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大白兔抖来抖去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钟声一起,殿中之人都是面露惊诧。

这是元封坛最高层次的警讯,闻讯后所有在宗之人都须在礼尊堂集合。对于此讯所有人都是但闻其名,未想今日亲自得见。

好在现在恰好便是礼拜之时,倒是省却了劳烦奔波的麻烦。

一赤一黄两道清光一泛,殿中多出两个人影。

一人披头散发,身量极高,只是身形瘦削,白袍之上纹着一只朱鸟。此刻竟是面上隐隐泛起红光,一双锐目不住地在大殿之内扫动。

包括铁珂在内,人人心中纳罕。

此人正是元封坛坛主诸敬德,最是以城府深严著称。发生了何事,令他微显失态?

至于另外一个生面孔,同样是长发任意披洒的形容,但其发质乌黑,犹如银针一般笔直顺滑。略显方形的面孔也是无比精致,看不见一丝皱纹。气度之幽深难辨,较诸敬德犹有胜之。

诸敬德伸手一引,轻轻咳嗽一声,道:“这位是落泉宗本宗,平昌天师。”

殿中弟子,人人都是心中一震。

平昌天师环视殿中一眼,声音不徐不疾:“妙观智大魔尊示谕。我落泉宗一系,有一派外遗珠,良才美质,不在本宗之内,却隐逸于分坛之中。着加发掘,亲授妙法。经由宗门之内四位天师推演,此子正应在元封坛。”

此言一出,大殿之中人人躁动。

平昌天师续道:“诸位请出殿外,本人尚有剩余首尾要做。”

三十六位魔道弟子,个个面色精彩,鱼贯而出。

此时大殿之外的空地上,另有七十二名弟子,在副坛主的引领下聚齐。

坛中祭祀,本是按照所隶部属而轮转,日期并非一致。放在殿中祭拜的是“天品”三十六弟子;外间“地品”“人品”其实二人,才是得闻钟声之后、立刻赶到的。

一百零八人,环绕一匝。

平昌天师立在圆心正中,面色极为郑重的自袖中取出一只两寸来高的青玉葫芦,拔开葫口,一道曼妙气机,从中溢出。

这一道气机,可谓是千人千面,各自不同。

自某一人眼中看来,这是一道凌厉无比的金光;在另一人视角中,这却是一道诡异万变的气机,不住的演化成鸟兽虫鱼的形状;又一人的目光中,这却是龙战于野,翱翔于天……甚而不拘于有形色相,潮声滚滚,雷声阵阵,将本人完全淹没……

在铁珂眼中,这却是一只二尺长短的金箭,不往别出去,径直直往自己胸口射来。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铁珂睁开双目,只见大殿之上剩余的一百零七人,甚至包括坛主诸敬德在内,都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

抬首一望,日影西移尺许,这微妙恍惚的一瞬,竟然是一个时辰过去。

平昌天师审视般的看了铁珂一眼,缓声道:“你随我来。”

言毕便转身,直往正殿中去。

铁珂随后跟上。

诸敬德微微叹息一声。

在本坛弟子之中,铁珂可谓是不显山不露水,但想不到得此机缘,竟能面色如恒,气机步履极为沉凝,完全看不到一丝变调。如此心性,着实是匪夷所思。就算他数千载修持,也绝无此等定力。

看来大魔尊慧眼,果然是见常人所不能见。

……

铁珂步入殿中。

此时此刻,他心中深知,并非自己心性上佳;而是在平昌天师说明来意的一瞬,他便隐隐猜到,这个“魔尊亲选之人”,极有可能就是自己。

只因他心中隐藏这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

入魔道二百余年,耳濡目染之下,铁珂接触到的讯息绝不在少。

他也渐渐得知,魔宗虽然行走不定、统御区域甚广,但是所收录弟子的范围,依旧有一定之规。

他更是知晓,天下间最顶尖的仙道宗门,号称“九宗”,木愔璃所入的越衡宗正是其中之一。而九宗所辖之地非比寻常,乃是以一道禁阵隔绝内外,相当于本宗领地。

无论希岚大草原、大晋……种种地域,皆在越衡宗治下。

魔道收录的弟子之中,约莫有五分之一与铁珂的情形相同,通过散逸于世的“魔卷”契合缘法,渐次修炼入门。然后再通过“眠星飞渡”之法,被接引入魔道的某一分坛之中。

但铁珂无意间知道了一件事——

整个魔道,不止是落泉宗,就算整个四大魔宗,也绝无一家在“九宗”的内治之地传道;地理位置再接近者也不过是在九宗外结界的边缘。

非是不为,亦是不能。

九宗结界,就是传闻中大道已成的道境大能,亦难打破;更何况仅仅是相当于灵形、金丹境界的“眠星飞渡”之法?

这一秘密,铁珂一直保守极严。若是自己来自九宗内域的消息传出,只怕会带来不可预知的麻烦。

后来在有意无意之间和旁人比对“魔卷”,见自己所修并无差异,铁珂这才放下心来。

在平昌天师说明来意的一瞬,铁珂忽地生出“命运在我”的念头,自信真实不虚。

铁珂步入殿中,大殿内外,立刻生出一道结界。

在铁珂心意浮泛之时,平昌天师也在审视着铁珂,心中不由涌出一种矛盾的味道。

一方面,他以最高明的“两界观”之法观看,不难发现面前这位年轻修士根骨特殊,若修仙门法诀资质只在末流,但修习魔道之法,却极为契合,堪称上善之资。

但另一方面,此间所谓“上善”,乃是以寻常标准评价,大约是与平昌天师自己相若或略胜一筹的模样,在如今落泉宗内约莫排行四至八位;若是与魔道最顶尖的申屠龙树、墨天青相较,有着甚是明显的差距。

在如今这非常之世,断非一流。

如此阶位,岂能劳动魔尊亲自示谕?

心中所思,平昌天师自然而然的出口道:“我魔道法门,或是修习宗门所藏秘典,或是通过特殊的祭祀之法,求取大魔尊指点。”

“封存深藏的典籍姑且不计。单单是近世数万年的典籍记载,大魔尊主动提点传法者,便唯有宝树宗第一嫡传,申屠龙树。除此之外,你是头一份。”

其实平昌天师隐藏在心中未说出口的是,度拔龙

两个大白兔抖来抖去 完整版阅读

树大魔尊虽然位分极尊,但毕竟不在四大魔尊之列。

换言之,经由四大魔尊主动点化的,铁珂其实是头一个。

铁珂缓缓点头。

平昌天师自袖中取出一物,掌心一托,是一只一寸大小的粹白色光球。随着他指尖一挑,那“光罩”忽然破碎,显出一只龙眼大小、宛若石质的圆珠。

似乎平淡无奇,又似乎蕴藏着难以穷尽的玄妙味道。

铁珂见状,忍不住伸手去接。

那石质球体立刻变成一种有形无形之间的境界,缓缓沉浸掌心。

平昌天师心中的一丝疑虑陡然消散,果然所选无差。

他方才在大殿中所动用的葫芦形秘宝,也是一件极高品阶的卜算之宝,且此物并非大魔尊所赐,用去了便是实实在在消耗。

其实不必卜算,任由每一人依次来试,本人是否与魔尊所赐之物相融,便能寻见这位“有缘人”。只是若如此做,不相谐者必定会化作一团血水蒸发,不会在人世间留下一丝痕迹。

在平昌天师心中,几十个普通弟子的性命,自然是比不上自己的卜算之宝的;问题是如此施为未免儿戏,隐然对大魔尊不敬。

石珠沉浸之后,铁珂身躯微微一颤。

此法玄机,他已尽知。

修炼此法,可以将自己的真实状态,呼吸动静,神思情感,法力深浅,掌握到寻常修道人难以企及的深湛境界,号称“真我之印”,又称“本相”。

但这“本相”只是蕴养于心,并不示现于外。除自己以外的旁人,若观照己身,所见是一道似真非真的“魔相”。

这“魔相”并非完全虚假,代表着一种演化的可能性,亦是本人能够观想出的“未来身”,己身进化的圆满形态。

便如千川万流共映一月一般,望见“魔相”之人愈多,铁珂之“本相”收益便愈大。

这不仅仅是功行的收获,而是事涉根骨气运、才器智力,本人所统属的一切,无有遗漏。

平昌天师仔细望了铁珂一眼。

就在这一瞬,他忽地生出一念,似乎眼前之人的资质极限,较自己想象中略高一丝。

见铁珂气机恢复常态,平昌天师道:“有甚需求,尽管讲来。”

按照大魔尊示谕,有缘之人得了所赐之物后,在修道上当有特别的要求,宗门当一力配合。

铁珂沉吟一阵,才斟酌道:“无它,只是缘法在外,要出游一阵,遍历红尘。若是方便,最好有一件上乘的飞遁法宝。六十年后,待弟子自感气润充沛、根基圆满,再去落泉本宗观望宝经。”

平昌天师松了一口气,连声允诺道:“好。”

他生怕铁珂有甚古怪要求,导致如青玉葫芦那般层次的宝物再度消耗。

铁珂眉头微皱。

就在方才,他脑海中两个大白兔抖来抖去似有一念闪过。

若是与木愔璃再见,她所见的,是自己的“魔相”而非“本相”,会有什么后果?

喜欢万法无咎请大家收藏: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山谷之上云集数百人,以一位身着深色麻袍的中年人为首,一齐跪拜礼敬:“恭迎元济祖姑——”

为首这人,便是这一代南北二寨之主木冲,乃是自当年木愔璃之叔、木謇之弟这一脉传承下来,如今已有一十七代。

除了这山谷之上,山下寨中各巷各道,亦有极众的人数顶礼膜拜。

木愔璃静心感应,不一会便神意周览完全,历历分明——

如今远近百里内之人,年寿最高者约是一百零四岁,是一位寨中得享高寿的耆旧。余者皆在百龄以下。

换言之,距离木愔璃那一辈的“有缘人”,终究缥缈。想象中某一位童年故旧服食灵药灵草、一直驻世至今的可能性,并不存在。

既然眼见为实,木愔璃本拟环绕巨御部周览一圈,便行离去。

但即将拔步之时,望见面前这两座简陋厅堂,不由心中一动。

向前迈出几步后,沉吟不语。

木冲主管两寨数万之众,人情练达自然不必多说,见木愔璃神色,连忙道:“元济祖姑可是嫌这‘感灵堂’略微简陋了些?并非族中之人用心不诚,而是此间营设,是二百七十年前立下,经由卜算定下规制。”

“如今两族物产丰饶,远胜当年。若要扩建规模,三月之内便可成就。”

木愔璃一怔。

没有想到,这两间房屋,竟相当于一座小小的庙宇,是自己的祭拜之地。

木愔璃从容道:“不妨。”

随即打开木门,缓缓踏入其中。

入门之后,立刻可见正中处立下一道牌符,“巨御供奉、感灵元济祖姑”等字样历历在目。

按照当年巨御族的风俗和卜算之法,木愔璃的本身像,须得感应天地精气,日月轮转,所以营造出偌大规模之后,须得露天放置;而牌符供奉、香火祭拜,则是在厅堂宅室之中。

木愔璃转头一望,忽然有些诧异。

原来,此间主祭位上,固然只有木愔璃一人之位;但在从祭的位置上,却多出一枚短了三寸的牌符。

定睛望去,其上书有“巨御供奉、游者黄道生”九个大字。

木愔璃沉吟道:“这是何人?”

木冲连忙接口道:“在祖姑使大法力、更易我巨御部立足根基后约莫三四十载,又有一人来到本族之内,授以药方十二道。以往颇为困扰的六七种常见痼疾,由此得解。此虽不比祖姑更易天象水文的大神通,终究也是莫大功果。当时族中之人,本也是要为他立庙供奉的;只是这位黄道生自言道非真流,不敢与奉持大道者同列,姑作从祭,便已足矣。”

木愔璃沉吟不语,冥冥中感到与这“黄道生”似乎有一线牵连。

此时,紧随木冲之后,有一颇为灵动、又显胆大的年轻人,忽然上前一步道:“启禀祖姑。这位黄道生虽然并未自言姓名,但是根据当时族人推断,此人极有可能是与祖姑同一辈的故人……并且是祖姑旧识。”

木冲一愕,正要指责其逾越规矩。

木愔璃却淡然道:“你说说看。此人授业之时,距离我踏入仙门已有一百三四十载了吧?族中人何以识得?”

那年轻人略一犹豫,道:“因为那人在本族中居住月余,言谈举止对于本族极为了解,显然并非外族访客、又或者游仙之人,而是本族出身的人物。再加上其话语间偶然言及百余年前之事,所以有此猜测。”

“在祖姑得了仙缘五年之后,当时本为下一任族主继承者的铁珂,毅然留书出走,言道要去探求长生仙道。这是本族数百年来唯一尝试此举的人,所以……虽然未曾见面,但是这‘黄道生’却极有可能是他。”

木愔璃闻言默然。

铁珂……

铁索儿……

应当是他了。

虽然当年的娃娃亲只是戏言,但对于修道人而言,其实也是非常之因果。

但是若说铁珂求仙访道,竟能有所成就,那着实是不可思议。

因为此地是四洲六海之正中,越衡宗卧榻之下。若要成就,那就只能是被越衡宗收录门下。哪怕是只入外门,也决计不可能见面不识。所以铁索儿决计不在越衡宗内。

若说被别家宗门收录,那更加匪夷所思。

以凡人之脚力,须得走过了相当于穿过希岚草原、大晋王朝至少数倍以上的地域,才能达到“五品宗门”的范畴。这远远超越了凡人的寿元之限。

此事的蹊跷在于,若说在一荒蛮之地,蕴藏着无限可能性,兴许某一座山中便有一个隐世宗门;又或者无意间发现某一处传送阵,谁也不敢把话说死。

但是此地是越衡之正中,三十六万年来不知道被多少近道真君甚至越衡五祖观览过,自然不存在此等可能性。

反复思忖一阵后,木愔璃忽道:“黄道生所传十二道药方何在?取来我看。”

木冲领命,不多时便取来一道黄卷。

木愔璃张开一开,旋即细眉一挑。

虽然当中改进调和之意跃然可见,所用的都是巨御部山海之间轻易可以取得的原材;但是这当中的手法……分明是这一家的手段。

……

纵横两列,各十四只铜瓮,当中烈火燃燃,传出哔哔啪啪的声响。

一座宏伟高象之下,约莫有三十六人双手合十,虔诚礼拜。

这同样是一处祭祀之地,只是要较木愔璃此时所在的山巅小庙宏伟的多了。殿内并无一柱,而是造成一方奇特的拱形,愈发显得深邃庄严。

正殿之前的那具大像是一个黑袍女子,双眸中似有无穷智慧,左臂横托一只玉瓶,右掌拈住一根杨柳枝。

礼拜的三十六人,分成三排,每一排十二人。

但此时此刻,第二排第三位的一人,却似有些心不在焉。

此人面目方正,双眉极浓,显出一种阳刚之气,似乎与周遭的氛围并不相谐。

他目光微动,似乎已到了思虑极远之处。

少年时节,其实他心中唯有吃喝玩乐而已,对于隔壁寨中那好逞强凌人的丫头,并无多少特殊感觉。

唯有当她有一日蓦然离去,踏入传说中的“仙门”,他心中才陡然生出一个念头,不知是争强好胜还是其他,总而言之是不愿落在她身后,更不愿她青春久驻之时,自己已化作一抔黄土。

所以他毅然放弃了族主之位,巡游于外,栉风沐雨。

三十六载,一无所获。

偶然经由一些流传坊市的练气典籍中得知,就算是最粗浅宽限的修炼法门,此时也已过了年限。

当他万念俱灰,准备寻一处乡镇开凿土地、造屋隐居之时,却忽地从地下挖掘出一部修炼之法。言道此法入门后,自然会被接引到真正的修炼门户。

于是他重振精神,苦修八十一载,终于感到略窥门径。

返回巨御部、了却因果之后,他隐匿深山之内继续修炼了二十余年,终于迎来一道微妙气机裹挟其身,随即身入梦中;醒来后便是此地了。

修行日久,他才知此身所处的“元封坛”隶属魔道,乃是四大魔宗中的落泉宗一百零八处正脉分坛之一。

又过二百余年,

两个大白兔抖来抖去 完整版阅读

他奋力用功,修持不辍,已渐渐觅得破境元婴的机缘。

但是此时他经由一个偶然的机会,才知木愔璃身属仙门“越衡宗”。

仙魔之间立场不可调和暂且不提;就单以门中地位而言,越衡宗与落泉宗本宗相若。

而木愔璃,是越衡宗的一代天骄,据说功行尚在人人敬仰、道行深不可测的落泉宗圣子墨天青之上。

苦苦追寻数百载,天堑悬隔,其实……并未改变?

就在此时,他身畔一位面色发青、下颌略尖的年轻修士,侧身一望,低声笑言道:“铁师兄何故走神?礼拜之时心神游荡,若教坛主察知,往大了说是对魔尊不敬,责罚不浅。”

[标签:p标签两个大白兔抖来抖去]铁珂神色一动。但他尚未来得及回话,一声嘹亮钟鸣,响彻元封坛上下,远近千里。

喜欢万法无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