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郁闷又能怎样?

廖传睿的请柬是他给的,侄女是他叫去的,严格论起来,这门亲事若真成了,他还算半个月老?这般想着,姜二爷真真是郁闷他娘给郁闷开门——郁闷到家了。

想到以后有个小娃儿会顶着廖传睿的脸喊他二叔祖,姜二爷就郁闷得无以复加。

于是乎,秋闱开场这日,在贡院外见到廖传睿时,姜二爷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不过,姜二爷是本次秋闱的场外巡视官,廖传睿是将要入场的仕子,是张大人的门生,还是大哥相中的女婿,于公于私,姜二爷都该照顾他。所以就算脸色不好看,经过寥传睿面前时,姜二爷还是停下,主动问道,“东西都带齐了?”

廖传睿恭敬而有礼,“回大人,都带齐了。”

姜二爷叮嘱道,“贡院内的每间房都收拾得妥帖干净,你只管安心答卷,若有事情,便问巡视官们,只要要求正当,他们定会掂量着办了。”

廖传睿再行礼,“小生自从知道此科贡院考场是大人您督建,饭菜也是您亲选的,就觉得安心无比,相信入场后一定能样样妥帖。”

旁边的仕子们也跟寥传睿想得差不多,均露出一脸感激的表情。

这数张脸里,最难看的就是他面前这张。姜二爷无声叹气,抬了抬下巴,“要开门了,准备入场吧。”

廖传睿站着没动,解释道,“小生在等人

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 最新章节阅读,

。”

你不走,我走!姜二爷挪到另一侧巡视,眼不见心不烦。

待贡院大门一开,内场考官和巡视官出来宣读考场规矩和惩戒律条后,仕子们便在家里人的祝福声中,排队进场。

过来半个时辰还不见大郎来,姜二爷有些着急,吩咐姜猴儿道,“你回府去看看,若大郎拉肚子出不来,就让裘叔给他扎两针……”

“二爷,大少爷来了!”姜宝瞧见姜家的马车,连忙道。

姜二爷回身,见来了三辆马车,便知母亲也来了。他脚步匆匆走过去,抬手扶母亲和妻子下车,才问侄儿,“东西都带齐了?”

姜二爷问这话时,姜老夫人脸色有些难看,陈氏不敢抬头,雅正、闫氏和第二辆车下来的姜家四姐妹都很知趣地沉默着。

“带齐了。”大郎温和回应。

秋闱要连考三日,母亲和大嫂不放心,定给大郎准备了不少东西,才会耽搁这许久吧?姜二爷没再问,他抬手给侄子整了整衣袍,又拍了拍侄子的肩膀,“你年纪还小,家里都没想着你能一次就中,进去后要吃饱喝足,会多少写多少,尽人事听天命。考完了出来后,你想去哪就去哪,痛痛快快玩一个月。”

“多谢二叔。”姜大郎露出这个这个月里最灿烂的笑容。

听了姜二爷的话,陈氏的脸色不太好看,姜留几个小的却都忍不住笑了。姜慕筝因嫡母在场,侧开避开她的目光,笑得比较含蓄。

谁知她这一转头,却正对上了不远处廖传睿惊讶的脸,也微微一愣。

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

在场外等着与苏公子一同入场的廖传睿,发现自己真是蠢透了。难怪苏公子面若好女,人家本就是个俏佳人。难怪苏公子在论经会上满脸疑惑却还听得十分认真,人家是替兄长去听的。自己是个睁眼瞎,还傻呵呵凑上去告诉人家男厕在何处,还指点人家读书……

姜慕筝看寥传睿的神色,便知她认出了自己,便大大方方点了点头。

廖传睿也跟着点了点头,才反应过来自己该行拱手礼,连忙又拱了拱手。

拱完手他又觉得这样实在太傻了,难怪姜二爷会嫌弃他,现在连廖传睿都嫌弃自己。姜家姑娘也会觉得他是个傻子吧?

寥传睿耷拉下脑袋,都没勇气抬起来了。

见到二姐姐跟廖传睿“眉目传情”,姜留笑了笑,又见寥传睿腰间未佩驱蚊虫的香囊,便趁着祖母和伯母拉着大郎哥叮嘱个没完,到一边问书秋,“提神醒脑驱蚊的香包可还有剩余,带过来没有?”

此时虽已入秋,但蚊虫极为厉害。这提神醒脑驱蚊的香包,是姐姐让求本药材铺做的,让大郎哥带进贡院防蚊虫用。姜留记得药材铺管事送进来五个,姐姐给大哥送过去两个,不知剩余的几个今日是否带了过来。

书秋立刻点头,“都带着呢,在车上。”

姜留低声道,“让姜白给廖公子送一个去,别引起旁人的注意。就说是我爹见他没带,让送的。”

廖传睿入了大伯的眼,很可能成为姜留的二姐夫。姜留觉得父亲可能没给过人家好脸色,可能让寥传睿误会姜家人相不中他。姜留以父亲的名义送他一个香包,也算是为以后铺路。若寥传睿真对二姐有心,可在中举或中进士后以道谢为名,主动登门提亲。

所以,如果二姐姐的婚事能成,自己也算是半个月老了吧?姜留看着寥传睿寻寻常常的模样,心里忽然有点不是滋味儿。

书秋回车上翻出香包交给姜白,姜白绕到廖传睿身边,偷偷给了他。

廖传睿拿到香包,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他相信这一定不是姜二爷让送过来的,因为就凭姜二爷看他那眼神,不送他一包蚊子已经是不错了。若不是姜二爷,姜府还有谁会送他香包?

寥传睿向来沉稳的心砰砰砰地跳,恨不得从嗓子眼里蹿出来,在地上打几个滚再蹦回他肚子里去。他鼓起勇气往姜家那边看,却发现“苏公子”正送姜大郎往贡院门口走去。

寥传睿灵机一动,快步赶在了姜大郎前边。

姜大郎走过拉起的木栏后,家人就不能再往前送了。姜家人跟其他来送仕子入贡院的人一样,站在木栏处不住嘴地叮嘱他要照顾好自己、安心应考。廖传睿听得耳朵痒痒的,他很想回头辨一辨,哪个声音属于苏公子。

外场巡视官姜二爷走到近前,见廖传睿傻呵呵的模样,便停住问道,“怎么?没等到人?”

廖传睿啊了一声,不知如何应答。

他这傻样让姜二爷看得烦闷,便道,“没等到便没等到,出来总能见到的。进去后好好考,考不中也没事儿,三年后再来便是。”

他怎么听着姜二爷的意思,像是希望他考不中一样?廖传睿立刻挺直腰杆,坚定道,“小生一定会考中的。”

喜欢姜六娘发家日常请大家收藏:

爬上马车后,姜留扑在二姐姐身上,“二姐姐!”

姜慕筝秀气的眉眼染了薄红,装着无事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回府再说。”

二姐姐脸色这样,声音都能掐得出水了,还不是我想的那样?姜留心里直咯噔,论年纪、论样貌、论身高,二姐你跟那大叔一点都不配啊!

买了桂花糕和栗子酥回府后,姜留先让二姐回内院,她则叫过姜白,听他仔细讲了事情经过。听完之后,姜留沉默了一会儿,小声问,“你觉得廖传睿怎么样?”

姜白可不敢乱讲,笑嘻嘻道,“小人眼拙,可看不出来。姑娘不妨问问二爷。廖公子几个月前曾到咱们府中拜访,二爷还留他用了饭。”

竟然这么巧?按说以廖传睿的样貌,根本入不了爹爹的眼啊……

莫非他有后台?姜留满腹狐疑,返回内院找二姐,径直问道,“二姐姐相中方才的廖公子了?”

“以廖公子的年纪,应早已成亲生子了。我只是觉得他为人热心,也颇有学识罢了。六妹别跟你三姐和五姐说,以免坏了人家的名声。”姜慕筝面带薄红起身,“我去给大哥送糕点,你要不要一起去?”

“二姐姐去吧,我还有事要忙。”秋闱在即,大哥正闭门苦读,二姐是要去跟他说廖传睿默诵《春秋》的事,姜留不想去凑热闹,她跑到前院心急火燎地等着爹爹回府。

秋闱在即,太公庙贡院的准备情况乃重中之重,姜二爷忙到天黑透了才回府。他还没进内院,便被小闺女拖进了前院会客厅。

见小闺女这着急劲儿,姜二爷兴致勃勃地问,“怎么,闯祸了?”

姜留绷着小脸仰着头问,“爹爹可认得廖传睿?他是本科仕子,今日也去了听书楼。”

姜二爷眼睛一亮,“你把他揍了?”

自己哪有那么暴力!姜留无语了一下,才问道,“爹爹,他成亲了没有?”

“不知道。”姜二爷剑眉一蹙,“你问他做什么?”

姜留的小心脏提了起来,心惊胆战地问,“他今年多少岁?”

“二十二……”姜二爷说完,眼睛也睁大了。

“才二十二?爹爹没记错?”今天在听书楼临别时,姜留差点没喊他一声叔。

见爹爹不语,姜留无声感叹:这廖传睿长得真踏实,二十二看起来跟三十二一样。

不过听说年轻时显得老成的人,上岁数了反而显得年轻,这也算是个……优点?

姜二爷见闺女的小脸变来变去,也悬着心问道,“你们去听书楼了?”

“不是爹爹让我们去的么?”

“你二姐……”

“二姐姐说他挺有学问,心眼也挺好……”

父女俩大眼瞪小眼,神情如出一辙。

姜松回府,听说二弟在这里,进来便瞧见这一幕,忍不住笑了。

姜二爷和姜留同时转头看向姜松,莫名心虚,同时低头。

姜松见此叹了口气,问道,“说罢,你俩哪个惹祸了,惹了什么祸?”

这祸应该算是爹爹惹出来的吧?姜留用小胳膊碰了碰爹爹的腿,示意他顶上去。

姜松把侄女的小动作看得清清楚楚,接过姜猴儿递上的茶,垂眸慢慢饮着。

姜二爷牙一咬心一横,转头道,“留儿回去告诉你祖母和母亲,就说为父今晚要和你大伯在前院用饭。”

“是,大伯我走了。”姜留转身,一溜烟跑了。

姜二爷又吩咐姜猴儿去备饭,才挪到大哥身边嘿嘿,“大哥……”

姜松脸一沉,把茶杯放在桌上,“莫绕弯子,直接讲。”

姜二爷定住,吞吞吐吐道,“筝儿今日去听书楼后来,说一个书生热心又有学问,不过她可没说相中人家……”

女儿

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 最新章节阅读,

那般腼腆的性子,能说出这样的话还不是相中了?姜松心中欢喜,连忙问道,“是什么样的书生?”

姜二爷用脚踢着地上的砖缝,小声道,“叫廖传睿,他五月初曾来咱们府中拜会过一次,大哥当时忙着翰林院的事,没遇着。”

姜松回忆一番,便知二弟为何这般模样了,“就是你提过的,那位样样不妥的张大人的门生?”

姜二爷用力点头,“就是他。”

姜松叹了口气,“除了长得不入你的眼,他还有何不妥?”

姜二爷立刻道,“他二十二岁,论年纪早应该成亲了。若没有成亲,那一定是张大人对他的婚事另有安排,他跟筝儿一点也不般配!”

姜松却道,“话虽如此,但难得筝儿相中一个,你先寻人问明白他是否已经成亲或订亲。若是没有,待他中举后便请过来,愚兄也见一见。若是合适,再问一问张大人的意思。就算张大人对他的婚事已有打算,应也不会反对这门亲事。”

张文江只有一女,已与应天府尹何赞道之子订亲。所以张文江若对廖传睿的婚事有所打算,也应是为了笼络住他。那么,让廖传睿娶二弟的侄女,在张文江看来应是一举两得。因为二弟在京兆府做事,可算是张文江的心腹。

见二弟一脸不情愿,姜松便道,“二弟,筝儿年纪不小了,又是庶出,想寻一门合适的婚事并不容易。张大人既然器重廖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传睿,说明此人定有过人之处,你不可以貌取人,小看了他。”

姜二爷打心眼里觉得廖传睿配不上自己的侄女,但他还是听大哥的话,乖乖跑去找周其文打听。

得知廖传睿没成亲也没订亲,姜二爷只觉五雷轰顶,被炸得不轻。

姜松却上了心,等不到秋闱之后便跑去廖传睿落脚的长荣客栈,远远相看了他一番后,便与二弟道,“这不长得还成么?”

姜二爷……

姜松越看越满意,立刻派人去襄邑悄悄打听廖传睿家的情况,若是家门也合适,待他秋闱出来,姜松就让人探一探的口风,尽快将这门亲事定下来,免得被他人捷足先登。

看着大哥疾风速雨般的一连串举动,姜二爷心中憋闷,这份憋闷只能与闺女说,因为他的憋闷,只有留儿能懂。

姜留听后无语一阵儿,才道,“因为爹爹那样说,让大伯以为廖传瑞长得跟伏九叔差不多。待大伯见了后,竟发现他比伏九叔长得好,可不就觉得还成么?”

姜二爷听完,更觉得郁闷了。

姜留见爹爹这样有些不忍,便劝道,“爹爹,其实除了样貌,廖传瑞样样都不错。”

“爹知道。”就是因为这样,姜二爷才更觉得郁闷。

喜欢姜六娘发家日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