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可以和爸爸弄吗*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换了登机牌,却没有订票出行信息?”何必也觉得很奇怪,“难道她是用别人的身份证订机票?可是用别人的身份证订机票,她怎么能上得了飞机?”

“所以她没上飞机。”何依依皱眉说。

何必顺着何依依的思路捋下来:“她还在凤岺市?”

何依依拍了一下桌子,说:“盯死了周涵。这件事情一定跟他脱不了干系。”

“他在玩什么花样呢?”何必挠了挠头,他光洁的脑门上画着一百个问号。

何依依的脑海里忽然闪过霍秉琛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心里一紧,沉声说:“四十八小时找不到李蕾,就报案。”

“好的。”何必忙答应着,又打电话加两个人去盯着周涵。

何依依从心里把这些麻烦事儿都过了一遍,问何必:“人手够用吗?实在不行,我们在本地找几个素质高的安保人员。”

“老板,你不说我还忘了。Queen说给咱们加派几个人手过来,不要钱,免费服务。好不好?”

“你们的人出马至少是七位数,不要钱怎么行?你跟斯黛拉说,人我要,钱照付。”

“好嘞!”何必很高兴,跟自家人合作总是顺手些。

“我舅舅那边有没有新的消息?霍秉琛没对盛世财团做什么吧?”

“没有,您放心。现在盛氏财阀是我们的KING亲自盯着,---绝不会有纰漏的。”

“那就好。”何依依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看着何依依一身疲惫的样子,何必劝道:“老板,咱们现在是多事之秋,您还是要注意保持体力。虽然我会24小时贴身保护您,但您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很关键。”

何依依轻笑着掰了几下手指:“要不,咱们俩健身房练练?”

“您还是先吃饭吧。”何必说着,起身打开房门,把鹿霏雨放了进来。

鹿霏雨手里拎着两个保温桶,高兴地说:“老板,今天有牛肉蒸包,凉拌牛蹄筋儿和牛尾汤。”

“嚯,罗尚礼今天怎么跟牛杠上了?”何依依笑着接过鹿霏雨递过来的包子,感叹道:“好香!对了,明总呢?他不吃饭吗?”

鹿霏雨忙说:“刚赵晋来说,明总晚上有个应酬,还叮嘱您不要忙太晚。”

何依依点点头,看着十来个雪白的牛肉蒸包,招呼道:“你们俩一起吃吧。”

“我减肥,不吃晚饭。”鹿霏雨把凉拌牛蹄筋儿和凉拌小黄瓜拿出来,又打开另一个保温桶给何依依盛汤。

“哎呀,这包子真香!我就不客气了。”何必抓起一个包子,吭哧一口咬去了一半儿。

“慢点吃,这牛尾汤也别浪费了。”鹿霏雨保温桶里剩下的牛尾汤都给了何必。

“放心,一滴都不会浪费。”何必把剩下的一半包子塞进嘴里。

趁着吃饭的时间,何依依把当前的事情捋了一遍。

除了公司正常忙的事情之外,她现在要关注的有两条线,一条线是李蕾、周涵以及他们背后的徐邵玄和终极BOSS霍秉琛;另一条线是给明景昕下蛊的小五以及她背后的蛊婆和列入嫌疑名单的叶青眉母女以及她们背后的势力。

看着何依依画在白纸上的关系图,何必喝下最后一口汤,说:“老板,这两条线极有可能是一条线。或者说,他们的终极BOSS根本就是一个人。”

“霍秉琛。”何依依咬牙说。

何必补充道:“或者是以他为首的一个团体。”

“没错。所以,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盯死这个人。”何依依手里的红笔戳着“霍秉琛”这三个字,咬牙说。

“好的老板,您放心,我一定盯死了他。”

何依依把手里的笔丢到办公桌上,说:“你去准备一下,十五分钟后咱们健身房见。”

“好嘞。”何必出门之前把餐具一起收拾出去。

何依依把手上的几份文件过完签字,把钱佩佩叫进来的叮嘱了几句关于宋沅新专辑的事情。然后去休息室换了衣裳就去了健身房。

何必的拳脚功夫有所长进。这一顿拳打脚踢下来,何依依觉得全身的骨头都透着酸疼。但酸疼中夹着的是用之不竭的力量。

“再来。”何依依活动了一下脖子。

“不行了不行了!”何必躺在地上摇头,“老板你这幅小身板儿,哪儿来这么大的力气啊?!这拳头跟铁锤一样,砸的我浑身疼!”

何依依轻笑:“你当我每天那么多饭,是白吃的?快起来,再陪我打一轮。”

“您饶了我吧!”何必举手投降,“我叫两个人来陪您打好不好?”

“也行。”大战前夕,何依依想试试自己身体的极限在哪儿。

何必咬着牙爬起来,拿过自己的手机喊人。

几分钟后,两个安保人员进了健身房:“何主管,有事?”

“来陪老板练练拳脚。”何必大手一挥,把阵地交给了兄弟。

“Why?”

“What?”

两位金发碧眼的帅哥茫然地对视了一眼,又齐刷刷的看向何依依。

何依依轻笑:“怎么,瞧不起我?”

“你们两个一起上,不用担心。看我这儿,这儿,这儿——都是被老板揍的。为了让老板放心,你们应该使出所有的力气!快!”何必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吆喝着。

两个欧洲帅哥再次互相对视一眼,依旧没敢动手。

何依依等的不耐烦了,直接大喝一声,抬脚就踹过去。

出于本能的防范,其中一个安保人员侧身躲闪,然而终究是慢了半步,被何依依一脚踹在胯骨上,疼的直咧嘴。

于是反击。出于本能的反击。

然而出乎二人意料的是,他们的反击毫无用处,因为他们的拳头和脚根本挨不到何依依。

她的速度太快了!

不管是躲闪还是进攻,都快得让人看不清楚。一顿噼里啪啦的过招,两个人基本都是在挨揍。

“啊——我不行了!”一个人先倒下。

“呃~我也不行了……”另一个随之倒下。

何依依呼了一口气,收回拳脚,叹道:“何必,他们比你差远了。”

“老板,您今天的运动量也差不多够了,就到此为止吧。”

“嗯?”何依依挑眉看着何必。

何必无奈地摇头:“我怕你再打趴下两个,明天出门,咱们人手就不够了。”

“好吧。给这两位兄弟两天假,让他们去明德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检查身体就不必了,好好休息一晚上就足够了。”何必扭头用英文跟两个人说了几句,两人互相搀扶着出去了。

“这……什么情况?”宋沅在门口看着两个一瘸一拐的安保人员,又看向何依依。

“啊,没啥事。”何依依把护腕摘下来丢到一旁,又拿起毛巾擦了一把脖子上的汗。

“我回来的时候路过猫语咖啡店,给你带了一杯奶茶。”宋沅伸手把袋子里的一杯奶绿拿出来送到何依依面前,“半糖,买的时候是热的,现在应该不烫了。”

“谢谢。”何依依接过来喝了一口,“不错,是我喜欢的口味。”

“你们聊,我出去一下。”何必拿着自己的毛巾出去,顺便带上了房门。

何依依转身婚后可以和爸爸弄吗去墙边的排椅上坐下,问宋沅:“找我有事?”

宋沅有点犹豫地说:“也……没什么大事,

婚后可以和爸爸弄吗*

就是有一首MV筹备好了,我想请你来做女主角。”

“没问题。”何依依一口答应。

“谢谢。”宋沅松了一口气。

何依依好笑地问:“跟我这么客气干嘛?你的专辑赚钱,有公司的一半呢。而且,我是有要求的——以后公司新人需要你带的时候,你能跟我一样就行了。”

“这是我义不容辞的事情。”宋沅忙说。

何依依按了按宋沅的肩膀,把自己的力量传递给他:“嗯,你新专辑的歌我都听过了,每一首都很好。钱佩佩给你做的营销策划也不错,虽然现在是网络的时代,专辑的发行量已经不能跟前些年比了,但你这张专辑一定会大卖的。”

“谢谢。”宋沅用力的点了一下头,“谢谢你,依依。”

“都说了不用客气。”何依依拍了拍宋沅的肩膀,“好了,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休息。”

“你呢?不回去吗?”宋沅又问。

何依依盯着宋沅,狐疑地问:“你怎么心事重重的?是……因为纯子吗?”新专辑一切都顺利,那么只有感情的事情了。

“她妈妈在催婚,但是我……不想这么早结婚。”宋沅说着,低下了头。

“你不想结婚,还是不想这么早结婚?”何依依打量着宋沅的神色。

宋沅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都不想。”

“你是不想结婚,还是不想跟纯子结婚?”何依依又问。

宋沅抿了抿唇角,再一次犹豫之后,沉声说:“都不想。”

“你!”何依依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宋沅的鼻子问:“你在敷衍纯子?!我告诉你宋沅,老娘此生最恨渣男!你不喜欢纯子怎么不早说?!你……”

“我早就说了!我不喜欢她!”宋沅低吼一声打断了何依依的话。

“你……早就说了?那纯子为什么……”何依依一脸不信,她一直以为高纯子跟宋沅正经的谈恋爱呢。

喜欢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请大家收藏:

霍秉琛对何依依的反应十分惊讶,惊讶之余就是好奇。

“何小姐,你怎么了?”他凑近了两步。

“抱歉,她有点低血糖,喝口糖水就好了。”明景昕抬手拦住霍秉琛的靠近,然后弯腰把何依依抱起来就往后面走。

赵晋,鹿霏雨一左一右护着二人,在工作人员反应过来之前离开录播室,进了后面的休息室。

霍秉琛一个人被丢在录播室,有点莫名其妙。

幸好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及时赶过来招呼他去休息室卸妆。

“那位何小姐没事吧?”霍秉琛问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微笑着给出官方的解释:“伊殿老师连着赶通告,中午没来得及吃饭,所以有点低血糖,霍先生别担心。”

“你们的艺人工作都这么拼的嘛?”霍秉琛又问。

工作人员微笑解释:“压力大嘛。我们这种综艺节目还算是好的了,如果进剧组的话,更累更苦都是有的。”

“还真是辛苦。”霍秉琛没有再多问,目光却盯着何依依进的那间休息室。

“霍先生,您的休息室在这边。”工作人员礼貌地指了指对面的房门。

“好的。”霍秉琛转身之前又看了一眼何依依的休息室一眼。

此时,何依依已经缓过神来。

她抬手敲着脑门自责着:“我真是没用。”

“好了,别敲了。”明景昕攥住了她的手,“本来你这样做就是冒险的。能有这样的效果已经很好了。”

何依依摇头:“节目组太不给力了,我可以再挖一挖他在战场上的那些事。”

明景昕把一杯热可可送到何依依嘴边,低声劝道:“节目组同意海铭的推荐让你来主持这档节目,已经是给足了我们面子了。他们邀请霍秉琛做嘉宾,是为了霍秉琛将来跟凤岺市慈善项目的合作。你把人得罪狠了,表面上可不好收场。”

“我知道。”何依依点点头。

休息室的门被敲响,明景昕扭头问了一句:“谁?”

“明老师,是我。”门外传来节目组副导演孙敏的声音。

明景昕看了一眼赵晋,赵晋去把门打开:“孙副导,请进。”

孙敏拿着一杯热奶茶进来,关切的问:“伊殿老师没事吧?”

“没事,忽然有点低血糖,应该是忘了吃午饭的缘故。”

孙敏忙道歉:“怪我怪我,这一期节目安排的太紧了,忘了提醒您吃饭。刘导和林总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说晚上请您吃饭赔罪。”

何依依歉意地笑道:“赔罪之说无从说起。至于吃饭,真是不好意思,前天就约好了BY集团广告部总监,而且这个广告是我好不容易拿下的,得罪不起。麻烦孙姐你跟刘导和林总说一声。改天我做东,地方随便挑。”

“啊?可是林总已经订好了地方,而且今晚霍先生也跟我们一起吃饭。”

何依依暂时不想跟霍秉琛再碰撞什么,于是更加笃定地说:“抱歉,今晚真的不行。”

“那好吧。”孙敏遗憾地叹了口气。

鹿霏雨非常有眼色的上前提醒:“老大,时间差不多了。”

何依依起身对孙敏说:“那我先告辞了,不好让甲方一直等。”

“好。伊殿老师慢走,明老师慢走。”孙敏一直送二人进了电梯方才转回。

何依依跟明景昕直接进地下停车场上车。

车门一关上,何依依立刻拿出手机给文煜打电话。

“哈喽,依依。”文煜轻松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同时他那张干净阳婚后可以和爸爸弄吗光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文煜哥,刚才的录制视频你看了吧?”何依依紧张的像是一个期待分数的小学生。

文煜不吝赞赏,竖起大拇指轻笑道:“嗯,看到了。不得不说,你是一个优秀的学生。我交给你的东西,你发挥了百分之八十。”

“谢谢,我觉得我还是太紧张了。”

“毕竟你只学了两个小时,这已经非常厉害了。”

“你有没有感觉霍秉琛奇怪的地方?”

文煜想了想,说:“我初步判断,这个人应该拥有双重人格。但具体是怎样的,还要面对面的聊过才能下结论。”

“我也觉得他有双重人格,他说话的声音和语气都会变化。但是这种变化的原因令人捉摸不透。”

何依依

婚后可以和爸爸弄吗*

认真回想着霍秉琛在做节目时的前后变化,他的情绪变化明显,但说话的声音却一直没变。直到录制结束,灯光按下去后,他对自己那句关心的询问,忽然变成了魔鬼的声音。

难道黑暗,对他也有特别的影响?

“理论上讲,像他这样在死亡的漩涡里挣扎过的人,心理上多少会有些阴影。但不排除他经过治疗已经痊愈的可能。所以,双重人格的说法只能是推测。我下个礼拜会到凤岺市,如果这个人还在那里的话,可以约他见个面吗?”

何依依摇摇头说:“等不到下个礼拜,他明天就离开凤岺市了。龙都有个慈善拍卖会,是他们的慈善基金主办的。”

“是不是下周二晚上,在龙都饭店的那个拍卖会?”

何依依不确定,扭头看明景昕。明景昕凑过来说:“是的。你也拿到了请柬?”

“我刚推掉这种无聊的应酬……”文煜无奈地揉了揉眉心。

“那就再争取回来吧?”何依依笑道。

文煜摇了摇头,一脸嫌弃地说:“实在懒得去应付这些无聊的事情。”

“看在顾阿姨的面子上,帮个忙呗?”

“好吧。这次算你欠我一个人情。”

何依依比了个OK的手势:“没问题。下次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义不容辞。”

挂掉跟文煜的视频电话之后,何依依又问明景昕:“孟蝶有没有什么消息?”

“没有。小五一直跟她在一起,没有任何异常。”

“这件事情会不会跟霍秉琛有关系?”何依依皱眉问。

明景昕摇摇头:“我的直觉是关系不大。他想要入股明氏,完全没必要用这种手段。”

“除了这个霍秉琛之外,你也没得罪过谁了吧?”

“怎么没有?”明景昕漫不经心的笑了笑,说:“明家旁支子弟,或者邵家,以及叶青眉母女。”

何依依细细的思量之后,冷笑道:“这两家里面,柳瑶在西南的势力更大一些。而且下蛊不是为了要你的性命,只是为了控制你的感情。这倒是有点叶青眉的意思了。”

明景昕笑了笑,没说什么。

何依依还想说什么,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立刻接了起来:“容轶,怎么了?”

容轶没有废话,直接说事儿:“依依姐,那个李蕾从周涵家里出来了,拎着个行李箱,好像是要出远门。”

“好的,我知道了。你继续盯着周涵家,李蕾的事情我来处理。”何依依挂掉电话就找何必,让他安排人跟上李蕾。

一个小时后,跟着李蕾的人打电话过来,说李蕾进了机场。

何依依听了这话皱起了眉头,问明景昕:“有没有办法查一下她买了去哪儿的机票?”

“涉及个人隐私,要查的话有点麻烦。”

“想想办法嘛,我总觉得她这个时候出行,太蹊跷了。周涵不是一直困着她,不许她出门吗?”何依依翻着手里的电话号码,捉摸着该请谁帮忙查这件事情。

“让贾正昊想办法,找个理由起诉李蕾,这样就可以查她了。”明景昕提醒道。

“好。”何依依立刻翻出贾正昊的号码拨出去。

·

当晚,何依依跟BY的广告部总监一起吃了饭,把后续的拍摄时间敲定下来。

饭局结束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原本想着直接回小公寓休息,没想到何嘉庸来电话让两个人都回去一趟。理由是陈溯风一天没吃饭,闹着要见小五。

何依依想了想,对明景昕说:“要不去酒店接上孟蝶跟小五,一起回八号别墅?”

“你怎么对陈溯风这么纵容?他要怎样就怎样吗?”明景昕不高兴了。

何依依看着吃醋的某人,笑着按了按他的手:“我是觉得把陈溯风也送到酒店跟孟蝶一起,有些不合适。毕竟孟蝶情况特殊。”

“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小孩子不听话,揍一顿就好了。”明景昕说完,冷笑一声又补上一句:“一顿不好,就两顿。”

“……你怎么可以这样?”何依依惊讶地看着明景昕。

“怎么了?他无理取闹,难道就由着他?”明景昕反问。

“你太暴力了。以后我们有了孩子千万不能让你带……”话说出口,何依依才发现自己秃噜嘴了,忙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呸!瞎说什么呢!”

“哈哈哈……”鹿霏雨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鹿,喝口水。”赵晋忍着笑,把一瓶矿泉水塞进鹿霏雨的手里。

明景昕则攥住何依依的手,心疼的说:“干嘛打自己?疼不疼?”

“你……起开!别管我!”何依依挣脱了他的手。

明景昕凑近了她的耳边,小声说:“放心,将来我们的孩子,我会好好教他们,绝不让他们跟陈溯风一样胡闹。所以他们也基本不会有挨揍的机会。”

陈溯风的事情是小事,当晚何必就安排人把他送去酒店跟小五待在一起。

明景昕又给酒店打电话,给孟蝶安排了两个专门的服务生,每天帮她照顾两个小孩。

何依依忙的脚不沾地,公司各项工作都迫在眉睫,她不但要照顾好盛华裳跟何老爷子,还要跟墨裳开会,讨论定夺周氏未来的几个重要项目。

说起来,这并不是她不放心墨裳的商业头脑,而是她重生而来,脑子里带着前世的记忆,当然知道什么生意好做,哪项投资不能碰。

毕竟强敌环伺,除了霍秉琛还有邵家,叶家以及孙凌等人虎视眈眈,这种非常时期,周氏的每一笔投资都不能马虎。

忙了一天,眼看着窗外的夕阳渐渐地收敛光芒,天空染上了一层烟紫色。

何依依伸了个懒腰,靠在办公椅上,缓缓地揉着酸胀的太阳穴。

手机铃响,她扫了一眼,按了免提。

“喂,何总。对李蕾的起诉已经提交了,但是没查到她的购票信息。你确定她昨天乘飞机离开凤岺市了吗?”

“没查到?这怎么可能?”何依依对何必的手下还是信得过的,专业的安保人员,不可能盯一个人都盯不住。

“确实没查到她的出行信息,不但机场没有,高铁也没有。我已经申请对她的手机进行追踪了。目前尚没有信息回馈。”

何依依轻笑道:“你别幼稚了,她如果想要摆脱追踪,肯定第一步就把手机换了。”

“这倒是。那我就没办法了。”贾正昊无奈地说。

“我知道了,这事儿我叫其他人去办,你忙你的吧。”何依依挂了电话之后,又拨通了何必的手机,“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一分钟之后,何必敲门进来。

“老板,找我有事?”

“李蕾没有离开凤岺市,机场和高铁都查过了。没有出行信息。”

“这怎么可能?艾伦亲眼看着她拎着行李箱进了机场。”

“看见她换登机牌了吗?看见她进安检了吗?”

“我问问。”何必忙给艾伦打电话,把何依依的话问了一遍。

“我是看见她在自助服务台换的登机牌,她在安检排队的时候一直往后看,我怕她发现我,就躲的远了些……没看见她进安检的过程,但她一定是换了登机牌。”何必的手机直接开了免提,艾伦说话何依依也听得很清楚。

挂了电话,何依依迷离地看着何必,说:“这么说,李蕾是在机场凭空消失的?”

喜欢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