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庙里面的菩萨其实就是鬼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却说唐家上下成年男丁被逮走后——没办法,基本上都参与了,所以便将人全捉了——唐家的女眷便急了,准备想办法捞人。

一说想办法,自然就想到了二房、庆安伯爵府和安然家。

当下大房三房的女眷便讨论起,该找谁帮忙的事。

大房女主人唐母首先发言,道:“找欣然丫头吧,方家虽寺庙里面的菩萨其实就是鬼有些能力,但,跟庆安伯爵府比起来,还是差多了。”

唐三婶却不赞同,道:“我看还是找你家丫头好,那个唐欣然和二房,背景虽然强些,但一直仇视我们家,现在我们家出事了,你觉得,他们会帮我们?不趁火打劫就算不错了,别忘了,现在可不是老两口能帮我们的时候了。”

唐母听了不由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那行,我们先去一趟方家,看我家丫头怎么说,要是她帮不到忙,我们再去找二房或庆安伯爵府。”

当下两房人便来到了方家,求安然帮忙。

唐家大房三房出的这个事,安然自然也发现了。

事实上,大房三房搞重利盘剥的事,安然早就发现了,并知道是二房还有唐欣然等人布的局,但这一次,安然没阻止,因为,她也觉得大房三房欠收拾,让二房等人将他们收拾收拾刚刚好。

这会儿看他们出事了,跑来找自己帮忙,安然怎么会帮呢,况且这事还真不好帮,毕竟事涉郡王,这样的人物,还不是方辰眼下能应付的,于是当下便为难地道:“我们家在京城没根基,就相公的能力,只怕是捞不出来人的,因为我刚刚派人打听了下,才知道原来你们家得罪的那个刘公子,他妹妹刚被庆江郡王世子纳为了庶妃,这事是庆江郡王世子为了替刘公子出头,向京城衙门施压的,你们觉得,我相公能跟个王爷较劲?”

唐家人之前一片混乱,根本没想到京城衙门为了个重利盘剥的事,为什么会抓自己家,毕竟那些纨绔们可都说了,京城一些高门大户,都做这事,也就是说,这事是安全的。

还正糊涂着呢,现在听说原来不是这事不能做,原来是得罪了人,一下

寺庙里面的菩萨其实就是鬼 完整版阅读

子就明白为什么了。

听说是个王爷下令逮人的,八辈子也没见过王爷这种级别人物的唐家人,自然吓傻了,当下六神无主,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那……那这怎么办?”唐母手足无措地道。

她丈夫儿子全进去了,丈夫也就罢了,那老东西死就死了,但儿子可都是她的心头肉啊,她可舍不得让他们出事啊,所以这时候便这样着急了。

唐母之所以跟唐父关系变差,是因为,来到京城后,有钱了,唐父偌大年纪,竟然还买了几个妖妖娆娆的小妾,养在后院,天天给她受气,偏偏她还不能发作,一提,唐父就骂她性妒,要休了她,说京中男人,谁家后院没几个女人的。

她指出他女婿后院就没其他女人,他侄女婿庆安伯爵世子后院也没其他女人,唐父却骂她,要觉得他们好,她嫁给他们好了,反正他是要纳妾的。

听听这叫什么话!这也是这么大年纪的人,且还是长辈好意思说的话?

偏偏她还真怕唐父休了她,毕竟她娘家跟以前的唐家条件差不多,是乡下人,无权无势的,现在唐家飞升了,唐父要想休了她,就是一句话的事。

唐父甚至不用怕儿子们反对,反正他现在有钱了,儿子们反对,将儿子们全打发回乡下,再娶新妇生新的儿子就是了,反正男人六七十岁还能生儿子呢。

忌惮唐父会把她跟儿子全赶走,所以唐母便不敢跟他呛声,但受了气,这会儿看唐父进去了,她倒是巴不得他死在了里面,到时儿子掌家,将那些妖精全卖进脏地方,大出一口恶气,还好些。

所以她根本不在乎唐父死活,只在乎儿子的。

跟她一样想法的,还有唐三婶,她进京后,跟唐母受的气差不多,所以这会儿唐三叔出事了,她也只想捞儿子,不想捞丈夫。

安然听了唐母六神无主的话,便道:“要不你去二房问问看?”

虽知道二房一直坐等这个机会收拾大房三房,但安然并未提这个事,毕竟她巴不得二房收拾大房三房,因为她自己的任务,也是收拾大房三房啊。

唐母等人看安然没办法,只得去了二房,问二房这事怎么处理。

二房看他们果然来了,不由高兴,当下便按之前早八百年就想好的说法,道:“帮忙可以,但要花钱,毕竟打点各个地方,是肯定要钱的,你们把田地卖了,各家先拿五千两银子过来吧,不想卖地,各家先拿五百亩田契过来也行,要不然,我是不可能花钱帮你们救人的,毕竟我已经给过你们很多钱了,没道理还要给。”

二房不会好说话,这在众人预料范围之内,所以这时说要给钱,他们才帮忙,大房三房也没觉得奇怪。

一边的唐三婶犹豫了会,正打算答应,却被唐母在下面轻轻拉了下,当下便打住了想说的话,然后就听唐母道:“卖地,这是个大事儿,我们先回去商量下。”

二房以为她们是一时之间,舍不得掏钱,倒也没为难她们,当下便点头道:“成,你们回去商量吧。”

反正关在牢里受苦的人又不是他儿子,他急什么,他料定她们回去商量后,再舍不得,还是会拿钱出来救人的,所以一点也不担心她们一时没答应。

大房三房的人便出了来,等离远了,唐三婶便道:“大嫂为什么阻止我同意给钱?你不会是不舍得给钱吧?不舍得不行,二房对我们有意见,不给钱,是肯定不会帮的,到时受苦的,还不是孩子们?”

唐母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不舍得给钱……”但也的确有点舍不得,毕竟唐家人都是这风格,只能吸血别人,自己哪能出钱呢,所以她就想到了另一个方法。“只是我想着,如果给钱,我女儿也能办到这事,我想把这钱给我女儿,将来等孩子们出来了,还有可能要回来;但要给了二房,将来孩子们就是出来了,我们也要不回来了,因为二房根本不会甩我们。”

喜欢快穿之不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看他们实在是想要快钱,就有人撺掇道:“不需要用到二房这个靠山就能赚到钱的好办法也有。你们也知道,京城里有钱人最多,销金窟也不少,但有些人,有时候一时手头紧也是有的,毕竟谁没个一时困难的时候,这种时候,你们要是有钱,借他们一些,过个三五日,连本带息还你们,这岂不是钱生钱的好营生?”

这人不用说了,自然是二房派的人,就想怂恿大房三房的人搞重利盘剥这种事,将来好收拾他们呢。

因为不管是现代,还是这个时代,重利盘剥都是违法的,捉到违法所得没收就算了,人还会抓起来坐牢。

不过大房三房的人不知道啊,这会儿听了,立即明白了,这不就是放贷子吗?乡下也有这样的人,以前他们就羡慕那些放贷子的,不用做事,就能钱生钱,所以这时听了这些人的提议,觉得也挺好,不过,他们也不傻,当下不免奇怪,道:“这样好的营生,应该有的是人干吧,能轮到咱们?”

他们只是奇怪,并没想到这样做违法,毕竟乡下放贷子的人多的是,要是违法,怎么不见有人逮他们——他们不知道,这个时代上层的触角伸不到乡下,所以在乡下放贷的人,才没人管,但京城不一样,想管的话,那是一抓一个准的。

那拱火的人便道:“哪有这样的好事,这种事,也不是谁都能做的,得有背景才行,没背景,借了贷子的人不还钱,你拿他有什么办法?但你们家,有方大人和庆安伯爵世子这样的背景,就不用担心对方敢不还你们的钱了。”

大房三房听了,不免连连点头,暗道是这个理。

乡下那些放贷子的,也都是地、痞流、氓那种有势力的,敢不还贷,就是一顿打,普通人也做不好这个营生。

现在自己家这背景,做这事应该也是很轻松的。

于是当下大房三房的人便准备做这事,毕竟听人说,有些急用钱的人,借出去,一年翻个倍也愿意借的,这样一来,借出去一两,收回来二两,这样好的事,谁不愿意做呢?

就是自家本钱小了点,这借出去也赚不了几个钱啊,所以当下大房三房的子弟便不免撺掇唐父和唐三叔两人,将家里的田契拿出来卖掉一点,到时将这钱借出去,一年翻个倍,不比守着那点田地出息强?

唐父和唐三叔虽有些理智,之前家里子弟说将田契拿出来卖了用了,他们没同意,但这会儿,听他们说这样能赚钱,还是心动了,毕竟,就像儿子们说的那样,依他们家的背景,拿出去放贷子,没人敢不还的,是一桩十拿九稳赚钱的行当,所以当下两家还是卖了点田契换钱,然后拿这钱借给了那些在青楼、赌场之类销金窟混日子的人。

一般基本上是借给逛青楼,或者赎青楼女子手头紧的人,极少将钱借给赌场的人,除非确定对方家里有钱,不是那种家徒四壁还不起的人。

唐家几个兄弟还是有点脑子的,知道在青楼混的,

寺庙里面的菩萨其实就是鬼 完整版阅读

一般没钱用了多半是花的太多了,家里管住了钱的,并不代表就真的没钱用了,还不起了,借给这样的人,到期了,对方想想办法,还是能从家里弄来钱还的。

但赌鬼就不一样了,不少人赌的倾家荡产了,根本没钱还的,他们也不想寺庙里面的菩萨其实就是鬼自己的钱打水漂啊,毕竟他们的目的是赚钱,所以他们自然不想借钱给这样的人,所以混青楼的人,成了他们的主要借贷对象。

结果很快就踢到了铁板。

很快就有人借了钱,买青楼女子,置外室,说一个月后自己能从家里公中支钱用了,就一定还,结果,过了一个月,那人根本没还。

因为借的数目是目前最大的,差不多是唐家兄弟手中一半的钱,这么大的数目,不还,唐家兄弟怎么能忍受得了呢,自然就跑去催债了。

结果对方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不但不还,还嘲笑他们道:“你们有来头,难道我们就没来头吗?我就是不还,你能怎么着我们?”

唐家兄弟听了这话,自然就不满了,当下便找人打他,因为在借钱给他之前,他们已经了解过了,这个叫刘公子的少爷虽有点背景,但跟那个背景有点远了,现在单纯就是个富家翁,这样的人,京城一抓一大把,他们根本不怕的。

结果这一打可不得了了,一下子就捅了马蜂窝了。

原来这个刘公子跟他家那点背景的确有点远了,但不巧的是,他家妹子刘小姐在这一个月内,竟然被庆江郡王世子纳为了妃妾——正是有这样的背景,那人才故意赖账。

因为刚进门,自然正是新鲜的时候,所以这人被打后,立马就求到了庆江郡王世子跟前。

虽然正妻的娘家人才是真正的亲戚,这些妃妾的都不算亲戚,但,算不算亲戚,端看男人的态度。

庆江郡王世子愿意给刘庶妃的哥哥体面,再加上听说唐家大房三房做的是重利盘剥的事,收拾了他们,那是为民除害,不是仗势欺人,便是宗人府方面知道了,也是要夸自己的,自然就出手了,拿了自己的名刺,着令京城衙门逮捕唐家一伙人归案,说他们重利盘剥,害了很多人。

庆江郡王世子一出手,大房三房的人自然就倒了霉了,毕竟宗室再怎么没实权,也不至于收拾不了一个平民。

很快京城衙门就派捕快围住了唐家,开始将唐家人抓捕归案。

二房听说了这事,不由高兴,暗道:好好好!本以为你们重利盘剥,过一段时间我们故意着人告到京城衙门,会出事,结果,我们还没出手,你们直接得罪人了,出事了,不用我们出手了,那就更好了。

然后他们就等唐家女眷派人过来求他们,让他们帮忙捞人,到时他们就会顺势提出,捞人要钱,让他们将田契等东西给他们,他们换成钱捞人,那样,既教训了唐家人,也将自己当年花的钱要回来了。

喜欢快穿之不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