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王八的快乐14部小说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逆潮污染泄露之后最初影响到的可能并非哨兵,而是位于同步轨道上的苍穹空间站——这是高文突然产生的、大胆之极的猜想,然而这个猜想却并非空穴来风。

事实上这正是他一直以来都没想明白的一点:逆潮本体所困的那座塔位于现世,从起航者留下的设施之间的“联系”来看,逆潮如果想要向外渗透脱困,那祂最“便利”的脱困路径也应该是同样位于现世而且当时无人监管的苍穹站才对,可为什么祂的力量最终却流向了位于诸神领域的“哨兵”?

要知道,整个哨兵系统都位于深海底部的“深界”区域,与现世之间隔着包括幽影界、暗影界在内的界域屏障,而且本身还受到起航者留下的永恒协议约束,根本无法擅离岗位,逆潮的力量要想穿过这层层屏障去污染哨兵系统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件事倍功半的事情,那祂为什么还要选这条路?

逆潮确实是个疯狂的古神,其行为逻辑毫无理智可言,但即便如此,逆潮也有最基础的本能,这一点是有多方证据可以佐证的,既然祂依本能行事,那就意味着……祂更应该依照本能去选择最方便的脱困路径,去向苍穹站蔓延……

而现在,这一最不合理之事终于有了答案——逆潮最初确实曾向苍穹蔓延过,但祂被挡下来了,所以祂才不得不将自己的力量转向起航者留下的另一套系统:哨兵。

逆潮被苍穹站中一个神秘的、充斥着暗影力量的大厅挡了下来,这个大厅又似乎与一个被称作“星图保管员”的存在有关……这“星图保管员”又是什么?

高文脑海中冒出了巨大的疑问,而带着这个疑问,他的注意力再次落在了大厅中央那根巨大的“支柱”上——不管那终端上提到的“星图保管员”到底是什么,这间大厅中的一切都显然是为了这个神秘的特殊权限而设,而眼前这个被紫黑色水晶荆棘丛层层包裹起来的“支柱”则明显是大厅的核心。

起航者不会在苍穹站这样重要的设施中做无意义的设置。

他开始切换自己在监视器中的视野,尝试用多重滤镜来观察这根支柱上更多的细节,那些紫黑色的荆棘丛对他的视线造成了一些干扰,但他似乎隐隐约约在荆棘丛的缝隙中看到了一些令人在意的事物,而与此同时,他又听到贝尔

绿王八的快乐14部小说 无删减完整版*

兰塔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逆潮……那个疯狂的古神应该已经死了吧……”

“是的,神权理事会的高级顾问们已经确认过,”高文随口回答,“这方面应该不会有疑问——神明的死亡虽然罕见,但一旦祂们真的死去,所引发的异象变化同样无法掩盖,理事会那边在逆潮的残骸样本中找到了神力衰退消散的证据。”

“但落到‘咱们这边’的不是只有半个神尸么?”贝尔兰塔的声音仍然有些担心,“祂剩下那半个尸体还不知道在哪呢,神明的生命力那么强,说不定剩下那半个还活着……”

“神明之力是一个整体,即便神尸被切成了两份,其‘本质’在一个更高的维度上仍然会维持统一,这是‘蛋女士’告诉我的,”高文的声音在黑暗中回响着,“通过观察神明的部分碎片即可确定神明整体的状态,在这一点上,几位高级顾问还是有把握的。”

“是么……那我就稍微放心点了,”贝尔兰塔轻轻呼了口气,紧接着表情有点古怪,“我在这方面可能有点过于敏感……”

“我理解你的紧张,逆潮在巨龙社会中留下了太大的阴影,以至于即便祂死去了,现在突然看到祂在多年前留下的痕迹仍然会让一位巨龙紧张起来,”高文的声音听上去平静而令人安心,“而从另一方面看,即便逆潮死去了,祂留在这里的这些痕迹也值得我们谨慎对待,在这座远离地表的太空站中可能埋藏着不得了的历史隐秘……嗯?”

高文话到最后突然冒出了一丝疑惑的声音,这让尼古拉斯下意识开口:“你发现什么了?”

“我刚才注意到荆棘丛中的这根‘柱子’表面有一些奇怪的装饰花纹,”高文疑惑地说着,“现在看来这些花纹似乎并非简单的装饰……它们遍布在整根支柱上,而且风格……”

他一边说着一边调动了大厅中所有的监视器,同时启用了特殊的扫描视野,在变成黑白双色的画面中,他看到那些包覆在支柱表面的荆棘丛开始呈现出半透明的形态,而荆棘丛下一度被隐藏起来的花纹也随之变得略微清晰起来——

弯弯曲曲的复杂纹路覆盖在那根巨大的支柱表面,从其根基一直蔓延到天花板附近,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些纹路绝非起航者的文字,也不是起航者遗迹中曾出现过的任何一种“装饰”!

高文努力分辨着这些花纹,想要将其记录下来,然而那些影影绰绰的荆棘仍然干扰着他的视野,在一些关键的地方,他所能看到的只有浑浊一片的阴影。

“这些‘荆棘’能除掉么?”高文突然说道,“那根柱子表面有东西,但被荆棘挡住了。”

“它们似乎并非坚不可摧,”爱丽丝RS-6开口说道,“不过我们不知道破坏这些荆棘之后会有什么影响,因此暂未尝试。”

“测试一下,”高文沉默片刻之后说道,“做好安全防护。”

爱丽丝RS-6看向尼古拉斯,后者立刻上下浮动了一下身子:“明白,开始按照标准安全流程对未知物质进行测试——无关人员撤离现场。”

随着指令下达,这支先遣小队立刻开始按照过去几十天里已经操作过许多次的标准流程执行命令,包括龙族和铁人士兵在内的所有无关人员迅速离开大厅并退到了大厅外那条连接走廊上,深海女巫卡珊德拉则带领数名海妖队员留在了那片荆棘附近,各自准备好了切割采样设备。

联合工程队标准安全流程——遇上可疑物品或可能存在危险因素的陌生区域就找几根海妖献祭过去,然后大家躲在安全一点的地方看那帮深海咸鱼死没死……

说真的,这个操作流程刚开始的时候也确实给队伍里三观正常的队员们带来了一定的心理压力,毕竟初次跟海妖接触的种族很难立刻适应这群深海生物特殊的“种族性质”,但在一起并肩工作了这么长日子之后这一情况已经发生变化,如今就连性格最保守的人也已经能做到淡然面对海妖们慷慨赴死了——有时候甚至能一天看同一个海妖慷慨赴死好几次……

至于海妖们?海妖们对此非常满意,她们似乎以此判断工程队中的异族队员们终于成为了“朋友”,为此愉快的一比。

贝尔兰塔对海妖们奇妙的心理状态表示完全无法理解,但不管怎么说,她必须承认这群不死生物的存在大大降低了在这座“沉寂空间战”中的行动难度,在退到外面的走廊上之后她还在看着卡珊德拉等人所在的方向,忍不住跟身旁的阿莎蕾娜感叹:“如果没有她们,还不知道我们要在这座危机重重的空间站中付出多大代价才能走到这一步……”

“如果没有她们,我们在遇上失能舱段和未知装置的时候就压根不会直接一头莽进去或者扔个队员过去测试威力,”阿莎蕾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现在觉得这群‘深海朋友’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所有人的三观,回去之后所有人必须做一番心理调整才能重新适应和正常人一起行动的‘常识’……”

“……我想你所说的‘所有人’中应该不包括爱丽丝小姐和她的铁人士兵们,”贝尔兰塔耸了耸肩,“他们是第一批适应了海妖奇怪画风的。”

在阿莎蕾娜与贝尔兰塔在走廊上嘀嘀咕咕的同时,暗影大厅中的卡珊德拉带着她的队友们已经来到了那片荆棘结构面前,短刀形态的高周波切割器在黑暗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辉,在这位深海女巫手中发出低沉的嗡嗡声音,她定了定神,摆动蛇尾慢慢靠近那堆荆棘:“我要开始了啊……”

她身后的一群海妖立刻举起了手中的记录设备,七嘴八舌:“开始吧开始吧。”“赶紧的,姐姐。”“别磨蹭了我们等着呢!”

听着身后的动静,卡珊德拉终于一咬牙一吸气,举起手中的高周波短刀便砍在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段完好的紫黑色荆棘上。

火花迸溅,比预想中更大的反震力度传来,这完好的紫黑色荆棘显然不是之前那些被逆潮污染过的、一碰就碎的“劣质品”可比,它们的坚固程度让卡珊德拉吃了一惊,不过下一秒,她便听到一阵轻微的脆裂声传入耳中——在高频震荡的分子刀锋前,那坚硬异常的荆棘终究还是发生了崩断!

就像爱丽丝RS-6的判断那样——这东西果然不是无坚不摧的。

而就在这同一时间,铺着蓝色天鹅绒地毯的书房中,正舒舒服服地瘫在椅子上一边嗑瓜子一边吸溜茶水的琥珀耳朵突然激灵一下子竖起来,紧接着手臂便仿佛触电般弹起:“哎妈呀……”

一把瓜子皮瞬间就被她扬了出去。

“啥情况……抽筋抽这么大?”下一秒,琥珀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刚才那种触电般的的感觉仿佛只是个幻觉,然而那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或许可以被称作“幻肢痛”的感觉却又清晰地留在了记忆里,她检查了自己毫发无损的手臂,又低头弯腰检查了一下自己放着瓜子的小圆桌绿王八的快乐14部小说,仿佛是要找出什么隐藏的陷阱,“啥也没有啊……”

片刻后,半精灵小姐叨叨咕咕地直起身子:“老粽子总不至于在瓜子里下毒吧……”

一边念叨她一边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了高文坐着的方向,脸上表情突然有点僵硬。

只见正坐在书桌后面陷入“冥想”状态的高文双眼紧闭,头发上跟领子上到处都是瓜子皮……

琥珀终于一声惊呼:“哎妈!这他醒了不得把开拓者之剑都掏出来!不行,得在他醒之前清理罪证……”

……

卡珊德拉瞪着眼睛看着被高周波短刀切断的荆棘,短暂的错愕之后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哎,看来管用啊,这东西可以切断的,也没比大鱿鱼结实多少!”

她身后的姐妹们则传来了一片有些遗憾的声音:“哎,是是是……”“确实不怎么结实,还以为没被污染的部分有多硬呢。”“白期待了。”

“别念叨了,”卡珊德拉扭头看了一眼正一边碎碎念着一边把记录设备收起来的海妖们,“都过来帮帮忙,咱们得清理掉这一大片呢!起码得把下半截的柱子清理个轮廓出来。”

几名海妖队员这才凑了过来,其中一人仰头看着那在黑暗中向上蔓延出一大片的荆棘丛以及荆棘丛中隐约可见的大型立柱装置嘀嘀咕咕:“这么大的东西要靠几把小型切割刀可搞不定……搞个大活?”

“搞个大活!”“搞个大活!”

这名队员的话瞬间点燃了姐妹们的热情,在“搞个大活”的欢呼声中,这些来自深海的强大生物纷纷释放出了自己的力量——元素在空气中蔓延,无形的肢体自黑暗中降临,虚与实的界限在微微的海浪声中被重新界定,那些优雅的蛇尾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庞大骇人的身躯、坚韧滑腻的触腕、闪烁的鳞片与泛着波涛般流光的符文,以及连接在这庞大的海魔之躯上的、一个个妖艳而巨大的女性半身。

这是拟态的力量,是大鱿鱼带来的灵感,是非常便于“搞个大活”的姿态。

数个转化为海魔姿态的海妖来到了荆棘从前,她们庞大的身躯此刻若仅论高度几乎可以达到那立柱的三分之一,卡珊德拉也在黑暗中舒展开了自己的一条条触腕,触腕末端翻转间,十几把高周波切割刀便被她从“体内”取了出来……

下一刻,她便扑向了那片在暗影大厅中蔓延生长如同巨树般的“荆棘丛”,高周波刀锋上下翻飞,黑暗中火光与清脆的断裂声接连不断。

“都小心点啊!别把里面的柱子给砍坏了!”“把掉下去的荆棘扔远一点,好大一堆呢。”“哎谁跟我缠一块了……切你那边还是切我这边?”

海妖们的劳动现场吵杂却又高效,在一个个海魔海妖的不懈劳动下,那片规模惊人的荆棘丛也以飞快的速度被从立柱上剥离下来,而伴随着大片大片的荆棘被不断剥落,在半空中那些魔法光球所散发出的微光照耀下,“中央立柱”表面的复杂精美纹路也终于真正清晰地呈现在了卡珊德拉面前……

喜欢黎明之剑请大家收藏:

在与苍穹站精神连接的状态下,高文仔细听着阿莎蕾娜汇报的情况,一个细节都没有漏过。

苍穹站内……存在着一个神秘的“暗影大厅”,哪怕不考虑那惊人的逆潮污染痕迹,仅仅这个大厅的存在本身便已经足以令人诧异,起航者建造的空间设施里面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个和空间站“画风”格格不入的地方?这间大厅的作用是什么?它是一开始便在那里,还是在过去的某个时间逐渐异化成了那副模样?

如果那间暗影大厅原本只是个正常的舱室,是在过去的某个时间异化成了如今的模样,那它的“异化”与逆潮污染有关么?如果它从一开始就是空间站设计的一部分,那么起航者在空间站里设置这么个地方就一定有其意义……这个“意义”是什么?

“我们检查了大厅其他地方,发现整个大厅的能量供应是正常的,只是大量设备进入了休眠状态,这和之前遇到的‘失能舱段’不太一样,”阿莎蕾娜那边则在继续汇报着,“尼古拉斯长官认为这说明‘暗影大厅’拥有比其他区域更高的能量供给优先权,因此在整个空间站大部分区域都陷入休眠的状态下它还维持着基本的运转。

“不过我们现在还没办法确定大厅中的暗影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确定它是否一开始就是那个状态。目前能确定的是,大厅里原有的照明灯光显然也受到了‘昏暗环境’的影响,这种盘踞在大厅中的暗影力量明显非常强大,而且……起航者的设备对这强大的暗影之力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而是任由它在大厅内活动。”

高文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问道:“你们应该还没有穿过大厅去查看另一端的情况吧?”

“还没有,”阿莎蕾娜立刻回应,“目前大厅那边情况诡异,我们采取了谨慎态度,在没有搞明白暗影大厅的性质之前,尼古拉斯长官让我们不要继续前进。”

高文微微松了口气:“很好,保持这种谨慎。现在尼古拉斯还在大厅里是吧?我接下来要尝试把自己的感知向那边蔓延,希望那间大厅中也有可被激活的通讯节点。”

“明白,我这就去告诉……”阿莎蕾娜那边答应着,但话刚说到一半便突然打断,“啊,守在大厅的贝尔兰塔小姐传讯过来了……尼古拉斯长官激活了那个被荆棘结构包裹起来的大型设备!”

“他把那东西激活了?”高文的声音顿时有些上扬,他透过轨道站中的监视器看到了阿莎蕾娜脸上一瞬间的表情变化,“有什么发现么?”

“……那台终端上只有一行信息——星图保管员离线。”

……

“星图保管员是个什么玩意儿?”卡珊德拉好奇地伸长脖子看着刚才被尼古拉斯·蛋总激活的那台古老设备,那上面投影出的文字在空气中微微抖动着,似乎是投影设备的聚焦结构在长久的休眠之后有些状态不佳,“是这里以前的工作人员么?起航者中的某个职位?”

“字面意思好像是负责管理星图的……导航员?或者仅仅是某个‘仓管职务’?”尼古拉斯体内也传来了带着疑惑的嗡嗡声,他虽然能通过简单粗暴的物理办法激活眼前的终端,却对具体的起航者技术以及设备操控方法不甚了解,在面对这样一台不知休眠了多少年的古代装置时,他也只能跟那些普通的工程队成员一样连蒙带猜地操作,现在他就在一边猜测着这台终端的使用方法一边按照之前在几个舱段里积累下来的经验尝试向眼前的终端输入指令,“我先看看它还有什么别的反应……”

话音落下,他与那台古代终端之间便迸射出了一道小小的电弧,这恰到好处的电弧就是他与这些古董机器“打交道”的手段。

下一秒,那台刚刚被从荆棘丛中“挖”出来的终端内便传来了一声轻微的鸣响,紧接着便有一行红色的荧光文字伴随着嗡鸣的示警声浮现在众人眼前:“错误,星图保管员未授权。”

“……这东西似乎是专门给那个‘星图保管员’准备的,”一旁的红龙机械师贝尔兰塔始终在冷静地旁观着终端的变化,这时候才出声打破沉默,“我们需要对应权限才能进行下一步操作。”

“……上哪找那个所谓的‘保管员’去,”卡珊德拉嘀咕了一句,“这整个空间站都被放置一百八十七万年了,还能找个通讯台给起航者船团发个消息让他们派个人回来给咱们解锁不成?”

“理论上……不该如此,”尼古拉斯嘀咕着,他漂浮在那古代终端前,一边扫描着周围设备的深层结构一边思索,“起航者一百八十多万年前便将这座空间站和外面的整个太空设施群设置成了自动运行状态,而且从龙族那边的记载来看,起航者离开的时候显然也没有返回的计划……既然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回来,那为什么还要专门在这里留一个需要‘星图保管员’权限才能启动的大厅?正常思路下他们不是应该要么彻底锁死这个区域,要么让它保持开放,要么给它设置一个不需要船团返航也能开启的条件么?”

旁边的卡珊德拉反应过来:“您的意思是……这里提到的‘星图保管员’应该不是起航者船团中的一员?”

“如果你要永远离开一个地方,又在离开前留下了一份‘遗产’,那你要么该把它托付给某人,要么就把它彻底锁起来,而不是在门口留一句‘钥匙在XX手上,需要开门请留言’,”尼古拉斯晃了晃身子,“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

卡珊德拉若有所思,而几乎同一时间,大厅中的所有人便听到了高文的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我同意尼古拉斯的看法。”

下一秒,他们便听到了轻微的嗡鸣声从附近的某些机器内部传来,大厅顶棚那些微弱暗淡的灯光也紧接着闪烁了几下,黑暗中,数个监视器逐一启动,暗淡到肉眼几乎无法察觉的指示灯光从监控设备、广播设备和通讯设备的外壳上一闪而过——高文·塞西尔的意志借着刚刚激活的信息链路抵达了这间大厅,并通过大厅各处设置的交互终端观察着这里,与工程队的众人交谈。

卡珊德拉愣了一下,紧接着笑了起来:“您每次‘来’的时候都挺带感的啊。”

“哦,陛下!你来了啊!”尼古拉斯也高兴地开口,尽管他看不到高文的身影,但他知道,这间大厅中发生的一切此刻对于高文而言已经如同发生在面前——作为能够直接观察到周围

绿王八的快乐14部小说 无删减完整版*

机器运转情况以及能量流动情况的“铁球星人”,从登上苍穹站并第一次和高文交谈的时候他便比所有人都更加深刻清楚地明白了高文与这座空间站之间的联系,“你看到这间大厅的情况了么?”

“……看得比你们清楚,我在这里拥有多种感知滤镜。”高文嗓音低沉,在精神连接中,他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整个暗影大厅的状态,而在他的另一重“印象”中,则可以看到一连串被激活的暗淡光斑以及光斑之间联络的线条——那是尼古拉斯一行人从登上苍穹至今所不断激活的一个个舱段。

这些被陆续激活的设备在他的脑海中呈现为一个不断成型的、交织的网,正是因为这张‘网’的蔓延,他才能将自己的意识不断连接到新发现的舱室中,从某种意义上,尼古拉斯一行人的行动其实就是在不断激活着他在苍穹站中的“视野”。

而现在,在这视野的末端,他看到了那个暗影大厅,也看到了大厅中央的那台规模庞大的古老设备——

那是一根连接着屋顶和地面的巨大多棱柱,在监视器传回来的特殊视野中,他能够清晰地看到那柱子被隐藏在荆棘丛中的部分,并通过不断切换各种视觉模式的方式来查看它的细节,他看到那柱子顶部、底部皆有大量分支蔓延出去的结绿王八的快乐14部小说构,而这些结构又与大厅深处的大量设备、管线相连。

在他的感觉中,这装置从上到下都呈现出一种和周围的起航者设备格格不入的“画风”,但却又自然而然地融合在了整个大厅中,而这整个大厅……看上去又好像是这根柱子的延伸,是为了支撑这东西的运转而存在。

高文默默切换着通过多重监视器传回来的视觉,这些“视觉”显然不全是依靠光学取景来获得,因此大厅中的昏暗环境并不能影响他的“视线”,他也看到了那些包围着中央立柱的“荆棘结构”——在监视器自动修正之后的画面中,那些水晶荆棘在他眼中呈现出了半透明的虚幻状态,就如一层幻影般覆盖着大厅中心的大片区域,看上去……就如保卫着那根立柱的“甲胄”一般。

暗影大厅中,高文的声音暂时陷入了沉默,但周围黑暗中却有设备运行的嗡嗡声渐渐响了起来,与此同时还有某些装置切换时的轻微咔哒声以及顶部监视器转动时的灯光转动,卡珊德拉等人知道,这是高文正在通过他“神奇的能力”调动周围的监控设备来仔细观察这个地方,因此他们都没有催促什么,只是默默等待。

与此同时阿莎蕾娜也带着人从之前的走廊返回了大厅——他们行动的速度显然没有依靠意识转移的高文快,这时候才刚刚回来。

“他已经到这了么?”阿莎蕾娜来到贝尔兰塔身旁,压低声音问道。

“他正在观察这里,”贝尔兰塔低声回答,“已经到一会了。”

阿莎蕾娜点了点头,而就在这时,她听到高文的声音突然在黑暗中响起:“逆潮污染的残迹是在荆棘丛缺口那边么?我看到那里有一片异常。”

“啊,是的,”阿莎蕾娜立刻说道,同时走到了那片呈现出腐蚀凹陷状态的地板前,“这里就是发现污染的地方——另外之前有一部分荆棘丛也明显有被污染的情况,只是那些荆棘在之后突然碎裂掉了,这才在这里留下一个缺口——却也正好把一个原本被荆棘丛包裹的交互终端暴露出来。”

“你们认为是这些荆棘阻止了当年的污染?”

“我们是这么猜的,”一旁的贝尔兰塔说道,“毕竟从现场痕迹看着很像是这样,而且那些荆棘看上去就是在保护着大厅中央的这根……柱子。”

“嗯……”高文轻轻嗯了一声,紧接着又问道,“现场痕迹能判断出来污染大概发生在什么时候么?”

“这个……一时间难以判断,”阿莎蕾娜有些为难地摇了摇头,“空间站环境封闭,异于地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仿佛被冻结在时间中,很难找到能用来判断时间流逝的参照物,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这些‘荆棘’随时间推移的变化规律……”

“粗略判断的话,这应该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时间尺度以十万年为单位,不可能是近期,”旁边始终没开口的爱丽丝RS-6这时候突然打破了沉默,“我扫描了污染痕迹周围的颗粒沉积情况,虽然现场环境因我们的行动而略有破坏,但扫描结果仍有参考价值。”

“十万年为单位……”高文的声音听上去颇为意外,“也就是说起码十几万年前,甚至几十万年前……”

“在那么古老的时候,逆潮的力量就曾尝试入侵苍穹?”贝尔兰塔顿时瞪大了眼睛,“那时候……那时候它应该还被困在塔尔隆德旁边那座高塔中……”

“别忘了,逆潮的本体虽然被困在高塔中,但祂的力量无时无刻不在向外蔓延,这蔓延躲过了龙族甚至龙神的眼睛,甚至在其脱困之前,这些蔓延出去的力量就污染了哨兵系统,”高文的声音响起,“那么祂以类似的方式将一部分力量‘辐射’到苍穹站也不是不可想象……等等,倒不如说祂首先污染苍穹才是合理情况……”

贝尔兰塔一时间没搞懂高文的思路:“污染苍穹才是合理情况?为什么?”

“起航者在这颗星球留下了两套系统,一套是监控深界的‘哨兵’母港及其附属舰队,一套是监控现世的‘苍穹’空间站及其附属设施群,而这个附属设施群包括苍穹附近的卫星和小型空间站,也包括地面上与之对应的‘支持站点’……”

高文的声音在大厅中低沉回荡着,他感觉自己的思路一点点清晰了起来,在迷雾中,有些古老的线索终于连接成片。

尽管逆潮已经死去,此刻这些暴露出来的线索却绝非没有意义——他觉得自己正在接近某段至关重要的历史,某些被所有人忽略的真相。

“……当年逆潮的本体被困于塔尔隆德外海上的那座‘高塔’,而那座高塔位于现世,因此如果按照起航者留下的设施群分类,它应该可以算作是苍穹系统下的设施。

“所以,恐怕从一开始逆潮最先尝试污染的就不是哨兵……而是苍穹!”

喜欢黎明之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