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真实的通灵者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时宴没犹豫的推门进。

等门关上,门上的字便变成了:不便参观。

而门里边。

时宴一进入,灯便全部亮了起来,接着一个温柔的电子合成音,亲呢的讲:“嗨喽,欢迎少将夫人进入死亡之城。”

时宴看空荡荡的若大房间。“开始训练吧。”

随着她的话,一个透明的全息屏便出现她面前,上面是训练设置的界面。

系统温柔的解释着:“夫人,你可以选择难度等级,以及所需要的装备。”

时宴看上面三个一模一样的选项。“有什么不同?”

“时间。顾少将被困盛城整整三天,战斗总时长达三十多个小时。其中最为凶险的一次,是他弹尽粮绝被丧尸包围,仅凭一把刀战斗了两小时零五分,将丧尸全部歼灭,为营救建立安全的降落点。”

时宴看难度等级下面的时间。“两小时零五分,就是最困难的吗?”

“是的。”

时宴毫不犹豫的选了那个,又挑了把和自己长刀差不多的冷兵器。

等她选好,全息界面便收了起来。

同时她身边的墙弹出把长刀。

在时宴拿刀的时候,系统温柔的喊着:“倒计时,三、二、一。夫人,请开始你的死亡之旅。”

时宴听了它的话,觉得这高级训练室在搞歧视。

从进门到现在,无处不在的告诉你,你是来找死的。

至于这么打击人么?

时宴看消失的倒计时,以及由远而近迅速变成那破败城市的虚拟景像,抛开杂念,紧握着刀。

景像覆盖整个房间。

站在一片废墟前的时宴,闻到了地上死狗和腐尸的气味,还有这城市了无人声的寂静。

让人害怕和紧张的寂静。

热烈的太阳下,蔚蓝的天空上,连只鸟都没有。

静得时宴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这时,她身后忽然传来轻微的响声。

是只窜过去的老鼠。

它正奔向一具重度腐烂的变异尸体。

时宴轻轻挥刀,像是做手术的医生,优雅而准确的砍断那只老鼠的头。

动物也会变异和进化。

所以不要小看这只小老鼠,它可能很快就要了你的命。

时宴解决老鼠,便听到大片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大片虫子向她袭来。

她抬头看了下四周,跳上最高的建筑,便看到一大群正向这边飞过来的乌鸦。

是吃了腐食变异的乌鸦!

时宴立即离开高处,进入建筑里面。

可在她关上所有门窗时,建筑忽然颤了下。

不是她的幻觉,是真的动了。

时宴看脚下倾斜的地面,赶在它倒塌前跳出去。

“轰隆”声,建筑倒塌,成千上万的老鼠奔涌出来。

看到这密密麻麻的景象,时宴头皮一紧。

她迅速调动刚观察到的东西,踩着倒塌的雕像跃向商业楼旁边的民住楼,进入里边的厨房。

时宴打开里边的燃气灶,就从窗户径直上去二楼、三楼、四楼……

这些房间偶尔也有丧尸,都被她挥刀解决。

等她到第五层的时候,有的老鼠已直逼她脚下,而有的老鼠还在外面。

时宴看了下全堆在墙下的老鼠,把脚边这只踢下楼,便往房间里面跑。

在她跑出去的时候,一个变异的屋主忽然窜出来。

时宴眼都不眨的挥刀确掉它脑袋,再迅速往楼上跑。

老鼠许是感应到她进入楼里,楼下拥挤着上楼的老鼠,忽然全涌进楼里,顺着楼梯如潮水般往上跑。

时宴听到头皮发麻的吱吱声,往楼梯看了眼,便再次加快速度。

她去到上面一层,保险起见,还是跑去厨房,把这层的燃气打开。

在她开燃气的这短短几秒里,好不容易拉开距离的老鼠便追到她了脚边。

时宴没法折回去。

她从窗户出去,再跳到上面一层楼的厨房。

在这其间,她要防备外面的乌鸦,以及又要停留一两秒。

时宴打开燃气,再次踢飞几只跑到脚边的老鼠,拔腿狂奔。

她一边跑一边想,以前她觉得顾凛城的速度除了厉害,没其它朴实的用处。

现在觉得真TM是神技!

至少他在对付这些老鼠时,不用像她这么惊心动魄。

时宴喘息的跑了十几楼,见那些该死的老鼠和乌鸦全部进入了这栋大楼,就在餐厅拿了瓶白酒。

她离开房间的时候,把通上天台的门关死。

时宴来到屋顶上,解决些落单的乌鸦,便坐在天台边上,瞧着离她不过三五百米的丧尸群,叹了口气。

还没开始就消耗了一半体力,真是开局不利。

时宴收回视线,看下面不断撞击玻璃,全堆积一起的老鼠和乌鸦,想下面这层楼的燃气应该放得差不多了,便起身。

她点着塞了布的酒瓶口,跳下去的时候将瓶子砸向窗户。

砸破窗户的瓶子摔在地上,发出响亮的破碎声,接着便是“轰”的声,一下接一下的剧烈爆炸。

越往下,燃气打开得越久,威力就越大。

冲出窗户的火舌,差点烧着女孩飞扬的头发。

时宴踩着树尖,将燃烧的楼抛在身后,跳到一个稍微还算宽敞的广场上。

她望着因听到动静愈加兴奋的丧尸,攥紧了手里的刀。

战斗,才刚刚开始。

高级训练室里的战况愈加热烈。

回到办公室的顾凛城,看到桌上一笔一画写得及为认真的纸条。

纸条只有一句简短的话。

我去会会你。

端正的字,莫名有种气势汹汹的味儿。

顾凛城看着这五个字,想会儿,去高级实验室。

他到的时候,门上还显示着“不便参观”这四个字。

顾凛城看了下时间,靠在外边等着。

这时红星跳出来。“顾少将,你老婆跟你一样变态。”

这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夸奖。

顾凛城垂帘,瞧着地上虚拟的小女孩。“你这么闲?”

红星纠正的讲:“不是闲。我是对系统的提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才来看看的。”

“她进去多久了?”

“快两个小时了。”它说完反问:“你说她变不变态。”

“没你这个偷窥的变态。”

“什么叫偷窥?我只是好奇,又不会乱说。”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去问我父亲。”

顾凛城倒是知道红星不会乱说。

但只要是形成数据记录在案的,就并非绝对安全,尤其对上层那些人来说,总有办法窥探这些秘密。

我是一名真实的通灵者

顾凛城不介意他们知道时宴的战斗水平,所以没说话。

红星见他不搭理自己,在门口等了等就讲:“她要出来了。”

说完它便消失了。

时宴打开门,拖着外套精疲力尽的出来。

可就算是脱了作战服的外套,她也仍是满头大汗,稍宽松的黑色T恤都快拧出水来了。

腰挺不直,腿弯不了的时宴,每走一步,似是都用尽了她人生最大的力气。

顾凛城看她像从水里捞出来的模样,拿过她拖在地上的外套披她身上,再搂着她肩走。“战绩如何?”

时宴听这低悦的嗓音,懒懒的挑帘瞧他。“……我也不知道。”

“系统没告诉你结果吗?”

“只说训练结束了。”

确实是结束了。

可是她还没有杀完那些丧尸,根本不足以达到系统说的那样,为营救清理可降落的地方。

但是,没有人能在难度等级最高的情况下,在里面生存两个小时。

所以系统设定与战斗模拟只做到那里。

顾凛城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想明天应该让信息部那边的人把系统完善了。

时宴是真的累,现在手脚都打颤,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喊着要休息,可她大脑却非常兴奋。

她忍不住问:“你是怎么做到那么短时间内,清理完那些丧尸的?”

顾凛城反问:“处理那些变异的乌鸦和老鼠,你用了多少时间?”

时宴回想。“我开了所有楼层的燃气,前后应该是十七分钟左右。”

“我只用了两分钟。”

时宴:……

我是一名真实的通灵者 免费全文

她忘记了,顾凛城除了速度无人能及,还拥有令人发指的超强意控。

在意控的加持下,他不需要亲自进去,只需要借助燃气与火便可,更不需要炸楼。

时宴想了想,不由问:“就算处理老鼠上我用了些时间,也根本做不到在剩下的时间里把丧尸全杀光。”

现他们已经走出大楼,深夜的晚风尤其的凉爽。

顾凛城看蹙着眉,一幅非弄清楚不可的女孩。“先上车。”

应该是知道长官马上就要走,江焯已经叫人把车开了过来。

时宴看停在操场边上的车,握着顾凛城的手,颤巍巍的下台阶。

顾凛城看她紧抓住自己的细白手指,拦腰抱起她,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车边,将她塞进了副驾驶。

时宴见他要自己开车,惊讶的问:“你确定可以吗?我想平安回家,不想再动了。”

顾凛城坐上车,系好安全带。“会让你平安回到家。”他说完讲:“你可以休息了。”

“我倒是想,但我不敢。”

他已经三天两夜没休息过了,她怕自己这一睡就睡过去了。

顾凛城开启自动驾驶。“可以了吗?”

这还差不多。

时宴追问刚才的事。“你最后是怎么清理掉那些丧尸的?”

顾凛城反问:“你是先解决的乌鸦还是老鼠?”

“一起解决的。”

“我是先解决的乌鸦,再用老鼠对付那些丧尸。”

还能这样?

时宴仔细思索这种可行性。

顾凛城接着问:“有了解那里的地形吗?”

“有大致看过。”

“那里有个被城市包围的小型广场。”

“对。比较空旷,没有视线的阻碍,也不用担心爬到头顶的丧尸。”

“你选在那里战斗?”

时宴听他这话,警惕的反问:“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顾凛城看她澄澈黑亮充满质问的大眼睛,犹豫要不要讲。

“你不是在那里选择决斗的吗?我看那张征兵广告,好像是那个位置。”

“那是战斗前的最后影像。”

“影像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凛城看一再追问的女孩,拿了瓶水拧开给她。

时宴拿着拧开盖瓶的水,感觉受到了侮辱。

但她现在确实手软得快拿不住东西了。

快要虚脱的时宴,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现灌水的女孩,下颌上扬,露出白皙圆润的脖子和精致的锁骨,在夜的映衬下漂亮极了。

顾凛城看贴着湿发的小脸,目光微暗。

他收回视线,望着前边灯光闪烁的飞行道。

“我不是在那里决斗。”

时宴喝完水,活过来一般的长舒口气,然后专注的望着他,等着后边的话。

顾凛城瞧了眼认真听着的女孩。“我是先将丧尸引到广场,再利用老鼠对周边建筑的大肆破坏,把它们全部埋在广场里,再去处理的那些老鼠。”

以为是个很长故事的时宴:?

感情她不仅顺序反了,连位置都选反了。

时宴按着他的方式推想了遍,不服气的讲:“你怎么能控制那些老鼠,就咬你想要倒的那些建筑?”

“带血的树叶能将我送至任何角落。”

带血的树叶。

这血自然是顾凛城这个活人的。

在他意控的操作下,确实可以骗过那些不太聪明的变异老鼠。

等老鼠把周边的建筑都破坏完,顾凛城只需要控制建筑倒塌的方向,即可把那无数的丧尸埋了。

然后他再操控风火,将那些该死的老鼠消灭掉。

把这两个大头搞定,剩下的零星几只老鼠或侥幸逃过掩埋的丧尸,对顾凛城来说不过是挥挥手的事。

时宴不甘心的咬唇,仔细回想刚才训练的环境。

最后她讲:“都怪那张海报,给了我们误导的信息。”

反正不是她的问题。

是她也不承认。

顾凛城听她这话,忍俊不禁讲:“你已经很不错了。这个记录,短时间内很难有人打破。”

时宴心结不解。“我没有成功。”

“城市作战与丛林作战不同,可以借助很多东西。”

“它就是没成功。”

“找时间再去一次。”

“那我不是套用你的办法成功的吗?”

她这是钻里边出不来了。

顾凛城不再说话。

时宴也实在没精力思考和纠结。

她等回到家,对亮着灯专程等她的林月兰讲:“林姐,我要吃……”

话没说完,就看到从眼前窜过去的顾小豹。

喜欢末世重生:反派大佬被迫洗白请大家收藏:

白暮跟她解释:“脑科分为很多种,有神经和脑细胞等等。我这次是采集一点灭菌的丧尸液体。”

“灭菌是什么?”

“没有危害的原病毒。”

“已经没有危害了,还有什么用?”

“像现在的X病毒疫苗,就是用灭菌灭活的原病毒研究出来的。”

“所以你是想再研究新的疫苗吗?”

“有专业的团队在做这件事。我这样本是做其它研究,看看会不会有新的发现。”

“嗯……你们的工作真有趣,每天都充满新奇。”

江焯听后边两人的聊天,又看前边冷冽寒沉的长官,为他的感情感到深深的担忧。

他在最开始长官提及这个女孩时,便开始注意的她。从抓捕到审问,再到后边她跟长官结婚。

她给江焯的感觉,一直是人狠话不多。和长官一样,好像不爱怎么说话。

可是……

现在她跟白暮挺能聊的。

交流是增进感情的第一我是一名真实的通灵者步。

以长官的忙碌与个性,被戴绿帽子好像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江焯只是个大兵,不好说什么。

他回到车上,尽职的当好一个司机的职责。

说起司机这事,江焯发现自从长官认识这个女孩后,就很少让他或其它大兵开了,大多是自己亲自开车。这次他有这个机会,大概一个是时宴不在,二个是长官实在太累了,要在车上休息一下,所以才叫他的。

时宴不知道江焯的想法,也不觉自己有多刻意。

她本着对新事物的好奇,以及俊逸出尘的白大博士又愿意跟她聊天,回答一些对他来说近乎弱智的问题,觉得还挺愉快的,便多聊了会儿。

她走到车边,想跟白暮一块坐后边,就被人按着脑袋推上了副驾驶。

顾凛城和白暮坐在后边。

出来送他们的顾蕴初和施林,不知是怕老师还是怕家长,全都跟时宴道别,让她错失反抗的机会。

等车子起飞。

白暮看副驾驶上探头探脑的女孩,问身边的人:“这几天你把她藏哪去了?找都找不到。”

顾凛城没说话。

时宴闻言返头,扒在座位靠上看他。“找我吗?”

“对。”

“找我做什么?”

白暮直接讲:“我老师想让你去科学院工作。”

时宴一脑袋问题。“我?我去科学院,工作?”

白暮点头。他没多解释,只讲:“他不会轻易放弃的,你们要做下心理准备。”

时宴听到这话,疑惑的问:“我不去,他还能来强的?”

“不会。”

那不就是了。

白暮看她单纯的样,提醒的讲:“只要你意志足够坚定,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感情是怕她叛变啊。

时宴看他,又看冷峻淡漠的顾凛城,肯定的讲:“放心吧。虽然我崇敬知识,但我与它无缘。”

科学院那种随便一个人就能碾压她全部智慧的地方,她去玩玩还可以,工作就不必了。

虽然有男神,可以方便和他见面。但比起处处被人压,和特殊任务部除了顾凛城处处压别人的生活,她还是选择后者。

白暮和顾凛城对她斩钉截铁的话,不置可否。

曲鸿儒要是个简单的人物,白暮就不会再三提醒了。

不过也可能这个城外的小土著,不吃他那一套也不一定。

等回到市中心。

白暮下车,自己打车去科学院了。

江焯没有寻问的,径直开车回了基地。

时宴见不是回家方向,看了下后边假寐的男人,问江焯。“还有工作?”

江焯跟她解释。“还有个会要开。不出意外的话,八九点能结束。”

但要是有意外的话,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了。

“很重要的会?”

“关于新城选址的事。”

这确实是得他参加并主持的事,而且不好往后拖。

如果不能快点把前期的事情确定落实下来,后面的事不能开展。这么大的工程,每个节点上拖一拖,顾凛城大概要看不到新城落成的那天了。

时宴不再说话,好让他趁这空档休息一下。

等回到基地。

是下午的四点半左右,会议在五点,还有半个小时。

时宴以为顾凛城睡着了,想让他在车里多睡会。

谁想车刚停下,他便睁开了眼。

顾凛城看了眼好奇望着自己的女孩,开门下车。“去找安娜报到。”

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的一句话,似将刚才的疲惫划分到另个维度。

他不容拒绝的命令式的说完,便和江焯走了。

感觉自己关心喂了狗的时宴,看他们背影切了声。

她伸腿,把腿搭在车前,双手枕着头,没急着下车。

反正下命令的人都走了,她急个屁。

但没多久,车顶就被人敲了敲。

安娜弯下腰,看车里优哉游哉,一脸惬意的女孩。“小鱼仔,搁这思考人生吗?”

时宴懒懒的讲:“安娜长官,有什么指示吗?”

“别这么叫。你在这里的长官只有一个,就是你男人。”

“我男人让我找你报道。”

“不然你想找谁报道?”

“想要个帅哥。”

安娜趴车窗上,饶有兴趣的看她。“行啊小鱼仔,野心不小。说说看,你又看上谁了?”

时宴抬帘瞅她。

她看了会儿,忽然问:“安娜。你们这里的团队做战是什么样的?”

“要看是什么样的任务。”安娜讲:“有些任务难度高的话,我们会制定非常详细的行动方案。如果难度等级不高的,就自由发挥。”

安娜说完反问:“你呢?你觉得应该是什么样的?”

时宴回想。“我觉得团队作战的最大乐趣,像是一群好友结伴出游。唯一让人不快的是,可能会有人回不来。”

可能会有人回不来。

挺形象的。

安娜听她这看似轻松实则透澈的话,想她一定是个充满故事的人,准备再深入聊聊。

时宴却放下搭在车上的腿,推着车门准备下来。

安娜退开身,让她下车。“小鱼仔,你想带队吗?”

“不想。”

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

时宴舒展身体,看天边漂亮的晚霞。“安娜,我现是跟你一队吗?”

“目前来说,是的。”

“那走吧,带我去认识一下你的新队员。”

安娜的队员,在海城那次全部牺牲了。

她听到时宴的新队员三字一怔,接着便无事的带她走。

做为队长,失去队员时除了难过,还会自责反省是不是自己的问题导致的伤亡,比做一个只管打架杀人的大兵要辛苦多了。

时宴跟着安娜办了手续,正式加入特殊任务部后,就被她带着去参观平时一般人进不了的地方,和熟悉整个基地。

一路上,不少大兵都开心的跟她们打招呼,多是欢迎她的加入。

这招呼打的多了,时宴偶尔也有回复。渐渐的,她不像之前那么生冷,似正慢慢溶入这个集体。

安娜看逐渐打开心扉,慢慢承认自己是这里一员的女孩,准备带她去食堂。

现在是饭点,那会是人最多的地方。

时宴在她要走的时候,看一扇写着不便参观的门。

她想了下,忍不住好奇问:“安娜,那里边是做什么的?”

“是高等级的模拟室。”

“顾……长官的?”

“不是。”

安娜跟她解释。“不便参观的意思是,里面已经有人在训练了,不要去打扰。”

时宴问:“单人的?”

“对。”

“不能围观吗?”

“一般人都会死得很惨。这种黑历史,不会有人想被围观。”

所以通常大家都会心照不宣,只要看到里边有人,就会另外再选择训练室。

安娜讲:“走吧,吃饭……”

她话说完,那门开了。

出来个穿着部队短T,手臂肌肉线条漂亮,浑身是汗,充满男性荷尔蒙的英俊帅哥。

帅哥身高腿长,应该与顾凛城差不多高。

他留着寸板,小麦健康的肤色,五官轮廓分明,而一双眼睛像海一样深邃。

是蓝色的眼睛。

真漂亮。

帅哥正拿着白色的毛巾在擦头上的汗,忽然看到门外两个美人,有些意外的顿了下,接着把毛巾挂在脖子上。

“安娜少校,你身边个漂亮的小美人,就是长官的夫人吧?”

“特殊任务部的大明星,我想用不着我多介绍。”安娜说完问他:“克里斯蒂·诺兰少校,你这回坚持了多久?”

克里斯蒂·诺兰少校?

原本要接替顾凛城的人,现在是特殊任务部夏城分部的副官。

时宴瞧着混血的帅哥,没想这个人原来这么年轻。

最多不超过二十五岁。

克里斯蒂·诺兰少校听到安娜的话,大方讲:“七十分钟。”

安娜不以为然的讲:“还行,比我多十分钟。”

这温柔的话,带着不过如此的和善。

克里斯蒂·诺兰没在意她话里的傲慢,问她身边的女孩。“夫人你能坚持多久?”

时宴听到这话,微微挑眉。

她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怎么就突然扯到自己身上了?

安娜看一脸疑惑的时宴,优雅的双手抱胸,笑着反问:“诺兰少校,夫人今天才加入,你不知道吗?”

做为长官的副官,竟然不知道这件事,这可间接说明他在这里地位是什么样的。

时宴瞧嚣张美艳的安娜,想她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直接了?

诺兰却没在意,对时宴讲:“那有机会再切磋。”

被他蓝色眼睛注视着的时宴,虽然不知道是切磋什么,还是下意识的点头。

得到她的回应。

诺兰抽下脖子上的毛巾,走了。

时宴转头看他身影。

安娜瞧她样子,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小鱼仔,又迷失方向了?”

“安娜,你不觉得他眼睛很漂亮吗?”

“有长官漂亮吗?”

听到这话,那双浅灰极冷又极美的眸子一下出现脑海。

时宴收回视线看她。

安娜扬唇,加大了笑意。“走吧小鱼仔,吃饭去。”

时宴被她勾着脖子带走,期间不忘反头看身后的门。

“你们刚在说什么?七十分钟是什么意思?”

“在里边坚持的时长。”

“很难吗?”

“有一点难。”安娜跟她解释。“里面是根据长官那成名之战模拟的城市,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能从模拟战斗里活着出来。所以我们就以谁坚持的久为准。”

时宴回想初到翌城时,看到的那幅征兵广告的画面。又想到刚才安娜说的事,以及门上的字。

在里面频繁被秒杀什么的,也确实不便参观。

但又莫名的勾人。

时宴想了想问:“我可以去试试吗?”

“当然可以。”安娜讲:“现在记录最高保持着是宋诚。不过他也就坚持了八十分钟,这个诺兰应该会很快破了记录。”

“宋诚……”

那只名贵的波丝猫,被顾凛城杀死了两次,现在商惊澜那里。

安娜也是往事难以述说的讲:“宋诚比长官晚一届加入的特殊任务部。他综合能力都很强,尤其是速度这块,是部队里少见的几个勉强能跟上长官的。所以长官经常和他一起出任务、一起训练,感情非常不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渐渐的他们的观念发生分歧。最后宋诚一念之差,导致了后面的局面。”

时宴若有所思的点头。

安娜讲:“这个事虽然让人难过,但都过去了。很快诺兰少校就会刷新记录,同时也会刷去宋诚在这个部队的痕迹。”

用不了多久,人们就会彻底的忘记他。

时宴点头,没再想宋诚的事。

-

吃过晚饭。

安娜说有事,先走了。

时宴去了顾凛城的办公室,在里边无聊的等着。

中途进来拿到东西的江焯,看到她就讲:“夫人,你要不先回去?”

“会议不顺利吗?”

“不太顺利。现在才看第一个方案,后边还有三个。”

时宴想了想讲:“江少校,麻烦你转告一下,就说我等他下班。”

江焯略为诧异,却欣喜的应下。

他以为夫人不爱长官,但现在看来,她还是关心他的。

有个人在等着,长官应该不会让这个会议开得太晚。

可时宴这么说,一半原因是想让顾凛城早点结束,早点回去休息。

还有一半原因是,她想去那间高级训练室看看。

除了该死的好胜心,想知道自己能不能从那个全面沦陷的城市里杀出来。还有就是她太久没痛快的战斗了,怕自己反应变慢。

她保险起见,在桌上给顾凛城留了字条,就去了那间高级训练室。

时宴去到的时候,高级训练室正好没人,门上显示着:欢迎来体验死亡。

倒是挺贴切的。

时宴没犹豫的推门进。

喜欢末世重生:反派大佬被迫洗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