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2双袜子怎么自罚*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周小楼辞职的内幕,没人知道,但苏羡意与她相识多年,自然瞧得出她这次应该是受了委屈,心里有怨气。

上班前,还跟她说:“你和姐有空,下午可以出去逛逛街,或者我哥俱乐部运动一下。”

下午,

周小楼彻底放飞自我。

泡澡美容,逛街购物,最后拽着苏琳直接到了谢驭的俱乐部。

戴上拳击手套,对着沙包就是一顿猛击。

毫无章法,纯粹泄火。

“不要我?没眼光,老娘辛苦工作这么久,真是喂了狗!”

“你会后悔的!”

“打死你,打你——”

……

拳击太耗体力,周小楼刚打了一会儿就出了半身汗。

“这不是周小姐吗?一个人来?”经理认识她,以前跟苏羡意来过。

“不是,和朋友。”她擦了擦额上的汗。

“要不要给你找个教练,你们一块儿学习下,运动不得其法,也很容易受伤。”

苏琳原本只打算坐在边上玩手机,奈何经理太过热情,说课程不收费,让她免费体验,她这才换了防护衣,戴上了拳击手套,跟着教练学了几招。

她虽没学过,却练的有模有样。

反观周小楼,蹩手蹩脚。

她压根就不是运动那块料,要不然当年在学校入选篮球队,也不会因为太菜,孺子不可教而被强行劝退。

“呦——这个时间,怎么你们会在啊。”

熟悉的声音。

两人循声看过去,一身白色运动服,薄唇,翘鼻,浅棕色的桃花眼,笑起来阳光灿烂。

“小许少爷,”经理笑着过去招呼,“来洗澡啊。”

许阳州干瞪了他一眼:

什么来洗澡只有2双袜子怎么自罚,你……不要这么诚实。

我不要面子吗?

“我来练拳。”许阳州低咳着,“要不一起?”

之前苏呈过生日时,许阳州搞错对象,将礼花彩带喷了苏琳一身,虽然她没怪罪,他心里却有些过意不去,知道她是第一次接触拳击,还准备给她当老师。

拍着胸脯说:

“你别紧张,我来教你。”

某人本就不是什么练家子,并未教苏琳什么实用的东西。

随意教了几招,就带着苏琳,说要带她实训。

并且要亲自上场,给她当陪练。

“你给我当陪练?”苏琳觉得他和自家弟弟一样,是个不着调的。

他嘴上说着,“你别紧张,其实拳击没那么难,我也会照顾你的,你别手下留情,尽管放开手脚来。”

结果就是——

苏琳一拳挥过来,毫不留情。

得亏许阳州还算敏捷,堪堪夺过。

果不然,怕是一招就被KO了!

苏琳看着他,眸色冷清:“需要我照顾你吗?”

许阳州疯了,什么玩意儿啊,你特么不是第一天接触这东西啊,为什么打得比我还好。

运动结束,苏琳似乎没出什么汗,许阳州已大汗淋漓,趁着洗澡换衣的时间,某人还在群里说偶遇两人,嚷嚷着差点被苏琳打了。

阿墨:【许州州,这么丢人的事,你怎么有脸在群里嚷嚷啊。】

池烈:【他要过脸吗?】

谢哥儿:【运动是需要天赋的。】

……

许阳州气急败坏,端好手机,准备和群里这些损友大战三百回合,结果素来爱窥屏潜水的厉成苍开口了。

【你真菜。】

许阳州气得抓耳挠腮,你冒出来干嘛。

大佬盖章实锤的【菜】,许阳州又不敢怼他,只能吞了这口恶气。

倒是肖冬忆在几分钟后,冷不丁冒了句:

【你为什么会和她们在一起?】

周小楼和肖冬忆之间发生过的那点事,许阳州很清楚,某人只强调是租客,所以他直接说:

【我们在一起,跟你有关系嘛?管这么多。】

肖冬忆有些恼火。

苏羡意在群里@他:【小楼跟我姐,就麻烦你多照顾了。】

【没问题,交给我!】

苏羡意说完这句话,就发现肖冬忆私信了她。

聊了些乱七八糟的事,什么昨晚医院与家属的调解过程,她和陆时渊是何时回家的,甚至关心到了陆小胆的近况。

惹得苏羡意眉头直皱,他在医院上班,找同事问问就好,肯定比她说得清楚。

干嘛问她这种事。

结果,绕来绕去,他忽然冒了句:

【阳阳也真是,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啊,还敢跟你姐对打,你姐有多厉害,我可比他清楚。】

【这不是工作日吗?周小楼今天没去上班?】

【是身体还不舒服,没恢复好?】

苏羡意:【……】

她此时严重怀疑,某人拽着她,东拉西扯,就是想问小楼的情况。

想问什么,就直接说啊。

干嘛别别扭扭的。

其实,肖叔叔对小楼应该是有点意思的吧。

——

另一边

运动结束,许阳州请两人去会所吃了饭,他是个臭酒篓子,周小楼又憋屈难受想喝点酒消消愁,苏琳说她身体刚好,不许她碰酒。

在苏琳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后,两人已端着酒杯称兄道弟。

许阳州以前和周小楼不熟,走得也不近。

如今几杯酒下肚,好似找到了同类。

苏琳坐在一侧,头疼不已。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许阳州还算敏锐,早就察觉到周小楼的不对劲。

“没事,就是最近太累,所以辞职,准备休息几天,再重新找个工作。”职场上的事,周小楼没跟任何人说。

整个晚上,放飞自我,苏琳还担心她宿醉,第二天怕是起不来,耽误去帮陆识微试伴娘服。

当她早起准备洗漱时,发现周小楼并不在卧室。

十几分钟后,

她穿着运动服,晨跑回来,手中还拎了早餐。

周小楼从来都不是个自怨自艾的人。

“你还好?”苏琳打量她,担心她是故意强撑着。

“我能有什么事啊,昨天疯了一天,已经够了。”周小楼吃着早餐。

“我想过了,不让我转正,将我辞退,并不是我能力不行,而是遇到个垃圾领导。”

“我没给她送礼,没背景,还不会讨好她,所以被劝退。”

“是她有问题,又不是我的错,我干嘛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消极对抗生活,难受的是我,对她毫无影响,我又何必折磨自己。”

吃完早餐,和苏琳一起打扫卫生,洗衣买菜,回来后就打开电脑,进入招聘网站开始浏览各种招聘信息,投递简历。

看到自家偶像的公司又开始招人,就算知道希望渺茫,她还是投了张简历出去。

**

当天下午,是陆识微与谢驭约着众人试衣服的时间。

苏琳本不想去,却被周小楼强行拽了过去,反正都是熟人。

两人是无业游民,到得挺早,只有陆识微和谢驭在。

陆识微刚换了身曳地的缎面婚纱,设计简约又干净,勾勒着不盈一握的腰线,抹胸设计,锁骨清晰可见,胸口的小片皮肤更是被衬得极为白皙。

“感觉怎么样?”陆识微看向身侧的谢驭。

某人早已试穿好了衣服。

男生的衣服,可选择性极少,谢驭早已挑好服装,就在边上看着。

“可以。”声线如常冷寂,从他语气中,根本听不出是真话还是假话。

陆识微转而看向周小楼、苏琳,征求意见。

“好看,婚纱太漂亮了,你穿着真好看。”周小楼是第一次进婚纱店,满墙的婚纱礼服,让人眼花缭乱。

周围的店员也忙着介绍婚纱,夸赞自家婚纱,还问谢驭,是否觉得婚纱好看。

谢驭挑了下眉:

“是她长得好看。”

言外之意,婚纱一般。

店员嘴角一抽:“陆小姐长得本来就好看。”

谢驭:“显而易见。”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她不仅长得好看,还有能力。”

所有人:“……”

谁不知道陆识微有能力是出了名的啊,这还需要你说?

陆识微低头整理婚纱,嘴角却不自觉勾起。

“累不累?要不要歇会儿?”谢驭走到她身边,柔声询问,试婚纱很累人,她还怀着身孕。

“我还好。”陆识微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你不会觉得这件婚纱有点露吗?”

“胸口这里?”

“是啊。”

“你喜欢就好,我只是怕你结婚当天穿这件容易着凉。”

两人婚期在冬天。

猝不及防被塞了狗粮,惹得周小楼直摇头,“到底是谁说谢哥儿木讷无趣,不解风情的,这简直就是个温柔的甜哥儿啊。”

“简直就是炫妻、宠妻狂魔!”

“老天,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这样的男朋友啊。”

话音刚落,婚纱店的门被推开,伴随着店员热情地招呼声,苏羡意和陆时渊到了,与两人同行的,还有肖冬忆。

苏琳抵了抵她的胳膊:“你家的猹来了。”

“……”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就在苏羡意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时,某位大佬垂眸看了眼腕表,起身,“我该走了。”

“这就要走?”

苏羡意脸上诧异,心里却乐开了花,您老赶紧走吧!

“高三下晚自习的时间到了。”

“那我就不留你了。”

厉成苍说着,看了眼苏琳,“需要我顺路送你回去?”

陆时渊那边可能一时半会儿不会结束,苏羡意是等男朋友,而苏琳是他带来的,自然要问一句。

“谢谢,不需要。”

待厉成苍离开,苏琳看向苏羡意,“厉家那个小堂妹是什么情况?”

“她怎么了?”

“感觉是这位厉警官带大的,帮她找家教,下晚自习也是他去接,上次去厉家也没见到她父母,这孩子的事,她父母都不管吗?”

“不清楚。”厉家的事,苏羡意知道的不多,也没特意打听过,“可能爸妈都很忙吧。”

“他工作那么忙,还又当爹又当娘的,挺不容易。”

“……”

苏羡意一时间,竟不知该说点什么。

——

苏琳陪着她,一直等到院方与死者家属调解结束。

期间,周小楼一个病号在群里上蹿下跳,说苏琳太够意思,等她发工资,一定要请她吃饭。

苏羡意:【只请我姐?】

【也请你。】周小楼说着,还让苏琳多留几天再走。

“你明天不走,那准备什么时候回康城?那边的工作没问题?”

苏羡意看着苏琳,从苏呈生日前就来了,确实待了很长时间。

“辞职了,我现在属于无业游民。”

“爸和阿姨也没催你?”

“没有,两人还想让我在燕京找工作,说康城是小地方,留在那里,以后可能没有大的发展空间。”

“我觉得可以啊,要不你就留在这里,大家还能有个照应。”

苏羡意巴不得苏琳能留在燕京,她却只是笑了笑,“再说吧。”

想来,父母态度挺奇怪。

前段时间,还时常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去,近两天却一反常态,让她留在燕京多玩几天,说孩子都不在,两人落得清静。

陆时渊回到办公室时,已接近十二点。

当苏琳回到公寓,周小楼吃了药,早已入睡。

当她第二天起床时,餐桌上摆放着包子,还有周小楼留的便签纸:

【我满血复活去上班了,记得吃早餐,电饭煲里还有粥,等我晚上下班,给你带脆皮烤鸭。】

苏琳低笑出声,只怕是她自己想吃烤鸭吧。

她一个大病初愈的人,还想吃这么油腻的东西。

她在三人组小群里发信息:

【@周小楼,晚上别买烤鸭,我下厨,给你炒点菜。】

周小楼差点哭出声,【姐,自从你走了,你都不懂我过的是什么日子!】

【你想吃什么,我待会儿出门去买菜。】

【糖醋排骨,油焖大虾,小炒黄牛肉……】

苏羡意:【周小楼,你以为自己是在下馆子点菜吗?你把我姐当厨子啊?】

【等会儿聊,领导叫我。】

**

周小楼原本在休息,并不是工作期间摸鱼,忽然被领导叫到办公室,还有些忐忑,她的上司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平时待她也挺好。

“小楼啊,身体怎么样。”

“谢谢丹姐关心,已经好了。”

她还有些咳嗽,但不影响上班工作。

“你来我们公司也有几个月了吧,工作挺勤快的,也肯学上进,这点我都看在眼里。”曹丹示意

只有2双袜子怎么自罚*

她别站着,“坐吧。”

“好。”

“听你说话,嗓子还不太舒服,喝点水。”她说着,还给周小楼倒了杯温水。

周小楼受宠若惊,双手接过。

“近些年生意不好做,燕京这地方,公司多,竞争大,多亏了有你们这些年轻员工,这么积极努力。”

“现在有些大学生,吃不了苦,干点时间就辞职了,像你这样能吃苦的姑娘不多了。”

“又是一个人在燕京打拼,我也知道你不容易。”

周小楼端正坐好,觉得领导是要跟她聊转正的事。

这批实习生中,她表现不能说最好,也是数一数二的。

所以转正的事,她私心以为,没有太大问题。

果不其然,接下来就说到了重点。

“昨天你不在,我和部门其他人商量了一下,虽然你很优秀,但我们公司发展有限,怕耽误你,所以实习期满后,就不打算继续聘用你了。”

周小楼傻了眼,好似被人当头一棒。

彻底懵了。

握着杯子的手轻轻颤了下,差点把水给洒出来。

“丹、丹姐,您不是说我表现很好嘛?”

“可其他人表现比你更好啊,我这也是心头剜肉,迫不得已,而且昨天领导来视察,你不在岗位,所以……”

“我是生病啊,您知道的!”

“你给我假条了吗?”

她当时意识都是糊涂的,哪有精力关心假条。

况且是她主动提出让自己回去休息的,现在又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放心,你为公司工作这么长时间,虽然是实习,在你离职时,工资方面也会给予一点补偿的。”曹丹看着她,“行了,出去工作吧。”

周小楼整个人都是懵的,呆呆愣愣的回到工作岗位。

有老员工见状,低声询问,“丹姐没让你转正?”

“你怎么知道?”

“这批实习生里,有几个是托关系进来的,其他的多多少少都给丹姐示好送过东西,或是私下请她吃过饭,就你傻不愣登的,什么都不表示。”

“我……她平时对我很好啊,还经常夸我干得好。”

“不对你好,你怎么肯卖力为她加班。”

周小楼如遭重击。

“你还是外地人,一个人在燕京对吧?”

“没亲人在旁,又没背景,肯定欺负你啊,你这傻姑娘,以后去了别的公司,可别这么木了。”

“转正名单早就内定了,就是你不知道而已。”

她以前听苏羡意聊起自己上班的事,说什么职场霸凌,还觉得自己很幸运。

进了家不错的公司,领导也很好。只有2双袜子怎么自罚

如今看来……

自己简直像个傻子。

周小楼性子直爽耿介,昨天她还和苏羡意、苏琳夸自己领导体恤员工。

如今看来,自己这几个月的辛苦付出,简直是喂了狗。

她呆愣得坐在工位上,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搞懵了。

无法转正,她需要另觅工作,这哪儿是容易的事。

只怕很快房租都交不出来,她要如何在燕京生活,又该怎么和父母说这件事……

正当她发懵时,曹丹从自己的独立办公室走出来。

一手端着咖啡,一手将一摞文件递给她,“小楼,把所有文件影印一份,发给大家,待会儿开会要用。”

周围同事看过去,只觉得这小姑娘太惨了些。

曹丹说完,就喝着咖啡,走到另一个工位与其他员工交代工作。

周小楼看着面前的资料,只觉得可笑。

自己这么长时间熬夜加班,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本身就是个急脾气的人,反正都要走,性子上来,便不管不顾,直接说:

“我不去!”

众人愣住,就连曹丹都扭头看着她。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大家都看得出,周小楼是个挺有个性的姑娘,只是工作时,却任劳任怨,挺能吃苦,所以同事对她印象都不错。

“周小楼,你在说什么?”曹丹笑着看她。

“谁负责这次会议,资料就该谁准备,不关我的事。”

“你……”曹丹微皱着眉,“你目前还没离职,还是我手下的员工,我让你去影印资料,你听到没?”

被手下的员工这么反抗,曹丹也觉得有失颜面,权威被挑衅!

态度瞬间强硬起来。

“我说了,不去!”

“你再说一遍。”曹芳气得脸都青了。

“这个月我一共工作了26天,加班17天,麻烦您让财务部将我应得的工资拿给我,至于什么离职补偿我不要了!”

周小楼直接扯下脖子上的员工证甩向她,“去你的,老娘不伺候了。”

曹丹为了避开甩来的工作证,身子一躲,结果手里的咖啡泼洒出来,溅湿了她的衣服,气得她着急跳脚,“周小楼!”

“你爱找谁找谁。”

周小楼性子上来,直接把文件也甩给了她,抓起包就往外走。

“你……你给我等着。”曹丹气结,不停擦着衣服上的咖啡渍,周围有同事试图帮忙,也被她推了出去,“别弄了,越擦越脏,知道我这衣服多少钱嘛!”

周小楼扭头看了她一眼,“对了丹姐,你身上的衣服是假货。”

“你放屁,这是我托人从国外买的。”

扯到这个问题,曹丹瞬间炸了,她毕竟是个小领导,怎么能允许被人质疑穿假货?

“就是假的!”

“我本来还想给你写个推荐信……”

“你这种人写得东西,我不稀罕。”

曹丹气炸了,伸手指着她,“你以后别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是吗?我们走着瞧。”

放狠话、气死人这种事,她素来拿手。

反正周小楼拿着东西,潇洒离开,根本不理会她是如何着急跳脚。

怼完,心里舒服了。

只是出了公司的门,她长叹一声,自己是爽了,可以后怎么办啊。

可若是不出了这口气,她估计会被憋死。

……

三人组群里,苏羡意和苏琳还在聊天。

周小楼:【姐们们,我辞职了!】

群内安静了数秒,苏羡意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周小楼,你什么情况?你不是快转正了吗?”

“遇到个垃圾领导,我没给她送礼,转正名单没有我,我就甩手不干了。”她语气潇洒。

“你被欺负了?”

“谁能欺负我啊,我把她气得不轻,估计她现在高血压都要犯了。”

周小楼回到公寓时,开门进屋就闻到了一股鲜甜的鱼汤味,苏琳正在厨房忙活,见她回来,什么都没问,只看了她一眼,“去洗个手,马上就能吃饭了。”

“好。”

“我给你买了烤鸭,不过你大病初愈,别吃太多油腻的。”

人在脆弱时,大概最听不得这种话,她瞬间觉得眼眶有些发热,走到苏琳身后,轻轻抱住了她,“姐,谢谢你。”

结果,

在这种感动温情的时候,苏琳忽然来了句:

“你别把粉底蹭到我衣服上。”

苏羡意有些担心周小楼,中午下班休息时间,特意开车赶过来看看,毕竟某人刚生了病,如今屋漏偏逢连夜雨,也是可怜得紧。

结果进去后,就看到某人气呼呼得掐着腰。

凶巴巴得盯着苏琳。

而周小楼在吃完饭,兑水吞药时,一次性吞服太多,还差点被药片给噎住了。

苏羡意叹息着:“小楼,你最近是怎么回事?好像特别倒霉。”

“我也觉得最近很惨,我准备下午去泡个澡,去去晦气,然后开开心心去帮陆姐姐试伴娘服,可不能以这幅丧气样去见她,毕竟姐姐是喜事。”

苏琳:“否极泰来,你的好运在后面。”

“借你吉言。”

“因为你已经不能再倒霉了。”

“……”

周小楼差点哭了,姐姐,您嘴下能留点情吗?

苏羡意则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而事实证明,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