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伟人 称骨很轻*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章武五年初冬的这一波疯狂扩军中,曹操究竟扩充了多少乌合之众新兵,这笔账着实需要费不少神才能算得清楚。

新兵里面,人数最少的一个组成部分,就是曹仁生前从淮南往淮北撤退掳掠的那批人口。

当然,由于曹仁自己都死了,这些人最后是跟着李典和曹真且战且退被裹挟走的,主要是靠曹真,毕竟他那一路的撤退算是相对最有序的。

这些民夫一开始被征的理由也不是当兵,而是押运淮南的早稻到淮北。服完运粮徭役后,就直接拉壮丁转为充军。总人数大约有五六万。

新兵中最多的一个构成部分,则是从河北被拉的民夫,他们的性质跟淮南民夫是一样的,但规模大了三四倍,足有近二十万人,大多数是今年刚分到田的贫农。

这项工作之所以能完成得如此效率、拉丁规模那么大,主要是因为其实施者执行力非常强,是由程昱这个历史上能想出某脯军粮的狠毒之士操办的。

程昱在节节撤退过程中,有序地实施焦土政策、强制迁徙、还欺骗那些被曹操分了田的贫农,让他们对刘备政权产生恐惧,乖乖暂时来给曹操当壮丁。

最后一部分扩军兵源,就是指望曹操自己剩下的两个半州继续强行征兵了,但这些百姓都拖家带口,不如从河北掳来的无家可归者那么容易管。

加上兖、豫百姓也不是去年那波分田的主要受益者,不像河北贫农那么容易被曹操政权欺骗,他们对地方上也更熟悉,遇到拉壮丁还能背井离乡逃跑。

所以最终加起来,曹操在自己固有领土上,反而只拉到了十万壮丁,大约是河北的一半。

就这,还导致豫州三郡和徐州的彭城、琅琊两地,有超过二十万百姓流离失所,偷偷越过边境往刘备占领区流亡。

一时之间,双方占领区边缘的个别县城,甚至出现了十室九空的逃亡规模。

给下一阶段要扮演进攻角色的双方,都制造了严重的后勤困难。因为军队打过去的时候,都没有百姓给你服徭役运粮了。

而这也是导致曹操只能对河北来的民夫竭泽而渔、对河南百姓却无法那么高比例征发的重要原因:

河北民夫来了之后,人生地不熟,想跑也不知道往哪儿跑。

而且这些人已经被强运到河南,想回乡中间隔了一条黄河,所有船只都被官府搜走控制了,老百姓没有交通工具是不可能重新泅渡过黄河回乡。

相比之下,淮河北岸已经有不少土地在李素的部队占领下了,豫州三郡和徐北二郡的曹操治下百姓要跑,不用考虑渡过淮河的问题,当然逃亡比例成倍提升。

种种因素作用之下,当历史的时钟最终拨到章武五年腊月这个点时,曹军的总扩军达到了三十五万!

这一恐怖的数字,几乎与原有曹军的总规模相当,也就是曹军直接扩了一倍!

这七十万曹军中,195年官渡之战前就从军、拥有六年以上役龄的老兵,进一步下降到了五万。

197年杀袁术之前从军、拥有四年以上役龄的老兵,大约是六万。

199年袁绍中风后从军、拥有两年役龄的老兵,也是六万。

还有十八万人是今年年初才扩的新军,服役期限大约在十个月。

最后的三十五万,则是冬天才刚扩的,服役期限只有一个多月。

基本上就是四分之一的老兵,四分之一的一年新兵,二分之一的一个多月壮丁。

人数虽多,战斗力和纪律、士气实在是无法保证。

另外,考虑到赵云始终在黄河对岸的平原郡伺机而动,海路还有太史慈的舰队在东莱沿岸骚扰,曹操留下至少八万新兵镇守后方,已经是极限了,不能再少。

诸葛亮和周泰威胁彭城和琅琊,也要极限分出数万人去拖延。

所以曹军总共的七十万人,能拉到决战战场上孤注一掷的,少则五十六七万人,最多不超过六十万。

他们对面的刘备,看似只有二十六万人,但至少十几万是五年很多伟人 称骨很轻以上服役的老兵,还有一半是两年训练、一年实战的“新兵”(也就是高顺在南阳训练了两年的那些部队,今年又跟着刘备和曹操打了大半年的相持战争)

曹操指望靠近六十万人主动进攻吞掉刘备的二十六万,装备上还被刘备碾压,难度显然是非常巨大的。

只要刘备发现异常选择坚守不战,光是地利上的攻防易势,就足够耗死曹操。

所以曹操不得不配合一些计策,比如先示弱退却、坚壁清野。把刘备放进来,勾引到一处无险可守、避无可避的战场上,再转守为攻寻求决战。

……

腊月初八,曹军即将完成决战准备的前夕。

豫州陈郡的郡治陈县,县衙已经被临时改成了曹操的中军统帅驻地,

曹操本人这些日子也是足不出陈县,在这儿部署决战前的各种细节安排。

曹操很清楚,决战必须在十几天之内打响,最晚开战日期不能拖过腊月下旬。

理由也很简单,这个时间节点,是己方扩军工作刚刚完成、士卒也稍加训练后的关键时间节点。

如果再早一些,士兵征发、集结不彻底,或者是最基本的军纪队列都没来得及强调,己方战力太弱。

如果再晚一些,拖到明年正月的话,那么对面刘备的部队就不是二十六万了。

到时候会有更多冀州和淮南维持地方的汉军部队,会因为肃清剿匪的工作进展顺利,而能进一步分兵增援正面战场。

按照郭嘉给曹操的估计,拖到正月,李素就能给刘备多派两三万人,河北的张飞也能再抽那么多人,

拖到二月,如果春耕播种季过去了、刘备能把更多后方驻守工作交给临时服役的民夫,然后抽调更多正规军预备队到前线,那也能腾出数万人。

所以,从明年正月开始,整个春季里,每多拖一个月,刘备军就可能增加三到五万人!

等刘备彻底反应过来,就不是六十万打二十六万了。而可能是六十万打三十万、四十万。

必须在今年腊月、就把这个决战战役打起来!

这是双方前线实力调度曲线对比,最有利于曹操的一个拐点!

按照往年来说,寒冬腊月用兵其实是大忌,天气太寒冷了,士卒也容易冻饿非战斗减员。历史上曹操发动赤壁之战时,一个非常明显的劣势也是冬季开战,对进攻方不利。

寒冬开战唯一的天候优势,就只有“大规模厮杀后的腐尸型瘟疫传染会少一些”这一点了,主要是天冷尸体腐**较慢,病毒和腐虫的繁殖也慢。

但相应的伤寒类和呼吸道类瘟疫的爆发率,反而会上升。

曹操不是不知道这些兵法常识,可他仍然选择腊月决战,可见也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实在没办法了。

……

这天,曹操把其他准备都做得差不多了、战略思路也基本捋顺,

他正想催一催最后一批新练的河北壮丁新兵和青州新兵,什么时候能抵达前线,让前方的部队正式达到五十几万。

可巧,当天午后,就有数万新兵从后方赶来,抵达鸿沟东岸,与陈县相距只有数十里了,然后转入就地扎营。

毕竟,五十万人的部队,足够把大半个陈郡都处处驻扎,不可能堆到一个战场上来的,战区绵延二百里,都属于稀松平常。

部队驻扎后,督运部队的官员,也来曹操处求见陈情。曹操本以为会是个什么将军,被镇守后方的荀彧派来押运,最后没想到,却是荀彧本人亲自也跟来了。

曹操连忙把荀彧让进县衙的临时帅帐:“文若何故亲自督师至此?莫非后方兖、青出了什么变故?”

荀彧叹了口气:“变故天天有,但曹洪将军还算勤勉,赵云暂时渡不过黄河,太史慈也因为寒冬收兵回去了,那些小问题,都能维持住。”

曹操:“那这是……”

荀彧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这一年多来他一直没有参与前方军机,就是在后面统筹生产和军需、征兵。但这种事情做得久了,他也开始不忍起来。

之前曹操分田地,这事儿荀彧是支持的,甚至觉得曹操无私。

毕竟如果曹操失败了,给无立锥之地的赤贫分田,这个举动本身是好的,未来得天下的统治者也能享受到这个遗产红利。

所以荀彧一直也在支持曹操,全心全意深化改革。

可是秋收之后,曹操的种种转变,让荀彧的良心有些动摇了。竭泽而渔狂征壮丁一波流,这个明显是对大汉的严重摧残,而且曹操就算赢了,他也不可能一锤定音得天下。

荀彧心里很清楚:就算这场决战曹操靠着狠劲、靠着动员效率的逆天强度,打赢了,最好情况,无非也就是杀了刘备嘛。

那也就是把冀州和淮南夺回来,不可能重新统一天下的。

刘备的嫡长子是七年多前生的,到明年年初就是八周岁。对面只要有丞相李素辅佐,然后关羽张飞赵云等等继续卖力为“先帝”报仇,曹操是打不进虎牢关的,也可能打过长江和太行山去。

到时候,至少又是为期十年的关东关西拉锯。

九死一生赢了,也只是让大汉多十年超血腥的战乱,那还不如考虑考虑,如何以目前的动员力和兵力为筹码,跟刘备谈谈条件,废黜刘和,承认刘备为皇帝呢。

虽然征兵还是征了那么多,但这些兵的战斗力,荀彧是最清楚的,那三十五万才当了一个多月的兵,是完全不能打,只能用来吓吓人。

既然只能吓人,通过外交渠道吓人不比真刀真枪要好?

曹操现在收手,罪孽至少还是比袁绍轻一些,袁绍是挟持宗室傀儡、一手策划了另立。曹操还能推脱说他当初是被袁绍胁迫,只是承认。

毕竟现在孙权也投降过去了,反正了,听说也还保住

很多伟人 称骨很轻*

了性命,给他一个太守级别的官位,留下他爹孙坚的乌程侯爵位,

只是没承认他哥孙策的吴侯,谁让孙策当初在选边站队时,袭击了李素呢,所以刘备不承认吴侯爵位是对的。曹操一方旁观,也无法指责这一点。

荀彧便是一路上怀着这样的心思,把他的说辞和考虑都想清楚了,才亲自来找曹操,说说他的想法。

荀彧艰难地组织了一下措辞:“丞相……属下以为,如今我军新扩军马,看似声势壮盛,实则不能一战。

但既然扩军都扩了,其间还造成数十万百姓流离失所、无数人枉死,这些牺牲也不能白费。不如遣使跟刘备协商,表达我军愿去……愿去陛下帝号,

改承认刘备为正朔,以兖豫青徐四州并七十万士卒归顺为条件,恢复一统,效光武帝纳降隗嚣、马援故事。

虽然这么说也不太贴切……但只要丞相辅汉之心过于隗嚣,将来结局总归会远好于隗嚣的。

听说李素屡次劝刘备以信义立国,以秦始皇背信饿死齐王建为耻,当居安思危,不可因天下一统,便觉得大汉朝廷从此不需招降纳叛,而愆信隳义。

从刘备对孙权的态度来看,他应该是真心采纳了李素的建议,所以只要丞相派出的使者跟刘备谈妥条件、刘备正式盟誓答应了,以后应该也不至于反悔。唯丞相慎之。”

曹操听了那么久,居然没有打断荀彧。

主要是他太震惊了,他没想到荀彧跟了他十年,居然现在想教他如何谈“投降条件”!

他觉得自己简直不认识荀彧了。

曹操愕然地起身,跌跌撞撞往后退了几步,又捻着蜷曲而略微花白的胡须,手指如鸡爪一般佝偻颤抖了几下,还不甚揪掉了自己三根胡子,简直如帕金森病人。

曹操自揪胡须,吃痛之下,才从不甘中回过神来,痛心疾首地指着荀彧:“文若!你糊涂啊!孤简直不敢相信,这番话是你这等智数之人说得出口的!

自古首义者赏,末降者杀。他这一切都是演的啊!包括李素散布的那么多煽动军心之论,那也都是演的!

只因刘备此人貌似忠厚,演得无以复加罢了!李素阴险歹毒,配合也配合得天衣无缝!孙权现在能活得好,那是因为孤还在,孤要是归顺了,孙权说不定也得死!

两军交兵,数十万士卒,填然列阵而战,那就是没有退路的!能战则战,不能战则守,不能守则走,不能走则降,不能降则死!复何言哉!”

荀彧听了曹操这么说,也是心灰意冷,知道这个肯定是劝不过来了。

最后的症结,是曹操的多疑。

而曹操有多多疑,天下没有人比荀彧更了解。

这话说出来,已经没可能和平解决了。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从九月到十一月,整整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汉军都在河北与两淮逐步蚕食曹操的领土,

曹军在当地的主力被歼灭、重创、驱逐后留下的大片空虚之地,全部被跑马圈地逐步肃清,建立起新的统治。

这种统治要说彻底稳固,那还做不到,毕竟很多地方刘备的朝廷还是第一次踏足,之前毫无群众基础。

所以大量的部队依然被牵扯在当地,至少要好几个月的时间剿匪、搜索溃散败兵、重新建立治安……情况最恶劣的郡县,这种牵扯会长达一年半载也不奇怪。

当然,战后过渡维持期间所需的驻军数量,跟战斗期间相比,肯定会有一个较大的回落。

比如之前围攻夏侯渊的时候,河北战场需要十万汉军,仗打完暂时留个六七万人维持就绝对够了。

那些快速机动的骑兵部队,就可以短时间内抽调到其他战场,步兵留下剿匪。

淮南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寿春打通后,相当一部分李素部下的军队,可以沿着淮河和颍川、鸿沟北上,或者是沿着泗水袭扰徐州北部,牵制曹军。

如此一来,截止到十二月份,兖豫战场正面的汉军,会迎来一波新的规模高峰。

之前半年的攻战相持下来,刘备麾下那支御驾亲征的嫡系部队,人数已经下降到十六七万了——出战的时候是二十万,相比之下下降了三四万很多伟人 称骨很轻

当然这不是说那三四万人都死了,其中真正战死病死的也就一两万,剩下的是伤病一类非永久性损失。

大军相持那么久,还人员密集,小规模的疫病肯定是免不了的,哪怕卫生条件再好,病倒两万人都很正常。

不过,随着河北战场至少三万快速机动的骑兵部队南下靠拢,加上关羽之前留给麹义的两万多人、近在陈留,所以至少有五万多人的作战部队,会从北线前来支援刘备。

两淮的李素,大约要留下四五万人继续肃清淮南维持统治,至少到来年春耕结束之前是抽身不得的。同样还要三四万人走泗水牵制徐州北部的曹军、分摊曹军防守注意力。

这么算下来,李素也就抽出四万人,可以沿着颍川北上,从南翼支援中央主力,用于未来对豫州剩下的谯郡、陈郡的战斗。

南北两翼的援军都加强过来后,刘备可以得到八万多人,加上他目前剩下还有战斗力的十六七万,正面总兵力达到了二十六万人——

这个数字已经刨除了临时非战斗减员,所以都是能上战场的生力军。

武将方面,河北那一路可以得到关羽、马超的支援,麹义则是一开始就在陈留,而张飞和徐晃被留在河北肃清维持地方。

张飞严格来说也不是很适合干稳定地方和剿匪的工作,但刘备这么安排,是考虑到张飞是幽州本地人,对冀州情况也算熟悉。

而且张飞比较尊重士大夫,可以比较好地拉拢被曹操清洗过后的冀州大族的效忠。

最后就是考虑到张飞在跟夏侯渊的决战中受了伤,虽然被射裂了耳朵、划了道疤脸这些伤势不算多严重,可战后两个月就再次投入连续运动战,也不太好,就让完全没有伤情的将领担任一线工作吧。

至于赵云,其实原本也可以被调来河南战区,但赵云之前一直是沿着渤海岸边的渤海郡往南打的,他的防区距离豫州前线比较远,周转机动迟缓。

所以非要赶来兖豫正面的话,理论上也会比其他部队晚个把月才能抵达

很多伟人 称骨很轻*

综合考虑之后,刘备也就不让赵云赶来正面了,而是就地留在刚刚光复的平原郡。

一旦河南战场下一阶段有了新的突破,比如可以杀进东郡腹地、击溃曹操主力,威胁濮阳、鄄城。到时候,赵云就能利用平原郡对岸的曹军防守空虚,直接从平原南渡黄河,侧击曹操主力。

换言之,赵云被分配了一个正面拉扯决战打开局面后、从侧翼进场收割的角色。

也因为河北战场支援到河南的部队,主要是骑兵为主(五万人里有三万骑兵,麹义那两万是步兵),所以最终以关羽、赵云、马超来带兵的构成,也算是非常契合实际需求了。

关羽率领那两万步兵,赵云马超分统三万骑兵,各展所长。

关羽马超他们的参军文官,如徐庶、邓芝,也会跟着一起支援正面战场。而张飞的参军庞统等人,则会留在冀州临时处理内政。

另一方面,从淮河流域往颍川流域支援的李素军,带兵武将主要是甘宁,文官谋士则基本没有调动。

因为李素这一路能独当一面的人才本来就少,还要处理反复无常刚刚投效不久的孙权、朱治,李素可不放心只留下武将镇守。

李素本人将坐镇寿春一段时间,初步完成战后秩序重建,并且控制孙权朱治吕范。

诸葛亮则被派去最东路,督导周泰沿着泗水威胁彭城、琅琊。

周泰那一路本来就是牵制为主,其实有没有顶级谋士随机应变都无所谓。

但刘备和李素也希望给诸葛亮一个额外恩赐,好让他衣锦还乡,亲自收复自己的老家琅琊,这才有了如此安排。

将来等正面战场分出胜负后,诸葛亮就可以完成对徐州北部敌占区的收割工作。

……

或许有人会奇怪:既然从深秋到初冬的那两三个月里,刘备军在不断扩大实力和地盘、腾出手来往正面调度更多作战部队,充实中路军。

那曹操为什么不趁着这段时间、对刘备转守为攻呢?

曹操可是已经下定了决心,知道相持固守没前途,只能孤注一掷一波流了。

要是在刘备只有十七万人的时候就反击,不比多等了两三个月、耗到刘备总兵力回升到二十六万时,更有把握?

这一点,以曹操和郭嘉、荀彧的智商,当然也是早就想到的。

所以,曹操没那么干,不是他不想,而是真的做不到。

曹操自己的部队,把秋粮收割、运输、加工、转囤,都要时间。

从新沦陷区刚拉来的壮丁,整个十月份都在忙活这些工作,完全不可能有时间进行军事训练。

至少进入十一月后,那几十万民夫才刚刚开始简单的训练,时间太紧也就只能练练阵列、纪律、持枪前进,或者是简单的弓弩使用。

而且所谓的弓弩训练,基本上也就只能练会弩,那玩意儿可以速成。

而弓需要的训练时间很长,几个月才能勉强入门,臂力都不一定能拉开几次强弓,几年才有可能成为比较精锐的弓箭手。

但曹操阵营的军工生产也陷入了困顿,弓兵虽然难练,但武器制造简单些。弩需要的机巧关窍比较多,生产很慢。

哪怕不考虑牛筋弩弦的材料缺口,光是木材和金属机关件的加工能力,以曹操剩下的两个半州的工业产能,整个冬天也就生产两万多把粗制滥造的弩木架。

而牛筋的巨大缺口,导致这些弩里只有不到五分之一能张上质量合格的弦,剩下五分之四,只能是用动物皮革代替动物筋腱为弦。

而且这些皮革都无法保证都用牛皮,到后来连弹性不太好的猪皮都全用上了,才填补了这个缺口。

皮革都拿来造壮丁新兵用的劣质弩了,曹军在这个冬天的军备器械扩充阶段,皮甲的制造也就被彻底放弃了,以至于新扩那么多部队,却完全没有增加任何士兵甲胄供应。

最多是给屯长以上的新扩军军官配了甲,至于什长伍长和普通士兵,都是全员无甲,或者说“布甲”。

皮甲都没有,铁甲扩产就更不用说了,哪来那么多钢铁浪费。所有的钢铁都被拿去给新兵造长矛枪头,或者是弩的关键机关件。

还有少量钢铁被造成了箭簇,但占比也极低。好在民用的“卷笔刀型”木杆车床在关东地区也略有普及,曹军车木头枪杆箭杆的产能倒是足够,可以再生产数百万根没有金属箭头的木箭。

这些木箭的尖端,就是跟刚削尖的铅笔一样,然后用皮弦而非筋弦的劣质弩射出去,能有多少杀伤力就完全听天由命了。

因为这种弩也只能紧急生产两三万把,所以曹军里不少新兵弩手上战场的时候,都被要求只是先配个铁头短矛、拿个木盾站在前排弩手战友身后。

一旦前排弩手被对面射死了,出现了缺口,就让后面的临时弩手顶上去,捡第一排死了的弩手的弩继续输出。

而如果前排弩手是被敌军近战冲锋、贴身砍杀了,那后排的“预备弩手”也就没远程输出的机会了,直接拿着短矛木盾肉搏上吧。

没办法,谁让曹操的拉壮丁扩军需求那么急呢,只能粗制滥造到这一步了。

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曹操刚刚对上刘备时,好歹曹军总兵力还有五十万。

后来豫州战场正面一年相持下来,至少折损五万以上。

冀州战场上的曹军倒是有一半多曹军在程昱、张郃的指挥下撤回了黄河南岸,只有夏侯渊为代表的半数兵力被歼灭,所以河北方面曹操算是“丢地盘多,有生力量损失相对少”,最后损兵也在四万多。

淮南战场李典和曹真是成功撤退的,这两部人马逃了出来,曹仁和曹休才是被全歼、刘勋为代表的袁术旧部则是投降。所以淮南总折损也在五万人以上。

整个华夏战场加起来,曹操一年被歼灭的有生力量超过十五万人。

所以在深秋的重新拉壮丁扩军之前,曹操的正规军兵力,从年初的五十万下降到了三十五万。

不过,这一次最新的冬季扩军规模着实夸张,还几乎把从河北裹挟到河南的青壮年男子,全部充军了。

扩军后曹军的总人数,反而还远远超过了年初时的五十万,但质量也随之暴跌。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