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住用羽毛挠尿囗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你为了活命,就不顾他人死活?你把别人的死,当成你续命的交换筹码?我就想问问你,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你害死这么多人,你活得心安吗?”王侦件强忍着愤怒,瞳孔里燃烧着熊熊怒火。

听闻周永生的这番回答,我们也是相当愤怒,这个周永生,可以说是毫无人性,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不惜害死其他人。

周永生低下头,神色哀伤地说:“我知道我很自私,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可是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啊!上半辈子我拼了命的奋斗,好不容易才奋斗出今天的家业,但是我什么都没来得及享受,我就要死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我冷眼看着周永生:“每个人的命,都是上天注定的,你以为你能逆天改命吗?你以为那个张老五真的能够为你续命?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阎王要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所以,张老五跟你所说的续命,根本就是屁话!”

“啊?!”周永生抬起头,一脸惊讶地说:“不可能!这不可能!他是真的能够帮我续命的!医生原本说我顶多还有两个月的寿命,但是张老五上次给了我一颗灵丹,我服下之后,现在已经活过两个月了。正因为这件事情,所以我才信任他,死心塌地帮他做事!”

我冷笑着说:“这个世界上,只有害人的毒药,没有让你续命的仙药,他给你的什么灵丹妙药,不过是延缓你病情的恶化时间而已!你的眉心中间,已经浮现出了象征着死亡的黑气,以我对你的观察,你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不会超过一个月!”

“不!这不可能!你骗我!这不可能!张老五说过会让我长命百岁的!他还说,能够让我一直活下去!我还给了他一大笔钱,他不可能骗我!不可能骗我!”周永生情绪激动,脑袋摇晃得像拨浪鼓。

我眯起眼睛,追问道

绑住用羽毛挠尿囗 最新章节,

:“他为什么说能够让你一直活下去?”

周永生说:“他上次跟我说,他跟东北最大的鬼王是朋友,只要我好好跟他合作,他可以让鬼王复活我,让我可以一直坐稳冰城首富这个位置!”

张老五说的这个鬼王,应该就是司马家族的族长司马空,没有想到,张老五这个邪道,居然跟鬼族联系上了,而且还跟司马家族联手合作。干掉冰城本地的这些抓鬼人,扫清障碍,应该是他们计划的第一步吧!

我扬了扬下巴,问周永生道:“你觉得张老五为什么会找你合作?冰城这么大,为什么他不找其他人?却偏偏找上你呢?”

周永生挠了挠脑袋:“为什么?”

我轻蔑地笑了笑:“我都不知道以你的智商,是怎么当上企业家代表的?又是怎么把冷冻厂做成这么大规模的?张老五找上你,是因为你是冰城的首富,他来找到你,除了利用你之外,更大的想法应该是鸠占鹊巢,取而代之,霸占你的产业!从头到尾,张老五都不是真正的想要帮你,你不过是被他利用的一枚棋子而已,明白吗?”

“不!我不信!我不信!”周永生嘴上说着不信,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他不是不相信我所说的话,而是不愿意面对现实。

慕容灵走到周永生面前,掏出手机,手机里面,是屠宰场的照片,那十多具血淋淋的尸体,就那样悬挂在铁钩上面。

慕容灵恨声对周永生说:“姓周的,你睁大眼睛看看,这十多个人,他们全都是因你而死!他们做错了什么?他们驱邪抓鬼,在暗地里保护广大人民的安全,他们是一群正义之士!但是,就是这样一群正义之士,却被你骗进陷阱惨遭杀害!他们是被你和张老五联手杀害的!虽然你没有亲自动手,但是你的手上,也沾满了他们的鲜血!如果,你还有一点点人性,你还有一点点良知,你就应该站出来,帮助我们,一起对付张老五!”

周永生低着头,沉默不语。

就在这时候,周永生的手机响了起来,王侦件扬了扬下巴,让刘佩佩帮忙把他的手机递过来。

周永生看了一眼电话,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公司副总打来的!奇怪,这个时间点他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接电话!”王侦件说。

周永生抿了抿嘴唇,接起电话,几秒钟后,周永生爆发出惊天怒吼:“你说什么?!”

但见周永生脸色大变,像是听闻了一个极其震惊的消息,他愤怒地将手机摔在地上,双手抱头,突然失声痛哭。

几十岁的男人,什么风风雨雨没有经历过,但是现在,周永生却哭得像个无助的小孩。

“发生什么事了?”王侦件问。

周永生一副情绪崩溃的样子,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只是一个劲地说着:“没了……没了……什么都没了……”

“什么都没了?到底是什么没了?”王侦件问。

周永生痛哭绑住用羽毛挠尿囗道:“有人卷走了公司的所有资料档案,公章……还有……存款……旗下所有的财产都被人偷偷转移了……”

“谁干的?”王侦件问。

周永生突然火山爆发似地怒吼:“除了张老五那个混蛋,还会有谁?一定是张老五!一定是张老五干的!老子要杀了他!老子要杀了他!”

周永生瞪红了眼睛,眼眶仿佛都要裂开了。

我摇了摇头,冷笑道:“看吧,果然被我说中了,刚才我就跟你说过,张老五为什么会选中你,肯定是有他的目的!当然,张老五一个人干不成这件事情,我估计你公司里的那些下属,全都被张老五威逼利诱拉拢过去了。等你死了,张老五就是冷冻厂的最大老板!”

周永生一声长叹,突然抬手,狠狠扇了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糊涂!我真是糊涂啊!我怎么会糊涂到帮这种人做事?我怎么会听信这种邪魔歪道的谎言?我真是一个大傻叉!”

喜欢黄泉阴司请大家收藏:

保安都被王侦件收拾了,谁还敢来赶我们?

王侦件大步流星上了二楼,指着那个中年男人厉声喝到:“周永生!”

中年男人怔了怔,随即说道:“我不是周永生!”,然后转身撒丫子就跑。

如此拙劣的演技,怎能骗过王侦件,王侦件快步追上去,周永生闪身跑进卧室,反锁上房门。

王侦件来到门口,恼火地骂道:“我数到三,你若是不开门,我就砸烂你的门!一!”

“二!”

“三!”

王侦件说到做到,一脚飞踹在门锁上,房门应声而开。

王侦件正准备冲进去,忽听砰的一声枪响,一道火线从房间里激射而出,幸好王侦件反应极快,脑袋一偏,那道火线贴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

我们微微一惊,没想到周永生的家里还藏有枪支。

王侦件勃然大怒,如同一头猛虎,旋风般冲进卧室。

只见卧室的窗户大开着,寒风从外面倒灌进来,周永生不见了踪影。

王侦件追到窗边,探头一看,就看见穿着睡衣的周永生竟然从二楼跳了出去,在雪地里一瘸一拐的往前跑。

“站住!”王侦件指着周永生大喊。

周永生听见王侦件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举枪便打。

王侦件缩回脑袋,子弹击碎了窗户。

这一次,王侦件不再跟周永生客气,直接拔出配枪,纵身跃出窗户,从二楼跳了出去,在雪地上翻滚一圈之后,单膝跪在地上,对着逃跑的周永生开了一枪。

砰!

一条火线贴着雪地激射而出,精准命中周永生的右小腿。

“啊呀——”

周永生一声惨叫,捂着腿倒在地上,手枪脱手飞出老远。

周永生在雪地上奋力爬行,想要重新捡起手枪,他流血的右腿在雪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就在周永生的手指刚刚触碰到手枪的时候,一只军靴踩在他的手背上。

周永生惊恐地抬起头,看见王侦件那双鹰一样的眼睛,正冷冷盯着他。

周永生打了个冷颤,不等他反应过来,王侦件已经抓住他的后衣领,将他提了起来,然后在雪地里拖着走。

“放开我……放开我……杀人啦……杀人啦……”周永生大喊大闹,王侦件一记手刀砍在周永生的脖子上,周永生顿时闭上了嘴巴。

王侦件拖着周永生,回到俄式小洋楼,将周永生像死狗一样,扔在客厅地上。

“弄醒他!”王侦件在对面沙发坐下。

刘佩佩走上前,左手抓住周永生的衣领,

绑住用羽毛挠尿囗 最新章节,

右手来回几个大耳刮子,直接把周永生给扇醒了。

周永生睁开眼睛,看着我们,一脸惶恐地说:“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想要钱是不是?我有钱,我给你们钱……”

王侦件冷冷道:“你看我们的样子,像是打家劫舍的吗?”

周永生尴尬地动了动嘴角:“确实不太像!”

王侦件说:“至于我们的身份,你不需要知道,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如有半句谎言,那就是这个下场!”

王侦件拔出军刀,唰唰旋转两圈,猛地将刀子插在一颗大冻梨上面,汁液横飞。

周永生变了变脸色,苦着脸说:“我的腿……在流血……能不能先帮我止血……要不然失血过多,我会死的……”

“你本就该死!”慕容灵生气地说。

王侦件给刘佩佩使了个眼色,刘佩佩走过去,用绷带帮周永生止住血,然后对他说:“血暂时止住了,但子弹要动手术才能取出来,如果你不想这条腿废掉的话,那你就老老实实回答我们的问题,早点答完,早点去医院做手术,明白吗?”

周永生点点头:“问吧!”

王侦件开门见山地问道:“冷冻厂里的那十多具尸体是怎么回事?”

周永生低下头,紧抿着嘴唇,战战兢兢地说:“不关我的事……那些人……不是我杀的……”

王侦件冷哼道:“我知道不是你杀的,你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但他们却是被你诱骗过去的,对不对?你找到这些能人异士,出马绑住用羽毛挠尿囗弟子,开出一百万的暗花,让他们帮你去冷冻厂抓鬼,结果在冷冻厂设下埋伏,以至于这些人去一个死一个!所以,虽然这些人不是直接死在你的手上,但你也是凶手!”

说到这里,王侦件猛地一拍桌子,吓得周永生打了个哆嗦。

王侦件伸手指着周永生:“说!害死他们的到底是什么人?幕后凶手到底是谁?你在跟什么人合作?”

周永生沉默片刻,幽幽说道:“这确实是一个圈套!但……但我并不想杀他们,是有人叫我这样做的……”

“别磨磨唧唧的,告诉我,这个人是谁?”王侦件喝问道。

“是一个道士!具体叫什么我不知道,我叫他‘张老五’!”周永生说。

“张老五?!”谢一鸣霍然抬头看着我。

我的脑子里飞快闪过几个人名:潘老二、郑老三、庞老四、封老六、童老七……

“是不是崂山派的人?”谢一鸣问我。

我微微扬起嘴角:“很有可能!好巧不巧,我们碰上的崂山七子里面,刚好缺了老五!”

“崂山七子是什么来头?”王侦件回头问我。

谢一鸣插嘴道:“从崂山派出来的七个邪魔歪道,专门修炼上古邪术,十分歹毒,我和我师父已经联手干掉了五个,现在还没碰上老大和老五,周永生所说的这个‘张老五’,很可能是崂山七子之一!”

王侦件鹰一样的眼睛,冷冷盯着周永生:“周老板,别的不说,几亿身家你是有的吧?你堂堂一个成功企业家,为何会跟这种邪魔歪道混在一起?又为何会沦为邪魔歪道的帮凶?你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人感到费解!”

周永生重重地叹了口气:“之前我去检查身体,发现自己得了绝症,后来这个张老五找到我,说他可以帮我续命,但要我帮他做事,作为交换条件。我一心想要活命,就……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喜欢黄泉阴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