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自我体罚必须非常疼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吓!

梦宫纳徒到底搞什么鬼?认认真真花两个月选来的徒弟,修为一个比一个磕碜,甚至还在最后时分,纳来了一个三梦天的烧饭杂役!

这不专业的水平……

比随随便便丢几块砖石下去砸来的弟子,还要水吧?

原本众人还有“我是特别的”的自傲,但见最后一烧饭杂役的出现,兽宫广场上注意到周笑的人,纷纷如被戳破了的气球般泄了气。

可能不是自己很特别。

是兽宫宫主太随性了,她老人家难道是想证明给全宗人看,什么垃圾到自己手里,都能被培养成坐镇一方天地的英雄好汉?

一想到这里,众人突然有些想哭。

“这也太随便了吧!”大梦道尊不满地发出自己的传音。

“说好了不准管我的。”真小小一句话怼回去。

“好的好的。”公公大人默默闭嘴。

真小小看着周笑出现在自己的广场上,满意地捏了捏拳头。

此子的确是三梦天的一个烧饭杂役。

年纪小,修为低,不过还虚境的修士,还未成功合道,所以被安排在三梦天的无极阁给那些还摆脱不了口舌之欲的长老弟子制做膳食。

其实不需要修炼到仙人境,只要元婴就可避谷,到了化神之后,更是直接吐纳天地灵气,无需五谷营养如何自我体罚必须非常疼。但人嘛……

七情六欲很正常,有人爱美人,有人爱美食。

就是这样一个烧饭的家伙,在听闻一梦天兽宫对外纳徒的消息后,动了心思。

真小小的神识,本来没有注意过此人的,直到近来一些关键部门都被此子寻访过,她才重新调集三梦天战兽们的记忆,勉强拼凑出此人的上升路径。

不彻查不知道。

一查才知……

哇!人才!

越是底层者,想要达成兽宫要求越难,因为阅历,财力,眼界,修为……通通都是桎梏,但这周笑,却凭自己的努力,在两个月内完成了一场几乎不可能的创举!这个人才,若是真要给自己此番甄选的弟子排出个一二三来,当仁不让,第一无疑!

回顾着周笑这两个月来的所做所为,真小小心痒难耐,感觉这一次自己是真的找到了一个好徒弟。

在兽宫纳徒消息传出的第一时间,这家伙端起了最肥美的十月蟹黄膏面,去拜访了无极阁一位闲散

如何自我体罚必须非常疼 无删减完整版*

无权但阅历丰富的长老。

旁敲侧击询问断空玄石是什么东西。

之所以选择断空玄石为信物,正是因为此物在临谷产量不多,它是制造机甲的一种常见原材料,在临谷被一些走偏门的炼器师用来炼器。

在未被熔炼的情况下,此石的自然结晶为八十六面完美切割的类椭圆形。因为质地十分坚硬,所以被开采出来后,十有八九,还会保持八十六面完美切割的形态,很难在石上雕刻什么花纹,因为形态一旦被改变,此物就会突然变得十分易碎,但破碎之后,反而会突然具备同质相吸的属性,是机甲信号,良好的导体。也是制造法宝套件,不可或缺的辅料。

喜欢万兽朝凰请大家收藏:

“就这么几个?”

看着四周

如何自我体罚必须非常疼 无删减完整版*

数量不多的竞争者,二梦天棼峰峰主三昧仙君暗中窃喜,本以为进入第一轮挑战的弟子那么多,进入兽宫宫主法眼者势必数都数不清楚。

万万没有想到,两月之期将至,兽宫广场之上也才聚集这么零星数十人。

“那本尊铁定能成为兽宫弟子了!哈哈哈哈!”

三昧仙君兴高采烈地打量着在场诸人,这些能被黄色光线牵引而来者,不但人数有限,而且修为参差不齐得很,自己堂堂玄仙中期仙人,能入兽宫宫主法眼是实至名归。然而四周兴奋左右打量者,有的仅是真仙初期,甚至还有几个三梦天小弟子装扮的天仙!

看着这些三梦天小弟子,三昧仙君原本舒展的眉眼很快又皱了起来。

不对劲……

看来此番,兽宫纳徒的标准,并不是战力的高低!

毕竟通过断空玄石选来的,通通都是聪明人中的聪明人,所有人很快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大部分强者,都收敛了对低级小弟子的轻视之心。宛如和蔼的长辈,对低阶者嘘寒问暖。

众人很快就打成一片,表面其乐融融。

这种“和谐”的场面,一般绝不可能发生在弟子大比期间,可兽宫挑选出来的准弟子们……本就各个都是人精。

修为高者想从修为低者身上套出线索,修为低者也冷眼看着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峰主长老,心底暗自忐忑和嘲笑。

不过众人不约而同,远远地避让着一人。

那就是已经哭喊不出声音的岳朗。

所有人中,只有他身上散发强劲的太乙仙威,这层仙威裹挟着恐怖且混乱的剑气,令人望而生畏,远远避让。

“师尊,弟子犯了不可饶恕的错。师尊……您原谅我吧。”

岳朗持剑半跪在如何自我体罚必须非常疼地,方圆百米内无人靠近。

“还有一个时辰。”

四周人等,喜气洋洋看着兽宫广场中央燃烧的香烛,此烛一灭,便是两个月纳甄选期结束,届时留在此地的人,便能进入下一轮筛选。

“也不知道这一次,兽宫宫主留几人?”

一个三梦天的长老下意识发问。

“不知,但兽宫缺乏弟子,第一次纳徒,怎么着也得十几人吧?”三昧仙君很是客气地作答,换了平时,他这二梦天峰主与三梦天阁老,几乎不会有什么交情。

越是焦急等待,时间过得越慢。

仿佛过去一个世纪那么久,广场中央燃烧的巨烛才缓缓地熄灭,随着它的最后一抹烟气袅袅升入半空,所有人这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

但随此最后的烟。

广场一角“啪”地一响,最后一个手握断空玄石者出现在广场上。

他的出现,没有引来多少人注意。

但他本人,已经激动得双膝打颤,几乎不能稳稳颤栗。

听着此人牙尖碰撞的声音,边上几个修士对他投来好奇表情。

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吓一大跳!

此人……还虚境!

身着三梦天杂役布袍,居然是个伙夫!

喜欢万兽朝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