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干*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我叫叶如媚,是曲周侯府的嫡长女。

说起来这嫡长女的身份多少有些尴尬,祖父迟迟不上折请封世子,父亲惦记世子之位,同亲兄弟争锋相对。

因为他的多疑、多情、自私,根本没有将我这个嫡长女放在眼里,更别说疼爱宠溺了。

而我的母亲,身份不高,即使在侯府有祖母的偏袒,依然不是二房的对手。

大房的权力不全然在母亲手中,二房盛气凌人,父亲对她冷漠如外人,还有一屋子的姨娘,导致母亲除了我的弟弟之外,我和妹妹都不在乎。

当然了,就我妹妹那个见不得人吹不得风,随时会丧命的病秧子,也不在乎母亲如何对她了。

可是我不同啊。

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干长我都占了,我有才有貌,为何母亲动辄打骂,父亲只会冷嘲热讽,我不懂为何最亲的人要这样对我!

渐渐地我知道我性子扭曲,但是看到同为女子的叶嬉却享受着她父母的疼爱,其他人的偏宠,连太子看起来都对她情有独钟,我越发不平衡,发誓要将太子抢过来,成为太子妃甚至是皇后,让父亲母亲对我刮目相看,再不敢像眼下这样对我。

高府。

我知道太子一直想得到高府的财产,今日的宴会一定会来,借机找到了高府最好的院子,太子一定在那里。

怀里揣着的是我寻来的媚药,看到门口太子的侍卫便知道我来对了。

上天还是眷顾我的,让我一次成功了,可我没想到都这样了太子依然不想娶我,而我的太子妃之梦也破灭了。

如此一来,叶嬉更是我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庆功宴上,虽然皇上在众人面前没有留情面,不管过程如何我还是入了东宫,

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干*

我不知道的是同一时间入东宫的还有巧青。

叶嬉身边伺候的巧青。

利用巧青喜欢叶元的心理,想要置叶嬉于死地,没想到她命大没死,还将巧青放到我身边来恶心我。

不过是一个哑巴,我有何惧?

事情总是会超出我的想象,太子好像对巧青格外恩宠,而我也没有多大的能耐将太子拿下,在这个时候我的妹妹竟然好了。

随时在死亡边缘的妹妹竟然好了,还给我支招。

不管好不好用,也顾不上为什么这个妹妹会变了,我用了她说的法子,没想到太子果然留宿在我的院中。

可这时候我也知道了,叶如妙为何会性情大变,她说她就是我我就是她,我怎么可能相信这些荒唐的话。

她说着我熟知的一切,还有我不知的一切。

我开始动摇了,难道她真的是我?

她在宫外的行动我无从得知,这段时日我没了孩子,我感知到孩子在我腹中,我的种种反应也是有孕之人才有的,为何?

为何只是叶嬉使的手段?!

我没有怀孕,作为刀刃除掉了巧青的孩子而已。

多可笑啊,我从始至终都是棋子,只是执棋人不断在变罢了,我渐渐看淡了一些东西,在东宫的起起伏伏都随心所欲,不管不顾了。

圣暿王这个活死人给不了叶嬉幸福算是我这段时日最高兴的事情了,他们远去江南寻医,远离了京城,我真高兴,没了厌恶的人在眼前,我的日子更加舒畅。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叶嬉他们回来了。

我感受到了东宫以至于皇宫内诡异氛围,我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不知怎得心中甚是不安,却道不出来。

突然收到母亲的来信,已经许久没有联系过我的母亲竟然给我送来了书信,那个如今满心满眼都是叶如妙的母亲,从未给过我温暖和宠爱的母亲,从未教会我如何做人,要怎么过好一生的母亲,熟悉的字迹到底让我红了眼。

我应邀前往,巧青却要跟着去,看不懂她眼中的情绪,却还是点头应了。

到了地方才知道要见我的不是母亲,而是叶嬉。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巧青竟然携了任务前来,巧尔的死对叶嬉打击很大,我高兴之余也承受着叶嬉的报复。

这些都没让我垂下头,可叶嬉竟然让下人给我设局,让母亲在叶家宗和我之间做抉择,那一刻其实我是期待的。

我期望母亲能选择我。

显然是我想太多了,叶家宗是母亲的命根子,怎么可能放弃呢?

最后我被放弃了,被最亲的人放弃了,叶嬉出现在我面前问我是什么滋味的时候,我只觉得喉咙处有万千的难言,想言却无法。

现在想起来,我到底为何会厌恶叶嬉?处处想压她一头呢?

啊。

想起来了。

是她总自信的模样,是她为了所爱之人努力改变的模样,是她拥有万千宠爱不骄不躁的模样,更是她当初把我当做亲姐妹的模样。

那些我都觉得是她在演戏。

脑海中突然想起叶如妙的那些话,叶嬉将夫君让与她,更是待她如初,是她......她觉得这些都是叶嬉在炫耀罢了。

“是我错了,叶嬉,我对不起你。”这是我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昏过去之前我看到她震惊的模样,却觉得自己好像终于赢了她一回了。

......

一年后西南的岳麓书院分院,多了一个女夫子,眉眼间和叶嬉相似,众人纷纷猜测她的身份,却没有找到关于她丝毫有用的信息。

她像是凭空出现的一个人。

但是众学子很喜欢她,喜欢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亲和和温柔,眉眼间流转的情愫。

他们总是看到她总好事,却从不求回报。

她最喜欢教给众学子的学问便是:若是在阴影下,定要移到有光的地方,你会看到有人朝你伸了手。

年轻的学子不懂。

可在他们长大经历过洗礼后总会不自觉地响起这句话。

学子们问她叫什么,她总是温柔笑着摇头说道,“想不起来了,都忘记了。”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女夫子喜欢坐在凭栏前,看着摇曳不定的柳枝,池塘传来蛙声,仔细听还有鱼儿游动的声音。

她仰起头看着弯弯的月亮,浅笑,“怎么会忘记呢?我是叶如媚啊。”

喜欢撩君请大家收藏:

“我......我不......我不知道啊......”成嬉先是一愣,随后结巴着回答。

“不知道?”叶嬉反问。

“嗯......我不知道。”成嬉打死不承认。

“章维,进来。”叶嬉朝屋外喊道,她知道成嬉从小到大都是章维护她周全,此时的成嬉在屋内,章维定然在屋外。

“王妃。”

章维从外进来,拱手一礼。

期间还收到了成嬉递过来的眼神,他眼角不自觉地抽抽。

“你一直跟着成嬉,她最近都去了哪些地方?”叶嬉盘问。

章维咽了咽口水拱手,“回王妃,郡主这些日子都去救济所了。”

“章维。”成嬉瞪大眼,她没想到章维竟然真的供出来了,“你要是敢说的话,本郡主饶不了你。”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饶不了你!”叶嬉朝成嬉吼道,这无法无天的性子都是被宋思卓给惯坏的,然后对章维说道,“你继续说。”

“郡主说救济所的孩子很可怜,不像她,拥有王爷王妃还有很多人的宠爱,有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们很苦,总是偷偷的去接济他们。”章维说着说着眼眶红红的。

他就是个孤儿,虽然没有遇到郡主这样的好人,却也遇到了王爷和老大,才有了如今的他。

“郡主不忍心看他们吃不饱穿不暖,自己的银钱都已经搭进去了,给他们买衣服送吃食,最近还偷偷的请了夫子给他们授课。”

“郡主说她能救济他们一时,救济不了他们一世,唯有授之以渔,才是长久之计。”

成嬉低头不语。

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干*

她知道自己偷偷拿母妃的首饰去变卖不对,可是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为何不敢同我说?”叶嬉平息了情绪,眼底闪过一丝异样,“你不是做错事,为何不敢同我说?”

“不是不敢,而是母妃一直在为民做事,如今我成国今非昔比,女儿不想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干让母妃知道在您眼皮子底下还有这样的事情。”成嬉小声解释。

叶嬉瞬间红了眼。

原来,她的女儿是怕伤了她的心。

“孩子......”叶嬉伸出手牵过她,“母妃知道事情不是能一蹴而就的,况且母妃也只是一个平凡人,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但是能做到无愧于心。”

“我们嬉丫头心存善意,让母妃很欣慰,母妃希望你一直这样善良下去,带有善意的人才能收获他人的善意,知道吗?”

“嗯,女儿记住了。”

“乖。”叶嬉欣慰的摸摸她的头,“母妃一会儿让管事给你拿些银钱,既然救济所的事情是嬉丫头做起来的,可不能半途而废了。”

“好。”宋嬉点头应声。

东敏进屋禀报,“王妃,早膳准备好了。”

“和母妃一起用早膳?”

“好啊。”

等她们去了膳厅,正好宋思卓回来,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用了早膳。

宋思卓听叶嬉说了自家女儿正在做的事情,大为夸赞,称她有她母妃的风范,还大手一挥又增加了她的银钱,惹得宋嬉抱着宋思卓的胳膊一顿亲昵感谢。

叶嬉看着他们父女两,嘴角微微扬起。

喜欢撩君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