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房子干了女中介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时间过得真快,吴浩宇转眼就在内蒙古的一个煤矿里做劳改煤矿工就是一年了。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他常年在地下煤矿的轨道里挖煤运煤,终日与煤相伴,他想什么也因为煤矿下的冲击声,吵得他心情不宁。

只能看着一筐筐的煤,装在煤篓里,被人催魂一样的催着:

“嘿嘿嘿,想什么呢?这里不是发呆的地方,你给我机灵点,看着点,把多出来的煤运出去,还有,离开我们的钻机远一些,万一钻到瓦斯,发生爆炸可不是玩的,小命都不保,知道吗?”

吴浩宇只能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个年长的老大哥,点头称是,然后赶紧挑着煤篓去旷道边的轨道,将煤块倒进运煤轨道车里,一担两担三担,直到装满轨道车,然后启动轨道车按钮,让轨道车运煤出矿道。

吴浩宇也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见到外面的阳光了,一直默默坚守着自己的工作岗位。

凡是来这里工作的人,都是刑期比较长的犯人,不是杀人犯,就是致残别人的人。他在这里面是唯一一个没有伤人的犯人,因此觉得自己的量刑还是比较重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服气。但他已经是这样了,又有什么办法。

转眼又是八月十五,煤矿放假两天,张监工找到他说:

“吴浩宇,我们收件室刚收到你一封信,是你前妻寄来的,你要不要看看?”

[标买房子干了女中介签:p标签]吴浩宇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张监工递过来的信封了。

张监工笑了笑,就说:

“对了,今天是中秋节,放假两天,你可以去电话亭打电话回家,去对面的小店买一张电话卡,就能拨号打电话了!对了,等下你去食堂吃饭时,领一盒月饼,今年是你第一个中秋节,要好好享受!没事,我就先走了!再见,祝中秋愉快!”

张监工说着挥手告别了。

吴浩宇撕开信封,展开信,只见信上写着一行行娟秀的字迹。一看就是田翠英的笔迹,他不自觉的笑了笑,还没有笑出声来,脸色就变了,只见上面写着:

吴浩宇:本来想展信问好的,可惜,你不值得我这样问,因为你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眼看着你去坐牢家里孩子没人管,我马不停蹄地赶来照顾咱们的孩子小光,而你却不把自己的罪行跟我交代清楚,一味的告诉我,姐对你不好,让你获刑太重。

唉!都怪我太蠢,蠢得相信一个没有人性的家伙的话,导致我终生遗憾!就是因为你,我才记恨大姐,口无遮拦的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孩子们听了后,就继续找王越欣的麻烦,本来这事不该发生的,可以避免,但它还是发生了!

从探监回来后的第二天,我就很气愤的跟你妈吵了一架,并且说了叫姓王的滚蛋的话,谁知道我跟你妈吵架的话,被孩子们听去了,他们就暗暗的联合起来对付王越欣,去后山捉蜥蜴,放在王越欣的书包里,文具盒里,想吓唬吓唬一下小女孩。

谁知道王越欣的同桌关之平却插手将他们的蜥蜴弄死了,吴晓秋是王越欣的同班同学,看到这样,放学的时候就叫晓夏晓光在路上堵住了关之平,要教训教训他,结果关之平说他叔叔是抓你的警察,于是乎,就叫晓光为你

买房子干了女中介 完整版,

报仇。

晓光是个善良的孩子,他下不去手,不肯打关之平,结果晓夏说他是怂包,是孬种,就一脚把晓光踹到了山沟沟里去,那豹子坳的山沟沟下,全是怪石横生,摔下去就头骨开裂二处,肋骨摔断三根。

晓光被紧急送往医院,其他的过程太多了,我也不想多说了,儿子晓光拜你所赐,医疗费花了六十多万,治疗途中生出很多波折,孙秀萍一听去北京瑞士治疗,花几十上百万的医疗费,就直接拒绝不给治疗了,我们为此大打出手,双方都打进了医院。

后来孙秀萍出院就跑路了,还好浩然哥回来出钱给儿子治疗了,儿子那时谁都不认识,只认得我一个人了,虽然孩子恢复了记忆,但我感觉他脑子没有以前那么灵活了,考虑什么事情总是慢慢的,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有可能他这一辈子都没有灵活的一天了!

你看看,儿子晓光被你害成这样,你满意了!你为什么死活都不承认自己的错误?你坐牢也就算了,还把儿子也搭上,要是儿子好不了,老娘也跟你好不了!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还有大姐住院的时候跟你借过钱,生死关头,你都没有借钱给她,你明明手里偷来大姐的二十万,你见死不救,你,你是个人渣!渣渣渣!

后面是一份协议,内容的大概意思是吴浩宇刑满回来时,两个儿子不归他,儿子也没有赡养他的义务,理由是,他害得儿子差点成白痴,没有做父亲的资格,理应受到惩罚,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吴浩宇!

看完这些,吴浩宇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这田翠英跟自己离婚也就算了,现在又跟他提出儿子没有赡养他的义务,这家伙要往死里整啊!再说了,他说姐姐对他的刑期重,这没有说错呀,本来就重吗?这煤矿里的伙计都这样说呀?他也没有跟田翠英说叫姐姐带着孩子滚蛋呀?这婆娘自己搞出的幺蛾子怎么好怪到他头上来了,这是什么逻辑?

吴浩宇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儿子吴晓光被吴晓夏踢进山沟沟里,脑袋撞坏了,确实也是个问题,如果他变笨了,娶不到老婆,别说养老子,连自己都难养,这,这,他们离婚时,小儿子吴晓波跟田翠英,大儿子吴晓光跟他。

可如今自己坐牢了,大儿子小儿子都由田翠英抚养,再说大儿子照田翠英这么严厉的说词,恐怕大儿子的脑子真的不行了,不然大老远的写这没有意义的东西来干什么?她应该气愤难当,无处发泄了,才写信来发泄发泄的。

再说这协议写了又有什么用,到时自己老了,儿子又傻里吧唧的,拿什么去给他养老,算不定自己到死的时候还担心儿子无人照顾呢?这,这,这······

也许自己真的错了,自己不应该抱怨姐姐,他偷走姐姐的二十万,害得姐姐被人打得住院,差点一命呜呼!在最关键的时候,自己没借钱给姐姐治病,后来还想着赶走姐姐,姐姐已经走投无路了,自己老想着把那二十万据为己有,在她家倒毛毛虫,然后制造谣言。

见谣言不起效,就在外甥女上学的路上设计陷阱,坐牢了还说姐姐给他判刑太重,导致田翠英理解错误,对姐姐产生怨恨,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来,最终酿成苦果,自己酿的苦果,只有自己吃咯!

喜欢情断外婆桥请大家收藏:

吴浩然回到农场后,俞大佑和高进找上门来,俞大佑第一句话就问:

“三弟,你出去二个月,我们农场少了一百万,那一百万去向,你得跟我们说清楚,下面的弟兄已经闹哄哄的了!我们也很为难,你自己跟大伙说清楚吧?”

吴浩然也没否认,直截了当的答:

“那一百万被我花光了?以后从我工资里扣就是了!这有什么好交代的!”

俞大佑面带苦涩的回道:

“吴瘸子呀!没想到你是这么随便的人,当初让你管钱,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你知道这一百万干什么事的吗?你自己说说,干什么的?”

高进觉得吴浩然不是那么随便的人,禁不住问:

“兄弟可能是遇到过不去的坎了,你别听大佑的,说给大哥听,咱们一起想办法!帮你解决这个难题!”

吴浩然见高进这么说,有点难堪了,自己犯的错,还把老大拉下水,这有失江湖道义呀,就说:

“大哥,我看你还是别管我的事好,免得连累你,这样让我不安生,你们最好离我越远越好,钱用掉了,是回不来的了!”

俞大佑被吴浩然的话气得脸都成了猪肝色,大声质问道:

“吴瘸子,你倒是死猪不怕开水烫,钱花完了,你就无所谓了,你知道后面那片三千亩的地在等着丹参苗种植呢?你把这笔钱用了,那三千亩的地就得撂荒!你知不知道,为了开垦这片地,弟兄们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一年的辛勤汗水就白流了,这都是你害的!”

俞大佑左一个吴瘸子右一个吴瘸子,叫得高进满心不悦,大声吼道:

“俞大佑,你别这么说了!左一个吴瘸子右一个吴瘸子,你什么人呀?说话连点素质都没有?想必人家遇到困难了,才迫不得已动用这笔钱的,你看三弟像你说的那样吗?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俞大佑也当仁不让的回道:

“什么叫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说说,以前我管钱的时候,咱们农场出过问题没有?自从钱到了吴瘸子手里,不到三年就出事了!你看看这一百万不见了,不见了也就算了,你瞧瞧他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看着就生气,好想抽他嘴巴子!”

高进见俞大佑得理不饶人,也来气了,大声吼道:

“俞大佑,你有完没完啊?你管钱的时候,十万进去八万出来,以为老子不知道,只是不说而已,一说老子就来气,是不是不让你管钱了,捞不着油水,你就这样说啊?你这狗日的,别以为老子不知道,看在我妹妹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你到得寸进尺,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再说,你管钱的时候,农场穷得屁都打不出一个,那么穷了你还搞钱,害得农场每年欠债二十多万,那二十多万都被你捞走了!还想让我把钱给你管,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俞大佑见高进这么说他,连一点面子都不给,当着外人的面说他贪污钱,顿时老脸都没地方放了。羞得满脸通红,不知怎么办才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惜他不是蚯蚓,也钻不进地缝,只好羞愧难当的离开了。

看着俞大佑走了,高进长叹一口气,安慰道:

[

买房子干了女中介 完整版,

标签:p标签]“三弟,我可没有叫你吴瘸子,我一直叫你三弟的,你看我们是兄弟吧?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对吧?”

吴浩然一听高进这番话,心里暖烘烘的,就像春天的暖阳一样,看着高进激动得热泪盈眶,激动的说:

“大哥,你真是我的好大哥!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我就跟你说了吧,我家里出事了,我儿子把我侄子踢进了山沟沟里,把脑袋摔破了,肋骨也摔断了,三麻子跟我一起去的,你可以问他,这钱我一分都没有挪用,这一百万我知道很重要,可我侄子的性命更重要,两者选其一,我只得先选救我侄子!你说我做错了吗?不信,你可以打电话去北京脑科医院问问!”

“我就说吗?你不是这样的人,俞大佑那个狗日的,就想趁机搞事,把你的经济大权重新弄到他手里去,好随便捞油水,照他那样管钱的话,十万进八万出,那我们农场还赚什么钱,全为他服务算了。狗东西!不说穿了他还不知道,还想来搞搞搞!拿我们当傻子啊!”高进冷冷的说道。

“大哥,俞大佑说得对,那三千亩的地没钱买丹参苗,可怎么办呀?”吴浩然还是感到有些难过,因为个人的利益,影响到整个农场,确实也说不过去。

“三弟,这事我来想办法,不是大家身上存着几个钱吗?先叫大家掏出钱来,买回苗再说,还有,你不是跟上海水产养殖公司签订了合同,将我们的红色秋刀子卖给他们了吗?先前我们卖出去的价是五块一斤,现在卖出去的价是二十五一斤,按照合同协议,你可以得3%的合同费,一年卖出二十万斤,你可以获得十五万元的合同费。还有香猪,你在香港签订了合同,先前我们卖十元一斤,现在卖三十元一斤,一年五十万斤的香猪,你可以获得45万元的合同费,还有芦花鸡,你在北京签下合同,一年的产值三十万斤,以前卖五块一斤的,现在卖十块,合同费可得9万块,你一年的收入将近七十万,两年就还清了!大家会有意见吗?有意见的来年叫他们出去签合同,看有没有你这个价!”高进安慰道。

吴浩然想说什么,高进就这样来安慰他,他只好依照他的意思来办。

第二天,高进叫来弟兄开会,会场上高进喜笑颜开的跟大家说:

“兄弟们大家好,今天我叫大家来开会,有三个激动人心的消息要告诉大家,大家想听吗?”

“想听,大哥快说,我们等着呢?”

“是啊,是啊,大哥就别卖关子了!说吧!”

高进清了清嗓门,笑着大声说:

“第一个好消息是:吴浩然在上海水产养殖公司签下一个合同,我们的红色秋刀子,以前卖五块一斤,现在卖二十五块一斤,这是不是好消息哇?”

“好哇,好消息哇,太好了!”

“好吗?”

“好啊?”

“好就鼓鼓掌呗!”

一时间掌声四起,吴浩然看着台下的兄弟们个个喜笑颜开的,心里也跟着高兴。

高进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大家便鸦雀无声。他继续洋洋洒洒的说道:

[标签:p标买房子干了女中介签]“兄弟们呀,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呀?我们每年有二十万斤的红秋刀子,先前一斤卖五块,现在一斤卖二十五,一斤就多赚二十块,一年就多赚四百万,这是个惊人的数字呀?咱们不想发财都难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高进的话惹得大家笑声不断。

“好好好,我再说第二个好消息······”高进一股脑的将好消息说完,大家得知每年多赚一千六百万的收入时,高兴得跳起舞来。

等大家高兴完,高进就说:

“不过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我要告诉大家,签合同时,双方为了履成合约,在中间方,都做了担保,双方押了钱,每十万斤押一万元,三个合同共一百万斤,就押了一百万元!所以我告诉大家,那一百万押在合同上了,等履成合约后,那笔钱才能退回来!大家明白我的意思吗?”

三麻子是知情者,吴浩然押钱不押钱他最清楚,因为他是吴浩然的司机。见高进这么说,也不好点穿他,再看看吴浩然跟他使眼色,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原来他挪用了公款给侄子治病,又不好说出来,只好由高进来圆这个谎。

有人就提出:

“老大,我们指望那一百万买丹参苗的,现在怎么办?”

“是啊,老大,那一百万押进去,我们就没钱买苗了呀?”

“什么呀?没钱买苗,大家一起掏腰包凑钱呗,这还用说嘛?”三麻子老婆盘伊莲大声接话道。

“是啊,大家凑钱呀!一百万算什么,一人凑一千就是一百万,咱们三哥出去一趟赚了一千六百万,多好的事呀!”

喜欢情断外婆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