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保家仙的征兆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慕浅听到这句话,看了霍靳西一眼,道:“大一有什么好忙的呀?最清闲的就是大一了……再说了,千星又不是没有上过大一,都已经是第二次了,照理应该很轻松才对啊。”

说完她才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一般,“哎呀,忘了千星现在是在淮市,你又在滨城,隔这么远,你应该也不是完全了解她的动向吧?说起来,相隔两地的日子最难熬了,虽然可以视频见面,可是又摸不到抱不到,又要兼顾对方的时间,唉,实在是辛苦。”

霍靳北闻言,只是瞥了她一眼,而霍老爷子则伸手就拧住了慕浅的脸,“说得你好像多有经验似的!”

“我没经验吗?”慕浅说,“我家沅沅在法国那一两年,我经验多着呢!”

话音刚落,就见陆沅朝这边走来,笑着看着他们道:“你们聊什么呢?”

“你来得正好。”慕浅伸手拉过陆沅,道,“你来给小北哥哥传授一点经验,你跟容恒当初分隔两地的时候是怎么熬过来的,怎么能防止对方变心,怎么能让对方安心……”

陆沅一听就笑了起来,随后伸手拧了慕浅一把,道:“要你操心,他俩不知道多好呢!”

“好吗?”慕浅说,“你仔细看看,小北哥哥眼里的光都快没了!”

“千星不在,他看着你我,眼里当然没光了。”陆沅说着,便又看向霍靳北,道,“千星课业真的那么忙,抽一天时间回来都不行吗?”

霍靳北闻言,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嗯。”

“那你有时间会去淮市看她吗?”陆沅又问。

“我最近也忙,也是今天才拿到一天假期。”霍靳北说。

慕浅听了,叹息一声道:“早知道啊就不去那个什么滨城了,在桐城至少假期多,离淮市又近。现在去了那边,又忙离淮市有远,天各一方,可真教人难受。”

霍靳北听着她格外真诚的惋惜和担忧,却仍旧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并不回答。

“说话啊。”慕浅戳了戳他,“你哑巴了?”

霍靳北仍是不回答,转头对霍老爷子道:“爷爷,我出去打个电话。”

说完,他有保家仙的征兆才又瞥了慕浅一眼,转头往外走去。

“看见没看见没?他瞪我!”慕浅说。

陆沅道:“谁让你说他不爱听的话。”

“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说明,我戳到他的痛处了!”慕浅忍不住乐出声来,“他今天整个人状态都不对,就是因为千星没回来。”

“那你就不要刺激他了啊。”

慕浅说:“我不刺激他,能看到他这种反应吗?多好玩啊!高岭之花,不可一世的霍靳北,原来也会因为两个月没见到自己的女朋友,就变成这副怨夫的样子啊!”

“你呀,就是唯恐天下不乱!”陆沅轻轻推了推慕浅的脑门,细思片刻之后,忽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

另一边,霍靳北走出门原本只是为了透透气,在屋檐下站着站着,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掏出了手机。

自从千星去了淮市上大学,两个人之间连视频通话的时间都少得可怜。

她好不容易重新回到学校,自然十分珍惜这次机会,适应了几天之后,便开始全身心地投入了学习之中;

而他这两个月恰好也是经历了职业生涯最忙的阶段,有时候好不容易两个人的时间凑到一起,她却总是担心会影响他休息,以至于每次通话总是匆匆挂断。

国庆假期她原本定了要回来看他,结果宋清源身体突然不好又进了一次医院,她虽然表面上丝毫不关心,却还是没有离开淮市一步。

然后就是这一次。

她原本一早也定了要回来,他特意把难得的假期挪到今天,结果没想到她那边临时又有别的事,回不来。

他一向是很耐得住寂寞的人。

怪就怪从前朝夕相处的时候太多,以至于到了今时今日,偶尔回到从前那间两个人一起住的小屋,只觉得清冷空旷,要什么没什么。

霍靳西拿着手机,摸了又摸,还是忍不住发了条消息过去:“还在忙?”

没一会儿她的回复就来了,却十分简短:“嗯。”

看到这个字,霍靳北便不打算再继续发消息打扰她,却还是忍不住盯着手机的聊天界面反复回看。

霍靳南从屋内走出来,一眼看见霍靳北,不由得悄无声息凑上前来,想要看看他看什么看得那么入神。

然而就在他刚刚要看到霍靳北手机界面的一刻,霍靳北忽然警觉地收起手机,转头看向了他。

霍靳

有保家仙的征兆 最新章节阅读,

南自然不会尴尬,只是略略挑了挑眉道:“所有人都在屋子里热闹,你一个人跑出来做什么?”

“那你一个人跑出来做什么?”霍靳北反问。

霍靳南再度挑了挑眉,转头就走向了相反的方向,走到转角处,才终于摸出手机,自顾自地给宋司尧打电话去了。

……

聚会散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霍靳北没有去霍家大宅,而是回了阮茵那边。

阮茵虽然也有时日没见他,但她得闲就会去滨城一趟,倒也不觉得时日久,只是觉得一眼看去自家儿子又瘦了,忍不住心疼。

霍靳北在门口换鞋的时候忽然一顿,随后抬起头来看了阮茵一眼,道:“您晚饭吃了吗?”

“早吃过了。”阮茵说,“饭后水果都已经消化了。你别跟我说你才参加宴会回来就又饿了?家里可没有东西给你吃了呀。”

“那我要是确实饿了呢?”霍靳北说,“要不陪您出去吃个宵夜?”

“吃什么宵夜啊,一点都不健康。”阮茵说,“你要是饿了,那不如早点上去休息,睡着了就不饿了。去吧去吧。”

闻言,霍靳北也不多说什么,很快就上了楼。

虽然他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没回来,房间却依旧保持着干燥舒适,还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香味。

霍靳北打开衣柜,拿了换洗衣物就走进了卫生间。

等他洗完澡出来,原本开着灯的房间不知为何却熄了大灯,只留床头一盏暖黄色的台灯还亮着。

霍靳北不以为意,径直走回到床边,磨蹭半天之后,才终于掀开被子坐到了床上。

被子里,某个不属于他身体的地方却忽然悄悄动了动。

“谁啊?”霍靳北忽然淡淡问了句。

“女鬼……”被窝里飘出来一个幽幽的女声。

“哦。”霍靳北缓缓勾起了唇角,道,“那看来我今晚有艳福了。”

喜欢婚期365天请大家收藏:

这一刻,贺靖忱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不仅仅是被顾倾尔耍了,他是被所有人联合起来耍了!

可是他能怎么办呢?

除开那几个旁观者,参与到这件事中算计他的,顾倾尔、慕浅、傅夫人,他能找谁算账?

贺靖忱掰着手指算来算去,也只能把这晦气找到慕浅身上。

可是慕浅捏着女儿的手,白了他一眼之后道:“我怎么你了?我也只是见到什么说什么,后来发现是误会,想要跟你解释,你又不露面,我上哪儿跟你解释去啊?”

“误会?”贺靖忱咬着牙看着她,“你红口白牙给我扣了那么大一顶帽子,你现在告诉我是误会?”

“那不然呢?”慕浅说,“就像你刚才撞到我们家悦悦一样,那也是误会啊。难不成待会儿霍靳西来了,我还会去向他告一状,说你把悦悦撞翻在地?要知道平常他们爷俩在一起的时候,霍靳西可是连路都舍不得让他女儿自己走的……”

听到这明晃晃的威胁,贺靖忱指着慕浅的那只手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末了还是不放心地看向悦悦,道:“悦悦知道贺叔叔是不小心的,而且悦悦也没有受伤,对不对?”

悦悦正准备点头,一抬头对上妈妈的视线,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一般,嘴巴微微一瘪之后就又开口道:“悦悦痛痛……”

慕浅再度白了他一眼,“你听到啦?别再来我跟前招我烦,我还要好好照顾我女儿呢。”

贺靖忱心头再气愤,也只有拿手隔空朝她指指点点,随后就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谁知道他刚站起身,忽然就听见有人在喊他:“贺靖忱,过来!”

贺靖忱一转头,就看见了傅夫人,不仅是傅夫人,还有跟在傅夫人身后的顾倾尔。

一见这两位,贺靖忱瞬间窒息了一阵,哪里敢过去,连忙遥遥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很忙,转头就找到傅城予将他拖到了角落,怒道:“你小子没义气!你妈和老婆这样子骗我,你非但不吱声,还跟她们联合起来骗我!傅城予,你是想绝交是不是?”

傅城予听得忍不住笑了起来,贺靖忱顿时就抡起了拳头,“还笑?”

“那你说我能怎么办?”傅城予说,“我当初跟你说了多少次,让你不要去招她,你偏不听,这会儿这些事,也不能全怪我是不是?”

“那你的意思是还怪起我来了?”贺靖忱怒道,“我当初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你!我他妈要早知道你这么没出息吃回头草,谁会为了你去忙活那些!”

“好了好了。”傅城予拍拍他的肩膀道,“我知道这次的事你是委屈,可是为了让她消气,也只能委屈你一下了。你是我兄弟,在这种事情上,委屈一点也没什么,对吧?”

“屁!”贺靖忱说,“老子一心为你,结果你骗我……傅城予,心寒了知道吗?”

“别啊。”傅城予说,“回头霍二来了,我帮你求求情还不行吗?”

贺靖忱一愣,道:“求什么情?”

“听说你刚刚把悦悦给撞倒了?”

“……”贺靖忱再一次被噎得哑口无言,最终只能重重“靠”了一声。

大约是他这次实在被整得有些惨,霍靳西来的时候,倒是真的没有人提起悦悦先前被撞倒的事。

只是贺靖忱坐在一群热热闹闹的人之中,双目呆滞,格外愁云惨雾。

悦悦坐在霍靳西怀中,忍不住好奇地探头朝他看了一眼,关心地问道:“贺叔叔,你怎么了?”

贺靖忱闻言,看了看同一张餐桌上,坐在一起的慕浅、傅夫人和顾倾尔三个女人,道:“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这世道实在是太可怕了,悦悦以后一定要当个善良的女孩,千万不能骗人,听到没有?”

“嗯。”悦悦笑眯眯地点头答应了一声。

贺靖忱长叹了口气,正要伸出手去摸摸这张桌子上唯一一个单纯的女孩,却忽然听霍靳西问道:“悦悦裙子怎么脏了?”

不会说谎的善良女儿立刻诚实地回答道:“贺叔叔撞到悦悦,悦悦摔倒了才弄脏的。”

霍靳西闻言,霎时间一抹带着杀气的眼神就投了过来。

贺靖忱欲哭无泪,一头栽倒在了餐桌上头。

等待开宴之后,为了给这次的事件划上一个句号,贺靖忱还是端着酒起身,走到了顾倾尔身边。

“之前有些事吧,是我做得不对,我话也说得不好听……但我这次可被你们给耍了个头,消气了没?如果消气了,那咱们就喝一杯,从此以后,咱们就前事不提,和平相处,怎么样?”

顾倾尔听了,缓缓拿起酒杯来,也不说什么,只是轻轻跟他碰了碰杯。

两个人各自喝了一口酒,又互相对视了一眼,才又各归各位。

慕浅坐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笑出声来,转头对霍靳西低声道:“针锋相对的日子才刚开始呢,以后啊,可有好戏看了。”

……

容璟小朋友的满月宴后半个多月,众人又迎来了容琤小朋友的满月宴。

相较于容隽的高调,容恒就要低调得多,只在家里办了个小型的聚会,邀请的都是最亲近的朋友。

宴会当天,霍家人悉数到齐。

不仅霍靳北从滨城飞了回来,连霍靳南也特意从欧洲赶了回来,

霍老爷子抱着两个容姓小朋友有保家仙的征兆爱不释手,忍不住又视线投向了慕浅,“你看看,小婴孩多可爱啊,再生一个吧?”

“我们家祁然和悦悦不可爱吗?”慕浅说,“我都已经给你们霍家生了两个了,您还想怎么样?再想要抱重孙子,你找那两个去啊!”

霍老爷子没好气地说:“他们俩要是指望得上,我还找你?”

霍靳北正好走过来,慕浅立刻喊住了他,道:“小北哥哥,爷爷想抱重孙子啦!”

霍靳西闻言,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道:“爷爷已经有重孙子了。”

慕浅“切”了一声,道:“你不知道这老头喜新厌旧吗?什么都是新鲜的好。孙媳妇儿是,重孙子也是——”

“就会胡说八道!”霍老爷子拧了她一下,随后才又看向霍靳北道,“今天不是周六吗?千星

有保家仙的征兆 最新章节阅读,

怎么没回来?”

霍靳北应了一声,道:“大一嘛,忙。”

喜欢婚期365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