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才能做春梦*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这番话邢天柱已经说过许多次了,对于仲狐众人都是有清晰认识的,这人就是一个纨绔,靠着其父仲神通在邢氏商队内作威作福而已。

然而仲狐敬完酒后却是没有回到原位,邢天柱笑道:“狐儿,你可是还有什么话要说?”

“邢叔,我想娶梦瑶!”仲狐直接脱口而出。

众供奉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神向邢天柱和仲神通身上来回扫视,仲神通却是没有露出任何表情,沉稳的坐着仿佛仲狐所说的话,与他无关一般。

何生还是自顾自的喝酒吃菜,不论这仲狐和邢梦瑶怎样都不干他的事,他现在想的是先进入商队,等上了路自己再找机会脱离,邢梦瑶始终是他生命里的一个路人而已,是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然而邢梦瑶却是不淡定了,她紧张的看着父亲,生怕父亲答应下来。

邢天柱此时也很为难,刚才仲神通才跟他提及这事,被他搪塞过去,没想到仲狐又提起此事来,而且看仲神通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要说他提前不知情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邢天柱将目光看向邢梦瑶:“梦瑶,你意下如何呢?”

邢梦瑶没有想到父亲这时还会来征求她的意见,要知道她虽然是邢家唯一的女儿,但在邢氏众供奉面前,她现在是没有什么地位的。

“我,我暂时还不想出嫁怎么才能做春梦!”邢梦瑶支支吾吾说到。

邢天柱重新看向仲狐:“狐儿,你看梦瑶还小,此事不急......”

“邢老弟,婚事可以不急,不如先让狐儿和梦瑶订婚如何?”

一直闭口不言的仲神通开口了,以前都是邢天柱在和稀泥,他也厌烦了,不想再看邢天柱这么无休止的推脱下去,于是这次他在仲狐的劝说下,这回也是铁了心要让邢天柱做出一个回复来。

邢天柱为难道:“这事我们先不提可以吗?梦瑶年纪还小,我准备想让她在商队历练几年,若是狐儿执意娶妻,邹家商队邹荣光的女儿,也到了出阁的年纪了,我可以亲自登门为狐儿提亲。”

然而仲神通这一回并没有打算作罢,他冷哼一声道:“邢老弟,这是你的最终决定了吗?”

邢天柱面色一僵:“仲兄,我一直将狐儿当作自己儿子来看待,现在当着诸位供奉的面,我将狐儿正式收为义子......”

“啪”!仲神通将酒杯重重砸在桌上,“狐儿,我们走!”

邢天柱站起身来,“仲兄......”

然而仲神通父子都没有再停留,径直出了包间。

众供奉都是面面相觑,没有想到这场酒宴,会这样草草收尾。

邢天柱知道自己和仲神通之间,会因为此事出现隔阂,但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仲神通现在在邢氏商队地位已是超然,这几年更是不把他这个家主放在眼中,若真让仲狐娶了女儿,那邢家这艏巨舰很可能就有沉没的风险,他能够将仲狐收为义子,在他看来已经是做出很大的让步了,没有想到仲神通还是不接受,看

怎么才能做春梦*

来自己也要做一些打算了。

“瑶儿,你先将沈先生送回房间吧!”中邢天柱吩咐女儿。

邢梦瑶点点头,何生也很识趣的跟着邢梦瑶出了包间,他知道邢天柱大概是要和这些长老做出一些安排吧!

此时仲神通房间内,仲神通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然而仲狐却是在房间里来回走着,越是走动他的心就越是浮躁,终于仲狐停了下来,“爹,刚刚你都看到了吧!邢天柱,那老东西根本就没有将你当回事,还亏你这么多年为邢家鞍前马后。”

仲神通依旧闭着眼,没有说话。

“爹,难道你还要一辈子当他们邢家的狗吗?”

仲神通终于睁开眼来,怒目圆瞪。

其实他的内心远没有他所表现的如此淡定,三十年前,他立志在大门山内凭借一人之力建立宗门,后来遭受挫败后选择在邢家休养,但是他的内心没有一天不想一血前耻,后来他将重心放在培养儿子身上,可是这个儿子不是练武的料,他想的是借助邢家的势力,或许有一天能够将儿子扶上邢氏家主之位,再好好经营商队,成为这第五宗门的主人,但是现在来看邢天柱却是一心只想利用他,儿子说的没有错,他这些年的做为,难道不是邢家的一条狗吗?

“爹!”仲狐第一次见到父亲这般恐怖的眼神,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难道自己猜错了,父亲还对邢家有报恩的情义。

仲神通捏了个法决,在房间内布置了一个结界,“狐儿,你有什么计划,说出来!”

所谓知子莫若父,仲神通知道仲狐定是有什么谋划的。

仲狐松了口气,将心中酝酿的计划说了出来:“爹,这邢天柱不是想把沈何留在商队吗?我们不如将沈何在商队的事告诉绿林宗,沈何可是击杀了绿林宗二当家的,相信听到这个消息,蒋天龙一定会亲自来找沈何麻烦,我们可以与蒋天龙配合,将沈何交出去,并借蒋天龙的手除掉邢天柱,邢家没了邢天柱,还不是爹您说了算,那时候我们直接将邢氏商队接管过来,爹您做家主,掌管邢家,成为四大商队的盟主,爹你一直想要建立宗门之事,不就唾手可得了吗?”

仲神通用手指敲击着桌面,在思考仲狐这个计划的可行性,大门山是以武为尊的世道,他做为邢氏商队的最强战力,接管邢家也不会有人不服,只要将邢氏商队里面的异己铲除掉,他自问自己是有把握,坐稳邢氏家主位置的。

“好,这三十年来,我也算报答了邢天柱当年的恩情了,既然邢天柱现在这般待我,那我也没必要再为他做事了,狐儿你将此物带去绿林宗见蒋天龙。”

说罢,仲神通从袖袍之中取出一把匕首,递给仲狐。

仲狐不解的接过匕首,这匕首他从没有见父亲拿出来过,于是问道:“爹,这是什么?”

仲神通嘴角勾起:“我当年替邢家护送商队之时,曾经见过蒋天龙一面,他当时还不是大当家,这把匕首就是爹当年和他交手之时,从他手中夺过来的。”

仲狐恍然大悟,怪不得绿林宗见到仲字旗便会退避三舍,原来那蒋天龙曾经败在父亲手中,似乎还放过了蒋天龙一命,有这层关系,那现在自己就好办多了。

是夜,仲狐在仲神通的掩护下离开商队,一夜未归。

喜欢极品仙医请大家收藏:

邢梦瑶见到何生进来,立马走到何生面前说道:“爹,各位叔叔,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恩人,沈何。”

“沈大哥,这位是我爹,这位是仲神通仲伯伯,这位是......”

邢梦瑶一一替何生介绍众人,当邢梦瑶介绍一圈之后,邢天柱才站起身开口道:“沈大侠,这此多亏你出手相助,小女才逃过一劫。”

“我听小女说你现在需要亡石,我为你准备一万块亡石。”说到这他拍拍手,便有下人搬着一大箱亡石进来,放置在一边。

邢天柱出手很是阔绰啊!自己最开始只不过要求一百亡石就行了,没想到他居然主动加价到了一万块。

在座的供奉除了仲神通外都有些心动,即便是他们一年也不过才一万亡石的酬劳,而这沈何一次性便得到了一万块亡石,但若这沈何真是某个大宗门弟子,邢天柱花一万亡石打通他这条关系倒也没什么。

何生面色依然很是淡然:“多谢邢家主!”

他曾经在佛宗闻觉大师手里得到了蛟龙亡石,数量也有几万之巨,所以对这一万亡石并不如何吃惊。

邢天柱对何生的表现,似乎早有所料,他问道:“不知道沈先生出自何门何派?”

“无门无派!”

这时何生可不敢再自爆身份了,他已经察觉到仲神通是天象六阶修为,应该是能够看破自己十二相法的,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万一他们真通过关系见到过自己画像,那自己不就暴露了吗?

自己才出大门山宗第一天,可不想这么早就被识破身份,而且身份被识破之后很多事他也就不方便去问了。

对于何生的回答,众供奉表情不一,有的是觉得何生太轻狂了,有的则是镇定的喝酒吃菜,但是他们的眼神都有意无意的瞥向邢天柱。

邢天柱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随即又问道:“沈先生,准备去往何处呢?”

“中部!”何生淡淡的回答道。

只是两个字,但是众人对于何生的去处都已经猜测到了,此人定是去观看大宗峰会的。

邢梦瑶欢声道:“沈大哥,你也去观看大宗峰会啊!正好我们商队也会经过中部,不如我们一起过去吧!”

大宗峰会做为大门山的盛会,邢氏商队也是准备去观摩的,由于大门山不比俗世,这里没有手机电话电视等传媒,经商的要想打开知名度,除了口口相传之外,就是要利用好这些人聚集的地方宣传自己,大宗峰会很明显是一个怎么才能做春梦极佳的机会。

况且邢天柱也有自己的盘算,本来他是不同意女儿跟随商队出行的,正是这次大宗峰会让他想到带着女儿一同,有可能女儿在大宗峰会上被某个大宗弟子看中了,那么他也能趁机摆脱仲家父子对女儿的逼迫,仲神通就是再狂妄,也是不敢去得罪大宗门的。

何生没有料到这商队也同去参加大宗峰会,他婉言谢绝道:“邢小姐,我一人独行惯了。”

邢天柱这时开口道:“沈先生,我听梦瑶说你击杀了绿林宗二当家!”

什么他击杀了绿林宗二当家?

众供奉都是猛地一惊,如同邢天柱第一次听说此事时的表情一般。

“这小子,竟然有击杀天象五阶的实力?”

仲狐则是眼皮一跳,这小子不是天象二阶吗?怎么可能击杀绿林宗二当家?

难道刚才自己和他对那一掌是他手下留情了,不,不可能,什么绿林宗二当家,一定是梦瑶看错了。

“是,又如何?”何生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仿佛击杀绿林宗二当家是一件小事而已。

邢天柱笑道:“沈先生,定是第一次下山吧!绿林宗在大门山可是威名赫赫,你击杀绿林宗二当家,难道不怕他们报复吗?”

何生饶有深意的看了邢天柱一眼:“邢家主,这是在威胁我吗?”

绿林宗报复,他们也要能够找得到自己才行,而知道何生击杀了蒋黑虎的也就在座的几人了,绿林宗如果找上门来,那肯定是邢家透露消息出去了。

邢天柱和善道:“沈先生,想多了我只是提醒一下你,毕竟梦瑶也跟我说过,你也是为了搭救梦瑶才出手的,我邢家绝不会做恩将仇报的事。”

邢天柱话锋一转:“不过,沈先生,绿林宗虽然比不过四大宗门,但是也在大门山内盘踞了数百年,说不定会有某些秘法得知蒋黑虎的死因,先生不如与我商队同行,我们商队高手众多,绿林宗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拿我们商队没有办法,我可以在商队之中给先生一个供奉的位置,就算我对先生救助小女的报答。”

邢天柱的话可谓是恩威并施,若何生只是寻常宗门弟子,多半就会答应下来,这一路去中部可还有几天路程,一人前行若是被绿林宗找到,多半就是凶多吉少了。

邢梦瑶也附和道:“沈大哥

怎么才能做春梦*

,你就留下和我们一路吧!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邢家主,若是我不答应会怎样?”何生反问道。

邢天柱面不改色道:“那沈先生就尽快离开此地的好,梦瑶回商队一事很快就会传到绿林宗耳中,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找来这里,沈先生若有必要,我可以提供一只骆鹏供沈先生骑乘。”

何生笑了笑:“那好,我就留下和邢氏商队一起去中部吧!”

何生此时也不知道邢天柱安得什么心思,自己贸然离去,他也许会将自己的行踪透露给绿林宗,自己若是留下,也不可排除邢天柱有里应外合,配合绿林宗拿下自己的企图。

因为他是商人,商人多以利益为尊,自己和他非亲非故,他自然没必要为了自己而去得罪绿林宗,同样的若是自己留下他应该是猜到自己是大宗弟子身份,为了结交自己他或许真会庇护自己,因为一个大宗在实力上自然是远高于绿林宗的,自己带给他的利益不会少于绿林宗。

在敲定何生要留下随同商队一起之后,宴席才算正式开始,与俗世相同邢氏商队的酒宴之上,也少不了相互敬酒和商业吹捧,这在众供奉眼里已是习以为常了。

几番敬酒下来后,仲狐拿起酒杯走到邢天柱面前,“邢叔,我敬你一杯。”

邢天柱没有多想,举杯一饮而尽,还勉励了仲狐几句,让他勤习功法以后商队都是他们年轻一辈的。

喜欢极品仙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