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三遍女孩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路家开的酒坊被查了。

说白酒为皇家密供贡,要么停产,要么被太子收管,交纳高税。

对这个路千斤很是不解。

路家本来有酿造酒坊,要蒸馏白酒只需要添一间房,自己转手卖去西伦草原完全是神不知鬼不觉。

从江家拿到蒸馏器,他就马上按照青山院的标准安装,白酒也顺利出产。

第一次送去草原就赚到五百两银子,比以前的米酒果酒利润翻了几倍还多。

还没有等他高兴多久,酒令官就找上门来。

他不明白的是,路家只是小人物,怎么会就被太子盯上了?

大概他永远想不到,自从奸臣贼子云良被莫名烧死之后,当今太子殿

查三遍女孩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下就让人把每个在册的酒坊都排查一次,尤其是酒的度数。

路家酒坊这么快把发现……只是巧合而已。

而江家没有被查,一则早就被梧君阁视为自己的产业,现在梧君阁本来就是太子所有,内部人不用查。

二则江家白酒现在产量锐减,基本上处于停工状态,只把梨花湾的果酒蒸馏成白酒自用。

梧君阁已经另外开了几个大酒坊,也知道江家现在天天折腾田地,没有心思再蒸馏酒精,所以也不再多管。

时间到了八月二十八,乡试消息也由路府传来,路攸傅云轩又双双中榜。

路府双喜临门。

乡试放榜是在八月二十四,巩密县衙当天就把消息送到傅家。

傅家,还有江家都欢天喜地,家里出一个举人,也就是半只脚跨入官衙。

只不过,有人欢喜有人愁,路府中高兴的只有路远和荣氏。

祁氏气得咬牙切齿,还不得不承受着荣氏的讥讽,在路远面前恭喜道贺。

而傅家三房四房喜出望外,都说傅家终于出头了,傅云轩肯定能再现祖上荣耀,在大门口挂上进士府匾额。

得到消息,傅家已经躺床上等待寿期的傅老爷子,突然精神抖查三遍女孩擞,嚷嚷着要傅云轩回来就合家,重新四房合一。

这话一出,大房二房顿时欢天喜地。

三个月前好不容易才分得纱坊,又遇上被征收,利润锐减。

偏偏傅云轩又考中举人,好在时间短,知道傅家分家的人也不多。

要是现在合家,等到傅云轩作官,大房二房能享受的荣华富贵一点不少。

所以才对外放出话,只说傅家没分家。

傅老爷子梗着脖子等孙子回来,急着安排合家的事。

大房二房左等右等,都不见傅云轩从西陵府回来。

终于在二十八那天,大房孙子傅肃宁和二房的儿子傅云庭等不住了。

这事还瞒着三房四房,于是偷偷摸摸跑去西陵府找人,只要将傅云轩带到傅老爷子跟前就成。

而同一天,万宁江家的迎亲车队也从万宁镇出发了,只是两者一前一后,并不相遇。

除了周四平他们三个护卫,负责迎亲的有堂哥江景祥。

他刚刚当奶娃的爹,正是欢喜上头时,可堂弟成亲,他得当伴郎。

同为伴郎的还有新科举人傅云轩,只是他一直等在路府中,不用来回奔走。

从西陵府到万宁镇,需要十个时辰,早上鸡鸣出发,才能赶在西陵府关城门之前进城。

空车前去还好,等接上回城新娘子再这样赶路就不太现实。

于是江团跟江景文就等在巩密城里,要新娘子到巩密县住上一晚,再掐着时辰到秦家村拜堂成亲。

路上虽然奔波辛苦,只过了三天,秦家村就迎来披红挂彩、打扮一新的迎亲车队。

三辆马车缓缓停在江家青山院外,爆竹喧天,锣鼓齐鸣,秦家村男女老少都来了。

何员外主持婚礼,青山院灯火通明,院子里二十张桌子堆满碗碟酒水,院外还摆起长桌流水宴。

江青山不收礼金,不拘本村外村,一句吉祥话就可以坐下吃一顿。

人一多,端菜跑堂的,还是支客迎送的来来往往,笑声,闹声沸腾了半边天。

大红的灯笼,大红的廊檐,大红的门柱,青山院变成红彤彤的大染缸,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染上喜庆。

青山院里,傅云轩跟他岳父江南山并肩坐了主桌,他现在是举人老爷,秀才出身的何员外从旁相陪。

江景文是童生,现在也是能坐主桌,有地位的男人。

柳家两个舅舅,还有柳铁头也来了。

他们都是没什么世面的山里人,不愿意到主桌来跟一群“大人物”在一起,夹在秦家打杂帮忙的人里面干活。

热闹人群里,江团心中忐忑不安,路攸没有来送亲。

以江景阳的说法,是被他娘荣氏扣下了。

谁也没有想到,在榜单出来的当天,路府难得合家团聚。

饭桌上,路攸对路远提出这个要求。

路攸说他要来江家提亲,路府顿时引起轩然大波。

当时傅云轩也在路府,惊得差点丢了筷子。

上次县试案首,路攸就说过此话,那时谁也没有当真。

两人一个在万宁,一个在西陵,可能从今都再无往来,就连荣氏都没有放在心上。

后来江景阳跟路兰君定亲,这话就更被其他人忘了。

现在迎亲队伍已经在来的路上,路府上下也已经铺红贴喜,路攸才突然冒出这话。

路远气得脸色发青,荣氏差点晕厥,就连一直跟荣氏不对付的祁氏,此时也反对路攸的想法。

路家是官宦人家,路攸虽然是庶子,现在也是半只脚跨进衙门的人。

即便不在同样在官宦人里面选一门大家闺秀,也不可能兄妹俩嫁娶一家,以后如何在官场同僚中立足。

这不是在闹笑话吗?

为防止路攸送亲说出丢脸的话,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在花轿出门时,他被反锁房中,没有放出来。

送亲人换成路千斤。

他是已经娶妻的人,听到路攸的话只感觉好笑又有些期待。

婚姻讲究个门当户对,他娶的就是府衙主管漕运的官女。

路千斤是见过江团的,虽然是农家女,容貌还算不俗。

最主要的是,这次他已经打听清楚了,除去白酒蒸馏技术,江家还有纱坊。

只可惜现在就十人的小卷,要是自己给爹娘说一声。

让江家女以纱坊作嫁妆带进路府,自己将之收为公中,运作成大坊,就可以给路家再添个产业。

所以,他自然不会对庶弟的婚姻大事有意见。

反正以后路家的产业都是自己的,多多益善。

喜欢穿越成团宠:娇娇娘子会种田请大家收藏:

人工抽蕊,费时费工,上年辛苦一季也就折腾出五亩稻种。

第一代杂交稻亩产平均是六百斤,其中有一亩差点达到七百多斤。

五亩总共收回三千多斤稻种。

以稻谷每斤五十文计算,才卖出一百五十两银子

这样的高收入,对平常靠地种田,一年才挣几两银子的平常庄户人家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可换成江家,不仅不能

查三遍女孩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挣钱,恐怕还得亏。

而且,这种稻种品种并不稳定,还需要两代遗传杂交,将遗传基因稳定下来。

前期大投入育种不能挣钱,还需要后期大田二代制种才能有收益。

以第一代稻种育出来的秧苗种进大田,加上授粉加肥,亩产有五百斤。

这个产量跟第一代相比明显减产,但已经是往年最好收成都无法相比的,农户也愿意交换购买。

就用现在大田里的第二代五百稻为主,这样产量大,十亩地就是五千斤种。

以后种上几十亩,稻种上几万斤,才可以满足所有人种上良种的愿望。

当然,因为杂交稻基因的不稳定,越往后,产量越低。

那些想自己以后留种,到第四代、第五代,杂交稻基本上只能维持在四百斤产量上下,再往后就回归原始稻。

要想高产,依然需要到江家买第二代稻种。

这里面的科学原理,江团也无法给江景阳解释清楚。

她不担心别人会将“抽蕊除雄”的学去,况且那些人也不明白这是在做什么。

不清楚其中的每一代基因变异遗传过程,这样浩大漫长的技术,不是靠一个人能摸索出来的。

只是以后制种时间长,还是得用自己的人才稳当。

江团有些头疼,她觉得青山院里的人越来越多,房间又开始拥挤,可人查三遍女孩手还是越来越不够用。

稻谷刚刚晒干,万宁镇的几家大户就来买种。

虽然也感觉五十文一斤的价格着实吓人,可看了亩产数量又觉得自己可以试试。

自从决定以稻种为主,江家就定下规矩。

秦家村的人可用粮食交换,但每户换种额度上限为五斤,若是不够,可以找村长代换。

至于外面的人,当然不能用粮食换,只用银两买。

何员外帮忙定下价格,江家稻种每斤五十文,那些大户人家都是五斤、十斤起购。

青山院这次收获的几千斤稻子,转眼就换卖一空。

时间一晃就是八月,西陵府的天气还很炎热,初六,乡试开始。

因为是恩科,由朝廷派人跟当地的政府官员组成临时机构进行主持。

初六日考官们入闱,先举行上马宴,宴毕,监试官封门,阅卷官跟监考不再出帘。

考试虽然依然在西陵府,但跟上一次的府试不同,乡试在城西南方的专用“贡院”进行。

考试共分三场,每场考三日。

三场都需要提前一天进入考场,即初八,初十、十四日进场,考试后一日出场。

每场考试在考生进入考棚后,就要锁门。

考生们参加考试期间,“吃喝拉撒睡”皆在“号房”内,不许出来,直到每场考试结束。

这才是学子们最辛苦的时候。

白天热气,尿桶排泄物的骚臭,晚上的蚊虫叮咬。

每个时辰都在考验着学子的忍耐和身体素质,学识多少已经是在前两者之后了。

考场不能用驱蚊香,傅云轩跟路攸就用上江团密制的清凉液。

抹在身上清新空气、提神醒脑还能驱蚊止痒,让两人少受许多折磨。

这一次,没有人陪同傅云轩赴考。

江景秋身怀六甲,行动不便,虽然才距离分娩还有三四个月,也已经回傅三伯农庄待产。

而青山院从七月收完早稻,才终于腾出手开始整理江景阳的新房。

这栋院子都才建起一年时间,不用翻修,只需要上漆。

对,需要的是上漆!

青山院的木柱廊边都是没有上漆,一直还是木料的原色。

虽然人人都喜欢天然,就好像人人都喜欢天真一样,得有个度。

天真过头就是傻,天然过头就是土。

江青山终于不愿意看这寡淡的院子,自己儿子要娶妻,青山院要添女主人,怎么还能是白生生的檐口。

于是,青山院终于开始像新房了。

大红的院门,朱红的廊柱,再加上暗红的窗棂,整个青山院从里到外都像是燃烧起来。

虽然先皇驾崩才几个月,可民间并未禁婚嫁。

最初几天,狼青被这突然变化刺激得受不了,直接把狗窝叼去牛圈。

最活波的二货则日夜兴奋,嗷嗷叫了两天。

除了房子,柳氏也忙着用老宅的织机加班加点织布,按照惯例,新人要给来赴宴的宾客们回一尺布的礼。

江景祥成亲时是情况特殊,流民扰镇,能平安举行婚礼就不错了,那些回礼都没有准备。

江景阳的婚礼就得提前备上。

一般情况都是在布店里买上一个尺头。

柳氏非得自己织,要给新娘子准备在婆家的第一件衣服。

大概在机杼转动时,她才能慢慢进入婆母的身份。

江景阳的婚期定在九月初八,正好是在路攸放榜之后。

因为万宁镇到西陵府路途远,来回一次得两天时间。

上次在西陵府,江景阳就拿到婚契。

何员外他们专门跑一趟西陵府,路千斤又来青山院,就已经完成婚礼流程中的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只剩最后一个“迎亲”。

婚期越近,路兰君日子就越不好过,几乎是度日如年。

这些天她一边替兄长和傅云轩准备考试的用品,一边替自己准备嫁妆。

焦虑、欣喜、患得患失,婚前恐惧,替哥哥大考的担心,各种情绪涌来把她一颗心早就被揉搓得不成样。

还需要应付时不时抱着自己大哭的荣氏。

看着日渐消瘦,却更加俏丽的路兰君,荣氏终于感觉到女儿即将离开自己,于是将对路远的痴缠之心放在女儿身上。

她的母爱来得很不是时候,或者说太过猛烈。

每天絮叨的都是她在别院时,如何辛苦带大路兰君兄妹俩个,回到路府又如何辛苦跟祁氏斗法。

甚至将自己内斗的手段都一一教导,要路兰君以后如何对付柳氏、还江家其他人,又如何去讨好取悦江景阳。

只是她的苦心并不被路兰君接受。

路兰君从小到大,很多时候全靠自己才活下来,早就对宅斗留下难以磨灭的痛苦记忆,她只想平静过日子。

这段时间本来就操心操劳,再被荣氏这样一缠,几乎要崩溃。

只盼着江景阳赶快来接走自己,脱离苦海。

另外,府里嫡母嫡兄这段时间脸色也不怎么好。

尤其是路千斤看她时的神情欲哭无泪,好像是看着金子化成铜。

庶妹出嫁,路千斤真的笑不出来。

喜欢穿越成团宠:娇娇娘子会种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