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是给谁殉葬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听完宋明的话,宋宛月眯起眼。

见他如此,宋明又后退了一步,有些后悔自己过来告诉她了,这丫头别以为他是存了别的心思。

“月丫头,出什么事了?”

萧峥扬声问着朝这边走来。

宋明吓得一个激灵,转身撒丫子往自己家里跑。

见他如此,还以为他是在欺负宋宛月,萧峥转脚

汶川地震是给谁殉葬 最新章节阅读,

就要跟上去,被宋宛月叫住,“他是告诉我家里人去县上了。”

萧峥停下脚。

“还得麻烦萧伯父陪我去县里一趟。”

“跟伯父还客气。”

萧峥喊了车夫调转马头过来,等宋宛月上去以后,护送她朝村外走。

宋明趴在自家窗户上朝外看,看到马车过去里才松了一口气,躺回炕上。

小半个时辰后,马车到了威远镖局门口停下。

昔日热闹的镖局现在冷清的很,大门上贴着白纸,门前摆着白幡,断断续续的从门内传出来。

宋慎站在门前,腰上系着一条白带子,看到马车停下,快步迎上来,“请问你们是哪里的客……”

“二哥。”

宋宛月掀开车帘。

“小妹。”

宋慎一愣,随即走到车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了家,听宋明说你们来这里了,便赶了过来,这是出什么事了?”

“齐家太惨了……”

说着话,宋慎搬了下马凳边让让她下来边道,“齐大当家的带着人去走镖,全都被杀了,齐夫人受不了这个打击,自杀了,偌大的镖局现在剩下了齐姑娘一个人,爷爷奶奶就让家里人全来帮忙了。”

“是吗?”

宋宛月朝镖局内看了一眼,介绍,“这是萧伯父,瑶姐姐的父亲。”

一听是大哥的岳父,宋慎赶忙行礼,“见过萧伯父。”

萧峥托住他的手,“一家人,不必客气。”

“那,你们稍等,我进去喊奶奶。”

宋宛月拦住他,“我进去吧,你陪萧伯父说会儿话。”

宋宛月走进镖局内。

灵堂就搭在进门的空地上,宋三小一身孝衣跪在灵堂前,齐英跪在棺材前哭的不能自已,宋奶奶在一边劝,刘翠兰蹲在棺材前烧纸。

听到脚步声,宋三小抬头,“月儿!”

齐英的哭声顿了一下,随后哭的更大声了。

宋奶奶和刘翠兰从灵堂内出来,看到她安然无恙,齐齐松了一口气。

宋宛月走过去,目光落在宋三小的孝衣上,“三叔这是……”

宋奶奶回头看了痛哭的齐英一眼,压低声音解释,“齐大当家的和齐夫人都走了,齐英又是个女孩子,所以只能你三叔来当孝子了。”

宋宛月点头,进了灵堂,走到齐英面前蹲下身体,“齐姐姐节哀。”

齐英哭声止不住。

宋宛月拍了拍她肩膀,“我记得你还有两个哥哥呢,他们人呢?”

齐英哭声猛然顿住,抬眼看宋宛月。

哭了好几日,她的眼睛肿的厉害,只剩下了一条缝,话还没说,眼泪又流了出来,“他、他们也、也……”

说了几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宋三小心疼的不行,张张嘴想让宋宛月别问了。

“我记得你说过,他们也是开镖局的,得多大的镖汶川地震是给谁殉葬,需要这么多人运送?”

齐英一直摇头,“我不知道,因为定亲的事,我和母亲去接姨母了,谁知……”

“对呀……”

宋宛月看着空荡荡的院子,“齐伯伯齐伯母去世这样的大事,怎么没见你姨母家的人?”

“姨、姨母家也出、出……”

齐英说不下去了,又痛哭起来。

宋三小实在是心疼的厉害,“月儿,你就别问了。”

宋宛月看他一眼,“三叔,你应该知道齐姐姐还有两个哥哥,他们的年纪应该早就娶妻生子了,孩子也得有几岁了,就算大人都死了,还有孩子呢,难不成他们也跟着去走镖被人杀了?”

她这话落,不但是宋三小愣住,就连宋奶奶和刘翠兰也愣住了。

那日,齐英跌跌撞撞的跑去摊位上说镖局里的人走镖都被杀了,她娘听到噩耗自尽了,后事没人办,让他们帮忙,他们想也没想的就过来了,根本就没有多想。

齐英哭倒在地。

宋三小心疼的爬起来去扶她,“月儿,你先别问了,等过几日再说。”

宋奶奶和刘翠兰也于心不忍。

“是啊,月儿先别问了。”

宋宛月深深看了齐英一眼,拉着宋奶奶走到一边,“爹娘留在京城等着外曾祖父一块回来,是萧伯父送我回来,他现在就在外面。爷爷和二叔呢?”

“他们去置办出殡要用的东西去了,我让你二婶去找他们。”

说着,把宅院的钥匙给她,“你先带他们去宅院休息。”

宋宛月接过钥匙,出了镖局。

宋慎和萧峥聊的正欢。

萧峥知道宋思有一个弟弟,原以为就是个普通的乡下孩子,没想到宋慎的一言一行,都透着一股精明之气。

宋宛月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咱们先去宅院。”

想到爷爷和自己爹都不在,宋慎解了腰间的白带子,上了宋宛月的马车,陪他们过去。

想着萧峥在外头,压低了声音说宋宛月,“你不知道,你和大哥捐了一百万两银子消息传回来,我一晚上都没睡着觉。”

那可是一百万两,不是一百两,也不是一万两。

虽然他知道捐出去是对的,可他就是抑制不住的心疼,一向沾着枕头就睡的他在炕上烙了一夜的饼。

“一百万两而已,咱们很快就会赚回来。”

听她口气这么大,宋慎惊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抬手覆在她额头上,“你没发烧吧。”

宋宛月把他的手拨开,“如今药丸的生意已经在那位面前过了明路,整个大兴国的人应该都知道了,不出几日,全国各地的药商们都会过来,你想象到那时候……”

宋慎一拍脑门,他怎么就没想到。

“咱们是不是要扩大规模,建几个作坊?”

“那是当然,不仅药丸的生意,火锅底料和凉茶的生意也得扩大。”

宋慎兴奋的眼睛都亮了,“我晚上回去就好好琢磨琢磨,在哪里建这些作坊合适。”

“不用想了,有一个现成的地方。”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噗通噗通三声,黑衣人倒下三人。

形势一下逆转,萧峥几人很快把剩余的黑衣人解决。

顾不得胳膊上的伤势,跑到宋宛月面前,打量她,“月丫头,你没事吧。”

“没事。”

萧峥警惕抬头看,没看到其他黑衣人的身影,纳闷,“那些人呢?”

听他问起,宋宛月面露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们都死了,自相残杀死的。”

萧峥愣住。

宋宛月拍拍自己的小胸脯,后怕的道,“刚才还差一点就被他们追上了,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他们突然自相残杀起来,我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在、在哪儿?”

宋宛月回手一指,“就在那边。”

“你们去看看。”

两名护卫应声而去。

宋宛月吸了吸鼻子,“萧伯父,您受伤了。”

“不碍事,擦破点皮,一会儿上点药就好了。”

宋宛月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定然不会是擦破点皮那么简单。

“应该不会再有人追杀过来了,我帮您先处理伤口。”

萧峥知道她会医术,但他伤的确实不重,摆手,警惕的看着四周。

两名护卫很快回来,朝着萧峥点了点头。

萧峥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说他们不是一伙的,都想把你抓回去抢功,所以才自相残杀的?”

宋宛月赞同的点头,“有可能。”

萧峥这才放下心来。把所有人都处理好伤口后,又去树林中挖了深坑,把所有的尸体埋在里面,做好这一切,重新坐回了火堆边。

原来的干粮早就烤焦了,宋宛月又重新烤了一些,众人坐下后,闻到香味,肚子都纷纷叫了起来。

萧峥有些不好意思,白皙的脸发了红。

宋宛月把串着干粮的树枝拿下来,把上面的干粮撸下来,一个个的递给他们,问萧峥,“可有什么发现?”

“是三皇子的人。”

刚才掩埋尸体的时候,萧峥让人仔细检查过了,每个黑衣人身上都有腰牌,刻着三皇子府的标志。

“料到了,能这么大手笔的也只有他了,看来他对我恨之入骨,不惜动用他暗中的力量也想杀掉我。”

萧峥的干粮吃不下去了。

“月丫头,等安葬了顾家人的尸体,你再跟我回京吧。”

在京城,他们定国公府能保护她。

宋宛月摇头,“我回清平县才是最安全的。”

萧峥不解。

宋宛月边往树枝上串干粮边说道,“回了清平县,如果我或者家里人有什么事,人们一定会想到是三皇子做的,三皇子也会想到这一点,所以他才派人在半路劫杀我,可我若是去了京城,不定会遇到什么事,到时候三皇子想除掉我,轻而易举。”

萧峥恍然,“你说的对,伯父竟然没想到这一层,明日咱们抓紧赶路,争取早日回清平县。”

众人吃过干粮,靠着大树休息了一晚。第二日天还没亮,就启程赶路,中午只是随意吃了一些,到了晚上以后停留在了一个小镇,好好休息了一晚后,第三日继续赶路,第四日中午,进了清平县。

萧峥紧绷的神经才算是松下来。

过去了这么多天,顾家的事情还没淡去,大街上都是议论的声音。

萧峥怕宋宛月听了难受,让车夫加快速度,穿过清平县城,朝宋家村走。

一路上,宋宛月异常的沉默。

[标

汶川地震是给谁殉葬 最新章节阅读,

签:p标签]萧峥护在马车边,走出十多里地后,才开口问,“月丫头,我们是去……”

“顾家。”

宋宛月压抑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来,没有丝毫犹豫。

顾家已经被烧成了一片灰烬……,萧峥看了看那一车骸骨,示意车夫带路。

离着还有二三里地,萧峥便看到了一片烧焦的废墟,连城一片,汶川地震是给谁殉葬看不到尽头。

这些年他们知道霄儿在清平县,可怕引起皇上的注意,他们谁也没有来过,今日是第一次见到霄儿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有村民在地里干活,看到一行人护送着马车过来,纷纷看过来,等看到马车在顾家的废墟边停下,宋宛月从里面出来,立刻有人跑去告诉了村长。

顾家村的村长很快过来。

京城的事早就传遍了,想到宋宛月一个小丫头竟然扳倒了三皇子,他心中由衷的佩服。

“宋姑娘,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您尽管说。”

宋宛月怀中抱着包着顾义骸骨的包裹,指着姚大夫当初种药材的小山,“我想把顾家所有的人都埋在山上,还请村长帮忙。”

那座小山离顾家村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村里人只要出村,一眼就能看到。村长有所顾虑,怕村里人以后都不敢出门了,可那小山是顾家的,就算顾家人死了,宋宛月也有权决定。

“好。”

“您在帮我订一百一十三口棺材,其中三口上好的。”

村长微愣,他没想到宋宛月还会给那些下人买棺材。

宋宛月掏出三张百两的银票给他,“我身上只带了这么多,您先拿去付定金,剩下的我会让家里人给您送来,辛苦您了。”

一百一十三口棺材,县城里所有棺材铺加起来也没有那么多,还得跑去别的地方订,三日内都不见得能买齐。

顾村长没有丝毫犹豫,接过银票,“宋姑娘放心吧,我这就派人去买。”

宋宛月谢过,把顾义的骸骨小心翼翼的放在拉骸骨的马车上,“我先回家去看看,还要麻烦您派人把这些骸骨看好。”

村长应下,等他们走后,让人守住马车,他回了村里,把在家的男人都召集了起来,挑了十多个精明的,让他们赶着牛车去订棺材,剩下的则去了山上挖坟。

马车在家门口停下。

宋宛月打开车帘,一眼看到大门紧锁。

想着家里人可能是去地里了,她从马车上下来,让萧峥等人在大门口稍等,她朝村外走去,刚走出没多远,宋明跑上来喊住她,“月、月儿。”

他刚才在院子里看到有马车过来,特意多看了几眼,看到宋宛月从马车上来,往村外走,这才跑过来喊她。

宋宛月停下脚步

宋明对她的惧意还在,见她回头,慌忙退后了一步,咽了下口水,“你、你家里人都去县城了,说、说是威远镖局的人出事了,你们家人都过去帮忙了。”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