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门大桥祭4个小孩 全文|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来人毫不客气地撕下一条鸡腿就啃。

小师叔也不阻止,托着腮帮子,兴趣盎然地盯着来人。

来人被小师叔盯得不舒服,瞪了小师叔一眼:“小道士,你瞅啥?”

小师叔笑眯眯:“瞅你有趣。”

来人哼道:“我觉得你这小子不安好意。”

小师叔:“我怎么就不安好意了?”

来人:“你直觉你在打鬼主意。”

小师叔:“那你直觉还挺灵的。”

来人几乎要跳起来:“你果然不安好心。”

小师叔白了他一眼:“我若是不安好心,会请你们吃这么丰富的晚餐?还不在饭菜中下点儿蒙汗药什么的?”

雨墨忙道:“小道长才没有下药。小道长做饭的时候,我就在小道长身边,全程看着呢。金公子,你可不要冤枉好人。”

来人嘿了一声:“雨墨,你怎么帮着外人?”

雨墨翻了个白眼,心想你不也是个外人吗?别以为你跟我们家公子结拜了,便也是我雨墨的主子了。我雨墨才不认呢!

小师叔笑眯眯地给雨墨夹了一块红烧肉做为奖励,然后看向来人:“放心,我不会拿你们怎么样儿。我不过是喜欢看戏罢了。特别是看老鼠戏弄猫的好戏。”

来人闻言双眉一凝,看向小师叔的目光变得幽深。

标签]小师叔冲着他灿烂一笑。

来人明白,小师叔这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吃过晚饭,众人休息。

来人占了另外一个空着的房间。

小师叔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坐修炼。

到了夜半,一片安静。

忽然,小师叔出声:“请进。”

房门推开,来人进入,随手关上房门。

小师叔点着油灯,冲着来人微笑:“白五侠,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贵干?”

白玉堂道:“你果然知道我的身份。”

小师叔:“这不是很好认吗?我虽然不是江湖中人,却也听过江湖中关于白五爷的传说的。”

白玉堂:“你这小道士有些门道。看来,你也会武功。”

小师叔:“我一个人住在家中,没有点儿自保功夫怎么行?”

白玉堂呵呵:“自保功夫?只怕不止吧?”

小师叔:“你老来找我到底什么事儿?”

白玉堂:“没事儿,就是来探探你的底儿。”

小师叔翻了个白眼。

白玉堂放下了对小师叔的戒心,觉得这小道士挺有趣的,干脆跑到小师叔的床榻上坐了下来——小师叔坐在床榻对面的蒲团上——跟小师叔聊起天来。

白玉堂思维跳脱,想到什么说什么,而小师叔都能够接上话。

便是四书五经,小师叔都懂。

白玉堂聊得十分痛快,觉得这小道士很合自己的胃口,就想拉着小师叔结拜。

小师叔赶紧给推了。

你丫的怎么那么喜欢找人呢结拜呢?

先是跟卢方四个结拜,后又跟颜查散结拜,你丫的结义兄弟未免太多了吧?

话说,你跟颜查散结拜,都不通知卢方他们一声吧?

小师叔将白玉堂给哄走了,他觉得这丫的真的该小孩子没两样。

第二天,颜查散和雨墨告辞离开,白玉堂跟着他们一起走。

道观恢复平静。

几天后,蜘蛛精传来颜查散被关进牢中的消息。

小师叔知晓这是颜查散的劫数,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天气转凉,雪花飘飘散散地落下来,给大地裹上一层银妆。

山林也被白雪覆盖,不过小师叔的道观却是那一片白色中的绿色。

道观后面的园子依旧绿油油的,里面的青菜瓜果长得十分好。

进入道观,十分温暖,仿佛寒冷都被关在了外面。

小师叔去了一趟山下的镇子,让工匠给他打了一个铜火锅。

这个时候的有钱人喜欢吃披霞供,这其实就是火锅,只要将吃披霞供的果子稍微改造一下,就跟涮羊肉的锅子差不多了。

这时候没有辣椒,小师叔吃不了麻辣火锅,只能做涮羊肉锅子。

不过他早在下雪之前就买豆腐做了好些豆腐乳,如今正好用来做调料碗。

依旧是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小师叔一边烫羊肉,一边欣赏大门外的雪景。

忽然,白茫茫中出现几点黑点。

那黑点越来越近,却是几个人影。

那些人身上都带着武器,似乎在追杀什么人。

他们径直闯进道观,就要强行进行搜索。

小师叔被打断了兴致,十分恼火,一脚一个将这些人踢出了道观。

这些人知道踢到了铁板,再看道观附近的雪地上除了他们来时的脚印,没有其他脚印,知晓他们追杀的人并没有接近过道观,遂悻悻地离开了。

报复?

不存在的。

他们根本不是人家道士的对手。

小师叔回到石桌旁,正要端起碗继续吃羊肉,忽然听得一声虎啸。

跟山中的精怪们相处久了,小师叔能从它们的叫声中听出它们的意思了。

老虎叫:道长,在山里发现两个活人,一个受了重伤,一个昏迷。

想来这就是那些人正追杀的人了。

就凭那些追杀的人对自己的不敬,小师叔也要救被他们追杀的人。

看来这顿饭不能好好吃下去了。

小师叔叹了口气,放下碗筷,起身出了道观,进入深山之中。

小师叔在老虎的地盘上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十分狼狈,不过除了身上有些擦伤外,并没有其他外伤。

这人身上的衣服料子乃是锦缎,看着应该身份不低。

而他的同伴则穿着此等的料子,想来应该是他的手下。

这手下的伤挺重的,不但有内伤外伤还流血不止,若再不止血,这人绝对活不成。

也幸亏他们进入的是小师叔的地盘,这里山中的老虎狼和熊都开了灵智,在老道士和小师叔的教导下都不会伤人性命。

若是他们进入其他山林,少年能不能活下来不好说,他的手下绝对会伤重不治而死。

小师叔先给受伤的人点了穴道,止住其伤口流血,然后让老虎托着两人返回道观。

老虎嫌弃两人脏,本来不愿意的,小师叔承诺给它好处,它才乐颠颠地将两个人驼回了道观。

喜欢小师叔沉迷网络中请大家收藏:

第二天一大早,秦香莲就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

小师叔看在小孩儿可怜的份上,送给他们一些可以充饥比较耐放的瓜果。

至于面饼什么的,就没有了。

小师叔看到不会给秦香莲这么个脑袋不好的女人专门做吃食。

可不是脑袋不好吗?

还想让公主给她磕头敬茶,胆子够大的。

只凭她打着这样的主意,陈世美就不杀她都不行。

若是她没有这样想,偷偷跟陈世美相认,陈世美会派人杀他们母子吗?

应该不会吧?

毕竟要杀的话,在陈世美娶公主之前便将人杀了,不是更好一些?

麻烦也更少一些。

而且陈世美和公主成亲可不短时间了,这期间,陈世美随时都可以找人处理掉秦香莲这个麻烦。

别说陈世美将原配儿女都忘到脑后,想不起他们了。

这可是关系到欺君大罪的麻烦,陈世美怎么可能忘记?

之前没有处理秦香莲三人,就说明陈世美并不想杀他们。

后来之所以想杀他们,是因为秦香莲的想法太过大胆,绝对会得罪公主和皇家,陈世美才下杀手的。

小师叔让蜘蛛精一路跟着秦香莲,看看她会怎么做。

这秦香莲如今被小师叔的话给吓住了,再不敢像原著一样胆大包天直接跑到公主府说自己是驸马的原配了。

她带着孩子在京城中窝了几天,查清楚陈世美每天的行动轨迹后,趁着陈世美出门,让人悄悄给陈世美送了一封信过去。

陈世美果然悄咪咪地来看望秦香莲和孩子了。

秦香莲也不敢再提自己是原配,公主要给她敬茶的事情,秦香莲只哭诉自己愿意让出原配的位置,不打搅公主与陈世美的婚姻,但冬哥和春妹是陈世美的儿女,希望陈世美能够照顾两个孩子。

陈世美在没有被逼到绝路的份上,是不会对自己亲生骨肉出手的。

两个孩子大了,陈世美怕他们说错话,泄露陈世美与他们的关系。

因此陈世美不会将两个孩子接回府。

他给了秦香莲一笔钱,在京城外的一个村子里面买了房屋田地,将秦香莲母子三人安排在那里。

田地租给别人,秦香莲母子每年可以得到租子,足够他们三个的生活。

不止如此,陈世美每个月还会给他们送来月钱和吃穿用品。

有这么多钱,秦香莲就买了一房下人服侍自己母子三人。

如今吃穿不愁,还有下人服侍,秦香莲也就满足了。

她原本想过的就是这种富太太的生活。

除了没有丈夫,她其他的愿望都视线了,她该满足了。

小师叔听到蜘蛛精传回来的消息后,嗤笑一声。

道观大门被敲响,门口传来年轻男子的声音。

“请问,有人在吗?”

小师叔从房间中走出来,开口道:“有人,进来吧!”

来人该是很懂礼数的,没有主人家允许,便是大门开着,也不贸然进入。

小师叔的话音落下,门外的人就走了进来。

是一对主仆。

主子是书生打扮,二十岁左右的模样,五官端正,气质干净。

仆人是书生的书童,十一二岁的模样,长得十分讨喜。

书生见到小师叔,立刻行礼:“道长,我二人赶路错过宿头,能否在此处歇息一晚?”

小师叔眨巴一下眼睛:“山下便有村落,你们怎么不去那里休息?”

自己这家小道观,可不是在路边上啊。

书生闻言脸色有些发红,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但还是跟小师叔说了实情:“小生、小生囊中羞涩。”

小师叔明白了。

去村里人家借宿,是要给钱的。

但去庙子和道观借宿,花的钱就少了。

有的穷书生实在拿不出钱,庙里就不会收他们的钱,让寺庙赚个好名声。

小师叔对两人道:“那边有两个房间,你们随意虎门大桥祭4个小孩。”

书生赶紧向小师叔道谢,并说出自己的名字。

“小生颜查散,多谢道长。”

小师叔眨巴眨巴眼睛。

哟嚯,这又遇到一位剧情人物了。

不知道收留了这一位,会不会引来另一位呢?

颜查散带着书童选了一间屋子,他们不想给小师叔增添麻烦,因此没有动另外一个屋子。

书童雨墨是个活泼聪明且勤快的孩子,放下行礼后就跑来找小师叔,询问小师叔有什么事情给他做。

小师叔挺喜欢这个孩子的,对他道:“那你帮我烧火吧,我要做晚饭

虎门大桥祭4个小孩 全文|

了。”

至于其他事情,真没有可让人做的。

打扫之类的工作,小师叔一个清洁术就能够搞定。

雨墨是个话痨,小嘴嘚吧嘚吧很能说,不过这孩子聪明有分寸,说的都是这一路上的见闻,自家公子的私事确实一句都没有说。

小师叔听得乐呵,这孩子挺有讲评书的天赋的。

要不是知道这孩子跟颜查散的关系十分好,十分忠心,他都想将这孩子要过来了。

看在这孩子取悦了自己,小师叔晚餐做得很丰富。

炒了一个蒜苗炒腊肉,红烧了一块野猪肉,还做了一只叫花鸡,炖了一锅盐排骨汤,又炒了一个青菜。

雨墨坐在灶边烧火,闻到香气,口水直冒。

现在的道士都这么富裕了吗?

能够吃得这么好?

这小道观看起来挺老旧的啊,不像是有钱的样子。

雨墨疑惑地帮小师叔将菜端到石桌上,又去房间叫了自己公子。

颜查散看到这么多好吃的,也很吃惊。

小师叔笑笑道:“道观位于山中,打猎很是方便。”

颜查散笑:“道长乃是高人。”

这小道长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但想来跟那些江湖人士一样,很有些身手吧。

“好香啊!”

小师叔正要拿筷子,就听得这么一声。

接着大门外又进来一个书生。

这书生身上的衣服破旧,鞋子更是露了底,看起来十分落魄。

但那长相实在俊美。

小师叔见过展护卫了,确实是个大帅哥,但在俊美上,还是略输此人一筹。

小师叔一看就知道这进来的人是谁了,嘴角不由勾了起来。

而雨墨见到这个书生,小嘴不由扁了起来,双眼翻了个两个卫生球。

喜欢小师叔沉迷网络中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