁地。

荀彧择机询问了一些本地百姓,和基层士兵,主要是挑那些一看就是参加过前几个月挖运河劳役的,了解他们的生活——

荀彧精于内政,所以对民夫是否有长期服役,还是很容易一眼就看出来的,实在不行拉过手看一下手掌的老茧都知道。

连续几个月高强度挥铲锹的人,手都明显不一样。

荀彧问他们:服役的时候,官府有没有完全提供伙食?是否要民夫自备一部分干粮?徭役有没有耽误秋收?

得到的回答,都是官府会集中提供伙食,没秋收的时候,所有人抓紧挖河,到了非抢收秋粮的时候,连士兵都会帮着收割。

时间统筹非常好,百姓生活受到的影响也有限,只是服役了两个月——而正常情况下,百姓本来就要每年服徭役至少一个半月,这是法定的。

然后,与百姓的交谈中,荀彧还惊人地得知,刘备组织几十万人干活,居然还能尽量保障前方人员吃新鲜蔬菜,还是最近冬季严寒越来越明显,新鲜蔬菜实在短缺,才让士兵们都吃腌菜。

荀彧当然知道,在农村,在原产地,菘菜萝卜这些新鲜蔬菜,成本是比粮米还低的。让民夫多吃杂菜少吃饭,也是节约开支。

但是,这是前方战地!当地聚集了那么多人,物资是需要别处集中转运过来的!蔬菜笨重,同样分量体积不顶饱,那就意味着运输量会加大!

而运输都是有路途损耗的!蔬菜更是容易腐烂,要是运送路上时间超过半个月,绝对全烂光了!

刘备怎么做到的?!确切地说,是诸葛亮怎么做到的。

可惜,这些问题普通民夫也回答不了。荀彧走访了半天无果,最后还是回驿馆的时候,陈到把荀彧一行的企图上报,得到了许可,才由陈到亲自为荀彧解惑。

“荀公,看来曹操治下,民生凋敝呐,也没什么爱民贤才帮忙统筹。在朝廷光复治下,这些都是很基本的,丞相和诸葛尚书家,都深谙调度之道。

今年陛下出兵之前,整个南阳郡和河南尹的田土,乃至一部分襄阳郡的田地,都被官府担保、要求全部种植蔬菜。而种粮是后方远离前线各郡的任务。

加上有南阳运河和讨虏渠先后疏通,这点水路转运算什么。诸葛尚书说过,他复盘过丞相去年的研究,多吃鲜菜对于大军长期驻扎集结、减少疫病也是有好处的。

虽然具体怎么个好处还不知道,但既然惠而不费,以陛下之仁民爱物,肯定是尽量调度周全。曹操冥顽不灵,想跟陛下相持,一旦日久,都不必陛下动手,曹操的军马也会多生疫病,自行溃散!

你们此番来,若真是能迷途知返,那算是你们幸运。所以咱也不怕把这些告诉你们,因为曹操但凡敢再抗拒下去,须臾便会灭亡!也没机会见贤思齐、模仿陛下的德政了!”

荀彧面如死灰,竟忘了对面只是一个校尉级别的中层武将,在对方面前颓然叹息:“丞相……不,曹公,这次是很有诚意的。”

荀彧此言一出,跟着他闲逛刺探的司马朗,顿时都微微觉得有点不妥。

而看似人畜无害跟着的司马懿,就更是心生一分鄙夷:

就这也算王佐之才?怎如此没有城府?身居尚书令高位,替丞相为使,居然真情流露暴露了己方的底牌,这不是纵容刘备苛刻压价么?就算曹操真心投降,这还怎么谈得出好价钱?

司马懿愈发觉得这次的谈判荀彧不会成功,不过他也没必要帮曹操争取。只要回去之后悄咪咪复命,让曹操知道荀彧的真实表现就行了。

曹操估计也没多久了,司马懿都跟着大哥打了一年半杂,一直没有求什么显要官职。

倒是大哥司马朗如今已经做到了大行令,相当于杨修六年前在刘备那儿时的官职。司马懿自己,只是挂了个大鸿胪丞,才六百石,混混日子而已。

司马懿可不想最后关头被贴上曹操死党的标签,他想的是安安分分干到曹操完蛋,大不了回老家读书隐居就好,将来等风声过了,再另找机会做官。

……

荀彧的表现,以及曹军使者的士气氛出道仙最后一道关围,这些情报,当然是很快就传到了刘备耳朵里。

刘备没有连夜接见使者,不代表他很累,无法连夜办公,他只是需要先搜集情报、让属下做个预案。

深夜亥时,汝阳行在之内,刘备的书斋烛火通明,鲁肃、法正、徐庶、黄权等文官都在。

刘备把一个卷宗摆到众人面前,卷宗上的内容,正是陈到刚刚上报的、关于荀彧、司马兄弟的表现情况。

简单传阅后,刘备挑明话题:“众卿以为,荀文若此次出使,其意如何?是否诚心?曹操是不是真想求和?他愿意答应什么条件?”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曹操那番话说完后,深知曹操多疑程度的荀彧,当然已经明白和平无望。

他痛苦地瞑目不语,以为会等来曹操后续更猛烈的训斥、甚至是严惩他动摇军心,要褫出道仙最后一道关夺他一部分的权柄。

然而,这一切却没有发生。

曹操痛心疾首完了之后,居然不打算严惩荀彧。

他只是来回踱步,一开始如同愤怒的虎豹。许久之后,才渐渐冷静下来,也一如虎豹一击不中后,进入蓄势待发的状态。

平复半晌,曹操似乎终于冷静了,挤出一个诚恳的笑容,跟荀彧商议:

“也罢,不管怎么说,文若你这也是为了大汉,为了天下苍生。虽然刘备那些虚演不可信,但孤还是可以遣使跟他谈谈。

咱了解一下和平劝刘和退位、只认一个正朔的条件。知己知彼,才好有备无患嘛,谈谈有什么损失,谈不成也是没办法,孤先把诚意展现一下。”

荀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丞相愿意以天下苍生为重?那真是大汉之幸。属下以为,看在丞相当年诛杀袁术的功绩,再加上最后的四州之地和七十万士卒。

刘备肯定会答应一个好条件的。说不定能保留丞相五县封地、以一郡为公,再保留一州土地,由曹家镇守两代。若是连这个都做不到,属下也会尽量精选舌辩之士,为丞相争取。”

曹操干笑了两声:“到时候便是人为刀俎,孤哪里还敢奢望具体的要求,要求提低一些,刘备应允后真能兑现,就不错了。

至于舌辩之士,呵呵,难道还派董昭、司马朗去不成?孤麾下,还有谁人能不辱使命。总不能派许攸去吧。”

曹操其实根本不在乎派谁去,确切地说,

是他不在乎派去的人口才如何、能不能谈成结果。

但如果派去的人能擅长欺骗、多刺探一些刘备的军情,那还是不错的。

曹操刚才之所以有此转变,是因为他内心已经产生了一个新的念头,是被荀彧勾起来的:

谈一谈,又没有损失,而且通过尝试谈判,正好可以向刘备表达一个示弱的信号,让刘备觉得“曹操外强中干,看似在扩军,可能实际扩军效果不理想,所以想虚张声势换个好的和平条件”。

刘备要是真上当了,最后谈判又破裂,那刘备还不正好狂妄自大、疯狂往前追击?

而陈郡这边,乃至谯郡的部分地区,曹操都已经提前开始着手破坏了。

他的计划,就是把刘备从郾城到汝阳这一带的相持阵地勾引出来,把刘备勾引到陈郡腹地,勾引到鸿沟以东,到一片被严格焦土策略、坚壁清野又无险可守的战场上,进行最后的大决战!

这样,刘备想坚守避战都不可能,除非是再次西渡鸿沟、放弃陈郡后撤逃跑,回到汝阳这一带有坚固防御营寨阵地的区域!

但那样说不定也会给曹操乱中取胜的追击机会,几十万大军说进就进说退就退,不是那么容易的。万一由攻转撤的节骨眼上出了什么变故,就会酿成崩溃!

谈成谈不成,曹操都不亏!谈不成也能顺手完成战略欺骗!

不过,荀彧既然已经产生了动摇之心,以大汉为念,而不是以曹家利益为念,那就不能再完全信任荀彧了!

所以,曹操没打算把他的真实想法告诉荀彧,他只跟荀彧说他是真心回心转意、愿意和平谈判的。这一点上,连荀彧一起骗,才最稳妥。

另外,荀彧既然有动摇,不可靠,那就连后方的最高内政权力也不能再交给荀彧了。曹操打算让程昱替代荀彧,担任总的内政和后勤统筹职务。

程昱此人心狠手辣,搞军备后勤不择手段,他才适合眼下的特殊时期。

当天傍晚,曹操为了稳住荀彧,还非常虚情假意地跟荀彧一起吃饭,留他一起讨论和平谈判的己方开价细节。

讨论内容之真切,一度让荀彧以为曹操是真的被劝动了。

曹操甚至都不惜先是“借酒浇愁”,然后“酒后吐真言”,跟荀彧说了很多“肺腑之言”。

荀彧一走,曹操立刻一骨碌爬起来,丝毫不剩醉态,一个人在上弦月色笼罩的庭院内踱步。

“要褫夺文若的总督军需之职,还不让他起疑,表面上不撕破脸、伪装出和平示弱的诚意,此事着实困难……”

曹操思前想后,不知该如何调度。

着实良久之后,他脑中才闪过一个可怕的、他一直不愿意去面对的念头。

“既然不能跟文若撕破脸,那唯有‘明升暗降’了,最稳妥的做法,就是给他一个比筹办后方军备更重要的职责,才能让他不疑有他。

否则,以文若之智,其他招数都会被看穿。可这个‘更重要的职责’,也确实没多少可选的了,莫非,真要让文若为使、全权代表关东朝廷,去跟刘备谈判?

这个任命倒是够重,能让他消弭疑心,可孤既然要彻底瞒着文若真相,也就不能让文若趁机刺探刘备军情,也不便指示他在谈判期间示弱诱敌……”

这个难题着实棘手,以曹操的智商,最后都想了很久,才打上一个勉强可用的补丁:

他决定派荀彧为正使,去跟刘备谈判,然后再安排一个绝对可靠的副使。这个副使要绝对忠于曹家,而且不可能跟荀彧串谋。

而曹操私下里给这个副使的交代,也不必说太多,只要告诉副使“荀令君首劝孤与刘备和谈,孤见其似有动摇,恐其不够忠义,卖主求荣,不得不让人从旁协助”。

这种情况下,让副使再散播一些曹操所需的示弱消息,或者是刺探刘备真心想法,

副使也就不会觉得曹操是“明里谈判,实则还是想打”,只会觉得是“曹操也不想打,他只是担心被荀彧出卖,所以不得不留个后手”。

这是人之常情,很合理。

为了想这个安排,曹操着实失眠了一夜,头风导致的头疼也愈发剧烈了。

……

次日,腊月初九,一大早曹操就招来了荀彧,还有几个能言善辩曾经为使的幕僚,

包括身居高位、如今依然暂时是司空的许攸。

还有当年负责跟许攸联络的司马朗,加上司马朗的一些兄弟助手,最后就是帮曹操处理朝廷关系的董昭。

人找齐了之后,曹操就诚恳地稍稍说明情况,然后跟荀彧说:

“文若,孤想了一夜,此事既然是你最先提出,想必你也是想得最透彻的,时间紧迫,就让你为使,去刘备处议和吧。

孤也跟你说几句肺腑之言,只要刘备开的条件,真能让孤相信他确实会执行,孤不是不能谈。反正孤此生只是想辅汉,从未有过篡逆之心,这点天日可鉴!

此前,只是无奈天下分崩,正朔有二,一时惶惑,不知所归而已。今年打了这些血战,双方二十万将士埋骨,都是本不该有的。

这次之所以让你去,也是向刘备展示我们的诚意,咱是派出了三公、尚书令级别的重臣,去请和的——你不会推辞此重任吧?”

荀彧呆了一下,随后立刻拜领:“丞相以天下苍生为重,属下岂敢不奋力争取!”

曹操点点头:“为使谈判,非一日之功。说不定刘备还要讨价还价,往还数遭。这段时间,后方军需之务、足兵足食,就交给仲德吧。

孤今日就派快马信使、持教令至濮阳,让仲德回鄄城统筹后方——这任命,文若以为得其人否?”

荀彧的八字胡微微抽动了一下,随后也是不得不承认:“仲德做事确实有些不择手段,但非常之时,确该

出道仙最后一道关全文阅读/

用非常之人,丞相可谓知人善任。”

曹操点点头:“孤再派一两个副使,随你同去,也好查漏补缺,从旁观望刘备态度,如何?”

荀彧心中一凛,觉得有点悲哀,但也没有想更多——他以为,曹操这仅仅是不信任他能为曹家争取最好的和平条件。

荀彧连忙答应以自证清白:“属下本就不谙舌辩出使,丞相肯派人辅弼,正合其宜。”

曹操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那尔等稍作准备,后日一早出发,由此去汝阳!孤昨晚思虑甚多,神思不济,头风愈发剧烈,需要休养。”

众人连忙退下,不耽误曹操养病。

……

两天之后,腊月十一。

一大早,荀彧就带着董昭,还有司马朗司马懿,前去正西边七十里外的汝阳县,刘备的中军驻扎所在地,寻求和平谈判。

曹操最后还是没有用许攸,一方面是因为许攸有卖袁归曹的大功,如今地位实在是高,位列三公,名义上比荀彧还高。这样一个角色派出去,实在是不好驾驭。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曹操觉得许攸既能出卖袁绍,未必不能出卖他。

背主之人,谁都不敢重用的,历史上曹操平了袁绍之后,没多久不也把许攸给借故杀了么。这一世,只是许攸投他才一年,所以曹操其他人都没搞定,没轮到许攸呢。

更何况,许攸本来就是个恃才傲物管不住嘴的家伙。曹操很清楚许攸的底细,早在十几年前,汉灵帝中平年间,前幽州刺史王芬想废灵帝那次谋逆,许攸都要参与和撺掇!

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人,太危险了。

所以,曹操才只能继续用当年派去买通许攸的司马朗。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