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婚礼乱h*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总之,凶悍的掠夺者们虽然并没有把对面的小公主放在眼里,但在两位经验丰富的军阀将领的指挥下,还是以极高的效率动员了起来。

也不过半天的时间,包括十艘无畏级战舰在内的总共五百二十四艘大小战舰,就完成了编组,排队正准备跃迁离开狮穴星系。

属于长须妖的面包型战舰,和巨魔的长方形石头战舰混编在了一起,画面很有荒谬的超现实感,但编队完全没有丝毫的违和感。虽然这些战舰却是长得一个塞一个丑,可明眼人却能看到,这些丑陋的战舰,已经是颇有章法地构成了完整而统一的战争团体。

仅从这一点来看,至少在战争领域,掠夺者可是比银心内的大部分国家“文明”多了。

这批庞大的掠夺者主力舰队,当然是可以留在狮穴要塞,等着帝国舰队过来被要塞炮屠杀——反正论火力,还真只有要塞炮能和泰坦硬怼。然而,灰坍将军在认真地观察了一下星图,以及对方舰队的行军方向之后,还是否决这个相对保守的意见。

“他们没有必要到狮穴来和我们作战。”长须妖将军说:“只要到这里……”(他指了指狮穴旁边的一个星系)“亚斯提星系,便能堵住我们一大半的狩猎通路了。他们完全可以占据先机进行机动防守,等到帝国本土的援军便可以了。如此一来,我们不是相当于把战场的主动权拱手相让吗?”

巨魔将军郎格觉得很有道理,便下定决心道:“与其让对方来,不如我们自己过去!”

可他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可是,那艘泰坦,没有要塞炮的掩护……”

“把你的药给炮术长们用上!用更精确的射击来进行压制,然后准备跳帮乱战……啧,我刚才给舰长们讲的战术,你没听啊?”

“那个,呵呵,你们这些水手们一打仗就是各种物理和数学题呼啦啦地来了。太难为我这粗人了。”郎格将军再次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以一个巨魔的标准来说,他确实是一位相当谦逊的领袖啊!

只不过,这态度也确实差点把对面的灰坍气得背过气去了。

“仗打起来,把舰队指挥权交给你儿子!”灰坍大声道。

“自然的,我的小尼克可比我聪明多了!到时候我就负责提刀子砍人便是了。”郎格将军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老油条样子,还朝着自己长须人战友比划了一下比对方的腰还要粗上不少的胳膊。

总之,就在迈山达巨魔和贝阿托长须妖的舰队排队前往亚斯提的时候,他们之所以能攻取狮穴要塞的最重要的盟友,也跟着第三批埃罗人的船团离开了狮穴星系。

“少女”并没有乘坐盟友的船,而是从远乡的沙海之下开出了一条庞然大物。那是一艘比战巡略小,却比大多数重巡洋舰和轻型母舰更大号的怪物,遨游在太空中,就仿佛一只巨大的昆虫。可仔细看看,却又像是一个三角形的怪物,外面包裹着厚重的甲壳,甲壳和生体组织的连接处又衍生出了长长触须。它,同时具备虫类、爬行动物、海洋软体动物以及大型哺乳猎食者的特征,却偏偏还能在太空中飞行。

埃罗人的女王,掠夺者的大可汗,望着那个仿佛巨大的三角形的生物昆虫战舰,一时间惊叹不已。我们要知道,所有的虫类,一旦体型扩大到能被肉眼完全看清,都是让人惊骇恐慌的狰狞怪物。

现在,那个被“少女”称之为“利维坦母巢战舰”的太空飞行物,就给人这样的映像。

只不过,玛塞格泰可汗却想得更多一些。

她当然是见过那些能以“肉身”遨游星辰之海的太空利维坦了。那种在银河系本土只能算得上是都市传说的东西,在银心中甚至并不是非常罕见。对碳基生物来说恶劣无比的银心环境,对它,不,祂们来说却仿佛沃土。

女可汗同样也知道,有些利维坦是温顺无害的,而有些却非常乐意把钢铁战舰和里面的小虫子当做食物。面对那些遮天蔽日的巨型怪兽,只有出动大舰队才有取胜的把握,往往还得不偿失。

对银心之中的掠夺者们来说,利维坦巨怪的袭击,甚至已经可以被视为天灾的一部分了。

可现在,自己的盟友却告诉自己,这些“天灾”其实是可以人造的。

“我的母巢战舰还在成长中,以后会更大的。甚至长得比所有的泰坦还大,而且还不止一艘。”在分别的时候,“少女”对女可汗道。

“你是想告诉我,迟早有一天,你是可以成为和我关系对等的盟友吗?”可汗问道。

“不,或者说相反。”少女笑着道。

“我当然是开玩笑的。”

话又说回来了,到了这个层面,谁敢说真把这种事情当做是玩笑呢?可是,女可汗依然坦然地开怀大笑了起来。

“女孩会帮女孩的,我现在就把它当一个很有趣的笑话听。那么,保重,夏莉!”

“保重,大汗……”

掠夺者的女可汗和虫群的主宰在拥抱之后,彼此又对视了数秒钟,她们似乎还有什么想说的,又瞬间明白了对方想要说什么,但在短暂的犹豫之后,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就此分道扬镳。

太空利维坦母舰游离在埃罗人的舰队之外,像是这支舰队的一部分,但却又自成一体。祂的周围,已经多了上千个密密麻麻的小点,就像是簇拥着蜂后的工蜂似的。

女可汗知道,那些是虫群的空中力量,大约都有轻型单座战机的尺寸,外形酷似传说中的飞龙。它们可以通过点燃的晶体石在太空中生存,同样也能在大气层之内作战。

“兵种还比较单一,数量也有限,甚至还对付不了一艘航母上的战斗机,不过以后就一定会好起来的。”在可汗饶有兴致地简约那些奇特的生物军队时,已经有点主宰范儿的“少女”是这样说的。

已经很恐怖了啊!这才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呢。可汗想。

当然,为了打造这支虫群军队,夏莉已经对整个远乡星的生态圈造成了几乎不可逆的破坏,就连极疆星区政府重金从厄拉克斯买来的那些大沙虫也都难逃一劫。要是不再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干涉,这星球可一定是续不回来了。

可若是再给她更多的时间呢?若是给她的不是远乡这种荒漠星球,而是生物资源繁荣的可居住星球呢?

想到这里,女可汗顿时便对族群的未来充满了希望。至少,他们这些被列国诸文明看做是“外道邪徒”的掠夺者,在这个宇宙中也并不是孤立无援的。

她刚想到这里,通讯终端便响起了一个只有她才能辨识到的提示音。

可汗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快,打开了指挥席上的遮音力场,又向场内的几位心腹死党使了个眼色,这才接通了通讯。

“恭喜你拿下了狮穴,大可汗陛下。”通讯终端之后,响起了一个轻柔的声音。乍听起来似乎很是悦耳清澈,但仔细再听一听,便显得非常朦胧,就像是直接响彻在你的脑海中,但那动人的声线却有怎么都记不住。

“并没有完全拿下。帝国军队,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最让人头疼的对手。”女可汗说:“不过我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现在女士,您是为了别的而来的吧?”

对面的声音依旧平和缥缈得仿佛朦胧的雾水:“您和她相处愉快。”

“非常愉快,是我目前为止见过最可信赖的盟友啦。”大可汗发出了爽朗的笑声:“至于贵组织和她之间的关系,我可一概不知。另外,您若要询问她的去向,我也是一概不知的。”

当然,若那头巨大的利维坦母巢战舰在星空中滑过的时候,自然也是瞒不过对面蛇的耳目的。按理说,大可汗应该是可以做个顺水人情的。可是,她就是不愿意。

旁边的心腹之一,一位上些年纪,就连皮肤都开始泛着褐色的埃罗男子不断地向自己的女王使眼色,但后者却置若罔闻,一副“我偏偏就是不喜欢”的样子。

“哈哈哈,您误会了。当她已经拥有了军队的时候,与我方的关系自然就会有一种根本性的转变了。所以,我也只是希望能通过您,传一句善言而已。请您务必转告那位小主宰,过去只是负担,现在做出明智的选择,才能展望未来。”

大可汗心想我要是遇到了肯定是会说的,只不过,看“夏莉”对你们那咬牙切齿的样子,怕是不死不休的哦。

“另外,请还告诉她一句,为了表达诚意,明星婚礼乱h我们在‘应许之地’给她留了一份礼物。那本就是她应得的。只要说到这么多就可以了,她会明白的。”

“现在女士,你真的认为,她还会信任你们吗?”女可汗忍不住打断了对方。

“我们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但我们也从没有违约的记录。当她没有实力的时候,她确实只是猎物甚至试验品。可是,当她已经拥有实力的现在,却为什么不能继续合作呢?陛下,您是知道的,至少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我们也从没有坑过你嘛。”

不得不说,对方实在是无耻得理直气壮,但仔细一想似乎也没什么逻辑上的毛病,大可汗再次感受到了叹为观止的敬佩感。

“那么,小主宰的事情便放在一边了。荣耀之门那边,我们也到位了,您可是要按计划抵达哦。

“会按时到的。”大可汗道:“如果到不了,说明我们已经死在星云之中啦!哇哈哈哈哈哈!”

可惜,在场的除了大可汗,没人对这种话笑得出来,倒是对面的现在女士也发出了明快的笑容:“有这样的觉悟,我就对我们未来的合作愈加期待了。说实在话,我对寻找下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已经厌烦了。请宇宙之灵保佑您吧。”

通讯就此中断,大可汗抹了抹额头,幽幽地叹息一声:‘我时常认为自己因为不够无耻,而和这些蛇格格不入。我们埃罗人总是因为长相问题而被人类视为恶魔种族,但和这些阴沉的蛇相比,可都是光明正大的热血少年啊!”

“在地球人的神话中,蛇就是魔鬼啊!”那个皮肤已经呈现了深褐色的埃罗老者面无表情地道:“和魔鬼合作的人,越热血下场就越惨。”

大可汗被怼得有点内伤,没好气地道:“我还不知道你居然有研究地球神话的雅兴。”

“因为您的父亲教导我们要多读书多学习,像老夫这样愿意一生遵循先王教导的埃罗人,已经很少了。”埃罗老人道。

大可汗斜视着对方,而老人也在寸步不让地瞪大了眼睛。两人在对视了将近十秒钟,最终还是可汗生硬地转变了话题:“

明星婚礼乱h*

好了,尽快拿下狮穴!我们只有二十四小时了。”

“如果拿不下来呢?”老人问道。

“那当然就是把要塞留给郎格和灰坍的部下了。在这个期间,除了一开始就承诺留给他们的,要塞里的一切,能拆的都给我拆下来带走。”

埃罗老将大概是觉得这才像句人话,便满意地点头退下,招呼着部下们开始麻利地行动了起来。

而此时此刻,迈山达巨魔和贝阿托长须妖组成的联合舰队,只留下了一小部分在太空轨道上保持火力威慑的战舰,以及在要塞中继续打巷战的战团,其余部队终于尽数跃迁离开了狮穴,全部抵达了旁边的亚斯提星系。

这是一支总兵力达到了五百六十艘战舰的庞大舰队,舰员和冲锋队员的总兵力也近百万。因为掠夺者并不存在突击舰和驱逐舰这样的小型舰支,实际上,他们这支舰队的总规模和战斗力,是可以和千艘的帝国标准编制的禁卫舰队一战的。

这时候,已经是共同历832年11月7日了。

可是,一旦进入了临战模式,这群“反文明”的星际游牧民态度确实端正得可怕,没有丝毫停歇,便按照既定的战术,将舰队散开成了三个集群。一部分切入了一颗气态巨行星的背后,一部分从另外一个方向进入了自带三颗卫星的岩石星球的近地轨道。而最大的一部分,则正面在重力井的前方展开了正面交战的舰队阵列。

当所有的舰队完成以上布置之后,长须妖的灰坍将军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最担心的就是帝国来个疾风暴雨一般地狂飙突进,所有的战舰仿佛不是来打仗,而是参加竞速比赛似的向前莽,没等到自己布置完就忽然杀到眼前,那就很可能打成乱战了。

以帝国的战舰性能,也不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事实上,他们以前还真没少这么做过。

当然了,就算是打成乱战,己方的兵力占优势,最终胜利者也一定会是己方,但这会让灰坍将军觉得很没存在感,而且伤亡一定会大到他接受不了的程度。

还是那句话,掠夺者的目的是求财而非死战,真没必要这么狠。

随后又是半天掠夺者终于得到了帝国舰队抵达战场的跃迁信号。这时候,是在共同体标准时间832年的11月8日。

喜欢他和她们的群星请大家收藏:

当然了,这两位虽然容易陷入自己臆想的完美世界中,但毕竟也是身经百战的军阀领袖,不会是真的蠢货。几分钟的yy之后,他们顿时表示解压完成,重新让自己的思绪回到了现实中。

然后,在沉默了片刻后,他们不得不表示,狮穴是守不住的,想要以要塞为依托,想着在帝国本土毫无防备地进进出出,更是做大死。要是一个不慎,被帝国蜂拥而来的大军堵住了归路,他们这些人可是一个都回不去的,而且一定会死的苦不堪言且毫无体面。

说到这里,两位军阀就想起了上一任大可汗,那位脑袋现在还挂在天域风干的巨魔领袖。明明是迈山达人中千年难遇的战士之王,却死得仿佛一条被打断了脊柱的老狗。

“还是说点实际的吧。赶紧彻底荡平狮穴,远乡这边的城市,还有要塞里面的东西,能搬的都尽量搬上。”巨魔将军说:“还有这里的人。”

“老规矩,技术人员优先,老人和军人都宰了,然后是青壮劳力和女人。不过贵族子弟记得要打包,帝国那边是会付赎金的。”

“这业务大家都熟嘛,还用的着你特意提醒。总之,一边一半就是了。”

长须妖将军又道:“然后就是帝国极疆星域的疆土了。返回老家的重力井通道,还有14个标准日就能重新开启。我们要抢什么,便只能乘着这个机会了。”

“确定是14天?”

“导航者们计算过了,还吃了可汗给的药。即便是有一定偏差,也绝对不会超过三十个小时。”长须人将军自己也是领航员出生,也是个“探索”,实在是太明白那种药物对他们这种人的能力加成了。

既然提到了那些药,巨魔自然便无话可说了。毕竟,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已经证明那些奇怪小药丸的效果,绝对算得上是能改变战略态势的神药。而那位大可汗之所以能开始如此疯狂的战略计划,也正是因为有了那些东西。

“你还剩多少?”巨魔将军搓着手不好意思地询问自己的长须妖战友,但后者压根就没有提这一茬,继续道:“荣耀之门方向的进攻,是会吸引人类的注意力的,我们的时间还充裕。”

“嗯,希望他们闹得足够大吧。哦,英雄的维托,勇敢的维托,大公无私的维托,我会向宇宙之灵祈祷你的平安的。”巨魔将军像模像样地感慨了一声。这一刻,他一点都不像是个巨魔战士,更像是一个穿着圣袍道貌岸然的宗教工作者。

于是,两位部族领袖拉开了星图,隔着通讯的投影进行了相当时间的交流,很快便划定了双方的攻击范围。这当然是为了预防不同部族和军团为了战利品而发生内讧,很有点丑话说在前面,亲兄弟明算账的意思。

对掠夺者们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神圣契约,是全员都必须要遵守的。

大家都是在银心的险恶之地挣扎求存的化外之民,再内卷可就真活不下去了。

好在,这两位虽然分属不同的军团和种族,但私下关系还算不错,虽然吵吵嚷嚷了半天,但总算还是把地盘给划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他们也收到了前方帝国舰队正在向狮穴要塞方向快速袭来的消息。

这倒不是掠夺者的侦查舰队发现了敌情,而是帝国的舰队正在肆无忌惮地向周边空域发布着广域的通讯广播,肆无忌惮地宣扬己方的存在感。

这就相当于是行军时候锣鼓喧天红旗招展了,生怕敌人发现不了自己似的。

两位掠夺者军阀头目对这样的情况百思不得其解,但又捏着鼻子请教了一下自己的名义上的上司。

玛塞格泰可汗同样难以理解,,不过还是给出了一个符合逻辑的解释:“这或许是要告诉周边所有暴露在我们威胁之下的帝国人,援军正在赶来。同时,也是对我们的威慑吧。如果我们按照原计划分兵狩猎,是很有可能被这支帝国舰队各个击破的!”

她越想便越觉得这个推算是成立的,不由得头疼地道:“这支帝国舰队的统帅是谁?”

很快便有副官告知大可汗,统率那只帝国舰队的,是苏琉卡王布伦希尔特。

“那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巨魔将军抽了抽脸,就连头上的螺旋盘角似乎都抽动了一下。这是迈山达巨魔表达不满的情感方式。

长须妖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疑惑的情绪。

他们虽然是被驱逐到银心的“非文明外道”,但各种联系其实并没有中断,对银河本土内该掌握的信息也是掌握了的。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银河帝国现在所有大选帝王的信息。现任的苏琉卡王布伦希尔特小姐,是当今皇帝的嫡亲曾曾曾曾曾孙女,是选帝王中最年轻的一位和现在晨曦皇室的颜值担当,刚刚成为了枢密院成员。过往有过几次调停边境战事和外事访明星婚礼乱h问的经历,完成得都很不错。然后,便仅此而已了。

确实听说她是一位天才少女,可这个世界上从来是不缺乏天才的,往往出生越是高贵,便越容易“被天才”。

至于外事访问还是调停小国展示,以她的身份来说,都算不得什么有说服力的实绩。

现在,这个乳臭未干,从来没有过统领大军经验的少女,居然就这么大摇大摆地上门挑衅了。

巨魔将军确实觉得受到了冒犯。自己可是参加过十八年前的那场“大会猎”的,乃是真正的百战老兵啊!如何能沦落被这一个小丫头片子嘲讽的地步?

倒是长须妖要更谨慎一些:“除了那个漂亮的小公主,还有其他人吗?”

他觉得,苏琉卡王小姐应该只是一个吉祥物,实际的统帅应该另有他人。反正左右也不过就是刷个资历嘛,这不一直是帝国晨曦皇室的基操吗?

“谁知道?我可没有什么能看得清过去未来的真知宝具,就应该由你们二位的侦查部队去探明了。”女可汗笑道:“当然,若有需要,我会派出我的深空行者的。”

所谓的“深空行者”,是埃罗人的特殊侦查舰队,也是从千年前的埃罗帝国就传承到现在的王牌舰队了。装备着埃罗人独有的特种巡逻舰,除了侦查方面,在巡逻,拦截,外围警戒甚至偷袭方面,都是极有专才的。

饶是如此,两位军头还是婉拒了大可汗的好意。毕竟这些骄傲的“星际游牧民”还是相当讲究契约精神了,已经吃了大可汗的饭,如果再用了大可汗的兵,那战利品就得给人家分上大大的一笔了。

玛塞格泰可汗倒没有在意,只是道:“我也不强求。不过,帝国舰队如此行动,就是要逼我们决战来的。不管其指挥官是谁,但若不是没常识的蠢货,就是对自己有绝对信心的天才或疯子。面对这样的对手,请诸君务必小心。我们这些外道之民求得是生存和财,没必要真把自己逼得太狠的。”

通讯完毕,巨魔将军觉得自己受到的冒犯就更深了。

“这女人是觉得,我们不是蒂芮罗人那个小公主的对手呢?还是让我们不行就投降?”

“应该,是都有吧?”长须妖说。

“果然XX的埃罗婊(喵)子就是XX恶毒啊!”迈山达人的犄角晃得更厉害了,带着他整张脸上的肌肉上仿佛都在跳动。他当然知道,帝国人抓到迈山达掠夺者的俘虏之后,就算是不当场一刀宰了,也一定是会送到黑煤窑中苦役至死的。所谓“投降”,和让他们去死有什么区别?

“那你可以祈祷她投降啊!”

“那可别了!就是因为那个埃罗婊(喵)子足够他娘的恶毒,我才服的。要是再换上来个现代大可汗的同款,劳资可不想伺候。”

而在这个时候,在埃罗人的母舰上,大可汗又调出了布伦希尔特的情报。实际上,这份情报并不算详细,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信息,再怎么看也不会有什么新的收获的,但可汗还是认认真真地又读了两边。

然后,她无奈地抬头,对端坐在不远处栏杆上的人道:“那个苏琉卡王的小公主,有什么可以教我的吗?”

“我倒是认识她的曾曾曾曾曾祖父。至于别的,不比你知道的多。”回答的人是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人类美少女,坐在舰桥的栏杆上,穿着一身素白连衣裙,裙摆下露出了纤细的小腿和秀美的足弓。

这样清新可人的邻家少女,坐在狰狞和血腥的战狂风格浓厚的埃罗人舰桥上,就像群魔乱舞的地狱魔宫中乱入了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似的。

可是,除了可汗,在场的埃罗战士们就像是完全没有看到这个和己方画风都不同的小女孩,都在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

见大可汗依旧是满脸纠结,少女便又道:“不过,我确实有不太好的预感……这个星系,不能久留了。”

大可汗微微地眯了眯眼睛,眼神中带着一丝明显的同情。作为紧密合作的盟友,她当然知道对面这位“少女”这段时日遭遇过了什么。

“我这可不是ptsd!”少女看出了对方的表情,忍不住大声道:“我确实有不要的预感!总之,我帮您拿下了狮穴要塞,也算是报答了你的救命之恩,能算是两清了吧?”

“不是还没有拿下来吗?”玛塞格泰大可汗笑道:“狮穴那边的战斗,现在还在继续呢。”

确实,一直到这个时候,狮穴要塞之内的巷战也依然在继续。虽然掠夺者已经占领了狮穴要塞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空间和几乎所有的重要设施,但内部的帝国守军却依然还在抵抗。

狮穴要塞的守备部队都是有百字头编号的冲锋队王牌和更精锐的装甲掷弹兵,可不是殖民据点的地方部队和仆从军炮灰,对帝国极为忠诚,确实是有可能战死到最后一兵一卒的。

少女道:“剩下的收尾是你们的工作了,但我会留下一部分军队的。统一指挥要塞和远乡星军队的领主叫林登虫万,你管它叫一号就行了。若有问题,可以和它商量。另外,若有战死的灵能者,别忘了让它吃掉。”

我可不像和你的部下商量,感觉就像是和一头大鼻涕虫唠嗑,瞧着就特别傻。女可汗心想,嘴上却又道:“我可以把远乡划出一半给你哦。再给你一个月时间,千万大军也能造的出来吧?”

“然后被帝国人用一分钟就能生产出来的炸弹从近代轨道砸下来全灭?”小女孩嗤笑道:“现在可还远没有到和帝国正面开战的时候。我会跟着曼卡拉将军,把它们护送越过深渊星云,然后就在哪里分手吧。”

“真可惜,我真的希望你能留下来帮助我的。”女可汗叹了口气。

“宇宙虽然大,但若您真能成功,便总有见面机会的。”少女也有些唏嘘。她必须要承认,从地里爬出来之后,也就是在大可汗这里,日子过得相对舒心了。

“我倒是好说,反倒是您,大可汗,无论是在这里的长须妖舰队,还是在远乡星的巨魔战团,都只是弃子。他们居然可以接受吗?”

“这是他们的选择,我无法阻止,只能尊重。”大可汗说:“世人把我们的掠夺者当做凶残反文明的暴徒。好吧,我承认,我们也确实凶残暴力,却一点都不反文明,绝对是走在民主的先驱之路上。”

少女很想翻白眼,可不管她信不信,反正这帮掠夺者好像是真的信了。

“况且,无论是迈山达人的郞格将军,还是长须人的灰坍将军,都不会觉得自己是弃子的。他们正准备背靠着绝地,杀个天翻地覆呢。那个小公主,就是他们的第一个祭品了。”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两位掠夺者的军阀首脑把麾下所有的舰长和战团长们召集了起来,经过了一场短暂而极有效率同时还极有军事民主范儿的会议之后,大家一致决定,要抢个痛块,首先就要先把对面赶过来的帝国舰队杀个痛快再说。

“大可汗的主力会在两天之内离开,但没关系,就算是只有我们,总兵力现在也已经在那支帝国舰队的两到三倍了。”巨魔郎格将军对大家说:“五百艘对二百艘,优势在我!”

“可是,对面有泰坦啊!”一个看上去很老成持重的长须人舰长表示了质疑。

“是的!所以这一仗,是我们和迈山达人联合作战。不能让蒂芮罗人的泰坦发挥火力优势。这便需要我们的喷火舰集中火力撕开帝国的阵列,投入母舰打乱战跳帮!”长须人灰坍一边对部下解释着,一边投影出了一个光幕的战术板,开始给大家讲解起了舰队的编队和既定战术要求。

这位长须人将军确实是个懂行的,战术布置得井井有条。至少面前的这些舰长挑

明星婚礼乱h*

不出什么毛病,便纷纷领命。

巨魔郎格则对大家说:“正面作战,软弱的人类绝不是迈山达人的对手。我们要登上那艘泰坦舰,抢下她……哦,顺便再请那个号称天域之光的小公主回银心做做客!”

舰长们和战团长们发出了男人们都懂的哄笑声……呃,实际上,在场少数的女性将领也在其中,甚至笑得比男人们更开怀。

喜欢他和她们的群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