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醒万佛哭什么意思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少女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掀起惊涛骇浪。

好端端的弓弩怎么会变成了老鼠?

不会是那烟囱里原本就住着一只大老鼠,而自己那天扔弓弩时,正好砸到了那只老鼠,把老鼠砸晕在烟囱里吧?

不会的,烟囱可不是个好地方,老鼠那种聪明的动物,不可能自寻死路爬到烟囱里去的。

而且,听那名下属说,好像他刚抓到老鼠的时候,还以为是只死猫,一动不动的。

那意思是说,老鼠在被抓住时,很有可能受伤了,所以才会束手就擒。

难道有人故意把受伤的老鼠放在了烟囱里?

如果真是这样,那人肯定已经发现了那把弓弩。

这个人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贾相如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忽然看到了人群后面的冯姝。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在她面前停住脚步:“冯大姑娘。”

冯姝看了他一眼,没吭声,转身就走。

旁边的下属看不过去,冷着脸呵斥:“你——“

贾相如急忙制止了下属,含笑道:“冯大姑娘,在下想问问你,小婵姑娘最近怎么样?如果身体好些了,是否可以约了见个面?”

冯姝停下脚步,朝男子看了一眼。

往日里芝兰玉树的男子,此时却显得有些狼狈,月白的衣衫上留下了不少污渍。

长平公主这两日大概没找这家伙的麻烦,所以他才会这么闲,查案子查得这么尽职?

少女板着脸道:“小婵姑娘病得很重,短期内恐怕不会见客,贾大人还是另外想办法吧。”

见冯大姑娘拒绝得干脆,贾相如也没生气,笑了笑道:“等小婵姑娘好一些了,还麻烦冯大姑娘派人给在下捎个口信,在下想问小婵姑娘几件事。”

少女懒懒道:“那贾大人就慢慢等吧,我也不知道小婵什么时候才能康复。”

贾相如笑了笑。

冯大姑娘对他的成见好像很深呢。

罢了,还是不要自讨没趣了。

男子对冯姝抱了抱拳,转身大步离开。

一身月白的衣袍满是污迹,男子却毫不在意,依旧走得风度翩翩,引得路边的女孩儿们纷纷侧目。

“听说贾公子抓到了一只老鼠。”冯姝忽然出声问。

走出数步的男子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少女一眼,点点头:“嗯。”

真是到了八辈子的霉了,凶器成了一只老鼠,想必明天这则笑话就会传遍大家小巷的。

“老鼠很机灵的,怎么会等着被你们抓?”少女满脸好奇。

见刚刚还对自己冷若冰霜的女孩儿忽然变了态度,贾相如颇有些受宠若惊,耐心解释道:“那只老鼠很大,可能是卡在里面了,正好被我们抓到了。”

少女眨了眨眼睛,摇摇头:“不会的,老鼠不会那么笨,我看那老鼠很有可能是生病了……”

生病了?

贾相如不想再继续讨论老鼠这个话题,敷衍点点头:“也许吧。”

冯大姑娘对那只老鼠好像比对他有兴趣多了。

对了,听说上次母亲办寿宴,这丫头就在他家抓过一只大老鼠,当时把太子吓得够呛。

贾相如不想再和一个姑娘讨论这样的话题,正要抬脚走人,就听少女一惊一乍道:“遭了!”

贾相如一头雾水:“什么遭了?”

圣人醒万佛哭什么意思 完整版/

“贾公子,如果那只老鼠生病了,您可能就有些麻烦了。”

男子愣了一下,下意识道:“麻烦?我能有什么麻烦?”

少女惊恐退后一步:“贾大人,你想啊,老鼠能生什么病?当然是鼠疫啊,很容易传染的,我看你刚才在湖边洗手,八成是摸过那老鼠了,听我一句劝,还是赶紧找个大夫看看吧,要是晚了……”

少女摇摇头,就像避瘟疫一样迅速后退数步,然后一扭身就走了。

贾相如的脸色不由得青了。

鼠疫?

他刚才只想到那老鼠很恶心,却忘了这老鼠可能有病。

难怪会一动不动地待在烟囱里,不会是真的有鼠疫吧?

旁边的下属已经吓白了脸:“大人,小的也觉得那老鼠像是生病了,这可怎么办?要是我传染上鼠疫就完了,小的家中还有八十老母……”

贾相如沉下脸:“什么鼠疫?别听那丫头胡说八道。”

下属抓耳挠腮,一脸紧张道:“大人,小的现在忽然浑身都痒,您看,这里还出了几个红疹子,真的和鼠疫的症状一样,大人,这可怎么办?呜呜呜——”

贾相如见下属越说越紧张,一个头两个大,不耐烦道:“行了行了,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找个大夫看看,这总行了吧?”

下属这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道:“大人您可一定要找个名医,这鼠疫可没那么好治,别找个江湖郎中,把命给看没了……”

贾相如抽了抽嘴角,正像斥责几声,忽然觉得手上也有些痒。低头一看,竟看到了几个红疹子。

莫非那丫头说的是真的?

贾相如不敢再耽搁,立刻带着两名下属匆匆离开。

……

冯姝站在岸边,看着贾相如和两名下属狼狈离开,这才弯了弯嘴角。

刚才她趁着贾相如不注意,偷偷往圣人醒万佛哭什么意思他们身上洒了一点花粉,这会儿他们身上多半起了疹子了。

当然,他找个大夫看一看,这红疹子就会痊愈,她并不想害他,只是想吓唬他一下而已。

回到画舫上,冯姝坐在隔间里,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烟囱里的弓弩哪去了?

会不会被人提前拿走了?

这个人怎么会知道烟囱里有弓弩,难不成自己逃脱时,被人看到了?

想到这种可能,冯姝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个人难道是一路跟随着她?

如果真是这样,岂不也看到她杀人了?

可是,事件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人非但没有报案,还偷偷拿走了弓弩,并放了一只半死不活的老鼠在里面。

若非亲眼看到,一般人根本不会想到那烟囱里藏着弓弩。

这人把老鼠放在烟囱里,绝对不是为了让刑部的人去查,而是等着她去抓吧?

他大概料定,自己事后一定会去烟囱里拿回弓弩,所以才提前拿走了弓弩,再放了一只老鼠在里面?

他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恶作剧,还是有别的目的?

冯姝正想得出神,耳边忽然传来一道清越的声音:“冯大姑娘,在想什么呢?”

喜欢诡驸马请大家收藏:

下属一脸错愕。

好端端的让他爬烟囱干什么?

见下属没表态,贾相如皱了皱眉:“难不成要我亲自去爬?”

下属看了看贾相如那张俊脸,忍不住想,要是让喜欢贾大人的那些小娘子看到他爬烟囱,那该是多么有趣的事。

想到这里,唇角忍不住勾起。

“笑什么?”

贾相如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小子这几天跟着自己查案莫非查傻了?让他爬个烟囱也觉得好笑。

“没什么?大人,我这就上去。“下属挽起衣袖,朝手心里吐了两口吐沫,先蹭蹭两下爬上了屋子旁边的一棵树,再顺着那棵树爬到屋顶。

那烟囱就在屋顶上,下属走到烟囱旁,从顶端的烟囱口往里看了一眼,忽然咦了一声:“大人,这烟囱里好像有东西。”

有东西就对了。

贾假如心里一跳,立刻问:“看得出是什么东西?”

下属趴在那儿仔细看了两眼,摇摇头:“黑乎乎的看不清楚,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能够够得着吗?你伸手进去把那个东西掏出来看看。”

下属看着黑乎乎的烟囱有些嫌弃,可大人下令不好违抗,只得把袖子又往上挽了两圈,然后才弯着腰,慢慢把手臂伸了进去。

下属几乎把整条手臂都伸了进去,才终于够到了那个东西。

只是,这东西摸到手里有些奇怪,软乎乎的,毛茸茸的,不会是只死猫吧?

下属忍着厌恶,费力地把那个东西掏出来。

那烟囱虽然不用了,里面却堆积着很多黑灰,下属的整条手臂都变成黑的了。

所以,当他掏出那个东西出来时,站在底下的贾相如一时竟没有看出是什么。

不过,看着不像是凶器,究竟是什么呢?

烟囱里的气味呛鼻,下属不由得打了个喷嚏,然后才看向手里的东西,这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一只硕大的老鼠正静静地看着他,样子看起来极为恐怖。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老鼠之前在烟囱里似乎被熏得晕过去了,直到此刻才苏醒了过来。

随后,老鼠就开始扭动着肥硕的身体,嘴里发出吱吱的尖叫声。

下属忍不住尖叫一声,杨手就把老鼠扔了出去。

慌乱中他根本没顾得上看方向,竟直直地扔向了贾相如站着的地方。

因为天色已经变暗,贾相如还没看清下属掏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就见他一甩手,那个东西就朝他飞了过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贾相如猛地一抬手,就接住了那个物件儿。

等抓到那个物件儿,他才反应了过来。

这不是什么凶器,而是个活物,毛茸茸的,触感有些瘆人。

贾相如抬眼看看去,这才发现被自己抓在手里的是一只硕大的老鼠,大概是养得太肥了,在烟囱里被卡住了。

贾相如一惊,杨手就把老鼠扔了出去。

肥硕的老鼠撞在旁边的大树上,发出吱的一声惨叫,随即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被摔得昏死了过去。

贾相如看着摔在几丈开外的老鼠,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那老鼠在烟囱里卡得太久,浑身沾满了黑灰,他的手上也沾满了黑色的草灰。

想到那个黑乎乎的家伙,贾相如就恶心得不行,可手又不能剁掉,只得赶紧朝湖边走去。

这时候,紫烟湖边人来客往非常热闹,大家看到几名满脸黑灰的官差觉得有些奇怪,纷纷驻足观望。

疏影山庄距离紫烟湖很近,冯姝晚上去妙音阁一般都是步行。

这个时候,她正带着紫陌沿着湖边走来,看到这边围着不少人,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远远就看到贾相如和两名下属快速走向湖边,原本白皙的脸上满是黑灰,手上也是,尤其是一名下属,高高挽起的胳膊上全都是黑灰。

有个路人似乎认识贾相如,看到他们这样不由得好奇道:“贾大人,你们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贾相如哪里肯说出实情,他一声不吭,快步走到湖边,蹲在那儿开始洗手。

可那名路人好奇心太强,马上又追了过去问:“大人,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凶杀案了?尸体被焚烧了?圣人醒万佛哭什么意思

说实话,这路人的想象力还挺丰富的。

下属见贾相如的脸越来越黑,只得耐着性子对那名路人解释:“没有发生什么凶杀案,是我们刚才掏了烟囱了。”

“掏了烟囱?是不是在烟囱里发现了凶器?”路人两眼放光。

他对破案很感兴趣的,贾大人说不定会因为他猜准了,觉得他是个可造之材,让他去刑部当差。

旁边的冯姝心里咯噔一跳,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

不远处有个屋顶,屋顶上有个烟囱,烟囱旁边还掉落着一只靴子。

冯姝不由得暗暗吃惊。

那天她把那只弓弩扔到烟囱里时,因为太过用力,加上匆忙,不小心把烟囱口撞豁了一块。

本来她还一直担心被人发现,可连续过去了几天,都相安无事。

她这才把心放回了肚子。

没想到都过去这么久了,最终还是被发现了。

她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

圣人醒万佛哭什么意思 完整版/

看着狼狈的贾相如,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原本她还以为这个前未婚夫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想不到他还是有几分聪明的。

她为了杀杨侍郎,做过周密的部署,那把弓弩也只是普通的弓弩,就算被他们找到,也不一定能说明什么。

只不过弓弩很小,是女子专用的,如果贾相如找到那把弓弩,就会想到凶手是个女人。

这样一来,说不定自己就会有些麻烦。

可事已至此,没有别的办法,她只能静观其变。

下属见这路人的好奇心不是一般的大,没好气道:“什么凶器,里面只有只老鼠。“

“啊?”路人毫不掩饰地哈哈笑了起来:“贾大人,要是让那些喜欢你的小娘子们看到你从烟囱里掏出只死老鼠,她们一定会心疼的,哈哈……”

贾相如脸色更黑了。

冯姝听到这话,不由得吃了一惊。

什么?烟囱里有只老鼠?

烟囱中的弓弩怎么变成了老鼠?

喜欢诡驸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