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 免费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严局,这……真是一个小误会,这不也没发生什么事儿吗?”polo衫男子吓得说话都发抖了。

严局也没跟他们多废话,直接对手下人命令道:“把这伙人都给我带回局里去。”

眼下这阵仗他们根本不敢反抗,就这么全都被拷了起来,你又是聚众持械威胁群众安全。

这伙人被带走后,现场终于安静下来,那些围观的群众也纷纷散去。

严局再次来到安澜面前,很是和气的说道:“安总,这事情确实有些不妥,但是以后我一定加强城市安全的管理,你和你的朋友们都没事吧?”

安澜也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人,她摇了摇头回道:“没事了,多谢了严局。”

严局点了点头道:“没事就好,这伙人我把他们带走了,我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安澜简单的点了点头,而这时阿迪夫也来到安澜面前。

先是看了一眼安澜的肚子,然后亲切的向她问道:“没事吧?”

他说的是中文,而且发音相当标准。

安澜微笑着摇了摇头,俩人互看的眼神让我很吃醋,也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也不该有任何不舒服,因为她本就不属于我了。

这时陈敏开口道:“还好你叫人来了,要不然我们还真搞不定这伙人,简直太霸道了。”

陈敏这话让我和黄勇都有些尴尬,因为我们先来,可是我们能力有限未能帮她们处理掉这件事。

直到这个阿迪夫一来,就轻轻松松的搞定了。

这感觉确实很让我无奈,也知道没必要继续在这里了。

我准备离开时,阿迪夫突然看向我,然后主动向我伸出手示好道:“你好,陈丰对吧?”

我不想和他握手,但不想这么没礼貌,还是和他握了握手回道:“你好。”

“早就听说你的名字了,咱们第一次见面,你比我想象中……”他意味深长的一笑。

我迷糊道:“比你想象中帅还是怎样?”

他噗嗤一笑,说道:“原谅我的直白,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很高大帅气的男人,可没想到只有高大。”

打击,纯粹的打击!

我瞟了一眼安澜,她竟然在偷笑。

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不但没帮他们处理好这件事,反而还被羞辱。

不过他说的没错,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这肚子,要不是最近还瘦了一点,都快比上安澜怀孕的肚子了。

这时,安澜又对我说道:“你别往心里去,阿迪夫就是这样子,他的性格比较直。”

我扬了扬手,不屑道:“用不着说这些,我也没往心里去,因为他说的是实话。”

说完,我就准备离开了,因为没有必要再继续待下去了,只会让自己更加像小丑。

我走到黄勇身边,小声对他说道:“咱们就改天再约吧,我人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

他向我点了点头,然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车上。

透过车窗玻璃,我看着安澜和阿迪夫站在一起的场景,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此刻的我,有一种站在世界中心,却被整个世界给遗弃的失落感。

在车上独自坐了一会儿后,我才终于发动车子离开了这个令我伤心的地方。

真是伤心,也很窝囊。

我觉得我现在有钱了,已经不用体验那种窝囊的感觉了。

可就在今天,就在十分钟之前我体验了一把,那种比吃屎还令人难受的感觉。

本以为我在成都混了那么久,方方面面都熟门熟路了,可今天竟然被一个外国佬给抢了风头。

回去的这一路我都有些别扭,反正就是浑身不适,这就是男人内心地最真实的感觉。

包括黄勇,我知道他肯定也会内疚,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去保护好陈敏。

我何尝不是一样呢?

别说以前,就连现在,我好像也保护不了安澜。

……

回到家后,我发现客厅亮着灯,这证明王艺已经回来了。

我不能把这糟糕的心情带回家,于是坐在车上抽完了一支烟,舒缓了一下情绪后,才下车进了屋子。

打开门我就看见王艺独自坐在沙发上,没有开电视,也没有看手机,她就那么孤单单的坐在那儿。

我换上拖鞋,来到她身前,笑着说道:“你咋啦?这是在念什么经呢?”

她并不理我,眼神都没有看我。

p标签]这太不对劲了,以前就算生气也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大不了睡一觉醒来就好了。

可今天,从中午到现在她好像都不太对劲。

我也不再嬉皮笑脸,在她面前蹲了下来,皱眉向她问道:“你怎么了?”

“你去哪了?为什么这么晚回来?”她面无表情的向我问道。

“本身和黄勇出去吃饭,结果中途遇到点事情。”

“遇到什么事情了?”她继续追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对她说道:“是陈敏的车与别的车发生了剐蹭,就去处理了一下。你到底怎么了?”

她闭上眼睛,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有些绝望的说道:“那你中午呢?”

“中午……中午出去陪客户啦!”

“客户?”

我有些心虚的“嗯”了一声,之所以没说实话,我是不想她胡思乱想。

她忽然睁开眼睛,眼眶湿润的看着我,笑了笑然后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然后递给我。

“你陪的客户是安澜吧!”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这图片正是中午我和安澜在餐厅一起吃饭的画面,怎么被她拍下来了?

“你……你怎么会有?”

她冷笑道:“我就觉得不对劲,就觉得你身上的香水味特别熟,我现在想起来了,当时在你妈妈的病房里闻到过,就是安澜的。”

“所以,你跟踪我了?”我顿时一脸的严肃。

王艺比我更严肃的看着我,冷声道:“这是缘分吧!正好我当时从那儿路过,你说巧不巧?”

“呵呵,是……是挺巧的。”她这么说,我根本不信。

因为我们吃饭的餐厅是在五楼,怎么可能从五楼路过,她就是跟踪我了。

我也深知从我们确定关系到现在,她一直都不够信任我,总是怀疑我。

我耸了耸肩,站了起来,说道:“关于这事儿,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

“因为你解释不了,说吧!是不是你们早就在一起了?是不是都已经睡在一起了?”她目光发紧的盯着我,像个警察似的盘问道。

我被她这语气搞得有些心烦,加上心里本就有些窝囊,顿时心火上头怒声道:“你好好说话!我承认我骗了你,但我跟她一点事都没有。”

“还想狡辩呢?陈丰,我看你就是狗改不了吃屎,既然她那么好,那你还回来做什么?你让我觉得恶心!”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这时,那个穿着POLO衫站在安澜面前的男人,再次开口骂道:“来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谁他妈敢动一步,我把他的腿给打折!”

这种目中无人的狂妄,让我心中充满了怒火。

但我们在人数上确实是不占优势,所以在能克制的时候,我还是尽量选择克制。

毕竟已经不是刚混社会的愣头青。

我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安澜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侵害,能谈的时候,绝对不想动手。

这时,身边的黄勇向陈敏问道:“谁打的你?”

陈敏还算冷静,她沉声说道:“我没事儿,你冷静点,别把事情闹大了,我这里留了证据的。”

陈敏应该也知道这群人是冲着安澜来的,所以她相当冷静,这事儿估计闹大了,也正是对面想看到的。

安澜又对我催促道:“你赶紧带他们走啊!愣着干什么?”

那个穿polo衫的男子也冲我吼道:“小子,哪来的滚哪去,这不关你的事。”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到那男子面前,然后冷笑道:“哥们儿,一场车祸而已至于这么大的阵仗吗?而且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你们强行加塞造成的。”

说完,我又指了指头上的摄像头说道:“看到了吧!这头上可都是监控,事情到底是怎么样,咱们等交警来处理好么?”

“好你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大爷!我这可是A8,才跑了不到五千公里……今天要是不把钱给我赔够了,这事儿解决不了!”

“这事儿要是能用钱解决那就不是问题了,你说个数吧,只要你敢开口,我就敢给。”我底气十足的说道。

因为我知道这群人根本不是冲着钱来的,要不然也不会弄出这阵仗来。

“挺牛逼的啊!吓唬我呢?”

我笑:“谈不上吓唬,我只是想给你找一个台阶下,也给够你面子,你要是真敢收下我的钱,我敬你是条汉子。”

他大笑一声,冷眼看着我说道:“兄弟,你混哪儿的啊?”

“我哪儿也不混。”

“那你他妈在这里多管闲事干什么?哪来的滚哪去!还有,老子不缺钱。”

说着,她停顿一下,又看着被我护在身后的安澜以及陈敏二人,说道:“想解决也简单,让这俩妞陪我吃个饭,这事儿就解决了。”

我暗暗一笑,回道:“你觉得可能吗?”

说着的同时,我握紧了手中棒球棍,准备随时朝他头上敲下去。

我说过,这事儿能谈最好谈好,可是真到谈不拢的时候,那就暴力解决呗。

但心里紧张是真的,毕竟对方那么多人,而且本身来者不善。

一旦我们双方动起手来,我和黄勇肯定会吃大亏。

但别无选择!

就在这时,那个穿polo衫的男子一把推开我,然后伸手拉扯住了安澜的领口。

就是这个瞬间,我被触动了,抬手就将棒球棍举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顾不上那么多,也顾不上是谁先动手,因为我不能忍受有另外一个男人,当着我的面去和安澜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

如果我手上有刀,我一定会宰了他!

可就在我准备将棒球棍朝他头上敲下去的一瞬间,安澜忽然从侧面抱住了我,不让我将棒球棍砸向对方。

同时,她大声对我说道:“陈丰,你冷静点,如果你先动手,这个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说完,她又扭头对那polo衫男子呵斥道:“我不管你们是谁叫来的,总之我就一句话,不想出事的就别自找麻烦!立刻给我滚蛋!顺便回去给叫你们来的那个人带句话,我安澜一定会动用一切关系灭掉他!”

安澜的脸已经红了,看上去极其愤怒。

我也很少看见这样的她,几乎没有。

可是他们似乎并没有被安澜这番话给吓到,只是都纷纷面面相觑起来,似乎在思考什么。

安澜这时又说道:“不走是吧?你们是觉得我在危言耸听吗?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们市委书记打电话,我倒要当面问问他,到底是谁给你们这群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家伙提供的保护伞,让你们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嚣张!”

安澜这话一出口后,终于是威慑到了这群人。

就算这伙人不知道安澜的身份,但如果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不知趣的话,那这伙人真就是二愣子了。

而在安澜说这些话的过程中,她一直抱着我的,她大概是怕我冲动下犯错。

一年多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这么接近,一切都还是当初的感觉。

近距离看着她的样子,感受着她的呼吸,我的心跳还是会不停在加速。

我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感觉,而她就是我想要的女人。

这是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悸动,是骗不了自己的。

我知道这很渣,因为我在拥有一个女人的同时却还心心念着另一个女人,而且满脑子想的都是她。

气氛因为双方都找不到台阶下,而变得越发紧张起来。

这群家伙虽然是被安澜的话给唬住了,但仍然没有就此罢休,应该是收了不少好处,他们不想这么错过这个机会。

而就在这时,一辆大众帕萨特来到了事故现场,后面还跟着一辆警车。

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男子随即走下车来,看他的警衔竟是个二级警监,这可是厅级的。

帕萨特车里还下来几个人,另外几个都没穿制服,但看上去都是来头不小的。

并且其中一个人我还挺眼熟的,是个外国人。

仔细一看,好像他就是之前在和

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 免费完整版,

安澜视频通话时看见的那个叫阿迪夫的外国人。

也正是安澜现在的丈夫!

我人有些傻了,因为怎么也没想到我们会是在这种情况下相见。

而且他叫来的救兵,明显比我和黄勇更有派头,也明显把场面给完全压了下去。

那个二级警监先是走到安澜身前,很是恭敬的向安澜问道:“安总,你有无大碍?”

安澜摇了摇头,很有礼貌的说道:“严局,你们这里的治安不是太好啊!看来我得重新思考要不要在你们市里投资建设了。”

安澜这话听上去很有礼貌,可字字句句都带着威严,正如一如既往的她。

而这时候对方那群人已经意识到问题闹大了,那polo衫男子立马笑呵呵说道:“怎……怎么一个小车祸还把严局您给请来了,这……看这闹得。”

严局走到那polo衫男子面前,冷声道:“是谁给你的勇气在这里闹事的?”

“严局,我这没闹事,就是发生了一点小剐蹭,我马上就滚。”

说完,那伙人就准备逃离现场。

严局厉声道:“站住!让你们走了吗?”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