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版保罗3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可以。”

我说着,“不过刘姨,您又增加了主家,工作不会太辛苦吗?”

“哎呀,没办法啊!”

刘姨叹道,“我这也是看君赫的面子,平常他做生意到处跑,回到京中也就是偶尔有女朋友过来,为人处世没毛病,还好干净,我可轻巧了,但他那个妹妹不也住在这个小区么,她事儿可多了,找的保洁阿姨没一个做长的,君赫就商量我每个礼拜抽出两天,去她那帮帮忙,时给多三倍,不用做饭,就是打扫下房间,昨个我一进去都迷糊啊,满地的衣服鞋子包啊,两百平的大房子让她祸祸的不像样啊!”

“张君赫的妹妹?”

标签]我问道,“张溪儿吗?”

钟思彤和张君赫住在一个小区?

妈妈呀。

意外收获!

“对,你知道她啊,哎呦,看我这脑子,你和君赫是朋友嘛,应该知道她。”

刘姨说道,“我一开始还寻思,那是大明星啊,要个签名啥的,结果一看那房间,我啥想法都没有了,她还怕我偷东西,在家还按了个监控,我要不是看君赫,给我多少钱都不能干!”

“不是说她出国拍广告了?”

我略有疑惑,“回去了?”

[

1984版保罗3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标签:p标签]“对,前几天才回来的,找不到阿姨了,君赫才和我说的么。”

刘颖姨说说就道,“栩栩,你俩关系好不?”

“特别不好。”

我干脆道,“刘姨,您可千万别和她说认识我,那她容易作妖。”

“哦,行,我知道了,估摸她也不能有啥朋友,事儿可多,我想到她监控我就来气……”

刘颖姨提起钟思彤就是怨声载道,不过这世上的人没谁会和钱过不去,她每周也就是去打扫两次,收拾完就走,就算和钟思彤打着照面,刘颖姨敷衍应付几句也就过去了。

我放下电话就深吸了口气,看了看墙角的小杜鹃。

默了几秒,我蹲到她身前,轻轻地摸了摸花瓣,“小杜鹃,计划要开始了。”

小杜鹃轻轻地抖了抖花瓣,“栩栩姐姐,你放心吧,我会做好的。”

我牵起唇角,难掩感激,“谢谢你了小杜鹃。”

“姑?”

纯良站到门口,“谁来的电话?你接活要看事情了吗?”

“对。”

我慢慢的站起身,“准备一下,我要去给王姨上个坟,今晚,我们就开车回京中。”

……

冥纸的火光燃着。

空气中升腾着丝丝缕缕的烟雾。

我跪在坟墓前,待燃烧的差不多了,便倒出一杯酒,洒在了透着火星的纸灰上,“王姨,栩栩突然来看您,是准备要出发了,此行,我会带着您和三太奶的牌位,亲手灭了那个恶灵,以慰您泉下心安。”

风声呜呜咽咽,黑色的纸屑打着旋的飞起,墓碑兀自滑落下水渍——

长长的水滴流过王桂枝的姓名,好像是王姨正冲着我泪眼凝噎。

我跟着迷了眼,鼻腔酸涩,面上却还是淡笑,“王姨,不用担心我,此行将是我最后一搏,若是我能和袁穷同归于尽,纯良会将我的骨灰带回来,葬于您身旁的坟墓中,与您相伴,若是我死到袁穷手里,纯良依然会将我的骨灰带回,在您身边,向您赔罪。”

风忽的大了几分,摇曳的纸灰似乎是王姨在摆手。

我含泪笑了笑,双手伏在地面,磕了三个头。

“王姨,您放心,栩栩会坚持到最后,不到我咽气,绝不屈服,保重。”

湛湛青天不可欺,是非善恶人尽知,血还冤仇终须报,且看来早与来迟。

纯良在我旁边磕着头,全程都是红着眼,没有言语。

待纸灰里没有了火光,我们姑侄俩便起身离开。

下午的阳光很足,拉长了我和纯良在山路上的身影。

背后隐约还能听到哭泣般的风声,我没有回头,任凭心里如何难受,脚下的路都必须得朝前走。

喜欢栩栩若生请大家收藏:

“十一年前,就是他们给你喝的虫子粥……”

我想起那个夜晚,那时我才来镇远山不久,和纯良闹得很不愉快,他离家出走,我追出去,赶上纯良犯病,岔路边突然出现了一对卖粥的老夫妻,“我一拳锤掉了那老太太的头,然后你一脚又将头踢飞了,这个老头还飞出去撵头……”

“是吗?”

纯良抽着眉眼,“我就看他俩眼熟,犯病时的事儿都是隐隐约约,记不太清了,再说我一想到那粥就犯恶心……”

我没答话,重点是那老头撵头后又扔出一句,梁栩栩,你迟早会死!

当时我很疑惑,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还想着是不是师父弄出来的鬼,就为了加深我和纯良的感情……

可也不至于给纯良掐成那德性,尿都出来了。

现在算彻底明白了!

合着那对上了年纪的老夫妻,是钟思彤死了的外公外婆?!

“姑,要这么说你命格还是和张变脸有关系啊!”

纯良睁大眼,“她外公外婆十一年前就找过来了,不是她偷得还能有谁!!”

“但是命格并不在钟思彤身上呀。”

我沉下口气,“如果她是用了我的命格,哪里还敢在我眼前晃?不过有一点,用我命格的这个人一定和她很熟悉,或是离她很近,否则她不会在我试探时笃定我没有找到。”

像是孟叔说的,钟岚当年对我生日那么好奇,一定有问题!

“那也不能坐以待毙啊。”

纯良看向我,“姑,时间不等人,咱们是不是得去京中了。”

正要答话,手机就响了起来,看了下来电人,我接起就走回房间,“喂,刘颖姨。”

1984版保罗3

“哎,栩栩啊,你最近咋样啊。”

刘颖姨语气热络着,“上次咱俩碰完面你就没啥信儿了,我还一直惦记和你再见一面,好好聊聊呢。”

“年初我生了场病,住院来着,一直在镇远山这边修养,没有回京中。”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等我去京中了就会去看望您的。”

“看不看我都是小事儿。”

刘颖姨压了压声音,“我给你来电话,是有点事儿想要问你,你上回不是说,你是阴阳先生了么,还是拜的高人为师,那你现在本事咋样?厉不厉害?”

我有点懵,“刘姨,您是遇到了什么事儿吗?”

“是我表舅。”

刘颖姨说着,“就我那个连山村的表舅,你去他家住过的,咋回事呢,前几天我回连山村参加侄子的婚礼,顺道就去表舅家坐了会儿,这才发现我表舅病了,他不是出马的先生么,年纪大了,身边也没人继续接仙儿,说是现在年头不好,人心浮躁,我表舅不想谁靠接仙儿去发歪财,就将老仙儿牌位送到山里修炼了。”

“这一送,我表舅就做梦了,老仙儿跟他说,有人在山里搞什么法坛,是个挺厉害的人,搞邪道的,老仙儿都不怕,山里蛇都死了不老少,我表舅就寻思请仙儿出马去说道说道,进山就受伤了,回到家就一病不起,说是老仙儿被欺辱了,他咳嗽的都吐血。”

刘姨说着,“我表舅是个硬脾气,他说要找朋友去山里破了那个啥法坛,不然山里的灵物都不得安生,聊着聊着我就想起了你,表舅就让我问问你,看看你能不能一同去,不过他说山里那个搞邪道的人特别厉害,都整出了啥幻境,我也不懂,反正我表舅是没弄过,上不少火,你看你身体能行不?”

法坛?

邪师?

我抓着重点,“刘姨,舅老爷那边交没交手?知道邪师的名字吗?”

“没说呀!”

刘颖姨叹气道,“他可能照面都没打上,进山就迷路了,按理说我表舅在连山村住了一辈子,山里有几条路他都门清,可是他和老仙儿通完梦,进到山里就转向了,他后来就说是啥幻境,只有破了,才能阻止那个搞邪道的人在山里起法坛。”

“对方起法坛是要做什么?”

“不知道呀。”

刘颖姨直白的回我,“肯定是不好的事儿呗,不然老仙儿也不能给我表舅托梦啊。”

这倒是。

我琢磨了几秒,右臂竟然隐隐刺痛,难不成和袁穷有关?

低头看向掌心,念力稍起,花瓣便飞了出来。

我转手一握,盈盈的一片就收了回去,这便是我醒来后逐渐进步的技能,花瓣能收放自如了。

“刘姨,我可以去处理,表舅想哪天见面?”

“真的呀。”

刘颖姨笑道,“那就三天后吧,我这边又多了个东家,活都堆一起了,正好我表舅说他也要请朋友过去看看,人多还稳妥点,你先去上一眼,不行就滋当咱们聚聚了。”

咱得说,无论过了多少年,人的性格都不会变!

刘姨就同当初在病房时一样,大大咧咧,风风火火。

喜欢栩栩若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