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的生辰八字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江景阳一回家就急匆匆来找江团。

见她还在草棚下,忍不住责备道:“这样大的太阳你怎么还不回家,坐在草棚里也闷热,赶快回去吧,让二牛哥来看着就是。”

江团已经在草棚坐半天了,早就腰酸背痛。

听到江景阳要自己回去,她站起身看向田里:“回去也好,已经晒一个时辰了,也该让她们歇歇,二牛哥,你让她们来草棚下喝水,再把这些干粮每人发一个。”

草棚的桌上摆着箩筐,里面放有一堆肉夹馍,是杨嫂子给众人准备充饥的。

她故意一个时辰不许休息的,打一棒再吃个甜枣,江团相信这些人也没有多少脾气了。

签]以后年年都需要人抽蕊,她不可能天天盯着。

回到青山院,江团才给江景阳和江山说起杏花偷懒毁苗的事。

江青山气极了!

他是看着江团怎样在温室里精心照顾稻种的。

最开始吐芽那几天,娇娇晚上都要起来几次查看温度湿度,几乎没有睡过囫囵觉。

后来好不容易长出两叶,自己几个大男人弯腰在田里插小秧,就跟绣花一样,腰酸背痛好几天,就连蹲茅坑都嫌腿疼。

现在又去拔蕊丝,都是顶着太阳干的苦活,眼看着再有一个月就能收稻子,结果就因为偷懒被人毁了。

还有那个平仓家的,说用五斤粮食就算了。

这种稻子几乎摸着长大的过程,融入了全家多少感情和希望,是几斤粮食就能补偿的吗?

“我这时候就到老鑫头,还有秦平仓家去,找他们说道说道,有没有随便毁青苗的道理。”江青山扒拉着自己下田穿的草鞋,就想出门去跟人掰扯。

江团叫住他:“爹,今天这事就这样,别去提了,只是以后你遇上杏花爹娘,恐怕要受几句酸话。”

江青山脖子一梗:“他家几次来青山院生事,我还没找上门去,他要敢找我的麻烦,我还求之不得。”

江景阳忙着喝薄荷酸梅汤:“小妹你就别替我们担心,现在秦家村可不比以前,虽然不说见面就说好话,也没人随便找我跟爹的麻烦。

倒是你这几天忙过了,也该去城里看看景文,要不然他又要抱怨。”

江景文现在住在城里,虽然有堂姐江景秋看照着,始终都不是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有些话说不到一起。

他想念家里哥哥妹妹得紧,爹娘走不开,江景阳跟江团每半月就要轮流去看他一次。

好在稻花只开五天,时间一过,就得下季,江团在抽蕊结束后,

武则天的生辰八字免费阅读*

又把灵芝的事交给哑婆。

现在灵芝才刚刚播种,距离吐丝还有一个月。

酒精蒸馏已经基本停工,平时做的都是提取各种精油。

可江家也没有空闲的时候。

小山子几个人从天气暖和后就帮江家做静心香,现在驱蚊香也开始加班进行。

秦家村现在有好些人家也开始做香,江家就不再收鲜草。

梨花湾舅舅们在山里收购艾草,野菊还有一些草药,都是晒干碾碎成粉末才送出来,这样价格高,份量也轻。

秦黑牛媳妇的娘家在邻村,也将各种草药晒干磨粉送来。

这样青山院做驱蚊香时只需要加入精油、木炭、黏土就行。

每天周四平带回来的护卫除了一人在外游走值守,其他人也开始参与做香的事情中。

他们几个壮汉动手,只用草粉,一次搅拌就能上千斤料,做出来的香就要上万盘。

现在压香条也不用人力,江团设计出一种绞盘,摇动手柄,带动铁砧板,就把香泥从铁桶中挤出来。

江家人现在越来越多,可是活计也越来越多,每个人都需要身兼数职,根本没有闲暇时间,忙得团团转。

在加班做出两万根静心香之后,江团终于抽出时间往巩密县去。

这一次她需要取回茉莉花精油,搭配橙花精油,配制一些安眠香。

稻花一过,就麦收季节,今年江家以稻田为主,没有种什么麦子,江团可以在城里多住一段时间。

在这期间,江团才终于寻了个合适机会,将心中搁置许久的疑虑问周四平,也是江景阳忐忑不安的事。

从去年十一月尹陶到过青山院,到现在已经马上七月,都再没有回来过。

虽然期间有书信往来,从二月后也陆续少了,直到四月周四平到了秦家村,就再无联系。

尹陶一直没有说自己的身份,江团还是猜测过发生了什么。

去了京城……卖掉梧君阁……送来宫中嬷嬷……从这些蛛丝马迹江团可以大胆想象,尹陶是一个上层人士的卧底,或者是那卧底身边的什么人。

一切看似都没有变化,可还是能感觉出不同来。

比如说陆鸣大管事从新北府混乱开始,就从万宁镇消失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赵郎中跟着尹陶去赈灾援医也没有回来。

万宁梧君阁的新管事自己不认识,裕丰商队虽然跟江家生意照做,再没有以前的那种默契。

听说里面的宋掌柜也换了商路,现在主要在负责京城里的铺子。

秦家村里好几个跟着裕丰商队跑生意的,也在京城周围活动,秦武德往家里送信提的也是生意,没有再说梧君阁其他人。

尹陶他们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在青山院,江景阳私下问过江团。

要是尹陶说的等他一年时间到了,他都没有再回来该怎么办?

这些天江团都在考虑这些事,她才十三岁,当然等得起。

而且等待尹陶,跟她发展自家农业没有冲突,反而是尹陶给她许多帮助。

可是路攸说什么考上举人就来提亲,让她心里不安。

这种兄妹嫁娶同一家的事很少发生,基本上都是偏远山区里。

男子因为某种原因娶妻不易,就用家里的姐妹去跟同样情况的人家结亲,成为所谓的“换亲”。

江团相信,只要路攸提出来,江青山会拒绝,她不是很担心自己被许配给路攸。

可是到十月,自己就满十四岁,按虚岁计算就是及笄年华,到那时父母肯定会提起相亲的事。

相比起与陌生人相亲,江团更愿意等尹陶,无论多久都行。

平时每次提起尹陶,周四平都会找理由溜了。

现在,她想好好逼问一下周四平。

喜欢穿越成团宠:娇娇娘子会种田请大家收藏:

听到自己出头要帮忙扣钱,赵婆子气得发抖,摸着胸口不敢说话。

其他本想跟着当好人的顿时噤若寒蝉,都往后缩,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可别一句话给说没了。

杏花眼看自己要被罚钱,所有的委屈都冲到心中。

大叫着就往江团身边跑,口中还叫着:“小贱货,你就仗着你家有钱欺负人,姑奶奶跟你拼了!”

从小就跟大嫂打架,妇人间的撕扯招式她是用得滚瓜烂熟。

在杏花眼中,江团那柔柔弱弱的样子,自己只需要一下就能推倒。

然后骑在身上,抓脸扯头发,再扒开衣服,让这个天天戴帷帽的贱人在秦家村抬不起头。

她想得很美好,可脚下才一动,手臂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过去的汐嬷嬷捉住。

汐嬷嬷圆脸上带着笑,一口京片子也是和气:“杏花姑娘这样毛毛躁躁,可别摔了。”

江团端端坐着没动,只是看着杏花挥舞手臂向自己扑过来,再被汐嬷嬷轻轻接住。

刚刚还张牙舞爪的杏花一下安静,口中的谩骂瞬间消失,只剩下无声张嘴,如同丢在岸上的鱼在扑腾着。

此时在周围人眼中,汐嬷嬷是在搀扶手舞足蹈,即将摔跤的杏花,还好心的扶到旁边坐着。

江团骇然:她知道宫中收拾贵人们的手段多,不会伤筋动骨,也无伤无痕。

就像还珠格格在容嬷嬷手中哀嚎,成为一代人的噩梦。

可在众目睽睽之下,亲眼看见汐嬷嬷只凭借一双手,就让一个惯会厮打撒泼放刁的农女瞬间没有还手之力,她的心里也发凉。

就这手段,宫中那些身娇体弱的嫔妃可怎么受得住。

应该是疼得很了,杏花脸色苍白,额角汗珠滚滚而下。

汐嬷嬷收回手,对江团道:“姑娘,这位小娘子看样子身体不好,还是让她休息一会再下田吧!”

江团看向赵婆子:“既然身体不好,那就麻烦赵婶子跑一趟吧!把杏花送回去,顺便把今天她毁苗的事也给她家里说一声,看在她身体不好的面子,只罚一天工钱。

赵婶子,你德高望重,说的话别人肯定要听。

要是杏花家里来闹,那就是你没有尽心解释,罚金就扣你的。”

话说罢,江团再看向其他人:“还有谁担心赵婶子说不清楚,想跟着一起去的?”

她目光扫过,人群里那些嘴唇蠕动的女人赶紧低下头,都不想招惹是非。

赵婆子顿时有苦难言,她需要去老鑫头家交代此事,要是老鑫头的婆娘来江家闹,江团就要罚自己。

自己真是抓屎糊身!

她恨恨一把拎起软成一团的杏花:“你装什么装,刚刚还要扑过去打人。这时候就装死,三姑娘给你半天假,还不赶快走。”

杏花只感觉自己半个身子又麻又痛,浑身没劲,被骂骂咧咧的赵婆子拖着就出了人群。

草棚下,男女老少十几个人,无一人开口替她说话,包括她的侄女小满。

江团撩开纱幔环视众人:“大家在江家干活已经有些时间了,有些话本姑娘还是再说一次。

江家不养闲人,尤其是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我不要你们像奴婢一样忠心耿耿,也不会用银子养出仇家来。

我出一分钱,你出一分力。

要是觉得这些活计做得有不满意不公平的,可以随时走,可以随时问。

是我错,我改,而且对提出错的人有奖励。

我没错,只要你是真心诚意,我不会罚你。

一句话,你拿出真心实意,我就给你真金白银。”

她的话很难听,尤其是在明明想挣钱,还要摆出视钱财如粪土的普通人心中,感觉就格外刺耳。

每个人都喜欢银子,可多少要遮掩修饰一下,江团是直接扯开脸皮在说。

成年人有些不适应这种直来直去,可孩子们喜欢,一个个眼睛晶亮。

去年帮江家制种,他们是去悦凤楼吃了一顿,里面的大鱼大肉足足让他们回味半年。

现在江团提到银子,这也是他们最喜欢的,有赏有罚,清清楚楚。

江团话说完,草棚里只有挪动脚步的轻微声响。

一个男孩大着胆子道:“三、三姑娘,能不能在分组时,把那些一家子的人分开。”

江团看着面前局促不安的男孩道:“你叫什么名字?也是师傅?”

男孩听到说自己是师傅,他裂嘴一笑,露出两颗歪歪的龅牙:“我叫虎子,是师傅。”

“嗯,虎子,你说说为什么要把一家分开?”江团鼓励道。

“他们一家人分在一起,有时候出错都不能管,一说就全过来骂我。”

他说着,还随手一指人群里的几个人,那几个女人站在一起,看样子是妯娌婆媳一家。

虎子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这些妇人哪里听他管教,尤其是现在当着面就开始告状。

看见虎子还指自己几人,她们想要瞪眼,可当着江团的面也不敢,只能缩头低眉。

江团喜欢用这些孩子们,心思单纯,没有过多心机。

只要自己这个主家给他们撑腰,就能胜任管理任务,比跟一群私心复杂的妇人打交道轻松。

“好,虎子提得有理,赏十文。

要是以后有人还不服管,你们几个当师傅只管来告。”

江团点头,看来这十几个人也分着小团体,是得打乱分编。

就好像小满带着杏花,若不是事情压不住了,杏花做的事还会继续将自己糊弄过去。

至于虎子提意武则天的生辰八字见的奖励,

武则天的生辰八字免费阅读*

她只给十文,这只是态度。

她并不想将提意见,弄成检举揭发换银子的途径。

而且重金打赏容易招人嫉恨,真正好处当然要在人后。

虎子只得到十文奖励,也不失望,反而对着人群里一裂嘴道:“以后看你们还敢抱着团骂我不?”

稻花开放是从抽穗的第二天开始,由穗尖上到下依次进行,时间持续5天左右。

而且只有太阳出来才扬花。

从上午十点左右开始,到下午2点结束,也就是抽蕊和授粉都只能在太阳下进行。

等到午后,江景阳那边也收工回来了,而这边的抽蕊还在进行。

喜欢穿越成团宠:娇娇娘子会种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