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去世后容易带走人_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韩教授!”

看到韩穆凛,女生们瞬间红了脸。

即使不是时候,还是被这个人的容貌所慑。

韩穆凛勾着魅惑的笑,注视着司羽。

司羽看他这副样子,就知道不打算藏着掖着了。

再藏,小女朋友就要被叼走了。

老人去世后容易带走人_

韩穆凛看着是在笑,其实心里边窝火得很。

韩穆凛将手里干净的旗子扔给司羽,“拿着,那些沾血的就不要找了。”

“嗯。”

司羽接到了手中。

看见韩穆凛扔给司羽旗子,大家的眼睛都瞪大了。

韩穆凛为什么要给司羽旗子?

难道说,这两人的关系匪浅?

想到之前韩穆凛以开玩笑的方式说出小女朋友的话,那些人看向司羽的目光变得奇怪了。

同时也暗暗心惊。

韩穆凛这个人看着平平常常的,就是一副皮囊能看。

现在看来,并非是这样。

他的实力恐怕远在雷温这个天赋极高的武学奇才之上。

雷温看见司羽二话不说就接过了韩穆凛扔过来的旗子,眼神也变了变。

不用猜,也知道韩穆凛和司羽是那种暧昧关系了。

“那边有些情况,我先过去瞧瞧。”

韩穆凛就是专程过来给司羽塞旗子的,本来想偷偷摸摸给,雷温的行为让韩穆凛窝火。

脑子一热,就给司羽扔了过去。

正想着要不要将这些人的记忆抹掉,又担心做事太过格,盯着这里的那些人会有所察觉。

司羽点头,“小心。”

韩穆凛勾唇,“等我回来。”

司羽凝眸看向上空,“实在不行,就冲。”

韩穆凛怔了下,随即笑容扩大,“行啊,到底是带着小羽毛一起冲。”

司羽抿了抿唇,抬起手中的旗子,再看向韩穆凛那边,人已经走远了。

所有人反应过来,一个个眼神炙热的盯着司羽手中的旗子。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雷温冷硬老人去世后容易带走人的问。

“当然是男女朋友关系了,”苏意眠插嘴进来,“仇教授之前说韩教授有妻子,指的就是她了。”

苏意眠看到雷温吃瘪,心里高兴。

雷温冷着脸,捏住旗子,看了司羽一眼:“他将东西直接交给你,又转身离去,只会让你身陷危险之中。他不是帮你,是在害你。我的话依然奏效,只要你开口,我可以保护你的安全。”

条件是做他女朋友。

只要司羽没有嫁,都有可能。

哪怕是嫁了,也可以离婚。

司羽收好了旗子,看向苏意眠,“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自己寻找旗子。”

“啊?”苏意眠对自己完全没信心。

“走,”苏锦风看到雷温那些同伴虎视眈眈的神情,带着自家妹子离开。

雷温见司羽跟着苏锦风他们走也不愿意加入他们,眼神不由得一沉。

“二哥,这个苏羽有很大的问题,她和韩教授的情况也是奇奇怪怪的,你还是不要……”谢利想要劝说,结果雷温根本就没理。

雷温冷硬的道:“她会有求着我的时候。”

见雷温没死心,谢利的眉头皱得更紧。

雷温显然是对司羽一见钟情了,同伴们也是无语。

同时也是松了口气。

只要那个叫什么苏羽的不加入进来添乱,他们往前的路就会轻松很多。

否则带着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还不知道怎么办好。

*

苏锦风一路沉默的寻找,并没问司羽和韩穆凛的关系。

倒是苏意眠对此八卦得很,一路问个不停,完全忘了自己身处的险境。

苏锦风看着这两人毫无危机意识,无奈只好担起了全职保镖,盯着四周。

司羽突然停下来,指了指前面,“那块地方埋着东西,应该是旗子。”

苏意眠眼睛一亮,飞快的跑上去。

结果有一人更快,抬脚就将苏意眠踹飞了。

苏意眠抬头看去,竟然是从另一边赶过来的谢利,旗子就放在一个小长盒子里,谢利捏着盒子,站在高处,冷冷的看着苏意眠。

“谢利!”

同伴们看到谢利手中的旗子,兴奋得满脸通红。

他们又多了一面旗。

苏意眠的手已经摸到了旗盒,却被人无情的踹开,一时间恼羞成怒,“谢利,你卑鄙。”

“你可以来抢,”谢利抬起手中的旗盒,对苏意眠挑畔道。

苏意眠眼中盛满了怒火。

司羽站在苏意眠的身后,抬手一推:“抢。”

“啊?我,我没准备好啊……”苏意眠反应过来,人已被推了出去。

苏锦风额头突突的一跳,爆怒的看向司羽:“你想害死她。”

“她可以,”司羽淡淡道:“你能保护她到什么时候?”

苏锦风咬牙切齿,懒得跟这个疯子说话。

谢利向苏意眠进攻,苏锦风还未来得及上前,就怔在了原地。

苏意眠的表现,让他大为震惊!

与此同时,苏意眠所表现出来的天赋,让某个方位盯着狩猎区的人锁定了。

喜欢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请大家收藏:

危北辰已经不耐烦了。

一把将洛桑迦叶扯到身后,直接和对方动手。

俊朗男人被危北辰这举动给唬了一跳。

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轻轻一拂,就挡开了危北辰的攻击。

危北辰带着洛桑迦叶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去,俊朗男人见状,更是一愣!

“昼怿护使,还要追吗?”

执行者们全部停了下来,看向昼怿。

昼怿仍旧震惊中,还没回神。

“别追了……让我缓缓。”

“昼怿护使,您认识这两人?”执行者们都看了过来。

昼怿嘴里念念有词,但都没听懂他说的话。

什么北辰王的转世,什么迦叶护法变成女的……

那眼神比看见天空裂口还要震惊。

*

返回那片区域,危北辰见身后的人并没追来,松开了洛桑迦叶的手,“我以为你会跑去见韩穆凛。”

“本来是这样的,”洛桑迦叶松了松手腕,闻言顺口接了句。

危北辰的脸色瞬间黑如锅底,“那你现在可以见他了。”

危北辰的话刚说完,转身就消失在树林里。

洛桑迦叶张了张嘴,到底是没喊出来。

另一边发出了一些动静,韩穆凛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眼前。

“危北辰哪里去了,”韩穆凛黑眸眯了眯,眼尾拽出一抹危险的气息。

“韩队长,”洛桑迦叶往前站出来一些,试图挡住韩穆凛的视线。

韩穆凛冷幽幽的看了她一眼:“你因为他进入一个坑,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我在意的,并不是一个结果,”洛桑迦叶看着韩穆凛,“那司羽呢?以韩队长身上这股煞咒,她真的能抵挡得住吗?”

洛桑迦叶的提醒,让韩穆凛不自觉的想到了上次司羽差点死掉的画面。

心倏地一紧,像是被刀子割中一样。

“你们看到了什么,”韩穆凛直接转移了话题。

“一些仙物。”

“仙物?”这个形容有些怪。

洛桑迦叶道:“我们交过手了,那些人的能耐超越了古武者。像我们这些人,哪怕是聚集成千上万,也未必是他们一人的对手。”

“你们又是怎么逃出来的,”韩穆凛虽然怀疑洛桑迦叶的说法有些夸张了,但不得不小心警惕。

洛桑迦叶也觉得奇怪:“我们出来,他们并没有追击。”

韩穆凛挑了下俊眉:“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这群普通人,就是有人故意圈养。”

只是他们又有什么目的。

“我继续查,如果有任何线索,会来见韩队长。”

说完,洛桑迦叶转身就离开。

韩穆凛并没阻止,等仇西元他们到来,看到的就是一片漆黑。

“韩少,他们人呢?”

“跑了。”

“……”

“我们陪着这些人玩游戏,却什么线索也没拿到,”司折拿出手里的旗子,看了几十遍仍旧没有看出点门道来。

“这些旗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异常,”兆燕舟皱眉:“他们要的恐怕是这群人。”

“这里的灵气充沛,又专挑武术教导,各种行为都在告诉我们。摩罗学院需要的是古武者,而不是什么脑袋聪明的人。”韩穆凛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根烟来,放在嘴里咬着,“找旗,跟着他们的脚步走,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至于上面那些事,交给神释和危北辰。”

危险的事,还是这两个人最适合,他还是留下来陪媳妇!

面对这位韩队长的不作为,司折也是无语极了。

仇西元笑道:“咱们就看他们想要干什么。”

*

天亮了。

大家却感觉自己比昨天还要累。

休息时,随时紧绷着,不时

老人去世后容易带走人_

的注意着周围。

身边的人也很可能会趁着你熟睡时来一刀。

这种事,从昨天晚上就看到了不少。

有人还经历了。

在生死面前,所有人都将自私的一面显露了出来。

下午的时候,有人找到了第五面旗,第六面旗……

旗子出现得越来越多。

谢利这群人就找到了两面。

但是他们是结伴同行,所以必须要找到更多的旗子才行。

于是,路上也会进行争抢。

场面似乎比昨天的更加激烈。

苏意眠看到谢利这些人抢了两面旗子,加起来就是四面旗了。

而他们却是一在旗子也没有拿到。

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发急:“哥,咱们就这么跟着身后,看他们夺旗吗?”

苏锦风现在可不敢保证自己上去抢了能够活下来,再看看身边的傻妹妹,更是无力。

然而苏锦风没意识到,他所认为的傻妹妹,现在的战斗力可能比他还要强。

司羽在背后,给苏意眠下了银针做调理,苏意眠根本就感觉不到,睡得跟个死猪似的。

至于苏锦风,后半夜,全部集中精神注视周围,对司羽所做的毫无所察。

“二哥!”

谢利跟同伴们商量着怎么再夺旗,突然看见雷温带着几名同伴过来,心中一喜,忙迎上两步。

雷温看到谢利,只是微微点头。

谢利看到雷温手上拿了六面旗子,不由得骄傲。

谢利这边的同伴看到雷温他们,更是将心放了下来。

跟着雷温的同伴,都是学院里表现得优秀的强者。

他们一路撕杀过来,一个也没有损伤,反而夺了六面旗。

现在准备去抢别的,不想在这里碰见了谢利。

雷温的同伴看到谢利手中的四面旗子,打起了主意,不过看到雷温冰冷的面容时,还是放弃了。

毕竟这个谢利是雷温的妹妹,面子还是要给。

雷温正要问谢利其他的情况,突然往不远处一瞥,就看到了一身干净出尘的女孩。

在一片血腥场面里,司羽干净得不像话,连地面的尘土也不忍心沾到她的鞋子。

就是这样一个干净又绝美的女孩,吸引了大部分男生的视线。

只是眼下,大家只想着怎么找到旗子,哪里有心思去谈风月。

雷温突然大步朝司羽走去。

雷温的同伴见状,不禁挑了挑眉。

谢利也是觉得有些奇怪,二哥往那边去干什么?难道要找苏锦风算什么旧账?

看到苏锦风,大家也就这么认为了,于是跟着上去。

苏锦风看到雷温,脸色一变,站到了前面,挡住了大部分的视线,“雷温,你这个时候落井下石,未免太过欺人。”

雷温站在苏锦风的面前,指了指司羽道:“虽然我也很想跟你打一架,但我是来找她。”

苏锦风一愣,想起进来前雷温和司羽说过的那些话,不禁挑了下眉头。

果然,女人的美貌还是有些用处,连雷温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心动。

谢利不禁皱眉,看向雷温的同伴,“二哥他想干什么?”

同伴们表示不清楚。

“苏羽,我之前说的话一样作数,只要你现在点个头,我就可以保护你一起离开。我手里的一面旗也会送到你的手中,不过,我有条件。”

司羽只是淡淡的瞥着他,并不为所动。

“什么!”

倒是雷温身后的这些人,震惊又不能理解。

“不行,雷温,那是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拿到的,凭什么给这个女人?就凭你雷温喜欢她的脸?还是她某方面技术满足你!”雷温的同伴就是跟着他结盟的同学,对他这种行为相当的愤怒。

其他人也不例外。

谢利瞪大了眼,也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这还是她的二哥吗?

这个苏羽,有什么资格。

什么也没做,就凭着一张脸,毫无付出的就拿到了旗子!

“二哥,你疯了,她只是苏家的一个私生女而已。”这种无用的废物,怎么能够做她的二嫂。

雷温对司羽很坚持,“我只给自己的那一面旗子,之后我会自己再夺一面,不会让你们任何人为此付出。另外,我会帮你们拿到更多。”

雷温都这么说了就没了反对声,而且大家也都知道他的能力,特别是进入狩猎区后,他的能力更是突出,竟然表现出老人去世后容易带走人了飞檐走壁的真武术,当时看得他们是目瞪口呆。

“司羽……”苏意眠有些担心司羽会接受雷温,然后跟他们兄妹俩分开。

苏锦风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司羽这种人,必然会接受雷温的好意。

司羽淡淡道:“不需要。”

这是直接拒绝了。

身后的人一个个瞪大了眼。

雷温刚毅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惊诧,似乎想到了什么,倏地看向苏锦风:“是他们逼你的?”

“我们什么也没做,”苏意眠愤愤的道:“你们太过分了,这个时候跑来挖我们的人走。”

“我以为你身为苏家的私生女,会受到苏家人的排斥,”雷温道。

“司羽根本就不是苏家的私生女……”苏意眠脱口而出。

说完后,苏意眠也知道自己说漏了嘴,慌乱中想要补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雷温皱眉:“所以你不是苏家的人,你喜欢苏锦风。”

司羽:“……”

“苏锦风确实是有实力,可对比我来,还是逊色了,”雷温看着司羽道:“你真的要跟他?”

司羽往天空看去,正午的阳光很烈,让人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司羽抬手挡了挡,放下手后,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看见司羽直接无视雷温,谢利眯了眯眼眸,大步走过来,挡住了司羽的去路:“你不是苏家的人,那就是随便用了身份跑进摩罗学院。只要我们当中有人向上汇报,你和苏家这些人都要完了。”

司羽瞥向她,眸光有些微凉,开口说出来的话也是极为冷酷:“我想你们没有这个机会。”

她什么意思?

是要杀掉他们?

仿佛是听见了最可笑的笑话,大家纷纷露出了轻蔑的冷笑。

“我不过离开多久,你又被人勾搭上了?”一道低磁带笑的声音从众人的身后传来。

喜欢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