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家保护你是什么感觉: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刘牧樵他们在豪华宴会厅聊了一会,不见钟灵上来。

“那个陈公子是什么人?”

刘牧樵问陈太忠。

陈太忠显得有些为难,但还是说了,“这位陈公子的父亲曾经是风云人物,我们小时候读书就学习过他,主要是反对当时的教育,被封为闯将,改革开放之后,他父亲南下,做起来进出口生意,近十多年进军证券行业,属于隐形富翁,福布斯排行榜是看不到他们的名字的。这位小哥,似乎有花不完的钱。”

“他怎么在清江市落脚呢?”夕羽不解地问。

“是这样的,清江市是他的老家,他父亲在南边开公司,儿子陈公子则在老家经营地产,清江市很多不太响亮的楼盘就是他开发的。这厮秉承父亲的教导,不显山露水,闷声发大财,他在清江的名气比不上大楼盘,但是,他是清江地产的老大,那是毫无疑问的。”

陈太忠继续说:“他开发的楼盘并没有统一的名称,什么紫光阁,绿水雅苑,帝豪红宅,后花园,空中花园,等等,这些零零碎碎的小区,都是他开发的。”

陈太忠笑了笑,“他父亲就吃了‘闯将’的亏,改革开放之后,他南下创业,凭他当年的闯将名号,没有人敢和他合作,后来,他之后改名换姓,隐藏在证券行业,发了大财。他教育儿子,不要做出头鸟。他儿子把他这个家训用在了事业中,没想到,他竟然是清江地产的老大。”

刘牧樵听明白了,第一次发现“文化”的竞争力是多么的强大。

“这个人个性按理不应该过分张扬,那为什么为了几个车位硬要争这个面子呢?”刘牧樵问。

“这,可能是在江湖上隐忍太多,在某些时候要发泄出来吧。”陈太忠说。

“我们也不是他发泄的对象啊!”夕羽说。

“我们是做服务行业的,服务行业有一条金教条,‘顾客永远是正确的’,他当然有理由在这里找到平衡啊。”

陈太忠在这方面比较懂,钟灵的管理,很多都是他教她的。

“我不服。”夕羽起身,“我去帮钟灵姐去。”

刘牧樵本想拦阻,但又什么也不说,让她出了门。

其他人也想拦阻,见刘牧仙家保护你是什么感觉樵不做声,也就不好管了。

姜薇笑了笑。

等夕羽出去了,赵一霖说:“不会吃亏吧?她们都是女的,我们男的都躲在这里喝茶,是不是不道德?”

刘牧樵摆了摆手,说:“没事。钟灵是本职工作,夕羽,我还没发现她吃过亏。”

也确实,夕羽没少惹过祸,她还真的没有吃过亏。就拿她开霸王车的例子,她就不服那些开豪车横冲直闯,有几回,人家见她一个女的开一辆悍马,就来别车,她毫不顾忌就直接撞上去。

每次撞了车,人家欺负她是女的,谁知,没有一个占了便宜,不是挨揍,就是被交警处罚。

所以,清江市开霸王车的人,都不敢惹同样开霸王车的女司机夕羽。

清江市的交警也都知道夕羽的名声,每次出警听说是夕羽撞了人家,那一定是人家惹了她。

她总是会在占理的情况下把人家的豪车撞了。

现在,没有几个再敢惹她的了。

医院有纠纷她也经常冲在前面,如果真有“医闹”参加,她会毫无顾忌把“医闹”拎出来,一顿胖揍。

当然她这样专业的医生,揍了人,绝对不会让法医验出“轻伤”来的,“轻伤”是可以入刑的。

她最多让你负伤“轻微伤”等级。

再说,她从来不会跟患者的家属冲突。

被她打的人必定是“职业医闹”,以医闹混饭吃的。

现在安泰医

仙家保护你是什么感觉:

院几乎看不到“医闹”了,都知道刘牧樵的徒弟夕羽是一个“灭绝师太”,不敢惹。

夕羽到了停车场。

一个瘦高,脸色苍白的男子,正在和钟灵理论。

钟灵在解释,“陈总,今天,真的对不起,今天特殊,我们老大来了,车位给我们老大用了。”

陈公子声音尖细,说:“你不给我面子。我只问你一句,挪,还是不挪?”

钟灵还在耐心解释,“我可以给你找个好位置,这3个车位,我是不能挪的,他是我们老大和老大的朋友。”

陈公子鼻子里哼了几声,“你们老大就是那个刘牧樵,对吧?他很牛逼,但是,我今天就是要他的这个车位。”

夕羽走了过去。

她明白了。

这人是故意要在刘牧樵这里找到一点尊严。

平常,别看他们有钱,是大老板,在外面可以横着走,但是,他们在某些人面前就是孙子,就是贱人。

这种憋屈,有些人习惯了,有的人使劲憋着,还有的人到别地方找平衡。

陈公子就是后者,他在外面受到憋屈,就想办法从别地方找回尊严。

在普通人面前是很难找到尊严的,级别不够,今天也许是哪根神经搭错了,他突然想在刘牧樵身上找到尊严。

他知道清江大酒店的投资人是刘牧樵,既然你刘牧樵是做服务行业的,那么,你就必须遵循江湖定律,一物降一物,你必须把顾客当作上帝。

我是上帝。

这是他敢挑战刘牧樵的理由。

钟灵解释了一会,陈公子就是不听,他明确指出,要刘牧樵的那个车位。

“一辆破奔驰,怎么可以放在1号车位上!”

他拿脚踢了一下刘牧樵的奔驰车的保险杠。

陈公子的车就在旁边,一辆劳斯莱斯幻影。

夕羽没做声,上去一脚,在劳斯莱斯幻影的引擎盖上踩了一脚。

“你……你谁?你知道刚才你这一脚多少钱吗?”陈公子转过来怒火冲天,但一看是一个极美的女子,忙改口说,“你是?为什么踩我的车?维修很贵的。”

“你踩我师父的车,我不过是以你之道还治你之身而已,还来不来?咱们继续玩下去!”夕羽微笑着说。

陈公子说:“看在你是女的的份上,我让你一回。不过,有个条件,咱们加个微信,就一笔勾销了。刚才你这一脚,没10万,也需要8万。”

夕羽嘿嘿冷笑一声,“想加微信?你做梦去吧!”

喜欢全科医师请大家收藏:

赵一霖真的豪了一回。

他用了23万,钟灵给他打了8折,最后只收18万。

世界名菜上了7个,国内名菜上了3个,红酒是拉菲,白酒还是茅台,俄国鱼子酱、法国鹅肝那是必上的。

参加宴席的有刘牧樵、姜薇、苏雅娟、夕羽、陈太忠、钟灵、袁姗、向丽芳、沈芸和他自己。

10个人。

本来,还请了谢敏,她请假了,说有事。其实,她是不喜欢这种场合。

向丽芳争着要出一部分费用,赵一霖拦住了,说:“区区20万,我赵一霖不差钱!”

赵一霖真的不差钱。

他在刘牧樵药厂中的分红,随便就是几千万,他都想买游艇了。

每年几千万的收入,他真的没处花。

沈芸已经不做经纪人了,她做专职太太,每天就是伺候花草和猫儿狗儿,把别墅整理得有井有条。

他们是真正的富人生活。

赵一霖儿子那里,他接济一点。其实,这也是多余的,他儿子并不缺钱。

在场的都不差钱,只是不能比,要是比较的话,向丽芳是最穷的,她一年的收入税后60多万,算穷人。本来,她是满足了。不比较,都过得很滋润。

酒,喝得有5、6分了,刘牧樵是坚持不喝了。

赵一霖还想喝一点,最后沈芸陪他,又喝了半瓶茅台。

沈芸的酒量不是一般的大,当年她能做瑶芳的经纪人,酒量是考核指标之一。

她没有醉过,最多一次喝过两斤五粮液。

“刘牧樵,谢谢了!”赵一霖喝完最后一口,“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了你!”

想想也是。

没有刘牧樵,赵一霖就是一个普通医院的普通主任,不差钱,但也富不到哪里去,每个月拿到上万的工资绩效,最多还有点灰色收入,大约也是万把两万,这就是他天花板了。

仙家保护你是什么感觉:

这个层次,上千万人口的清江市,至少也有百万人和他差不多。

而现在,他踏进了富人圈,不说进财富榜百强,进千强是有把握的。

医院富裕了。他还与大家不同,拥有刘牧樵药厂原始股份的人,这笔财富不是一般的有前景。

他手中的股份,一个点就是上亿的资产。他拥有股份达到了10%,按资产论他早就是亿万富翁了。

顺便带一句,今晚缺席的邹庆祥,他也拥有刘牧樵药厂的3%的股份,也是亿万富翁了。

今天不是赵一霖没请他,而是他做飞刀去了。

邹庆祥和吴迪经常做飞刀,讲实在的,掌握帕金森根治术技术,捧着的不是金饭碗,而是钻石碗。

半个小时,赚个7万8万,市场又大,可以和太平洋比。

现在老人长寿,死亡无非就是3、5种疾病,心梗、中风仙家保护你是什么感觉、癌症、帕金森。越是寿命长,帕金森病的机会就越大。

帕金森病是这几种疾病中最痛苦的,几年,十几年,生活不能自理,生活质量等于负数。

所以很多人宁愿得癌症也不愿意得帕金森病。后者的死,完全是把生命磨光,一点一点,过程极为痛苦。

他们快乐地赚着外快,今晚的活动都没有参加。

刘牧樵说:“其实,我应该感谢您。”

刘牧樵的感受也是真的,赵一霖算得上是他进入社会遇到的第一个贵人,实习那会儿,其实赵一霖是担着风险的。刘牧樵要是出了医疗差错,担责的是赵一霖。

光凭这一点,刘牧樵给赵一霖多少富贵都不为过。

“我一年多时间没有医师执照,都是你担的责,我刘牧樵一辈子都得记你这个恩。”刘牧樵说。

“呵呵,那是我对你的信任。或者说,我也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自己好吧。”赵一霖真诚地说。

“好了,好了,刘牧樵,我们这里的人,真的,都应该感谢你。”袁姗站出来说公道话,整个安泰医院都应该感谢刘牧樵。

正聊得欢,有个服务员进来,给钟灵一张条子,钟灵微微皱了皱眉头。

“你们再聊一会。我有点事处理一下就来。”钟灵站起身说。

其实,刘牧樵他们也不会就走。

这种宴会厅,也不仅仅是吃一顿饭,而是一个社交场所,吃饭只是社交的开始,接下来还有几个节目。

喝茶、喝咖啡,甜品、水果,然后夜宵——燕窝,或者银耳汤什么的。

“我也跟你去。”陈太忠也站了起来。

“你在这里陪客人,我很快就会回来!”钟灵轻声说。

似乎是陈太忠看清了纸条上的字,他坚持,“我陪你去好吧,人家是有来头的!”

刘牧樵等人都微微一惊。

做宾馆酒店,经常会遇到一些麻烦,处理起来,并不太容易。

因为,在这里闹事的,你不能按常规处理,即使人家很出格,报警,就不是最佳办法。

能和平处理是最好的。

做服务业,有一句话很经典,顾客永远是对的。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这句话都没有错,和顾客讲道理,搞个谁对谁错,最终你也没赢。

顾客最有效的投诉就是用脚走路。

“什么事?钟灵。”刘牧樵问。

“车位的事,人家陈公子要我们挪车位。”钟灵说。

“嚯!还有这样牛逼的人?”刘牧樵真想不出,清江市哪里还有这号人物,竟然和我争车位。

宾馆一般都会留几个最尊贵的车位,1、2、3个车位,只有最尊贵的人来了才可以停车。

今晚,刘牧樵来了,3个车位当然要占用。

刘牧樵一个,赵一霖一个,袁姗一个。

刚好1、2、3号车位用了。

“这人是宾馆的老顾客,一年在宾馆要消费几百万,一般,我们都把他当成最尊贵的客人,1、2、3号经常归他们占用。”钟灵介绍。

“嗯,既然是顾客,我们也不能店大欺客,说明一下,安排好他们的车位。老陈,你也不要去了,又不是打架。”刘牧樵说。

姜薇说:“是的,钟灵总经理去了就行了,去多了人反而不好。”

钟灵笑了笑,说:“好,我去一会就上来,你们继续聊。”说完出去了。

钟灵出门,行政部的姜主任在门口等。

钟灵在姜主任的陪同下,到了停车场。

贵宾停车场在负一楼,就在电梯附近。

喜欢全科医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