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瓶座 神一般的存在*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不懂了吧?爷我还不耐烦教你们呢……老翁这是唱的是直臣的戏文啊!”

“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不顾名声只顾万民生死的直臣形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少死人,这就圆了他们仁义的口号……”

“话题直指永乐帝和方孝孺的前朝旧事,其实暗中是在给永乐帝洗白啊,给永乐帝洗白那不就是给光绪帝洗白吗?”

“奕䜣他怎么可能不爱听?这时候哪怕老翁是用吼叫的口气,是用不善的口气,甚至指着鼻子骂的语气来说这件事……”

“那么不管是什么方式,结果不都是给你奕䜣洗白吗?甚至怒吼骂两句,还更能演的真实精彩,奕䜣挨骂了不还口还不惩罚,是不是又顺带刷了一波仁君的名声?”

“骂不还口这还不是明君吗?”

“诋毁了方孝孺,这又给他们这些儒家投降派洗白了,毕竟他们打的是为了少死人的旗号啊!”

“妙哉!妙哉!永乐帝残暴嗜杀居然是方孝孺这些人给逼出来的……呵呵呵,老翁洗白的功力真是不一般啊!”

“你们这群傻小子,仔细学着点吧!看你们一个个就知道磕头谄媚,那都是拍马屁最低的段位,真的拍马屁高手那是敢跟上位者直接对着干,打起来吵起来最后结果却是关系更亲近了,这才是高手呢!”

“呵呵……就得跟老翁学啊,过几天我也再来一次……我也跟陛下吵!”

“嗯……没错,我弹劾陛下……弹劾陛下晚上加班太晚了,不爱惜自己身体不就是不爱大清国吗?”

“对,就这么弹劾老六去……哈哈哈,谢了啊,老翁!”

谁都不知道闭着眼睛的老礼亲王心里在想什么,反正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老翁这场精彩的演讲给吸引过去了。

当老翁吼完了最后那几句指责的话之后,奕䜣足足楞了半分钟表情呆滞,但是有心人已经从鬼子六眼睛里看见兴奋的表情了。

鬼子六当然知道演戏要演全套了故意生意嗔怒的喊道“你!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朕问你话,你居然呵斥群臣,连朕都一起吼了!夫子教的仁义礼智信,你都学了些什么?越老越糊涂了吧?”

“我现在先不治你吵闹的罪过……我再问你一句……此刻同治帝北逃,如果朕抓住了他,问问你……应该如何处置啊?”

嘶……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冷气,这陛下太狠了直接把球踢到你老翁脚下了,这问题可太歹毒了。

人人都以为老翁会难堪纠结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没想到老翁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陛下!如果同治帝落入您的手里,臣只有一个建议!”

“那就是囚!绝不能杀……绝对不能杀!”

“啊?囚?不能杀?呵呵呵……翁同龢啊,你是不是还在打着夺门之变、南宫复辟的美梦啊!”

这下奕䜣真的有点嗔怒了,但是老翁依然还是毫无惧色“陛下!听臣说句心里话吧!同治帝输了,那就是输了,为了大清国少流点血保护一点元气,臣支持陛下登基!”

“可是同治帝毕竟是名正言顺的天子!他的继承权受到了万国的保护……您杀了同治帝,要如何跟天下人交代?”

“关键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啊!不仅不能明杀,就算您打着偷偷暗中下手的心思都不行,只要同治帝死的不明不白,您这一朝可就埋下隐患了!”

“至于您说的南宫之变的例子,臣也不赞同,土木堡之变后朱祁镇被扣押在蒙古,最后回到京师就被扣押在南宫里面!”

“朱祁镇最后复辟成功,其实是因为朱水瓶座 神一般的存在祁钰自己无德,没有什么功劳也没有太子继承大宝,这才引起了南宫之变!”

“而陛下您为什么要自己把自己形容成朱祁钰?陛下英武果断正是干事业的年纪,您登基后执政时间还长着呢!”

“关键是陛下您有贤明的后代啊!子嗣问题并不存在……”

老翁刚说到这,跪在地上的载澄突然美美的挺直了腰还扭了扭,眼睛环视周围的群臣,那意思很清楚‘老翁说我呢!我就是贤明的太子啊!哈哈,说我呢,说我呢!’

‘夸我,快夸夸我……’

老翁不管澄贝勒想什么,眼睛一直平静的看着鬼子六“杀了同治帝,对陛下有百害而无一利!囚起来安养,反而能增加陛下的声望,您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呵呵……执掌天下的同治帝,拥有十万御林新军和西山营,背后还有华族大军的支持,这样的同治帝您都不怕,都能反手战胜之……”

“怎么囚禁起来的同治帝,反而怕了呢?”

哈哈哈……奕䜣突然狂笑了起来“好利口,朕算是彻底明白了,为什么两千多年来,儒家生生不息永远相伴于君王!”

“今天算是明白了,明白了……呵呵,看样子今天我还必须要登基了?”

此刻太和殿前群臣拜倒齐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恭迎陛下登基……恭迎陛下登基……”

在喊声中,奕䜣终于迈过了那个门槛,走上了高高的宝座,当他的手触摸到冰冷的龙椅之时,一股电流涌过全身。

呵呵呵……朕总算是坐上来了,总算是坐上来了!

奕䜣坐在龙椅上,眼窝一酸,热泪夺眶而出,但是下面跪倒的臣子们看不到,高高的御座让这些人不敢抬头仰望。

老翁跪在地上头低低的不敢抬起来,他浑身筋骨都软了,别以为他心理素质真的有那么好,这是一场生死豪赌,其实根本就没有必胜的把握。

他的后背手心全是汗,每个关节筋骨都是酸痛的,暂时这一关算是闯过去了,可是载淳呢?他能闯过这一关吗?

翁同龢惦记着北逃的载淳,他心中暗自给同治帝打气“陛下啊!载淳啊……为师只能帮这么一点忙了,为师只是一个读书人,手里没有兵没有枪……”

“我只能用我自己所能做的事情,我自己的认知来帮你……师傅只能秉持自己的本心想尽一切办法活你的性命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办的对,可是我这已经是榨干一切所能想的办法了,如果为师做错了,也请你不要怪我,至少我在用我一切可能……帮你啊!”

“如果你此生注定没有帝王的命运……为师也希望你能活着……活下去啊!毕竟你还太年轻了……”

“孩子……孩子你要记住……这个世界里,除了肖乐天之外,还有一个师傅……一样疼爱你!”

“师傅尽量用这张嘴……帮你再拖一段时间……如果你真的逃不出去了,师傅

水瓶座 神一般的存在*

也要想尽一切办法,活你!让你活下去!”

喜欢大清隐龙请大家收藏:

翁同龢当然能听得出奕䜣嘴里的调侃和嘲讽,但是老翁那是什么人?清流领袖读书人里面的代言人,心理素质好的没话说。

脸色毫无任何变动翁同龢扣头回话“有真心,也有迫不得已,不知道陛下想听那一条?”

“朕当然是两条都想听了……”

“嗻……局势比人强,陛下此刻已经占据了胜势,不论臣是否愿意,这局势都是迫不得已,这没话说的!”

“臣不想欺瞒陛下,按照臣的本心,还是希望同治帝能够长远的执政的,毕竟同治帝是海外万国都承认的皇帝,他来治理朝政会少很多麻烦,也会比较稳定!”

“而且从臣个人情感上来讲,我身为帝师,徒弟当个明君我也脸上有光,说没有沾点光的心思,那我就是胡说八道了,所以我说迫不得已的心是有的!”

奕䜣这脸色可就有点变了冷哼一声“哎呦……你这唱的到底是哪一出啊?明明是来劝朕登大宝的,怎么说的话一股子方孝孺的味道?”

老翁却不怕奕䜣的冷言冷语,他的语气非常的稳,说明他的心也是很稳!

“请陛下让臣讲完了!迫不得已之中,其实微臣也有真心的!这真心是对陛下铁腕的佩服,是对您这数十年的隐忍的由衷钦佩!”

“从咸丰元年,陛下夺嫡失败开始算,这都20多年的时间了,人一生又有几个20年?大多数的人恐怕都在这时间下认输了,认命了!”

“陛下却没有认命,从咸丰元年失败开始,这二十年起起伏伏居然还在扶持势力,一点点的完成自己的理想,这份定力这份志气臣佩服!”

“从这点心性上,同治帝不如您,差的太远了,忍辱、坚毅、果断、审时度势……陛下身上拥有同治帝太多所不具备的帝王素养!”

“这大清国交给陛下来统治,臣……臣心眼里觉得……至少要比同治帝更稳健一些吧!”

“所以这也是臣的真心……”

“哈哈哈……”鬼子六突然狂笑起来“论脸皮厚、口才好,这天下还真没人比得过你们儒家啊!你一定还有话没有说完,接着说,朕喜欢听!”

“嗻……”翁同龢淡然的回答道“没错……臣知道诸位王宫贵胄们心里在笑话臣为软骨头,是墙头草,那边风大就往那边倒!”

“哈哈哈……臣不在乎,这点嘲讽讥笑,不过就是一阵风而已!”

“你们骂我是投降派?我却不这么想……帝国内战已经死了太多的人了,如今新朝建立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我难道还要再堵路?

水瓶座 神一般的存在*

“那样会再死多少人?呵呵……帝王将相可以说大话,可以想青史留名甚至为了名声可以不要性命!”

“但是百姓是不是要性命?他们是不是要活着?如果我当这个投降派,能够消弥一些陛下的火气,能够少死万千的百姓,那么我就当这个投降派了又如何?”

“现在眼瞅着新朝已经无可避免,陛下获得了英法俄三国的支持,手下兵强马壮,天下督抚又有中立观望之心……”

“只要陛下登基,这江山可就做稳当了!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微臣为什么还要螳臂当车来激怒陛下,最后我换一个青史留名,把陛下激怒然后杀的万民人头滚滚?”

“要是那样,我才是千古罪人呢!”

傻了……全傻了!现场的这些王宫贵胄甚至连洋鬼子里面的中国通都傻眼了,一个投降派此刻的气势都快比上五凤楼上战死的谢挺了。

投降派居然投降了如此理直气壮,说话底气十足,眼神中居然正气凛然,这老翁是个人才啊!

[标水瓶座 神一般的存在签:p标签]难道这就是肖乐天骂人说的那种人‘洗脑把自己都洗进去了?’

可是你别不服啊,老翁今天的气势真的是逼人一筹,在场很多人嘲讽的话堵在嘴边此刻都说不出来了。

老翁眼神扫射了周围的臣子一圈,一点怯场和退缩都没有,甚至他身后的弟子们也一个个正气凛人,那是真心的认为自己是正义的!

“陛下!赎臣直言!如果臣今天当了方孝孺,杀了臣的十族也好,臣一样也不会心疼,可是那样又有什么意义?”

“永乐帝为何登基后残酷嗜杀,很大程度也是方孝孺这种不识时务的人给逼出来的!”

“为了自己的名声,不顾万千人的死活,这是何等自私?他是有名气了,可是因为他而死的人冤枉不冤枉?”

“如果他苟且偷生活下去,给永乐帝一点正统性的信心,给他一点底气,他何必后期用残忍的杀戮来压制群臣呢?”

“如果方孝孺活着,以他的资历和辈分,永乐帝也要尊敬三分……他说句话能救火多少人?又能避免多少酷政?”

“他要是肯当投降派!恐怕永乐三大征都要少一次两次,老百姓也能多吃一口粮食了!”

“到底是身后清名重要,还是多活点百姓重要?臣算的请……请问诸位王公贵胄们,您们算得清吗?”

靠……连鬼子六都震惊了,老翁最后的一番话几乎是扯着脖子吼出来的,气势压倒一片啊!

不知道底细的甚至会认为别人是投降派,这老翁正在怒斥投降派不要脸呢!

老礼亲王闭着眼睛不说话,不住的点头微笑,手里黏着胡须,旁边郑亲王偷偷拽他的衣襟想问点问题,他都不搭理。

老礼亲王心中赞叹“妙哉!妙哉!人世间这马匹段位,到这也就算到头了!”

“拍马屁拍到自己都不认为是马匹了,正气凛人还能跟万民福祉扯上关系,这是高手,这是高手,我不如啊!”

“真正的马匹高手才不是给上位者天天跪舔磕头说好话呢,而是要顶着上位者,说臭话说硬话,说塞人噎人的话!”

“明明让上位者不舒服,可是这人说话办事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为上位者好,这才是高手绝顶高手啊!”

“你们这些段位低的废物,看不明白这一点还想问我怎么回事?爷我才不白告诉你们呢,自己悟去吧!”

“傻小子们,你们好好想想,拿出永乐方孝孺的旧事儿出来,老翁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喜欢大清隐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