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顶级炼体功法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下面言笑笑一行人忙的热火朝天,上面静心庵的人也没闲着。

“你们居然敢冒充朝廷命官,来人,给本官拿下”沧州知府高越见索浩亮出腰牌,并不买账。

相反更加嚣张,那架势,似乎想要杀人灭口!

天高皇帝远,这群人胆子已经不能用肥来形容。

索浩嘴角勾勒出嘲讽的弧度:“高越,你胆子不小,居然跟本官比杀人!”索浩挥挥手,让陌千羽一行人在里面藏好,不要出来。

高越显然是冲着其中某人来的,不是言笑笑就是陌千羽,如今一看,怕是陌千羽更多。

“一个冒牌货,也敢称本官!”高越指挥部下:“给本官拿下!”

他收到线报,谁是有看到像陌千羽的人到了静心庵,不管是不是,都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一来,静心庵的秘密不能暴露,二来,杀了陌千羽,陌家军群龙十大顶级炼体功法无首,对西北军有利。

一介文官,敢跟他们刑部吼,卢高拔刀:“来试试!”

虽然索浩这边带过来的人,加上言笑笑带来的,也不过三十来人,对上高越的几千驻地军,没什么胜算。

但输人不能输阵,气势不能输。

“哦,打架啊,算我们一个吧!”客栈的掌柜不知什么时候带着一群蒙面人出现在静心庵周围,个个手持弓箭,瞄准了下面。

除了索浩,居然还有程咬金杀出,高越暗恨流年不利:“大胆反贼,敢公然挑衅朝廷命官,想死吗?”

你都能对着刑部的人亮刀,我们老百姓对你亮刀,也是情有可原,掌柜指着山下:“朝廷命官啊,不知山下来的是不是,好像是举着的是龙旗!”

龙旗,历来是皇族的象征。

“你说什么?”高越心烦气躁,怎么什么事情都碰到了一起,他私下调兵,本来以为杀了这些人灭口,没人知道,没想又碰上个亲王。

掌柜一本正经,语气中却透着幸灾乐祸:“龙旗,说是什么亲王,不知你们到底谁的官比较大!”

你能不认刑部的人,不认亲王,还能不认龙旗?

“亲王?”高越皱眉,想法一闪而过,难道是那个什么瑞亲王。

沧州一早接到上级命令,要听从亲王指挥。

一介女流,高越从来没有放在眼里,更别说什么迎接,可没想人家是带兵前来的。

一个卫兵跑过来,大口喘息:“大人不好了,山下有三千多士兵,是瑞亲王,瑞亲王有令,让大人下山接见!”

“什么?”高越冷哼,这个狗屁亲王,架子挺大。

“王爷有令,大人要是不下山,按蔑视皇族处置!”

卫兵声音越来越小:“还说大人私自调兵围山,没有天大的缘由,按罪当诛!”

高越恨得牙痒痒,要是亲王带几个人,他自然不放在眼里,可是人家兵力现在比他多,不下去不行。

“给我守好这里,一个人都不要放过!”高越带着人下山接人,先解决下面事端,再抓陌千羽。

瑞亲王?陌千羽皱眉,人不是在地下吗?怎么还有山下还有?

有人冒充?

卢高穿过人群进来问:“陌大少,索大人派人问,您可否需要先行离开?”

陌千羽也没客气:“我身份暴露,还希望索大人多多遮掩,掩护我下山”如今特殊时期,未免夜长梦多,还是尽快赶回军营。

卢高刚走,一道娇俏身影落下:“飞霜见过大少爷”

陌千羽认识飞雨,是负责陌家夫人安危的暗卫:“你从山下来?”

飞霜给陌千羽解惑:“是,夫人说一明一暗,很多事情会好办一些!”

从江南出发,轿子里面坐的就是小桃,一路算是有惊无险,糊弄到现在。

弟妹看来也有玲珑心,不知三弟能不能破镜重圆?

不过当前还是需要先下山,陌千羽问飞霜:“我们要不动声色离开,可有办法?”

飞霜点头,让人找来几套暗侍卫的衣服,让大家混在队伍中,准备下山。

犹豫片刻,飞霜还是问了出来:“大少爷可有见到三少夫人?”

陌千羽会心一笑,难得三弟有上头的时候:“她和三弟在一起!”

“那就好!”飞霜领着一行人混入军队,然后派了一个小分队,护送陌千羽离开。

小桃坐在马车中,不管外面的沧州知府高越怎么游说,就是不下马车。小姐说过,除了皇帝太子,她官最大,不用怕谁,所以避而不见也没毛病。

但一下车,就要露馅,所以坚决不能下去!

如今小桃带的人多,沧州知府不能用强,急的不是她,是沧州知府。

不过小桃还是希望小姐早点来啊,没小姐的霸气,应付这些表里不一的大官真累。

“下官参见瑞王爷”高越还要往前一步,飞雨拿剑挡住,不让人上前:“王爷正在休息,你等着吧!”

在沧州,你敢让王爷等,如今也让你尝尝等人的滋味,那种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的挠心滋味。

“亲王年纪小,不懂事,罗伦秧,你好歹是校尉,怎么这么不懂事,跟着瞎胡闹!”高越见不到人,把战火转向带军的人,只要罗伦秧撤军管他天皇老子来,今天他能把这些人关了。

罗伦秧冷哼一声,坐在马上斜眼看高越:“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话谁,人家好歹有圣旨,高越,私自调兵,你还是想想,你怎么向巡抚交代吧!”

高越心中暗叫不好,表面依旧强硬,想要糊弄过去:“我是来抓杀人凶手的!”

这话,在场谁也不信!

“许豪这几年倒是越发出息”同位西北军,罗伦秧是一拳一脚打出来的,可不是许豪这种官二代,全靠家里和岳丈。

兵是许豪借的,但这事不能提到明面上,高越警惕的看着罗伦秧:“你什么意思?”

罗伦秧看闷,实则焉儿坏:“知府擅离职守,越权调动驻地军,后果,你比我们清楚,如今你弄得天下皆知,杀人灭口来不及,还是好好想想怎么为自己辩解吧!”

这一桩桩下来,都是重罪,高越只能咬住别人有问题:“静心庵大师死的离奇,还有人冒充朝廷命官,本官查案,没有错!”

和文官打嘴仗,那是浪费时间时间,罗伦秧懒散回答:“那你继续吧!”

啃不动罗伦秧,高越把炮火重新对准马车,想着一个黄毛丫头对付起来,更加容易:“本官要面见亲王,请王爷下马车一见!”

十大顶级炼体功法 完整版/

飞雨寸步不让:“安静,王爷在休息!”

越是如此,高越越觉得这个王爷虚张声势,眼内凶光毕露:“来人,我怀疑有人冒充王爷,给我把人弄出来。”

飞雨拔剑,周围侍卫纷纷亮出兵器:“你敢!”

喜欢世子夫人总想跑路请大家收藏:

陌千辰翻看箱子,用匕首挑起一件物品,脸色严肃,言笑笑望过去,是一个镂空的鎏金球,全部用细如发丝的金色搭建而成,是失传的吹进工艺,手艺相当了得。

见到这样的宝物,应该见猎心喜,神情怎么这么微妙?

“这是前朝古物!”陌千辰小声跟言笑笑介绍,匕首示意球体下边一个小小的印章,上面刻着一个古字。

前朝皇族,姓古。

前朝,好几百年前的事情,还在蹦跶?

另一边的闵疏柔找到了一箱子竹简,心情不错:“笑笑,这里还有不少古书,还有医书!”

前朝早已作古,既然无主,那见者有份,陌千辰丝毫不客气:“收捡好尸骨,其余的都带走!”

这些珠宝还有可能是敌人的,更加不能留。

“好!”众人纷纷开始开箱收拾。

陌千辰几乎把每个箱子都评价一遍,太过高兴,还被箱子绊倒,撞到了墙上。

出丑的陌千辰恨恨踢了一脚墙面,墙面灰尘抖落,露出不一样的颜色。

陌千辰好奇的用匕首刮一刮,对言笑笑拼命招手,嘴都要咧到耳根后面去,眼睛都在发光:“笑笑,快过来!”

这面墙,表面看上去,也没什么特殊,值得这么高兴?

言笑笑把手放在上面,墙后面是金属:“银子?”

陌千辰喜气洋洋,比划着一个大大的金字。

金子?

这一面墙的金子,那得有多少?

感情他们来到了人家金库?

这墙并非新砌上去的,最初可能是时间原因,做的十分潦草,墙上已经有地方开始斑驳脱落,要不然,陌千辰也不可能一脚踢落表面的泥土。

“发财了!”陌千辰用匕首小心翼翼的刮开墙面,银子这东西,再多他也不嫌弃的。

扣出金砖,靠着墙面的金面,淡淡无光,里面的那一面,依旧金光闪闪,也就是说,同一位置的里面,还有一块。

陌千辰眼里已经容不下其他:“这是陈金,不过色度很纯,可能是内库府锻造!”

翻到金块底面,上面有个圆形标记,里面有只鹤。

“没错,前朝皇室标记!”

陌千辰十分肯定,金银这种东西,谁也瞒过他。

静心庵建立不过三年,这溶洞却是一早存在,言笑笑心里不安:“邪教教主跟前朝有关系?前朝过去几百年,他们后人还这么有毅力复国?”

望着这一面金墙,财帛动人心,也不是没可能。

这些秘史,陌千辰不了解,可知道一些坊间传闻:“前朝最后一个皇帝衰帝,问道求仙,大兴土木,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才会被当今祖上取代。不过有传闻,衰帝并没有被抓,说他是已经得道成仙!”

所以这位教主是仙人后代?

要真是,可以说是家源深厚,难怪弄出这么多的怪物。

人家祖上就在研究丹药,传了这么久,能不厉害?

不过这些暂时还都是猜测,其余的要进一步证实。

“主子,这些东西现在都要弄出去?”卫延被这些珠宝晃的头昏,好一会才回神,粗粗估计,好几大箱子,他们这些人一次可搬上去,有些难度,需要找人帮忙。

言笑笑点点头,东西是不能留在这里:“先整理一下,能带的先带上去,其余的等会再来!”

至于墙里的金子,如今搬出去太扎眼,还是找合适的机会,让陌千辰带人弄吧,转运金银这些事,估计谁都没他老道!

“是,主子”

陌千辰东逛逛,西瞧瞧,对每个奇珍异宝,爱不释手。居然还在一个暗格中,找到了一个盒子:“这个紫檀木盒子不错,木质雕工一绝,盒子就能卖个好价钱,还有锁?”

陌千辰晃了晃盒子:“大家找找,有没有小巧的钥匙。”

[十大顶级炼体功法标签:p标签]很轻,没有太大响动,难道……

难道是银票?

一想到这个可能,陌千辰找钥匙更加用心。

“世子,是不是这个?”卫泽指着脚边的华服尸体,胸口佩戴的,正是一把金色的小钥匙。

有可能。

陌千辰拿过钥匙,插进去,轻轻一扭,咔嚓,是锁打开的声音。

里面并不是陌千辰想要的银票,而是一张牛皮纸,略微眼熟的那种。

打开放在石桌上面,对言笑笑招手,这地图,是不是之前地图的一部分,山脉很相似!

这地图自成一画,要是没有见过其他的图,不会联想。

言笑笑点头,的确很相似,像是出自同一人之手,是不是一部分,要回去对比才知道。

邪教教主有可能一早知道雪妖族的存在,也就是说,对方手上的信息,比他们多得多。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想再多也没用,言笑笑示意陌千辰:“写信给皇上吧!”这种国家大事,凤帝担着比较合适。

“好”陌千辰满口答应,皇上下令,他们要什么有什么,办事也方便,再说,万一要是办砸,皇上也不好叫他们全背锅。

两人暗戳戳的打着小算盘,希望凤帝坚强些,别人这些谋划了可能有百年的对手吓到。

“主子,太多,只能带这么多”卫延让大家把外套解开,分开装东西,装到五分之一不到,地上还剩下一大堆。

接受到陌千辰嫌弃的眼神,卫延摸摸鼻子,他已经尽力,要不扛着箱子出去?

“三少爷!”

“三少夫人?”

外面响起呼唤声,言笑笑挥手,一簇雪花飞出去,带着平安等人进来。

“见过三少夫人,三少爷!”平安行礼后,眼神微微扫视,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人。

陌千辰一脚踹过去,当着他的面还敢分心:“看什么,还不赶紧收拾。”

平安进来时候没注意,如今也被这珠光宝气震慑:“三少爷,你这是打劫了谁?”

平安一边说,一遍递了一个小包裹给陌千辰,里面有一套衣服,好有吃食。

陌千辰满意,还算能办事,转手递给言笑笑。

异能直线上升后,言笑笑并不那么怕冷,把衣服给了闵疏柔,她们两身形像是,衣服刚刚好。

贴心这一方面,平安是满分小厮。

满分小厮盯着地上的一箱箱珍宝,眼睛都不会转动:“

十大顶级炼体功法 完整版/

那些和尚的?”

陌千辰又踹了平安一脚:“管他谁的,现在是笑笑的,赶紧收拾!”

平安揉着屁股立马吆喝,大家开始动手,想着三少夫人越来越富有,以后会不会跑路不要三少爷?

这话陌千辰要是知道,估计会弄死平安,因为言笑笑现在真有这意图。

半炷香,平安不光把所有东西都打包好,连盒子都没放过,看的卫延一行人目瞪口呆,同样一件衣服,平安愣是装了两倍的东西。

原来他们离合格的小厮,还有那么远那么远的距离。

喜欢世子夫人总想跑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