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瓶为什么爱死巨蟹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仙人洞府重新开启的时候,沸腾的热气从洞内涌出,毯子那样均匀铺开。

光华内敛,黑漆漆的洞口站了一个人,跪了一个人。

站着的是白眉上仙,他白眉白发,仙风道骨,站在洞口中央,面容为蒸腾的热气挡住,看不清楚;跪着的是叶飞,他向着白眉跪拜,心中的虔诚从那高举的双手中便能看得出来。

“谢谢!”叶飞大难不死必然要感谢白眉,更何况他向来以诚待人,讲究人心换人心,白眉救他一命,今后必定酒泉相报。

“你要谢的应该是她。”白眉以拂尘指向红娘,“若不是被那娃儿的真情感动,老夫也不会救你。”

叶飞没有做声,在白眉足下磕了三个响头,以作回应。紧接着站起,一步步来到红娘面前,近在咫尺的地方道了一声:“谢谢!”转而摸摸六小的额头:“还有你们!”最后来到行渊面前,对他说:“师兄,多谢你不计前嫌,在令师面前为我求情。”

“原来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啊!”行渊年纪比叶飞几岁,行事做派却像个小孩,目光极为清澈,“你不会是假借怪物之名,上山捣乱吧。”

“绝不可能!不是被怪物控制了心智,我叶飞绝不会随便伤人性命。”

“看得出来,你本性不坏。”

“所谓不打不相识,今日的事情就在今日打住,任何人今后不得再外面提起,都听到没有。”白眉上仙站在高处,不容置疑地发号施令,他这么做是为了叶飞的名声。

“谨遵师命!”桐湖派的师兄弟们纷纷迎合,经此一役,老师在他们心中的地位那是直线上升,高如神明。

“还有!正式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你们来自蜀山的师兄,当今蜀山剑派掌门李易之的亲传弟子叶飞,以后要好生与他相处。”

“原来是自家人啊,也算不打不相识了。”

“叶师兄,你好强的手段,教教我们啊。”

“师兄,你还记得我吗,我叫管虎,山上最小的道士。”

一时间鸡一嘴,鸭一嘴的,说个没完,总体都对叶飞的到来表示欢迎。桐湖派位于九幽山百战之地,在白眉上仙和行渊师兄的带领下却是一派风清气正,仿若世外桃源,着实令人佩服。

叶飞向他们拱手道:“我入门偏晚,你们就叫我叶师弟好了。”

“不行!你是掌门的传人,谁见了都要喊声师兄。”白眉却严词拒绝。

叶飞没办法,只得道:“那好吧。今天给各位师兄添麻烦了,日后定要补偿。”却还是改不了口,毕竟年纪都在自己之上。

“我说叶师兄,你可真的得好好补偿补偿我,被你打了一拳现在还没好呢。”说话的,正是叶飞初上山时,打伤的那名桐湖派弟子。

“放心吧,我不仅要治好你的伤势,还要帮助桐湖派重建门楣。”叶飞微笑着保证。

“咱可不能光说不练啊。”

“给我些时间,我炼一炉仙丹送给桐湖派每一位弟兄。”

“仙丹是好东西!师父炼的仙丹可从来都是自己留着。”眼见白眉斜着眼睛望过来,这个嘴巴大没心眼的师兄立刻住嘴,“我被你打伤了,可得多分几颗才是。”

“我记下了。”

“好了,闲聊就到这里,都回屋睡觉去吧。渊儿,叶飞的起居由你负责。”白眉发话了,他最讨厌的就是无聊的恭维。

“前院毁了,后院还在,我们现在都搬来了后院,要给师父您添麻烦了。”行渊诉苦道。

“前面的院子全都毁了?”

“一干二净!”

“那好,就暂且在后院安顿几日,这几天抓紧为前院修缮,修好了马上搬回去。”

“谨遵师命。”

等到行渊再度抬头准备请示些什么的时候,白眉人已经不在了。

行渊苦笑,对叶飞道:“师父一心仙道,对于凡事俗物最是厌烦,你且不要放在心上。”

“怎么会!这样的脾气才是真性情的。”叶飞连连说道。

“那好,随我来吧。”

原来,桐湖派的院落分为前院和后院,前院位于山前,是师兄弟们居住的地方,现在已经被捣毁成为一片废墟;后院位于山后,是白眉上仙独居的地方,藏在花团锦簇的林子里,是个四合院。西开门,南四间、东四间、北四间,容纳这许多人略微有些吃紧。只能是红娘单独住一间,白眉上仙单独住一间,其他人互相凑活凑合,需要几个人相互挤挤。行渊本想让叶飞独处,毕竟叶飞是客人,被他给推辞了,因为叶飞实在不好意思再给他们添麻烦了,最后敲定,行渊和叶飞住一间,红娘单独住一间,在他们旁边,其他人自己分分,住哪都行。

据行渊所说,他是第一个入门的弟子,入门的时候前院后院的格局已经在了,当时师父住后院,他住前院住了将近三年,三年后才有了其他师兄弟们,师兄弟们都是半路出家,大多为流离失所的孩子,被师父看到了便带到山上,久而久之,大家处成一家人了。

山上风清气正,一派祥和,没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俨然一副世外桃源景象,这副景象是叶飞一直以来都在追寻的

水瓶为什么爱死巨蟹 免费全文

,见到他们便如同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很快便熟络起来。

当天晚上,叶飞和行渊相谈甚欢,天南海北一直聊到深夜,等到行渊睡下的时候,叶飞仍然没有睡着,他走出屋子,盘坐月下,冥想放空修行不怠,行渊四仰八叉地呼呼大睡,整张床被他一个人占去,他倒是个没有戒心的人,大大咧咧很好相处。

叶飞坐在月下打坐冥想,回想起白眉为他驱邪的经过,背脊阵阵发凉。

所谓邪,发自于心,出现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内丹!

混沌中心,丹海之上,悬浮着两颗内丹一阴一阳,宛若日月。其中阳丹是自己辛苦修炼凝聚而成的,具有着破坏的力量,是自己力量的来源;而阴丹是与老叟大战过后,服食人形仙丹形成的,当时人形仙丹与自己体内的童子金身发声共鸣,两种力量互相结合,互相催动,俨然化作一个整体,最终凝结成丹,与丹海之上占据一片空间。

然而,就是这看似祥和于自己无害的力量反而带来了祸端,天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天道不允许阴阳合一,叶飞偏偏做到了,祸事由此开始。这不禁让叶飞联想到了早就抛到脑后的修仙三大法则。第一,丹海不得开发。第二,道、佛不可同修。第三,人妖禁止生情。如今看来,可能三大法则的存在并非是没有缘由的。

自己早就违反了修仙的第一法则和第二法则,阴丹凝成之后更是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仔细想想也能明白,人形仙丹加上童子金身,两股极致的力量怎能平白无故的为己所用!实际上,童子金身作为佛门圣体,本就存在了一定的意识,只是这股意识一直不够强大被他压制了,自动修复叶飞身体的行为可能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反应,是防止宿主遭到破坏而产生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可能叶飞就算不再是处男,都不会影响他发挥作用吧。

而人形仙丹的到来显然给这个本就暗藏祸心的家伙注入了能量,使得它获得了生命。

此刻,当叶飞又一次内视体内的时候,阴丹已经不再是一颗圆球了,它从中间裂开了一道缝,看上去便像是一只闭合了的眼睛,没错,就是眼睛,是竖眼!阴丹就是叶飞体内怪物的来源。

白眉用尽全部心力,配合上丹海之中的阳丹,双管齐下才让眼睛闭合,陷入沉睡,但很明显,沉睡的恶魔总有一天将会苏醒,他只是在等一个时机,一个彻底醒来的时机。

更让叶飞震惊的是,阴丹似乎在源源不断地抽取自己血脉中的力量,或者说,自己血脉中潜藏着的庞大的力量正在源源不断地流出自己本体,主动汇入阴丹与它结合。如此下去,一只可怕的恶魔早晚孕育而生,等到恶魔苏醒之日,便是自己灭亡之时。

驱魔的时候,白眉曾试着灭掉阴丹,但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可能只有将丹海毁了阴丹才能跟着死去,但那样一来叶飞的一身修为也就没了,没办法,只能留下它,允许它继续存在,与叶飞同生共死。

看着那闭合的眼睛叶飞终于顿悟了,他忽然发现所谓的预言全都解释的通了,只怕,预言中的男主角不是白羽和他,更不是白羽为了成全他而存在,而是指他一个人,是他叶飞为了孕育体内的怪物而存在着,这就是所谓的宿命。

原来自己并不是所谓的真命天子,自己体内的怪物才是,他辛苦活到现在,不断经历挫折变得强大,所为的只是一件事情,便是让那即将睁开的眼睛所代表的生命复苏!甚至要为此献出生命!

为什么!

为什么天道如此不公,为什么!

总有一天,我要持剑上天亲口问问你,为何你待我如此不公!

叶飞绝不甘心命运的摆布,叶飞很明白,自己想要摆脱宿命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属于自己本体的阳丹足够强大,强大到足以和阴丹对抗的程度,甚至超越阴丹,只有如此,才能将它压制,甚至彻底消灭。

在那之前,每动用一次阴丹的力量,都会导致它的封印松动一些,每动用一次力量,都会导致它的封印松动一些,直到最终醒来。换句话说,自己每次受伤,修复的力量都会发生作用,阴丹上的封印便会由此减弱,想要一直不让封印减弱,有一个办法,就是做个缩头乌龟躲起来,永远不和外人接触,便永远不会受伤了,但以叶飞的个性怎么可能去做个缩头乌龟呢!

不知不觉得,叶飞飞过丹海,进入混沌,在封印九龙的笼子外面坐下,郁闷地拖着下巴,不发一言。

九龙在黑暗中睁开一双眼睛,慢悠悠地说道:“知道真相了?”

“隐约能够猜到。”

“好笑吧,代表着修复的阴丹居然是坏的,代表着破坏的阳丹却是好的。”

“万万没有想到!想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原来那股力量不断修复我的身体,是担心孕育生命的母体遭到破坏。”

“你该明白了,所谓的佛究竟代表了什么。”

“如此说来,山河世界孕育的抵抗者应该是来自于坐井观天佛所化的金相了。”

“只有他,才拥有复生的能力。”

“真是可怕啊,甚至可以说毛骨悚然。”

“随着历史揭开原貌,你会知道越来越多秘密的,到时候,怕是连你的认知都会崩溃掉。”

“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我关心的是现下。”

“现下怎样。”

“我在想,自己的身体真是个大麻烦。”

“哈哈哈,哈哈哈哈!正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叶飞你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了,更不要说去控制命运了!”

“是啊!本来你在我体内已经够麻烦了,现在又多了一个更可怕的,真是想想都头疼。”

“哈哈哈。”

“我仔细想了很久,与其这样下去,不如先解决其中一个麻烦。”

“你说的是我?”

“九龙,如果我解开你的封印,你会怎样。”

“当然是会将力量无偿地给予你,像个乖宝宝一样听你差遣喽。”

“算了,还是算了,你果然是坏的。”

“我靠,叶飞你什么意思。”

“不说实话的家伙,我走了。”

“叶飞,你个混蛋,你他妈就是个混蛋知道吗。”

“是不是混蛋我不知道,但是九龙,有一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其实你对我一点都不重要,真的,一丁点都不重要,只是个累赘而已。

可能你曾经的持有者都妄图从你那里得到毁天灭地的力量去完成自己的野心,但我不是,不是没有野心,而是要靠着自己的力量去达成心中的梦想,你对我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

所以,如果时机合适的话,我会解开封印的,给你自由。前提是,这样做对我无害。”

“你真的这么想?”

“一起久了,你觉得我在撒谎吗!”

“或许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说来听听。”

“为我找一个容器,我将自己的魂魄附身上去获得重生,与此相对的,我愿意将王剑留给你。”

“容器长什么样子。”

“火龙!必须要是火龙,只有火龙能够供我转生。”

“去哪里找。”

“谁知道呢,火龙当年都被杀干净了,一只不剩。”

“那不等于白说。”

“万一有一线生机呢。”

“好吧,我找找看。”

叶飞离开了混沌,驻足平静的海面往高处看,看着那停留在更高处的竖眼总觉得那么别扭,好像卡在喉咙里的一根刺。

或许,有一个办法可以试一试!

仙人三大定律,第一,丹海不得开发;第二,佛、道不可同修;第三,人妖不得生情。

既然三大法则自己已经逾越了两个,那么逾越得更彻底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或许,自己可以试着开发丹海,以丹海中的其他力量去制衡悬在头顶的那柄利剑,就如同自己在山河世界所做的事情。同时发展光明和黑暗双方势力,令他们互相制衡,自己居中调停,最后两边都要倚仗于自己。

好主意!

——

叶飞全然没有注意到的一件事情是,若他真的开发了丹海,便是逾越了规则,若他逾越了规则,便会向着命运的既定方向前进,那是天道早已预示的方向。

实际上,命运的齿轮直到叶飞做出这个决定之后才真的开启了,他的决定无疑会让天地变色,会彻底改变九州大地所有人的命运。

这是无数人所期待的,是无数人所拒绝的,同样也是无数人等了成千上万年终于等来的一个结果。在这一刻,九州大地的无数禁地之内,那些沉睡的强者们全部睁开了眼睛,仿佛是感受到了命运的惊雷。

“来了,终于来了!这一天我(们)等了太久太久。”

于未知之地睁开的一双双眼睛,他们在期待什么叶飞不得而知,叶飞现在想的是,怎样才能合理开发丹海,利用丹海的力量去制衡高空中的邪眼,现在想想,这双邪眼能够最终落户在丹海之内,与他的鼎力相助不无关系,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叶飞在丹海中飞行,在这里,他的实体不能到达,但是意识可以聚现如同实体,怎么准确描述其中的关系呢,就是叶飞在丹海里只是一个意识,却有着五官的感觉,有着手掌的触觉。

海面平静,海水深不见底,所有的海水都是仙力压缩形成的。海的南方存在一块绿岛,不用问也知道,那是朝花夕拾剑的领地。绿岛之上虽然有着旺盛的生机但全部处于收敛的状态,没有向外延伸,神剑保持着虚幻的剑形,插在岛屿的正中央。海的西方悬浮着一片光,光芒中存在六团跳动的火种,它们强健有力,时不时传来阵阵狼嚎,不用问,这一定是六小的地盘。海的北方悬浮着一方神卷,神卷之中若隐若现的可看到山川河流,看就知道,这一定是气吞山河卷的领地,可惜只是幻影,气息尽数收敛没有外泄。海的东方就是自己辛苦凝聚的仙丹了,如同旭日那样闪耀着光芒,散发出热量。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要怎么做才能将这些力量完全展开呢?怎样才能让它水瓶为什么爱死巨蟹们转化出实体,自由生长壮大呢?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行渊蹭蹭两步走出人群,跪在白眉膝下:“老师,此人本性不坏,徒儿觉得此次事情是否藏着什么误会,不如坐下来聊一聊,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

“误会?”白眉声音如铁,“那几个狼崽子杀了我的家猫,它们的主人又把你打的满身是伤,你居然说是误会?未免过于妇人之仁了。”

“师父!那人的实力远胜于徒儿,若真下杀手徒儿早就死了,但他没有这样做,甚至出言指点为徒儿点出迷津,看上去不像是个坏人。

而且,大棕究竟怎么死的实在疑点重重,徒儿心中有着很多疑惑都还没有解开,咱们身为名门正派,不能任意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随便冤枉一个好人,您说是吗!”

“如此说来,倒是为师有错了。”

“不不不,徒儿绝无此意,绝无此意。”眼见白眉沉下了脸,行渊叩头如捣蒜,连连请罪。

一直到他把额头磕烂了,白眉才道:“起来吧,渊儿,为师知道你的心意。”眼见行渊仍然跪在地上,刚刚放晴的声音又冷了几分:“怎么,要让为师亲自去扶你吗!”

行渊这才慌不迭的起身,双手向下,垂立一侧,再也不敢抬头了。

白眉看着他举足无措的样子,脸上浮现出一分慈爱,“你啊,天资绝佳但性子散漫,要是有为师一半的坚定,又岂会被人打上门来。”语气之中慈爱多于责怪,对行渊虽然恨铁不成钢,但也充满水瓶为什么爱死巨蟹了关心爱护,希望他以此为戒,努力奋斗,有朝一日光耀师门。

一番恩威并施地教训了徒弟,白眉重新将目光落在叶飞身上,似乎又在做什么不好的打算,却是红衣一闪,挡住了他的目光:“上仙,此次事情全是因我而起,要罚您就罚我吧,还请放过了他。”

“因你而起。”白眉两眼眯起,凌厉的目光像无双宝剑那样射在红娘的脸上,见她满脸恳求却不下跪,金灿灿的黄金凤插在头上如同宝钗,已猜到红娘身份的尊贵,但并不道破,这与不道破叶飞的身份是同样的道理,有些话不说比说了更好,转而道“为何是因你而起!”

“不敢欺瞒上仙!扑杀大猫的确实是六只天狼,但放任它们的人却不是叶飞,而是我。”

“如此说来,你当是故意的了?”

“是故意的,只为了救一个人。”

“谁?”

“叶飞?”

“那个小娃娃?哈哈哈,你是当老夫糊涂了吗!”

“好啊,红娘,你竟然阴我。”听了红娘道出原委,叶飞挣扎起身,怒目而视,凶相毕露,白眉一摆手,黄金瀑布泰山压顶,叶飞再也说不得话了。

看他受苦,红娘垂下泪来:“上仙,实不相瞒!叶飞的体内藏着一个怪物,是那怪物控制了叶飞的思想,让他在山下布下法阵聚集仙力,种下树木形成避难所,以迎接七日之后的降生之日!到那时,叶飞的身体会化为的养料,成为怪物横空出世的祭品。

我拿那怪物没有办法,眼看着它日益侵蚀叶飞的精神让他变得乖戾奇怪,只能病急乱投医,和六小商量了一个引出怪物的法子。

我们主动上山惹事,希望能够引着道士下山,借你们之手破坏了怪物的产床,引起怪物的震怒好诱它现身,一举擒下助叶飞脱困。”

“呵呵,好一招借刀杀人,我替你把它话说完吧!那娃娃眼见避难所被毁,必然心智迷失上山屠仙,以期霸占道观作为产床,如此一来必然与我桐湖派爆发冲突,你和六个狼崽子当可坐收渔翁之利,待到那娃娃与我桐湖派拼的筋疲力尽之时出手降服他,强行为他驱邪!计划顺利的话,当可保全下一条性命。

但我请问你,你为了救那娃娃一条命,却要牺牲了我偌大的桐湖派,难道我桐湖人的性命便天生卑贱吗!难道我桐湖人的性命便可以随便被牺牲吗!”

“上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您要责罚就责罚我吧,切勿伤害叶飞。”红娘嘤嘤哭泣,哭的梨花带雨,好不伤心,看得桐湖派的师兄弟们心里隐隐难过,他们这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原来是这样,难怪一直感觉被人牵着鼻子走了,根本就是有人借刀杀人。

“原来,那个人的名字叫做叶飞啊!”行渊点点头,“难怪他言行不一,行为前后矛盾,原来是被体内的怪物控制了心神。”

听到行渊小声的嘀咕,红娘忽然意识到,自己关心则乱一不小心把叶飞的身份暴露了,这要是传出去,他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白眉目光冷冽地盯着红娘,看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表情几度变幻,始终泪眼婆娑,伤心欲绝,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为何对这孩子如此用心,但以你的身份,应该知晓继续和他搅和在一起是没有好结果的!蓬莱和蜀山虽然同为正道,可从来不是一条心的,这点你比我更加清楚。”白眉的目光仿佛能够看穿世间的一切真相,言之凿凿的警告她。

“其实,不用你说老夫也看出来了,那娃娃的天庭之上有一道黑气盘亘,控制他的心智引其发狂,这黑气绝不是善物,怎么会出现在他身上的,老夫有意追究,所以故意施为,逼你说出实话。

如今看来,一切都是由你主使,那这孩子罪不至死。

而你,老夫也放过你一马,不是为了别的,只为了维护蜀山和蓬莱的盟友关系,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眼见白眉终于松口答应放了叶飞,红娘却忽然跪下了,无比真诚的请求:“求求您,求求您救救叶飞,只有您救的了他。”

“以你的身份,居然愿意为了一个娃娃,向老夫下跪?”

“叶飞对我非常重要。”

“带他进屋吧。”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红娘此刻表现出的真诚,表现出的用情至深打动到了,本来气鼓鼓的内心也因为这个跪地女人的眼泪而荡然无存,一个女人,一个肉眼可见身份极度高贵的女人,愿意为了心爱的男人向别人下跪,爱情的力量实在太伟大了。

桐湖派全是一水的大老爷们,一个女人没有,红娘的流泪唤醒了他们渴望爱情的内心,纷纷投来怜悯的目光,忘记了红娘用他们的命换叶飞的命的愚蠢做法,甚至都开始期待老师能够帮到叶飞了。

人这一辈子,有这样一个知冷知热的红颜知己,死了也不亏!

……

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叶飞在蓬莱仙岛饶了红娘一命,红娘现在投桃报李,穷尽心力,只为护他周全。

如此可见,人间自有真情在的。

显然,叶飞体内的怪物已知道末日即将到来,他青筋暴跳,拼命挣扎,甚至不惜用力过度以致叶飞身体受损。

可惜,一道百丈的瀑布始终压在头顶,金黄色的水流浸泡着他,让他口不能言,身不能动,无论如何挣扎都被一股反向的力道制住,怎样都脱不得身。

从那涨红的脸色不难看出,叶飞体内的怪物一定后悔极了,他早该控制了叶飞和红娘翻脸,即便红娘实力在他之上,也能拼个两败俱伤,到时候自己找个没人的角落安心待产,破体而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可惜啊,这婆娘演技实在太好,装的和没事人一样,却暗中和六小勾连,趁着自己布置产床的时候将山上的道士引了下来。现在想想,这中间的破绽不知有多少,只要稍稍留心,就不会被她钻了空子。

可恨,都说乐极生悲,自己真的就体验了一把。

那柔软的水流在变成金色之后,便拥有了无情无尽的力量,缠绕住各处关节,无论怎样都脱不得身。

怎么办?就这样坐以待毙吗?

这一天我已经等待了太久,怎能如此轻易的放弃。

“啊啊啊啊!”叶飞身上突然发生异变,肩膀上、面颊上,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全部裂开,筋肉外露,鲜血直流,一双双恐怖而妖媚的竖眼在血液中浸泡生长,邪魅睁开。

一时间,邪光大做,竟然撕裂了黄金瀑布的水流。

“哦?”白眉上仙面色微变,显然也未料到怪物拼死一搏能够撕开自己的领域。

但见邪光所过之处,金色瀑布被撕碎,房屋的脊梁被被融化,大地崩碎,一道巨大的裂缝出现,叶飞体内的怪物似要借此遁地逃生。

“哪里跑!”白眉祭起拂尘,道道尘丝柔中带刚,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居然抵住了邪光的侵蚀,在半空中如同渔网那样散开,在叶飞即将坠入深渊裂缝的前一刻将他裹住,动弹不得。

“咿呀呀,咿呀呀!”叶飞体内的怪物咿呀呀乱叫,砥砺进行最后一搏,一只邪魅恐怖的竖眼竟以他鼻梁为根向外翻卷睁开,看裂口的长度将近一寸,若是完全开眼,其中射出的邪光必然毁天灭地。

白眉上仙识得厉害,双手全力推出,代表着领域的金色瀑布与代表着法器的强大拂尘左右开工,双管齐下,道道尘丝与金色的瀑布之水融为一体,自叶飞手、脚、腰、颈四处猛攻,最后在额头集合,将那马上睁开的邪眼团团紧缚。

即便如此,那双恐怖的邪眼仍旧睁开了,其中孕育的力量可想而知。一时间,道道邪光自地面射入苍穹,整个天地仿佛由此贯通,以白眉上仙的境界也在短时间内无所适从。

“拼的母体自爆,也要重见天日。”

眼看着道道尘丝被邪光切割,似要绷断,蓦然一道金光闪过,无所不破的黄金凤沿着邪光射出的通道逆袭,一举穿透邪光,刺入叶飞脸上,插入那恐怖邪眼之中。

“噗!”更多的光芒爆炸开来,却是刀斧一般迸射,宛若爆炸的前兆。

红娘顾不得叶飞的身体了,再接再厉,双手推动黄金凤让它不断顶入斜眼内部。

“咔嚓、咔嚓。”终于,晶体裂开的声音终于出现了,怪物借由叶飞的身体痛苦呻吟,红娘和白眉上仙两位强者联手施为,终于将它破体而出的势头逼退,叶飞险之又险的保全一条性命。

“呼!”躲入后山的众人总算松了口气。

“想不到它竟然如此顽强。”红娘全身已经湿透,那是汗与泪交织的结果,表情却是开心的,在她看来邪魅已除。

白眉上仙却给她泼下一盆冷水:“快!快把小娃娃扶入老夫的洞府,容老夫为他驱邪,万一那怪物再醒了,小娃娃的身体就要撑不住了。”

原来,叶飞体内的怪物并没有就此死去!

红娘心往下沉,看着原本和平安详的桐湖山顶此刻已经满目疮痍,俨然一片废墟模样,忍不住道:“究竟是怎样的怪物会有如此惊人的破坏力,它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叶飞的体内,这究竟都是怎么一回事啊。”

“快!现在不是望而兴叹的时候!”

就连白眉上仙都已露出急切的表情,可见叶飞体内怪物的强大。

红娘背起叶飞,六小想要帮忙遭到拒绝,女人柔弱的身子里迸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力量,一路背着昏迷不醒的叶飞走过后院,走入白眉上仙的仙人洞府。

偌大的洞府不算奢华,但仙蕴缭绕,干净庄重,中间一个炼丹的炉子,比人还高,三足鹤冠,笼罩了一片如真似幻的光华,是整个洞府中最值钱的东西了。丹炉前面摆放着一个蒲团,红娘费力地将叶飞放在蒲团上。

“你出去吧。”白眉从衣柜里找出另一个蒲团,放到叶飞身后的空地上,紧接着向红娘摆手“老夫要闭关为他驱邪。”

“我想陪着叶飞,也好有个照应。”

“你在洞外为我护法,不得任何人靠近洞府半步。”

“可是……”

“快去!”

听了白眉的厉喝,红娘低下头不再言语了,眼波流转似还有话说,几次犹豫最终没有出口,最后轻轻跺脚,算是下定了决心“那好,我为您护法!”

“去吧。”

待到洞府的石门缓缓下落,整个空间中只剩下了白眉和叶飞两个人,白眉上仙苍老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异样光芒,看着叶飞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杀还是不杀?老夫很为难啊!”

却没想到仙人洞府变幻莫测的光影之中走出来一个人,此人一身白衣,身高八尺,长发盘髻,手持一把折扇,一副柔弱儒生模样,可一双眼睛却是褐色的,仿若燃烧的烈火,“杀了,轮回之门的开启将又一次延后;不杀,叶飞体内的东西早晚还会出现。选择权落在你手里,怎样选倒是很难。”

“你什么时候来的?”白眉像是早已知道他的存在。

“领域展开的时候。”

“你想怎样?”

“看看老友是否遇到了麻烦,能帮则帮。”

“你会这么好心!”

“好久没一起下棋了。”

“老夫想起来了,闭关之前咱俩是有过约定,约定出关之日会对弈一局。”

“我已等了很久。”

“你赢不了的。”

“赢不了棋,计划便一直延后。”

“你倒真是信守承诺。”

“人无信不立。”

“呵呵。”

“笑什么。”

“那你为何藏入老夫的洞府?”

“我在等你,我知道你一定会二度闭关。”

“等着下黑手吗。”

“咱们是朋友。”

“你的话鬼才会信。”

“信也好,不信也罢,又能如何呢,你能奈我何呢。”

“你的口气变大不少。”

“我的实力足够支撑起自己的口气。”

“呵呵。”

“你打算如何?放了他或者杀了他?”

“要命的选择落到老夫手里了,真是头疼。”

“是啊,连你那号称铁石心肠的师弟都没有动他,可见这个选择并不好做。”

“怕只怕弄巧成拙,没人知道天意的本貌。”

“对蜀山来说,叶飞的存在确实令人头疼。”

“对你不一样吗!”

“哈哈哈哈哈哈,干脆杀了吧。”

“杀了?掌教当年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可惜为了蜀山没有下的了手。”

“杀一人救天下,留一人救蜀山,要命的选择题,却能很好的鉴证人心,天道果然是顶级玩家,看着自己的子民陷入两难境地,它一定开心死了。”

“不要忘了,你的选择比蜀山将要面对的更致命!”

“哈哈哈哈,在我眼里,这从来不是一道选择题。”

“哼。”

“怎么样,下决心了吗!”

“算了,还是救吧,掌门都没有杀了的人,我又怎能轻易动手呢,毕竟这个人的生死真的太重要了,杀他造成的后果连我也无法承受。”

“想不到杀伐果断的白眉上仙也有了畏畏缩缩的时候。”

“谁愿意承受万世的骂名,算了,留他一命。”

“那如果说,我愿意代劳呢。”

“不行!我的选择是属于我的,你要动叶飞,离开老夫的洞府随便,在

水瓶为什么爱死巨蟹 免费全文

这里不行。”

“哈哈哈,果然在你眼里,蜀山比天下还要重要的多了。”

“欲做蜀山人,先有蜀山魂!”

“或许,这才是蜀山千年兴盛的原因吧。”

“你出去,我要行动了。”

“门已经关了,怎么出的去呢。”

白眉手一挥,围绕着仙人洞府的结界禁制立时散了,“走吧。”

“明天我要和你下棋。”

“趁我病要我命?”

“当然!”

“好!我等着。”

白衣男子往前迈出一步,消失了踪影,大概已到百里之外。

白眉上仙确定他走了,又一扬手,围绕着整个洞府的禁制就此恢复,他重新望向叶飞,目光无比复杂:“要想压住你体内的怪物,老夫修为必然受损,与那个人对局的胜算将要大大降低,就此输了也说不定!

果然,你就是一切发生的引子!轮回之门因你而开!

哎,可惜我和掌门一样,将师门看得比生命都重要,在天下与蜀山之间选择了蜀山,否则你就算有八条命也早就没了的。

原来!叶飞如此重要!原来,叶飞之名早已传遍蜀山!他是蜀山每一个人心中的禁忌!他的身上到底隐藏了什么!为什么说留一人,救蜀山;杀一人,救天下?难道只有叶飞活着,天下才会大乱?只要叶飞死了,蜀山就会大败?

迷雾重重,一切都是未知之谜,天麓石櫼上到底写了什么!”

……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