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宝陀罗尼咒不能乱练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第三百四十三章真的很老么

其实吉星对秦奘确实格外亲切,因为吉星本来是个洒脱的人,和他的心态有极大的关系。

本来以为秦奘是地狱门的人,会是这次行动一大障碍,没有想到这江湖上的奇人,还和自己成为了知己。

秦奘自然感觉到吉星的真诚,所以才会和他痛饮。想想自己为了这异种,如果去门中求援的话,门派自然会有行动。如果需要吉星帮忙的话,只怕也会义无反顾,自己应该可以无忧。

可是,那样还是自己吗?

作为地狱门当代判官,秦奘深深明白这一点!

秦奘自然不会这么做,他也有几分心高气傲,也有几分自己的坚持。但是看到周毅这些人,他心里自然明白过来,自己不想地狱门参与,但是地狱门显然早就参与进来!

“你叫秦奘!”女子缓缓开口,声音袅袅恍若天籁。她看过来目光却只看秦奘一人,对庄内庄外的人视若无睹。

“某正是,,,,,,!”

雨宝陀罗尼咒不能乱练 完整版/

“圣门弟子,想必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罢!你看看,妾身真的很老么!”没有丝毫的做作,但是袅袅天籁般的声音,却令人不得不看着她。

略微有些尴尬,作为一个成名多年的江湖高手,被一个娇柔的女子如此揣测,虽然这个人比自己成名更早,令秦奘还是有些明悟。

面前这个女子看去年轻,比自己成名更早,没有想到会计较这些。看着她盈盈而立,站在那里自有风采。江湖上的好汉,就是称呼一声前辈,自然也不为过。

看着这个女子修为高深,以秦奘今时今日的修为,自然明白能够达到这个层次的人,就算再得奇遇和机缘,也不可能一蹶而就。

没有几十年的修为,没有对境界层次,理解通透感悟,境界是绝对不会提高,普通人是冒充不来的。有些人也许一夕之间,便可顿悟明澈,有些人也许一辈子,都卡在一个关头,终生不能突破。

对这种人见识太多,故而对于这个女子的修为,秦奘心里却是没有丝毫,甚至半点的怀疑。对于终生追求突破,一直都在努力的秦奘来说,达到另外一个层次和境界,就是对天道追求的一种体现。

自古江湖上,历来就有许多奇人异士,包括秦奘自己在别人眼里,只怕也是个怪人。他没有和这个女子去分辩,因为这没有什么意义。

对方如果要为难这些人的话,什么事情都可能是个理由,对方如果只是一种试探,所以秦奘自然也没有必要,去费这个口舌。所以云淡风轻一般看着,暂时没有直接出声!

“怎么?难道不好意思说实话!”看秦奘默不作声,她朝这边轻轻哼了声,听语气有些嗔怪的意思。也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好像把秦奘当成熟人。她带着面纱,自然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虽然隔着面纱,哪怕是嗔怪的眼神,也别有风情。至于这风情后面,隐藏多少未知手段,就不是常人可以揣测。

偏头看向庄外周毅的人,鬼门关无忧坛坛主田一农,他自然是认得,是青年一辈杰出弟子。即使在江湖上也不如自己出名,可秦奘对田一农也另眼相看。

说起来周毅还是自己师弟,可是鬼母常年不再门中,许多地狱门弟子,彼此没有多少交集。如果不是秦奘如今身为鬼判,只怕认识的同门会更少。

当然秦奘更明白,会吃人的狼,不一定是叫的最狠的那头!会杀人的刀,不一定非要让人知道!

欣赏周毅和田一农的隐忍,更喜欢他们的不张扬。若不是早早就拜在鬼王手下学艺,秦庄都想把田一农,介绍归到鬼母门下。

这次齐昌府的一切事务,都是田一农和周毅默不作声完成。看来自己那位哥哥,对两个人还是很抱有信心。

如今他们在地狱门的职司,一个负责岭南权要人物情报,一个负责江湖势力刺探,两人算是紧紧合作在一起。他们都算身手极为了得,是修行不错的地狱门弟子,加上丰富的江湖经验,才是被门主秦缺看重。

至于在齐昌府附近的小鬼,虽然看起来是训练多年,是可以培养的侍从,但是和这两人比起来,还是有不少的差距。秦奘这次来寻找异种,因为此物灵性十足,生怕惊吓到它,让它闻风而逃。

故而让这些小鬼都远远的,没有让他们跟在近前。此时看了更是正确,因为这个江湖级别的争斗,不是普通江湖人可以参与进来,秦奘的眉头首次皱起来。

“仙子仙音,让某不知如何回应!”淡淡的说道,声音在这风璧微耳里,以一种类似于《蚁音》奇术,直接传过来让她一个人听到。

不卑不亢的语音,清清楚楚传到对方的耳里。秦奘静静看着这个女子,就当不知道方才发生的事情,看着她的神态语音,似乎可以迷惑人一般。

在对方没有撕破脸皮前提下,秦奘感觉没有必要,主动去惹怒她,毕竟风璧微表面还是和善。所以秦奘语气平淡,也没有激动。

面对高手如果失去冷静,那么等待的将会是任人宰割。即使面对五圣仙子,秦奘那时候的一身修为,才刚刚先天境界进阶不久,但是比现在都激动,最终不得不负伤而回。

现在想想后果,和自己这些年的折磨,还有如今这番机缘,当是来自于昔日的因果!虽然知道对面的她,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可是自有自己的骄傲。

面对一个女子,如果连这份胆量都没有,那还混什么江湖。

低吼传来使得诸人心惊,白色的巨大猛兽,比平时所见老虎,明显大了差不多一半,一看雨宝陀罗尼咒不能乱练便知当是异种,实属人间难得一见。它张牙舞爪没有大声,左顾右盼极有灵性。

此时盯着秦奘这边,示威一般发出低吼,围着围墙慢慢转了圈,看着这边似乎在应和。然后在一旁慢慢的趴下,一双虎目却一直盯着这边,似乎随时都会暴起。

对于这种情形,看到的人都暗暗心惊!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第三百四十二章秦奘的了解

虽然暂时还不知道,面前这个人目的如何,但是她做着白纹猛兽,已经进出听云庄一趟,看着应该是进去庄内,秦奘却已经隐隐感觉不妥。

要说自己闯荡江湖以来,虽然从来没有怕过谁,甚至连五圣仙子都交手过,可是在此人面前,却真的感觉到她深不可测。

秦奘一向也算极为自负,不过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他忽然想起师傅。很多年没有见过师傅了,作为鬼母比较早的弟子之一,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典故。

而鬼母也没有因为,他是当年秦缺的弟弟,而对他有所偏见和留手,反而每次对秦奘的教诲,都是严加指教和要求。使得秦奘的眼界和身手,自然比旁人更要开阔。

虽然不敢自夸境界,但是胜过当年鬼母的境界,秦奘还是有些自信的。许多人都说鬼母已经不在了,但是这世上的高手还是很多。即使如此感觉棘手,想到面对五圣仙子,都不像如今这般心虚。

不是说五圣仙子不如此人,而是往日五圣仙子对付别人,虽然是用赖以成名的毒物,但是她从不背后出手,或者偷偷算计人。要么不对人出手,出手必然公开用毒袭击。有一定准备的人,倒还不必太过担心。

即使当天秦奘败在五圣仙子手里,但是让他没有后悔的是,自己不是败在她用的毒物上,而是被五圣仙子极少使用,诡异的《五圣掌》所伤。所以这次见到段荻,秦奘都没有为难。

风碧微明艳如花,虽然纱巾挡脸,但是个美丽尤物,当年美名冠绝天下。可秦奘似乎没有感觉她漂亮,反而从那曼妙的身体,感觉到一阵心虚的不宁。

常言说的好,伸手不打笑面人,礼敬三分再说。这是秦奘出江湖以来,难得的让步。毕竟在听云庄有此物,实在是极为不易。如若不是动用门派情报,绝对不会轻易知道。

秦奘见过此物年数稍短的,知道这种毒物自古在楚地,永州靠近五岭一地遍地都是。但秦奘需求的异种,是百年难得一遇。

虽然不知道别人需要这东西,究竟有什么用。但凡出现异种必是奇物,对于江湖上喜欢猎奇的人,甚至修行有道的人来说,也许会是一个想法,甚至破坏自己的计划。

此时秦奘格外慎重,可还是发现了不妥。毕竟风璧微径直进去庄里,明显知道白龙潭,这让秦奘有些感觉到不妙。不知道风璧微究竟拿此物何用,看来自己有些麻烦了。

当天知晓此物在天眼者的时候,秦奘自然是格外高兴,期盼许久要得偿所愿,是谁都会高兴不已。继而发现有人窥探自己,随即也发现她的存在。

秦奘一直有隐疾,但是对于修炼很上心,何况鬼母修炼功法奇特,并不因为这些有所影响。能够成为地狱门新一代鬼判,自然不会是浪得虚名。

虽然对方没有直接露面,但是已经感觉到,对方给予自己的威逼,不亚于当初五圣仙子。秦奘知道有些棘手,对方给予强大压力,可是并不轻易露面,自然令秦奘忌惮。

开始以为是连云寨一伙高手,因为自己偷偷查探此物下落,知道岭南齐昌府的勾当。但是他一直坚守门中格律,没有掺到割据争斗中去,甚至没有利用周毅和田一农。

当他怀疑连云寨的时候,还是决定去见见,屹立梅江和韩江的山寨。但是显然除了隐隐的气机,没有感受到给自己压力的人。

所以他才会去敬州,因为他自然感觉到,和听云庄有着能力对抗的,可能只剩下贺家堡。不过贺援身边的人,他也没有感觉到有高手,所以不得不继续返回听云庄。

秦奘从来没有怕过谁,心里的意思很明显,如果谁要破坏自己好事,那么一定会让对方计划失败!他没有动用门派力量,因为他一直感觉,这是属于自己的事情。

意外发现吉星带着的人马,虽然对这个少年带着好奇,甚至隐隐猜测过他的身份,但是后来反倒和吉星惺惺相惜。因为他身性洒脱,自然不会把别的放在心上。

但是他看到和风璧微对话的男子,居然是岭南有名的鬼手石舞,而吉星直接和石舞站在了一起,加上早前的陈延寿,他便隐隐知道,这齐昌府要不太平静。

如今看来真有各路高手云集,虽然对所谓的高手不屑一顾,可是他更知道,鬼手石舞站出来,这背后自然更会高手云集。

[标签

雨宝陀罗尼咒不能乱练 完整版/

:p标签]此时再次得到此物消息,已经耐心等了许久的秦奘,自然心里也在期待。如果暗中的人出来,还没有此物的消息,自己自然会低调。没有想到却果然,迎来了这个高手。

虽然没有近身,但是秦奘一下就敢肯定。风璧微就是自己感知到的高手,看着这个人他不得不慎重起来。

这次捕捉此物异种,本来可以让雷列侯帮忙,因为连云寨强势占领听云庄,如今不但有逍遥派长老插手,甚至地狱门也搀和进来,他不得不带着慎重。

如果当初悍匪带人,直接攻破整个齐昌府,自然会派人去请秦奘。如今整个齐昌府,都是吉星手下兵卒。即使周毅率领的悍匪,攻破这边的听云庄,也起不了什么风浪。

吉星手下的人,正在号令齐昌府水军,收编听云庄手下水寨,引导连云寨的人雨宝陀罗尼咒不能乱练一起。虽然伍彦柔是水军最高统帅,吉星甚至没有干预行动,但是秦奘也知道不简单。

连云寨一直独立,这次投桃报李,带人顺从降了所有水军,还带人迎接齐昌府水军,如今明显可以算一起会师。秦奘明白吉星得到一支奇兵,更打通岭南江水上游,如今正准备汇合过来的援兵。

秦奘不消一会儿,就把齐昌府底细摸得清清楚楚。倒不是要干涉吉星行动,而是要知道这个小朋友,究竟有多大的底气。

何况他更知道,吉星身边也有高手,隐隐感觉到这个人的修为,居然不是自己可以随意窥探。心里感慨天外有天,对吉星也高看了几分。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