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每章都做的宠文小说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独孤华满身酸爽,一瘸一拐的离开了武德殿。

她的遭遇真的是一言难尽,估计她自打记事起,做梦也没想过有这么一天,会有人能把独孤氏的女儿当做木头般摔打一遍。

皇帝用的明显是军中搏击之术,近身扑击,连摔带打,只不过皇帝还算手下留情,没有揍她,只用到了摔跤的技艺,把她扔了数十个跟头。

别说是独孤氏的贵女,就算是平常人家的女儿,估计一辈子也不会遇到这种事情吧……

独孤华的窝心实在是无法细细描述。

可这确实是她第一次和皇帝亲密接触,又有那么一点小自豪,还有些羞怯,很难说清她此时的心情。

当然了,等到李破觉着她身体素质还不错,很禁得住摔打的样子,便让她交卸宫中的职务,来掌管武德殿中一应事宜。

然后……灰头土脸的独孤华就又多了几分惊喜的感觉出来。

还是那句话,宫中的嫔妃的生活不怕别的,就怕没有盼头,在一定程度上,他们和外朝的官员们差不多,权势地位对她们有着天然的诱惑力。

在本质上又与外朝官员有所区分,她们想要的其实就是一个与众不同。

得到皇帝的宠爱,诞下子嗣等等,最终都可以归结为体现出她们的人生价值的问题上来。

而只有那些野心勃勃,手腕高明,运气也佳的女子,才会达到一个令人仰望的地步,去追寻那更上层楼的目标。

你看看,无论男人女人,也不管什么时代,本质上其实都一样。

………………

对于李破而言就比较欢乐了,独孤华这个小沙包很称职,不像李碧,阿史那容真那么凶猛强悍,又没那么稀松平常,手感也不错。

身高体重刚刚好,虽然少了许多对抗性,却正合适锻炼身体,舒活筋骨,还能增加一些趣味。

后来很多人都希望有个美女陪练,估计就是这种心理吧?

嗯,皇帝的小日子过的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

正月十五过后,京师各部门纷纷复衙。

新一年的第一次大朝会讲是主要就是今年年初京试的事情,之外,诏令各处书院增设科目,主要是匠工类,尤其是关于军事,农业,天文,建筑,造船等各类工匠的培养,要在将来形成系统性的工科门类。

相比于选拔官员的科举,李破终于开始集中整个大唐帝国的力量,推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而且是由各处书院作为依托,从最为基础的教育环节发力。

从大唐建国开始,四年的时间,一步步走来,一环套着一环,步子虽然迈的有点急,却也能称得上一声按部就班。

这体现出了李破的治国风格,不图一时之利,谋有长远。

之所以步子迈的有些大,主要还是因为想趁着隋末战乱刚刚平息,保守势力还未抬头的机会行事罢了。

这是打破旧有观念,突破数百上千年的窠臼的最佳时机。

按照李破的想法,他要建立起一个行之有效,有别于历代的教育体系,甚至是改变一下人们的旧有观念,拉一把深陷于人文科学的读书人,让他们关注一下社会科学。

自古以来中原精英阶层,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士大夫阶层的毛病后来人大多都知道,以当前的形势看来,他们还并不算保守,没有产生朱子理学之类学派的土壤。

可从秦汉以来产生的诸子百家学派多数都可以归为人文科学之列,这也就导致了士大夫们对自身修养太过专注,而忽略了对整个世界的认知和探索。

这无疑是个很大的课题,会影响到文明的走向。

作为一个“有见识”的皇帝,李破自然要对此做出一番干预,至于效果如何,结果又会怎样,嗯,也只能说到时候便知道了。

十年二十年不算长,三十四十年也许还不够,百年大计就是这种样子了。

朝臣之后的反应既不热情也不消极,大家多数都认为,皇帝的种种举措是在关注民生,是战乱之后,让百姓休养生息的一部分。

即便当世的智者,也无法在这种问题上有太过深刻的见解,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人文和社会科学的分类,同样也就不会想象到社会科学对于生产关系,文明进程的巨大推动作用。

那不是改朝换代之类的事情可以比拟的,在漫长的文明历程当中,各人的一生皆如暗夜之萤虫,闪烁即灭,无法常照古今。

即使是皇权,在这样的问题上面,也如拉车之劣马,气喘吁吁,负重前行。

………………

李破一直在小心拨弄,没有靠什么发明创造来让人“眼前一亮”,同样也没用后来的规章制度生搬硬套,改变局面。

任何上位者都会明白,那太扯了,就像是小孩子在过家家,管理一个国家的人若还那么幼稚,又如何能在复杂的政治斗争中胜出?难道以为当世之人都是傻子吗?

那样的话,李破的下场估计比杨广的结局还要惨上几分才对。

长远的规划在向前推行,当前的问题也需要解决。

大唐元贞五年在军事上也需要做出调整。

去年后半段各部驻军都在裁军,同时设立折冲府,接收一部分裁汰兵员的事情也在做,而且进度一下快了起来。

朝廷的目标已经定了下来,在之后几年当中把各部常备军削减到五十万人左右,依旧比前隋强盛时期规模要庞大的多。男女主每章都做的宠文小说

可大唐的目的比前隋明确,野心也大的多,征服四邻是第一阶段,更为弘大的战略目标还要等大唐国力日渐强盛之后才能制定。

现阶段要保证一定的常备军规模,而且精锐程度和武器装备上面,都能有所保证,一边震慑突厥,一边找寻机会。

各处设立的折冲府则作为后备军力,随时可以征用,以大唐现在的国力,如果不管不顾的话,其实随时可以征募出百万大军,与人倾力一战。

不过真要那样做,新兴的大唐估计不论胜败,都会承受不住,中原重归割据状态也许是最好的结果了。

………………

大朝会过后,李破把尚书左仆射温彦博,兵部尚书尉迟信,还有兵部侍郎窦轨,张亮等人都召到太极殿。

等到众人坐定,李破命人送上茶汤,点心。

每个月两次的大朝是很累人的,有大事发生的时候,大朝会能开上一天,君臣各个饿的前心贴后背,还不能在大朝上吃吃喝喝。

史书上从不会记载这些,如某某日大朝之上,有人晕倒在殿上,经抢救无效阵亡,去到史书之上,真要记录的话估计也就寥寥一笔,某年某月,某人暴病而亡云云。

你绝对不要想从史官嘴里听到这种玩笑般的死法,但你要是当没有发生过,那就是真的是开玩笑了。

所以一些聪明人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在上朝之时会偷偷带上点零食,以保证自己的血糖浓度不要太低。

……………………

李破用了两块点心,喝了几口茶汤,终于舒服了一些。

暗自活动了几下肩膀,才说道:“兵部的奏章朕看了,想的都很周到,但朕今年有意增兵新罗,你们怎么看?

男女主每章都做的宠文小说 完整版,

温彦博并不惊讶,去年杜伏威率军出海,建功不小,一战灭掉了百济,新罗顺势遣使称臣,那边的局面可谓一片大好。

温彦博紧着饮了口茶汤,把点心顺下去,才优雅的擦了擦嘴角,率先开口说道:“高句丽一日不除,如芒在背。

其享国数百年,反复无常,屡来攻我,可谓无信之国,陛下令人出海惩之,实在情理之间。

就是……大船不多,若都派了出去,今年的漕运就有些碍难。

臣想问陛下一句,此战是想毕其功于一役,还是缓缓图之?若是前者,那臣等无话可说,尽可先图高句丽,再说其他,若是后者,臣以为要再等上一年才成。

江南的船坞都在建造之中,今年臣等会督促众人,尽量多造海船,明年即可有所功效,陛下以为如何?”

显然他更倾向后者,想要劝皇帝等一等。

李破也有些犹豫,温彦博的建议更为稳妥,因为强行增兵新罗,也未见能毕其功于一役,打仗这东西都是打过方知,有五成胜算,也就可以开战了。

可刚灭掉百济的唐军从南向北去攻打高句丽,胜算会有五成吗?不在阵前的李破心里没底。

以前定下来的战略是袭扰为主,先打一打瞧瞧效果,让高句丽难受难受,之外就是持续的消耗高句丽的国力,为最终的灭国之战做准备。

可现在杜伏威上去就把百济给灭了,那是不是就可以去完成更大的战略目标呢?

李破的目光看向尉迟信等人,他们都是军旅出身,提出的建议应该比温彦博更具有参考性吧?

尉迟信当了几年兵部尚书了,搁在以前领兵的时候,他一定直接请令带兵出战,可现在他看问题的角度显然不一样了。

只见他说道:“臣以为增兵之举刻不容缓,陛下意在高句丽,可臣觉得应先在新罗,百济之地站稳脚跟……”

喜欢北雄请大家收藏:

清宁宫中,歌舞声声,让李破一跤跌入了女儿国,满殿都是脂粉那腻人的香气,满眼都是……大长腿,注明,没有眯眯眼。

大唐现在的审美观是鹅蛋脸,大眼睛,高鼻梁,身材要高挑,最好丰腴一些……至于服饰,大唐的开放程度比之后来好像也不差什么。

这在封建王朝当中,大唐无疑是女人们生活比较幸福的一个时代,而在大唐立国之初,经历过隋末战乱之后,女人的地位有着明显的提升。

说是胡风南渐其实并不准确,战乱之后社会架构以及道德准则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一些风气也就由此而生,并非只是受到胡风影响的缘故。

而当世对于男人的要求只有更低,两晋时期那种对颜值的变态要求早已不复存在,擦脂抹粉的男人绝对会被人唾弃到死,只有那些身体强壮,精力旺盛的男人才是女人们心目中完美的夫君人选。

尚武精神不用怎么弘扬,就已经深入人心,因为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够在乱世当中活下来,并给予妻儿尽可能的保护。

这个时节,女人们显然更需要安全感,而非是生活的多姿多彩。

不过等女人们纳过闷来,估计长公主李春,皇后李碧就是她们的榜样了,而且当世还有楚国夫人李秀宁,突厥可汗阿史那杨环作为活生生的例证。

估摸着女人们又能像独孤伽罗在世的时候那样,高兴一波了……

………………

王贞捧着酒杯来给李破敬酒。

今年王贞已经十八岁了,她十二岁嫁到汉王府,如今已是过去了六个年头,从洛阳到晋阳,再从晋阳到长安,长成之余,资历也渐渐深厚了起来。

她与长公主李春,高宝儿,阿史那天香等人交好,又是皇后李碧的身边人,就算不常见到李破,地位上也稳固至极。

按照宫中的规矩,她敬了皇帝一杯,正想回去座位,皇后李碧却给了她一个惊喜,招了招手,让她坐在了李破身边,负责给皇帝斟酒布菜。

李破看了看妻子,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心里叹了口气,矫情的想着,这么玩下去好像有失男儿气概啊。

他这一路走来,怎么就混到非得妻子把女人送到嘴边的地步了呢?

嫔妃们眼睛已然冒火,聪明一些的都开始打定主意,还是得好好讨好皇后,不然什么时候才能亲近君颜?

看来皇帝御塌之上躺着的谁,还得是皇后做主……

………………

这个夜晚,李破过的优哉游哉,连做梦都是粉红色的内容。

早晨李破艰难的从榻上爬了起来,昨晚很闹腾,不过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他不论身体还是头脑都来到了人生中最为巅峰的黄金时节,事业同样如此。

可对于野心勃勃的他来说,这一切并不能让他满足,前面还有很多山头等待他去征服,不是停下来浏览风景的时候。

没有吵醒呼呼大睡的十八岁少女,李破穿戴洗漱了一番,便去了武德殿锻炼筋骨。

什么样的王图霸业都需要身体作为支撑,就像昨晚的梦境一样,他很快就从温柔乡中找回了自己。

………………

“谁让你到这里来的?”

武德殿中,一身劲装的独孤华也被突然到来的皇帝吓了一跳,她怎么也没想到皇帝还能这么早爬起来。

武德殿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的地方,从太极宫建立至男女主每章都做的宠文小说今,这里便是皇帝和皇子们练武的场所。

李渊在位的时候,这里大部分时间都是由晋王李元吉在掌管。

宫妃们基本无法涉足,平阳公主李秀宁倒是能来去自如,可她一次也没到过武德殿。

独孤华身份比较特殊,有独孤氏的人帮她打通门路,按照母亲的吩咐,她收拾心情,躲开宫人的视线,偷偷跑到武德殿来锻炼身手。

没练两天就被皇帝抓了现行,也不知是倒霉还是幸运。

李破倒不气恼,武德殿

男女主每章都做的宠文小说 完整版,

属于外朝,宫嫔跑到这里来是很不合适,但他登基之后也没规定宫嫔不得入内。

李破是个讲道理的人,但你要说他有多开心那也是胡扯,他觉得独孤氏的女儿太有心机,竟然跑到这里来等候于他,其行令人生厌。

独孤华被吓的不轻,而给她大开方便之门的人更是被吓的魂不附体,早已匍匐在地不敢吭声。

独孤华忙着施礼之际,说道:“陛下容禀,妾身不晓得陛下将至……妾身擅自来此,还请陛下责罚。”

结结巴巴的说话中,李破看了看她的神色,不似作伪,便随手指了指弓箭,“射上几箭给朕瞧瞧,若能中靶,朕便饶了你这一遭。”

刁钻性情发作,这要是射飞了,独孤修仪很可能在之后变成独孤才人,就像郭氏所言的那样,李破当政之后,对世族的倚重可远不如前隋,或是西魏,北周。

很多当年的大姓豪门在唐初都在走下坡路就是明证。

还好独孤华没有掉链子,五箭有三箭中靶,其中还有一箭正中靶心,说明人家确实操练过射术。

射飞那两箭也只因为太过害怕所致,还好殿中没有宦官值守,不然李世民当年故事很可能会重演一下。

独孤华有些力竭,艰难的搭上第六支箭矢,拉开弓弦,李破看了看独孤华那小身板,咂了下嘴巴,心说准头还成,就是不够强壮啊……

于是他摆了摆手道:“行了,选的弓太硬,这么射下去胳膊也就不用要了。”

嗖,独孤华一哆嗦,一箭射向了房梁……

哈,李破终于笑了起来。

独孤华面红耳赤的再次施礼道:“陛下……妾身以前拉得动两石弓,如今连一石也射不出几箭是疏于操练的结果。

若能得陛下时常教导,妾身不会比旁人差的。”

这明显是缓过劲来了,眉目流转间,显出了几分娇羞,带出了几分媚态。

李破微微眯了眯眼睛,“那朕就教导你一下……”

独孤华欢喜无限,阿娘说的果然是对的,陛下是真心喜欢那些矫健的女子,终日打探,不如做好准备。

只是她高兴的明显有点早……

喜欢北雄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